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数番遭凌辱 只剑闯江湖
 
2019-11-29 11:52:10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看热闹呀!”青衫老者冷笑接道:“你所说的狗腿子,马上就要来了哩!”
  静尘师太正容接道:“施主请表明立场。”
  背衫老者笑了笑道:“在上已表明过立场了,我是来看热闹的过路人。”
  沈小凤沉声接道:“那么,请退到一旁去!”
  青衫老者连连颔首道:“好的……”
  说完,人已长身而起,消失于左侧的竹林中,并传来声朗笑道:“躲在这儿偷瞧,该不妨碍你们吧!”
  一声厉啸,遥遥传来。
  静尘师太不由脸色一变道:“来人好精湛的内家真力。”
  沈小凤低声说道:“师太,请回到里面去,我不愿连累您。”
  静尘师太苦笑了一下道:“这是没法避免的事,室内与室外,能有多大分别呢?”
  一阵“嗖嗖”连响,已捷如飞鸟似地,飘落四个劲装大汉来,当先一个独目汉子冷笑一声道:“小妞儿,你胆子可真不小。”
  沈小凤漠然问道:“就只有你们四个?”
  另一个麻脸汉子呵呵一笑道:“年纪轻轻的,胃口可不小呀!告诉你,咱们四位大爷,人数虽不算多,却一定能伺候得你痛快淋漓就是。”
  静尘师太注目问道:“请问施主们,可都是碧云山庄的人?”
  麻脸汉子冷笑接道:“不错啊!”
  静尘师太接着文问道:“方才,发出一声长啸的,是谁?”
  麻脸汉子接道:“那是咱们碧云山庄的屠护法,也是本庄派驻湖南省境的最高负责人。”
  静尘师太注目又问道:“怎么鬼叫了一阵,就不来了?”
  独目汉子抢先接道:“咱们屠护法,知道你这位白云庵主,不是一位等闲人物,所以正在召集这儿附近的高手们……”
  静尘师太截口问道:“你们屠护法,知道贫尼是谁么?”
  独目汉子笑道:“庵主未免将碧云山庄的人,看得太不中用了,凭庵主当年在江湖上的声望,不但咱们屠护法对你的底细,知道得清清楚楚,就是在下我,对庵主也并不陌生哩!”
  静尘师太冷笑一声道:“你且说说看。”
  独目汉子独目中寒芒一闪道:“难道你不是天香玉凤最要好的手帕交易文娟?”
  “不错,”静尘师太颔首冷笑道:“这一点,我倒是不能不佩服你们。”
  麻脸汉子笑道:“老实告诉你吧!经过这多年的明查暗访,咱们庄主所要找的人,每一个都已掌握住他们的行踪,现在,却正是收网补鱼的时候了。”
  静尘师太脸色大变地,道:“你们是各地同时发动的?”
  麻脸汉子“唔”了一声道:“差不多。”
  沈小凤讶问道:“师太,你是家母的手帕交,为什么先父从来不曾向我提醒过呢?”
  麻脸汉子抢先笑道:“小妞儿,这问题,让我来告诉你吧!这位师太早已看破红尘,封刀归隐,令尊必然是为了避免打扰她的清修,所以才没有告诉你这些。”
  沈小凤扭头向静尘师太问道:“师太,果真是这样的么?”
  静尘师太点点头道:“不错。”
  沈小凤蹙眉接道:“咱们和碧云山庄之间究竟有些什么过节,值得他们如此处心积虑地,来计算我们?”
  静尘师太一怔道:“这些,令尊一直都不曾跟你说过?”
  沈小凤苦笑道:“如果先父跟我说过了,我还会问您……”
  一顿话锋,又凄然一笑道:“一直到他老人家弥留之际,才叫我赶到南昌去……”
  说到这里,美目向那四个劲装汉子一扫,忽然顿住了话锋。
  麻脸汉子阴阴地一笑道:“丫头不用卖什么关子,南昌城中,有些什么人,早已在咱们庄主的洞察之中,而且,这时候,必然早已落网了哩!”
  沈小凤冷哼一声,问道:“你知道南昌城中,有些什人?”
  麻脸汉子笑道:“我知道双英镖局的总镖师胡成彪,与你们暗通声气,你母亲的盟弟白世杰,也隐居在南城中。”
  沈小凤脸色一变之间,麻脸汉子又冷笑接道:“用不着大惊小怪的,方才我已说过,到目前为止,那些人,都应该已经落网了。”
  这些,虽然是麻脸汉子一厢情愿的说法,但由于胡成彪与白世杰在南昌城中,与沈玉璋暗通消息的事,是绝对机密的,这些机密既已外泄,则其所说的真实性,自不容怀疑。
  因此,他这—段话,使得静尘师太与沈小凤二人,禁不住脸色大变地,半晌作声不得。
  麻脸汉子阴阴地一笑道,又:“怎么,你们还不相信?”
  静尘师太首先冷笑一声道:“我相信,但你们这几个,可别想活着离开这儿了!”
