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娇花逢暴雨 雏凤惨亡家
 
2019-11-29 11:48:33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她,本来是在吃着饭的,这“噗嗤”一笑,自然是将满嘴的饭菜,全部喷了出来,而且,喷得船老大满身满脸都是。
  沈小凤这一笑,可真有倾城倾国的魅力。使得船老大禁不住目光一亮,猥琐地说道:“沈姑娘,你的笑,可真美!”
  沈小凤已吃饱了,她,将餐盘放了下来,含笑问道:“不笑就不美?”
  “不,不,”船老大连忙接道:“不笑也美,不过,笑的时候,可更是美得不得了。”
  沈小凤淡然一笑道:“那你就趁这机会,多瞧瞧我的笑容吧!以后,恐怕没有机会了。”
  船老大满脸谄笑道:“姑娘说得是。”
  沈小凤注目问道:“船老大是排教中人?”
  船老大一怔道:“沈姑娘是怎么知道的?”
  沈小凤却是不答反问道:“船老大在排教中的职位,不算低吧?”
  “是的,不能算太低。”船老大讪然一笑道:“我现在是资江分舵的副舵主。”
  沈小凤漫声应道:“如此说来,咱们也算是一家人啦!”
  船老大一怔道:“沈姑娘也是本教中人?”
  沈小凤接道:“我虽然不在教,但先父与贵教教主,却有很深的交情。”
  船老大讪然发出一声惊“啊”,似乎不便再接下去了。
  沈小凤却将话头岔了开去道:“这儿去‘桃花江’还有多远?”
  船老大含笑接道:“没多远了,今天天黑之前,就可到达。”
  沈小凤接口问道:“今宵,是否在‘桃花江’歇息呢?”
  船老大讶问道:“姑娘要在‘桃花江’歇息?”
  “是的。” 沈小凤点首接道:“听说‘桃花江’是一处风景极美的世外桃源,我想趁这机会,上去浏览一番。”
  船老大颔首笑道:“好的,难得姑娘有此雅兴,今宵,咱们就在桃花江歇息吧!”
  沈小凤打了一个呵欠道:“我还须要休息一会,你去忙你的吧!”
  “是是……”
  船老大连声恭应着,缓步退了出步,并随手带上了房门。
  沈小凤轻轻一唉之后,随即收摄心神,运气冲击被制住的穴道。
  沈小凤的父亲沈玉璋,为武林中少教顶尖儿高手之一。
  她,年纪虽轻,却已尽获乃父真传,所差的不过是火候和临敌经验而已。
  昨宵这一夜之间,她遭遇到空前的剧变,内家真力上,也有着极大的精进,因为她已服食那足能增加半甲子面壁之功的大还丹。
  只是,因她服过大还丹后,根本没工夫调息,使那灵药发挥功用,所以,她才不得不借这机会,运动调息起来。
  由于她本身功力深厚,要不了多久,那被制住的三处偏穴,就被她冲开了。
  接着,她放开一切愁怀,摒息凝神地,以真气导引药力,运行四肢百骸,以助长她的功力。
  还好,那位船老大除了偶尔在门口探望一下之外,并未打扰她的行动。
  一个时辰之后,她已容光焕发地,欠身而起,全身的疲劳和不快的感觉,都消失于无形了。
  当然,肉体上的不快是消失了,但心灵上的创伤,是永远没法平复的。
  时近黄昏,“桃花江”已遥遥在望了。
  她,凭窗遥望岸上人家的袅袅炊烟,禁不住泫然泣下。
  船老大又在门口进来谄头探笑道:“沈姑娘已经休息够了?”
  沈小凤头也没抬一下,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
  船老大又谄笑道:“姑娘桃花江马上就要到啦!”
  “啊”沈小凤漫应着,仍然没接腔。
  船老大含笑接道:“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桃花了,未免美中不足。”
  舟行甚速,就这几句话的工夫,“毛板”已驶近码头,水手们都在忙着靠岸了。
  沈小凤这才接腔道:“没有桃花也不要紧,看看这儿的明媚风光,不也很好么!”
