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石洞获绝艺 惊天一剑苏
 
2019-11-29 12:10:11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道:“不用去强求,我给你介绍一位,一身兼佳人烈士的奇人吧!”
  随着话声,一位神态威猛的驼背老人和四个劲装佩刀,彪形大汉,已缓步而入。
  后面还跟着一个神态猥琐的短装汉子,指着青衫文士向驼士文背老人讪笑道:“老爷子,就是这位。”
  驼背老人一双精目,凝注青衫文士,一只手却向短装汉子一挥道:“退过一旁。”
  青衫文士目注驼背老人,淡然一笑道:“这位老人家好大口气,须知佳人难得,烈士更难求,而老丈却说有一人而兼具烈士、佳人双重身份人。”驼背老人一笑道:“老朽话一点也不算夸张。”
  青衫文士“哦”道:“那么,老丈何妨先将那位奇人的姓名来历,说给我听听?”
  驼背老人淡然一笑道:“姓名来历不必先说,你老弟见了面,自然会认得。”
  青衫文士脸色微微一变道:“老丈认识区区?”
  驼背老人接道:“俗语说得好: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何必定要事先认识,才能算是朋友哩!”
  青衫文士“唔”了一声道:“说得有理,那么,我再问一句,老丈口中那位一身而兼佳人、烈士,双重身份的奇人,究竟是男人还有女人?”
  驼背老人神秘地一笑道:“这个,你老弟毋需过问,总而言之一句话,你们二位之间,曾经认识,而且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青衫文士,目光在驼背老人和一旁的短装汉子脸上来回扫视着,一面微微颔首道:“我有点明白了。”
  驼背老人笑道:“明白就好,免得老朽多费唇舌……”
  青衫文士注目问道:“老丈是奉命迎宾的专使?”
  驼背老人连连颔首道:“完全对,完全对。”
  青衫文士呵呵一笑道:“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的确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区区客居异地,除了这一刀一剑之外,别无长物,所以,我想向老丈借一样东西权充晋见那位老朋友的见面礼。”
  驼背老人笑问道:“老弟台想借点甚么东西?莫非看中了我这颗头颅不成?”
  青衫文士脸色一沉道:“你够聪明!”
  “呛”然一声,已亮出一把形似雁翎,澄如秋水的宝刀来。
  驼背老人精目中寒芒一闪,脱口赞道:“好一把宝刀!”
  不等对方接腔,又呵呵一笑道:“你老弟想借用我的脑袋,我却想要你这把宝刀,且看看究竟是谁的心愿得偿吧?”
  扭头一声沉喝道;“胡刚,你去领教领教这位朋友的绝招吧!”
  青衫文士冷冷一声道:“何必叫手下人前来送死……”
  驼背老人截口接道:“老夫要先行考验你一下,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夺魂刀’?”
  “夺魂刀”三字入耳,杜天行才禁不住心中恍然大悟地忖道:“原来是他,那真是巧极了……”
  原来“夺魂刀”就是以沈玉璋为首的,“四君子”中的老四,“夺魂刀”邵家驹,也就是碧云山庄庄主上官珍珠的姊夫,上官宝珠那位生死不明的丈夫。
  邵家驹这位生死不明的神秘人物,上官珍珠正在找他,而且,上官珍珠不惜劫持自己的胞姊,其主要目的,也是为了逼使他出面。
  至于群侠方面,由于目前的道消魔长,深感人力不足,自然也希望他能早点出面,也增强己方的实力。
  象这么一位正邪双方都必欲使其早日出面的人物,竟然之间,在茶馆中邂逅了,杜天行心中这一喜,可真是非同小可。
  青衫文士冷然一哂道:“放心!如假包换。”
  有他这一句话,这位青衫文士,已可确实就是“夺魂刀”邵家驹了。
  “老夫要看事实证明,”驼背老者向一旁的劲装大汉喝道:“胡刚,你还等什么。”
  “是!”
  随着这一声暴喝,但见寒芒一闪,那劲装大汉已挥刀向邵家驹扑了过来。
  那身法之快速,与刀法的奇诡,一旁的杜天行,一眼就能断定,那是碧云山庄中的高手,使的也正是碧云山庄中的独门绝艺“修罗刀法。”
  “呛”地一串金铁交鸣,紧接着,却是一声“砰”然大震,和“唏哩哗啦”的桌椅杯子被砸碎的响声。
  那劲装大汉一个照面不到,已被摔得四仰八叉地,连右耳也不翼而飞。
  邵家驹神态安详地,冷然说道:“邵某人不杀无名之辈,所以只割去一耳,以示薄惩。”
  接着,目注驼背老人冷然问道:“这一场考验,是否已算通过?”
  驼背老人皮笑肉不笑地接道:“通过了,通过了,真是见面更胜闻名。”
  邵家驹冷然接道:“但对对你们碧云山庄的‘修罗刀法’,却有浪得虚名之感。”
  驼背老人接道:“朋友,评语别下得太早,可能你还没有遇上本庄中真正的高手。”
  “你自认是贵庄的真正高手?”
