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闻耗拟报警 反中奸人计
 
2019-11-29 12:47:51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说来,也真是冤家路窄。
  就当他们两人的心中,滋生不祥预感的同时,街上却传来一个熟悉的语声道:“大家吃快一点,咱们还得兼程赶回去。”这语声,正是四海盟盟主皇甫承先的。
  杜天行身为皇甫承先的得力干将,尽管以往他不曾见到过这位顶头上司的庐山真面目,但对于这语声,却是耳熟能详。因此,皇甫承先的话声入耳,立即感到心头巨震,脸上也变了颜色。
  幸亏他们两人都改装易容,不必担心皇甫承先认出,也不致于被同座的人看破。
  杜天行趁着盛饭的机会,飞快地向四周一扫,只见那些年轻杀手,年纪都在二十三四之间,资质根骨,也都是一时之选,一个个都是满脸剽悍神色。
  而更使他怵目惊心的,是这些杀手们的衣服上,都溅得有疏疏落落的血渍。
  他一面心中在叫苦,一面却故意想逗起对方说话,而向胡成彪说道:“老张,咱们快点吃,早点让出位子来,免得妨碍这二位侠士。”胡成彪连连颔首道:“好的,好的……”
  坐在他们对面的两个杀手之一笑道:“不用急,也不用怕,我们不会随便杀人的。”
  杜天行身躯一颤,语不成声地接道:“杀……杀人?多……多可怕……”
  杜天行,胡成彪二人,是一对朝山进香的乡巴佬装束,他这一番做作,倒算是恰如其分。
  那年轻杀手呵呵大笑道:“一听到杀人,就吓成这个样子,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另一个笑了笑道:“乡下人嘛!这也难怪。”
  原先说话的年轻杀手,目注杜天行笑问道:“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杜天行有点怯生生地说道:“小的两人,是前往武当山朝山进香的。”
  那年轻人笑道:“去武当进香?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两个,一听到杀人,就吓得发抖,如果看到那满寺院的死尸,那还不吓破苦胆么!”
  杜天行一副惊悸莫名的神情,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骇然讶问道:“这位侠士,您在说些什么话啊?”
  那年轻人含笑接道:“我说,武当山的道士,都已经死光了。”
  “怎么死的?”
  “自然是被咱们这些人杀死的呀……”
  “当”地一声,杜天行,胡成彪两人手中的碗筷都掉到地下了。
  这,固然是他们故意做作,但他们的心中,也的确是十分震惊。
  不但有十分的震惊,也非常懊恼,和非常的难过。
  那年轻人见状之下,得意地笑道:“不要怕,我早以说过,我们不会随便杀人的。”
  杜天行与胡成彪对望一眼,怯生生地站了起来,匆匆忙忙会了帐,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出去,后面传出一串呵呵狂笑声。
  虽然已经亲耳听到了,但杜天行,胡成彪二人,却仍然向武当山赶去,为的是要实地看看究竟,同时,他们也是希望能看到一些劫后幸存的人。
  跟着这一惊人消息同时传出的,是四海盟已正式成立,并向各门各派发出警告,限期三月,向四海盟投诚报到,否则,武当派就是一个例子。
  当然,杜天行,胡成彪二人于离开那个小镇甸之后,已另行改装易容。
  此刻,他们是两个商人装束的中年人。
  两人在一家小馆子中打过尖后,胡成彪才苦笑着问道:“杜兄,咱们怎么办?”
  杜天行沉思着接口道:“看情形,四海盟不可能还有人留在这儿,咱们不必有太多顾虑,即行上山。”
  胡成彪点点头道:“好,咱们走吧……”
  杜天行判断不错,在登山过程,一路上没遇到任何阻挠,当然也没看到一个活人。
  由山脚的净乐宫起,至金顶为止,所以八宫,六院,二十四庵,七十二观之中,少说点,也有两千名以上的僧侣和道士,可是,杜、胡两人所见到的,只是遍地血腥和横七竖八,死状奇惨的尸骸。
  整个武当山,已变成个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
  这,不但是武当开派以来,一次空前的浩劫,也是武林中未曾前闻的浩劫。
  由于心情的沉重,也由于百十里的山路,实在不算短,因此,当他们两人到达金顶的真武观时,已经是薄暮时分。当他们在真武观中巡行一周,仍然没见到半个活人之时,胡成彪禁不住苦笑道:“杜兄,现在咱们怎么办?”
