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萧十一郎 >> 正文  
第十六章 柔肠寸断         ★★★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柔肠寸断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1
  有一天,萧十一郎去汲水的时候,忽然发现沈璧君一个人坐在泉水旁,垂头瞧着自己的肚子。
  她像是完全没有发觉萧十一郎已走到她身旁。
  萧十一郎忍不住问道:“你在想什么?”
  沈璧君似乎吃了一惊,脸上立刻发生了一种很奇怪的变化,过了很久才勉强笑了笑,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想。”
  萧十一郎没有再问下去。
  他方才问出了那句话,已在后悔了。
  因为他知道女人在说:“什么都没有想”的时候,其实心里必定在想着很多事,很多她不愿被别人知道的事。
  这些事却又偏偏是别人一定会猜得出来的。
  萧十一郎当然知道沈璧君在想什么。
  第二天,沈璧君就发现那间已快搭成的屋子又拆平了。
  那几罐还没有酿成的酒也空了。
  萧十一郎坐在树下,面上还带着酒意,似乎一夜都未睡过。
  沈璧君的心忽然跳得快了起来。
  她已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幸的事将要发生。
  嗫嚅着问道:“你……你为什么要将屋子拆了?”
  萧十一郎面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甚至瞧也没有瞧她一眼,只是淡淡的道:“既然已没有人住了,为什么不拆?”
  沈璧君道:“怎……怎么会没有人住?你……”
  萧十一郎道:“我已要走了。”
  沈璧君全身都似已忽然凉透,嘎声道:“走?为什么要走?这里不是你的家么?”
  萧十一郎道:“我早已告诉过你,我没有家,而且是个天生的贱骨头,在这里呆不上两个月,就想出去惹惹麻烦了。”
  沈璧君的心像是有针在刺着,忍不住道:“你说的这是真话?”
  萧十一郎道:“我为什么要说谎?这种日子我本来就过不惯的。”
  沈璧君道:“这种日子有什么不好?”
  萧十一郎冷冷道:“你认为好的,我未必也认为好,你和我根本就不同,我天生就是个喜欢惹麻烦找刺激的人。”
  沈璧君眼圈儿已湿了,道:“可是我……”
  萧十一郎道:“你也该走了,该走的人,迟早总是要走的。”
  沈璧君虽然在勉强忍耐着,但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忽然明白了萧十一郎的意思。
  “他并不是真的想走,只不过知道我要走了。”
  “我本来就没法子永远呆在这里。”
  “该走的人,迟早总是要走的。”
  “我就算想逃避,又能逃避到几时?”
  沈璧君咬了咬牙,道:“我们什么时候走?”
  萧十一郎道:“现在就走。”
  沈璧君道:“好。”
  她忽然扭转头,奔回木屋,木屋中立刻就传出了她的哭声。
  萧十一郎面上还是一点表情也没有。
  风吹在他身上,还是暖洋洋的。
  但外面的湖水却已结冰了……
  出了这山谷,沈璧君才知道现在已经是冬天!
  冬天来得实在太快了。
  道路上已积满冰雪,行人也很稀少。
  萧十一郎将山谷中出产的桃子和梨,拿到城里的大户人家去卖了几两银子——在冬天,这种水果的价值自然特别昂贵,他要的价钱虽不太高,却已足够用来做他们这一路上的花费了。
  于是他就雇了辆骡车,给沈璧君坐。
  他自己却始终跨在车辕外。
  沈璧君这才知道:原来“大盗”萧十一郎所花的每一文钱,都是正正当当、清清白白,用自己劳力换来的。
  他纵然出手抢劫过,为的却是别的人、别的事。
  沈璧君这才知道“大盗”萧十一郎原来是这么样一个人。
  若非她亲眼瞧见,简直不信世上会有这种人存在。
  她对萧十一郎的了解虽然越来越深,距离却似越来越远。
  在那山谷中,他们本是那么接近,接近得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心声。
  他一出了山谷,他们的距离立刻就远了。
  “难道我们真的本来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中的人?”
