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说两句已有4条评论,点击全部查看
我的态度: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最新 最热
2022-01-22 18:35:01 平行世界(15732212386aA)
武侠小说名家流派超技击侠情派,这32位代表作家,三人名气最大  肖灿武侠 2018年09月26日 · 教师 文化领域创作者 关注  超技击侠情派,融合过去“北派五大家”心法,一炉共冶,转形易胎而作,特强调奇功秘艺与玄妙招式。 1、卧龙生(牛鹤亭)(1930—1997)(传统派):台湾武侠“四大天王”及“三剑客”之一,在古龙之前被称为“武侠泰斗”。首创“武林九大门派”与“江湖大一统”之说,影响深远。1957年发表处女作《风尘侠隐》脱颖而出。不久发表了成名作《飞燕惊龙》,初步奠定了其“台湾武侠泰斗”的地位。这部小说兼有郑证因的“帮会组织”和王度庐的“悲剧侠情”的特色,它所表现的以“武材秘笈”掀起江湖大风波和“众女追一男”的模式,开一代武侠新风,后起作家竞相仿效。 代表作: 《风尘侠隐》《惊鸿一剑震江湖》《飞燕惊龙》《铁笛神针》《玉钗盟》《天香飙》《无名箫》《绛雪玄霜》《素手劫》《天涯情侣》《天剑绝刀》《金剑雕翎》《风雨燕归来》《双凤旗》《天鹤谱》《飘花令》《指剑为媒》《翠袖玉环》《铁剑玉佩》《镖旗》《血剑丹心》《神州豪侠传》《寒梅傲霜》《玉手点将录》《金凤剪》《飞铃》《八荒飞龙传》《无形剑》《金笔点龙记》《烟锁江湖》《摇花放鹰传》《花凤》《春秋笔》《幽灵四绝》《剑无痕》《天龙甲》《黑白剑》《飞花逐月》《剑气洞彻九重天》《新仙鹤神针》《黑白双娇》《情剑无刃》《天马霜衣》《一代天骄》《桃花血令》《岳小钗》《十二魔令》《燕子传奇》《袁紫烟》《七绝剑》《还情剑》《春秋笔》《幽灵四艳》《黑白剑》《铁笛神剑》《无名萧》《天涯侠侣》等。  2、司马翎(吴思明,别署“吴楼居士”、“天心月”)(1933~1989)(综艺侠情派): 代表作: 《关洛风云录》《剑神传》《八表雄风》(以上为三部曲)《剑气千幻录》《鹤高飞》《白骨令》《断肠镖》《金缕衣》《剑胆琴魂记》《圣减飞霜》《挂剑恋情记》《帝疆争雄记》《铁柱云旗》《纤手驭龙》《饮马黄河》《剑海鹰扬》《仙洲剑隐》《红粉干戈》《血雨檄》《丹凤针》《金浮图》《焚香论剑篇》《檀车侠影》《浩荡江湖》《武道》《胭脂劫》《独行剑》《玉钩斜》《白刃红妆》《情侠荡寇志》《人在江湖》《艳影侠踪》《杜剑娘》《迷雾》《迷雨情雾》《江天暮雨剑如虹》《强人》《惊涛》《挑战》《飞羽天关》  3、伴霞楼主(童昌哲)(1927—?): 代表作 《八荒英雄传》《紫府迷踪》(以上为姊妹篇),《神州剑侣》、《剑底情仇》、《青灯白虹》三部曲,另有《万里飞虹》《罗刹娇娃》《凤舞鸾翔》《情天炼狱》《奼女神弓》《天帝龙珠》《断剑残虹》等。  4、诸葛青云(张建新)(1929—1996)(才子佳人派):为还珠楼主弟子,在台湾早期的武侠小说界,与古龙、司马翎、卧龙生并称“台湾武侠四大家”,与卧龙生、司马翎并称“台湾武侠三剑客”。