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陌路逢仇施辣手 寒潭照影起疑心
2022-07-22 16:22:55   作者:梁羽生   来源:梁羽生家园   评论:0   点击:

  走了几天,蓝水灵发现天气越来越冷,从断魂谷往武当山,是自北而南,此时又正当春夏之交,气候应该一天比一天暖和才对。
  这天她们的马车在一片黄土平原上行走,蓝水灵越想越觉得“不对”,正自惊疑不定,忽见有两个人骑马从她们的车旁经过。这两个人年纪都不大,约莫是二十来岁的模样。其中一个作书生打扮。
  那书生模样的人似是心情很好,一路和同伴说笑,不过他们在后面的时候,蓝水灵却没有留意他们在说些什么。此时只听得那书生在马上吟诗:“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蓉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吟罢说道:“明天就可以到洛阳,看来这次是刚好可以赶得上金谷园的牡丹盛开了。”
  他那同伴笑道:“洛阳牡丹甲天下,我就是因为你喜欢牡丹,才特地邀你去作客的。不过,你的目的恐怕还不仅仅在于欣赏园中之花,而是在于一瞻那位以美貌驰名江湖的‘黑牡丹’的颜色吧?”
  这两匹马跑得很快,只听得那书生说了一句:“这是你的夫子自道……”后面的话就听不见了。
  洛阳是著名的古都。周时洛邑为东都,战国时更名洛阳。自周以降,汉、魏、晋、隋、唐、梁、后唐、北宋等朝,都曾以它作过京都。
  蓝水灵不知“黑牡丹”是什么人,但却知道洛阳是什么地方。原来走了四五天,还是在河南境内。只不过是从东南部来到西北部而已。
  蓝水灵一惊之下,喝道:“停车!”
  平大婶似是听而不闻,马车跑得更快。
  凤栖梧把蓝水灵按下,说道:“小妹子,别着急,有话好说。”
  蓝水灵道:“你们为什么骗我?”
  凤栖梧道:“没有呀!”
  蓝水灵道:“还说没有?你们答应送我回武当山的,如今却是背道而驰!”
  凤栖梧道:“不是我们骗你,是西门小姐要你回百花谷!”
  蓝水灵气得双眼翻白,说道:“我不是早已对你们的陆舵主说过了吗,我不回百花谷!陆舵主叫你送我回武当山,你也当面答应了的!”
  凤栖梧笑道:“西门小姐是我的少主人,陆舵主只不过是我们这帮人的首领。主人的命令比首领的命令更应该服从,所以我只有听西门小姐的了。”
  蓝水灵怒道:“岂有此理!快快停车,放我回去!”
  平大婶被逼停了下来,不过逼她停车的人可不是蓝水灵。
  逼使她不能不把马车停下来的是迎面而来的五个骑士,其中一个脸上蒙着黑巾。五匹坐骑摆开,堵住了去路。
  平大婶跳下马车,迎上前去,破锣似的声音喝道:“是哪条线上的朋友?”
  为首那汉子笑道:“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丑八怪,谁和你交朋友?”看来他已是知道这个“平大婶”的来历。
  平大婶勃然大怒,喝道:“你这个瞎了眼的小贼,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
  那汉子道:“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一古脑儿包下了!”这是黑道的“行话”,人也要,货也要,什么都要的意思。
  在他旁边的那个强盗笑道:“大哥,你这话就有点不对了。”
  “哪一点不对?”
  “车上那风骚的婆娘我还有胃口,这丑八怪么,送给我,我也不要!”
  平大婶虽然充当车夫,在黑道上却是个颇有份量的人物,一向横行惯的。俗话说崩口人忌崩口碗,那人将她的尊容拿来取笑,叫她如何还能忍受?“小子,你活得不厌烦啦!”挥动马鞭,立即向那人的坐骑卷去。
  她这条马鞭可是用钢丝缠绕的“藤蛇鞭”,柔中带刚,比寻常的马鞭长得多,缠着马的前蹄,那人的坐骑登时人立狂嘶,那人哈哈笑道:“胡缠一通,丑八怪,敢情你是想男人想得发疯了!”但却也不能不在马背上跳下来了。
  平大婶一个“回风扫柳”,向那人拦腰扫去,喝道:“我要你的命!”那人手中的钢刀给她的藤蛇鞭缠上了。
  那人笑道:“拉拉扯扯干嘛,你想要就要得到么?”平大婶天生神力,大喝一声:“撒刀!”不料那人身躯瘦小,却似钉牢在地上似的,平大婶竟然分毫也拉他不动!