  杜天行也苦笑道:“先用干粮,然后连夜下山,咱们总不能在这儿陪着死人过夜。”
  两人就在山门外的石阶上坐了下来,一面吃着随身携带的于粮,胡成彪并长叹一声道:“武当派以剑术称尊武林,想不到却也在剑术上遭到灭门横祸,而这一招使其灭门的剑法,还本来是他的门下的弟子所研创出来,想起来,可真是不可思议。”
  杜天行在猛吃着一条鸡腿,闻言之后,只苦笑了一下,并未接腔。
  胡成彪又轻叹一声道:“杜兄,我也同意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的话,但为了报仇而迁怒于上千的无事之人,这就实在太没有人性了。”
  “人性?”杜天行咽下满口鸡肉,才披唇一哂道:“茫茫人海之中,你胡兄曾经碰到几个具有人性的人?”
  这回,可轮到胡成彪苦笑了。
  杜天行又是披唇一哂道:“你老兄别说我过于偏激,人与禽兽之间,根本是没什么分别的,甚至有很多很多的人,还缺乏某些禽兽所具有的美德,你老兄何妨仔细地想想看。”
  胡成彪又苦笑了一下道:“不用再想,眼前这血淋淋的例子,以及我沈大哥夫妇和小凤所遭遇到的一切,已足够支持你老兄这一番高论了……”
  杜天行忽然传音说道:“禁声。”
  说着,已拉着胡成彪,飞身上了山门旁一株叶浓密的古松之上。
  沉寂了少顷之后,胡成彪才传音苦笑道:“真够惭愧,直到现在,我才听到一点轻轻脚步声。”
  杜天行传音说道:“胡兄别太谦虚,咱们猜猜看,来的是哪一方面的人?”
  胡成彪沉思着接道:“四海盟的人,不可能去而复返,看情形,来的可能是因事外出,幸逃这一次劫杀的,武当派中的人?”
  杜天行点点头道:“这判断,很有道理。……”
  他们居高临下,视界辽阔,就这说话之间,已远远地看到,登山登道士,出现一行模糊人影。
  杜天行入目之下,话锋一转道:“一共九个,不错,都是道装……”
  那九个人,行进速度很快,胡成彪也看清楚了,并立即接道:“带头的一个,是白胡子老道。”
  那九个道士,已登上山门的广场,可看得更清楚了。
  不错,不但为首的,是一位白髯垂胸的老道,殿后的那位,也是六旬以上的白发全真,只有当中是七位中年道士。
  当然,这九位道士脸色白得难看,是无法形容的。
  杜天行,胡成彪二人,都禁不住在心中感叹着,“天可见怜,武当派总算还有幸逃不死的人。咱们也算此行不虚了。”
  那九位,登上广场之后,却停了下来。
  两位白髯老道向七个中年道士低声说了句什么,立即并肩向山门前走了过来。
  胡成彪扯了一下杜天行的衣袖,传音问道:“咱们是否立即下去?”
  夜空中,忽然传出一声清朗叱道:“老牛鼻子,给我站住!”
  杜天行一听语声,就知道是四海盟盟主皇甫成先的徒弟杜大年,禁不住暗道一声惭愧地,心念电转着道:“这小子还潜伏在这儿,我竟不曾察觉出来……他们也真沉得住气,对我们两人,居然不加闻问……”
  他,心念急转间,两位白髯老道立即停了下来。
  七个中年道士,也不待吩咐,立即布成了武当派威镇武林的“七星剑阵。”
  同时,一阵“飕飕”连响,杜大年已率领着十个年轻杀手,射落广场。
  杜大年首先向两位白髯老道笑道:“老牛鼻子,你们是不是武当三子中的玄真子和悟真子?”
  “武当三子”是包括武当派现任掌教慧真子在内的统称,也是武当派中最高功力的三位。
  经过杜大年这一提醒,杜天行,胡成彪二人也省过来。
  这两位白髯老道,必然是玄真子和悟真子。而那七个中年道士,也就是武当二代弟子中的精英“武当七剑。”
  至于他们这九位怎么会突然由外间回山,就不得而知了。
  果然,左边的白髯老道冷然颔首道:“不错,贫道玄真子,站在我身边的是我师弟悟真子……”
  杜大年笑问道:“另外七位,就是贵派年轻一代中的精英,‘武当七剑’了?”
  玄真子不愧是修为有素的得道全真,处此灭门惨变的情况之下,却仍然是神态从容,不疾不徐地答道:“不错……”
  杜大年截口笑道:“那好极了,咱们留在这儿,为的就是等你们九位。”
  玄真子冷然接道:“施主是四海盟中的人?”
  杜大年傲然颔首道:“小可是四海盟的首座弟子,也就是未来的四海盟盟主。”
  玄真子脸色一变道:“我武当派与你们何怨何仇?值得你们血洗武当之后,还要赶尽杀绝?”
  杜大年淡然一笑道:“对付将死的人,小可是十分慷慨的,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血洗武当,是为了家师的杀父之仇!”
  玄真子注目问道:“令师的先尊是什么人?”
