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田既望
 
2018-02-27 20:07:34  作者:鲈鱼脍  来源:本站原创  评论:0 点击:

  火堆并不旺,但因为加了很多青草,烧得浓烟滚滚。在烟气氤氲中,眼前的高尔山显得更加黑沉沉的。院子里很久没人住了,甬路的砖缝里都长满了蒿草。我和秦队、老许费了挺大劲儿才蹚着走了进来。我找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锹,把房前屋后好歹都铲了铲。锁头早已锈死,我既没有钥匙,也没想进去,累了就在台阶上坐着歇着,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故居的样子吧,没人维护,早晚会坍掉。

  我没有走的意思,秦队和老许也不知道我为啥要来这故宅,可能以为我是来凭吊,也没有催我,临近傍晚,老许独自开车出去买了一些吃的,有熟食,还有几瓶当地出产的天湖啤酒。我也并不是不想走,而是我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干啥,回到我老舅的故居,就像凭吊古战场一样,终点也许就是这里,也许这里只是开始,我还没有想明白地方警察让我回来的意图,按理说,这起事件通篇没有我什么事儿,尤俊达被木鸡砸死了,你们警察去破案好了,为啥和我纠缠?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啃着猪蹄,一边想着这些蹊跷的事情。猪蹄很好吃,口味像是抚顺罕王商场门口的那家熟食店的。我没注意老许出去多久,他居然从河北跑了一趟河南。这河指的是流经抚顺市区的浑河,可不是那两个省份。

  “那个老道真JB狠!”老许甩了一下脑袋,撸了一个鸡爪子。多数人吃鸡爪子是啃,他则像撸串一样。

  “赵瞎子当时是同意的吗?要我看,就是做做样子。”秦队也表示不信。老许连连点头,他拍马屁的时机掌握得很准,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粗人。

  “据我所知,实际是他哀求他师父那么做的?”我抓了一把青草擦了擦手。

  老许拿吃完的一根鸡腿骨往自己眼睛前方比试了一下,又说了一句:“真JB狠!”

  火光渐渐黯淡,我们打算走了,也不准备加柴了,总不能坐在台阶上过夜啊,但就在我挑了一下火堆,想让余灰燃尽的时候,我突然隐约听见房子后面有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悄靠近了过来。我心头一惊,急忙向秦队和老许看过去,却看见他俩也是满脸紧张,看来我没有听错。

  我老舅家在江田村的紧里边,再往里,就没人人家了,顺着一条山沟,就进山了。难道有什么野兽?不可能啊!很多年没听说山里有狼了,黑熊更不可能,也许是松鼠,遍地松林,松鼠倒是有很多。我摸了一根没有烧完的树棍子,看见秦队和老许也都拿了家伙在手。已经不太明亮的火光反射到玻璃上,隐隐看见一小团黑影,在窗户下沿慢慢消失。那是一个人的头!他缩回去了,缩到窗户下面去了!在屋后!

  江田村其实也是守陵村之一,百家姓里从“江”到“田”,至于我老舅姓王,也住在这个村子里,则另有因由。

  我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心直透脑门!心中暗想:果然不出所料,来了!

  不过,幸亏还有秦队和老许,否则,我估计我也许能吓尿了!他俩到底是警察,还比较镇静,秦队做了一个左右一分的手势,意思是他自己从右侧,我和老许从左侧,兵分两路去围剿。

  我和老许蹑手蹑脚地来到房子后面,正好看见秦队也绕了过来。我们仨人同时看清了,房子中间的窗台下,果然蹲了一个黑影。黑影大概也意识到被发现了,就蹲着没动。明显是一个人!是人就好办!我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黑影慢慢站了起来,借着月夜微光,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把我们仨人吓了一跳。那人居然是个和尚!不仅仅是看见他的秃头,还看见他穿着一身僧衣。

  “你是谁?”我问他。我突然想到,这是我老舅的家,现在我可以说是主人了。

  他警惕地看了看我和老许,又转头看了看秦队,反问道:“你们是谁?”

  既然都能开口说话了,我就更放心了,都是人类就好办。既然你不回答我,我也不回答你,我正想再问他一遍,突然心中灵光一闪,手向黑暗的高尔山指了指,他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问他是不是来自辽塔,他怔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我上下打量打量了他,年纪在四五十岁的样子,面目虽然不是一脸横肉的恶相,但也没有佛相庄严的意思,天天诵经礼佛的和尚,天长日久,会自然地透出一种气质,像真正的古玩表面都有一层包浆,但他却没有这种气质。或许只是扫地僧,或者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撞钟和尚。

  他没有伪装,我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破绽,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我不由得仔细看了他几眼,突然喊道:“你是田既望!”

  他一直颜色平常,即使刚才被我们发现,也没有丝毫惊慌,但被我这么一喊,他突然现出一脸惊恐,指着我:“你——你——”

  我放低了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你真的是田既望?”

  秦队和老许也都愣在了那里,也都是一脸吃惊的表情。因为刚才我给他俩说过,田既望早已经死了!刚刚讲过,这么短的时间,他俩一定还没有忘!

  他直瞪着我,半晌才说:“你怎么知道?”

  “不可能!我知道你已经死了!”我也瞪住他,尤其盯住他的脖子。他的脖子比正常的人短了一段,这是当年的后遗症,即使九鬼还魂能让他活过来,却也没办法让他的脖子恢复以前正常的长度!这也是我发现之所以不对劲的地方。

  “我没死,只是出家了。”他心里一定还在纳闷,或者在想我究竟是谁,怎么素不相识的人会喊出他的名字。

  “四十年前,你家为了你,摆过‘九鬼还魂阵’,我那年四岁,”我反手指了自己一下:“九鬼之一!”我不想和他打哑谜,索性直接告诉他,说完还故作轻松地一笑。

  “不可能!”他条件发射一样蹦了起来,僧袍瑟瑟发抖,显然内心激荡不已,“九鬼都死了!”

  “你都知道了?你的命是拿别人的命换来的!”

  直到我长大才知道,昔年的九鬼,除了我,都已经因为各种意外而英年早逝了。赵瞎子修习的,邪术居多,我也明白了当年我姥姥不让我老舅和他接触的原因,但可惜的是,人力毕竟不能逆天,是你的因缘,你终归是躲不过去的。

  “知道。但是,但是——只有八鬼,另外一个下落不明。”

  我故作阴恻恻地一笑。

相关热词搜索:茶本诡话 田既望

上一篇:第六章 赵瞎子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