  “老朽不妄自菲薄,本庄中,功力高出老夫的人,已不太多了。”
  邵家驹注目问道:“那你的地位,也一定不低?”
  “不错,”驼背老人颔首接道:“老朽在本庄八大护法中,名列第二。”
  邵家驹沉声接道:“报名领死吧!”
  驼背老人淡然一笑道:“没这么严重,邵老弟,咱们之间,无怨无仇!何况,谈到你和敝上的渊源来,咱们还该算是一家人哩……”
  “住口!”邵家驹厉叱一声后,才冷然接道:“既然提起渊源来,我却不能不问你几句话……”
  驼背老人截口笑道:“没问题,老朽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实,老弟尽管问吧……”
  这时,一旁的杜天行,禁不住暗中叹息着。
  “这个驼背老人不愧是一只老狐狸,也许他已于对方的刀法中看出,凭他的力量收拾不了,才不得不改用配搭的了……”
  邵家驹目光深注地问道:“我问你,拙荆是否被囚于东方曙的家中?”
  驼背老人笑道:“尊夫人是在东方曙家中,但不是被囚,而是东方曙家中的特别贵宾……”
  邵家驹截口接道:“我没工夫和你咬文嚼字,再告诉我,东方曙家在哪儿?”
  驼背老人讶问道:“这就怪了?邵老弟对尊夫人被招待在东方曙家中,这等绝对机密的消息都知道了,却不知道东方曙住在何处?”
  邵家驹冷然接道:“因为我刚到夏口,还没工夫向人打听。”
  驼背老人“哦”了一声道:“那就怪不得啦!”
  接着,又注目问道:“邵老弟是由哪儿来?”
  “西湖。”
  “啊!那是说,邵老弟所获消息,也是由西湖本庄中人口得来?”
  “不错。”
  “那很抱歉,本庄高级人员,都已外出,邵老弟侠驾光临,必然没有好好接待……”
  邵家驹截口接道:“少废话,我问你,上官珍珠,是否也在东方曙家中。”
  驼背老人歉笑道:“很抱歉,这问题,老朽没法回答。”
  邵家驹目光深沉地问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驼背老人苦笑了一下道:“两者都是……”
  邵家驹忽然厉叱一声:“站住!谁敢妄动一步,我先砍断他的狗腿。”
  原来另一个劲装大汉,在驼背老人的暗示之下,正准备悄然离去。
  这情形,已不言而喻,那是驼背老人自知没法应付邵家驹,才不得不暗中派手下人回去,邀请援兵来。
  经过邵家驹这一喝破,那劲装大汉,僵在那儿不敢动弹,驼背老人也是一脸苦笑。
  邵家驹却是淡然一笑道:“我不再难为你,并且与你建一次奇功,带路吧!”
  驼背老人目光一亮道:“邵老弟是要去东方曙家中?”
  邵家驹冷然颔首道:“不错一—”
  驼背老人笑道:“那真好极了……”
  这当口,杜天行却以真气传音向邵家驹促声说道:“邵大侠,使不得!这几个人,也不能留下活口。”
  邵家驹断定以真气传音向他示警的人,就是那位尚不知其来厉的杜天行。
  他闻言之后,仅仅似有若无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向驼背老人问道:“有什么好?”
  驼背老人讪然一笑道:“能化干戈为玉帛!那自然是一件好事,何况,尊夫人也正很想念……”
  邵家驹截口接道:“少废话,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驼背老人一怔道:“邵老弟不去东方曙家中了?”
  邵家驹冷然接道:“去是要去的,但不要你们带路,而且,你们六个,一个也休想活着回去!”
  驼背老人呵呵一笑道:“邵家驹,听说‘四君子’中,以你的武功最高,但我绝不相瞒,你会比其余三人,高明到……”
  邵家驹截口道:“少废话!你们六个,一起上吧!”
  驼背老人冷笑一声道:“用不着!”
  紧接着,沉喝一声道:“你们五个,先行离去……”
  邵家驹又截口接道:“那我先送他们回老家……”
  话声中,身形疾闪,向驼背老人那五个手下身边,挥刀扑了过去。
  那五个,站在驼背老人的背后。
  邵家驹要想杀那五个,必须越过驼背老人的身旁,而驼背老人也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因此,当邵家驹扑过驼背老人身旁时,驼背老人挥刀横扫,并冷笑一声:“作梦!”
  “呛”地一串震耳金铁交鸣声中,邵家驹的身形银加速前扑。
  一声惨号,那最先指认他的猥琐汉子,已身首异地。
  当然,那四个劲装大汉也不会坐以待毙,一阵叱声中,一齐挥刀格拒。
  那四个劲装大汉的身手,也相当高明,尽管其中一人方才已受了震伤,但在四人联手之下,也还是显得非常凌厉。
  但他所遇上的对手太高明了。
  一个照面之下,四个中已有两人惨死当场。
  而这当口,驼背老人也挥刀由侧面夹攻。
  由于驼背老人的攻势太以凌厉,邵家驹不得不回身应战,而顾不得再去追杀那仅剩的两个劲装大汉。
  驼背老人却乘机喝道:“你们两个,还不快走!”
