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煮酒论英雄 细数风流事
 
2019-11-29 12:05:29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正当老大沈玉璋、老二胡成彪、老三白世杰和老四邵家驹等四位异姓兄弟,把盏谈笑细说当年韵事。
  那柏长青刚刚灌下一碗陈年老酒,连忙瞪了石中英一眼说道:“小子不得无礼!说故事,也总得有个根源呀!”
  石中英向胡成彪扮了一个鬼脸,笑道:“小子下次不敢了。”
  胡成彪却是轻轻一叹道:“二十年前,我们这所谓‘四君子’,可的确是出过一阵子风头,行踪所至,不但备受欢迎,而一些风尘侠女们,更是争相献媚。”
  说着,抬手一指静尘师太,道:“这位庵主,就是当年那些侠女中的一位,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我三弟白世杰。”
  静尘师太苦笑了一下道:“胡施主,往事请莫再提……”
  胡成彪截口接道:“已经提到当年的往事,自当一一介绍才对啊!”
  柏长青笑问道:“对了,他们二位,怎么会劳燕分飞的呢?”
  胡成彪喟然长叹道:“这,只能归之于一个缘字,他们之所以不能结合,是没有缘份,其实,他们互相尊敬,也互相爱慕,只是,由于当年追逐我们白三弟的姑娘太多了,因为阴差阳错地,发生一些难以解释的误会,使得这位庵主,也就是当年的易文娟姑娘一气之下,削发为尼,而我白三弟却也抱定宗旨,终身不娶。”
  杜天行禁不住长叹一声道:“这一误会,所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而太多了。”
  柏长青笑道:“所以啦!说来说去,还是你我这种老光棍,比较惬意。”
  杜天行摇首苦笑道:“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柏老这一高论,在下可不敢苟同。”
  柏长青笑问道:“难道老弟台古井重波,居然还想弄个妞儿来,以娱晚景么?”
  杜天行拈须一笑道:“所愿也,只是,不好意思在人前提及而已。”
  柏长青一把拍上他的肩头,呵呵大笑道:“老弟台着是可人,真是好人,好!今后咱们老兄弟俩,不妨互相留意一下。”
  杜天行眦牙一笑道:“柏老手下留情,我这鸡助,可难异虎腕哩!”
  柏长青含笑接道:“老弟别太谦,我知道,你那两下子,比起我来,只强不差。”
  石中英也朗声笑道;“师傅要娶师娘,小三子一定多给你留意。”
  柏长青笑道:“小子,你那个多灾多难的梦里情人,未必会看得上你,所以,你自己的媳妇儿,还在未定之数,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要替师傅作起月下老人来。”
  石中英这才苦笑了一下道:“暂时不谈这些,还是请胡大叔说故事吧!”
  杜天行向胡成彪笑问道:“对了,胡大侠怎么是光棍一个的呢?”
  胡成彪苦乐之间,静尘师太却含笑代他回答道:“胡大侠也是有一个红粉腻友的,只因天妒红颜,那位美姑娘不幸死于仇人之手,所以,他这一辈子终身不娶。”
  杜天行“哦”了一声,笑道:“没想到胡兄还是一位情圣哩!”
  胡成彪长叹一声道:“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柏长青笑道:“老弟不必伤感了,不论如何,你都比我和杜老弟要强,我和杜老弟二人,想回忆都没甚可回忆的哩!”接着,却是神色一整道:“好!老弟请继续说下去。”
  胡成彪沉思着接道:“咱们四兄弟中,老大沈玉璋与白如玉这一对,没经过什么波折,也算是很理想的一对儿,但由于上官珍珠的倒行逆施,结果却很惨,甚至还殃及他们的唯一爱女。”
  接着,轻叹一声道:“由于这故事的重心,是在我四弟与上官宝珠这一对儿上,所以,其余的都略而不详,现在,才算是说到影响目前武林大局的重心上了。”  沉吟少顷之后,才苦笑着接道,“不瞒诸位说,咱们四兄弟,论名气,是以老大‘无影剑’沈玉璋最大,但论人品,却算老四‘鹰魂刀’邵家驹,长得最英俊,武功也算他最高,也因为如此,追逐他的姑娘们,也不可胜数。”
  杜天行注目问道:“对了,邵大侠究竟是在哪儿?”
