|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绝代双骄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无牙门下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六章 无牙门下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现在,“南天大侠”路仲远已安葬了,在这清凉的小镇上,安葬的仪式虽然是不可避免地十分简单,但却也是十分隆重的。
  小鱼儿和花无缺,沉重地肃立在路仲远的墓前,以一杯浊酒,弔祭这一代大侠的英魂。
  暮色苍茫,大地萧索,秋,像是已极深了,直到夜幕垂下,星光升起,他们才黯然离去。
  花无缺仰天希嘘,叹道:“盗寇未除,江湖未宁,路大侠实在死得太早了些………他甚至连燕大侠的下落,却未及说出,便含恨而殁。”
  小鱼儿苦笑道:“也许是因为他不愿任何人去打扰燕大侠的安宁,也许是……燕大侠早已仙去,他不愿说出来,令我伤心。”
  花无缺黯然道:“但愿我今生能见到燕大侠一面,否则…”
  小鱼儿忽然挺起胸来,大声道:“你当然还能见着他,他当然不会死的,他还没有见到我扬名天下,他又怎能放心一死!”
  花无缺凝目瞧着他,展颜一笑,道:“不错,燕大侠若是不愿死时,谁也无法要他死,甚至阎王老子也不能例外,我终有一日,能见着他的。”
  小鱼儿仰天笑道:“说得好,你说话的口气,简直和我差不多了,再过七十五天,就算我死了,你也可以替我活下去。”
  花无缺神情骤然又沉重了下来,他沉默许久,忽然道:“现在你就要赶去龟山?”
  小鱼儿道:“咱们一齐去,我保证让你瞧一齣又紧张,又热闹的好戏。”
  花无缺垂下了头,道:“可惜我不能陪你去了。”
  小鱼儿怔了半晌,大声道:“咱们已只剩下七十五天了,你竟不愿陪着我?”
  花无缺望着远方的星光,缓缓道:“我这件事若是做成,你我就不止可以做七十五天的朋友。”
  小鱼儿凝注了他半晌,大声道:“你莫非想回移花宫?”
  花无缺叹道:“我只是想去问清楚,她们为何定要我杀死你。”
  小鱼儿大笑道:“你以为她们会告诉你?”
  花无缺默然良久,淡淡一笑,道:“江小鱼,难道你已被命运屈服了么?”
  小鱼儿一惊,大笑道:“好,你去吧,无论如何,你我总还有一次见面的时候,这已足够令人想起就开心了!”

□       □       □

  在这里,花开得正盛,菊花,牡丹,蔷薇,梅,桃,兰,曼陀罗,夜来香,鬱金香………
  这些本不该在同一个地方开放,更不该在同一个时候开放的花,此刻却全都在这里开放了。
  这里本是深山,绝岭,本该瀰漫着阴黯的云雾,寒冷的风,但在这里,阳光如黄金般洒在花朵上,气候更温柔得永远像是春天。
  无论任何人到了这里,都会被这一片花海迷醉,忘记了红尘中的困扰,更忘记了危险,忘记了一切。但这里都正是天下最神秘,最危险的地方!这里就是移花宫!
  但这时,却有个少女,正不顾一切要爬上来。
  她穿的本是件雪白的衣裳,但现在却已染满了泥污和血迹,她容貌本是美丽的,但现在却已憔悴得可怕。
  无论任何人都可看出,她是花了多大的代价,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才能到这神秘的地方来的。
  到了这里,她整个人都已崩溃,她嘴唇已干裂,肚子已发酸,已站不起来,她只有爬。
  她爬,也要爬上来。自山下爬上来的少女,正是铁心兰!
  她当然也知道“移花宫”的神秘与危险,但她不顾一切也要来,为的也只是要向移花宫主问一句话:“为什么定要花无缺杀死江小鱼?”
  现在,她瞧见了这一片灿烂的花海,心里不觉长长松了口气,无论如何,所有的痛苦都已过去了!她晕了过去,她以为自己永远再也不会醒了……。

