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静神功竣 凤凰展翅飞
 
2019-11-29 12:50:29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是群侠们在武昌神秘失踪的三个月之后,时序已进入隆冬。地点是湖南省境,岳麓山山麓的一幢新建巨宅。
  这幢新建巨宅,背倚崇山,面临大江,不论风景与形势,都算得上是一处世外桃源。
  时间虽已薄暮,但由于整整下了一天半的大雪,整个大地,一片银白,因而看起来,却仍然与大白天一样的一目了然。
  在粉妆玉琢似的白雪装点之下,这幢巨宅,似乎更加别具一番撩人的风韵。
  尤其是那几枝早开的红梅,在四周一片银白之下,更显得多彩多姿,特别醒目。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真是好一幅隆冬雪景!不!说是万径人踪灭,至少在目前是不对的。
  因为,就在这不远处,沿着湘江江滨的小径上,正有一个黑衣人,踏雪疾奔而来。
  由于那人的速度很快,不消半刻,已到达那幢巨宅前。
  那是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的中年壮汉,他,举手在朱漆大门上,象擂鼓地擂得“砰砰”作响,一面促声喝道:“开门!开门!”
  大门内传出一个苍劲语声道:“谁呀?”
  那劲装大汉道:“我是王二,有紧急大事,向分舵主传禀。”
  “呀”地一声,大门开启,王二象一阵风似地,一闪而入,也不跟开门的老头打一个招呼,立即向内宅飞奔而去。
  那老头摇首苦笑道:“这小子,好象是发了神精病……”

×      ×      ×

  王二已到达一间重门紧闭着的起居室前,向室内扬声说道:“启禀分舵主,王二告进。”
  室内传出一个威严的语声道:“什么事?”
  王二恭声答道:“属下有紧急大事奉禀。”
  “自己推门进来。”
  “是!”
  王二恭应着,整理了一下衣衫,才小心地推开房门,缓步走了进去。
  室内,赫然就是四海盟湖南分舵的分舵主中行煜。
  由于室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因而此刻的中行煜,身上只穿一身单薄的便衣,臂弯中还搂着一个颇为妖娆的年轻少女。
  他,目注满脸焦急的王二,沉声说道:“什么事?快说呀!”
  王二这才咽下一口口水,讷讷地说道:“启禀分舵主,沈小凤已到了长沙……”
  王二的话声未落,中行煜那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一片死灰色。
  半晌之后,才强定心神,注目问道:“谁看到了?”
  王二苦笑道:“是悦来客栈的宋掌柜,沈小凤已知道悦来客栈是本盟所开设,所以径行找上宋她掌柜,要他捎个口信给您。”
  中行煜注目问道:“那口信怎么说?”
  王二尴尬地笑道:“小……小的不敢说。”
  中行煜哼了一声道:“俗语说得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丫头顶多也不能要我的命,照实说吧!本座不怪我就是。”
  王二这才讷讷地道:“那丫头说,今晚要来……算算帐,请您准……准备后事。”
  中行煜苦笑了一下道:“我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她第一个找的就是我。”
  “这是你的光荣。“
  语气比外面的北风还要冷,而且,话音未落,微风飒然,室内已出现一位艳如桃李,冷若冰霜的白衣女郎。
  这就是沈小凤,神功大成以后的沈小凤。
  此刻,她穿一身白绫劲装,外罩白绫披风,足登白色小蛮靴,全身上下,就象是外面的大地一样的银白。
  不!一片银白中,也有一小部分特别令人醒目的红色,那是她左胸和披风的前后,所精工绣上的,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