  胡成彪苦笑道:“不知道,自从上官珍珠崛起武林,我们四兄弟,为了避祸,而各自远行之后,其余三人,都还在暗中有联络,只有四弟看口子,却一直是杳无音讯。”
  杜天行“唔”了一声道:“看情形,恐怕只有你那位四弟妹上官宝珠才知道了?”
  胡成彪点点头道:“很可能……”石中英截口苦笑道:“怎么又将话题岔开了呢?”
  杜天行不由笑道:“只有你小子,那么性急。”
  “好,我说,我说!”胡成彪沉思着接道:“上官珍珠与上官宝珠,虽然是同胞姊妹,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看她们目前的表现,她们的个性如何特殊法,也就不难想见,也无须我另行饶舌。”
  一顿话锋,又长叹着接道:“这一对姊妹花,是江湖上有名的美人儿,当时拜倒其石榴裙下者,自然是大有人在,但她们却视天下男人如粪土,却对我那邵老四一见倾心,而且是穷追不舍。”
  柏长青笑问道:“她姊妹都追邵老四?”
  “不错,”胡成彪接道:“不过,姊姊表现得比较含蓄,而作妹妹的却表现得火爆热烈而已。”
  柏长青拈须微笑道;“这一份艳福,可真教我这个老光棍羡煞,妒煞。”
  胡成彪苦笑道:“当时,对邵老四羡煞,妒煞的人,可多着哩,但如今,唉!不提也罢!”
  杜天行笑问道:“胡兄,当时,上官珍珠既然表现得那么积极,些么获得最后胜利的,却反而是上官宝珠呢?”
  胡成彪长叹一声道:“这里面,说来可就话长了。”
  柏长青含笑接道:“不要紧,反正今宵都闲着,话长,就慢慢说吧!”
  说完,又灌了一大碗酒,却是向石中英瞪了一眼道:“有美酒,却没佳肴,你小子这一份孝心,可实在值得怀疑……”
  石中英连忙说道:“师傅为何不早说哩!我马上吩咐王妈立即准备。”
  柏长青笑道:“好啊!倒变成师傅的不是了,你且想想看,讨来的酒菜,吃了也长不肥呀!”
  “可是,师傅喝酒,一向是不用菜的。”柏长青微笑道:“今宵例外。”
  石中英含笑起身道:“好,我马上就去……”“慢着。”柏长青连忙将他止住,道:“目前在座的人,除了师傅我之外,都是你那位梦里情人的长辈,难得有这机会,还不好好的大鱼大肉,拍拍他们的马屁,那你就准备和师傅一样,打一辈子光棍了。”
  石中英连连颔首道:“是是……师傅说得有理……”
  他一面匆匆地向里面走去,一面却回头向胡成彪笑道:“胡大叔,等我回来再说呀!”
  “好的,”胡成彪颔首笑道:“不过,你还得替庵主准备素点才行。”
  石中英头也不回地接道:“知道啦……”
  静尘师太笑道:“这孩子倒是蛮可爱的,只是,不知小凤对他的印象如何?”
  杜天行苦笑道:“他们之间,还不曾正式见过面,原因是当小凤在我那边时,这小子不在夏口,一直到小凤离去时,才在大门外作了惊鸿一瞥,但仅凭这惊鸿一瞥,他却对小凤着了迷,事实上,小凤是否看到过他,都有问题,更谈不上有甚印象的好坏了。”
  一顿话锋,又长叹一声道:“庵主,凭这小子的条件,伍姑娘,都不至于对他有坏的印象,所以,在下所担心的,倒是另一个问题。”
  静尘师太蹙眉接道:“杜大侠是担心小凤历尽劫难,会影响她心理变态而……”
  “而”怎么样呢?静尘师太没接下去。
  但其余群侠,都能明白她那未经明的话意,而齐都长叹出声。
  半晌之后,胡成彪才正容说道:“且到时候,再想法疏导吧!”
  石中英又匆匆赶了回来,含笑说道:“酒菜和素点,待会就送来,胡大叔现在可以说下去了。”
  胡成彪点头一笑,才沉思着说道:“上官家这一对姊妹花,由于她们年轻貌美,武功也不俗,在那老四心目中,本来是难分轩轾,也难定取舍的……”
  柏长青截口笑道:“如果是我,就索性来个一箭双雕,照单全收。”
  石中英嚷道:“师傅,你别打岔嘛!”
