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一章 愤怒的小马
 
2019-08-02 11:37: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张聋子又叫张皮匠。
  皮匠通常都是补鞋的。有人要找皮匠来补鞋,皮匠通常都来得很快。
  张聋子也来得很快。
  他进门的时候,门后躲着六个人,每个人都拿着面大铜锣,等他一脚跨进来,六个人手里的木棒就一起敲了下去。
  六面铜锣一起敲响,那声音几乎已可以把一个不是失聪的人耳朵震聋。
  可是张聋子连眼睛都没有眨。
  他是个真的聋子。
  完完全全、彻底的聋子。
  大厅很宽,很长。
  蓝兰坐在最远的一个角落,距离门口至少有二十丈。
  张聋子一走进门,就站住。
  蓝兰看着他道:“你会补鞋?”
  张聋子立刻点点头。
  蓝兰道:“你姓什么?是什么地方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张聋子道:“我姓张,河南人,老婆死了,女儿嫁了,现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
  蓝兰怔住。
  她说话声音很轻,她距离这人至少有二十丈开外。
  可是她说话的声音,这个大聋子居然能听得见,每个字都听得见。
  小马在门后问道:“怎么样?”
  蓝兰叹了口气,道:“很好,好极了。”
  小马大笑着走出来。道:“聋兄,你好。”
  一看见小马,张聋子的面色就变了,就好像看见个活鬼一样,掉头就走。
  他走不了。
  六条拿着铜锣的大汉,已将门堵住。
  张聋子只有看着小马叹气,苦笑道:“我不好,很不好。”
  小马道:“怎么会不好?”
  张聋子道:“遇见了你这个倒霉鬼,我怎能会好得起来?”
  小马大笑,走过去搂住他的肩,看起来他们不但是老朋友,还是好朋友。
  一个好像小马似的浪子,怎会跟一个补鞋的皮匠是老朋友?
  这皮匠的来历,无疑很可疑。
  蓝兰并不想追问他的来历,她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尽快过山,平安过山。
  狼山。
  她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问问他,肯不肯跟我们一起走?”
  小马道:“他一定肯。”
  蓝兰道:“你怎么知道?”
  小马道:“他既然已遇见了我,还有什么别的路好走?”
  张聋子的面色越来越难看,试探着问道:“你们总不会是想要我跟你们过狼山吧?”
  小马道:“‘不是’下面还要加两个字。”
  张聋子道:“两个什么字?”
  小马道:“不是才怪。”
  张聋子的面色已经变成了一张无字的白纸,忽然闭上眼,往地上一坐。
  这意思就是表示,他非但不走,连听都不听了,不管他们再说什么,他都绝不听了。
  蓝兰看着小马。小马笑笑,拉起张聋子的手,在他手心画了画,就好像画了道符。
  这道符还真灵。
  张聋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瞪着小马,道:“这一趟你真的非走不可?”
  小马点点头。
  张聋子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终于叹了口气,道:“好,我去,可是我有个条件!”
  小马道:“你说。”
  张聋子道:“你去把老皮也找来,要下水,大家一起下水。”
  小马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道:“老皮也在城里?”
  张聋子道:“他刚来,正在我家厨房里喝酒。”
  小马眼睛更亮,就好像忽然从垃圾堆里找到了个宝贝,活生生的大宝贝。
  蓝兰又忍不住问:“老皮是什么人?”
  小马道:“老皮也是个皮匠。”
  蓝兰道:“他有什么本事?”
  小马道:“一点儿本事都没有。”
  蓝兰道:“有几点儿?”
  小马道:“半点儿都没有。”
  蓝兰道:“他完全没有本事?”
  小马点点头。
  蓝兰道:“没有本事的人,请他来干什么?”
  小马道:“真正连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人,你见过几个?”
  蓝兰想了想,道:“好像连一个都没见过。”
  小马道:“所以他这种人才真正难得。”
  蓝兰不懂。
  小马道:“完全没有本事,就是他最大的本事,这种人找遍天下,也找不出几个。”
  蓝兰好像有点懂了,又好像还不太懂。
  在男人面前,她永远不会懂得一件事,就连一加一是二,她好像都不懂。
  可是你认为她真的不懂,你就错了,错得很厉害。
  小马没有犯这种错。所以也不再解释。
  他在问张聋子:“你厨房里还有多少酒?”
  张聋子道:“三四斤。”
  小马叹了口气,道:“那么他现在早就走了,喝了三斤酒之后,他绝不会再耽在别人的厨房里。”
  张聋子同意,蓝兰却问道:“喝了三斤酒之后,他会去干什么?”
  小马苦笑道:“天知道他会去干什么?喝了酒之后,他做的事只怕连神仙都猜不到。”
  他看着张聋子,希望张聋子能证实他的话。
  张聋子却根本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眼睛看着门外,脸上带着种奇怪的表情。
  男人们通常只有在看见一个真正使他动心的美女时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他看见的是香香。
  香香正穿过院子,匆匆走进来,美丽的脸已因兴奋而发红,还没有走进门,就大声道:“我刚才听见了个好消息。”
  蓝兰等着她说下去。张聋子也在等。看见香香,他好像忽然年轻了二十岁。
  只可惜香香连眼角都没有往他瞄一眼,接着道:“今天城里又来了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们如果能请到他,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蓝兰道:“这个了不起的人是谁?”
  香香道:“邓定侯。”
  蓝兰道:“神拳小诸葛邓定侯?”
  香香眼睛里闪着光。道:“刚才老孙回来,说他正在天福楼喝酒,还请了好多好多人陪他一起喝。”
  张聋子终于转过头看了看小马,小马也正在看着他。
  两个人都好像想笑,又笑不出。
  张聋子道:“是你去还是我去?”
  小马道:“我去。”
  香香抢着道:“去找邓定侯?”
  小马道:“去找皮猴子,一个脸皮比一个城墙还厚的胖猴子。”
  香香不懂,蓝兰却有点懂了:“难道这个邓定侯就是老皮冒充的?”
  小马道:“不是才怪。”
  香香道:“邓定侯是名震天下的大侠,谁敢冒充他?”
  小马道:“老皮敢,喝了三斤酒之后,天下绝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蓝兰道:“可是你刚才还说他连一点本事都没有。这种事他怎做得出?”
  小马道:“就因为他一点本事都没有,所以他什么事都做得出,这就是他最大的本事!”