1958年发表处女作《墨剑双英》。1988年出版最后一部作品《傲笑江湖》。 代表作 《紫电青霜》《天心七剑荡群魔》《一剑光寒十四州》《折剑为盟》《铁剑朱痕》《霹雳蔷薇》《夺魂旗》《弹剑江湖》《江湖夜雨十年灯》(本书曾由古龙、倪匡接写,经由司马紫烟代笔完成,有续集)《劫火红莲》(又称《玉杖昆仑》)《四海群龙传》《铁板铜琶》《咆哮红颜》《八菩萨》《梅花血》《武林三凤》《孽海慈航》《霸海争雄》《血连环》《剑戟公侯》《洛阳侠少洛阳桥》《剑道天心》《五凤朝阳》《十二神龙十二钗》《美人如玉剑如虹》《朱唇令》《江湖路》《阴阳谷》《武林七杀》《大宝传奇》(续写金庸《鹿鼎记》)《傲笑江湖》(续写金庸《笑傲江湖》)  5、独抱楼主(张昌年)(1930—?) 代表作 《南蜀风云》《青白蓝红》《璧玉弓》《恩仇了了》《古玉玦》《叱咤三剑》《七巧铃》《双剑忏情录》《迷魂劫》《人中龙》等。 6、上官鼎:刘兆玄、刘兆黎、刘兆凯三兄弟的共同笔名,而以刘兆玄为主要执笔人。刘兆玄,1943年生。上官鼎创作武侠小说,始于60年代初应征代古龙续写《剑毒梅香》,接着以《沉沙谷》一举成名。 代表作11部: 《芦业侠踪》《剑毒梅香》(《河洛一剑》)《长干行》《沉沙谷》《铁骑令》《烽原豪侠传》《七步干戈》《萍踪万里录》《侠骨头》《金刀亭》《风雷扇》。  7、慕容美(王复古)(1932~1992)(诗情画意派):1960年以“烟酒上人”笔名撰处女作《英雄泪》,1961年改名“慕客美”陆续推出《黑白道》《风云榜》等,大受欢迎,于是辞了公职专写武侠。1984年创作最后一部作品《杀手传奇》,1985年中风而辍笔未完,以迄病故。终其一生共写下廿余部武侠小说。以“烟酒上人”笔名所撰《混元秘笈》、《剑海浮沉记》二书今皆不存。 代表作品: 《英雄泪》(初以“烟酒上人”笔名发表)《黑白道》《风云榜》《血堡》《金龙宝典》《烛影摇红》《公侯将相录》《祭剑台》《一品红》《怒马香车》《一剑悬肝胆》《留香谷》《金笔春秋》《翠楼吟》《金步摇》《秋水芙蓉》《解语剑》《天煞星》《不了恩怨不了情》《七星剑》《刀客》《关洛少年游》《无名镇》 8、孙玉鑫(孙树榕)(1918~1988)(诡异奇情派),1960年以《滇边侠隐记》、《柔肠侠骨英雄泪》二书成名,但不脱说书痕迹。1962年后改用西方文学技法而自成一家。《万里云罗一雁飞》为“诡秘奇情派”之代表作。另有《摄魂箫》《不归谷》《血手令》《威震江湖第一花》《飞雨落花红》《七十二将相》等。  9、东方英(卢让泉)(1919—?)著有《烈日飞霜》《碧海心香》《独霸江湖》《江汉三萧》《辣情霸色》《霹雳金蝉》《武林潮》《野雄成龙》《紫泉争雄》等作品。其中《烈日飞霜》是其代表作。 10、云中岳(蒋林,字柏楚)(1930-) 代表作 《剑海情涛》《剑底扬尘》《八荒龙蛇》《八极游龙》《霸海风云》《碧血江南》《古剑歼情记》《大地龙腾》《四海鹰扬》《天涯江湖路》《草莽芳华》《无情刀客有情天》《邪神传》《绝代枭雄》等。 11、萧逸(萧敬人)(1936— )(新艺侠情派)现为美籍华裔作家。 代表作: 《马鸣风萧萧》《甘十九妹》《无忧公主》《含情看剑》《饮马流花河》《七道彩虹》《笑解金刀》等。  