  柏长青苦笑道:“好,你真是我的好徒弟,将师傅说话的自由都给剥夺了。”
  石中英扮了一个鬼脸,胡成彪却又娓娓地接了下去道:“不过,由于作姊姊的上官宝珠采取的方式较为保守,因而增加了上官宝珠在邵老四心目中的份量,使得他们双方的感情突飞猛进!”
  石中英连忙接问道:“以后,又怎会恰恰相反的?”
  胡成彪接道:“其中原因很多,邵老四是当局者迷,但我们这些盟兄,在冷眼旁观之下,已看出上官宝珠不但不是他理想中的伴侣,而且她的反追求行动,极可能还包藏祸心,因而由暗中点醒,进而群表反对。”
  “可是,当时的邵老四,已经对上官珍珠着了迷,没法改变他的决心了。”
  石中英又注目问道:“那以后又是怎么改变的?”
  胡成彪轻轻一叹道:“说到这里,就得补充说明一下,当时的一位关键人物了,这位关键人物,就是以前的碧云山庄庄主伍仲和。”
  石中英“哦”了一声道:“就是伍维屏、伍翠屏兄妹的父亲。”
  “正是。”
  “难道是伍仲和横刀夺爱,才使当时的情况改变的了。”
  胡成彪苦笑道:“不是伍仲和横刀夺爱,而是伍仲和早已成了上官珍珠的入幕之宾。”
  “那么,”石中英蹙眉问道:“上官珍珠为何还要追求邵大叔呢?”
  胡成彪接道:“这就该说到他们的阴谋,和伍仲和这个人的为人了。”
  略为一顿话锋,又沉思着接道:“伍仲和这个人,外貌忠厚,却是内怀奸诈,当时,他的武功,还赶不上咱们四君子中的任何一人,但他却有一项特长,就是特别长于在娘儿们面前献殷,因而也最易获得娘儿们的欢心,而无往不胜。”
  柏长青向杜天行看了一眼,拈须苦笑道:“杜老弟,你我对这一项学问,可惜闻悉得太晚了。”
  胡成彪也禁不住莞尔一笑之后,才正容接道:“上官珍珠与伍仲和虽然早已勾搭上,但在当时的武林中,却是一项很大的秘密。”
  石中英注目问道:“这一秘密是怎么发现的?还有,上官珍珠既已和伍仲和勾搭上了,却为何还要反追邵大叔呢?”
  胡成彪苦笑了一下道:“这是两个问题,我得分开来说才行,首先说上官珍珠的目的。”
  一顿话锋,才正容接道:“方才,我已说过,伍仲和的武功,赶不上我们四君子,而我们四君子中,又以邵老四的武功最高,尤其是他那套‘夺魂刀法’,算得上是武林一绝。……”
  石中英忍不住截口“哦”道:“我明白了,上官珍珠的目的,是在邵大叔那套刀法上。”
  “是的,”胡成彪颔首接道:“但上官珍珠的伪装功夫很好,对邵老四完全是一副非君不嫁,生死不渝的姿态,这情形,自然为难了我们这些盟兄。”
  “但俗语说得好,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我们通力合作,暗中查察之下,这一秘密,终于给沈大哥揭穿了。”
  “就当上官珍珠与伍仲和在一个隐蔽地点幽会时,沈大哥将邵老四找了去,当面揭穿了这一项阴谋。”
  石中英长叹一声道:“就因为这样,邵大叔才与上官宝珠结合?”
  “是的,”胡成彪接道:“也因为这样,上官珍珠才公开下嫁给伍仲和。”
  一顿话锋,又轻叹着接道:“由于这一事件,上官珍珠自然恨透了我们四君子,但由于当时他们的羽毛未丰,却只能恨在心中。”
  石中英接问道:“以后的碧云山庄,又怎会崛起武林的?”
  胡成彪轻叹一声道:“有关碧云山庄如何崛起武林,以及伍仲和是如何死去的,但目前为止,恐怕除了上官珍珠本人之外,还没人能够回答。”
  随指石中英接问道:“伍中和已经死去多久了?”
  胡成彪漫应道:“总有十多年了吧!确实日期,我已记不起来了。”
  石中英注目接道:“那是说,碧云山庄崛起武林,是在伍仲和死去以后的事?”