  “姑娘说得是。”船老大含笑接道:“姑娘的晚餐,是否还是送到这儿来?”
  沈小凤接道:“不用了,我现在不饿,还是回头再吃吧!”
  船老大一怔道:“姑娘现在就要上岸?”
  “是啊!”沈小凤接道:“现在不上岸,待会天黑了,就什么也瞧不到啦!”
  船老大笑道:“好,好,我一切都听你的。”
  接着,又神色一整道:“不过,你必须改装一下,并穿上男人的衣服才行。”
  沈小凤转过身来,船老大入目她那俏脸上的泪珠,不由怔道:“你哭过了?”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一个人,高兴的时候笑,悲哀的时候就哭,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船老大苦笑道:“姑娘说得有理。”
  沈小凤注目问道:“为什么要我穿上男人衣服?”
  船老大谄笑道:“姑姑冰雪聊明,该想得到的。”
  沈小凤含笑问道:“是为了避免碧云山庄中人的耳目?”
  “是呀!”船老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姑姑一猜就着。”
  沈小凤注目问道:“这资江沿岸,都有碧云山庄的人?”
  船老大点首接道:“是的,而且自从昨宵发生事故之后,所有碧云山庄的人,都已集中向下游搜索,所以,我们必须特别小心才行。”
  沈小凤轻轻一叹道:“好!你去替我找一套干净一点的衣服来。”
  船老大连忙接道:“不用另外去找,这木箱中就有,姑娘可以自己挑选。”
  说着,并向床头的一只樟木箱子指了指。
  袋烟工夫过后,沈小凤已改扮成一个中年船夫,偕同船老大一齐登岸,向桃花江的村落中走去。
  其实,桃花江除了桃花之外,并无什么名胜古迹可看,何况目前桃花季节已过,那夹岸桃树上,早已结满了数不清的桃子,哪还有一片桃花可供欣赏哩!
  夜幕已逐渐下垂,但沈小凤却是并无回头的迹象,仍然是一个劲地,沿着那条小溪,向前面走去。
  船老大微显不安地说道:“沈姑娘,天快黑了,这儿又没什么可看的,还是早点回去吧!”
  沈小凤漠然地接道:“不!我要去白云庵,拜访一位名叫静尘的师太。”
  船老大讶问道:“你认识静尘师太?”
  沈小凤娇哼一声道:“不认识,我怎会去找她。”
  船老大苦笑道:“可是,天已经黑了,小径崎岖,可不好走哩!”
  沈小凤又是一声娇哼:“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家,还怕走夜路不成!”
  “是是。”船老大满脸堆笑道:“姑姑说得是。”
  这时,他们已到了看不到人家的后山之中,沈小凤忽然停了下来,轻轻一叹,道:“马虎一点就在这儿吧!”
  船老大不由一低,说道:“就在这几?在这儿干嘛啊!”
  沈小凤漠然地接道:“就在这儿送你上西天。”
  船老大禁不住骇然退了一大步,讪然一笑道:“姑娘别开玩笑。”
  沈小凤冷笑一声道:“谁有工夫同你开玩笑?”
  她,举目四顾,又淡淡地一笑,说道:“这儿,山明水秀,风景绝佳,我替你选的个埋骨之所,不算坏吧?”
  船老大脸色一整道:“沈姑娘真要杀我?”
  沈小凤慢应道:“当然!”
