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九月鹰飞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五章 一决胜负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3

  叶开再次转过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无论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好,现在都已不重要了。
  叶开也不禁长长叹息,道:“我来的时候,还不想揭穿这件事的。”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
  上官小仙道:“是不是因为你还有点不忍?”
  叶开苦笑。
  他不能否认,也并不是真的完全看不出她对他的感情。
  上官小仙道:“你非但不忍,也不敢。”
  叶开道:“不敢?”
  上官小仙道:“因为你根本连一点证据都没有,只凭推测,是不能定人罪的。”
  叶开也不能否认。
  上官小仙道:“可是丁灵琳出了事,你就立刻不顾一切了。”
  她眼睛里的悲伤,忽然又变成了妒恨:“她究竟为你做了些什么事,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对她?我又有哪点比不上她?”
  叶开沉默。
  上官小仙道:“她到处闯祸生事,到处惹麻烦,还几乎一刀把你杀死,你不在的时候,她连半天都等不得,就急着要嫁人,嫁一次还不够,一夜间她就嫁给了两个男人,像这么样一个女人,有哪点值得你为她如此牺牲?”
  叶开道:“我也想不通。”
  上官小仙道:“那么你……”
  叶开打断了她的话,道:“我只知道,就算她再杀我十次,再嫁给十个男人,我还是一样会这么样对她的。”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我知道她对我是真心的,我信任她。”
  上官小仙霍然站起来,又慢慢的坐下。
  她坐下时,已不再是个情感激动的女人。
  她站起来时,情感仿佛要崩溃,可是等到她坐下时,她已变成了冷酷如冰山,锐利如刀锋的金钱帮帮主。
  也许女人本就是多变的,她只不过变得比任何人都快而已。
  也许她根本没有变,变的只不过是她的伪装。
  叶开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上官小仙道:“没有了。”
  叶开道:“但我却还有一点不能不说。”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我的确连一点证据都没有,这些事你本不必承认的。”
  上官小仙道:“我也不必否认。”
  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冷冷道:“因为我不但是金钱帮的帮主,还是魔教的教主,我不但掌握了天下最可怕的两大帮派,还掌握了丁灵琳的性命,我无论是承认也好,是否认也好,你都只有听着。”
  叶开怔住。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确没法子对付她,连一点法子都没有。
  上官小仙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叶开的确已无话可说。
  上官小仙道:“丁灵琳现在还活着,你想不想要她活下去?”
  叶开道:“想。”
  上官小仙道:“那么我说的话,你就要听着,每个字都仔细听着。”
  叶开没有听。
  因为他忽然听见了另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她说的话,你连一个字都不必听,因为,她根本就是在放屁。”
  声音是从床下发出来的。
  床下面明明只有一个人,一个死人。
  死人怎么能说话?
  上官小仙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叶开也是的,但却连他们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一件事若连他们都想不通,这世上还有谁能想得通呢?
  床下面明明只有一个死人,他们刚才还抬起这张床来看过。
  现在这张床又被抬了起来,——被人从下面往上抬。
  上官小仙的心却在往下沉。
  ——刚才说话的人,赫然竟是丁灵琳,她听得出丁灵琳的声音。
  可是丁灵琳怎么会在床下的?死了的韩贞怎么会变成活的丁灵琳。
  上官小仙就想不通了。
  叶开也想不通。
  ——一件事若连他们也想不通,世上还有谁能想得通?
