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幽谷寄情收义女 金盆洗手斥强梁
2022-07-22 16:17:11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东方亮道:“我是奉了师父之命到武当山去的。”
  那女子道:“这条路可不是到武当山去的啊!”
  东方亮道:“武当山我已经去过了。”那女子道:“那为什么还不回家?”渐渐有点声色俱厉了。
  东方亮道:“因为还有一点别的事情。”
  那女子道:“什么别的事情,不可以对我说的吗?”
  东方亮好像对她有点害怕,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到少林寺去找一位朋友。”
  那女子冷笑说道:“你哪里来的少林寺朋友?我也从没听说过你的师父和少林寺有甚交情,那班自命是领袖武林的大和尚会把你这小子放在眼内?”
  东方亮道:“我这位朋友不是少林派的弟子,他只是在少林寺作客的。”
  那女子道:“你这朋友是谁,他因何到少林寺作客?”东方亮道:“对不住,朋友的私事,我是从来不多问的。”言下之意,已是嫌那女子好管闲事了。
  那女子似乎没想到他会反唇相讥,冷笑一声,半晌说道:“昨晚你是一个人在这林子里过夜么?”
  东方亮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那女子道:“这是什么意思?”
  东方亮道:“我是有另外一位朋友,昨晚也在这个树林里。不过,并不是同一个地方,这个林子大得很呢。”那女子本来不知道他的“朋友”是男是女的,但一听他的话语隐隐似有“避嫌”之意,登时反而起了疑心了。她眼珠一转,提高声音道:“你这朋友是不敢见人的么?把他叫出来,我想看看你交的猪朋狗友是什么模样。”
  蓝水灵一听,不觉心中有气,立即走出山洞,朗声道:“我就是他的朋友,我不是猪,也不是狗,我瞧你呀,倒像是一只母老虎!”那女子怒道:“好呀,你说我是母老虎,我就让你尝尝我这母老虎的厉害!”身形一起,疾如飞鸟,倏地就到了蓝水灵面前,一掌向她掴去。
  东方亮喝道:“表妹,不可胡来!”
  蓝水灵本能的使出武当派功夫,一招“三环套月”,反扣她的手腕。那女子掌锋一偏,手法快到极点,蓝水灵只觉头皮一凉,不但帽子给她拿了下来,束发的方巾也给她撕破了。
  那女子道:“哈,原来是个妞儿,东方亮,你怎么说?”
  东方亮道:“表妹,你莫误会……”
  刚说得半句,便给那个女子截断:“什么误会?小狐狸精露出了尾巴,你才说误会!”
  蓝水灵怒道:“你怎么一张嘴就骂人,我喜欢女扮男装,你管得着吗?”
  那女子喝道:“不许你多嘴!”中指一伸,点了蓝水灵的穴道。
  东方亮道:“表妹,我和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为人,你若瞎起疑心,这就是对我的侮辱!”说罢衣袖一甩。
  他的衣服昨晚是给大雨湿透了的,此时尚未全干,衣袖一甩,溅出几点水珠。
  那女子一看蓝水灵的干净衣裳,登时懂得了表哥这个“不落言诠”的解释。但她既不甘心认错,也不放心让表哥和另外的女子同行同宿,当下一言不发,抓起了蓝水灵就走。
  东方亮亢声道:“表妹,你太胡闹,你要将她怎样?”
  那女子哼了一声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难道在你的心目中,她比我更加重要么?”
  东方亮道:“话不是这么说,她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许你伤害她!”
  那女子嘿嘿冷笑:“我还未动她一根毫发呢,你这么说,我倒是要——”
  东方亮深知表妹素来任性,连忙说道:“你若是伤了她,我……”
  那女子道:“你怎么样?”
  东方亮道:“我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你!”说罢,心里叹了口气,对付这个任性的表妹,他能够施展出来的最大的“阻吓”也只能是如此了。
  那女子道:“我才不稀罕你呢!”但跟着却就是“噗嗤”一笑,说道:“你别害怕,我只不过是帮你招呼朋友。我带她回家去,将她当作贵客款待,你满意了吧?”