  凤凰作振翅飞翔状,全身一片血红,就象是用鲜血绘成的一样。
  她的目光,脸色,也是一片冷漠。
  尤其是那冷峻的目光,令人一触之下,会由心底里满生一股刺骨的寒意。
  中行煜脸色再度一变之下,强作镇定地笑道:“没想到沈姑娘来得这么早。”
  沈小凤接道:“早点了断,不是更好么!如果你后事没有安排好,我可以特别通融,宽限你一些时间。”
  中行煜不自然地笑道:“那我先谢了……”
  沈小凤截口接道:“那可不必,你曾经算是帮过我的忙,也曾经由伍维屏手中救过我一次,应该算是我的恩人,但你不该乘人之危,乘机污辱我,所以,那些恩情,已经由我的身体抵消了,虽然,我当时的身体,已不是清白的,但我曾经在心中立下誓愿,有朝一日,我能快意恩仇时,凡是在我身体上占过便宜的人,我都不会放过他,而且,我必须以最残忍的手段报复。”
  一顿话锋,又娓娓地接道:“对于你,由于过去那些难以解说的恩怨,我可以特别优待,让你死得痛快点。”
  话锋再度一顿,才沉声接道:“现在以最快的速度,去处理你未了的后事,我等你盏茶的工夫。”
  中行煜淡然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要准备的,不过,在下却有一个小情之请,希望沈姑娘能够恩准。”
  沈小凤“唔”了一声道:“说说看,只要不太过份,我可以考虑的。”
  “那我先谢了,”中行煜含笑接道:“其实,我的要求简单得很,第一,在下一人作事一人当,要杀要死,悉听尊便,但请放过我的手下之人。”
  沈小凤点点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
  中行煜接着苦笑道:“至于我的后事,也很简单……”
  忽然顿住话锋,向一旁的王二沉声说道:“王二,火盆中的火势弱了,快到隔壁去取点木炭来添上去。”
  “是。”
  目送王二匆匆走向隔壁房间,沈小凤却冷笑一声道:“我不怕你玩什么花枪!”
  中行煜苦笑道:“在你这位齐天大圣面前,我这魔小丑,还敢玩什么花枪。”
  沈小凤冷笑道。“谅你也不敢!说吧!”
  “是!”中行煜正容接道:“在下这个分舵,也有七八个人,在下一死,他们难免会危害地方,所以,在下想在未死之前,召集他们,告诚一番,并将现有财物,分给他们让他们能好好作一个安份良民。沈姑娘该不至认为我这第二个要求,是别有用心吧?”
  沈小凤接道:“既使你别有用心,我也不怕,去将你的手下人召来吧!”
  “多谢沈姑娘!”
  这时,王二已捧着一些木炭,正在向火盆上添加着,中行煜话锋一转道:“王二,立即去通知本舵的全体弟兄,在广场上集合,本座有话吩咐,同时,叫帐房将全部钱财,也搬到广场上去。”
  “遵命。”
  王二恭应着,匆匆离去。
  沈小凤冷然问道:“还有没有第三个要求?”
  “有,”中行煜讪然一笑道:“这也是我最后一个要求,我虽然明知不是你的敌手,但却希望能死得壮烈一点,请给我公平一搏的机会。”
  沈小凤慨然颔首道:“好,我都答应了。”
  中行煜起身抱拳一拱道:“在下一并谢了!沈姑娘请宽坐一会儿,在下还得给盟主办最后一件事情。”
  “是通知那厮,我已经出山了?”
  “正是。”
  “对那老贼,你倒是很忠心的!”
  中行煜苦笑道:“有道是,食人之禄,忠人之事,这也算是全始全终呀!”
  说完,他一面安排文房四宝,一面向一旁那妖娆女郎笑道:“媚娘,咱们的缘份也尽了,待会,我多给你一点银子,好好找一个老实的庄稼人,别再跟江湖人物混在一起了。”
  他虽然是在笑着,但却比哭还要难看。
  那妖娆女郎眼角微润,嘴唇触动了一下,但却是欲言又止。
  中行煜又苦笑了一下道:“媚娘,别难过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如果有缘,咱们来世再结为夫妇吧!”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别肉麻当有趣了,快点给皇甫老贼写信吧!”
