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勘破六合阵 击破修罗刀
 
2019-11-29 11:59:53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伍翠屏接道:“不!只要有家慈的令牌就行。”
  沈小凤笑问道:“东方员外是否可以上去呢?”
  伍翠屏正容接道:“这是特别禁地,任何人都不例外的。”
  “啊……”
  沈小凤惊“啊”声中,伍翠屏却娇笑道:“书呆子,别大惊小怪的了,来,我让你开开眼界。”
  说着,将她引到窗前,向下面指点着笑道:“这情景,美不美?”
  沈小凤连声赞美道:“美!美极了!只是……”
  一顿话锋,又苦笑一下道:“不能一下子看到全景,未免美中不足。”
  伍翠屏娇笑道:“马虎一点,咱们分四面看吧!”
  伍翠屏娇笑道:“既然不能更上一层楼,也就只好四面看了。”
  伍翠屏故意将一个娇躯,偎得紧紧地,抬手向远处一幢小楼一指道:“认得出那幢小楼么?”
  沈小凤端详了一下道:“那好像就是我所住的那幢宾馆?”
  “对了,”伍翠屏接道:“那宾馆位于‘伤’门,而这凌云阁却处于‘死’门的中心,同样都是八阵图中,最凶险的位置。”
  “伤门,死门?”沈小凤故意自语了一番之后,才接问道:“莫非就是那‘休,生,伤,杜,景,死,惊开’等八个门户中的名称?”
  伍翠屏颔首娇笑道:“你可知道不少呀!”
  沈小凤不自然地一笑说道:“我不过是在书本上看到过这些个名称,其实,却是一窍不通。”
  伍翠屏掩口媚笑说道:“这就是你死啃书本的好处呀!”
  沈小凤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声。
  伍翠屏娇笑道:“别难过了,现在,你可以实地观察一下,有什么疑问,我可以指点你,可是……”
  忽然顿住话锋,在她耳边吹气如兰地,接道:“你得叫我师傅啊!”
  沈小凤一本正经地,接道:“师傅请退开一点,容弟子大礼参拜……”
  伍翠屏一指点上她的额角,忍不住“噗嗤”一声娇笑道:“死相!”
  沈小凤虽然装得很自然地,在与伍翠屏谈笑着,但她的注意力,却是集中在倾听隔了一层的七楼上的一切动静。
  可是,很教她感到失望,因为,她所听到的,除了那有节奏的清脆的木鱼声之外,竟然没听到一丝其他的声息。
  由于她昨宵在客栈中,又曾获得那位湖北地区负责人杜天行的特别指示,所以,她不得不暂时收敛注意力,专心一志的和伍翠屏研究奇门阵式的问题来。
  本来,奇门阵式,经纬两端,神奇奥妙,兼而有之,是门极为高深的学问,绝不是仅凭现场的一些指点所能窥其堂奥的。
  只因她的父亲“无影剑”沈玉璋,不但“无影剑法”称为武林一绝,而对奇门阵式的研究上,也有极深的造诣,不过,他这一门学问,却不为一切武林同道所知而已。
  沈小凤既然是他的独生女儿,自然是将他自己所擅长的,倾囊相授。惟以沈小凤对于这一门须要耗费太多心血的学问,兴趣不高,自然成就方面,也是不怎么高明。
  尤其是对于那博大精深,奥妙无穷的“小周天六合阵”,只够算是一知半解,初入门户而已。
  这,也就是她之所以,明明对这一门学问有研究,于进入这儿时,看不出阵式名称和门户来的原因。
  也由于她有着不算太差的底子,因而在“临阵磨枪”的情况之下,经过伍翠屏的现场指点之后,心中已有一个概念,只是,她表面上,却仍然装成似懂非懂的神情,就自己所还不曾完全明白的部分,继续发问,以增加自己脑子里的印象。
  这情形,对伍翠屏而言,她认为对方这种一个接一个的问题的问出,完全是一个求知欲旺盛的书呆子的本色,根本没有想到沈小凤是别有用心,而竭尽她自己所知,坦然说出。
  而且,她不但不对沈小凤怀疑,还对其高度之颖悟,感到特别兴奋呢!
