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绝代双骄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花无缺的轻功纵然妙绝天下,怎奈这老虎即不必用眼睛看,也不必用耳朵听,牠只要用鼻子一嗅,无论什么人走进这后院,都休想瞒得牠——那黑衣人即然已入了后院,此刻只怕已凶多吉少了。
  花无缺一惊之后,又不禁叹息。
  只见满厅灯火摇动,那猛虎已待扑起,虎威之猛,当真是百兽难及,就连花无缺心里也不禁暗暗吃惊。
  但这时黄幔后却传出了一阵柔媚的语声,轻轻道:“小猫,坐下来,莫要学看家狗的恶模样吓坏了客人。”
  这猛虎竟真的乖乖走了过去,坐了下来,就像是忽然变成了一只小猫。
  花无缺不觉已瞧得呆住了,却见黄幔后又伸出一只晶莹如玉,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轻抚着虎背。
  只听那柔媚入骨的语声带着笑道:“足下即然来了,为何不进来坐坐呢?”
  花无缺暗忖道:“那黑衣人方才所经历的,是否正也和我此刻一样?他是否走进去了?他进去之后,又遭遇到什么事?”
  他断定那黑衣人即抱着必死之心而来,就绝对不会退缩的,这花厅纵然真是虎穴,他也会闯进去!
  想到这里,花无缺也不再迟疑,大步走了过去!

□       □       □

  他正面带着微笑,一步步走进去,就好像一个彬彬有礼的客人,来拜访他的世交似的,黄幔后传出了银铃般的笑声,道:“好一位翩翩浊世佳公子,不敢请敎高姓大名。”
  花无缺抱拳一揖,道:“在下花无缺,不知姑娘芳名?”
  黄幔后嘻嘻笑道:“徐娘已嫁,怎敢再自居姑娘……贱妾姓白。”
  花无缺道:“原来是白夫人。”
  白夫人道:“不敢,花公子请坐。”
  花无缺竟真的坐了下来,道:“多谢夫人。”
  这也是花无缺改不了的脾气,只要别人客客气气地对他,他就算明知道这人要宰了他,也还是会对这人客客气气的。
  只听白夫人又笑道:“公子远来,贱妾竟不能出来一尽地主之谊,盼公子恕罪。”
  花无缺道:“能与夫人隔帘而谈,在下已觉不胜荣宠。”
  白夫人忽然大笑道:“我已经算很客气的了,不想你竟比我更客气,咱们这样客气下去,我即不好意思问你是为何而来的,你也不好意思说,这些客气话,不如还是免了吧。”
  花无缺微微一笑道:“先礼而后兵,正是君子相争之道,以在下之见,还是客气些的好。”
  白夫人道:“你我无冤无仇,你甚至连我的面都未见到,你怎知我要和你先礼后兵呢?我并没有和你‘兵’的意思呀。”
  花无缺道:“陌生之人,寅夜登堂,夫人纵以干戈相待,固亦理所当然也。”
  白夫人娇笑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来意,但看你文质彬彬,一表人材,又是满腹诗书,出口成章,怎么看也不像个坏人的样子,你若像刚才进来的人那付样子,我纵然不会难为你,但别人却放不过你了。”
  花无缺长长吐了口气,沉声道:“多蒙夫人青睐,怎奈在下却偏偏是为了方才那人而来的。”
  白夫人道:“哎哟,你难道和那个鬼鬼祟祟的小黑鬼是朋友?”
  花无缺道:“夫人若能将他的下落赐知,在下感激不尽。”
  白夫人道:“我就算将他的下落告诉了你,你有这本事救他出去么?”
  花无缺道:“在下在夫人面前,倒也不敢妄自菲薄。”
  白夫人大笑道:“好,好个不敢妄自菲薄,即是如此,你就先露一手给我瞧瞧吧,我看你是不是真有能救他出来的本事。”
  花无缺微微一笑,道:“如此在下就献丑了。”
  他坐着动也没有动,但整个人却突然飞了起来,那张沉重的紫檀大椅,也好像黏在身上了。
  白夫人大笑道:“好,有你这样的本事,难怪你说不敢妄自菲薄了,只恐怕……”
  花无缺皱眉道:“只恐怕什么?”
  白夫人又接着道:“我们这里有两个客人,却瞧着那小黑鬼不顺眼了,他们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说着说着就打了起来!唉,你那朋友样子虽然凶,却又偏偏不是我那两个朋友的对手。”
  花无缺失声道:“他莫非已遭了别人毒手?”
  白夫人道:“你那朋友好像是被我的朋友带走了,但带到那里去了,我可也不知道。”
  花无缺不觉呆住了,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他也摸不清这位白夫人是何等身份,更摸不清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何况,他就算明知她说的是假话,也是无可奈何。
  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在发怔。
  谁知白夫人却又忽然“噗赤”一笑,道:“但你也莫要发愁,你若真的要找他,我是可以带你去的。”
  花无缺喜道:“多谢夫人。”
  白夫人竟又叹了口气,道:“只不过我被人关在这里,动也不能动,又怎么能带你去呢?”

