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含泪伴虎睡 置死闯龙潭
 
2019-11-29 12:02:04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天行一顿话锋,又苦笑着道:“小凤,你想想看,当一个人,经过一场生死大劫之后,苏醒过来,就看到他的梦寐以求的情人,在一旁照料他,那是多么兴奋的事,又怎得不教他脱口惊问出来。”
  沈小凤点点头,笑道:“当时,我娘怎么说呢?”
  杜天行道:“当时,令堂一点也不曾因为我认错了人而生气,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你认错人了,我不玉枝,我姓白,名如玉。’
  “我是一个江湖人,对于令尊令堂的大名,自然早就有过耳闻,因此,闻言之后,也顾不得还没道歉,就脱口惊问道:‘你……你就是‘天香玉凤’白如玉白女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但令堂却含笑颔首道:‘你现在不宜说话,且等医好伤势之后,再作详谈吧!’
  “就这样,在那天然石洞中,一躺就是七天,这期间中,令堂除了按时给我服药,并照料我的一切之外,更是每天都出外找寻灵药,但由于灵药难求,因而我的伤势也一直没有起色,不过,由于令堂的照料得宜,却也没有恶化。
  “当时,我的心情,真是矛盾极了,即想将那千年雪莲的位置告诉令堂,以便使我的伤势早日痊愈,却又不愿令堂去涉险,因为,那个地方,可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沈小凤忍不住插口问道:“那么,以后您的伤势,是怎样治好的呢?”
  杜天行苦笑道:“当然还是那枝千年雪莲。”
  “那是说,”沈小凤含笑接道:“您还是终于将千年雪莲的位置,告诉我娘了?”
  杜天行点点头道:“是的,好生恶死,乃人之常情,既然有这一线希望,我终于忍不住将这消息说了出来,结果只耗去千年雪莲的三分之一,就将我的伤势治好,同时,也使我的内家真力,增进很多。”
  沈小凤接问道:“以后呢?”
  “以后,”杜天行长叹一声道:“令堂却因突然的变故,离我而去。……”
  略为一顿话锋,又沉思着接道:“当时,我刚因服过千年雪莲,伤势才告痊愈,正在石洞跌坐行功之间,令堂忽然由外面匆匆走入,说有强敌发现了她,叫我不要外出,说完,立刻勿匆离去。”
  沈小凤蹙眉问道:“我娘所说强敌是什么人?”
  杜天行幽幽地接道:“不知道,当时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事后,我在附近仔细搜寻过,也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的痕迹,直到现在,我没有跟令堂见过面。”
  沈小凤轻轻叹道:“那你现在又怎能断定,我娘是被东方曙囚禁在他的凌云阁中的?”
  杜天行道:“那是一半根据偶然偷听到的消息,再加上我自己这一半的忖测,就凑成十分可靠了。”
  接着,又长叹一声道:“方才我已说过,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令堂不但是我的救命恩人,同时她又长得和我的梦寐里情人一模一样,所以,不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都必须找出她失踪的原因来。
  “在大雪山中,经过了半月的搜寻,毫无线索之后,我忽然想起了令尊‘无影剑’沈玉璋沈大侠,我想,令尊必然会知道一点个中因果,同时,我也该将这消息,通知令尊声才行。
  “可是,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中原时,令尊的行踪,竟然也没法获得……”
  沈小凤截口苦笑道:“那时,我们正隐居在湖南境内,你又怎能找得到哩!”
  杜天行正容接道:“就在此时,却意外地听到了令堂的些消息,却苦于没法查证。”
  沈小凤注目问道:“就是有关我娘被囚禁在凌云阁中的事?”
  “是的,”杜天行接道:“那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在一家小馆子喝闷酒时所听到的,说话的显然是碧云山庄的人,虽然,他们当时说的话是黑话,而且语焉不详,但我可以联想到这个被囚禁而掌握着某一半部秘笈的人,就是令堂……”
  沈小凤苦笑道:“当时,你为什么不向那两个追查?”
  杜天行也苦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当那两个碧云山庄的人会帐离去,我也跟踪而出时,却无巧不巧地,与我们现在的这位头儿,在门口发生冲突,因而耽搁了下来。”
  沈小凤轻轻一叹道:“那时,你还没有加入这个组织?”
  杜天行颔首,笑道:“是的,所谓不打不相识,那一打,却使我成了这个组织中,负责湖北地区方面的大员。”
  沈小凤苦笑了一下道:“这真是不可思议。”
  杜天行笑了笑道:“其实,说穿了,是一点也不稀奇的,因为,双方各有所需,自然就一拍即合了。”
  “各有所需?”沈小凤蹙眉接道:“此话怎讲?”