  因此,当她解说了一个段落之后,禁不住“格格”地媚笑道:“书呆子可并不呆啊!照这情形,最多只要半个月,你就可以全部理解了。”
  沈小凤心中暗笑着:“我自信最多三天之后,就可以全部了解,咱们走着瞧吧……”
  但她表面上却故意俏皮地一笑道:“老师过奖了,弟子资质愚钝,到时候,恐怕难免教老师失望……”
  伍翠屏截口娇笑道:“乖徒儿莫忒谦,俗语说得好,知徒莫若师,师傅我的观察,还能错得了么!”
  沈小凤“唔”了一声道:“这语气,倒还真象一位师傅哩!”
  伍翠屏美目一瞪,佯嗔地道:“怎么?说了半天,你还没把我真的当成一位师傅!”
  沈小凤向着她兜头一揖道:“老师在上,弟子下次不敢了……”
  她的话声未落,七楼上,却传下一缕满含幽怨的清吟声:
  天荒地老寻常事
  算人间,只有此恨难平,
  薄命红颜,枉教占尽才名……
  原来七楼上的木鱼声早已停止,由于没有其他的杂音干扰,因而使得这一缕满含幽怨的清吟,令人听得格外清晰,也格外感人。
  龙其是沈小凤,心中满怀创痛,而偏偏外表上,又不得不故装欢笑,因此,她的感受,也格外深刻,几乎忍不住心头一酸地,要掉下泪来。
  伍翠屏也是秀眉一蹩地,“咦”了一声道:“那是谁啊?”
  沈小凤一怔道:“难道不是那位更美丽的女人?”
  伍翠屏接道:“不是的,那女人一年都难得说几句话,平常除了念经之外,不会吟这些诗呀词的。”
  沈小凤笑道:“连你都不知道她是谁,我又怎能知道?”
  伍翠屏白了她一眼道:“我又没问你。”
  沈小凤道:“方才,你不是在问我么?”
  伍翠屏又给了她一个妩媚的白眼道:“方才,我是在自语呀!”
  沈小凤一本正经地接道:“老师,我看你老人家,比我这个笨徒弟,还要笨上三分哩!”
  伍翠屏笑问道:“此话怎讲?”
  沈小凤还是正正经经地接道:“自己问自己有什么用,把看守的人叫来一问,不就知道了么!”
  “不一定,”伍翠屏苦笑了一下道:“他们即使知道,也不会说的,不过,我可以叫他们来试试看。”
  七楼上,那满含幽怨的清吟声又徐徐地传来:
  人生愁恨何能免,
  销魂独我情何限!
  故国梦重归,
  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
  长记秋晴望,
  往事已成空,
  还如一梦中。
  余音袅袅,令人荡气回肠,但吟完之后,却是一声无限凄凉的幽幽长叹。
  沈小凤故意摇头晃脑地说道:“连南唐李后主的大作也搬出来了,此人何幽怨之深耶?”
  伍翠屏向她扮了一个俏皮的鬼脸,然后扬声喝道:“来人!”
  守在梯口的一个短装老者,疾步走了过来,向着伍翠屏躬身施礼道:“小姐有何吩咐?”
  伍翠屏注目问道:“方才那个清吟的人是谁?”
  短装老者恭应道:“那是一位新来的贵宾。”
  伍翠屏蹙眉接道,“我问的是她的来历。”
  短装老者苦笑道:“这个……小的不敢说,因为夫人曾下有严命,任何人都不许……”
  伍翠屏截口苦笑道:“算了,我问点别的,总可以吧?”
  短装老者谄笑道:“只要不与夫人的命令相抵触,小的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伍翠屏注目问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人?”
  短装老者接道:“那是一位很美的夫人,跟原来那位夫人一样的美。”
  伍翠屏“哦”了一声道:“是什么时候来的?”
  短装老者沉思了一下道:“大概已将近半年了。”
  伍翠屏接问道:“也是我娘亲自送来的么?”
  短装老者连连颔首道:“正是,正是……”
  沈小凤插口问道:“这位新来的夫人,是否比原来的那位夫人年轻呢?”
  她这问话,算得上是颇为技巧,因为,既然没法由正面问出一个名堂来,只好希望由侧面中,知道那两位夫人的年龄,也好使她自己的疑团,能获得一些解决的线索。
  短装老者恭应道:“回公子爷,这个,小的倒是看不出来。”
  沈小凤接问道:“此话怎讲?”
