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绝代双骄 >> 正文  
第一〇四章 见利忘义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〇四章 见利忘义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小鱼儿大笑道:“你说的话,有谁会相信?就算你要将她们活活葬在这里,你也可以找别人来发动这机关,为什么自己要来陪葬呢?”
  魏无牙淡淡道:“这只因我要亲眼瞧见她们死,亲眼瞧见她们临死前的痛苦之态,我还要亲眼瞧瞧她们被飢饿和恐惧折磨时,是不是还能保持这样圣女的模样!”
  小鱼儿望了移花宫主一眼,只见这姐妹两人就像是忽然变成了两个石像,连动都不动。小鱼儿眼珠子一转,忽又大笑道:“但你这样做,一定是因为自知还不是她们的对手,否则你就可以真刀真枪的杀了她们,用不着自己也来陪葬了,是么?”
  魏无牙叹道:“不错,我本以为这二十年来,武功已精进许多,已足可将她们置之于死地,但见到江别鹤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小鱼儿又不觉怔了怔,道:“你为何要等见到他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魏无牙道:“二十年前,江别鹤的武功根本还不入流,但现在却已可算得上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这二十年来,连他的武功都进步了这么多,何况移花宫主,我和移花宫主的武功若是同样在进步,那么我再练二十年,还是一样胜不过她们,何况,她们有姐妹两人,我却只有孤零零一个。”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用这一手了。”
  小鱼儿道:“即然如此,她们现在要杀你,还是简单得很,你……”
  魏无牙冷冷道:“这些门户俱是万斤巨石,现在已被封死,连我自己也是开不开的。”
  小鱼儿也石头般怔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魏无牙道:“何况,你们就算明知这里的门户都已被封死,还是难免要抱万一的希望,而我就是你们唯一的希望,所以我算淮你们绝不敢杀了我的!”
  他忽又笑了笑,道:“樱儿,你为什么躲在外面不敢进来?”
  苏樱垂首走了进来,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魏无牙瞪着她瞧了半晌,又瞧了瞧移花宫主,道:“我一向对你不错,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苏樱垂首道:“我……我不知道。”
  魏无牙笑道:“你若瞧瞧这两位宫主,再自己照照镜子,就会知道了。”
  小鱼儿心里一动,这才发现苏樱和移花宫主的容貌竟有七分相似之处,她们都是绝世的美人,面色又都是那么苍白,神情又都是那么冷漠,看来简直就像亲生母女,同胞姐妹差不多。
  苏樱也不知是惊是喜,动容道:“你老人家对我好,难道就是为了我长得很像她们?”
  魏无牙道:“不错,否则天下的孤女那么多,我为何要将你一个人救回来?我一向对你百依百顺,就因为我要将你养成冷漠高傲之态,我要你一个人住在那里,就因为我要养成你孤僻的性格……”
  苏樱道:“你老人家想尽法子,难道只为了要使我变得和她们一模一样么?”
  只听小鱼儿拍手大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了,原来你的心上人竟是移花宫主,就因为你得不到她们,所以因爱生恨,才会对她们恨之入骨。”
  他是世上最聪明的丑侏儒,竟会爱上世上最最高贵,最最美丽的女人,这种事实在不可思议,妙不可言。
  小鱼儿越想越好笑,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魏无牙却一本正经,缓缓道:“二十多年前,我专程赶到移花宫去,向她们两位求亲……”
  小鱼儿喘着气笑道:“你……你向她们求亲?”
  魏无牙正色道:“这正是智慧和美丽的结合,正是世上最严肃、最相配的事,你为什么要笑!”
  小鱼儿道:“是是是,这件事实在再相配也没有,只可惜她们非但不答应,还要杀了你,你们的仇恨,就是这样结下来的,是么?”
  魏无牙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说话,却已无异默认。
  再看移花宫主姐妹两人,已气得发抖。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有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来向你们求亲,正是你们的光荣,你们为何竟不肯答应呢?我实在觉得很可惜。”
  魏无牙大笑道:“你用不着激怒她们,要她们向我出手。她们就算杀了我,你也没什么好处,你若是个聪明人,就该劝她们莫要杀我才是,等我自己饿得受不了时,说不定会想出个法子,将封死的门户再打开的。”
  小鱼儿瞪着他瞧了半晌,道:“不错,你现在的确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你。”
  魏无牙道:“你第一样要问我的,就是方才究竟有谁来了?能一剑将青玉石椅劈开的人,究竟是谁?对不对?”