  杜天行正容接道:“咱们这个组织,正在招兵买马的草创时期,当时互相交手之下,咱们头儿发觉我这个人,武功还能过得去,自然想到要将我收为己用啦!”
  沈小凤微笑问道:“这就是咱们的头儿,对你的所需?”
  “不错。”
  “那么,你的所需呢?”
  杜天行笑道:“当的,我们交手十招,未分胜负,咱们头儿立即叫停,并夸下海口,他说可以于一招之内,将我击败,问我信不信,由于已经交手十招的经验,我虽心知他的武功的确要比我高明,但要说他能于一招之下,将我打败,我自然是不相信。”
  接着,又苦笑了一下道:“但他接着又说,如果他能于一招之内,将我打败了,我就必须毫无条件地,作他的手下,反之,则他可以作我的手下……”
  沈小凤截口说道:“这条件,简直是欺人太甚。”
  杜天行苦笑道:“是的,在那种情况之下,任谁也会忍不住,而接受这一挑战的。”
  沈小凤接问道:“结果呢?”
  杜天行轻轻一叹道:“结果,我的确是于一招之内,被打败了,不过,那不是败于他的奇幻招式,而是败在他的‘大静神功’之下。”
  沈小凤“哦”了一声道:“当时,您没施展‘大静神功’?”
  “没有,”杜天行接道:“当时,如果我也施展出‘大静神功’,则我这条老命,势将早就报销了哩!因为,比较起来,我还差得太远。”
  一顿话锋,又沉思着接道:“当时,他施展的‘大静神功’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虽然将我打败,却从未使我受伤,由于当时尽管只说明一招之下要打败我,并未限制不许施展其他的神功,我自然不便于事后提出异议,何况,当我发现他也会此一神功,而且修为方面,远比我高明时,暗中兴奋得不得了,即使没有事先说好的条件,我也会自动请求作他的手下哩!”
  沈小凤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的所需,就是志在那另一半‘大静神功’秘笈?”
  杜天行点点头道:“对了,方才,我曾经说过,我之所以设法帮助你,一半是为了我自己,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沈小凤蹙眉反问道:“大叔的意思,是为了报答我娘的效命之恩?”
  “正是,”杜天行颔首接道:“我加入这个组织之后,头儿命我负责湖北地区,并就近设法,盗取东方曙那奇门阵式的秘密,这对我来说,算得是一举两得,并能公私兼顾……。”
  沈小凤接口说道:“私的方面,指的是查证我的下落?”
  “是的,”杜天行苦笑道:“我太惭愧了,公私两方面,都毫无建树,倒是你,一进入东方曙那住宅中,就立即有了惊人的成就。”
  沈小凤歉笑道:“那是一时机运,加上你在暗中成全力,所造成的。”
  一顿话锋,又注目问道:“大叔,你看,我还可以重回东方曙那住宅中去么?”
  杜天行正容接道:“为了搭救令堂,你必须回去,但目前,你我都没法作主。”
  沈小凤接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要等杜大年回来才能决定?”
  杜天行道:“这个,恐怕要咱们头儿决定,而且,据我的判断,他是九成九不会要你再去了,这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所需,已由你替他办到。”
  一顿话锋,又苦笑着接道:“还有一点,也很不好处理,即使他要你再去东方曙家中,你将如何应付那位,对你一往情深的伍翠屏,一个不巧,出了纰漏,那不但是前功尽弃,也将使你自己陷入危急。”
  沈小凤毅然接道:“为了搭救我娘,我可以不计任何牺牲,更不在乎什么危险。”
  杜天行神色一整道:“小凤,你应该在乎的,如果你自身都陷了进去,还有谁能去救令堂呢?”
  沈小凤心中悚然一惊之间,杜天行又正容接道:“小凤,目前当务之急,是如何充实你自己,你,尽管在这短时间之内,备尝了一般人所不能忍受的横逆,但你的福缘,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沈小凤截口一叹道:“我还会有什福缘?”
  杜天行截口道:“你资质秉赋都是上上之材,加上已服过令外祖父所精炼的大还丹,本身基础,已优于常人千万,只要能好好地把握住目前这机会,短时期内,你就可以成为武林中的第一高手。”
  沈小凤幽幽一叹道:“我不稀罕什么武林第一高手的头衔,只要能快意恩仇就行了。”
  杜天行禁不住苦笑道:“真是一个傻孩子,你想想看,如果没有天下第一的身手,又怎能畅所欲为地快意恩仇。”
  不等她接腔,又立即接道:“好,我们的谈话,暂时到此结束,现在,我立即将我所会的‘大静神功’口诀传给你,当你由咱们头儿手中,获得另一半的口诀之后,你就成为武林中最幸运的人了。”
  沈小凤的表情很奇异,她似乎有着太多的兴奋,也好像有着无限的伤感。
  当然,以杜天行的世故之深,自不难揣摩出她心中的感受,因此,他立即庄容接道:“孩子,幸福必须由艰苦中得来,才值得珍视,过去的一切,都暂时抛开,好好把握住现在,才是最要紧的事。”
  沈小凤的“星”目申,涌出晶莹的泪光,微微点了点头。
  杜天行又正容说道:“小凤,昨天我在客栈的食堂,曾向你说过,有勇气向横逆挑战的人,是不会掉泪的,希望你莫忘了这句话。”
  沈小凤凄然一笑之后,又带泪问道:“可是,我猜想得到当时,您是忍不住要掉眼泪才借故匆匆离去的,是么?”
