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七杀手 >> 正文  
第二章 苦肉之计         ★★★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苦肉之计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1/28

  (一)

  古风的高杯,三十年的陈酒。
  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倒了四杯酒。
  龙五微笑道:“你一个人要做三个人的事,就也得喝三个人的酒。”
  柳长街道:“这是好酒,三十个人的酒我也喝。”
  他的酒量很不错,喝得很快。
  所以他醉了。
  最容易醉的,本就是酒量又好,喝得又快的人。
  忽然间,他已像一滩泥般,在椅子上滑了下去。
  龙五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仿佛在沉思。
  屋子里飘动着酒香,外面还是很安静。
  过了很久很久,龙五忽然道:“问。”
  蓝天猛立刻走过来,一把揪起柳长街的头发,将半壶酒倒在他脸上。
  酒有时反能令醉人清醒。 
  柳长街居然睁开了眼睛,失神地看着他。
  蓝天猛道:“你姓什么?叫什么?”
  “姓柳,叫柳长街。”柳长街说话的时候,舌头似已比平时大了两倍。
  “你是在什么地方生长的?”
  “济南府,杨柳村。”
  “你是跟谁学武的?”
  “我自己。”柳长街吃吃的笑着:“谁也不配做我的师傅,我有天书。”
  这并不完全是醉话。
  世上本就有很多湮没已久,又忽然出现的武功秘籍。
  蓝天猛再问:“你的武功最近才练成?”
  “我已经练得够快了,我一点也不笨。”
  “这次是谁叫你来的?”
  “我自己。我本来想杀了龙五的。”柳长街忽然大笑,道,“杀了龙五,我就是天下第一个有名的人了!”
  “你为什么没有出手?”
  “我看得出……”
  “你看得出你杀不了他?”
  “我一点也不笨,”柳长街还是在笑,“能做天下第二个大人物也不错……他居然请我坐,请我喝酒,他也看得出我有本事。”
  蓝天猛还想再问,龙五却已摆了摆手:“够了。”
  “这个人怎么样?”
  龙五脸上又露出疲倦之色,淡淡道:“他喝酒喝得太多。”
  蓝天猛点点头,突然一拳打在柳长街肋骨上。

  (二)

  星光灿烂,圆月如冰盘。
  柳长街忽然被一阵剧痛惊醒,才发现自己竟已被人像风铃般吊在天香楼外的飞檐下。
  七月的晚风中,已有凉意。
  凉风吹在他身上,就像是刀锋一样。
  他全身的衣服都已碎裂,连骨头都似已完全碎裂,嘴角还在流着血,流着苦水,又酸又苦。
  他身上也一样,满身都是鲜血和呕吐过的痕迹,看来就像是条刚被人毒打过一顿的野狗。
  天香楼里的灯火已经熄灭,对面的店铺已上起了门板。
  龙五呢?
  没有人知道龙五的行踪,从来也没有人知道。
  没有光,没有人,没有声音。
  长街上留着满地垃圾,在夜色中看来,丑陋、愚笨而破碎,就正像是被吊在屋檐上的柳长街一样。
  一个人出卖了自己,换来的代价却是一顿毒打,他心里的滋味如何?
  柳长街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大叫、大骂:“龙五,你这个狗养的,你这个……”
  他将自己知道的粗话全都骂了出来,骂的声音真大,在这静寂的深夜里,连十条街以外的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突听远处有个人拍手大笑道:“骂得好,骂得痛快,骂得真他妈的痛快极了。”
  笑声和蹄声是同时传过来的,接着,就有三匹快马冲上了长街,急驰而来,骤然停在屋檐下。
  第一个骑在马上的人仰面看着柳长街,大笑道:“我已很久未曾听见过有人敢这样骂那狗养的了。你千万要接着骂下去,千万不要停。”
  这人浓眉如剑,满脸虬髯,看来很粗野,一双眼睛却是聪明人的眼睛。
  柳长街盯着他,道:“你喜欢我骂那个狗养的?”
  虬髯大汉笑道:“喜欢得要命。”
  柳长街道:“好,放我下去,我再骂给你听。”
  虬髯大汉道:“我就是来救你的。”
  柳长街道:“哦?”
  虬髯大汉道:“听见了你的事,我就马不停蹄地赶来。”
  柳长街道:“为什么?”
  虬髯大汉傲然地道:“因为我知道龙五吊在屋檐上的人,除了我之外,是决没有第二个人敢救他下来的。”
  柳长街道:“你认得我?”
  虬髯大汉道:“以前不认得,但现在你已是我的朋友。”
  柳长街忍不住又问:“为什么?”
  虬髯大汉道:“因为现在你已是龙五的对头。无论谁做了龙五的对头,都是我的朋友。”
  柳长街道:“你是谁?”
  虬髯大汉道:“孟飞。”
  柳长街动容道:“铁胆孟尝,孟飞?”
  虬髯大汉仰面大笑,道:“不错,我就是那个不要命的孟飞!”
  除了不要命的人之外,还有什么人敢跟龙五作对?