□       □       □

  花无缺瞧着那在纤手抚摸下,驯如家猫的猛虎,呐呐道:“夫人即是此间的主人,此虎又是夫人所养,夫人却是被谁关在这里的,在下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白夫人叹了口气道:“这事说来话长,你先掀起这帘子,我再告诉你。”
  花无缺迟疑着道:“莫非是个陷阱?”
  白夫人道:“你还说自己本事大,竟连这帘子都不敢掀么?”
  花无缺霍然长身而起,一把将那帘子掀了开来。帘子一掀,他更吃惊得说不出活来。

□       □       □

  这花厅前面一半,陈设精雅,堂皇富丽,但被黄幔隔开的后面一半,却什么陈设也没有,满地都是稻草,只有在角落里放着只水槽——这那里像是人住的地方,简直像是猪窝、马厩。
  这情况已经够令人吃惊的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华衣美妇的脖子上,还繫着根铁鍊,铁鍊的另一端,深深钉入墙里。
  花无缺也像是被钉子钉在地上了,再也动弹不得。
  白夫人瞧着他妻然一笑道:“你现在总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能带你去了吧。”
  花无缺暗中叹了口气,道:“这……这究竟是谁做的事,是谁……”
  白夫人垂下了头,一字字道:“我的丈夫!”
  花无缺几乎跳了起来失声道:“你的丈夫?”
  白夫人妻然道:“不错,我的丈夫是天下最会吃醋,最不讲理的男人,他总是认为只要他一走,我就会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花无缺呆望着她,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白夫人道:“你看我的衣服打扮还不错,又觉得奇怪,是么?”
  她长叹着接道:“若有别人瞧了我一眼,他就要将那人杀死,你现在已瞧过我了,你就算不救我出去,他也要找你算帐的。”
  花无缺苦笑道:“在下平生最恨的,就是欺负妇人女子的人,莫说在下还有求于夫人,就算没有此事,在下无论如何也要将夫人救出去的。”

□       □       □

  铁心兰伏在黑暗中,等了许久。
  忽然间,她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虎吼,但虎吼过后,四下又转于静寂,什么动静都没有了。这没有动静却比什么动静都令铁心兰担心。
  她又等了半晌,越等越着急,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了,终于自藏身处跃出,她无论如何也想去瞧个究竟。
  铁心兰纵身跃上了墙头。她刚跃上墙头,突然有灯光一闪——那是特製的孔明灯,一道光柱闪电般从她脸上掠过。
  接着,黑黝黝的大殿里,就有一人缓缓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铁心兰姑娘。”
  铁心兰这一惊,几乎在墙头上冻结住了,嘶声道:“你是谁?”
  “姑娘走进来瞧瞧,就会认得我是谁的。”
  铁心兰又惊又疑,那里敢冒然走进这阴森黝黯的大殿。
  那人阴测测一笑,接着又道:“姑娘即已来到这里,还是进来瞧瞧的好。否则,连姑娘的那两个朋友都走不了,凭姑娘的本事,难道能走得了么?”
  铁心兰全身都颤抖了起来!难道连花无缺都已落入别人的陷阱,遭了毒手?
  黑暗中那人缓缓道:“石阶旁的柱子下,有盏灯,还有个火摺子,姑娘最好点着灯才进来,别人都说我在灯光下看来,是个非常英俊的男人。”
  铁心兰又在犹疑:“这又是什么诡计?”
  但无论如何,灯光通常都能带给人一些勇气,黑暗中危险总比较大——于是她寻着灯,燃起。铁心兰紧紧握着灯,一步步走进了大殿。
  大殿中那里有什么人?巨大的香炉,褪色的黄幔,魁伟而狰狞的神像……灯光又像是忽然黯淡了。
  铁心兰忍不住打了个寒襟,大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躲起来?”
  没有人回答,也瞧不见人影。莫非那木雕的神像,在向一个平凡的女子恶作剧?
  铁心兰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抬起头。巨大的山神,箕踞在一只猛虎身上,似乎正在瞧着她狞笑。
  铁心兰几乎忍不住要抛下灯,转身逃出去。铜灯又变得冰冷,她的手已开始发抖。
  忽然,神幔后爆发出一阵狂笑声。
  一人大笑道:“铁心兰呀铁心兰,你的胆子倒当真不小。”这语声赫然竟似那木塑神发出来的。
  但铁心兰反自沉住气了,她也冷笑道:“你即敢请我进来,为何又躲在神像后不敢见我。”
  那人大笑道:“女人的胆子,有时倒的确比男人大得多,我本想骇你一跳的,谁知道竟被你瞧破机关了。”
  随着笑声,一个人缓缓自神像后转了出来,飘摇的灯光,照着他苍白的脸,锐利的眸子。他果然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