12、萧瑟(武鸣),生平不详 代表作: 《碧眼金雕》《大漠金鹏传》(以上为姊妹篇)《落星追魂》《神剑射日》《巨剑回龙》《剑碎昆仑顶》《追云搏电录》《潜龙传》等。2003年再撰《霸王神枪》重出江湖。 13、高庸(王泽远)(1932— )(讽世派):1960年以“令狐玄”笔名创作武侠小说《铁剑瘦马》、《九玄神功》等,1963年笔名改为“高庸”,以《感天录》入选征文比赛获奖,遂与东方英、秦红、剑虹等齐名。 代表作: 《圣心劫》《天龙卷》《玉连环》《风铃剑》《铁莲花》《旋风十八骑》(又名《纸刀》)等。 14、易容(卢作霖)(1932— ):成名作《王者之剑》 其他代表作有:《血海行舟》《大侠魂》《河岳点将录》  15、司马紫烟(张祖传)(1936─1991):曾为诸葛青云代笔撰《江湖夜雨十年灯》(1963), 代表作: 《剑影情魂》《金濮姑》《金陵侠影》《鹫与鹰》《剑情深》《孤剑行》《一剑寒山河》《白头吟》(为《江湖夜雨十年灯》后传)《英雄》《万里江山一孤骑》《燕歌行》《情侠》《荒野游龙》(《无影神补》)《无刃剑》《勇士传》《煞剑情狐》《英雄岁月》《罗刹劫》《千树梅花一剑寒》《宝刀歌》《情剑心焰》《一字剑》等。 16、曹若冰(曹力群)(1926—)1961年以《玉扇神剑》成名。 代表作: 《魔中侠》《千佛手》《花豹子》《煞星黑凤》《淡烟幻影》《追魂剑客》《玉带飘香》《狂箫怒剑》《天龙煞星》《无龙八音》《玉扇神剑》《玉扇神剑续集》《绝剑十三郎》《双龙记》《宝旗玉笛》《金面修罗》《乾坤剑》《青衫游龙》《红唇血印》《神行八剑》《敖霜剑》《银剑龙驹》《百灵城》《龙飞凤舞碧云天》《碎玉青萍》《断剑残琴》《空谷香》《无影神龙》《铁笛书生》《魔塔》等。 17、秋梦痕(邓政,号梅庵居士)(1924~1989):作品受还珠楼主影响,追求奇巧轻灵。 作品有: 《超凡岛》《凤凰神》《黄金客》《绝情刀》《八变狼狐》《烽火武林》《海角琼楼》《雷月飞龙》《虎啸江湖》《剑帝刀皇》《苦海飞龙》《黑炼神锁》《龙腾八荒》《神剑千秋》《十二红豆》《十二金钗》《天机玉符》《野火太子》《勇者无敌》《绝剑迷糊虫》《血旗震山河》《好小子灵雀虎》《一剑飞渡百花宫》等。  18、武陵樵子(熊仁杞)(1910— ?)(新奇派):1960年以《十年孤剑沧海盟》《灞桥风雪飞满天》二书成名。 其他作品有: 《血染秋山夕阳红》《残阳侠影泪西风》《侠孤风豪》《丹枫诗》《风雷劫》《神狼谷》《天河劫》《玉壶天》《虹影碧落》《翠山献双星》《星斗迷幻录》《大江寒》《断流刀》《丹青引》《富贵双凤》《佛破珠魂》《虹影碧落》《绛阙虹飞》《龙翔凤鸣》《牧野鹰扬》《水龙吟》《神魔决》《杀魔求道》《杀魔求道续》《踏莎行》《玉辔红缨》《朱衣骅骝》等。 19、宇文瑶玑(沙宜瑞),生平不详 代表作: 《中原第一剑》《风雨江南》《洞庭秋》《孤城劫》《千魔谷》《幽冥谷》《天龙三侠》《翠雨江寒》《潇湘夜雨江湖路》《碎剑涤心传》《剑影飞魂》《剑梦残》《燕双飞》等。 20、剑虹(朱缨),生平不详 代表作: 《江湖无处不飞花》《美人刀》《胭脂神剑》《浣花娘子》《银马车》《一剑光寒起画楼》《一枝红杏出江湖》《萧七郎》《烟雨杏花楼》《玉手雕龙》《血满江湖月满楼》《花自飘零剑自寒》等。  