  麻脸汉子呵呵一笑道:“哦!对了,我几乎忘了你和白世杰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情,怪不得你一听到这消息,就这么紧张的。”
  话锋略为一顿,又含笑接道:“据在下所知,师太已在佛前立誓封刀,不再开杀戒的……”
  静尘师太截口冷笑道:“方才我已经向佛祖默祷过了,纵然身入阿鼻地狱,我也要重开杀戒!”
  说完,已缓步向麻脸汉子身前逼了过去。
  沈小凤连忙接道:“师太,这一阵,算我的!”
  话声中,人已振剑飞身而出,抢先扑向麻汉子,并厉叱一声:“匹夫纳命来!”
  麻脸汉子一面挥刀迎战,一面笑道:“少庄主夫人,我虽然认识你是少庄主夫人,可是,我这把刀却不认识哩!”
  麻脸汉子的身手,虽然颇为高明,但沈小凤家学渊源,新近又服过大还丹,兼以又是在含愤情况之下的全力抢攻,因而交手不到五招,已追得他连退了三大步,而促声喝道:“点子扎手,并肩子上!”
  这是江湖黑话,意思是敌人很辣手,大家一齐上。
  其余三人闻声飞扑上来,却被静尘师太给截住了。
  静尘师太手中一柄拂尘力敌三大强敌,犹自攻多于守地,将对方三人逼得连连后退,并冷声喝道:“贼子们,现在退走还来得及!”
  麻脸汉子入目之下,厉喝一声:“放屁!”
  话声中,左手一扬,一枝信号火箭,冲霄而起。
  他,本来就是被沈小凤迫得连连后退的,目前这一分神说话并发出信号火,却几乎着了沈小凤的一剑。
  一连串的厉啸,划空传来,约略估计,敌人援兵已到了里许之外。
  麻脸汉子一面尽力撑持,一面冷笑道:“丫头,看你还能神气多久!”
  沈小凤得理不绕人地,加速抢攻,一面却向静尘师太说道:“师太,收拾起慈悲心肠,先杀光这些狗腿子们……”
  静尘师太扬声笑道:“我自有主张……”
  沈小凤愈战愈勇地,大奋神威,“刷,刷,刷”,一连三记绝招,将麻脸汉子又迫退五尺,并厉叱一声:“撒手!”
  “当”地一声,麻脸汉子手中的单刀,被她一剑震飞,射向半空。
  麻脸汉子亡魂俱冒地,使出了最丢人的逃命招式“懒驴打滚”,贴地一阵急滚,向斜坡下滚去。
  沈小凤冷笑一声:“还逃得了么!”
  只见寒芒一闪,手中长剑脱手射出,一声惨号,麻脸汉子已是胸膛对穿地,被钉死在草地下。
  这当口,联手对付静尘师太的三个劲装汉子,也分别被静尘师太制住穴道,呆立当场,没法动弹。
  沈小凤收回自己的长剑,苦笑了一下道:“师太还是一片菩萨心肠……”
  静尘师太促声接道:“孩子,咱们快走……”
  一声冷笑传来:“走不了啦!”
  话声未落,人影纷飞中,四周已出现十五个装束不一的夜行怪客来。
  沈小凤眉腾杀气,目射寒芒,一副跃跃欲试姿态。
  静尘师太却是显得一派安详地,精目四扫,沉声问道:“诸位中,哪一位是头领?”
  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衣老者冷然接道:“就是区区在下。”
  黑衣老者,年约六旬上下,一双精目开阖之间,有若芒电,显然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而且,这批人手中的兵刃,全都是各形各样的刀,黑衣老者所持的,是一把颤巍巍、亮晶晶的缅刀。
  静尘师太注目问道:“施主就是碧云山庄派驻本省的头领屠护法?”
  黑衣老者点点头道:“不错。”
  静尘师太接问道:“你们少庄主为何没来?”
  黑衣老者暧昧地笑道:“咱们少庄主不会对你这种年龄的人有胃口了,老夫倒是不嫌残花败柳,咱们不妨将就着凑合一下吧!”
  静尘师太俏脸一沉道:“姓屠的,你这一大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黑衣老者邪笑道:“老夫完全是一番好意啊!”
  一顿话锋之后,含笑接道:“难得咱们少庄主看中了这丫头,老夫又看中了你,咱们亲上加亲,来一个皆大欢喜,那不是蛮有意思的么!”
  这时的沈小凤,已将全身真力,凝到极致,但见她俏脸铁青,美目中寒芒如电,眉宇间杀气腾腾,就像是一头急欲择人而噬的猛兽似地。
  黑衣老者入目之下,不由心头一凛地,话锋一转道:“这丫头好重的杀孽!”
  旁边一个短装汉子接道:“屠老说得是,这种人可千万留她不得。”
  黑衣老者苦笑道:“可是,咱们少庄主要的是活口啊!”
  短装老者谄笑道:“屠老,咱们来个瞒上不瞒下,就算是失手宰了她吧!”
  接着,又暧昧地一笑道:“天下美女多的是,又何必留下一个心怀怨恨的女人在身边哩!”