  东方亮啼笑皆非,说道:“你怎知她愿意做你的客人?”
  那女子道:“她不愿意也得愿意!你为什么定要和她作伴?”
  东方亮道:“我是有事要和她一起去少林寺。”
  那女子听了,不住冷笑。
  东方亮心中不悦,说道:“我讲的都是真话,你笑什么?”
  那女子道:“我听得人说,少林寺好像有个臭规矩,不许女人进去,不知是真是假?”
  东方亮道:“这倒不假。不过……”但内里因由,一时间怎能说得清楚,他也不愿对表妹和盘托出,因此说到一半,就停止了。
  那女子却不容他思索,便即冷笑说道:“谅这小丫头也帮不了你什么忙,你要去少林寺你自己去。”说罢,挟着蓝水灵就走。
  东方亮叫道:“表妹,你太过不讲理了!”
  那女子嘿嘿冷笑道:“我已经对你特别客气,你竟然还不知足。我假如是当真不讲理的话,嘿嘿……”
  东方亮叹道:“好吧,算我怕了你。你要带她走,也任由你。但你可别忘记,我说过的话,是从来算数的!”
  那女子笑道:“我记得的,你放心吧。你几时回来,我就几时放她走,决不伤她一根毫发!”
  蓝水灵被她挟在胁下,不能动弹,只觉风声呼呼,两旁树木迅速退后,就像腾云驾雾一般,不由得对这女子也是暗暗佩服:“她挟着我跑路,居然也跑得这样快。我的轻功是曾得过师父夸奖的,但比起她来,可真是差得太远。”
  不多一会,那个女子已经跑到山下。山下有辆骡车在等着她,驾车的是个老头,对她躬身行礼,却不说话。
  那女子抱着蓝水灵坐上骡车,落下车帘,跟着解开她的穴道。
  “这老头又聋又哑,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知道。喂,我先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蓝水灵赌气不答。
  那女子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拿出一条丝巾,帮蓝水灵抹干净脸蛋,笑道:“好漂亮的小美人儿!”蓝水灵自知打架打不过她,吵架也未必是她对手,索性动也不动,心里想道:“不管你怎样作弄我,我只当你是个死人。”
  那女子柔声道:“我复姓西门,单名一个燕字。东方亮是我表哥,我有个坏脾气,从小就不喜欢表哥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的。刚才得罪了你,你别生气。”
  这女子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前后判若两人。
  蓝水灵本来是个秉性纯良的女孩子,见这女子说话坦白,又向自己赔了礼,心中的气,不觉消了几分。
  “我在你的眼中不是像猪狗一般么,怎敢当你的赔礼?”蓝水灵道。
  西门燕笑道:“我骂了你,你也骂了我,我已经向你赔了礼,还不能扯直吗?你倘若心中还是有气,不妨再骂我几声母老虎。不过,我其实并没有你所想的那样凶,你和我相处下去,以后你就会知道。现在你肯告诉我你的芳名了吧?”
  蓝水灵道:“你已经把名字说给我听,我若不告诉你,那就是我占你的便宜了。好吧,礼尚往来,我告诉你,我姓蓝,叫水灵。”
  西门燕道:“蓝水灵,嗯,你的名字很好啊!”
  蓝水灵道:“有什么好?”
  西门燕笑道:“你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好看得很。叫做蓝水灵,可不正是名如其人吗。”
  女孩子总是喜欢别人赞她美丽的,蓝水灵道:“其实你也长得很美,你的表哥没告诉你吗?”
  西门燕道:“表哥是曾赞过我的。不过我当他只是要奉承我,所以不大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蓝水灵道:“现在是我说的,你总该相信了吧。不过……”西门燕道:“不过怎样?”
  蓝水灵说道:“你发脾气的时候,就好像没有现在这么美了。我说的是真话。”西门燕道:“多谢你说真话。”蓝水灵又道:“你的名字也很好啊!”