  “因为,”短装老者苦笑着接道:“那两位夫人,都是武林造诣极高的人,因而由外表上看来,都象是三十左右的人,很不容易分辩谁的年纪较大或较轻。”
  沈小凤接着笑道:“你怎么能断定她们不真是三十岁左右的人?”
  短装老者谄笑道:“小的当然不能随便断定,但实际上,这两位夫人,都应是四十左右的人了。”
  沈小凤“哦”了一声,目注伍翠屏笑问道:“老师,一个武功造诣很高的人,同时也能驻颜有术么?”
  由于她想知道的问题,已于拐弯抹角中获得了答案,心中颇为高兴,同时,也为了掩饰自己的“做贼心虚”,所以她的问话,不得不出以玩笑的态度。
  伍翠屏真的象个师父一样,大剌剌的“唔”了一声,说道:“一个内功到达某种程度的人,是可以永驻芳年的……”
  沈小凤含笑接道:“那么,弟子也要开始练武了,老师肯不肯教我呢?”
  伍翠屏又“唔”了一声道:“你如果能乖得象小猫时,我会教你的。”
  沈小凤一本正经地道:“弟子一定比小猫还乖。”
  伍翠屏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好,我的乖徒儿,咱们该去进午餐哩……”
  午餐是在那特别迎宾馆中,由伍翠屏陪同一起吃。
  菜饭不但精美,也很丰盛,并且还有自酿的陈年玫瑰露美酒。
  沈小凤在这短短的半天中,由于收获不少,心情比较开朗,因而这一顿午餐,可说是吃得相当愉快。
  用完午餐之后,伍翠屏乘着三分酒性,起身娇笑道:“乖徒儿好好地休息一下,待会,我老人家带书本来指点你的功课。”
  沈小凤含笑一揖道:“多谢师父!我想,为了发奋图强,晚间的寿筵,徒儿最好是不去参加。”
  伍翠屏娇笑道:“那怎么行,你是寿筵上的特别贵宾之呀!”
  接着,又老气横秋地,俨然以师父的口吻说道:“用功也不争这一时半刻的,只要平时不偷懒,不逃学就行。”
  沈小凤一蹙眉峰,才正容说道:“伍姑娘,说正经的,寿筵上,都是武林人物,我一个万无一用的书呆子,坐在那儿,想想有多蹩扭啊!”
  伍翠屏娇声说道:“不!不许借词推搪,我说的就是命令……”
  也不等对方答话,说完,一扭腰肢,飞快地溜了出去。
  目注伍翠屏离去的背影,沈小凤禁不住呆地出起神来。
  一旁的琴儿,掩口媚笑道:“公子爷,灵魂儿飞上了九天啦。”
  沈小凤眉峰一蹙之间,琴儿又含笑接道:“公子爷,恭喜你啦!”
  沈小凤一怔道:“喜从何来?”
  琴儿媚笑道:“能被天下第一家的伍翠屏小姐看中,还不是天大的喜事么!”
  沈小凤苦笑道:“琴……琴儿,怎么寻起我的开心来。”
  琴儿一整神色,以最低的语声问道:“看情形,沈姑娘已有不少收获?”
  沈小凤点点头,说道:“收获是有的,却不能算得丰盛。”
  琴儿接问道:“对这奇门阵式的了解方面,是否有所收获呢?”
  沈小凤点点头道:“这一方面,倒是收获不少。”
  琴儿注目问道:“你能在三天之内,全部了解,而能指引杜公子脱困么?”
  沈小凤沉思着接道:“三天之内,全部了解,不致于有多大问题,只能不发生意外就行了。”
  “沈姑娘口中的意外是一一?”
  “我担心伍翠屏会拆穿我的身份。”
  琴儿媚笑道:“沈姑娘之意,是怕她纠缠不清,而缠出毛病来?”
  沈小凤苦笑道:“我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
  琴儿含笑接道:“这个,沈姑娘倒可以放心,伍翠屏这个人,表面上嘻嘻哈哈,豪迈不让须眉,但私底下,却是很正经的人,决不象她哥哥那么下流。”
  提起伍翠屏的哥哥,沈小凤的心中,象被刀剌了一下地,禁不住俏脸为之一变。
  琴儿连忙歉笑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起那个杀胚来。”
  沈小凤幽幽地叹了一声,才沉思着接道:“要指引杜公子出困,我现在就有把握,只是,我没法接近杜公子啊!”