  雪,下得很大,已下了好几天。
  山下的小客栈中,除了他们,就再也没有别的客人。
  沈璧君又在“等”了。
  现在她等的是什么?
  是离别!只有离别……
  忽然间,一辆马车停在门外,萧十一郎一下了马车就冲进来,脸色虽然很苍白,神情却很兴奋。
  看到萧十一郎回来,沈璧君心里竟不由自主泛起一阵温暖之意。连忙就迎了出去,嫣然道:“想不到今天你也会坐车回来。”
  对大多数男人说来,世上也许很少有比他所喜爱的女孩子的笑容更可爱、更能令他愉快的事了。
  平常沈璧君在笑的时候,萧十一郎的目光几乎从来也舍不得离开她的脸。这也许只因为他知道他能看到她笑容的机会已不多了。
  但今天,他却连瞧都没有瞧她一眼,只是淡淡道:“这辆车是替你叫来的。”
  沈璧君怔了怔,道:“替我……叫来的……”
  女人的确要比男人敏感得多,看到萧十一郎的神情,她立刻就发现不对了,脸上的笑容已渐渐凝结。
  萧十一郎道:“不错,是替你叫来的,因为这附近的路你都不熟悉。”
  沈璧君的身子在往后缩,似乎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她想说话,但嘴唇却在不停的颤抖。
  因为她知道,萧十一郎每天出去,都是为了打探连城璧的消息。
  过了很久,她才鼓起勇气,道:“你……是不是已找到他了?”
  萧十一郎道:“是。”
  他的回答很简短,简短得像是针,简短得可怕。
  沈璧君脸上的表情也正像是被针刺了一下。
  她一向是个很有教养的女人,她知道,一个女人听到自己丈夫的消息时,无论如何都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她竟无法使自己作出惊喜高兴的样子。
  又过了很久,她才轻轻问道:“他在哪里?”
  萧十一郎道:“门口那车夫知道地方,他会带你去的。”
  沈璧君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道:“谢谢你。”
  她当然知道这三个字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但声音听来却那么生疏,那么遥远,就仿佛是在听一个陌生人说话。
  她当然也知道她自己在笑,但她的脸却又是如此麻木,这笑容简直就像是在别人的脸上。
  萧十一郎道:“不必客气,这本是我应该做的事。”
  他的声音很冷淡,表情也很冷淡。
  但他的心呢?
  沈璧君道:“你是不是叫车子在外面等着?”
  萧十一郎道:“是!好在现在时候还早,你还可以赶一大段路,而且……你反正也没有什么行李要收拾。”
  他面上忽然露出一种很奇怪的笑容,接着又道:“而且我知道你一定在急着要走的。”
  沈壁君慢慢的点着头,道:“是,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萧十一郎道:“好,你快走吧!以后我们说不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两个人话都说得很轻、很慢,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能说出来。
  这难道真是他们心里想说的话,世上又有几人能有勇气说出来?
  老天既然要叫他遇着她,为何又要令他们不能不彼此隐瞒,彼此欺骗,甚至要彼此伤害……
  萧十一郎忽然转过身,道:“你还有一段路要走,我不再耽误你了,再见吧。”
  沈璧君道:“不错,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萧十一郎淡淡道:“是,一个人只要活着,就得不停的走。”
  沈璧君忽然咬了咬嘴唇,大声道:“我还想做一件事,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萧十一郎虽然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道:“什么事?”
  沈璧君道:“我……我想请你喝酒。”
  她像是已鼓足了勇气,接着又道:“是我请你,不是你请我,不说别的,只说你天天都在请我,让我回请一次也是应该的。”
  萧十一郎道:“可是你……”
  沈璧君笑了笑,道:“我虽然囊空如洗,但这东西至少还可以换几坛酒,是不是?”