×      ×      ×

  柳长街坐在那里,只觉得自己就像是粽子,全身都被裹了起来,裹得紧紧地。
  孟飞就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忽然挑起拇指,道:“好,好汉子!”
  柳长街苦笑道:“挨打的也算好汉子?”
  孟飞道:“你居然没有被那些狗养的打死,居然还有胆子骂他们,你就是好汉子!”
  他又用力握起了拳,一拳打在桌子上,恨恨道:“我本该将那些狗杂种一个个全都活活捏死的。”
  柳长街道:“你为什么不去?”
  孟飞叹了口气,道:“因为我打不过他们。”
  柳长街笑了:“你不但有种,而且坦白。”
  孟飞道:“我别的好处也没有,就是有种敢跟龙五那狗养的作对。”
  柳长街道:“所以我奇怪。”
  孟飞道:“奇怪什么?”
  柳长街道:“他为什么不来杀了你?”
  孟飞冷笑道:“因为他要表示他的气量,表示他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不屑跟我这种人一般见识。其实他只不过是个狗养的。”
  柳长街道:“其实他也不是狗养的,其实他连狗都不如。”
  孟飞大笑:“对!对极了!就凭这句话,我就敬你三百杯!”
  他大笑着,叫人摆酒,又道:“你安心在这里养伤,我已替你准备了两种最好的药。”
  柳长街道:“其中有一样就是酒?”
  孟飞大笑,道:“一点也不错,一杯真正的好酒,无论对什么人都有好处的。”
  他看着柳长街,忽又摇了摇头:“可是在你这种情况下,一杯酒就不会对你有什么好处了,那至少要三百杯才能有点效。”
  柳长街也不禁大笑:“除了酒之外,还有一样是什么?”
  孟飞没有回答,也已不必回答。
  外面已有人捧着酒走了进来,是六个女人,六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女人。
  柳长街的眼睛亮了。
  他喜欢漂亮的女人,这一点他并不想掩饰。
  孟飞又大笑,道:“你现在总该明白了吧,一个真正的好女人,无论对谁都有好处的。”
  柳长街笑道:“可是在我这种情况下,一个女人就不会对我有什么好处了,那至少要六个女人。”
  孟飞看着他,忽然叹道:“你不但坦白,而且真的有种。”
  柳长街道:“哦?”
  孟飞道:“要对付这么样六个女人,也许比对付龙五还不容易。”