  小鱼儿道:“不对,这件事我已用不着问你,只因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谁也没有来。”
  魏无牙大笑道:“谁也没有来?在甬道上留下脚印的难道是我么?”
  小鱼儿道:“甬道上那些脚印只是你自己刻出来的,所以才会那么整齐。”
  魏无牙目光闪动,道:“外面树林中那些人又是谁杀死的呢?”
  小鱼儿道:“自然就是你自己杀死的,你打他们的耳光,他们自然不敢还手,也不敢躲避,你要他们上吊,他们就不敢跳河。”
  魏无牙道:“如此说来,那青玉石椅难道也是被我自己劈开的么?”
  小鱼儿道:“你即然能将青玉石削成椅子,你手里就一定有柄削铁如泥的宝剑。这宝剑即能将青玉石削成椅子,就一定能将椅子劈开两半……这道理岂非明显得很么?”
  魏无牙叹了口气,道:“不错,这道理实在很明显了。”
  小鱼儿道:“你将树林中的那些徒弟杀死,又在甬道上刻下那些脚印,就是为了要引诱我们走进来。”
  魏无牙道:“这也很有理。”
  小鱼儿道:“但你又生怕我们一走进来,发现这里已没有人,就立刻又走出去了,所以你就将那石椅劈成两半,叫我们心中猜疑,而且……”
  他歇了口气,才接着道:“这里的门房即然全都是千斤巨石做成的,要将它们完全封死,也绝对不是一时半刻间能做得到的。”
  魏无牙接着道:“所以我就要将你们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那张石椅上。我才有时间从从容容将门户封死,是么?”
  小鱼儿附掌道:“正是如此。”
  魏无牙忽然大笑起来,笑得几乎从轮椅上跑到地下。
  小鱼儿瞪眼道:“你笑什么?我猜的难道不对么?”
  魏无牙大笑道:“对对对,实在太对了,你实在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小鱼儿笑道:“对于这一点,我倒是从来不敢自谦。”
  魏无牙道:“只不过我也有几句话要问你。”
  小鱼儿道:“哦?”
  魏无牙道:“你到我这地方来过,总该知道,这里到处俱都是奇珍异宝,现在为什么连一件都没有了呢?”
  小鱼儿怔了怔,道:“这……这自然是你要你的徒弟带出去了。”
  魏无牙道:“我为什么要他们带走?我即已决心死在这里,为什么不将这些珍宝拿出陪葬,却将它们送给别人,我即然从来也未将我的徒弟当作人,为什么要让他们落个大便宜?……这其中道理你想得通么?”
  小鱼儿眼睛忽然一亮,道:“这只因你想看我们死了后,再走出去。”
  魏无牙道:“我若有这样的打算,更不该将珍宝送走了,只因我此刻若想走出去,一定要等你们全都死光,我难道还怕你们这些已死了的人来抢我的珠宝么?”
  小鱼儿这次真的怔住了:“如此说来,这地方难道真有位武林高手来过么?来的这人是谁?”
  魏无牙道:“这人是你认得的。”
  小鱼儿道:“你怎知我认得他?”
  魏无牙悠然道:“只因他曾经问起过你。”
  小鱼儿面上变了变颜色,忽然大笑道:“你难道要告诉我,来的这人是燕南天么?”
  魏无牙眼睛盯着他,一字字道:“不错,来的这人正是燕南天!”

□       □       □

  小鱼儿怔了许久,忽又大笑起来,道:“燕南天若来过,你怎么还能活在世上害人?”
  魏无牙冷笑道:“你以为他武功比我高?”
  小鱼儿面色又变了变,但瞬卽展颜笑道:“他若真的来过,甬道上的脚印就是他留下来的,石椅自然也就是被他神剑所劈开,这一剑之威,足以惊动天地,就凭你这身本事,只怕还难伤得了他一根毫发……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魏无牙默然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道:“不错,单只他那一剑之威,已足可睥睨天下,我实在还不是他的敌手。”
  小鱼儿道:“他若真的来过,为何没有杀了你呢?”
  魏无牙缓缓道:“这自然有交换条件。”
  小鱼儿道:“什么条件?”
  魏无牙道:“我答应交给他一个人,他就答应不伤我性命。”
  小鱼儿追问道:“你答应将谁交给他?”
  魏无牙道:“江别鹤!”

□       □       □

  小鱼儿又吃了一惊,失声道:“江别鹤?燕大侠竟肯为了江别鹤,饶了你的性命?”
  魏无牙道:“不错。”
  小鱼儿道:“他为什么要救江别鹤?”