  她拔下了头上的金钗。
  这金钗虽非十分贵重,却是她最珍惜之物,因为这是她婚后第一天,连城璧亲手插在她头上的。
  她永远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用这金钗来换几坛酒。
  但现在她却绝没有丝毫吝惜,只要能再和萧十一郎喝一次酒,最后的一次,无论要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萧十一郎为她牺牲了这么多,她觉得自己至少也该为他牺牲一次。
  她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报答他了。
  萧十一郎终于转过身,瞧见了她手里的金钗。
  他似乎有许多话要说,但到最后,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你知道,只要有酒喝,我从来也没法子拒绝的。”
  醉了,醉得真快,一个人若是真想喝醉,他一定会醉得很快。
  因为他纵然不醉,也可以装醉。最妙的是,一个人若是一心想装醉,那么到后来往往会连他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装醉?还是真醉了?
  萧十一郎又在哼着那首歌。酒醉了的人往往不能说话,却能唱歌。因为唱歌实在比说话容易得多。
  沈璧君又静静的听了很久,她还很清醒,因为她不敢醉,她知道自己一醉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生怕自己会做出一些很可怕的事。
  不敢死的人,常常反而死得快些。
  但不敢醉的人,却绝不会醉,因为他心里已有了这种感觉,酒喝到某一程度时,就再也喝不下去,喝下去也会吐出来。
  一个人的心若不接受某件事,胃也不会接受的。
  歌声仍是那么苍凉、那么萧索。
  沈璧君的眼眶渐渐湿了,忍不住问道:“这首歌我已听过许多次,却始终不知道这首歌究竟是什么意思?”
  歌声忽然停顿,萧十一郎的目光忽然自遥远朦胧的远方收了回来,凝注着沈璧君的脸,道:“你真想知道?”
  沈璧君道:“真的。”
  萧十一郎道:“你听不懂,只因这本是首关外蒙人唱的牧歌,但你若听懂了这首歌的意思,恐怕以后就永远再也不想听了。”
  沈璧君道:“为什么?”
  萧十一郎面上又露出了那种尖刻的讥诮之意,道:“因为这首歌的意思,绝不会被你们这种人所能了解,所能欣赏的。”
  沈璧君垂下了头,道:“也许……也许我和别的人有些不同呢?”
  萧十一郎眼睛盯着她,良久良久,忽然大声道:“好,我说,你听……”
  他摸索着,找着了酒,一饮而尽,缓缓接着道:“这首歌的意思是说,世人只知道可怜羊,同情羊,绝少会有人知道狼的痛苦、狼的寂寞,世人只看到狼在吃羊时的残忍,却看不到它忍受着孤独和饥饿,在冰天雪地中流浪的情况,羊饿了该吃草,狼饿了呢?难道就该饿死吗?”
  他语声中充满了悲愤之意,声音也越说越大!
  “我问你,你若在寒风刺骨的冰雪荒原上流浪了很多天,滴水未沾,粒米未进,你若看到了一条羊,你会不会吃它?”
  沈璧君垂着头,始终未曾抬起。
  萧十一郎又喝了杯酒,忽然以筷击杯,放声高歌:“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
  人心怜羊,狼心独怆,天心难恻,世情如霜……”
  歌声高亢,唱到这里,突然嘶裂。
  沈璧君目中已流下泪来。
  萧十一郎已伏在桌上,挥手道:“我醉欲眠君且去!你走吧……快走吧,既然迟早都要走,不如早些走,免得别人赶你……”
  沈璧君的心从来也没有这么乱过。
  她知道这一次是必定可以回去了,回到她熟悉的世界,一切事又将回复安定、正常、平静。
  这一次她回去了,以后绝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再来扰乱她。
  这本是她所企求的,她本该觉得高兴。
  但现在……
  她拭干了泪痕,暗问自己:“萧十一郎若是拉着我,要我不走,我会不会为他留下呢?”
  “我会不会为他而放弃那种安定正常的生活,放弃荣誉和地位,放弃那些关心我的人,放弃一切?”