  西门燕道:“好在哪里?”
  蓝水灵道:“你姓西门,他姓东方,一东一西,不正好是一对吗?”
  西门燕不觉笑了起来,说道:“一东一西,那岂不是永远不能够在一起了?”
  蓝水灵道:“地方不会移动,人是会移动的。你在西边,他就会从东边走过来相会。”
  西门燕笑道:“你这张小嘴儿倒很会说话。”
  蓝水灵道:“姐姐,你放了我好不好?”
  西门燕道:“你还是想去少林寺?”
  蓝水灵道:“不错。但我不会跟你的表哥一起去了。”西门燕问道:“你为什么非去不可?”
  蓝水灵道:“我的弟弟在那里。”
  西门燕诧道:“你的弟弟是少林寺的和尚?”
  蓝水灵道:“不,他是武当派的弟子。”
  “他的师父是谁?”
  “不岐道长。”
  西门燕似乎更加觉得奇怪了,说道:“不岐道长?他不就是前任掌门无相真人的关门弟子吗?听说他新近还升任了武当派的长老。”
  “你说得不错。”
  “据我所知,无相真人好像只有两个徒弟,大徒弟不戒,但尚未收徒的。”
  “不岐道长也只收了我的弟弟一个门徒。”
  “如此说来,令弟乃是无相真人唯一的嫡系徒孙了。”
  蓝水灵甚为得意,说道:“他也是最得到师祖疼爱的徒孙。”
  “这就有点奇怪了,我曾听人说过,武当派和少林派好像是一向有着心病的,令弟是武当派前任掌门的衣钵传人,怎么会跑到少林寺去?”
  “我也不知道啊。是你的表兄告诉我的。他和我的弟弟是新近交上朋友的。”
  “你呢?你和他又是几时交上朋友的?”
  “我与令表兄不过是昨天方始相识。”
  西门燕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样说,你倒是很相信他的了!”蓝水灵不想与她多言,说道:“你问完没有,可以让我走了吧?”
  西门燕道:“你不愿意做我的客人?”
  “不是不愿意,但我想先找到我的弟弟。”
  “好,你有本领,你就去吧!”
  蓝水灵不知她说的乃是“反话”,心想我又不是去找少林寺的和尚打架,走路的本领我会没有吗?于是揭开车帘,就跳下去。
  她脚未沾地,忽觉微风飒然,腰身一紧,原来是西门燕已经把一条束腰的绸带解下,随手挥出,把她卷了回来。蓝水灵跌回原位,车厢铺着锦垫,虽然不觉疼痛,心中也是有气。
  “蓝姑娘,你莫生气,我是诚心请你做我的客人。”
  蓝水灵“哼”了一声,道:“没见过这样请客的法子,只管自己喜欢,不问别人愿不愿意。”西门燕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个坏脾气改不掉,所以除非你有本领将我打败,否则你就非做我的客人不可。”
  蓝水灵道:“好了,好了,我认命了,碰上了你,算我倒霉。”
  西门燕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已经是特别好了,要是换了别人,除了我的表哥之外,他不听我的话,我就会把他的双腿打断。”
  蓝水灵道:“多谢你的好意!”“好意”二字,声音重浊,显然乃是“反话”。
  西门燕道:“其实你做我的客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第一,我不会亏待你,第二,我住的那个地方也很不错,许多人想去都去不到。”蓝水灵道:“就算你的地方是皇宫,我也一点都不稀罕。”西门燕道:“哦,你竟是这样讨厌我吗?”蓝水灵道:“不是讨厌,只是不喜欢和你在一起。”
  西门燕眉头一皱,忽地冷冷说道:“你只是喜欢跟我的表哥在一起吗?”
  蓝水灵存心气她,说道:“你的表哥对我可比你对我好得多,我当然是喜欢跟他,不喜欢跟你了。”
  “哦,他对你怎样好法?”
