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单鞭闹重地 双美困机楼
 
2019-11-29 12:03:16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如玉冷笑道:“她杀了我,我也不会给她的。”
  “这就好了。”杜天行接道:“因为小凤目前,正在勤练‘金刚禅震’的克星‘大静神功’……”
  白如玉禁不住娇驱一震,脱口问道:“真的?”
  杜天行正容接道:“当然是真的,所以夫人必须坚持原则,不可将那半部秘笈交出,以免上官珍珠神功大成,而增加小凤前来解救你的困扰。”
  “我会坚持的,”白如玉连连点着头,热泪盈眶地,喃喃自语着:“天可见怜……这真是天可见怜……”
  杜天行沉声接道:“还有,这消息,沈夫人不可在任何人面前透露出来。”
  白如玉颔首接道:“我知道。”
  杜天行声容俱庄地接道:“同时,夫人必须珍重此身,静待小凤艺成时,前来救你。”
  白如玉幽幽地一叹道:“我会珍重此身的,只要他们能让我活到那个时候。”
  杜天行忽有所忆地,注目问道:“沈夫人,方才你说,那半部秘笈,不过是上官珍珠囚禁你的主因之一,那么,那另一主因却是一些甚么呢?”
  白如玉长叹一声道:“此中恩怨缠结,一时之间,可没法说明,总而言之一句话,我跟上官珍珠之间,不但无冤无仇,说来还是挺要好的手帕交。”
  杜天行蹙眉接道:“对付一位手帕交的朋友,算得了甚么,这位……”
  抬手向一边的另一位青衣美妇一指,接道,“是她的嫡亲姊姊,还不是照样的囚禁在这儿么!”
  杜天行不由一声惊“啊”,说道:“那又是为了甚么呢?”
  白如玉幽幽地一叹,说道:“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
  这时,敌人已上了四楼,正向五楼强攻中。
  其余各层,只要攻破铁门就行了,所以速度比较快。但五楼上有小伙子在把守着,情况可就不同了。
  在一片叫嚣鼓噪声中,传来小伙子的呵呵朗笑道:“剩酒残肴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只听另一个苍劲语声怒喝道:“都是饭桶!那么多人竟奈何不了一个年轻小伙子……”
  帅总管的语声苦笑道:“老爷子,那小子的确高明,方才,一口酒箭,咱们就倒下了五个。”
  那苍劲语声道:“酒箭?莫非那小子就是老酒鬼柏长青的徒弟?”
  东方曙的语声接道:“柏长青既然已到了这儿,这个小酒鬼是他的徒弟,那是决不会错的……”
  白如玉讶问道:“杜大侠,下面那位年轻人,果然是酒仙柏大侠的徒弟?”
  “是的,”杜天行含笑接道:“也将是沈夫人将来的乘龙快婿。”
  白如玉美目禁不住一亮,欢声说道:“我多么想看看他……”
  只听一阵金铁交鸣与惨呼声中,传出小伙子的清朗笑声道:“不怕死的,都上来呀!”
  那苍劲语声道:“闪开!让我来!”
  语声如黄钟大吕,震得整个凌云阁都起了震颤,足见其功力之精深。
  杜天行闻声惊道:“在下必须要走了,二位夫人请多珍重……”
  话声未落,人已象一阵旋风似地,飘落五楼,只见那位被伍翠屏尊为“戈伯伯”的,身裁高大的灰衣老人,正凌空扬掌,向小伙子击来。
  小伙子是初生之不畏虎,毫无惧色地,正准备挥掌硬接。
  杜天行一面飞迎上去,一面震声大喝道:“中英快退!”
  他,话出同时,右掌迎向灰衣人的掌势,左掌已默运神功,将小伙子托向丈五之外。
  几乎是在此同一瞬间,一声霹雳大震也随之传出,只见杜天行飞扑的身形,为之一滞,身形也晃了两下才拿桩站稳,但那衣老人却被震退三级梯阶,才站稳下来。
  那灰衣老人精目中,寒目一闪,沉声问道:“你是谁?”