  “不错,”胡成彪点点头道:“伍仲和这个人,除了在女人面前,具有一套特殊本领之外,终其一生,一切却表现得平庸。”
  石中英沉思着接道:“伍仲和是怎么死去的,也没人知道?”
  胡成彪又点点头道:“不错,伍仲和是怎么死的,不但没人知道,也没人去过问。”
  石中英蹙眉说道:“如此说来,伍仲和的伤亡,内中必有隐情,而且,也必然与碧云山庄的崛起武林,大有关连。”
  杜天行禁不住插口笑道:“存有这种想法的人,可能很多,只是一般人都因事不关已,没人愿意惹麻烦,所以,大家都只好闷在心中。”
  石中英又向胡成彪注目问道:“胡大叔,上官珍珠以后是否也改嫁过?”
  胡成彪摇首苦笑道:“这一点,倒是没听说过。”
  杜天行笑道:“你小子这句话,就问得不够聪明啦!”
  石中英讶问道:“我又是那一点儿问错了?”
  杜天行笑了笑道:“你自己多想想吧……”
  酒菜和静尘师太的素点,都送上来了。
  于是,群侠们在低斟浅酌中,又继续谈下去。
  柏长青咽下满口的卤菜之后,抬起衣袖,抹抹嘴唇,才长叹一声道:“上官珍珠这女人,也未免太毒辣了,仅仅为了这点事情,就要将你们四君子赶尽杀绝。”
  胡成彪苦笑道:“那妖妇的借口是:咱们四君子,破坏了她毕生的幸福。”
  石中英一挑剑眉道:“这简直是强词夺理,她也不检讨一下她自己的无耻行为。”
  胡成彪轻轻一叹道:“俗语说得好,宁可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可恨当年我们四兄弟中,竟然谁也不会想到这点。”
  杜天行神色一整道:“事情已经过去,也不用追悔了,目前,我们还是打点精神,应付即将来临的变局,才是正经。”
  石中英一怔道:“杜大叔此话怎讲?”
  杜天行苦笑道:“你以为碧云山庄和杜大年那个组织,是那么容易打发的?”
  石中英也苦笑道:“我并没轻视他们呀!”
  杜天行神色一整道:“这不是轻视不轻视的问题,今宵,咱们已算是一举得罪了两方面的人,他们绝不会善罢干休,尤其是胡兄与庵主二人,他们两方面都要得而甘心,如今平白失踪了,这以后的行动,咱们闭着眼睛,也可以猜想得到。”
  柏长青插口问道:“杜老弟之意,是要我们尽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杜天行正容颔首道:“是的,而且是越快越好。”
  柏长青轻轻一叹道:“恐怕已经太迟了,咱们要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必须得经过一番血战才行。而且,还必须借重你老弟鼎力协助才行。”
  杜天行蹙眉说道:“在下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柏老一语提醒了我,我可必须要赶回去才行了,以免杜大年发现我的秘密来。”
  不等对方接腔,人已站了起来,正容接道:“好在这儿非常隐蔽,不论是哪一方面的人,都不可能一下子找到这儿来。”
  石中英注目问道:“您可不可以就此脱离他们了呢?”
  杜天行接道:“现在还不行,因为沈小凤是中行煜和我两人所推介的,如果我这么抽身一走,恐怕就会危及小凤的处境……”
  胡成彪截口道:“不错,杜大侠要抽身,也必须等小凤艺成之后才行。”
  杜天行接道:“同时,我这一赶回去,还可能使目前的局面作戏剧性的转变。说不定诸位可以兵不血刃,而乘机脱身。”
  话音一落,立即抱拳一拱,转身匆匆离去。
  石中英不禁蹙眉自语道:“兵不血刃,而乘机脱身,这可不容易啊!”
  柏长青笑道:“你小子,平常那些鬼聪明到哪儿去了,你想想看,凭你杜大叔那一套,在杜大年那小子面前,三言两语一挑拨,则杜大年的注意力,不就完全转向伍维屏那边去了么?”
  石中英禁不住哑然失笑道:“姜,毕竟是老的速,我小三子就想不到这一点。”
  柏长青沉声接道:“别没大没小的,油嘴滑舌了,咱们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你杜大叔身上,自己也得商量一个应变的办法才行。”
  石中英向着乃师吡牙一笑道:“请师傅吩咐……”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六章 单鞭闹重地 双美困机楼
下一篇:第八章 楼船藏人质 群侠施救回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