  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丁灵琳自己。
  丁灵琳并没有真疯。 
  这世上会装痴的并不止上官小仙一个人,丁灵琳也会。
  “你会的事,我都会。”
  她从床下走出来,看着上官小仙,眼睛里发着光:“你会骗人,我也会,你会杀人,我也会,而且绝不比你差。”
  “你要韩贞来杀我,再想法子让小叶以为我是发疯而死的。”
  “你一定想不到我反而杀了他。”
  “你会在我的炖鸡面里下迷药,我也会在他喝的茶里下迷药。”
  “他当然不会提防一个已发了疯的女人,就好像我们以前没确提防你一样。这法子本是我从你那里学来的。”
  ——死了的韩贞还在床下,这次他无疑是真的死了。
  “我把他的尸体送到床下去的时候,才发现床下面有个地窖,是藏酒的地方。原来冷香园的酒都是藏在这种地窖里的,所以那天我们在外面连——瓶酒都找不到。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所以我就藏入地窖里,却将尸体摆在外面。我算准你看到韩贞死了后,一定会大吃一惊,绝不会再注意到下面还有个地窖。”
  “我还想听听你们在上面说些什么,看他是不是会被你骗走。”
  她看着叶开,眼睛里充满了幸福的光辉,柔声道:“其实我也知道你这次绝不会再上她当的,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她说得很简单。
  无论多曲折离奇的事,一说穿了,你就会发现它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复杂。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上官小仙一直在听着,苍白美丽的脸上,居然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她等到丁灵琳说完了,她才慢慢的抬起手,放在桌上。
  她那双纤柔秀气的手,竟忽然变得金属般的坚硬。
  灯也在桌上。
  她的手在灯下发着光——并不是她的手在发光,是一双金属般锐利,却又像冰一般透明的手套。
  那天晚上,在鸿宾客栈的后墙外,丁灵琳看见的就是这双手。
  崔玉真在短墙头远远看见的也是这双手。
  上官小仙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大搜神手。”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这手本是准备用来对付吕迪和郭定的。”
  叶开道:“我看得出。”
  上官小仙道:“可惜他们却让我失望了。”
  他们根本没有给她机会,让她用出这种武器。
  她摊开手,掌心有一枚比绣花针还细的乌针:“这是我的上天入地,大搜魂针。”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杨天他们四个人,就是死在我这种针下的。”
  叶开道:“我也看得出。”
  上官小仙道:“昔年梅花盗的梅花针,已令天下武林中人丧胆。”
  叶开道:“我听说过。”
  上官小仙道:“但是我可以保证,我这种针远比梅花针更可怕。”
  叶开叹了口气,道:“你这种针想必是准备用来对付我的。”
  上官小仙承认。
  盯着叶开,忽又问道:“你的刀呢?”
  叶开道:“刀在。”
  上官小仙道:“在哪里?”
  叶开没有回答。
  天上地下,从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飞刀”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刀是怎么发出来的。
  刀未出手前,谁也想像不到它的速度和力量。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刀一定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上官小仙慢慢道:“我也知道你的刀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至的。”
  叶开并没有谦虚。
  因为刀虽然是他的,虽然在他身上,可是这种刀的神髓,却还是别人。
  一个伟大的人。
  天上地下,你绝对找不到任何人能代替它。
  若不能了解他那种伟大的精神,就绝不能发出那种可以惊天动地的刀。
  飞刀!
  飞刀还未在手,可是刀的精神已在。
  那并不是杀气,但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上官小仙的瞳孔已在收缩,道:“你的刀无所不在,无所不至,我的针也一样。”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你也永远无法想像,我的针会从什么地方发出来,更无法想像它是怎么发出来的。”
  叶开道:“我不会去想,也不必想。”
  上官小仙冷笑,道:“你若认为你能封住我的出手,你就错了。”
  叶开沉默。
  上官小仙道:“我的针如恒河沙数,你的刀却有限。”
  叶开道:“我的刀只要一柄就已足够。”
  上官小仙连眼角都在收缩,过了很久,忽然长长叹息,道:“也许这就是命运。”
  叶开道:“命运?”
  上官小仙道:“也许我命中注定,迟早总要和你一决胜负的。”
  她眼中又露出一抹悲伤:“正如昔年的上官帮主,是命中注定了要和小李探花一决胜负一样。”
  叶开也不禁叹息,道:“昔年的上官帮主,的确不愧为一世之雄,只可惜现在……”
  上官小仙没有让他说下去,冷冷道:“昔年的上官帮主虽已不在,今日的上官帮主却还在。”
  叶开道:“飞刀也在。”
  上官小仙道:“昔年他们那一战,虽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却没有人能亲眼看到。”
  丁灵琳忍不住道:“今日你们这一战,却一定会有人亲眼看到。”
  上官小仙道:“没有。”
  丁灵琳道:“有。”
  上官小仙霍然转头,盯着她,冷冷道:“你想看?”