  杜天行淡然一笑道:“在下杜天行。”
  “杜天行?”灰衣老人蹙眉自语着:“能接下老夫五成真力的一掌的人,当非无名之辈了,怎么……”
  顿住话锋,扭头向东方曙问道:“东方兄听说过这个人么?”
  东方曙也是蹙眉摇首答道:“没有听说过。”
  灰衣老人目注杜天行,沉声说道:“阁下武功不俗,却为何不敢报出真实姓名来?”
  杜天行不答反问道:“我已经报过姓名了,阁下是否也该先报个万儿?”
  “戈日新。”
  杜天行含笑接道:“这个姓名,在下也不曾听说过,阁下武功也不俗,为何也不敢报出真实姓名呢?”
  “笑话!”戈日新哼了一声,道:“老夫堂堂碧云山庄的副庄主,所报出的,自然是真实姓名。”
  杜天行“哦”了一声道:“原来阁下还是碧云山庄的副庄主,真是失敬得很。”
  一顿话锋,又披唇一哂道:“碧云山庄号称天下第一家,阁下身为副庄主,自然也算得上是天下第二号高人,以如此崇高的地位,姓名却是不见经传,你又怎能断定我这个无名小家的姓名,是假的哩!”
  戈日新冷哼一声道:“老夫没工夫跟你嘴斗,就算你的姓名是真的吧……”
  杜天行截口笑道:“那么,投桃报李,我也承认你的姓名不假了。”
  戈目新注目问道:“杜朋友是哪一门派的高人,此来有何目的?”
  杜天行漫应道:“在下是那个即将成立的新组织中,湖北地区的负责人,此行是来查证一下,这座戒备森严的凌云阁中,究竟有些甚么秘密。”
  戈日新冷然问道:“你已经查出端侃了?”
  “是的,”杜天行颔首接道:“两个女的都很美,但在下是生成的天阉,对女人是心余力拙,所以,我深悔多此一行。”
  戈日新精目深注地,接道:“这话,有点言不由心吧?”
  杜天行淡然一笑道,“信不信由你。”
  东方曙截口问道:“阁下对奇门阵式的学问,是由哪儿学来?”
  杜天行哼了一声道:“东方曙,别臭美了,我问你,这‘小周天六合大阵’是你自已所研创出来的么?”
  一句话顶得东方曙那张满是病容的老脸,红一阵、白一阵地,哑口无言。
  杜天行又是一声冷哼道:“既然不是你自己所研创出来,那自然是前贤的遗泽,你能获得这一方面的学问,别人又为何不能获得?”
  就当东方曙被杜天行一顿抢白,恼怒都不是地,下不了台之间,白如玉与碧云山庄庄主上官珍珠的胞姊上官宝珠二人,已相偕站立在由五楼通往六楼的旋梯上。
  戈日新入目之下,连忙沉声喝道:“二位夫人,赶快上去。”
  依常情判断,白如玉应该已听清了方才所有的对话,但杜天行为防万一,仍然是故意发出一串邪笑道:“不要紧,方才我已说过了,在下是天阉,纵然他们长得再美,我也没福气消受……”
  白如玉的目的,只是想看看她那未来的乘龙快婿——小伙子石中英。因此,她的一双美目,只是在石中英的周身上下扫视着。
  当杜天行的话声一落,她立即冷笑一声道:“狂徒,有朝一日,当我重出江湖时,会有得你消受的!”
  由这几句话中,已可判断,白如玉已听到了方才的一切,也领会了杜天行目前这故作轻狂的话意。
  但那戈日新却是脸色一沉道:“二位夫人,这是否对位有过甚么越轨的行动?”
  白如玉冷然接道:“多谢关注!这所并无越轨的行动,只是口头上大肆轻薄而已。”
  戈日新接问道:“这厮没有问过二位的来历?”
  “当然问过,”白如玉接道:“而且也曾问我们为何会被囚禁在这儿。”
  戈日新颇为紧张地问道:“二位是怎么回答的?”
  白如玉冷然一哂道:“你想,我会跟这种狂徒多说话么!”
  戈日新精目深注地问道:“是真的?”
  白如玉俏脸一沉道:“混帐东西!我‘天香玉凤’白如玉几时在人前说过一句废话。”
  杜天行惊“啊”声道:“原来你就是‘天香玉凤’白如玉,怪不得……”
  白如玉笑问道:“怪不得怎样?”