□       □       □

  醒来时,她发觉自己是安静地躺在一张柔软而带着香气的床上,阳光已不见,灯光却似比阳光更辉煌。她闭起眼睛,等她再张开时,她就瞧见了花无缺。
  花无缺也正在温柔地望着她,在这辉煌的光线里,他看来更如神话中的王子,那么英俊,那么洒脱,那么高不可攀。
  铁心兰呻吟一声,道:“花无缺,你真的是花无缺么?”
  花无缺温柔地笑了笑,柔声道:“是我,我就站在你身畔,你用不着害怕了!”
  铁心兰突又挣扎着要爬起来,嘶声道:“求求你,带我去见移花宫的宫主好么?我不顾一切来到这里,为的只是想求她见我一面。”
  花无缺苦笑道:“我回来,也是想求见她老人家的,只可惜,她们都早已不在宫里了。”
  铁心兰倒在床上,失声道:“她们都出去了?”
  花无缺道:“两位宫主全都离宫而出,这本是很少有的事。”
  铁心兰妻然道:“我的运气为什么总是这么坏,我……我……”她语声硬咽,用丝被蒙住了头,再也说不下去。
  花无缺呆了半晌缓缓道:“我想……我是知道你来意的,我也正是为了同一件事,想回来问她老人家,想不到她们离宫都已有许久了。”
  铁心兰在被里轻轻啜泣,忽又问道:“这些日子里,你是否已见过他?”
  用不着说出名字,别人也知道她说的“他”是谁。
  花无缺柔声笑道:“他现在很好,你用不着为他担心。”
  他虽然尽力想装得平淡,但笑容中仍不免有些苦涩之意。
  铁心兰终于自被里伸出了头,呐呐道:“你可知道,他现在在那里?”
  花无缺努力想笑得愉快些,柔声道:“我知道,只要你身子康复,我就可以带你去找他。”
  铁心兰凝注着他,眼泪又不觉流下面颊,颤声道:“你……你为什么永远对我这么好,你……你……”
  忽然间,屋外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声音,这声音即不尖锐,也不妻厉,却令人听得忍不住要为之毛骨悚然。
  这声音骤听如同铁锯锯木,再听又如蚕食桑叶,仔细一听,又如刀剑相磨,简直令任何人听得都要牙痒脚软。接着,就听得少女们的惊呼声。
  花无缺也微微变了颜色,道:“我出去瞧瞧。”
  他深知移花宫门下,纵然大多是少女,却绝没有一个会大惊小怪的,能令她们惊呼出声来,事情绝不简单。
  铁心兰摸了摸身上已穿得甚是整齐,也跳下了床,道:“我跟你一齐去。”
  两人赶出去,只见少女们都躲在宫簷下,一个个竟都吓得花容失色,有的甚至连身子都发起抖来。再见那一片花海中,正有无数个东西在窜动。
  铁心兰失声道:“老鼠!那里来的这么多老鼠!”