  船老大也冷笑一声道:“沈姑姑,请别忘了,你还有三处穴道未解,真气不通,而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知道。”沈小凤笑了笑道:“被制穴道,我早已自己运气冲开了。”
  船老大正容接口道:“他别忘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沈小凤这才一挫银牙道:“你在我身上占过便宜,救命之恩,已经抵消了。”
  船老大也冷笑道:“救命之恩,是没有什么可以抵消的,除非你也同样的救过我一命,你既然自命是侠义道中人,当懂得这个道理。”
  沈小凤漠然地接道:“你也该明白,女儿家的清白,是重于她的生命的,你污辱了我的清白,也等于捏杀了我的生命,所以……”
  船老大截口接道:“我同意你这说法,但事实上,在此之前,你已成了败柳残花,……。”
  这句话勾起了沈小凤的怒火。
  但见她柳眉一竖,娇躯微晃,“噼啪”两声脆响过处,船老大的双颊,立即肿成了猪肝色。
  船老大老羞成怒之下,虎吼一声,挥掌进击,并厉声叱道:“贱人,你以为老夫怕了你不成!”
  沈小凤没有还手,只是娇躯晃荡着,有若风摆残荷似地,不让对方那疯狂攻击击中,一面却冷笑道:“老贼,只要你能在十招之内,沾上我的衣边,我可以暂时饶你一死,让你多活三年。”
  就这说话之间,船老大已攻出了五招。
  说来也真够船老大难过的,他虽然使尽全力攻出了五招,却是每一招都被对方以毫发之差避了开去。
  而且,更令人气结的是,沈小凤根本就站在原地,不曾移动过半步。
  这情形,自然使得船老大越打越心惊,也越泄气。
  因此,他攻出第七招之后,忽然冷不防地,飞身而起,向山径旁的杂木林中疾射而去。
  他这算盘打得很好,黑夜中,山深林密,只要能够逃入那杂木林中,自己这一条命,就有一半的逃生之望了。
  但沈小凤却是冷笑一声,长身而起,而且是后发先至地,就在密林的边缘,将他截住,并淡然一笑道:“我的话,仍然有效,你还可以攻出三招。”
  船老大脸如死灰,左手捏诀,口中念念有词,人却静立没动。
  沈小凤冷笑一声道:“老贼,排教中的那一套,在姑奶奶面前是行不通的。”
  船老大忽然大喝一声:“疾!”
  “轰”地一声,有若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震荡得周围沙石杂草齐飞,但沈小凤却是若无其事地,俏立原地,披唇微哂道:“老贼,他的道行,差得远呢!区区掌心雷,又能奈我何!”
  船老大哭丧着脸道:“你……你也懂得?”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我早就说过,先父与排教教主交称莫逆,所以,我也算是半个排教中的高手,凭你这点功夫,还差得远呢!”
  船老大忽然跪了下去,哭丧着脸,磕头如捣蒜地,哀求道:“沈姑娘,史杜威瞎了狗眼,不该冒犯了你,请姑娘大发慈悲,不看金面看佛面,看在曾经救过你两次的份上,高抬贵手,饶我一条狗命。”
  沈小凤娇躯微微一颤,显然,她的芳心中,有着巨大的震荡。
  但这情形,似乎一晃就过去了。
  但见她冷漠得有如一尊石像地,娇哼一声道:“太迟了,纵然我饶了你,依排教的规律,也容不得你这种乘人之危,并滥施掌心雷的奸徒。”
  史壮威仍然爬伏地下,在哀求着。
  沈小凤沉声接道:“起来吧!像个男子汉一点,打完那剩下的三招,说不定你还有逃生的希望呢!”
  史壮威抬起头来,苦笑道:“沈姑娘,你要杀我,就请下手吧!那三招,我是不打了。”
  沈小凤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自己装死,我就下不了手?”
  史壮威苦笑道:“沈姑娘是侠义道中入……”
  沈小凤厉声叱道:“住口!”
  接着,又冷笑一声道:“侠义道?侠义二字,能值几文钱一斤,碧云山庄的人,以及排教中人,不都是以侠义道自居的么!可是,碧云山庄,有那种狗屁不如的少庄主,而排教中,不也有你这种乘人之危的匹夫,如果不杀你,还不知有多少善良的……”
  她,越说越激动地,飞起一脚,将史壮威踢起三丈多高,右手一探,迎向堕下的身躯,但听一声惨号过处,一颗血淋淋的心,已被她掏了出来。
  她,低头看着史壮威的尸体,随手将手中的那颗血淋淋的心掉向一旁,苦笑着低声自语道:“你曾经救我的命,我不该让你暴尸荒山……”
  说着,拔出肩头长剑,开始就地挖起坟坑来。
  但她刚刚开始掘土,却忽然有所警觉地,霍地转过娇躯来。
  目光所及,只见就在十丈之外的山径旁,悄立着一位身穿灰色僧衣的中年女尼,正在向她蹩眉打量着。
  当沈小凤转过娇躯时,那灰衣女尼石高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好高明的功力,也好狠辣的杀人手法!”