□       □       □

  但铁心兰瞧见了这个男人,却比瞧见什么恶魔都要吃惊。
  她失声而呼,道:“江玉郎,是你!”
  江玉郎微笑道:“不错,是我,我方才跟你开了个玩笑,你受惊了么?”
  铁心兰一步步往后退,道:“你……你要怎样?”
  江玉郎却微笑道:“我们是老朋友了,你看见我还怕什么?”
  铁心兰连脚趾都冰冷了,脸上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谁说我还在害怕,我也高兴得很。”
  她嘴里说着话,脚下还是在往后退,她突然将手里的灯,往江玉郎脸上摔了过去,飞一般逃出了大殿。
  她突然撞入一个人怀里!
  铁心兰用不着用眼瞧,已知道这人是谁了,这人穿的衣裳又软又滑,滑得像一条满身都是腥涎的毒蛇。
  这人的一双手也是又软又滑。他竟然轻轻搂住了铁心兰,柔声道:“你为何要逃?你难道怕我?”
  铁心兰整个人都软了,整个身子都发起抖来。她竟已没有力气伸手去推。
  江玉郎轻抚着她肩头,缓缓道:“告诉我,你怕的究竟是什么?”
  铁心兰努力使自己心跳平静下来。于是她跺着脚道:“我不理你了,你刚刚吓得我半死,我为什么要理你!”
  她知道自己绝不是江玉郎的敌手,她知道此时此刻,唯有少女的娇嗔,才是她唯一可用的武器。
  江玉郎果然笑了,大笑道:“你真是个可爱的女人,难怪小鱼儿和花无缺都要为你迷着了。”
  铁心兰抢着道:“你以为你自己比不上他们两人?”
  江玉郎眯着眼道:“你以为我比他们两个人如何?”
  铁心兰道:“他们还都是孩子,而你……你却已经是男人了。”
  江玉郎大笑道:“你果然有眼光,只可惜你为何不早让我知道!”
  他将铁心兰抱得更紧,铁心兰简直快要吐出来了。
  但她却只是娇笑道:“你难道是呆子,你难道还要等我告诉你。”
  在这微带凉意的晚风中,在这寂寂静静的黑暗里,怀抱中有个如此温柔如此美丽的女人……江玉郎纵然厉害,只怕心也软了吧。
  铁心兰的声音更温柔,缓缓道:“现在,我不妨告诉你,其实我早已……”
  她已淮备了许久,此刻她双臂已蓄满真力,她用尽全身力气,向江玉郎腰眼上打了过去。

□       □       □

  但她的手刚一动,左右肩头上的“肩井”穴,已被江玉郎揑住了,她的力气连半分都使不出来。江玉郎,这恶魔,竟早已看透了她的心思。
  她只觉江玉郎的手沿着她背脊滑了下去,沿着背脊又点了她七、八处穴道,她立刻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但江玉郎的手却还在她身上不停地动着,嘴里咯咯笑道:“我知道你已喜欢我了,今天晚上我可不能辜负你的好意。”
  他冰冷柔滑的手,已从她衣服里滑了进去。铁心兰全身的肌肤都在他手指下战慄起来。
  这是她处女的禁地,如今竟被这恶毒的男人侵入。她只觉灵魂已飞出了躯壳,心已飞出腔子。
  她只想死!从江玉郎嘴里发出来的热气,燻着她耳朵。
  只听江玉郎吃吃笑道:“你不用怕,我会很温柔地对你,非常非常地温柔……你立刻就会发觉,小鱼儿和花无缺和我比起来,的确还都是孩子。”
  铁心兰咬着嘴唇,没有喊出来,她知道此时此刻,呼喊和挣扎非但无用,反而会激起江玉郎的兽性。
  她已淮备接受这悲惨的命运。她闭起眼睛,眼泪涌泉般流了出来。

□       □       □

  谁知就在这时,江玉郎的手竟然停住不动了,铁心兰还未觉察这是怎么回事时,江玉郎竟已将她推开。
  她无力地倒了下去,倒在地上。她立刻便瞧见一个女人。
  这女人雪白的衣服,苍白的脸,眼睛瞬也不瞬地瞪着江玉郎,冷冰的眼睛里,即没有愤怒,也没有悲哀。
  江玉郎拍了拍手,强笑道:“这丫头当我是呆子,居然想骗我,我怎能不给她个敎训。”
  那女子还是冷冷地瞪着他,不说话。
  “你吃醋了么?”他笑嘻嘻地去摸她的脸,又道:“你用不着生气,更用不着吃醋,你知道我心里真正喜欢的只有你!”
  那女子动也不动地被他摸着,就像是块木头。
  那女子终于开了口。她瞪着江玉郎,一字字道:“不管你是不是骗我,从今以后,我只要看见你再动别的女人一根手指,我就立刻杀了你,然后再死在你面前。”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二八章 真相大白
    第一二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二六章 生死之搏
    第一二五章 惺惺相惜
    第一二四章 生死两难
    第一二三章 善恶一线
    第一二二章 兔死狗烹
    第一二一章 互相残杀
    第一二〇章 神功绝学
    第一一九章 幸脱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