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娇花逢暴雨 雏凤惨亡家
 
2019-11-29 11:48:33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小凤悲啸一声,飞身一起,精虹闪处,九个大汉中,又于嘶声惨号中倒下四个。
  一声“砰”然巨震,沈小凤被短装老者的单刀给藏住了,随即展开一场舍死忘生的恶斗。
  短装老者的武功,显然比沈小凤要高明得多,因而尽管沈小凤形同疯虎似地拼命抢攻,却无法将对方逼退半步。
  而且,短装老者显然是存心要将沈小凤生擒,因此,尽管他的武功要比沈小凤高明,却是守多于攻地,好象是故意消耗对方的体力,以便到适当时机,能够到手擒来。
  那仅剩的五个大汉们,已在开始挖掘坟墓了。
  沈小凤情急之下,忽然舍却短装老者,倒射坟前,精虹闪处,惨号随传,五个大汉们又倒下三个。如非是短装老者迫即跟踪拦戳,最后剩下的两个,也会全部报销啦!
  短装老者一阵急攻,将沈小凤逼到临江的悬岩边,一面笑道:“老夫带来十二个人,被你杀了十个,丫头,纵然有天大的怨气,也该消掉了吧!”
  沈小凤咬牙奋战,招招都是与敌偕亡的拼命招式,却是默不做声。
  但由于双方的身手相差了一大截,尽管她意图拼命,却仍然没法扳回颓势。
  短装老者呵呵一笑道:“丫头,别拼命了,乖乖地跟我走,不但不会杀你,还有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沈小凤奋战如故,仍然没吭气。
  短装老者笑道:“丫头,你心中该明白,只要老夫再加点劲,你就得落下悬岩了,虽然你自幼生长江边,水性甚佳,但这百多丈的悬岩,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呵!”
  略为一顿话锋,又邪笑道:“其实,你跟咱们少庄主,已经有过夫妻之实,夫妻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可商量的哩!”
  沈小凤厉叱一声,“老贼住口!”
  短装老者笑道:“好!老夫不说就是。”
  接着,却扭头向他仅剩的两个手下人喝道:“你们两个,可以开始工作了,放心,这回小丫头再也跑不过来啦!”
  “是……”
  两个大汉的暴喏声中,沈小凤心头一急,几乎着了短装老者的道儿。
  短装老者呵呵大笑道:“丫头,乖乖跟我走,我可以暂时不挖令尊的坟墓!”
  忽然,一声冷笑,划空而来:“好意思!”
  话到人到,人影闪处,“呛”地一声,短装老者的单刀已被架住。
  沈小凤心头一喜之下,顾不得向这位帮助她的人多看一眼,立即飞身而起,将那两个正在开始挖坟的大汉,斩成四段,然后回身与那帮她的人双战短装老者,一面咽声说道:“多谢老人家义伸援手!”
  那位帮她的不速之客,是一位白发如银的青衣老妪,一根拐杖,使得有如龙蛇飞舞,居然将短装老者逼得连连后退,一面并向沈小凤淡然一笑道:“姑娘,你且在一旁好好休息下,对于这个小辈,我老人家用不着有人帮忙。”
  沈小凤娇应着退避一旁。
  短装老者却厉声喝问道:“你是谁?胆敢插手管起碧云山庄的事来。”
  青衣老妪笑道:“我老人家已经管上了,你又能怎样?”
  接着,又冷笑一声,说道:“居然欺负一个年轻女娃儿,而且还要挖她爹的坟,我问你,你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短装老者也冷笑道:“你管不着!”
  话声中,左手一扬“嗤”地一声,一枝信号火箭,冲霄而起。
  青衣老妪向沈小凤沉声说道:“娃儿快点逃命,待会贼子们多了,我恐怕没法照顾你。”
  沈小凤悲声说道:“可是……我爹的坟墓……”
  青衣老妪截口笑道:“傻丫头,人都死了,一副臭皮囊,管他们怎么处置。再说,只要你逃出了性命,将来不愁没有恨仇雪恨的一天……”
  不远处,有一连串的厉啸声传来。
  青衣老妪沉声接口道:“娃儿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沈小凤虽然是在悲痛之中,但她的头脑仍然很清醒,想想青衣老妪的话,实在具有至理,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人单势孤,勉强留在这儿,不但保护不了父亲的尸体,而且连小命也会赔上,那么,这一份血海深仇,就将永沉海底了。