  沈小凤微微一呆之下,禁不住欢呼一声道:“师太,你不认识我了?”
  原来这位灰衣女尼,就是沈小凤方才所说,要去拜访的白云庵静尘师太。
  沈小凤没想到自己还是一身船夫的打扮,对方自然认不出来,因而有此一问。
  静尘师太一怔道:“你是一位女施主?”
  沈小凤这才“哦”地一声道:“我是沈小凤呀!”
  说着,三把两把地,将套在外面的那身船夫衣服换了下来。
  静尘师太这才惊“啊”一声道:“小凤,究竟出了什么事啊?”
  一句话,触及小凤的满腹辛酸和满腔屈辱,禁不往两行情泪滚滚而落。
  静尘师太轻抚她的如云秀发,轻轻一叹道:“好孩子,走,不论有什么委屈,跟我回到庵堂中再说吧!”
  白云庵背倚青山,面临一曲小溪,三面翠竹坏绕,环境显得清幽已极。
  在静尘师太的禅房中,沈小凤将自己的遭遇诉说了一遍之后,静尘师太长叹一声道:“孩子,已经发生的事,已没法挽回,目前,当务之紧,你必须面对现实,坚强地站起来才对。”
  沈小凤一挫银牙道:“我会的,而且,我自信已经是够坚强的了。”
  静尘师太幽幽地一叹道:“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孩子,还记得三个月前,我同令尊说过的话么?”
  沈小凤点点头道:“记得,当时,师太说先父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静尘师太截口接道:“当时,我也说过,要令尊迁地为良,最好立即离开湖南省境,可是,令尊却将我的话,当作马耳东风。”
  沈小凤凄然一笑道:“师太,请别再说了。”
  静尘师太轻叹着又问道:“孩子,现在,你作何打算?”
  沈小凤漠然地接口道:“我准备先去南昌,再定行止。”
  静尘师太嘴唇牵动着,却是欲言又止。
  沈小凤苦笑道:“师太,因为变出意外,目前,我身上是一文不名……”
  静尘师太接道:“不要紧,去南昌的盘缠,由我负责。”
  “多谢师太!”
  沈小凤语声才落,忽然脸色一变,抬掌将案头油灯击灭。
  只听窗外传来一声狂笑道:“小丫头真不简单,居然能察觉出我的行迹来。”
  随着话声,窗前丈远外已出现一道幽灵似的人影。
  沈小凤仗剑穿窗而出,戟指怒叱道:“走!去庵堂外面去。”
  那是一个身着一袭背衫,有着垂胸花白长须的老者,闻言之后,拈须笑问道:“为什么要去庵堂外面?”
  沈小凤冷然接道:“因为,我不愿你们这些狗腿子的狗血,污染清净的佛门圣地。”
  青衫老者笑道:“丫头好一张刻薄的利嘴,你也不先问问,我老人家是谁?”
  沈小凤冷笑一声道:“难道你不是碧云山庄的狗腿子?”
  青衫老者淡然一笑道:“丫头真是应了一句俗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只因你吃过碧云山庄的狗腿子的亏,所以,你就将所有不认识的人,都当作了碧云山庄的狗腿子。”
  静尘师太也到了沈小凤身边,抢先接问道:“施主不是碧云山庄的人?”
  青衫老者点首接道:“不错,在下不过是一个过路人。”
  沈小凤接道:“过路人?你跑来这儿干吗?”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数番遭凌辱 只剑闯江湖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