  她不敢再想下去。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个坚强的人,她不敢试探自己。
  她甚至不敢再想萧十一郎对她的种种恩情,不敢再想他那双明亮的眼睛,眼睛里的情意。
  现在,她只想连城璧。
  她决心要做连城璧忠实的妻子,因为……
  现在车马已停下,她已回到她自己的世界。
  这是人的世界,不是狼的。
  院子里很静,静得甚至可以听到落叶的声音。
  因为现在夜已很深,这里又是家很高贵的客栈,住的都是很高贵的客人,都知道自重自爱,绝不会去打扰别人。
  连城璧就住在这院子里。
  店栈中的伙计以诧异的眼色带着她到这里来,她只挥了挥手,这伙计就走了,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问。
  在这种地方做事的人,第一件要学会的事,就是要分清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
  西面的厢房,灯还亮着。
  沈璧君悄悄的走过院子,走上石阶。
  石阶只有四五级,但她却似乎永远也走不上去。
  也不知为了什么,她心里竟似有种说不出的畏惧之意,竟没有勇气去推开门,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丈夫。
  她所畏惧的是什么?
  她是不是怕连城璧问她:“这些日子你在哪里?”
  房子里的灯光虽很明亮,但说话的声音却很低,直到这时,才突然有人提高了声音问道:“外面是哪一位?”
  声音虽提高了,却仍是那么矜持,那么温文有礼。
  沈璧君知道这就是连城璧,世上很少有人能像他这样约束自己。
  在这一刹那间,连城璧的种种好处突又回到她心头。她忽然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在怀念他的。
  在这一刹那间,她恨不得冲进屋里去,投入他怀里。
  但她却并没有这么样做。
  她知道连城璧不喜欢感情冲动的人。
  她慢慢的走上石阶,门已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连城璧。
  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在苦苦寻找他的妻子,一直在担心、焦急、思念,现在,他的妻子竟忽然奇迹般出现在门外。
  但甚至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也没有露出兴奋、惊喜之态,甚至没有去拉一拉他妻子的手。
  他只是凝注她,温柔的笑了笑,柔声道:“你回来了?”
  沈璧君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是,我回来了。”
  就这么样两句话,没有别的。
  沈璧君一颗乱糟糟的心,却突然平静了下来。
  她本已习惯于这种淡漠而恬静的感情,现在,她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并没有改变。
  她不愿说的事,连城璧还是永远不会问的。
  在他的世界中,人与人之间,无论是父子、是兄弟、是夫妻,都应该适当的保持着一段距离。
  这段距离虽令人觉得寂寞,却也保护了人的安全、尊严,和平静……
  屋子里除了连城璧外,还有赵无极、海灵子、屠啸天,南七北六十三省七十二家镖局的总镖头,江湖中人称“稳如泰山”的司徒中平,和武林“六君子”中的“见色不乱真君子”厉刚。
  这五人都是名满天下的侠客,也都是连城璧的朋友,自然全都认得沈璧君,五个人虽也没有说什么,心里却都不免奇怪!
  “自己的妻子失踪了两个月,做丈夫的居然会不问她这些日子到哪里去了?做了些什么事?做妻子的居然也不说。”
  他们都觉得这对夫妻实在怪得少见。
  桌子上还摆着酒和菜,这却令沈璧君觉得奇怪了。
  连城璧不但最能约束自己,对自己的身体也一向很保重,沈璧君很少看到他喝酒;就算喝,也是浅尝辄止,喝酒到半夜这种事,沈璧君和他成亲以后,简直还未看到过一次。
  她当然也不会问。
  但连城璧自己却在解释了,他微笑着道:“你没有回来之前,我们本来在商量着一件事。”
  赵无极接着笑道:“嫂夫人总该知道,男人们都是馋嘴,无论商量什么事的时候,都少不了要吃点什么,酒更是万万不可少的。”
  沈璧君点了点头,嫣然道:“我知道。”
  赵无极目光闪动,道:“嫂夫人知道我们在商量的是什么事?”
  沈璧君摇了摇头,嫣然道:“我怎会知道!”