  黑衣老者点点头道:“对!我会好好向少庄主开导一番……”
  他的话没说完,只见沉沉夜色中,一道人影,疾奔而来。
  那站在通道上一个劲装汉子,横刀沉喝道:“什么人站住!”
  那疾奔而来的人,闻声住步,冷笑一声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由于双方距离,已不过三丈左右,正邪双方的人都可以看出,那是一位身裁高大,海口狮鼻,长得颇为威猛,而腰悬长剑的中年文士。
  静尘师太入目之下,首先一声惊“咦”道:“胡总镖师,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的?”
  原来,此人就是沈玉璋弥留之际,向沈小凤所说的,南昌城中,双英镖局的总镖师胡成彪。
  胡成彪精目抡扫,一面徐徐前行,一面叹一声道:“说来,可就话长啦!”
  黑衣老者沉声喝道:“放他进来!”
  胡成彪冷笑道:“有种的,尽管拦截!”
  那站在通道上的劲装汉子已闪避一旁。
  胡成彪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昂然走向静尘师太身边,精目向沈小凤一瞟道:“师太,这位是——”
  静尘师太苦笑一声,道:“她就是沈大侠的掌珠小凤呀!”
  胡成彪不住身躯一颤地,喟然长叹道:“天!看情形,我是来得太晚了!”
  静尘师太也是长叹一声道:“是的,胡施主来晚了一步,……”
  那黑衣老者却“嘿嘿”阴笑道:“不晚,不晚,阁下来得可正是时候。”
  胡成彪注目问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就是昨宵,”静尘师太向沈小凤招招手道:“孩子,这就是你准备去南昌城投奔他的胡总镖师。……”
  沈小凤娇躯一震地,向胡成彪裣衽一福,娇声说道:“见过胡叔叔。”
  接着,却注目问道:“胡叔叔,难道南昌也出了事情?”
  胡成彪一挫钢牙道:“是的,双英镖局,于一夕之间,冰消瓦解,只有我一个人还腆颜活着。”
  沈小凤接问道:“我白叔叔呢?”
  胡成彪轻轻一叹道:“你白叔叔也遭了毒手。”
  沈小凤用牙齿紧咬着下唇,俏脸上肌肉抽搐着,却是没有吭气。
  这时,那黑衣老者已将方才被静尘师太制住穴道的三个劲装汉子,解了禁制,并低声问了几句什么。
  胡成彪的话声一落,黑衣老者却扭头向静尘师太笑道:“师太,本庄的行动,是各地同时发动的,现在,你相信我们方才所说的话了吧!”
  静尘师太冷笑一声道:“匹夫,我早就相信了!”
  黑衣老者邪笑道:“那么,师太作何打算呢?”
  静尘师太双眉一扬道:“我的打算,是先宰了你们这批狗腿子,然后再去碧云山庄讨还公道。”
  黑衣老者淡然一笑道:“出家人,一开口就损人,多不文雅啊!”
  胡成彪精目寒中芒一闪道,“你是谁?”
  黑衣老者含笑接道:“回总镖师,在下屠千里,在任碧云山庄八大护法之一。”
  胡成彪哼了一声道:“就是以前横行云贵一带的‘笑面人屠’屠当家的?”
  屠千里连连颔首笑道:“正是,正是,难得胡总镖师也知道在下的来历,真是非常荣幸,非常荣幸。”
  这位屠千里,也真不愧他那“笑面人屠”的绰号,自他出场以来,他的脸上,几乎一直都是挂着笑容的。
  胡成彪冷冷地一笑道:“碧云山庄一向都是打着侠义道的幌子,暗中却是藏污纳垢,专门收留一些武林宵小,和江湖败类,而无恶不作,如今总算是现出本来面目来了。”
  屠千里却向静尘师太笑道:“师太,你考虑好了没有?”
  静尘师太肃容接道:“我已经考虑好了。”
  接着,扭头向沈小凤沉声说道:“小凤,敌势太强,你可不能躁进,好好跟在我身边。”
  “呛”地一声,胡成彪已亮出腰间长剑。
  沈小凤却已抢先振剑飞扑,直取屠千里,并厉叱一声:“老贼纳命来!”
  “锵”然巨震声中,屠千里呵呵大笑道:“丫头劲道十足,可真够意思呀!”
  他口中说得轻松,手底下却是辛辣得很,“刷,刷,刷”地一连三刀,将沈小凤迫退五尺之遥。
  静尘师太沉声喝道:“小凤,退下来!”
  沈小凤一面奋力抢功,一面扬声答道:“不!”
  但屠千里的功力实在太高了,尽管她以全力抢功,却仍然禁不住被迫得连连后退。
  屠千里嘿嘿邪笑道:“易文娟,你也算一份吧!对于女人,老夫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胡成彪冷笑一声道:“屠当家的,别跟年轻后辈过不去,让我胡某人来领教你的不传绝艺。”
  话声一落,人已挥剑扑了过去,但却于半路上被一个劲装汉子截住了。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一章 娇花逢暴雨 雏凤惨亡家
下一篇:第三章 楼台成陷阱 花卉隐玄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