  琴儿禁不住美目一亮道:“沈姑娘可真有办法!”
  接着,又娇笑道:“那么,我方才所说的恭喜,是很有道理的了。”
  沈小凤注目问道:“此话怎讲?”
  “因为,”琴儿正容接道:“咱们头儿已到达夏口,对你的境遇,和杜公子的被困这儿,也已获得报告,所以,他已传下话来,只要你能于三天之内,使杜公子脱困,他绝对收你为徒,将一身绝艺,倾囊相授,这还不能算是天大的喜事么?”
  沈小凤蹙眉问道;“咱们头儿的武功那么好,难道却不懂得奇门阵式?”
  琴儿微笑地接道:“人,不是大罗金仙,即使是大罗金仙,也未必全都是万能的啊!”
  沈小凤忽有所忆地,接道:“对了,那位杜公子,好像也懂得一点阵式的变化,是也不是?”
  “是的,”琴儿颔首笑道:“杜公子不知在哪儿学得一点皮毛,就自以为是地,擅自闯了进来。”
  琴儿颔首苦笑道:“是啊!所以,咱们头儿心中,既气愤,又焦急得不得了。”
  一顿话锋,又含笑接道:“因此,只要沈姑娘能于三天之内,将杜公子救出来,那可是天大的奇功呀!”
  沈小凤沉思着接道:“现在,该说到主题了,我要怎样才能接近杜公子呢?”
  琴儿正容接道:“沈姑娘不必接近杜公子,只请将脱困的方位和路线,绘一张草图,交给我就行了。既然您现在已有把握,就请立即着手吧!”
  沈小凤苦笑道:“事情如能这么简单,那么,这奇门阵式就太不值价啦!”
  琴儿一怔,道:“沈姑娘之意是说,不能用简图指示?”
  沈小凤点点头道:“是的……”
  琴儿连忙接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沈小凤正容接道:“只能慢慢来,好在时间还有两天多,如果杜公子悟性高,也许我能用简图指引他出困,但我已实在没有这份把握,能从简图将这奥妙无穷的阵法变化表达出来,所以,我们必须双管齐下,一方面由我尽量的设法克服简图上的困难,另一方面,由你这边设法,让我去到那宾馆,亲自将杜公子接引出来,那才是上策。”
  琴儿点点头道:“好,我马上将这意见,转达给杜先生。”
  沈小凤注目问道:“你说的是杜天行先生?也就是这湖北地区的负责人?”
  琴儿颔首答道:“正是。”
  沈小凤笑道:“这位杜先生可真不简单,居然能在这种场合中安置下自己的人手来。”
  琴儿娇笑了一下,才一整神色道:“不瞒沈姑娘说,咱们这位杜先生,是所有各地负责人中,最受咱们头儿器重的一位。”
  沈小凤忽然轻轻叹了一声,琴儿却蹙眉接道:“如果照沈姑娘的办法,亲自带领杜公子出困,沈姑娘就不能呆在这儿了。”
  沈小凤颔首接道:“是的,我此行目的,就在探查奇门阵式奥秘,目前,目的已达,已没有呆在这儿的必要了,同时,我担心万一伍维屏那小狗忽然闯来时,我会忍不住露出马脚来……”
  她的话声未落,楼下已传来伍维屏的清朗语声道:“琴儿,听说我妹妹看中的一个如意郎君住在这儿,是么?”
  琴儿向沈小凤扮了一个鬼脸,心中暗笑着,这真是冤家路窄,但口中却向沈小凤以真气传音促声说道:“沈姑娘请沉住气……”
  紧接着,却扬声娇笑说道:“是啊!公子怎么也来了?”
  伍维屏的语气声笑道:“今天是员外的五旬大庆,我怎么不来,恭贺一番哩!”
  听那脚步声,人已上了楼梯。
  沈小凤一面背里朝外地,和衣躺了下去,一面向琴儿传音说道:“琴儿,说我酒醉了,正在昼寝,不许那厮打扰我……”
  琴儿也传音说道:“我会相机应付的……”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三章 楼台成陷阱 花卉隐玄机
下一篇:第五章 含泪伴虎睡 置死闯龙潭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