  “他对我又温柔,又体贴,哪像你这样凶。比如说昨晚吧,下那么大的雨,他也不怕淋坏身子,站在雨中替我守夜。”
  西门燕本来还有一点疑心的,听她这么一说,疑心尽去,笑起来道:“不错,不错,我的表哥对你的确很好,只可惜你对他却不怎么好。”
  蓝水灵心头一跳,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对他不好?”
  西门燕道:“表面看来,你是很信任他,其实却是心里对他猜疑。”
  蓝水灵道:“何所见而云然?”
  西门燕道:“就因为我见到你这样急于要去少林寺!”
  西门燕续道:“武当、少林虽有心病,但少林寺的那些大和尚是决计不会加害令弟的,你对这一点有没怀疑?”蓝水灵道:“我的小师叔也是这样说的。”
  西门燕道:“你自己呢?”
  蓝水灵道:“少林、武当都是名门正派,我当然信得过他们。”西门燕道:“那么,你急于去少林寺,显然就不是为了担心令弟的安全了!那是为了什么呢?”她自问自答:“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因为在你的心里觉得还是要提防东方亮这个人的,你是怕你的弟弟上了他的当!”这番说话,好比一针见血的刺中了蓝水灵,令她哑口无言,心中暗暗惭愧:“其实我岂只是对东方亮有所猜疑,我还想要暗杀他呢。”
  西门燕忽地笑道:“你这个人好像不大有自己的主见,比较容易相信别人的说话,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蓝水灵道:“我的弟弟也曾这样说过,恐怕我是真的有这毛病了。咦,但你刚刚和我相识,你又是怎样看出来的呢?”
  西门燕道:“因为你老是喜欢提别人的话,喂,你那位小师叔是谁?”
  蓝水灵道:“是牟一羽。”
  西门燕道:“哦,牟一羽我知道,他的父亲是中州大侠牟沧浪,年纪不大,但在江湖上的名气却已不小了。你觉得他这个人怎样?”
  蓝水灵道:“我和他并不熟悉。”
  西门燕道:“但总也有个比较吧,比如说,你觉得是他好呢,还是东方亮好呢?”
  蓝水灵道:“我不知道。”
  西门燕笑道:“你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说,我猜在你的心里是觉得东方亮更好的,虽然你对他还是有所思疑。不过,你又觉得你的小师叔出身名门正派,‘应该’更值得信任。”
  蓝水灵给她说中了心事,不禁又是佩服,又是吃惊,心想:“看她好像不通世故,不近人情,怎知她这对眼睛却是厉害得很。”西门燕微微一笑,说道:“蓝姑娘,我和你好像很有缘,忍不住要提醒你一句,虽然我也不熟悉牟一羽的为人,但你可得小心上他的当!”
  蓝水灵道:“多谢你的关心。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纵然见识不高,也没那么容易就上别人的当。”
  西门燕说道:“如此说来,倒是我多嘴了。但你也莫以为我是想要离间你们,我有个脾气,对我喜欢的人,我总是忍不住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蓝水灵笑道:“我也是这样的脾气,怎会怪你。”
  西门燕道:“多谢,你不恼我,我很开心。”
  蓝水灵望着她,忽然笑起来。西门燕道:“你在笑什么?”
  “笑你。”
  “我有什么好笑?”
  “你像是三月的天气。”
  “三月的天气?”
  “在我们武当山上,三月的天气是最难捉摸的,忽晴忽雨,有时甚至东边日出,西边下雨,两个山峰之间气候也是不同。”
  西门燕道:“这有什么稀奇,我们那里也是如此。啊,我懂了,你是在说我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嗯,你这比喻倒很新鲜,我的表哥只会直言责我,没你说得这么生动有趣。”说着,说着,她不觉也笑起来了。
  蓝水灵胸无城府,别人对她不好,她很快就会忘记。不多一会,她和西门燕又是有说有笑,谈得颇为投机了。
  天黑时分,到了一个小镇,那聋哑仆人,带引她们到一间客店投宿。
  那店主人和西门燕似乎是相识,执礼甚恭,也不问她要几间房间,就自作主张的开了一间房间,请她们进去。
  蓝水灵关上房门,说道:“咦,他怎么问也不问你一声,就给你一间房间?”