21、忆文(又名剑亭,原名周健亭)(1928—1987) 作品有 《冷雨香魂》《疤面人》《痴情侠女美剑客》《绣衣云鬓》《金斗万艳杯》《魔掌佛心》《擒凤屠龙》《双侠剑》《侠剑鸳盟花落泪》《冷香谷》《牡丹飘香一剑寒》《飞音剑》《火狐》《木剑惊鸿》《一剑光寒起画楼》《飞刀醉月》《五霸图》《铁汉骄娃》《慧剑斩情丝》《腾龙剑客传》《龙翔凤舞》《寒剑玉龙》《孤独客》《神剑七星》《邪剑》《摄魂铃》《古玉箫》《魔刀歌》《空骑残剑蝴蝶劫》《丹心旗》《雨星剑》《残雪春风斗武林》《倩女情剑》《纸剑魔刀》《胭脂宝盒》《罗刹神龙》《冷面游侠》《奇凤英侠传》等。 22、范瑶,生平不详 代表作: 《花衣死神》《江湖一蛟龙》《夺命神卜》《炼神记》《天龙八音》《天谴录》等 23、晓风,生平不详 代表作: 《大漠惊魂》《草莽龙蛇》《银河古鼎》《魔影香车》《古堡蛟龙》《屠龙惊凤》 24、玉翎燕(缪纶)(1931—)1961年以《绝柳鸣蝉》、《剑鞘琵琶》成名。 其他作品有 《尺八无情箫》《蓝衫银剑》《木剑惊鸿》《杀手之剑》《五岳一奇》《丹心孤剑起风雷》《九扣连环》《玉菩提》《金剑干戈》等。  25、蛊上九,生平不详,初为“奇幻仙侠派”作家。 代表作: 《云天剑华录》《河岳风云录》《情魔劫》《天涯恩仇录》《剑语梵音录》等。 26、龙井天(魏龙骧),陆军中校,生平不详,代表作《九州异人传》 27、雪雁(薛东正)(1941— )于1949年到台,落籍于澎湖、南投等,后定居于台东。1963年发表处女作《血海腾龙》,1981年封笔。 其他作品: 《铃马劫》(另名《铃马雄风》)《火凤凰》《翠梅谷》(另名《玉剑霜容》)《生死剑》(另名《朝阳鸣凤》)《星宿门》《双煞令》(《火凤凰》之前传)《邪剑魔星》(另名《天皇七星》)《佛功魔影》《紫彩玉萧》《武林七圣》《风虎云龙》(另名《湖海游龙》,最初名为《血海神龙剑》)《潜龙飞凤》(另名《狂侠追踪》)《血海腾龙》《烈火修罗》《龙剑青萍》《血掌圣心》《玄门剑侠传》(另名《冷剑冰心九洲寒》)《三陵剑》《金鹰王》《帝剑雄风》《寒星血岳》《月落大江寒》。 28、东方白(林文德)(1939—)台北人,现就职于加拿大。 代表作: 《无弦琴》《纸手》《龙在江湖》《铁血飞刀》《万剑之王》《盖世雄风》《三拆剑》等。 29、欧阳云飞(刘鸣盛)(1931—)另有笔名“余飞”。 主要著作有 《鬼王笛》、《乞丐王子》、《魔鬼书生》、《毒龙谷》、《无影门》、《地狱门》、《恐怖谷》、《魔妓》、《玉搔头》、《孤剑》等。  30、夕照红(辛彦五),河南宛西人。解放前夕流落孤岛台湾,弃武从文,钟情武侠创作,先后以“夕照红、辛弃疾”等笔名发表小说近百部,五千余万字,作品开武侠小说之新风格,以通俗风趣、情节曲折和弘扬侠义厚道精神而风靡港台及东南亚。 作品有 《夺魂笛》《惊魂一刀美人恩》《龙蛇干戈》《快乐花子》《七彩王子》《闪电一刀震八方》《神笛金刚》《太湖英雄传》《星月追魂》《血杀恩仇录》等。 31、兰立,生平不详。 著有 《风雷剑龙》《破折神刀》《剑底游龙》《璇玑玉园》《玄天宝箓》《吞天铁血旗》等。 32、剑亭(见“忆文”)
回复 支持0