  平大婶心头一凛:“这厮的内功似乎比我还强!”藤蛇鞭抖开,“回风扫柳”,扫他下盘。那人陡地喝道:“撒鞭!”快刀如电,贴着她的藤蛇鞭削去。平大婶若不弃鞭,指头非给削断不可。
  平大婶也真凶悍,一撒鞭双指就插那人眼睛。拼着被砍一刀,要把那人弄瞎。
  那人喝道:“好凶的婆娘!”抛开钢刀,右掌一立。“格勒”一声,平大婶的两根指头给他拗折。平大婶眉头也不一皱,左掌就向那人的天灵盖劈下。
  那人冷笑道:“蛮牛才恃气力。”轻轻一掌拍出,平大婶登时口喷鲜血,跌了个四脚朝天。要知平大婶虽然是天生神力,却不如那人之练过上乘武功,给那人用借力打力的功夫,把她这一掌的力道反送回来,平大婶自是不能不受重伤了。
  那人气犹未消,“哼”一声道:“贼婆娘,你要废我的招子,我就让你先尝尝瞎了眼睛的滋味!”拾起钢刀,便要将平大婶的眼睛刺瞎。
  凤栖梧叫道:“且慢!”跳下马车,迎上前去,说道:“大水冲倒龙王庙,自家人可别伤了和气!”
  那人冷笑道:“你和我们哪一个是老相好呀?”
  凤栖梧忍住气道:“大哥休得取笑,陆志诚陆舵主的名头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是陆舵主手下的一名香主。”
  那为首的汉子走上前来,哈哈一笑,说道:“陆志诚的名头可吓不倒我们。不错,我们知道他是想在绿林称霸的人物,但可惜他志大才疏,连一个本来只图在断魂谷中自保的韩翔都斗不过,老虎都已变了病猫了。”
  凤栖梧吃了一惊,心道:“这班人的消息怎的如此灵通。”说道:“各位恐怕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吧?……”
  那盗魁不待她把话说完,便即纵声笑道:“我不管什么其一其二,我只知道你那位陆舵主,如今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过你要变成我们的自家人,那也未尝不可商量。”
  另一个人接下去道:“我们五人是结义兄弟,四人已经有了妻子,只有一个还未成家。凤香主,听说你的丈夫已经死了,咱们江湖中人是不嫌寡妇的,只要你愿意做我们的义嫂,咱们就是自家人了。”说罢。哈哈大笑。
  凤栖梧哪里还能忍受,一声冷笑,说道:“我是按照黑道的规矩,和你们打个招呼,你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那人笑道:“我给你说亲,乃是一番好意,怎能说是欺负?”
  凤栖梧喝道:“狗嘴里不长象牙,我也不怕你们人多势众,你们并肩子上吧!”
  那盗魁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当我们是说笑的吗,司马兄,出来!”
  凤栖梧听得“司马”二字,不觉一怔。只见那蒙面汉子,已经去了蒙面巾,走到他的面前来了。
  “凤大小姐,你还认得我吗?”那汉子侧目斜睨,阴恻恻地说道。
  蓝水灵恼恨凤栖梧骗她,已是决意袖手旁观,让这些黑道男女自将火并。但她从马车上看出去,一见那汉子去了蒙面巾,却是吓得几乎叫了出来。
  那人脸上伤痕密布,好像车轨一样,交叉纵横,蓝水灵有生以来,从没见过这样相貌可怕的人。
  凤栖梧冷冷说道:“司马操,原来你还未死,亏你还有脸皮在我眼前出现!”
  刚才那个要给她“说亲”的强盗摇了摇头,说道:“司马兄弟明知你已经嫁过人,他还是用当年的称呼,叫你做大小姐,可知他对你是尚未忘情,你竟然咒他死,真是个没心肝的贼婆娘!”