  杜大年接道:“严格说来,咱们也算一家人,家师的令尊,就是出身贵派的‘惊天一剑’皇甫丹大侠……”
  他的语声未落,玄真子,悟真子二人,又是脸色一变地,长叹出声。
  少顷之后,悟真子才抢先厉声叱问道:“孽障,你那个混帐的师傅呢?”
  杜大年道:“家傅早已返回本盟总舵,要超渡你们这几个,自然用不着劳动他老人家……”
  悟真子的涵养功夫,可没他师兄那么好,只见他须发怒张地,挥剑直扑,并厉声叱道:“贫道先劈了你这小孽障……”
  以悟真子的修为,这含愤之下的一剑,是何等威势,放眼当代武林,能接得下他这一剑的,可实在不多。
  但事实上,他这雷霆万钧的一剑,却被杜大年从容地接下了。
  “呛”然巨震声中,杜大年疾退丈外,并连连向着跟踪飞扑的悟真子摇手笑道:“要赶着去投胎,也不争这一时半刻呀!”
  话声中,接连三个急闪,避开了悟真子的三次追击。
  悟真子满腔悲愤,无处发泄,经过杜大年这一逗弄,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地,厉声叱问道:“小狗为何不敢接招……”
  玄真子连忙将其拉住,并沉声喝道:“师弟,冷静一点!”
  杜大年却冷笑一声道:“老杂毛,我怎么没接招,你那第一剑我不是已经接下了么……”
  悟真子老脸铁青,却强忍着没有发作。
  玄真子平静地问道:“你,是不是还有援手未到?”
  杜大年笑道:“笑话,要超渡你们这些土鸡瓦狗,还用得着之援手么!”
  玄真子脸色一沉道:“那你为何还要拖延时间?”
  杜大年阴阴地一笑道:“小爷是为你们好,想替你们找两位帮手出来。”
  话声一落,扬手发出两点寒星,向杜天行,胡成彪二人藏身的古松上疾射而来。
  杜大年所发射的,是两粒铁莲子,而且是贯注内家真力发出。
  因此,那破空锐啸之声,既劲且疾,连一旁的玄真子于悟真子两人,也为之脸色一变。
  但杜天行是何许人,两粒铁莲子,又如何能奈何得了他。
  只见他朗笑一声,与胡成彪二人相偕飘落广场上,拨弄着手中的两粒铁莲子,淡然一笑道:“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右手一挥,两声惨号随之传出,杜大年所率领的十个年轻杀手中,已倒下一双。
  杜大年没想到对方竟然先行向自己手下人下手,而且,那身手之高明,似乎绝不在他自己之下。
  因此,入目之下,脸色为之大变。
  杜天行却淡然一笑道:“你这铁莲子,倒是蛮管用的,再送我几粒如何……”
  这当口,胡成彪却利用机会,向玄真子,悟真子二人低声说明自己两人的来意。
  此刻,杜大年已由口音中听出杜天行的来历,不由又是脸色一变道:“你是杜分舵主?”
  “不错啊!”杜天行含笑接道:“少主还能听得出我的口音来,属下感到无上光荣!”
  杜大年冷笑一声道:“人家都说你失踪,是遭了碧云山庄或者是柏长青那一伙人的毒手,我却料定你是跟柏长青他们在一起……”
  杜天行截口笑道:“少主天纵英明,料事如神,可敬可佩……”
  杜大年也截口叱道:“杜天行,你以为我治不了你!”
  杜天行漫应道:“这可难说得很。”
  一顿话锋,才神色一整道:“杜大年,看在你我都是姓杜的情份上,希望你能冷静地听我说几句话,你,不是正主儿,我可以请求武当两位道长,让你们离去……”
  杜大年截口冷笑道:“真是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你大概忘了咱们留在这儿的任务了。”
  杜天行沉声接道:“你一定要见过真章才行,咱们且互拼三掌如何……”
  杜大年又截口冷笑道:“放过你们。”
  话出招随,“砰,砰,砰,”接连三声霹雳巨震过处,扬起漫天尘土,那强劲的罡风,逼得远在丈远外的胡成彪,悟真子,玄真子等三人,也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尘埃降落之后,只见杜天行周围的地面,象被铁器铲去似的,低了尺许,而他立足处的周围径尺之内,却仍然完好如初。
  杜大年入目之下,脸色一变之间,杜天行却含笑问道:“三掌已接了,你怎么说?”
  杜大年不答反问道:“你……你也会‘大静神功’?”
  “不错。”
  “你这‘大静神功’由何处得来?”
  杜天行冷然接道:“这些,与你不相干,现在,你给我一句话,说的话算不算数?”
  杜大年哼了一声道:“小爷说的话,当然算数,现在,你只要告诉我,同你一起来的人是谁,我马上就走。”
  “可以,”杜天行接道:“我这位同伴,是‘四君子’中的胡成彪大侠。”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九章 石洞获绝艺 惊天一剑苏
下一篇:第十一章 苗疆两娇娆 应约来助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