  “不错,”杜天行苦笑道:“你这丫头,可真够精明。”
  沈小凤注目问道:“你为什么要掉泪呢?”
  杜天行长叹一声道:“孩子,昨天,你可以这么问,但今宵却不应该有此一问了。”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已经明白了我的一切。”
  “哦……”
  沈小凤若有所悟地,一“哦”之间,杜天行却已站了起来,正容说道:“到室内去吧!目前,我们对每一寸光阴,都该好好地把握才对……”
  第二天清晨,沈小凤正站在阳台上沉思着,杜大年象幽灵似地,出现在她的身边,一把将他的娇躯托起,走向室内,一面笑道:“小宝贝,昨天晚上,我好想念你啊!来,咱们好好亲亲……”
  沈小凤故意挣扎着说道:“不行啊!现在是大白天呀!”
  杜大年用脚后跟将房门带拢,将沈小凤的娇驱向上一抛,一个“饿虎擒羊”式扑了上去,一面并邪笑道:“大白天,才别有情调呀!”
  沈小凤只好尽量使自己麻痹,一任对方任意轻薄,并故装娇嗔地,哼了一声道:“还说哩!昨宵,你在别的地方荒唐,还骗人家说很想念我……”
  杜大年连忙接道:“不不……昨宵,我是跟师傅在一起啊!师傅待会就来,以后,我可不容易亲近你了,所以,所以……嘻嘻……”
  沈小凤又哼了一声道:“师傅知道你这样欺负我,会剥你的皮。”
  “不会的,”杜大年淫笑接道:“有道是,既往不咎,不过……以后……可……可不行了……”
  良久,良久之后,沈小凤才如释重负地,长吁了一声。
  杜大年微微一怔道:“好好的,怎么又叹气了?”
  沈小凤白了他一眼,道:“人家叹口气,也不可以么!”
  “可以,可以,”杜大年连连颔首道:“当然可以,不过,叹气必然是有心事,可不可以告诉我呢?”
  “告诉你有什么用?”
  “也许我可以替你分忧,”杜大年含笑接道:“师傅也最相信我的。”
  沈小凤又是轻轻一叹道:“还是等见了师傅时,再说吧!”
  他们的师傅,所显示的,是一位面色蜡黄的中年文士,身着一袭褪了色的青衫,一如杜大年一样,外表看来,是一位很不得意的落拓文士,如果以貌相人,任谁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位貌不惊人,言不出众的落拓文士,就是那野心勃勃,企图取天下第一家的地位而代之的,那个秘密组织的领导人物。
  这位神秘人物,对沈小凤的一切,都很激赏,因此他到达之后,立即将沈小凤带入密室中,作了一次澈底的了解。
  由于沈小凤已事先得到杜大年这位高明人物的耳提面命,自然使得这位神秘人物,“了解”得非常满意。
  事后,这位神秘人物向沈小凤含笑说道:“小凤,快将衣衫穿好,从现在起,你已经是我的徒弟了,但有几句话,我必须先跟你说明白。”
  沈小凤娇笑了一下道:“徒儿正听着……”
  她表面上装得很放荡也很自然,但内心中,却有着太多的酸楚,并不断地暗叹着:“这是一个禽兽的组织,我也暂时变成禽兽了,天啊……”
  神秘人物神色一整道:“你的一切的一切,我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唯一遗憾,是我没法看透你的心,不过,这一点我可以猜想得到,你不会永远跟着,更不会心说诚服的跟着,当你一旦羽毛丰满的时候……”
  沈小凤故作娇嗔地,截口说道:“师父,你横扯到哪儿去了?”
  神秘人物正容如故地,接道:“别打岔,这叫作先小人,后君子,我们不好听的话说在前头,我所会的一切,都倾囊相授,而且,我会用特殊方法,使你能于短时间内大成,然后,协助我扫平一切阻碍,你自己也可以快意恩仇,到时候,如你不愿意再跟着我,只要跟我说明一声,你就可以自由行动……”
  沈小凤又截口娇笑道:“师父,这些不用说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神秘人物笑道:“你这话说得太早了,我暂时记着,以观后效,现在,我们还是继续说正经的。”
  一顿话锋,又正容接道:“即使是在我身边也好,或者是功成身退,离我而去也好,你永远不能背叛我,否则,那效果,是任何人作梦也想不到的严重的。”
  沈小凤苦笑道:“师父,你疑心病太重了,你已是我的恩人,我怎会背叛您哩!”