2022-01-22 18:13:46 平行世界(15732212386aA)
杨继盛 按《明外史本传》:继盛,字仲芳,容城人。七岁失母。庶母妒,使与竖牧牛。继盛经里塾,睹里中儿读书,心好之。归谓兄,请得从塾师学。兄曰:若幼,何学。继盛曰:幼者任牧牛,乃不任学耶。兄言于父,听之学,然牧不废也。年十三,始得从师学。家贫,益自刻厉。举乡试,卒业国子监,嘉靖二十六年登进士。授南京吏部主事。从尚书韩邦奇游,覃思律吕之学,手制十二律,吹之声毕和。邦奇大喜,尽以所学授之,继盛名益著。召改兵部员外郎。俺荅躏京师,咸宁侯仇鸾以勤王故有宠。帝命鸾为大将军,倚以办寇。鸾中情怯,畏寇甚。方请开互市市马,冀与俺荅媾,幸无战斗,固恩宠。继盛以为雠耻未雪,而遽议和示弱,大辱国,乃奏言十不可、五谬。大略谓:互市者,和亲别名也。俺荅蹂躏我陵寝,虔刘我赤子。天下大雠也,而先之和。不可一。往下诏北伐,天下晓然知圣意,日夜征缮助兵食。忽更之曰和,失信于天下。不可二。以堂堂中国,与之互市,冠履倒置。不可三。海内豪杰争磨砺待试,一旦委置无用。异时欲号召,谁复兴起。不可四。使边镇将帅以和议故,美衣媮食,弛懈兵事。不可五。往时边卒私通境外,吏率裁禁,今乃导之使与通。不可六。盗贼伏莽,徒慑国威不敢肆耳,今知朝廷畏怯,睥睨之渐必开。不可七。俺荅往岁深入,乘我无备故也。备之一岁,以互市终。彼谓国有人乎。不可八。或俺荅负约不至;至矣,或阴谋伏兵突入;或今日市,明日复寇;或以下马索上直。不可九。岁出帛数十万,得马数万匹。十年以后,帛将不继。不可十。议者曰:吾外为市以羁縻之,而内修我甲兵。此一谬也。夫寇欲无厌,其以衅终明甚。苟内修武备,安事羁縻。曰:因吾市,以益吾马。此二谬也。夫和则不战,马将焉用。且彼宁肯予我良马哉。曰:市不已,彼且入贡。此三谬也。夫贡之赏不赀,是名美而实大损也。曰:俺荅利我市,必无失信。此四谬也。吾之市,能尽给其众乎。能信不给者之无入掠乎。曰:佳兵不祥。此五谬也。敌加己而应之,何佳也。人身四肢皆痈疽,毒日内攻,而惮用药石可乎。夫此十不可、五谬,明显易见。盖有为陛下主其事者,故公卿大夫知而莫为一言。陛下宜奋独断,悉按诸言互市者,发明诏选将练兵。不出十年,臣请为陛下竿俺荅之首于槁街,以示天下万世。疏入,帝颇心动,下鸾及成国公朱希忠,大学士严嵩、徐阶、吕本,兵部尚书赵锦,侍郎聂豹、张时彻议。鸾攘臂詈曰:竖子目不睹寇,宜其易之。诸大臣遂言遣官已行,势难中止。帝尚犹豫,鸾复进密疏。乃下继盛诏狱,贬狄道典史。其地杂番,俗罕知诗书。继盛简子弟秀者百馀人,聘三经师教之。鬻所乘马,出妇服装,市田资诸生。番民信爱之,呼曰杨父。县有煤山,番人制之不开,民仰薪二百里外。继盛往召番人谕之,咸服曰:杨公即须我曹穹帐亦舍之,况煤山耶。已而俺荅数败约入寇,鸾奸大露,疽发背死,戮其尸。帝乃思继盛言,稍迁诸城知县。月馀调南京户部主事,三日迁刑部员外郎。当是时,严嵩最用事。恨鸾陵己,心善继盛首攻鸾,欲骤贵之,复改兵部武选司。而继盛恶嵩甚于鸾。抵任一月,遂草奏劾嵩,斋三日乃上奏曰:臣孤直罪臣,蒙天地恩,超擢不次。夙夜祗惧,思所以报,盖未有急于请诛贼臣者也。方今外贼惟俺荅,内贼惟严嵩,未有内贼不去,而可除外贼者。