  她,心念电转中,却又扬声说道:“可是,老人家您一个人……”
  青衣老妪截口笑道:“别替我担心,放眼当今武怵,我自信还没人能拦得住我……”
  又一声厉啸传了过来,距离已到了里许之外。
  青衣老妪沉声接口道:“娃儿快走,再迟就来不及啦!”
  短装老者呵呵大笑道:“现在已经是来不及啦!”
  短装老者虽然在青衣老妪的拐杖之下,被迫得连连后退,但青衣老妪短时间内,却也没有将对方杀死。
  尤其是他听到自己的援兵越来越近,精神大振之下,居然也能在守势之中,偶然攻击一二招来。
  青衣老妪长唉一声道:“的确是来不及了,娃儿,你的水性如何?”
  沈小凤扬声答道:“还算过得去。”
  青衣老妪道:“这百丈悬岩,你敢下去么?”
  沈小凤毅然点首道:“敢!”
  青衣老妪促声接道:“那么,快跳下去……”
  “是……”
  沈小凤于娇应声中,涌声扑向悬岩之下,那“是”字的尾音,也随着她的娇躯,直泻江中。
  就这当口,四个与短装老者年纪相若,也是一身灰色短装的人,捷如飞鸟地,泻落当场。
  那原先的短装老者促声说道:“点子已投江,快分出两人,绕到江边去,另外二位帮我擒下这老太婆。”
  “好的……”
  那四位同声答应着,立即分出两人,沿岸向下游奔去,另两个却立即挥刀加入斗场,与原先的短装老者联手合战青衣老妪。
  这新加入的两人,不但年龄、衣衫、兵刃,都与原先的短装老者近似,连所使刀法,也一样地奇诡辛辣。
  但说来也煞是作怪。
  那青衣老妪独战一个短装老者,似乎并不高明多少,但对方增加两个功力差不多的帮手之后,她所表现的,仍然是高明那么一二成,就象后来的两个短装老者,根本不曾增加一样。
  在原先那短装老者的想法中,满以为加上两个帮手之后,这个糟老太婆,就可轻易地手到擒来的了。
  但事实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因此,双方激战十来招之后,原先那短装老者却是越战越心惊地,脱口讶问道:“老人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青衣老妪笑道:“还不错,知道尊我一声老人家,总算我方才的手下留情,并没白费。”
  原先那短装老者接问道:“老人家能否赐示尊姓大名……”
  青衣老妪截口笑道:“问这些干吗?”
  原先那短装老者苦笑道:“因为,老人家的态度,令人莫测高深……”
  青衣老妪一式“夜战八方”,将对方三人迫退丈外之后,才沉声喝道:“停!”
  接着,才目注原先那短装老者,笑问道:“何以见得?”
  原先那短装老者苦笑道:“老人家明明有杀死我们的力量,却不尽全力,似乎是碧云山庄的友人……”
  青衣老妪呵呵一笑道:“碧云山庄威震江湖,气焰万丈,即使出来一条狗,也比人要高上三级,我这个老太婆算老几,怎会跟你们碧云山庄拉上关系哩!”
  “是的,”原先那短装老者颔首接道:“敝上也不曾说过有这么一位朋友,何况,老人家又是在破坏本庄的好事,令人有敌我难分之感。”
  青衣老妪笑了笑道:“这些,你想不通的,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原先那短装老者苦笑一声,道:“那我们没法回去交差。”
  青衣老妪笑道:“没法回去交差,就不用回去了,如果找不到混饭吃的地方,跟着我老婆子,也不会亏待你们。”
  原先那短装老者讪然一笑道:“老人家说笑了。”
  青衣老妪接道:“谁有工夫同你玩笑,我老人家不过是闲着无聊,才故意跟你胡扯几句而已。”
  接着,却是脸色一沉道:“我老人家的同伴来了,他们可不象我这么仁慈,你们如果还想在这花花世界上,多混几年,就趁早给我滚吧!”
  另外两个短装老者,脸色为之一变,但却给原先那短装老者以手势止住了。
  他,苦笑了一下道:“武林中,讲究的是力量,咱们别自讨没趣了,走吧!”
  青衣老妪笑道:“唔,这才是识时务的俊杰。”
  三个短装老者,连场面话也顾不得交代,悻然快步离去。
  青衣老妪扬声接道;“小辈,将江边那两个也带走,还有,沈大侠的坟墓,如有个三长两短,我会唯你们五个是问!”
  三个短装老者都没有答话,只于沉沉夜色中传过一声冷哼。
  青衣老妪冷冷地一笑,然后,缓步走向沈玉璋那新坟前的一株杂木边,盘膝坐下,将拐杖横在膝头上,合掌垂帘,行动调息起来。