  那丑汉道:“凤栖梧,我当年向你求婚,你不肯应承也就算了,却为何把我伤成这样!哼,我的这副尊容就是拜你所赐,即使没有脸皮,也要见你!”他说的“脸皮”可是真的脸皮,他的确已是“脸无完肤”的。
  凤栖梧神色自若,傲然说道:“凭你也配向我求婚,当年我不杀你已是对你开恩了。你还想怎样?”
  司马操唰地拔剑出鞘,冷冷说道:“也不怎么样,只要你变成我这副模样!嘿嘿,当年你在我脸上划了十六道伤痕,如今我也同样的在你的脸上划十六道伤痕,只收本钱,不加利息!” 
  他怀恨多年,那股怨毒之气令得凤栖梧不由得暗自打了个寒噤,不敢与他的目光相对。只见他脸上的伤痕抽搐,形容越发可怖,手上的青钢剑闪闪发光,有如毒蛇吐信。
  凤栖梧强摄心神,退了两步,喝道:“且慢!”
  司马操道:“贼婆娘,你还有何说话?”
  把平大婶打得重伤的那个汉子道:“司马兄,别太早骂她,说不定她要做你的婆娘呢。你口口声声贼婆娘,岂不是连自己都骂在内里了?”
  司马操恨恨道:“即使她跪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要她!”
  凤栖梧忍住气尖声说道:“龙门帮在黑道上多少也有点名气,我可不想把你们当作下三滥的角色。哪位是龙帮主,请出来说话!”
  你道她怎的会忽然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原来她当年伤了司马操,虽然并不怎样放在心上。但有关司马操的消息,总还是有人告诉她的。司马操三年前加入了龙门帮,她早已知道了。所以一认出了是司马操之后,其他四个人的身份,她自是了然于胸了。
  龙门帮有一位帮主,三位香主,结为兄弟,合称龙门四霸。帮主名龙霸天,三位香主依次是:殷天德、郑天豪、李文杰,加上了司马操后,改称“龙门五霸”。
  那盗魁应声而出,说道:“我便是龙霸天,凤香主有何见教?”由于凤栖梧已经喝破他们的来历,龙霸天对她倒是不能不有点礼貌了。
  凤栖梧说道:“好歹咱们也是道上同源,按黑道规矩,我想先请问龙帮主一句,你们此来,是为公还是为私?”
  龙霸天道:“公又怎样?私又怎样?”
  凤栖梧说道:“你们若是应韩翔之请来对付我的,那咱们就谈公事。谈不拢再按规矩办事。”
  龙霸天不置可否,说道:“你再说说,若是私事,那又如何?”
  凤栖梧道:“若是私事,那就只是贵帮的一位香主,和我私人所结的梁子了。按江湖规矩,应该如何,用不着我说,龙帮主知道得比我更加清楚。不过,你们若是不依江湖规矩,凤栖梧大不了也是个死,你们就并肩子上吧!”
  龙霸天哈哈一笑:“说实在话,我对陆志诚这小子是看不顺眼,但也不至于要把他手下的一个香主拿去当作送给断魂谷主的礼物。”
  凤栖梧松了口气道:“那么,这就只是私事了?”
  龙霸天道:“你说错了。是公事又是私事,但却并不是你说的那种公事、私事。”
  凤栖梧道:“此话怎讲?”
  龙霸天道:“我不用送礼给韩翔,但陆志诚的手下碰上了我,除非他向我投降,否则我还是不能放过他的。向我投降,就得一切听我的话!”
  凤栖梧道:“好!那就请龙帮主你出手吧!”
  龙霸天道:“我还未说完呢,你急什么?不错,这是司马兄弟的私事,但也并不完全是他的私事,别忘了他并非龙门帮一个普通的帮众,他是我们的结拜兄弟。”
  凤栖梧愤然道:“好呀,你们龙门帮不怕别人笑话,那就并肩子上吧!”
  龙霸天道:“你又错了,我并不要杀你,只是想令司马兄弟得遂心愿。你别瞧他现在嘴硬,在他出了一口气之后,你再求他,我担保他会娶你的。但你若不肯听话,那我这个做媒人的大哥,只好帮他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凤栖梧柳眉倒竖,怒喝道:“我敬重你是一帮之主,才和你说江湖规矩。谁知你们都是一样货色!哼,我虽是女流之辈,宁教身死,也决不会向你们屈服!污言少说,这就请你们一齐上吧!”