×      ×      ×

  孟飞有一点没有错。
  酒和女人,对柳长街竟真的很有好处,他的伤好起来好像比想像中快得多。
  孟飞也有一点错了。
  要柳长街去对付龙五,虽然还差了一点,可是他对付女人却的确有一手。
  很少有人能看得出,他在这方面不但很在行,而且简直已可算是专家。
  现在孟飞已是他的好朋友。他们最愉快的时候,就是一面拥着美女喝酒,一面大骂龙五的时候。
  他们还有听众。
  这地方所有的人,都是龙五的对头。只要是吃过龙五亏的人,只要还没有死,孟飞就会想法子将他们全都请到这里来,用最好的酒和最好的女人款待他们,然后再送笔盘缠让他们走。
  “孟尝”这两个字就是这么样来的,至于“铁胆”两个字,那意思就是不要命——只有不要命的人,才敢和龙五作对。
  酒喝得越多,当然也就骂得越痛快。
  现在夜已深,昕的人已听累了,骂的人却还是精神抖擞。
  屋里已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们已喝了十来个人的酒。
  柳长街忽然问孟飞:“你也被他们毒打过?”
  孟飞摇摇头:“没有。”
  柳长街道:“你跟他有杀子之仇?夺妻之恨?”
  “也没有。”
  柳长街奇怪了:“那你为什么如此恨他?”
  孟飞道:“因为他是个狗养的。”
  柳长街沉默了一阵子,忽然道:“其实他也不能算是个狗养的。”
  孟飞笑道:“我知道,他比狗还不如。”
  柳长街又沉默了一阵子,忽然笑了笑,道:“其实他比狗还要强一点。”
  孟飞瞪着他,瞪了半天,总算勉强同意:“也许强一点,但最多只强一点。”
  柳长街道:“他至少比狗聪明。”
  孟飞也勉强同意:“世上的确没有他那么聪明的狗。”
  柳长街道:“连‘狮王’蓝天猛那种人,都甘心做他的奴才,可见他不但本事很大,对人也一定有很好的时候,否则别人怎么会甘心替他卖命。”
  孟飞冷冷道:“他对你并不好。”
  柳长街叹了口气,道:“其实那也不能怪他。我只不过是个陌生人,他根本不认得我,又怎么知道我是真的想去替他做事的。”
  孟飞突然一拍桌子,跳起来,瞪着他,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把你揍得半死,你居然还在替他说话?”
  柳长街淡淡的道:“我只不过在想,他那么样对我,也许是有原因的。他看来并不像是完全不讲理的人。”
  孟飞冷笑道:“你难道还想再见他一面,问问他是为什么揍你的!”
  柳长街道:“我的确有这意思。”
  孟飞恨恨地瞪着他,突然大吼:“滚,滚出去,从后面的那扇门滚出去!滚得越快越好!”
  柳长街就站起来,从后面的门走了出去。
  这扇门很窄,本来一直是拴着的,门外却并不是院子,而是间布置得更精致的密室,里面非但没有别的门,连门帘都没有。
  可是里面却有两个人。

×      ×      ×

  龙五正斜倚在一张铺着豹皮的软榻上,闭目养神。那青衣白袜的中年人正在一个红泥小火炉上暖酒,蓝天猛却居然没有在。
  柳长街一推门,就看见了他们。
  他并没有怔住,也并没有吃惊。这惊人的意外,竟似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龙五也已睁开眼,正在看着他,嘴角居然露出了一点微笑,忽然道:“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出名了。”
  柳长街在听着。
  龙五微笑道:“练武已经是件很费功夫的事,女人更费功夫。这两件事你都做得不错,你哪里还有功夫去做别的事?”
  柳长街忽然也笑了笑,道:“还有样你不知道的事,我做得也不错。”
  龙五道:“什么事?”
  柳长街道:“喝酒。”
  龙五笑道:“你喝得的确很多。”
  柳长街道:“可是我醉得并不快。”
  龙五道:“哦?”
  柳长街道:“今天我喝得比那天更多,可是我今天并没有醉。”
  龙五忽然不笑了,眼睛里又露出刀锋般的光,刀锋般盯在他脸上。
  柳长街也静静地站在那里,并没有回避他的目光。
  龙五忽然道:“坐,请坐。”
  柳长街就坐下。
  龙五道:“看来我好像低估了你。”
  柳长街道:“你并没有低估我,只不过有点怀疑我而已。”
  龙五道:“你是个陌生人。”
  柳长街道:“所以你一定要先查明我的来历,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龙五道:“你的确不笨。”
  柳长街道:“我说的若不假,你再用我也不迟;我说的若是假话,你再杀我也一样。因为我反正一直都在你的掌握中。”
  龙五道:“哦?”
  柳长街道:“孟飞去救我,当然也是你的安排,他去得太巧。”
  龙五道:“你还知道什么?”
  柳长街道:“我还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会需要几个像孟飞这样的对头。对头能替你做的事,有时比朋友还多得多……他至少可听出一些你的朋友们永远打听不出的消息。”
  龙五叹了口气,道:“看来你非但不笨,而且很聪明。”
  柳长街并没有否认。
  龙五道:“你早已看出我跟孟飞的关系,也早已算准我会来?”
  柳长街道:“否则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
  龙五道:“那天你也根本是在装醉的。”
  柳长街道:“我说过,我的酒量也很不错。”
  龙五冷冷道:“但有件事你却错了。”
  柳长街道:“你认为我今天不该告诉你这些事?”
  龙五点点头:“聪明人不但会装醉,还得要会装糊涂。一个人知道的若是太多,活着的日子就不会太多了!”
  柳长街却笑了笑,道:“我告诉你这些事情,当然有很好的理由。”
  龙五道:“你说。”
  柳长街道:“你再来找我,当然已查明我说的不是假话,已准备用我。”
  龙五道:“说下去。”
  柳长街道:“你要杜七他们去做的事,当然是件大事,你当然不会要一个糊涂的醉鬼去做。”
  龙五道:“你说这些话,就为了要证明你能替我做好那件事?”
  柳长街点点头,道:“一个人到了三十岁,若还不能做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以后只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龙五凝视着他,苍白的脸上又露出微笑,忽然问道:“你还能不能再陪我喝几杯?”