  “是……”
  那两个劲装大汉暴喏声中,人影一闪,杜天行已射落大门口,并淡然一笑,说道:“何必那么急哩……”
  那两个劲装大汉,微微一怔之下,不等杜天行说完,已双双厉吼一声:“狂徒找死!”
  “呛”然巨震声中,两个劲装大汉的身形扑进一半,即被震回原地。
  杜天行立即扬声说道:“邵大侠,请恕在下越俎代庖,这两个鼠辈,由在下代为收拾可好?”
  那驼背老人的攻势,越来越凌厉,以邵家驹的身手之高,居然只能打成平手。
  因此,邵家驹一面与驼背老人奋战,一面扬声答道:“阁下就不必客气,尽管下手收拾……”
  这同时,驼背老人也扬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杜天行呵呵一笑道:“待会向阎王驾去问吧……”
  紧接着,却向那两个劲装大汉,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两个,作得象个男子汉一点,上吧!”
  那两个劲装大汉,方才一招硬挤之下,已吓破了苦胆,此刻竟刻呆立当场,作声不得。
  这,本来也难怪。
  方才,邵家驹已夸下海口,说他们六个人都不能活着回去的。
  而杜天行也显然是为了邵家驹的面子,才不得不留下他们的生命向邵家驹发问。
  目前这情况,向前走,是准死无疑。
  观望下去哩!却还有一线希望。
  因为,驼背老人不但已和邵家驹打成平手,而且,还隐然占了上风。
  只要驼背老人能将邵家驹杀死,他们这两条命,就算是捡回来了。
  杜天行冷笑道:“装孙子也不行,别以为你们不动手,我就不好意思杀你们。”
  那两位,仍然没有行动,也不答话。
  驼背老人厉声喝道:“别理那匹夫,回过身来,帮我收拾这个姓邵的……”
  不等他说完,两个劲装大汉已暴应一声,回身向邵家驹扑了上来。
  但他们身形虽快,却快不过杜天行的长剑。
  两个劲装大汉身形一起,杜天行却已后发先至,并怒叱声:“躺下!”
  两声凄厉惨号,同时传出,那两个劲装大汉已同时惨死当场。
  杜天行所显示的高明身手,不再使得驼背老人心中惊凛,而暗萌退意,连邵家驹也禁不住精目中异彩连闪地,脱口赞道;“阁下好快的剑法!”
  杜天行谦笑道:“邵大侠夸奖了……”
  驼背老人厉声喝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你成了斧底了游鱼,还问这些干吗?”杜天行冷然一哂之后,又扬声问道:“邵大侠,能否让在下帮忙一下?”
  原来驼背老人看出目前情况不对,已打算脚底揩油。
  也因这原因,他的攻势也越见凌厉,居然将邵家驹迫得连连后退,因而杜天行才有这一问。
  但邵家驹却扬声笑道:“暂时还不必……”
  驼背老人厉叱一声:“撒手!”
  “当”地一声,邵家驹的宝刀果然脱地向屋梁上射去。
  一旁的杜天行心头一惊之下,连忙飞射接应。
  但杜天行身形才起,驼背老人忽然发出一声凄厉惨号,一条右臂,已被邵家驹一剑齐肩削掉。
  而且,邵家驹得理不饶人,飞起一脚,将驼背老人踢飞丈外,立告了账。
  这转化,太意外,也太快速了。快速得使身手高如杜天行,也禁不住疾泻身形,怔立当场。
  原来,邵家驹于宝刀脱手的瞬间,一只左手,却已同时拔出长剑,连当事人的驼背老人,也没看清,一条右臂,已被削掉。
  邵家驹乘势一脚将驼背老人踢毙之后,立即纳剑入鞘并飞身将钉在屋梁上的宝刀取下,才向杜天行笑道:“阁下,咱们另外找一个地方谈谈。”
  这时,吓得面无人色的店家,才浑身颤抖着,哀求道:“二位大爷,这……这几条命,可……可怎么得了?”
  不错,对一个生意人来说,在自己店里,一下子出了六条人命,可的确是一件天大的祸事。
  杜天行首先哑然失笑道:“不要紧,所有损失,我负责赔偿,至于官府方面,我也会给你疏通,保证你没有责任,只管放心前往报案就是。”
  说完,并探怀取出两张两重的金锭子,递给店家手中,笑问道:“这些,作为赔偿损失之用,该够了吧!”
  店家一见黄澄澄的金子,那本来哭丧着的脸,立即绽出笑容,连连颔首道:“够了,够了,太多吧!”
  以当时的物价来说,的确是太多了,二两黄金,足够盖一间规模不大的新店面啦!
  杜天行没再理会店家,只向邵家驹呶呶嘴,低声说道:“邵大侠,咱们走。”
  说完,两人相偕扬长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八章 楼船藏人质 群侠施救回
下一篇:第十章 闻耗拟报警 反中奸人计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