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七星龙王 >> 正文  
第十八章 满头白发插红花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八章 满头白发插红花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5

  (一)

  四月十九,午时前。
  元宝在等死,可是等了半天还没有死。
  高天绝的手还被他紧紧握住,冰冷的手掌仿佛已经渐渐有了暖意。就像是一座亘古以来就飘浮在极北苦寒之海上的冰山已渐渐开始溶化。
  连冰山都有溶化的时候何况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元宝笑了。
  “我早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的,”他说:“像我这么可爱的人,你怎么会忍心下得了手。”
  高天绝还是没有反应。
  他的人仿佛已经不在这里,已经跌入了一个又深沉又甜蜜又黑暗的陷阱中,一个用他往日的旧梦编成的陷阱。
  元宝轻抚着他的手,轻轻叹息。
  “像这么好看的一只手,本来可以做很多很多让别人和你自己都很愉快的事,你为什么偏偏要用它做杀人的凶器?”他忽然问高天绝:“你为什么不能像别的女人一样,做一些女人应该做的事?”
  高天绝的手立刻又变得冰冷而僵硬,全身都变得冷而僵硬。
  “你知道我是个女人?”
  “我当然知道,”元宝说:“我早就知道了。”
  高天绝忽然反手扣住了他的脉门,厉声道:“你知道我是个女人,还敢这么样对我?”
  她的人忽然又变成了一个随时可以杀人的人,她的手忽然又变成了一件随时可以杀人的凶器。
  可是元宝一点都不害怕。
  “就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女人,所以才会这么样对你。”元宝说:“因为我一直都很同情你。”
  “你同情我?”高天绝的声音已因愤怒而嘶哑:“你敢同情我?”
  “我为什么不能同情你?”元宝说:“你旣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这些年来,你过的日子比谁都痛苦寂寞。”
  他叹了口气:“老实说,我不但同情你,而且喜欢你。”
  高天绝就像是忽然被砍了一刀,冰冷的指尖几乎已掏入元宝的血肉里。
  “你说什么?”她厉声问:“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很喜欢你,”元宝好像也有点生气了:“难道我不能喜欢你?难道你认为自己是个不配让别人喜欢的人?”
  他越说越生气:“难道你以为我是在用美男计?在勾引你?如果你眞的这么想,你就赶快杀了我吧,这次你不杀我,你就是王八蛋。”

×      ×      ×

  谁敢在高天绝面前这么样说话?连元宝自己都知道绝对没有人敢。
  所以他又闭上眼睛准备等死了。

  (二)

  “恭喜我,你在恭喜我?”
  汤大老板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叫得嗓子都快裂开了。
  雷大小姐却还是用一种很愉快的声音说:“我是在恭喜你。”她还要重复一遍:“恭喜恭喜,大吉大喜。”
  汤兰芳已经快要被气得晕了过去。
  “我好好的躭在自己的家里,忽然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混蛋老头子弄到这里来,被你这个莫名其妙的混蛋老太婆脱光衣裳,整得我半死不活,你居然还要恭喜我。”她呻吟着问:“你们究竟有什么毛病?”
  雷大小姐却不生气。
  “我们没有毛病,你也没有。”她说:“我保证你全身上下连一点毛病都没有。”
  “我本来就没有毛病。”
  “就因为你没有毛病,我才要恭喜你。”雷大小姐说:“就因为我们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毛病,所以才把你带到这里来。”
  “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你们为什么不去看看别人有没有毛病?为什么偏偏要挑上我?”
  “因为你不是别人。”雷大小姐的回答更妙:“就因为你不是别人,我们才会挑上你。”
  “我有没有毛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一点。”
  “哪一点?”
  “因为我们的九少爷看上了你,要娶你做老婆,”雷大小姐说:“所以我们当然要仔细看看你,有毛病的人怎么能嫁到龙家去?”
  汤兰芳终于明白了,却还是忍不住要问个清楚:“你们的九少爷就是那个活宝?”
  “不是活宝,是元宝。”雷大小姐在笑:“人见人爱的大元宝。”