  神秘人物淡然一笑道:“丫头,师父吃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我还能不知道你心中的感受么!”
  沈小凤娇笑道:“我不信。”
  神秘人物含笑接道:“不信不要紧,别的也可以暂时不谈,只谈一件事,你,是不是心中在想,到时候,我武功大成了,只要你能放我走路,海阔天空,任我飞翔,你又怎能再控制我哩!”
  沈小凤讪然一笑道:“这个,我倒的确是有这种想法。”
  神秘人物笑道:“这就是了,我不妨先行透露一点儿,我控制你的手法是双重的,那就是说,除非你不背叛我,否则,任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那控制手法,都永远有效,绝对有效的。”
  沈小凤苦笑了一下道:“师父别吓人了,我永远不背叛您就是。”
  “这不是故意吓唬你,我说的完全是实情,”神秘人物正容接道:“还有,从现在起,不得我的许可,不许跟任何男人有亲昵的行为。”
  沈小凤也正容接道:“那是当然啦!”
  接着,又忽有所忆地,一怔道:“师父,你方才说:‘不得你的许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是说,”神秘人物神秘地一笑道:“如果我命令你去和别的男人亲近,那自然算是例外。”
  沈小凤蹙眉的接口问道:“为什么要有这些例外的呢?”
  神秘人物拈须笑道:“那是拢络人心的一种手段,某些可资利用的人,我必须借重你去拢络他们,你懂了么?”
  沈小凤连连点头道:“我懂,我懂……”
  她的话,虽然是带笑说的,但她的芳心中,却有如刀刺似地,感到剧烈的刺痛。
  是的。由这一段谈话中,不难想见她在未来的这一段旅途中,是如何的艰险崎岖,生活更是如何的难堪,如果不是有一股复仇的火陷在心中燃烧着,她几乎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下了。
  神秘人物淡然一笑道:“我想象得到,你心中必然不以我这种作法为然,是也不是?”
  沈小凤苦笑了一下,说道:“是的,我是有这种想法!……”
  神秘人物截口笑道:“思想放开通一点,须知,这种事情,不但对你毫无损失,而且还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
  沈小凤讶问道:“对我也会有好处?”
  “是啊!”神秘人物笑道:“你想想看,须要我命令去接待的人,自然都是身怀绝艺的武林异人,只要你能将他们伺候得舒服了,还怕不能由他们的身上获得好处。”
  沈小凤“唔”了一声道:“这话倒是有道理……”
  她,口中说着,心中却在苦笑着:“既已成了堕溷落花,也只好豁出去了,但愿爹爹在天之灵默佑,莫使我这一番牺牲白费才好……”
  神秘人物笑了笑道:“所以,以后,如有这些任务时,你必须全力以赴,因为,好处不是我一个人的。”
  沈小凤痛在心中,外表上却含笑颔首说道:“我会的。”
  神秘人物含笑接道:“好了,我们走吧!今天,我就开始传你最高深的武学。”
  当沈小凤随同那位神秘人物,离开夏口之前的三个时辰,也就是那神秘人物与乃徒杜大年会面之后不久,东方曙已接到杜大年的书面通知,那就是三日之后,在人和码头接收百万两白银的约定,延后三个半月,改为八月十五的夜三更,在同一地点交货。
  当东方曙接到这通知时,伍维屏、伍翠屏两姊妹也在座,因此,看完那一份通知之后,伍维屏首先得意地笑道:“那小子已知难而退了。”
  东方曙蹙眉接口道:“可是,他还订有八月十五之约?”
  伍维屏笑道:“那是他借阶下台的场面话呀!你看他到时候还敢不敢来。”
  接着,却扭头乃妹笑道:“妹妹,你说,我这一着棋没走错吧?否则,真成了老虎不发威,被人当作病猫了。”
  伍翠屏娇哼一声道:“你那两下子,也不见得比人家强。”
  伍维屏笑道:“三个半月,你且拭目去待吧!”
  伍翠屏幽幽地一叹道:“娘也真偏心,这么重要的事情,却一直把我蒙在鼓里……”
  伍维屏连忙接道:“妹妹,方才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那不是娘偏心,而是因为这种神功是至刚至阳的,不适合女孩子研练……”
  伍翠屏截口冷笑道:“那么,娘又怎么能练?娘也是女人啊!”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四章 勘破六合阵 击破修罗刀
下一篇:第六章 单鞭闹重地 双美困机楼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