  (三)

  酒又摆上,早已温好了的酒。
  龙五举杯,缓缓道:“我一向很少喝酒,也一向很少敬别人酒,但是今天我要敬你三杯。”
  柳长街眼睛里已不禁露出兴奋感激之色。龙五居然肯敬别人酒,这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龙五饮尽了杯中酒,微笑着道:“因为我今天很高兴,我相信你一定能替我去做好那件事。”
  柳长街道:“我一定尽力去做。”
  龙五道:“那不但是件大事,也是件极危险、极机密的事。”
  他的表情又变得很严肃:“我那天那样对你,并不完全是因为怀疑你。”
  柳长街在听,每个字都听得很仔细。
  龙五道:“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是在替我做事,所以我一定要别人都认为你已是我的对头,而且恨我入骨。”
  这正是周瑜打黄盖,是苦肉计。
  柳长街当然懂;但有一点他却不懂:“这件事难道连蓝天猛都不能知道?”
  龙五点点头:“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你的危险就越少,成功的机会却大了。”
  柳长街忽然发现他真正信任的只有两个人——这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和孟飞。
  龙五道:“你以前也说过,我这人非但没有朋友,甚至已连仇敌都没有。”
  柳长街记得:“我说过。”
  “可是你错了,”龙五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我不但有个朋友,有个仇敌,还有个妻子。”
  柳长街动容道:“他们是什么人?”
  龙五道:“不是他们,是她。”
  柳长街不懂。
  龙五道:“我的朋友,我的仇敌,和我的妻子,就是同一个人。”
  柳长街更不懂,却忍不住问:“她是谁?”
  龙五道:“她叫秋横波。”
  柳长街耸然道:“秋水夫人?”
  龙五道:“你也知道她?”
  柳长街道:“江湖中只怕已没有人不知道她。”
  龙五冷冷道:“但你却一定不知道她本来是我的妻子。”
  柳长街道:“现在呢?”
  龙五道:“现在我们虽已不是夫妻,看来却还是朋友。”
  柳长街道:“其实……”
  龙五苍白的脸已变为铁青:“其实她早已恨我入骨。她嫁给我,就是为了恨我!”
  柳长街还是不懂,却没有再问——像龙五这种人的秘密,无论谁都最好不要知道得太多。
  龙五不但已闭上了嘴,而且已闭上了眼睛。
  他也不愿说得太多、太激动,过了很久,才慢慢地问道:“你有没有见过我出手?”
  柳长街道:“没有。”
  龙五道:“你知不知道我的武功究竟如何?”
  柳长街道:“不知道。”
  龙五还是闭着眼睛,却慢慢地伸出了手。
  他的手苍白而秀气。
  他的动作很慢,慢慢地往空中一抓。
  就像是奇迹般,那红泥小火炉中燃烧着的几块炭,竟突然飞了起来,飞到他手里。
  他的手慢慢地握紧,握紧了这几块炽热的红炭。
  等他的手再摊开时,炭已成灰,灰已冷。
  龙五淡淡道:“我并不是在你面前炫耀武功,只不过告诉你两件事。”
  柳长街没有问,他知道龙五自己会说的。
  龙五果然已接着道:“我虽有这样的武功,却还是不能自己出手。”
  他凝视着掌中的冷灰:“我们之间的情感,已如这死灰一样,是决不会复燃的了。”