去年春雷久不声,占曰:大臣专政。冬日下有赤色,占曰:下有叛臣。又四方地震,日月交食。臣以为灾皆嵩致,请以嵩十大罪为陛下陈之。高皇帝罢丞相,设立殿阁之臣,备顾问视制草而已,嵩乃俨然以丞相自居。凡府部题覆,先面白而后草奏。百官请命,奔走直房如市。无丞相名,而有丞相权。天下知有嵩,不知有陛下。是坏祖宗之成法。大罪一也。陛下用一人,嵩曰我荐也;斥一人,曰此非我所亲,故罢之。陛下宥一人,嵩曰我救也;罚一人,曰此得罪于我,故报之。伺陛下喜怒以恣威福。群臣感嵩甚于感陛下,畏嵩甚于畏陛下。是窃君上之大权。大罪二也。陛下有善政,嵩必令世蕃告人曰:主上不及此,我议而成之。又以所进揭帖刊刻行世,名曰《嘉靖疏议》,欲天下以陛下之善尽归于嵩。是掩君上之治功。大罪三也。陛下令嵩司票拟,盖其职也。嵩何取而令子世蕃代拟。又何取而约诸义子赵文华辈群聚而代拟。题疏方上,天语已传。如沈鍊劾嵩疏,陛下以命吕本,本即潜送世蕃所,令其拟上。是嵩以臣而窃君之权,世蕃复以子而盗父之柄,故京师有大丞相、小丞相之谣。是纵奸子之僭窃。大罪四也。严效忠、严鹄,乳臭子耳,未尝一涉行伍。嵩先令效忠冒两广功,授锦衣所镇抚矣。效忠以病告,鹄袭兄职。又冒琼州功,擢千户。以故总督欧阳必进躐掌工部,总兵官陈圭荐统后府,巡按黄如桂亦骤亚太仆。既藉私党以官其子孙,又因子孙以拔其私党。是冒朝廷之军功。大罪五也。逆鸾先已下狱论罪,贿世蕃三千金,荐为大将。鸾冒擒哈儿功,世蕃亦得增秩。嵩父子自誇能荐鸾矣,及知陛下有疑鸾心,复互相排诋,以泯前迹。鸾勾贼,而嵩、世蕃复勾鸾。是引背逆之奸臣。大罪六也。前俺荅深入,击其惰归,此一大机也。兵部尚书丁汝夔问计于嵩,嵩戒无战。及汝夔逮治,嵩复以论救绐之。汝夔临死号呼曰:嵩误我。是误国家之军机。大罪七也。郎中徐学诗劾嵩革任矣,复欲斥其兄中书舍人应丰。给事厉汝进劾嵩谪典史矣,复以考察令吏部削其籍。内外之臣,被中伤者何可胜计。是专黜陟之大柄。大罪八也。凡文武迁擢,不论可否,但衡金之多寡而畀之。将弁惟贿嵩,不得不朘削士卒;有司惟贿嵩,不得不掊剋百姓。士卒失所,百姓流离,毒遍海内。臣恐今日之患不在境外而在域中。是失天下之人心。大罪九也。自嵩用事,风俗大变。贿赂者荐及盗蹠,疏拙者黜逮夷、齐。守法度者为迂滞,巧弥缝者为才能。励节介者为矫激,善奔走者为练事。自古风俗之坏,未有甚于今日者。盖嵩好利,天下皆尚贪。嵩好谀,天下皆尚谄。源之弗洁,流何以澄。是敝天下之风俗。大罪十也。嵩有是十罪,而又济之以五奸。知左右侍从之能察意旨也,厚贿结纳。凡陛下言动举措,莫不报嵩。是陛下之左右皆贼嵩之间谍也。以通政司之主出纳也,用赵文华为使。凡有疏至,先送嵩阅竟,然后入御。王宗茂劾嵩之章停五日乃上,故嵩得展转遮饰。是陛下之喉舌乃贼嵩之鹰犬也。畏厂卫之缉访也,令子世蕃结为婚姻。陛下试诘嵩诸孙之妇,皆谁氏乎。是陛下之爪牙皆贼嵩之瓜葛也。畏科道之多言也,进士非其私属,不得预中书、行人选。推官、知县非通贿,不得预给事、御史选。既选之后,入则杯酒结欢,出则馈赆相属。有所爱憎,授之论刺。历俸五六年,无所建白,即擢京卿。诸臣忍负国家,不敢忤权臣。是陛下之耳目皆贼嵩之奴隶也。科道虽入笼络,而部寺中或有如徐学诗之辈亦可惧也,今令子世蕃择其有才望者,罗置门下。