  中行煜接道:“是,在下写好信,立即交给媚娘,以飞鸽送出,然后去广场遣散部下……”
  沈小凤忽然一蹙眉峰,厉声喝道:“匹夫!你……”
  厉叱声中,她已一掌向中行煜击出,娇躯也打了一个踉跄。
  但她连身形都站不稳,这一掌自然失了准头。
  只听“砰”然大震声中,灯火全熄,一片漆黑中,传出中行煜的呵呵狂笑道:“丫头,你上当啦!咱们孽缘未尽,今宵还得好好缱绻一番。”
  火光一闪,室内灯火复明。
  方才沈小凤掌风所击处的墙上,穿了一个径达五尺的大窟。
  沈小凤则爬伏地面,显然已昏了过去。
  中行煜目注昏迷不醒的沈小凤,得意地笑道:“一个人运气来了,真是推也推不掉,你丫头自己送上门来,不但使我可以重温鸳梦,好好地逍遥一番,而且也算是建了一宗不世的奇功。”
  接着,满脸邪笑地,俯身伸手,即待将沈小凤爬伏着的娇躯拨正过来,并咽下一口口水道:“先让我仔细地瞧瞧你这张迷人的脸蛋儿……”
  他的话声未落,一道幽灵似的人影,已悄没声地,穿窗而入。
  寒芒一闪,一支森寒长剑,已抵住中行煜的胸口,冷然叱道:“退过一旁!”
  来人是石中英。
  闭关期满,神功大成的石中英,比以前更为英挺而飘逸了。
  此刻,他穿的是一身黑色劲装,与全身白的沈小凤,显得黑白相映,成强烈的对比。
  目前这情形,对色迷心的中行煜而言,算得上是色星未退,杀星临头。
  中行煜自己很明白,如果石中英有意要他的命,纵然他有十条命也完了。
  此人不愧是阅历丰富的老江湖。
  尽管目前变出意外而使得他脸色为之大变,但他的反应很快,镇定功夫也高人一等。
  当他了解对方有力量杀他,而偏偏不杀他,必然是另有原因时,立即注目问道:“你是谁?”
  石中英冷然接道:“你不配问。”
  紧接着,却沉声喝道:“退后五步!”
  话声中,长剑略一用劲,已透衣而入,刺穿了中行煜胸前的表面。
  性命交关的情况之下,中行煜不得不退后,但他退后五步之后,又注目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呀?”
  石中英笑了,笑得有点残酷:“我要留着你的狗命,让沈姑娘亲手宰你。”
  一顿话锋,又注目问道:“说!你在沈姑娘身上,作了什么手脚?”
  中行煜不答反问道:“你是同沈小凤一起来的?”
  石中英“唔”了一声道:“算得上是前后脚之差。”
  中行煜忽然“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你是酒仙柏大侠的徒弟石中英?”
  “不错。”
  “石少侠既然早已到达这儿,那么,这儿的一切,你也都看到听到了?”
  “唔……”
  “既然已经看到听到了,那么,就该不用我另加解释啦!”
  石中英注目问道:“你是在派人添加火盆上的木炭时,作的手脚?”
  “不错,”中行煜颔首笑道:“石少侠绝顶聪明,一点就透……”
  石中英截口叱道:“少废话,交出解药来!”
  中行煜阴阴地一笑道:“石少侠这话,就不够聪明啦!试想,如果你我易地而处,你会那么轻易交出解药来么?”
  接着,又得意地笑道:“交出解药,仍然免不了一死,那我又何必交出来,也好找个垫背的,黄泉路上,更不致太寂寞。”
  石中英剑眉紧蹙,注目问道:“有什么条件?说吧!”
  中行煜接道:“我的条件很薄单,只要你石少侠保证我能安全离去就行了。”
  石中英问道:“你那么相信我的保证?”
  中行煜呵呵地笑道:“对于酒仙柏大侠的高足,所说的话,如果都不能相信,我还能相信谁的话哩……”
  这同时,两个劲装汉子,已悄然由门口掩入。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十一章 苗疆两娇娆 应约来助阵
下一篇:第十三章 直捣黄龙去 血洗恶霸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