  西门燕道:“这是我早就吩咐了的,我要他只准备一间上房,他当然不会多给。”
  蓝水灵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怎么知道你愿意跟我同住一间房间,不会觉得不方便吗?”
  西门燕噗嗤一笑,说道:“你以为他是老糊涂吗,他才精明得很呢,你以为你瞒得过他的眼睛,他早已看出你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了。”
  蓝水灵尴尬一笑:“我还以为扮得很像呢,昨天我学男子的说话和举止,已学了一整天了。”
  西门燕道:“人贵自然,何必勉强自己受罪?你试试这套衣裳,要是可以将就的话,我看你还是恢复本来面目的好。”
  蓝水灵换了装束,登时觉得舒服许多,笑道:“你说得不错,我做男人的时候,就好似穿了不称身的戏服做戏一般,有时虽然也觉有趣,但也总是好像受了束缚。早知去不成少林寺,我也用不着装模作样去模仿男人了。”
  西门燕道:“你去不成少林寺,心里是不是还在恼我?”
  蓝水灵道:“说老实话,在路上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气恼的,现在可是烟消云散了。”
  西门燕道:“为什么?”
  蓝水灵道:“因为你对我越来越好。”
  西门燕道:“要是我忽然对你不好呢?”
  蓝水灵笑道:“那我也不会怪你,因为我早就知道你是三月的天气。”
  两人谈得甚是投机,吃过晚饭,不知不觉已是二更时分。西门燕道:“你先睡吧。”
  蓝水灵道:“我还未觉困倦。”
  西门燕道:“我也不是就想睡觉,不过每天早晚我都要练功两次,现在已经到了我要练功的时候。”
  蓝水灵道:“你请便,不必理我。”
  西门燕忽道:“你想不想暗杀我?”
  蓝水灵吓了一跳,“难道她知道我曾经想过要暗杀她的表哥,特地用这话来试探我?”
  西门燕道:“你给我吓得傻了,是吗?”
  蓝水灵道:“为什么你会这样问我?”
  西门燕道:“不为什么。我自己倘若是吃了别人的亏,我是一定要报复的,所以你若对我报复的话,今晚就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蓝水灵生起气来,说道:“你既然不敢相信我,我搬个房间好了。”
  西门燕笑道:“我若是不相信你,才不会对你说这样的话呢!”
  蓝水灵气还未消,只见西门燕已是在床上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了。蓝水灵叫她两声,也没见她答应。她本来还想和她吵一架的,此时倒是不便打扰她了。
  她和衣躺在床上,想起这两天的遭遇之奇,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房中灯火未熄,忽见西门燕呼吸之间,鼻孔隐隐有两道白气呼出。
  蓝水灵好奇心大起,心里想道:“她练的这门功夫倒是有趣,这两道白气呼出来又吸进去,像两条白蛇一样。”想摸它一摸,却又不敢。
  忽然她发现自己的鼻端也好像有蜿蜒浮动的白气,心里不觉奇怪:“怎的来到我的鼻子底下了?”要知西门燕那两道白气是随着她的呼吸伸缩的,呼吸之间,一直都是凝聚不散,不可能只是一丝丝若隐若现的气体吹到了她的面前来。
  正自心中纳罕,胸口已是作闷,脑袋也在晕眩。幸亏她昨日学会了东方亮所授的吐纳功夫,这门内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练,无须静坐的,自然而然就生出反应,真气在体内流转,不过片刻,烦闷顿消。
  仔细察视,这才看得清楚,原来是若有若无的袅袅轻烟,从窗子的缝隙里吹进来。扇形的窗子是早已关上的,看不到外边的情景。
  蓝水灵虽然缺乏经验,也知是碰上了使用迷香的强盗了。看西门燕时,只见她仍然好似老僧入定,动也不动。鼻孔那两道白气则已不见。