×      ×      ×

  汤大老板的脸红了,红得发烫。
  “你们怎么知道他要娶我?”她鼓起勇气,试探着问:“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我们怎会不知道?”雷大小姐笑得更愉快:“昨天夜上你们在屋子里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
  汤兰芳的脸更红、更烫。
  昨天晚上他们在屋子里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怎么能让别人知道?
  “我们并不是喜欢管别人的闲事,我们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管过别人的闲事了。”
  雷大小姐说:“只不过九少爷的事,我们却一定要管,非管不可。”
  “为什么?”
  “因为我们都欠他老子的情。”
  汤大老板又开始有点生气了:“他在外面佻皮捣蛋,惹事生非,你们为什么不管?”
  “那些事我们本来就不能管,”雷大小姐说:“那些事连他的老太爷都管不住他,我们就算想管,也一样管不了的。”
  她说得很干脆:“只要没有人欺负他,无论他干什么,我们都不管。”
  “如果他去欺负别人呢?”
  “他是个好孩子,人又好,心又软,他怎么会去欺负别人?”雷大小姐的声音里充满慈爱:“就算他偶然要去欺负别人一下子,也没什么关系。”
  她说得更绝:“如果他能欺负得了,我们就装作不知道,让他去欺负,如果他欺负不了,我们就会去帮他的忙。”
  汤大老板听傻了。
  她实在想不通一个人怎么能说得出这么不讲理的话来。
  “现在我已经知道你完全没有毛病,已经够资格嫁给他了,我当然要恭喜你,”雷大小姐问:“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明白了?”
  “不明白。”
  “你还不明白?”雷大小姐很惊讶:“难道你是个呆子?”
  “我不是呆子,”汤兰芳说:“只不过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
  “你一点都不老。”
  “我至少比他大十几岁。”
  “那有什么关系?”雷大小姐说得很开通,也很认眞:“夫妻和朋友一样,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两个人都觉得开心,年纪相差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汤兰芳又怔住。
  这一类的话也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这一类的事以前她连想都不敢想。
  现在她已经不能不去想了,她的心忽然开始跳了起来,跳得好快。
  她又听见那个老头子在外面问:
  “我是不是可以进来了?”
  “你敢。”雷大小姐厉声道:“你敢进来,我就挖掉你的眼珠子。”
  老头子好像在外面叹气,雷大小姐又在嘴里嘀嘀咕咕的骂:“老色狼,老色霉。”一面骂,一面替汤兰芳穿上衣裳,然后才大声说:
  “你滚进来吧。”

×      ×      ×

  现在汤兰芳才总算看清楚这夫妻两个人了。
  丈夫诡秘古怪枯瘦矮小。
  妻子更诡秘、更古怪,更瘦,瘦如竹竿,却至少要比她丈夫高一倍。
  她的年纪也已经不是“大小姐”的年纪了,她的年纪最少也已经可以做任何一位大小姐的祖母。
  可是她穿的衣裙却还是大小姐们穿的衣裙,甚至比所有的大小姐们穿得更花俏。
  她干瘪的脸上还抹着脂粉,如霜的鬓发上还插着一朵大红花。
  汤兰芳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么可笑的人,但是她没有笑出来。
  她笑不出。
  老头子反而在笑嘻嘻地看着她。
  “你知道不知道我老婆刚才为什么会对你说那些话?”他问汤兰芳:“为什么会说夫妻的年纪差一点没关系?”
  他自己抢着回答了这个问题,好像生怕他的老婆不让他说出来:“因为她的年纪也比我大十几岁。”
  汤兰芳觉得很奇怪。
  她奇怪,并不是因为他说出的这件事,而是因为他说出了这件事居然没有吃耳光。
  雷大小姐非但连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用一种很温柔的眼色看着她的丈夫。
  “他属羊,一直以为我的生肖也属羊,整整比他大十二岁。”她说:“其实我是属虎的,要比他大上十七岁。”
  “你以为我不知道?”老头子大笑:“你以为你能骗得过我?”
  “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老头子得意洋洋:“你还没有嫁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还是要求我嫁给你?”
  “因为我喜欢你。”老头子看着他的妻子,眼中也充满柔情蜜意:“就算你比我大七十岁,我还是一样会要你嫁给我的。”
  “眞的?”
  “我几时骗过你?”老头子眨了眨眼:“有时候我就算骗你,也只不过因为不愿意惹你生气。”
  雷大小姐吃吃的笑了,眞的像是个大小姐一样的笑了起来。
  “这次不许你骗我,”她忽然又板起脸问:“你娶了我之后,有没有后悔过?”
  “我为什么要后悔?”
  “因为我不但年纪比你大,而且又凶悍又泼辣又会吃醋。”
  “你凶,是为了要我好,你吃醋,也是为了你喜欢我,生怕我去找比你年轻的女人,”老头子说:“如果你不喜欢我,就算我一下子去找八百个女人,就算我跪下来求你吃醋,你也不会吃醋的。”
  他忽然握住他妻子的手,就像是个年青人拉住他初恋情人的手一样:“我问你,这么多年来,我们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很开心?”
  雷大小姐默默地点头:“自从嫁给你之后,每天我都过得很开心,如果老天能够让我再重活一次,我还是会嫁给你的。”
  她忽然回过头问汤兰芳:“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有点肉麻当有趣?”