×      ×      ×

  这的确是件很奇特、很有趣的事,其中牵涉到的,又是两个最不平凡的人。
  一个是天下英雄第一的男人,一个是世上最神秘、最美丽的女人。
  柳长街的见闻虽不广,却也久已听到过她的传说。
  她的传说很多。
  有关她的传说也和她的人一样,神秘而美丽。
  江湖中的英雄豪杰,人人都想见她,却永远也见不到她一面。
  所以有很多人都喜欢称她为“相思夫人”,因为她实在逗起了无数人的相思。
  谁也想不到这位相思夫人,居然就是龙五的妻子。
  他们的关系竟也如此神秘,如此奇特。
  她既然是他的妻子,他的朋友,为什么又是他的仇敌?
  他们本该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恩爱夫妻,为什么会离异?
  这其中当然也有一段奇特曲折的故事,柳长街实在很想听龙五说出来。
  谁知龙五说话的方式,也和他的人一样,总是如神龙见首而不见尾。
  他居然突然就结束了这段故事,突然就改变了话题,淡淡道:“这已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世上知道这件事的人,并没有几个,你也不必知道得太多。”
  柳长街并没有露出失望之色,他显然也是个很擅于控制自己的人。
  龙五道:“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
  柳长街在听。
  龙五道:“我要你去对付的人就是她。我要你到她那里去,为我拿一样东西回来。”
  柳长街道:“是去拿?”
  龙五冷冷道:“你若愿意说是去偷,也无妨。”
  柳长街长长吐出口气,道:“那么我至少还需要再知道两件事。”
  龙五道:“你说。”
  柳长街道:“到哪里去偷?去偷什么?”
  龙五先回答了他后面一句话:“去偷一个箱子。”
  他挥了挥手,那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就捧了口箱子出来。
  箱子并不大,是用黄金铸成的,上面镂着很精细的龙凤花纹,还嵌着碧玉。
  龙五道:“和这口箱子完全一模一样的箱子。”
  柳长街忍不住问:“箱子里是什么?”
  龙五迟疑着,终于道:“你本来不必知道的,但我也不妨告诉你,箱子里有一瓶药。”
  柳长街很意外:“只有一瓶药?”
  龙五点点头,道:“对我说来,这瓶药比世上所有的珠宝加起来都珍贵。”
  他的眼睛刀锋般凝视着柳长街,慢慢地接着道:“你应该看得出我是个病人。”
  柳长街当然看得出。
  只不过他也看得出,这个病人只要一挥手,就可以要世上大多数健康无病的人,死在他面前。
  龙五凝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这世上病人有很多种,我也许是天下所有的病人中,最可怕的一个,但病人毕竟是病人。”
  柳长街也在迟疑着,终于问道:“只有那瓶药才能治好你的病?”
  龙五道:“你也该听说过后羿和嫦娥的故事。”
  后羿射落九日后,赴西天求王母给了他一瓶不死的神药,却被嫦娥偷服了。
  嫦娥虽然已不死,换来的却是永恒的寂寞。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龙五道:“我们的故事,也和他们的故事一样。”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柳长街却已明白。
  龙五也许是因为先天质弱,也许是因为练功入魔,得了种不治的怪病,就像是附骨之蛆般折磨着他。
  后来他终于求得了一瓶灵药,可以治他的病,但却被他的妻子偷走了。
  所以他心里虽然恨她入骨,却还是不敢得罪她,因为他怕她毁了那瓶药。
  所以他虽然想找人对付她,却又生怕消息走漏,被她知道。
  龙五目光凝注着远方,脸上带着种说不出的伤感与寂寞之色。
  难道他们这故事中,寂寞的不是嫦娥,而是后羿?
  龙五缓缓道:“我知道她偷去了那瓶药之后,绝没有后悔,也不会寂寞。她已利用那瓶药,要我为她做了很多件我不愿做的事。”
  他眼睛里的伤感寂寞,已变为愤怒怨毒:“所以我不惜一切,也得将那瓶药拿回来!”
  柳长街忍不住再一次问:“到哪里去拿?”
  龙五道:“你当然想得到,要从她手上拿回一样如此重要的东西,绝不是件容易事。”
  柳长街已想到。
  龙五道:“她将那箱子,收藏在栖霞山一个秘密的山窟里,又找来了七个亡命江湖,在世上已无立足之地的巨盗,为她看守那山窟。”
  柳长街立刻想到杀人如闪电的“一手七杀”杜七。
  龙五道:“那山窟的密室外,有一道千斤铁闸。”
  柳长街立刻想到了天生神力的石重。