凡有事欲行者,先令报嵩,预为布置,连络蟠结,深根固蒂,各部堂司大半皆其羽翼。是陛下之臣工皆贼嵩之心膂也。陛下奈何爱一贼臣,而忍百万苍生陷于涂炭哉。至如大学士徐阶蒙陛下特擢,乃亦每事依违,不敢持正,不可不谓之负国也。愿陛下听臣之言,察嵩之奸。或召问裕、景二王,或询诸阁臣。重则置宪,轻则勒致仕。内贼既去,外贼自除。虽俺荅亦必畏陛下圣断,不战而丧胆矣。疏入,帝已怒。嵩见召问二王语,喜谓可指此为罪,密搆于帝。帝益大怒,下继盛诏狱,诘何故引二王。继盛曰:非二王谁不慑嵩者。狱上,乃杖之百,令刑部定罪。侍郎王学益,嵩党也。受嵩属,欲坐诈传亲王令旨律绞,郎中史朝宾持之。嵩怒,谪之外。于是尚书何鳌不敢违,竟如嵩指成狱,然帝犹末欲杀之也。系三载,有为营救于嵩者。其党胡植、鄢懋卿怵之曰:公不睹养虎者耶,将自贻患。嵩颔之。会都御史张经、李天宠坐大辟。嵩揣帝意必杀二人,比秋审,因附继盛名并奏,得报。其妻张氏伏阙上书,言:臣夫继盛误闻市井之言,尚狃书生之见,遂发狂论。圣明不即加戮,俾从吏议。两经奏谳,俱荷宽恩。今忽阑入张经疏尾,奉旨处决。臣仰惟圣德,昆虫草木皆欲得所,岂惜一回宸顾,下垂覆盆。倘以罪重,必不可赦,愿即斩臣妾首,以代夫诛。夫虽远禦魑魅,必能为疆场效死,以报君父。嵩屏不奏,遂以三十四年十月朔弃西市,年四十。临刑赋诗曰:浩气还太虚,丹心照千古。生平未报恩,留作忠魂补。天下相与涕泣传颂之。初,继盛之将杖也,或遗之蚺蛇胆。却之曰:椒山自有胆,何蚺蛇为。椒山,继盛别号也。及入狱,创甚。夜半而苏,碎磁碗,手割腐肉。肉尽,筋挂膜,复手截去。狱卒执灯颤欲坠,继盛意气自如。朝审时,观者塞衢,见继盛囊三木至啧啧曰奈何不以囊嵩而囊若有泣下者。后七年,嵩败。穆宗立,恤直谏诸臣,以继盛为首。赠太常少卿,谥忠悯,予祭葬,任一子官。已,又从御史郝杰言,建祠保定,名旌忠。
回复 支持2
2022-01-22 17:02:16 平行世界(15732212386aA)
周新 按《明外史本传》:新,南海人。初名志新,字日新。成祖常独呼新,遂为名,因以志新字。洪武中以诸生贡入太学。授大理寺评事,成祖即位,改监察御史。敢言,多所弹劾。贵戚震惧,目为冷面寒铁。长安中至以其名怖小儿,辄皆奔匿。永乐元年巡按福建,奏请都司卫所不许凌府州县,府卫官相见均礼,武人为之戢。次年改按北京。时发吏民罪徒流者发北京耕閒田,然监禁详拟,往复待报,罪人多瘐死。新请从北京行部或巡按详允就遣,以免淹滞。帝谕都察院曰新言是也,从之。且命畿内罪人应决者许收赎。帝知新,所奏请无不允者。还朝,即擢为云南按察使。不赴,改浙江。冤民系久,闻新至,喜曰:我得生矣。至果雪之。初,新入境,群蚋迎马头,聚而前行迹其后得死人于榛中,身系小印。一新不言广市布,视印文合者捕之,尽获诸盗。抵法盖所杀者布贾也。一日,视篆,忽旋风吹树叶坠案前,视其叶异他树。询左右,独一僧寺有之。寺去城远,新意僧杀人。发树,见妇人尸。鞫之果然,磔之于市。商人妻与人私商骤归其人惊匿商告其妻曰今日归迫暮独行恐遇劫,藏金某祠石下,其人逸去夜取之,旦日商往探无有,诉于新。新治得实商,妻与所私皆论死。浙多山虎伤路人新为文谯责城隍神虎自出摇尾就屠远近传以为神新行部微服至县忤县令。