  丁灵琳道:“我一定能看得到。”
  上官小仙冷笑道:“那么你就只有看着叶开死。”
  丁灵琳也在冷笑。
  上官小仙道:“你若在这里,我的飞针出手,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他若为你分心他就只有死。”
  丁灵琳怔住。
  上官小仙既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看她一眼,她却只有走出去。
  她走出去时,全身都已冰冷。
  门关起,把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全都关在门外。
  门里剩下的只有死?
  死的是谁?
  丁灵琳的腰弯下,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
  她又有了那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种感觉才真的能让她发疯。
  可是发疯也没有用。
  昔年那一战,她虽然没有见到,却听说过。
  就连小李探花自己也承认,上官金虹的确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他,甚至还可以令他无法还手。
  上官金虹故意将那些机会全都错过了,只因为他始终想赌一睹。
  ——赌他是不是能躲得过小李探花那“例不虚发”的出手一刀。
  这次上官小仙自然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丁灵琳嘴里在流着苦水。
  叶开也许正在这扇门里,受着死的折磨,她却只有在门外看着。
  就像孙小红和阿飞在等李寻欢时一样。
  可是他们还有两个人。
  在上官金虹的密室外,那扇门是铁铸的,无论谁也撞不开。
  现在她面前的这扇门,她随时都可以闯进去,却偏偏不敢闯进去。
  她绝不能让叶开分心。
  她实在希望面前的这扇门,也是扇撞不开的铁门,那样她至少不必再忍受这种“控制自己”的痛苦。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绝对想像不到这种痛苦有多么可怕。
  她简直恨不得能将自己的一双脚用钉子钉起来。
  夜已深了。
  丁灵琳还在等,整个人都已因“等待”而崩溃,悲哀的是,她竟不知道自己是在等什么?
  她等的也许只不过是叶开的死。
  想到上官小仙的机智和武功,她实在不知道叶开能有几分机会活着走出去。
  所以在这扇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几乎连心跳都已停止。
  直到她又看见叶开。
  叶开看来很疲倦,但却是活着的。
  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丁灵琳看着他,眼泪终于慢慢的流了下来——当然是欢喜的泪。
  喜欢时也和悲哀时一样,除了流泪外,什么话都说不出,什么事都不能做,甚至连动都不能动。
  “上官小仙呢?” 
  过了很久,她才能问出这句话。
  回答只有三个字:“她败了。”
  她败了。
  这是多么简单的三个字。
  决定胜负,也只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
  但是又有谁能想像,这一刹那的紧张和刺激。
  这一刹那对江湖的影响,又是何等深巨。
  一刹那!
  一刀!
  那一闪的刀光,又是何等惊心,何等壮丽?
  你甚至不必亲眼去看,只要去想一想,你的呼吸都不禁要停顿。
  可是丁灵琳并没有想。
  所有的一切事,对她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是,叶开还活着。
  只要叶开还活着,她就已心满意足了。
  门里还有哭泣声,死人是不会哭的。
  难道上官小仙还没有死?
  叶开的刀,本不是杀人的刀。
  他让她活下去,是不是因为他知道她以后已不会再是和以前同样的一个上官小仙了?
  ——宽恕远比报复更伟大。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句话对叶开是不适用的。
  他用的是小李飞刀。
  这种刀的力量是爱,不是恨。
  上官小仙是不是也能懂得这道理?
  丁灵琳也没有再问,因为现在她心里只有爱,没有恨,她正在看着叶开的眼睛……
  生命如此美好,爱情如此奇妙,一个人若还不能忘记仇恨,岂非愚蠢得很?

  ——《九月鹰飞》全书完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
    第三十三章 情深似海
    第三十二章 飞狐归天
    第三十一章 漫天要价
    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
    第二十九章 魔教血书
    第二十八章 身外化身
    第二十七章 寒夜黑星
    第二十六章 风流寡妇
    第二十五章 惊魂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