  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西门燕摇醒,但西门燕不是睡着,而是练功,她又害怕干扰了西门燕的练功,对她的身体可能有损。心里想道:“我只不过有一点粗浅的内功,迷香已是迷不了我。她的内功当然比我深厚得多,料无妨碍。”再想起有一些江湖经验的师兄们往日的谈论,“靠迷香来行窃的强盗,在江湖上是被列为下三滥的小贼的,多半武功不高。”就更加不怕了,心想:“西门燕可能是根本就不把这些小贼放在眼内,我且静观其变,看他们怎样?”当下悄悄的躲在床底。她是犹有童心的小姑娘,想看看西门燕怎样戏弄那些小贼。过了一会,忽听得窗子轧轧声响,出现了一道较大的裂缝,有颗小石子从裂缝里掷进来。
  蓝水灵心道:“这想必就是投石问路的手段了。”贼人不知屋内的人睡着没有,往往先抛一颗石子进来试探,这是蓝水灵早就听人说过的,今晚亲眼见到了。
  西门燕仍然好像毫无知觉,连眼睛也没张开。
  开始听得外面有人说话了,“可以进去了吧?”“再试一试吧!”这次是一枚铜钱飞了进来,“卜”的一声,正打着西门燕的额头。
  西门燕连眼睛也没睁开,看来已是熟睡如泥的模样。
  蓝水灵这才暗暗吃惊,“以她的脾气,如果她还有知觉的话,岂能忍受别人欺侮?嗯,莫非她当真已是中了迷香了。”
  “你们听见没有,钱镖已经打着她了,她叫也叫不出来,你们还没有胆量进去?”门外那人说道。
  “恐防有诈,依我看还是等老大来了再动手的好。”第二个人说道。
  “什么有诈?这丫头是骄横惯了的,她肯平白吃这个亏?”
  “我总觉得有点不妥,你想想她是谁的女儿,怎能这样容易就着了咱们的道儿。”
  “哼,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什么是其二?”
  “每天晚上,到了这个时候,她要练一种功夫,(伙伴插问:什么功夫?)什么功夫,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她在练这种功夫的时候,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
  “如此说来,那不是迷香也用不着?”
  “那却不能这样说,多加几分小心,总是好的。”
  “但若要小心从事的话,等老大来了,岂不是更加保险?”
  “这点风险都不敢冒,你不怕给老大骂咱们是窝囊废吗?再说,老大虽然说是要来,但却不知是什么时候再来。”
  “他好像说过,天亮之前,必定赶到的。”
  “之前?”那人冷笑道:“这一段时间也是可长可短的呀。要是他过了五更,你也一直等到五更?你没听过夜长梦多这句老话?”
  他的伙伴似乎给他说服了,道:“好,那就劈开窗子吧!”
  蓝水灵听了这两人的对话,方始恍然大悟:“怪不得她说,我若是要暗杀她的话,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原来她真的是失了知觉,并非和我开玩笑的。听这两个人的口气,似乎对她甚为熟悉,为什么要来害她呢?”
  无暇容她思索,外面这个人已经在用力劈开窗子了。
  蓝水灵粗中有细,知道对方还有后援,自己也未必有把握打退这两个人,就在窗门将被劈开之际,躲入了床底下。
  那两人打开窗子,跳入房中。
  “啧啧,这女娃儿可真漂亮,真是有如海棠春睡,我见犹怜!”那高个子道。
  身材矮瘦的那个“噗嗤”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还会掉文。”
  那高个子道:“你以为我只是老粗么,我也懂得惜玉怜香的。”
  那矮子道:“喂,你可不能胡来呀!这女娃儿咱们可是要拿回去献给庄主的!”
  那高个子道:“只香个嘴儿,没关系吧。只要你不说,庄主又怎能知道。”

相关热词搜索:武当一剑

下一篇:第九回 遍洒虚空无障碍 妙参禅理出重关
上一篇:
第七回 萍水孽缘难自解 江湖侠骨恐无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