□       □       □

  果然是老鼠!
  成千成百个简直有猫那么大的老鼠,正在花丛中往来流窜,啃着花枝,吞食着珍贵的花朵。
  移花宫门下虽然都有绝技在身,怎奈全都是女子,老虎她们是不怕的,但见了这许多老鼠,腿都不禁软了。
  花无缺一步窜了出去,变色喝道:“来的可是魏无牙门下?”
  四下寂静无声,也瞧不见人影,这一片也不知费了多少心血才培养成的花海,转眼间已是狼籍不堪,花无缺即惊且怒,但面对着这么多老鼠,他也没法子了。
  在移花宫中,他即不能用火烧,也不能用水淹,若是要去赶,这些老鼠根本就不怕人。他再也想不到名震天下的“移花宫”,竟拿这一群动物中最无用,最卑鄙的老鼠无法可施。
  这时黑暗中才传来一阵狂笑声。
  一个尖锐的语声狂笑着道:“只可惜移花宫主不在家,否则让她们亲眼瞧见这些宝贝鲜花进了咱们老鼠的肚子,她们只怕连血都要吐出来了。”
  花无缺此刻神情反而镇定了下来,即不再惊慌,也不动怒,就好像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瞧见似的。
  他脸上带着微笑,缓缓道:“无牙门下的高足即已来了,何不出来相见?”
  只听黑暗中那人大笑道:“这小子倒沉得住气,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花无缺还是身形不动,淡淡道:“在下花无缺,正也是移花宫门下!”
  那人道:“花无缺,我好像听见过这名字。”
  话声未了,那黑暗的角落里,突然闪起了一片阴森森的碧光,碧光闪动,渐渐现出了两条人影。
  这两人俱是枯瘦颀长,宛如竹竿,两人一个穿着青衣,一个穿着黄袍,脸上却都是碧油油的像是戴了层面具。但不知怎地,却令人一见就要起鸡皮疙瘩,一见就要作呕。
  那青衣人碧森森的目光上上下下瞧了花无缺几眼,阴阴笑道:“阁下居然知道我兄弟是无牙门下,见识已不能算不广,所以你这么年轻就要死,我实在不免要替你可惜。”
  黄衣人笑道:“他叫魏青衣,我叫魏黄衣,我们本不想杀你,怎奈家师此番复出,第一个要毁的就是移花宫,我们也没法子。”
  少女们听到这说不出有多丑恶的笑声,瞧见被老鼠围在中间的两个人,竟无一人敢出手的。
  只见魏青衣肩头微微一动,花无缺身形立刻冲天飞起,接着,立刻便有一丝碧光自魏青衣掌中飞出!
  但这时花无缺身形早已扑了过去,碧光过处,一个少女已惨呼着倒地,花无缺却不回头,双掌已击向魏青衣头顶!
  魏青衣再也想不到他来得竟如此快,脚步倒错,平平一掌撩了上去,魏黄衣亦自斜斜一掌击出。
  谁知花无缺这凌空一掌,竟也是虚势,掌到中途,他手肘突然缩了回来,不去接魏青衣的一掌,反而空空划了个圈子。
  魏青衣只觉掌势突然脱力,就在这旧力落空,新力未生的刹那间,另一股奇异的力量已将他掌势引得往外一偏,也不知怎的,击出这一掌,竟迎上魏黄衣斜斜击过来的一掌!
  “拍”的一声,双掌相接,接着又是“喀嚓”一声,魏青衣这已脱了力的一条手掌,竟生生被魏黄衣震断了!
  花无缺竟以出其不意的速度,冒险的攻势。妙绝天下的“移花接玉”神功一着便佔了上风!
  一掌接过,魏青衣,魏黄衣两人俱是大惊失色。
  魏黄衣虽未受伤,但见到自己竟伤了同伴,惊慌更甚,一脚踩在老鼠堆上,鼠群一慌,四下奔出。
  只见花无缺一招得手,竟又含笑站在那里,并未跟着抢攻,只因他方才一招便已试出这两人的功力,实是非同小可,他自知侥倖得手,绝不贪功急进,他还要等着这两人再次上钩。
  这时鼠群已散佈开来,再次往四方流窜。
  铁心兰突然咬了咬牙,自窗框上拆下段木头,咬着牙奔出去,擧手一棍,将一只老鼠打得血肉横飞。
  本来往四下流窜的老鼠,此刻竟都向铁心兰围了过来,铁心兰心已发寒,手已发软,但仍咬着牙不退缩。
  躲在宫簷下的少女们,终于有一个奔出来——只要有一个出来,别的人也就会跟着出来了。她们只要打死一只老鼠,胆子也就壮了。
  十几个又娇柔,又美丽的少女,流着汗,喘着气,忘记了一切,全心全意地在和一群老鼠拼命!鼠群终于败了,大多被打死,少数已逃得不见踪影。
  少女们瞧着地上狼籍的鼠尸,又瞧着自己的手,她们几乎不相信这些老鼠真是她们打死的。这简直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
  然后,她们有的抛下棍子开始呕吐,有的却疯狂般大叫大笑起来,也有的拥抱起别人,放声痛哭。
  这些情况,都是“移花宫”绝不会发生的,但现在却发生了,只因她们经过这一番恶战后,已不知不觉地放松了自己。

□       □       □

  只有铁心兰,她停下了手,立刻就去找花无缺!
  花无缺竟已不见了!
  魏青衣,魏黄衣也已不见了!
  铁心兰踉跄地四下搜寻着,心里又是惊慌,又是害怕,她方才专心对付老鼠,竟忘了瞧一瞧这边的战况!
  花无缺的武功虽高,但这两人即敢闯到移花宫来,又岂是弱者,花无缺以一敌二,未必真是他们的对手。
  铁心兰几乎要急疯了,忽然间,她发觉残花丛中,似躺着一个人的尸身。
  只见他右臂已齐肘而断,胸前有个血淋淋的大洞,一张阴森森碧绿的脸上,也已被人打肿了。
  这模样也不知有多么狰狞可怕,铁心兰那里还敢再看!她赶紧移开目光,不觉瞧见了魏青衣的一只左手。
  只见他这只鬼爪般的手掌食、中两指上,竟带着两粒血淋淋的眼珠子!显然是被他自眼眶中生生挖出来的。
  她眼泪不觉已夺眶而出!
  忽然间,她听得有一阵沉重而急促的,像是负伤野兽般的呼吸声,自一片山崖下传了上来。
  她立刻扑了过去!只见一个人满面流血,双臂箕张,喘息着蹲在一株树下,一双眼睛,已变成了两个血洞!
  但这人也不是花无缺,而是魏黄衣!他显然是在“移花接玉”的奇妙功夫下,被他自己的同伴挖去了眼珠!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二八章 真相大白
    第一二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二六章 生死之搏
    第一二五章 惺惺相惜
    第一二四章 生死两难
    第一二三章 善恶一线
    第一二二章 兔死狗烹
    第一二一章 互相残杀
    第一二〇章 神功绝学
    第一一九章 幸脱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