欲拷治之,闻廉使且至,收系狱。询于囚,得令贪污状。告狱吏曰:我按察使也。令大惊,谢罪,竟劾之去。钱塘知县叶宗行有廉声,新微服,为执役者,入其署,萧然无长物,惟家寄笠泽鱼腊一束,系于厨间。袖少许还。次日,召令饮,烹腊飨之,以旌其廉。宗行死,为文以祭,入而哭之哀。由是属吏多感激。改行。永乐十年,新奏浙西水潦,田苗尽没,通政赵居任匿不以闻,惟迫民输税。帝以问夏原吉,原吉曰:居任尝奏民多隐熟冒荒,新言恐未尽然。帝曰:水潦为灾,人所共见。按察使宁敢妄奏。愚民即有欺谩,可以一二废千百乎。命覆视,蠲其税,被灾甚者赈之,民力以宽。嘉兴贼倪弘三作乱,流劫旁郡,党众数千人,官军讨之,累败。新立尝格,躬督兵搜捕,遏其奔轶,贼趋北河,新简壮士蹑之桃源,絷弘三等以献,数郡皆安。新贫约甚,僚友馈以鹅炙,悬于室,他人受遗者,必问:冷面寒铁公知否。当是时,周廉使名闻天下。锦衣千户往浙缉事,招摇攫吏贿,新欲治之,遁去。新赍文册入京,遇诸涿州,捕禁之州狱。千户脱走文致新罪诬奏,帝怒,命驰骑逮之。旗校皆锦衣私人,在道搒掠无完肤。既至,伏陛前抗声曰:陛下诏按察司行事,与都察院同。臣奉诏擒奸恶,奈何罪臣。臣死且不憾。帝愈怒,命戮之。临刑大呼曰:生为直臣,死当作直鬼。竟杀之。他日,帝悔,问侍臣曰:周新何处人。对曰:南海。帝叹曰:岭外乃有此好人,枉杀之矣。后帝尝见一人绯衣立日中,叱问汝谁耶曰臣周新也臣已为神,当为陛下治奸贪吏。言已不见。新嗜学能文,好善嫉恶,所至必有惠政。妻有节操。新未遇时,缝纫自给。新贵,同官妻内宴,邀新妻至则荆布如田家妇。诸妇惭,尽易其衣饰。新死无子。妻归,贫甚。广东巡抚杨信民语人曰:周志新当代第一人,吾党少及可使其夫人终日馁耶。时时赒给之。妻死,浙人仕广东者皆会葬。
回复 支持2
2022-01-22 16:59:45 平行世界(15732212386aA)
袁洪愈 按《明外史本传》:洪愈,字抑之,吴县人。举嘉靖二十五年乡试第一。明年成进士,授中书舍人。擢礼科给事中。劾检讨梁绍儒阿附权要,文选郎中白璧招权鬻官,尚书万镗、侍郎葛守礼不检下。诏切责镗、守礼,下璧诏狱,斥绍儒于外。绍儒,大学士严嵩私人也。已,陈边务数事,诏俱从之。嵩属吏部尚书吴鹏,出为福建佥事。历河南参议、山东提学副使、湖广参政,所在以清节著。嵩败,召为南京太仆少卿,就迁太常。隆庆五年,以疾归。万历中,起故官,迁南京工部右侍郎,进右副都御史,掌南院事,就改礼部尚书。南京御史谭希思疏中官、外戚,且请循旧制,内阁设丝纶簿,宫门置铁牌。诏下南京都察院勘讯,将坐以诬罔。洪愈已改官,代者未至,乃具言希思所陈,载王可大《国宪家猷》、薛应旂《宪章录》二书。帝以所据非颁行制书,竟谪希思杂职。洪愈寻上疏请禁干谒,又极谏屯田废坏之害,乞令商人中盐,免内地飞挽。皆议行。万历十五年,就改吏部。其冬引年乞休。帝重其清德,加太子少保致仕。洪愈通籍四十馀年,所居不增一椽,出入徒步。卒,年七十四。巡抚周孔教捐金葬之。赠太子太保,谥安节。子一鹗,以荫,官冶中。饘粥不继以死。希思,茶陵人。历右副都御史,巡抚四川。
回复 支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