  她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一个女人若想做人人称赞的好妻子,那么在自己的丈夫朋友面前,面上就永远得带着微笑。
  有时,她甚至笑得两颊都麻痹了。
  赵无极道:“十几天以前,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我请连公子他们三位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这个。”
  沈璧君道:“哦?不知道是什么事呢?”
  她本不想问的,但有时“不问”也不礼貌;因为“不问”就表示对丈夫朋友的事漠不关心。
  虽然她对赵无极这人的印象一向不太好,因为她总觉得这人的人缘太好,也太会说话了。
  会说话的人,难免话多;话多的人,她一向不欣赏。
  赵无极道:“这地方有位孟三爷,不知道嫂夫人可曾听说过?”
  沈璧君微笑道:“我认得的人很少。”
  赵无极道:“这位孟三爷仗义疏财,不下古之孟尝,谁知十多天以前,孟家庄竟被人洗劫一空,家里大大小小一百多口人,不分男女,全都被人杀得干干净净!”
  沈璧君皱眉道:“不知道这是谁下的毒手?”
  赵无极道:“自然是“大盗”萧十一郎!”
  沈璧君的心骤然跳了起来,失声道:“你是说萧十一郎?”
  赵无极道:“不错!除了萧十一郎外,还有谁的心这么黑?手这么辣?”
  沈璧君勉强控制着自己,道:“孟家庄既已没有活口,又怎知下手的人必定是他?”
  赵无极道:“萧十一郎不但心黑手辣,而且目中无人,每次做案后,都故意留下自己的姓名……”
  沈璧君只觉一阵热血上涌,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声道:“不可能!下这毒手的绝不可能是萧十一郎!你们都冤枉了他,他绝不是你们想像中那样的人!”
  赵无极脸色变了变,勉强笑道:“嫂夫人心地善良,难免会将坏人也当做好人。”
  厉刚的眼睛就像是一把刀,盯着沈璧君,忽然道:“但嫂夫人又怎知下这毒手的绝不是他呢?”
  沈璧君身子颤抖着,几乎忍不住要冲出去,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听到这些话,见到这些人。
  但她知道她绝不能走,她一定要挺起胸来说话,她欠萧十一郎的已太多,现在正是她还债的时候。
  她咬着嘴唇,一字字道:“我知道他绝不可能在这里杀人,因为这两个月来,我从未离开过他!”
  这句话说出,每个人都怔住了。
  沈璧君用不着看,也知道他们面上是什么表情;用不着猜,也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
  但她并不后悔,也不在乎。
  她既已说这句话,就已准备承当一切后果。
  也不知过了多久,连城璧才缓缓道:“这件事只怕是我们误会了,我相信内人说的话绝不会假。”
  他声音仍是那么平静,那么温柔。
  屠啸天慢慢地点着头,喃喃道:“一定是误会了,一定……”
  赵无极也在不停的点头,忽然长身而起,笑道:“嫂夫人旅途劳顿,在下等先告辞,明日再为嫂夫人接风。”
  海灵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揖到地,第一个走了出去。
  只有司徒中平还是安坐不动。
  此人果然不愧是“稳如泰山”,等赵无极、屠啸天、海灵子三个人都走了出去,他才沉声道:“厉兄且慢走一步。”
  厉刚的嘴虽仍闭着,脚步已停下。
  司徒中平缓缓说道:“这件事若不是萧十一郎做的,别的事就也可能都不是他做的,这次我们冤枉了他,别的事也可能冤枉了他。”
  这句话听在沈璧君耳里,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激。
  她知道司徒中平的出身只不过是镖局中的一个趟子手,能爬上今日的地位,并不容易。
  是以他平日一向小心翼翼,很少开口,唯恐多言招祸,惹祸上身,以他的身份地位,也实在是不能说错一句话的。
  这句话居然从他嘴里说出来,那份量自然和别人说的不同,厉刚虽然未必听得入耳,却也只有听着。