  杜天行呵呵一笑道:“自然是怪不得那么美艳人寰呀!”
  不等对方接腔,又立即接道:“能够见到名满江湖的大美人儿,今宵,倒算是不虚此行啦!”
  “呸”白如玉怒呸一声,拉着上官宝珠的手转身向六楼上冲去,但她于回身之际,却又飞快地,向石中英盯了眼。
  杜天行讪然一笑道:“你再美,也不过是男人们的玩物,有甚么值得神气的……”
  这两位,表演得“唱作俱佳”,不但使戈日新消除了心中的疑团,也使他对于白如玉那种疾言厉色所引起的不快,为之大大地冲淡,而暗中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声,目注杜天行冷声喝道:“杜朋友,老夫此行,正是为了要找你们那位负责人而来,难得朋友你自投罗网,说不得只好先行留下你了。”
  杜天行含笑问道:“要留下在下来于吗?”
  戈日新接道:“自然是留下你作为人质,好促使你们那个负责人出面。”
  杜天行“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上官珍珠看中了我,有意下嫁……”
  戈日新截口怒叱道:“狂徒住口!”
  杜天行笑道:“既然不是上官珍珠有意下嫁,那我就没有理由要留在这儿了……”
  戈日新再度截口冷笑道:“此时此地,可由不了你作主!”
  杜天行轩眉狂笑道:“姓戈的,请恕我夸句海口,我杜某人自己不愿意作的事,放眼当今武林,还没人能勉强得了我。”
  扭头一声沉喝:“小三子,咱们走!”
  话声未落,戈日新已扬掌一声怒叱:“狂妄,先接我一掌!”
  掌风带啸,似万马奔腾之势,潮涌而来。
  杜天行沉喝道:“小三子,疾退丈外。……”
  说话间,身形未动,右手单掌一挥,但听一声裂帛爆响过处,旋梯之间,卷起一阵急劲狂风,两个当事人的身形,也连连晃动着,却是谁也不曾退过半步。
  戈日新脸色一变,注目回道:“阁下使的,是甚么功夫?”
  杜天行淡然一笑,冷冷说道:“在下使的是‘防咬神功’。”
  戈日新一怔之下,蹙眉问道:“甚么防咬功?可不曾听说过?”
  杜天行摇头幌脑地,接道:“防咬者,乃预防狗咬人之谓也……”
  这一说,使得一旁的石中英,忍俊不住地,为之“噗嗤”出声。
  他的对手戈日新,却气得浑身发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当口,杜天行却以真气传音向石中英促声说道:“小子,如果情况恶化时,我恐怕没法照顾你,可听我的咳声为号,你自己由窗外的飞檐上,逐层下降,自行离去,懂么?”
  石中英传音笑道:“我懂,大叔不必顾虑我,到时候,我自有办法安全脱困……”
  这时,戈日新却是老脸铁青地,厉叱一声道:“好鼠辈,你胆敢调侃老夫!”。
  话声未落,双掌齐扬,一股比方才更为劲急的掌风,破空生地,疾射而来。
  杜天行仍然是不闪不避,只是面色肃穆地,双掌齐扬,凌空比拟着。
  这回,没有方才那种裂帛似的爆响,掌风相接的,也没有方才那种急劲狂风,甚至两人的身形,也都是纹风不动。但却有一个特异的现象,那就是交手处的旋梯,以及两侧墙壁上的青砖,都象是被钢刀刮掉一层似地,变成粉末,簌簌下坠。
  戈日新脸色又是一变地,脱口问道:“果然是‘金刚禅震’。”不错,这回他们都使出了看家本领,戈日新使的是“金刚禅震”,杜天行使的是“大静神功”,而且双方都用了全力。
  至于究竟是谁占了上风,那就只有两位当事人,自己心中有数了。
  戈日新话声一落,杜天行却含笑接道:“不,是防咬功……”
  戈日新截口怒叱道:“防你奶奶的屁!”
  杜天行并不以对方的粗话为忤,反而含笑问道:“副座,在下就凭这一手防咬功,可以借光,让咱们两人离去么?”