  龙五道:“那箱子放在密室中一道暗门里,要进入那密室,打开那暗门,要先开七道锁,每一道锁都是由当世最负盛名的巧匠制成的。”
    柳长街又想到了公孙妙。
  龙五道:“最重要的是,那山窟距离她的住处近在咫尺,一有警讯,她随时都可以赶去。只要她一赶去,世上就绝没有任何人再能将那箱子拿走了。”
  柳长街轻轻叹了口气。他忽然明白了一件事——龙五对秋水夫人的忌惮,并不完全是因为那瓶药,至少有一半是因为她的武功。
  她的武功显然绝不在龙五之下。
  龙五道:“幸好她有个很可笑的习惯:她每天子时就寝,上床前一定要将全身每一分、每一寸,都涂上一层她自己特制的蜜油。”
  他目中又露出憎恶之色,接着道:“这件事每天都至少要费去她半个时辰。在她做这件事的时候,总是将自己锁在房里,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会知道。”
  柳长街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离异了。
  他的妻子若是每天上床前也都要花半个时辰做这种可笑的事,他也一样受不了的。
  这种事世上也许没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了——无论谁都应该想像得到,每天都要抱着一个全身涂着蜜油的妻子上床睡觉,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龙五竟似又看出了他的心意,冷冷道:“那实在是件令人恶心的事,可是这半个时辰,却是你下手的惟一机会。”
  柳长街道:“所以我一定要在半个时辰内,杀了那七个亡命之徒,举起那千斤铁闸,打开那七道锁,拿出那箱子,还得逃出百里之外,免得被她追到。”
  龙五点点头,道:“我说过,这本是三个人才能做的事。”
  柳长街叹了口气,苦笑道:“而且还一定要杜七、石重和公孙妙这三个人。”
  龙五冷冷道:“但你现在却已毁了这三个人,我也绝对再找不出和他们同样的三个人了。”
  柳长街明白他的心意:“所以现在我一定要替你去做好这件事。”
  龙五道:“你有把握?”
  柳长街道:“我没有。”
  龙五的瞳孔在收缩。
  柳长街淡淡的接着道:“我这一生中,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事先就觉得有把握的。”
  龙五道:“可是你每件事都做成了。”
  柳长街笑了笑,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握,所以我总是特别谨慎小心。”
  龙五也笑了:“好,说得好。我一向喜欢小心谨慎的人。”
  柳长街道:“但现在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龙五道:“为什么?”
  柳长街道:“因为我还不知道那山窟在哪里。”
  龙五又笑了,微笑着挥了挥手。
  那青衣白袜的中年人,立刻又捧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
  龙五道:“这里是五万两银子,你可以拿去,痛痛快快地去玩几天。”
  柳长街并不客气,立刻就收下。
  龙五道:“我只希望你十天中,将这五万两银子全花光。”
  柳长街微笑道:“要花光并不太容易,可是我会替女人买房子,我还会输。”
  龙五目中也带着笑意:“这两件事只要会一样,就已足够了。”
  他接着又道:“无论谁要去做大事之前,都应该先轻松轻松。何况,你已为我吃了不少苦。”
  柳长街淡淡道:“其实那也算不了什么。蓝天猛毕竟老了,他的出手并不重。”
  龙五突然大笑。
  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吃惊地看着他,因为从来没有人看见他如此大笑过。
  但龙五笑声结束得也很快,忽然又沉下了脸,道:“可是这十天之后,你就绝不能再碰一个女人,再喝一滴酒。”
  柳长街笑道:“经过这么样十天后,我想必也暂时不会再对女人有什么兴趣了。”
  龙五道:“好,很好。十天之后,我会叫人去找你,带你到那地方去。”
  他神情忽然又变得很疲倦,挥手道:“现在你已可以走了。”
  柳长街不再说什么,立刻就走。
  龙五却又叫住了他:“这些天来,一直陪着你的那六个女人,你觉得怎么样?”
  柳长街道:“很好。”
  龙五道:“你若是喜欢,也不妨将她们拿走。”
  柳长街忽然又笑了笑:“这世上的女人是不是已死光了?”
  龙五道:“还没有。”
  柳长街微笑道:“既然还没有死光,我为什么还要她们六个?”