×      ×      ×

  汤兰芳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她相信他们应该看得出她心里对他们的感觉。
  如果现在有人说他们是肉麻当有趣,不管那个人是谁,她都会给他一耳光。
  其实她本来也觉得这对夫妻很可笑,可是现在她只想掉眼泪。
  她的眼泪眞的掉了下来。
  就好像一个久困于暗室中的人,忽然看见了青天白日蓝山绿树红花和大地阳光一样,她的眼泪忽然间就掉了下来。
  “你哭了?”
  “我没有哭。”
  “你明明在掉眼泪。”
  “掉眼泪并不一定是哭,”汤兰芳说:“哭的时候也不一定会掉眼泪。”
  “那么你为什么要掉眼泪?”雷大小姐说:“像我这么样的一个老太婆,还打扮得像个小姑娘一样,你应该觉得很好笑的,为什么反而要掉眼泪?”
  “我不知道,”汤兰芳说:“我眞的不知道。”

×      ×      ×

  其实她是知道的,只不过说不出来而已。老头子替她说了出来。
  “如果你自己觉得自己还年青,谁敢说你老?”他告诉他的妻子:“如果你自己不觉得自己老,不管你打扮成什么样子,也没有人会觉得你可笑的。”
  他又补充:“一个人是不是老了,并不在他的年纪,而在他的心,所以有些人十八岁的时候就已经老了,有些人活到八十岁还年轻得很。”
  雷大小姐笑了,轻轻的拧了拧汤兰芳的脸:“如果连我都不能算老,你怎么敢说你已经老了?来,快跟我回去。”
  “回去!”汤兰芳问:“回到哪里去?”
  “当然是回到你那个活宝身边去。”
  她拉起汤兰芳就要走,汤兰芳的脸又急红了:“等一等。”
  “还等什么?”
  “有件事你们还没有问过我。”
  “什么事?”
  “就算他眞的愿意娶我,可是我愿不愿嫁给他呢?”汤兰芳红着脸道:“不管怎么样,你们总应该先问问我才对。”
  她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句话,可惜这个问题在雷大小姐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你当然愿意嫁给他的。”雷大小姐说:“像他那样的人,想嫁给他的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如果要她们排起队来,从这里一直可以排到开封府去。”
  “眞的有那么多女人想嫁给他?”
  “当然是眞的。”
  “那么你就让她们嫁给他好了。”
  “我为什么要让别人嫁给他?”
  “因为我不是别人,”汤兰芳板着脸说:“别人愿意,我不愿意。”
  雷大小姐又笑了:“我知道,我知道,女人都是这样子的,嘴里虽然说不愿意,心里却早已一千一万个愿意了。”
  她好像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是毫无疑问,绝对不会更改的,随便汤兰芳再说什么,她都不听。
  汤兰芳只有跟着她走。
  遇见了这种人,你还有什么法子?

×      ×      ×

  春光明媚,百花盛开,有些花开得早一点,有些花开得迟一点,可是迟早总会开的。
  迟开的花朵,有时远比早开的更艳丽。
  有些人的生命也一样。就像是一朵迟开的花朵一样,当她自己都认为自己这一生已经不会开花结果时,上天却偏偏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让她生命的花朵盛开,开得更美。
  所以一个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三)

  汤兰芳的心一直在跳,跳得很快,距离她的家越近,跳得越快。
  见到元宝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事?元宝会怎么样对她?她应该怎么样对元宝?
  她还是连想都不敢想。
  那个小鬼只不过在喝醉了之后随便说了一句话而已,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曾经对多少女孩子说过同样的话了。也许他根本已经忘记自己曾经说过那句话。
  可是这夫妻两个人却把它当眞事一样来办,就好像元宝眞的三媒六证正式来向她求过亲一样。就好像马上就要把他们送进洞房。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跳得更快。
  她是很喜欢元宝,眞的很喜欢,却还没有喜欢到马上要嫁给他那种程度。
  她根本从来也没有想到要嫁人。
  可是元宝如果板起脸来不承认自己曾经说过那句话,她说不定又会气得一头撞死。
  ——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怎么会忽然变得像是个小姑娘一样?
  她眞想狠狠的打自己两个大耳光。
  ——元宝呢?现在是不是已经醒了?醒来后发现她不在屋里,会不会担心着急?

×      ×      ×

  老头子一直在看着她偷偷地笑,好像已经看透了她的心事,忽然说:
  “你放心,他不会走的,就算有人用扫把赶他,他也不会走的,因为我知道他眞的喜欢你,一定会等你回去。”
  汤兰芳不理他。老头子却偏偏要逗她,故意问:“你知不知道我说的‘他’是谁?”
  汤兰芳故意说:“不知道。”
  “眞的不知道?”
  “嗯。”
  “那么我只好告诉你了,”老头子挤眉弄眼的说:“他就是你那个活宝,也就是你未来的老公。”
  汤兰芳的脸又红了,老头子拍手大笑,连嘴里最后一颗牙齿都好像快要被笑掉了。
  雷大小姐也很愉快,连她白发上插着的那朵红花好像都在偷笑,汤兰芳虽然想生气也没有法子生气。
  生命如此美好,他们有什么理由要伤心?有什么理由要生气?
  所以他们都很愉快,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元宝现在遇到了什么样的事。
  就算他们知道,恐怕也不会相信。

×      ×      ×

  现在元宝遇到的事,连元宝自己都不相信。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央央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第三四五六七颗星
    第二十四章 前因后果
    第二十三章 鼓掌
    第二十二章 一个故事
    第二十一章 小星星,亮晶晶
    第二十章 第二颗星
    第十九章 一只手和一只脚
    第十七章 恭喜你
    第十六章 汤大老板的奇遇
    第十五章 明湖暗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