  “可以,”戈日新冷笑一声道:“只要留下脑袋来就行。”
  杜天行呵呵大笑道:“吃饭的家伙,怎么可以留下来哩……”
  这时,四楼上忽然传来一个沙哑语声道:“启禀副庄主,庄主身旁的晴儿姑娘求见。”
  戈日新微微一怔道:“甚么事?”
  那沙哑语声道:“她说是很紧急的事。”
  戈日新点点头道:“好,叫她上来。”
  “是!”那沙哑语声恭应一声之后,上官珍珠身边的晴儿已疾步到达四楼的旋梯下,向着戈日新裣衽一礼,娇声说道:“见过老爷子。……”
  戈日新截口问道:“甚么事?快说!”
  晴儿娇声说道:“启禀副座,庄主有请。”
  上官珍珠在半里外遇上一个糟老头儿阻道的事,戈日新是由东方曙口中听说过的。
  但东方曙当时并未问明那个糟老头儿,究竟是甚么人,就匆匆赶了回来,所以,到目前为止,戈日新与东方曙二人,仅仅是由手下的传报中,得知道那个糟老头儿,就是久已不现侠踪,令人闻名头痛的“酒仙”柏长青。
  不过,由于柏长青隐居已久,对于这一消息,他们却在半信半疑之中。
  但目前可不同了,上官珍珠一直还没回来,而奉命赶回来的晴儿,一则说是紧急事故,再则说是庄主有请,则那边的情况,已不问可知。
  因此,戈日新浓眉深锁,半晌之后,才注目问道:“是否那老酒鬼跑掉了?”
  这是戈日新自己向脸上贴金的说话,其实,他心中明白得很,如果那糟老头儿真是“酒仙”柏长青的话,凭目前的上官珍珠的身手,固然不致吃亏,却也绝对没法将对方赶跑。
  晴儿年纪轻轻,自然不能领会这老狐狸的言外之意,说的也自然都是实话,只见她苦笑了一下道:“那老酒鬼滑溜得很,合庄主、公子、小姐三人之力,都……”
  戈日新截口接道:“我明白了!”
  杜天行淡然一笑,说道:“阁下也未免太好面子了,合三人之力,未曾将柏大侠制住,也算不了甚么丢人的事……”
  石中英也含笑接道:“顶多不过是将天下第一家的招牌卸下来而已,何不让这丫头把话说完哩!”
  晴儿抢先娇叱一声道:“凭你这臭小子,也够资格叫我丫头!”
  石中英抱拳长揖,含笑说道:“晴儿姑娘,在下这厢赔礼了,不叫丫头,叫小姐总可以窝心了吧!”
  一顿话锋,又正容接着说道:“小姐,请继续说下去吧。”
  晴儿有点啼笑皆非地,娇“哼”一声,怒叱道:“死相!……”
  戈日新截口接道:“丫头快回去,转禀庄主,说我收拾这两个狂徒之后,马上就来。”
  “是……”晴儿娇应着,飞奔下楼而去。杜天行却呵呵一笑道:“副座,不用‘马上’了,还是由区区在下,拎着你去吧!”
  戈日新冷笑一声,说道:“别口舌之利,这旋梯上不便施展,请退后一步,咱们在五楼上,好好的较量一番。”
  杜天行笑道:“不必了,五楼上下有土木机关,我不上当,既然贵上急需你前去帮忙,我看,咱们就暂时罢手,以后有机会再行较量吧!”
  戈日新哼了一声道:“你说得真轻松,这凌云阁是那么好进来的!”
  “是啊!”杜天行含笑接道:“按方才的经过情形来说,可的确是教我非常失望……”
  一道烈焰,由东南角箭远处冲霄而起,黑夜中由高处看来,更是格外令人触目心惊。
  站在戈日新后面的帅复伦,首先惊呼道:“不好,副座,我得赶快去救火……”
  戈日新接道:“火是敌人故意放的,要特别注意纵火的人。”
  “属下知道……”
  帅复伦话没说完,人已飞奔下楼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五章 含泪伴虎睡 置死闯龙潭
下一篇:第七章 煮酒论英雄 细数风流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