  蓝水灵本来是讨厌她的,听了她这番话,也不禁肃然起敬,心里想道:“她行事虽然是心狠手辣,但这种宁折不弯的气概,倒是胜过许多男子!”
  司马操朗声道:“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要的只是要这泼妇变成和我一样!”说罢,唰的一剑就刺过去。
  凤栖梧用的是一长一短的鸳鸯刀。长刀护身,短刀攻敌,招数阴狠异常。但过了几招,也是不禁有点暗暗吃惊:“想不到这厮的武功已是远非昔比,倒是不可小觑他了。”
  激斗中司马操找到机会,反手一剑,拦腰扫去。这一招他把气力使到十足,当真是剑挟风雷。
  哪知凤栖梧是故意卖个破绽给他的,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她的长刀短刀同时攻出,上下交击,登时就把司马操的青钢剑削断了。原来她的内力虽然不及对方,但拿捏时候,却是不差毫厘。
  俗语云:刚则易折。司马操虽然得到龙霸天的指点,但运用不当,这就反而为对方所乘了。不过这种以巧降力的手法,必须抓紧时机,时机稍纵即逝,是以凤栖梧这招当真可以说是用得险到极点!
  武当派的功夫本来就有借力打力的法门,蓝水灵如今的见识已是今非昔比,心里想道:“凤栖梧这手功夫当然远远不能和本派的功夫相比,但只以手法的巧妙而论,‘不’字辈的师伯师叔的许多门下弟子,恐怕也还不及她呢。”
  但马上她又要为凤栖梧捏一把冷汗了。
  因为那个盗魁龙霸天已经出手。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龙霸天不用兵器,只凭一双肉掌,一出手就把凤栖梧镇住。凤栖梧的短刀指到了他的咽喉,他理也不理,一个反手勾拿,就来强夺她的兵刃。凤栖梧的脉门还未给他抓着,已是火辣辣作痛,双刀都给对方夺了。
  龙霸天哈哈笑道:“司马兄弟,这婆娘就交给你啦。我已经替你剥掉这母老虎的牙,你喜欢拿她怎么样就怎么样!”
  凤栖梧失了双刀,确是像老虎被剥了牙齿,而且她的气力亦已被龙霸天消耗殆尽,不但是没牙的老虎,和病老虎也差不多了。
  司马操狠狠几鞭,一鞭一条血痕,转眼之间,凤栖梧上身的衣裳,已是给他打得化成片片蝴蝶,整个背脊都裸露了。
  蓝水灵心中不忍,但想这件事本来就是凤栖梧做错在先,受这报应也是活该。“双方都不是好人,我又何必理他们的闲事。”索性背转了身,不再看他们了。
  凤栖梧给他打得遍体鳞伤,哼也不哼一声,滚到了马车旁边,攀着车辕爬上去。
  司马操冷笑说道:“你上了车就跑得了吗?”噼啪两鞭,把拉车的两匹马打跛,马车倾侧,蓝水灵只好揭开车帘,跳下车来。
  司马操呆了一呆,说道:“哈,原来车上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小丫头!”
  蓝水灵道:“你的气也已经出了,就饶了她吧!”
  司马操狞笑道:“饶了她,说得这么容易?嘿嘿,我倒要问你,你是她的什么人?是她的干妹子还是她的私生女儿?你来替她求情!”
  蓝水灵哪曾听过如此粗鄙的言辞,禁不住心中着恼,说道:“我不是向你求情,我是看不过眼,你做得太过份,放下你的鞭子!”
  司马操哈哈大笑:“你这小丫头竟敢教训起我来了,你是不是也想尝尝皮鞭的滋味?”
  蓝水灵冷笑道:“你要打我,恐怕还没有那么容易。不信,你就试试!”

相关热词搜索:武当一剑

下一篇:第十三回 鸿爪雪泥何处觅 冰心铁胆两相牵 
上一篇:
第十一回 身陷囚牢成绝学 客奇蒙面创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