  魏无牙笑道:“他不是为了要救江别鹤,而是要杀他。”
  小鱼儿不禁又是一怔,道:“他和江别鹤又有什么仇恨?”
  魏无牙默然半晌,缓缓道:“你可知道江别鹤的本来面目是谁么?”
  小鱼儿道:“是谁?”
  魏无牙道:“他本来就是你父亲的书童江琴,从小就在你们家长大,你父亲和他名虽主僕,其实却无异兄弟。”
  小鱼儿吃惊得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忍不住问道:“江琴即然和先父也情同手足,燕大侠又为何要杀他?”
  魏无牙道:“江枫非但是天下少见的美男子,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富翁,江湖好汉们早已想打他的主意了,只是碍着燕南天,所以迟迟不敢下手。谁知道江枫忽然鬼迷心窍,竟和移花宫门下一个女徒弟私奔了,这女人也就是你的母亲。”
  小鱼儿怒道:“你说话用字最好放文雅些。”
  魏无牙龇牙一笑,悠然接着道:“这两人虽然已爱得发晕,不顾一切,但也知道移花宫主是绝不会放过他们的,所以两人一逃回来,江枫就将家财送的送,卖的卖!自己只带着些随身细软淮备亡命天涯,隐居避祸。”
  小鱼儿怒道:“所以你们这些臭强盗就红了眼睛。”
  魏无牙道:“不错,江枫的计划,是要江琴先轻骑去找燕南天,他自己再带着你母亲穿过一条久已废置的古道,赶去和燕南天会合,这计划本来不错,他走的路本来也很秘密,只可惜江琴还没有去找燕南天时,就先找到咱们‘十二星相’了。”
  小鱼儿狠狠道:“难怪你认得江别鹤,原来你们早已狼狈为奸,干过买卖。”
  魏无牙一笑道:“这件事我虽然知道,但却没有出手,因为我就算不出手,也不怕他们得手后不分给我,而且我那时也正有别的事不能分身。”
  小鱼儿道:“出手的是被燕大侠宰了?他们早该明白燕大侠的手段,为什么还要出手?”
  魏无牙道:“他们本来打算将这笔帐算在移花宫主身上的,让燕南天认为这是移花宫主动的手,再加上江琴又将你父亲带出来的东西开了张清单,这么大的买卖,‘十二星相’又怎肯放过?”
  小鱼儿咬牙道:“但江琴也该知道‘十二星相’是什么角色,这买卖即然已归了十二星相,他还有什么便宜好佔的?”
  魏无牙笑道:“他的贪心并不大,只要佔其中两成,他也知道我们‘十二星相’做买卖最公道,只要答应分给他的,就绝不会赖账。而且,你父亲虽然将他当自己兄弟,但在别人眼中,他还只不过是个江枫家里的一个奴才,你父亲若不死,他就一辈子也休想出头。”
  他微微一笑,接着道:“这人的贪心虽不大,野心却不小,一心只想在江湖中成名立万,所以他就非先害死你父亲不可。”
  小鱼儿只觉手脚冰凉,默然半晌,道:“但我父亲后来并不是死在‘十二星相’手上的,是么?”
  魏无牙道:“后来的事,我知道得并不太详细,我只知道等燕南天赶去的时候,你父母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
  小鱼儿强忍住心里的悲痛,道:“无论我父母是谁动手杀死的,这原因总是由江琴而起。他若不出卖我父亲,这些人就一定找不到他老人家的,是么?”
  魏无牙道:“正是如此。”
  小鱼儿道:“即是如此,燕大侠那时为何不杀了他呢?”
  魏无牙道:“燕南天那时只怕还不知道江琴是罪魁祸首,等他知道的时候,江琴早已溜了,从此之后,江湖中就再也没有听见过江琴的消息,也没有再听到燕南天的消息,后来我才听说燕南天已死在恶人谷。”
  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谁知这消息竟是放屁,燕南天非但没有死,而且武功又精进了不少,那江琴摇身一变,竟变成江南大侠了。”
  小鱼儿默然半晌。他实在也想不通燕南天怎会忽又现身的?他的病势怎会忽然痊癒?难道是忽然出现了什么奇蹟?还是另外又有个像“南天大侠”路仲远那样的人,又借用了“燕南天”这名字?这人会是谁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二八章 真相大白
    第一二七章 生离死别
    第一二六章 生死之搏
    第一二五章 惺惺相惜
    第一二四章 生死两难
    第一二三章 善恶一线
    第一二二章 兔死狗烹
    第一二一章 互相残杀
    第一二〇章 神功绝学
    第一一九章 幸脱死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