  (四)

  柳长街已走了出去。
  龙五看着他的背影,眼睛里又露出刀锋般的光芒。
  他忽然问:“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青衣白袜的中年人垂手肃立在门后,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他是个很危险的人。”
  他每个字都说得很慢,每个字都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的。
  龙五道:“刀也很危险。”
  青衣人点点头,道:“刀不但能杀死别人,有时也会割破自己的手。”
  龙五道:“刀若是在你手里呢?”
  青衣人道:“我从未割破过自己的手。”
  龙五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喜欢用危险的人,就正如你喜欢用快刀一样。”
  青衣人道:“我明白了。”
  龙五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明白的……”
  这次他的眼睛合起,就没有再睁开。
  他竟似已睡着。
  柳长街已走出了孟飞的庄院。

×      ×      ×

  他没有再见到孟飞,也没有再见到那六个女人。
  他一路走出来,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孟飞显然是个不喜欢送别的人,柳长街正好也一样。
  他沿着大路慢慢地走,显得很从容,很悠闲。
  一个怀中放着五万两随时可以花光的银子,可以痛痛快快玩十天的人,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惟一的问题是,应该怎么样去玩?怎么样才能将银子花光?
  这问题绝不会令任何人头疼。
  事实上,这是个每个人都喜欢去想的问题。就算没有五万两银子可花的人,也喜欢幻想一下的。
  五万两银子,十天狂欢假期。
  无论谁想到这种事,睡着了都可能会笑醒的。

×      ×      ×

  杭州本就是个繁华的城市。
  繁华的城市里,自然少不了赌和女人,这两样的确是最花钱的事。
  尤其是赌。
  柳长街先找了几个最贵的女人,喝得大醉,再走去赌。
  喝醉了酒再去赌,就好像用脑袋去撞石头一样,要能赢,那才是怪事。
  但怪事却年年都有的。
  柳长街居然赢了,又赢了五万两。
  他本想送那五个女人一人一万两,可是第二天早上,他忽然觉得这五个女人一个比一个讨厌,一个比一个难看,连一千两都不值。
  有很多男人都是这样子的。他们在晚上大醉后看成天仙一样的女人,到了早上,就好像忽然会变的。
  他简直就像是在逃命一样,逃出了那妓院——逃入了另一家妓院,喝了点酒之后,他发觉自己这次才总算找对了地方。
  这地方的女人才真的是天仙。
  可是第三天早上,他忽然又发觉这地方的女人,比第一天那五个还讨厌,还难看,连看都懒得再看一眼。
  这个妓院的老鸨后来告诉别人,她十二岁被卖入青楼,从妓女混到老鸨,却从来也没有见过像这“姓柳的”如此无情的嫖客。
  他简直是翻脸不认人。