×      ×      ×

  沈小凤曾经救过很多因“毛板”失事的人的性命,此回更是因救下一个因“毛板”失事的人,而使得她家破人亡,但上苍毕竟是仁慈的,也是公平的。
  这回,可轮到“毛板”上的人救她了。
  她,尽管水性极佳,但由百丈多的悬岩上跃入水中,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何况,当时又是处于满怀悲愤,心慌意乱的情况之下。
  因此,当她一个俯冲,沉于水底,再向江面上浮升时,竟突然有力不从心之感,而接连喝进了几口冷冰冰的江水,人也跟着昏了过去。
  幸亏当她昏过去时,人已升到江面并抓住一根飘浮在江面上的竹子,而且,一种潜意识的作用,人虽已昏了过去,那抓住竹子的手,却并未放松。
  也因如此,才使得她于漂流了四五里之后,被一艘停泊在江边的“毛板”上的人救了起来。
  那“毛板”上的船老大,人很仁慈,将她救醒之后,由于船上没有妻女,只好将他自己的“官仓”让出来,而他则在“官仓”外临时搭了个地铺替她守卫着。
  “毛板”既然是因陋就简而成,其船老大的官仓中的设备,也不难想见。
  尽管船老大表现得仁慈,对她解衣推食,并说好天亮后,还送她盘缠上岸,但她年纪轻轻的,在突遭家破人亡的大变,自己九死一生,逃出性命,处在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男人的环境中,悲定思悲的情况下,又怎能静得下心来休息。
  因此,她虽然蜷伏在那简陋的木板上,但是她的心胸中,却比江面上那起伏着的波涛,更为汹涌澎湃。
  就当她默察自己体力已复,准备动身向船老大辞行时时,忽然,那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之中,居然出现一种异样的香气。
  她是在这种异香之下,吃过大亏的人。
  何况,那一个血的教训才不过半夜之际,算得上记忆犹新。
  因此,那异香一入鼻,立即心头一凛,挺身坐了起来。
  但她发觉得太迟了,人才坐起来,一阵天旋地转,又倒了下去。
  等她清醒过来时,已是翌日辰牌时分了。
  当然,在她昏迷不醒的那段时间中,发生了一些什么,她心中最是清楚不过。

×      ×      ×

  但她没有流泪,也没有叹息,俏脸上一片冷漠,就像是一尊石膏像似的。
  由感觉上,她已知道“毛板”已启锚顺流而下,但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地方了。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推开那简陋的木窗,一片耀眼阳光,使得她又感到一阵昏眩。
  “呀”地一声,房门开了,船老大探入半个身子,满脸谄笑道:“姑娘已经起来了。”
  “唔……”
  “肚子饿不饿?”
  沈小凤漠然地接口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不饿?”
  船老大苦笑道:“是是……是我说错了,我马上叫他们把早饭端来。”
  接着,扭头向门外喊道:“阿绍,快将这位姑娘的早餐端来。”
  外面传来一个沙哑语声道:“好的,就马上来。”
  船老大目注姑娘的一张俏脸,禁不住咽下一口口水,讪然一笑道:“沈姑娘你不恨我么?”
  沈小凤漠然如故地接道:“你救过我的命,自然有权在我身上获得补偿。”
  船老大不自然地一笑道:“沈姑娘请原谅,并不是我恃恩要挟,只因你长得太美了,任何人都会……”
  沈小凤截口问道:“你也是碧云山庄的人?”
  船老大一怔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沈小凤冷然接口道:“因为,我不曾告诉过你我姓沈。”
  船老大讪然一笑,说道:“沈姑娘是冰雪聪明,其实,我并非碧云山庄的人,不过是临时受雇于碧云山庄而已。”
  沈小凤接口问道:“你是打算将我送去碧云山庄领赏?”
  船老大连忙否认道:“不!不瞒姑娘说,昨宵,碧云山庄的人,已查问过了,我没有向他们说实话。”
  沈小凤精神已逐渐恢复,运气默察之下,才发觉自己已有三处穴道被制,但她却表现得非常沉着地,注目问道:“那你算是连救了我两次的命?”
  船老大谄笑道:“这是应该的,应该的……”
  沈小凤截口接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船老大暧昧地笑道:“我……我……只要姑娘陪我几天,一到夏口,姑娘就可以自行离去。”
  沈小凤自我解嘲地一笑,道:“你连救我两次命,陪你几天,也是应该的。”
  船老大连声谄笑道:“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一个厨子装束的人,端来一个食盘,向着沈小凤邪笑道:“姑娘,早饭来啦!”
  饭菜很精美,味道也很可口。
  沈小凤实在是饿了,同时,她已放开一切忧愁和烦恼。因此,她旁若无人地吃得津津有味。
  一旁的阿绍,双目发直,口角垂涎,那一副馋相,可实在令人喷饭。
  本来,船老大也是在欣赏沈小凤的秀色的,但当他偶尔注意到阿绍的那一副馋相时,却禁不住怒叱一声道:“混帐东西!你想死!”
  随着话声,一脚踢了过去,将阿绍踢得“哎哟”一声,滚向室外。
  这情形,可使沈小凤忍俊不禁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数番遭凌辱 只剑闯江湖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