  司徒中平道:“你我既然自命为侠义之辈,做的事就不能违背了这‘侠义’二字,宁可放过一千个恶徒,也绝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常言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一个人若是受了冤枉无法辩白,那滋味实在比死还要难受。”
  沈璧君静静的听着,只觉这一生中从来也未曾听过如此令她佩服,令她感动的话。
  司徒中平虽是个很平凡的人,面目甚至有些呆板,头顶已微微发秃,就仿佛是个已历尽中年的悲欢,对人生再也没有奢望,只是等着入土的小人物。
  但此刻在沈璧君眼中,此人却似已变得说不出的崇高伟大,她几乎忍不住想要在他那秃顶上亲一下。
  司徒中平又道:“萧十一郎若真的不是传说中的那种恶徒,我们非但不能冤枉他,还得想法子替他辩白,洗刷他的污名,让他可以好好的做人。”
  他目光忽然转到沈璧君身上,缓缓接着道:“但人心难测,一个人究竟是善是恶,也许并不是短短三两个月中就可以看得出的。”
  沈璧君断然道:“但我却可以保证,他绝不是个坏人。”
  她垂下头,慢慢的接着道:“这两个月来,我对他了解得很多,尤其是他三番两次的救我,对我还是一无所求,一听到你们的消息,就立刻将我送到这里来……”
  说到这里,她语声似已哽咽,连话都说不下去了。
  司徒中平道:“既然如此,嫂夫人也该设法洗刷他的污名才是。”
  沈璧君咬着嘴唇,黯然道:“他对我的恩情,我本来以为永远也无法报答,只要能洗清他的污名,让他能重新做人,无论什么事我都愿意做的。”
  司徒中平沉吟着,道:“不知嫂夫人是什么时候跟他分手的?”
  沈璧君道:“就在今天戌时以后。”
  司徒中平道:“那么,他想必还在附近?”
  沈璧君道:“嗯。”
  司徒中平又沉吟了半晌,道:“依我之见,嫂夫人最好能将他请到这里来,让我们看看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对他多了解一些。”
  他笑了笑,又道:“萧十一郎的大名,我们已听得多了,但他的人,至今却还没有人见过。”
  沈璧君展颜道:“你们若是看见他,就一定可以看出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只不过……”
  她忽又皱起眉道:“今天却不行。”
  司徒中平道:“为什么?”
  沈璧君道:“今天……他已经醉了,连话都已说不清楚。”
  司徒中平笑道:“他常醉么?”
  沈璧君也笑了,道:“常醉。”
  司徒中平微笑道:“常喝醉的人,酒量一定不错,而且一定是个直心肠的人,几时若有机会,我倒想跟他喝几杯。”
  沈璧君嫣然道:“总镖头有河海之量,天下皆知,无论喝了多少,还是‘稳如泰山’,只不过,我看他也未必会输给你。”
  司徒中平笑道:“哦?他今天喝了多少?”
  沈璧君道:“大概最少也有十来斤。”
  司徒中平悠然道:“能喝十来斤的,已可算是好酒量了,但还得看他是在什么地方喝的酒?喝的是什么酒?”
  他笑了笑,接着道:“一个人酒量的强弱,和天时、地利、人和,都有关系。”
  沈璧君道:“喝酒的地方并不好,就在城外山脚下的一家小客栈,喝的也不是什么好酒,只不过是普通的烧刀子。”
  司徒中平笑道:“如此说来,他酒量果然不错,我倒更想见见他了,只不过……”
  他缓缓站起,道:“今日天时已晚,好在这事也不急,等嫂夫人安歇过了,再去请他来也不迟……此刻在下若还不走,就当真是不知趣了。”
  他微微一笑,抱拳一揖,又道:“方才那番话,又引动了我的酒兴,不知厉兄可有兴趣陪我再喝两杯去?”
  厉刚道:“好!”
  他自始至终,只说了这么样一个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二十五章 夕阳无限好
    第二十四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第二十三章 吓坏人的新娘子
    第二十二章 最长的一夜
    第二十一章 真情流露
    第二十章 玩偶世界
    第十九章 奇计
    第十八章 亡命
    第十七章 君子的心
    第十五章 萧十一郎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