×      ×      ×

  柳长街从天香楼走出来的时候,午时刚过没多久。
  他刚花八十两银子,叫了一整桌最好的八珍全席,叫伙计将每道菜都摆在桌上,让他看了看,就给了一百二十两的小账走出来。
  他实在连一口都吃不下。可是到了吃饭的时候,总得叫桌菜来意思意思。据说有很多阔佬都是这样子的,叫了整桌的菜,却只是坐在旁边看着别人吃。
  昨天晚上他幸好输了一点,但现在身上却还有七万多两银子。
  他忽然发觉一个人要在十天中花去五万两银子,也并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现在正是暮春初夏,天气很好,阳光新鲜得就像是处女的眼波。
  他决定再到城外去走走。郊外的清风,也许能帮他想出个好法子来花钱。
  于是他立刻买了两匹好马,一辆新车,还雇了个年轻力壮的车夫。
  这只花了他片刻功夫,却花了他一千五百两银子——钱有时也能买得到时间的。
  城外一片青绿,远山温柔得就像是处女的乳房。
  他叫车子停在柳阴下,沿着湖滨逛过去。轻风吹起了湖水上的涟漪,看来就像是女人的肚脐。
  只要是美丽的东西,好像总能令他联想到女人,他自己心里也在好笑。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好色之徒。
  就在他开始这么样想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比阳光、远山、湖水加起来都美十倍的女人。
  这女人正在一个小院子里喂鸡,身上穿着套青布衣裙,用衣襟兜着一把米,丰满柔和的小嘴撅起,“啧,啧,啧”的在逗鸡。
  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玲珑、这么小巧的嘴。
  天气已很热,她身上穿的衣服很单薄,衣领上的钮子散开了一粒,露出了一截又白又嫩的颈子。只看这一截颈子,已经很容易就能令人联想到她身上的其他部分,何况她还赤着足,只穿着双木屐。
  “屐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柳长街忽然觉得作这两句诗的人实在不懂得女人。女人的脚,怎么能用“霜”来形容呢?那简直像牛奶,像白玉,像刚剥了壳的鸡蛋。
  屋子又有个男人走出来,是个年纪已不轻的男子,一脸讨厌相,尤其是一双眼睛更讨厌,正盯在这个女人浑圆结实的屁股上,忽然走出去,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要拉她到屋子里去。
  女人吃吃的笑着,摇着头,指了指天上的太阳,意思显然是在说,时候还早,你急什么?
  看来这男人竟是这女人的老公。
  想到天一黑的时候,这男人就要拉住这女人上床,柳长街几乎已忍不住要冲过去一拳打歪这个男人的鼻子了。
  可惜他并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他知道就算要打人的鼻子,也不能用拳头打。
  他立刻又赶回城,将银票全都换成了五十两一锭的大元宝,再赶到这里来。
  女人已不在喂鸡了,夫妻两个人,正坐在小屋的门口,一个在喝茶,一个在补衣裳。
  她的手指纤长柔美,若是摸在男人身上,那滋味一定……
  柳长街没有再忍下去,他已经在敲门,也不等别人回应,就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男人立刻站起来,瞪着他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柳长街微笑道:“我姓柳,特地专程来拜访你们的!”
  男人道:“但我却不认得你!”
  柳长街微笑着,拿出了一锭元宝,道:“你认不认得这样东西?”
  这样东西当然是人人都认得的,男人的眼睛立刻发直:“这是银子,银元宝。”
  柳长街道:“像这样的元宝你有多少?”
  男人说不出话,因为他连一个也没有。女人本已想躲进去,看见这锭元宝,也停下了脚。
  这种东西好像天生就有种吸引力,不但能吸住大多数人的脚,还能吸掉大多数人的良心。
  柳长街笑了。
  他挥了挥手,车夫立刻将刚换来的四大箱元宝都抬进来,摆在院子里,打开。
  柳长街道:“这是五十两一锭的元宝,这里一共有一千两百锭。”
  男人的眼珠子已经凸了出来,女人脸已发红,呼吸已急促,就好像少女看见初恋的情人一样,心已经动了。
  柳长街道:“这些元宝你想不想要?”
  男人立刻点点头。
  柳长街道:“好,你想要,我就会给你。”
  男人的眼珠子已经快掉了下来,连站都站不稳了。
  柳长街道:“你现在立刻就可以带两箱走,随便到哪里去,车马也送给你,只要你过七天再回来。”
  他微笑着,用眼角瞟着那女人,道:“剩下的两箱,留给你老婆,七天后你回来,老婆和银子还是你的。”
  男人的脸也已发红,头上已在冒汗,回过头,去看他老婆。
  女人却不看他,一双美丽的眼睛,正盯在那两箱银子上。
  男人伸出舌头,舔了舔发红的嘴唇,吃吃道:“你……你……你看怎么样?”
  女人咬着嘴唇,忽然一扭头,奔进了屋子。
  男人想追进去,又停下。
  他整个人都已被银子吸住。
  柳长街忽然说道:“你只要出去七天,七天并不长。”
  男人忽然从箱里抓起锭银子,用力咬了一口,连牙齿都差点被咬掉两颗。
  银子当然是真的。
  柳长街道:“七天之后,你还可以回来,你老婆……”
  男人不等他这句话说完,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抱起银子,冲上了马车。
  车夫为他带去了另一箱。
  男人喘着气,抱着箱子,道:“走,赶快走,随便到哪里去,走得越远越好。”
  柳长街又笑了。
  车马急驰而去,他提起两口银箱,施施然走进了屋子,放下钱箱,关上门,闩起。
  卧房的门却是开着的,门帘半卷,那女人正坐在床头,咬着嘴唇,一张脸红得像桃花一样。
  柳长街微笑着走了进去,轻轻问道:“你在想什么?”
  女人道:“我在想你这人真他妈的不是个好东西。也只有像你这种人,才会想得出这种法子,做这种事。”
  柳长街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刚跟自己打过赌,胡月儿说的第一句话里,若是没有‘他妈的’三个字,我就情愿三个月不看女人。”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八章 天网恢恢
    第七章 空手擒龙
    第六章 人中之龙
    第五章 相思令人老
    第四章 不是人的人
    第一章 奇人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