  (四)

  老皮并不太胖,更不像猴子。
  他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看起来简直比邓定侯自己更像邓定侯。
  可是他看见小马的时候,却好像老鼠看见了猫。小马叫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小马说:“我们上狼山去!”
  他立刻就同意:“好,我们上狼山去。”
  小马道:“你不怕?”
  老皮就拍着胸膛道:“为朋友两肋插刀都不怕,何况走一次狼山。”
  小马笑了,道:“现在你总算明白了吧。”
  蓝兰也在笑了。
  她的确明白了,这个人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胖猴子。只有一点她还不明白:“你们刚才为什么要说他是皮匠?”
  小马道:“他本来就是的!”
  蓝兰道:“可是他看来完全不像。”
  张聋子道:“那只因为他这个皮匠,和我这个皮匠有点不同。”
  蓝兰道:“有什么不同?”
  张聋子道:“我这个皮匠是补鞋的。”
  蓝兰道:“他呢?”
  张聋子道:“他是赖皮的。”
  老皮居然一点都不生气,笑嘻嘻道:“我们这两个臭皮匠加在一起,虽然还比不上一个诸葛亮,要比个把曹操,总是绰绰有余的了。”
  于是小马就带着这两个臭皮匠、三个小姑娘,保护着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开始出发。
  如果别人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竟是比龙潭虎穴还凶险的狼山,无论谁都一定会替他们捏一把汗。
  可是小马自己却一点都不在乎。
  病人坐在轿子里,轿子密不透风。他连这人长得是什么样子都没看见,就为这个人去卖命了。
  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笨蛋,可是他自己却不在乎。
  只要他高兴,他什么事都肯去做,什么都不在乎。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三个皮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