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直捣黄龙去 血洗恶霸巢
 
2019-11-29 12:52:00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最近这一段日子中,“血凤凰”这三个字,在四海盟的内部,早已不胫而走。不过,由于他们封锁消息,一般江湖人物,才很少有人知道。
  伍维屏现在是四海盟中核心人物之一,对于沈小凤挑掉四海盟的湖南分舵,以及杀死杜大年的事迹,他内心的恐惧,可比谁都来得深刻。因为,沈小凤的清白,就是毁在他手中。
  他自然比谁都明白,一旦狭路相逢了,必然是凶多吉少。
  也由于这些原因,此刻,他一听到石中英的话,立脸色一变地,截口问道:“你说什么?”
  石中英咧牙一笑道:“我说,你小子的死期到了。”
  伍维屏怒叱一声:“小狗找死!”随着话声,一掌向石中英当胸击来。
  石中英挥拳硬接,“砰”然巨震声中,双方各被震退大步,石中英并呵呵一笑道:“伍维屏,别急着送死,先听我一言。”
  伍维屏哼了一声道:“有屁快放!”
  石中英却是慢吞吞地说道:“伍维屏,俗话说得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欠沈姑娘的那笔债,是赖不了的……”
  伍维屏截口一声怒叱:“放屁!”
  石中英也截口接道:“不赖,那是最好不过,现在,咱们到码头边去。”
  伍维屏冷笑一声道:“用不着,就在这儿也一样,反正官府又不敢管咱们的事。”
  石中英笑道:“行!你自己要当众丢人,我自然是高举双手赞成。”
  忽然大喝一声:“站住!”
  原来伍维屏已乘着石中英说话分神之间,吩咐两个手下人赶回总舵报信。而且,那两个人,还是分成两个方向疾奔而去的。
  他们的算盘打得很好,纵然石中英要拦截,也只能拦住一个,何况,还有伍维屏在一旁支援,连一个也未必能拦得住哩!
  但事实上,却是大出伍维屏的意料之外。
  此刻的石中英居然是“光说不练”,一声“站住”之后,他自己仍然卓立当场,而并未继之以行动。
  眼看那两个劲装汉子,已到达十五六丈之外时,突然一声劲叱,分两个方向传来:“躺下!”
  如响斯应,两声惨号与尸体倒地之声,相继传出。
  沈小凤与沈玉璋父女俩,徐徐地走了过来。
  沈玉璋是一身劲装,沈小凤却依然是白绫劲装,白绫披风,那栩栩如生的血红凤凰,那冷峻的俏脸,以及那森寒的目光,无不使伍维屏入目之下,由心底里直冒寒气。
  由于才是上灯时分,大街上行人如鲫,非常热闹。
  这一阵子的江汉地区,风云际会,龙蛇杂处,即使是普通平民,也能意识到一场杀劫即将发生。
  但尽管如此,大街上当众杀人的还是不曾发生过。
  此刻,居然一下子杀了两个,那凄厉的惨号,那血淋的尸体,一般普通平民,几曾见过。
  何况,现场中,这剑拔弩张的局面,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会想到,一场更惨烈屠杀,也即将展开。
  因此,当沈小凤,沈玉璋父女出现后,街上行人纷纷逃避,两旁店铺,也纷纷打烊,本来明如白昼的大街上,也顿时形成一片黑暗。
  沈小凤在伍维屏面前丈远处停了下来,目光凝注着,冷笑一声道:“伍维屏,你可不曾想到,会有今天吧?”
  伍维屏在自知难以逃生的情况之下,反而镇定下来?闻言之后,也是冷笑一声道:“少废话!今宵这一战,鹿死谁手,还在未定之天哩!”
  沈小凤一挫银牙道:“死的一定是你,杜大年已经给我杀掉了……”
  伍维屏截口接道:“我可不是杜大年。”
  沈小凤切齿说道:“但你那两个小子,绝对赶不上杜大年,今宵,我要亲手掏出你的心肝五脏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
  伍维屏忽然向他身边的一个斑发老者,投过冷厉的一瞥。
  那斑发老者接受他的暗示之后,一只右手立即向怀中掏去。
  沈小凤入目之下,冷笑一声道:“是想发求救火箭么?好!我成全你们……”
  她的话没说完,一枝讯号火箭,已冲宵而起。
  沈小凤目注伍维屏,冷笑道:“大概顿饭工夫之后,你的援兵,就可赶到,希望你能多支持一些时间……”
  伍维屏截口呵呵一笑道:“咱们是老相好了,你已领略过我的功夫,支持个把时辰,让你痛快淋漓……”
  他的下流话,被一串金铁交鸣之声打断了。
  伍维屏一面挥刀奋战,一面扬声喝道:“大家一齐上!”
  “是!”
  沈小凤厉声喝道:“这七个,都是我的,谁也不许插手。”
  伍维屏的六个手下,已挥刀蜂拥而上。
  那六个人,都是以前碧云山庄的高手,也算是伍维屏的子弟兵,这一联手合击之下,自然是凌厉无匹。
  在一片寒芒交织中,但听沈小凤怒叱一声:“躺下!”
  一声惨号,六人中已倒下两个。
  伍维屏奋力一刀,向沈小凤拦腰横扫而来。
  “当”地一声,伍维屏借刀剑相交的反震之力,飞身而起,向左边屋顶上疾射而去。
  很显然,伍维屏是想利用仅剩的四个替死鬼还在缠住沈小凤的当口,乘机开溜了。
  但他贼运欠佳,那鬼灵精石中英,似乎早已防着他这手,而预先在屋顶上等着他。
  因此,伍维屏的一只右足足尖才点向屋檐,石中英一记劈空掌,迎面击来,并朗笑一声道:“下去!”
  伍维屏的功力,可能与石中英在伯仲之间,也可能还不如石中英。
  加上目前的石中英是居高临下,以逸待劳,而伍维屏却是身形凌空,一只足尖才点上屋面。
  因此,伍维屏在匆促应变之下,当场被震得一个倒翻,又落入街心。
  这片刻之间,惨号连传,伍维屏那仅剩的四个手下,已全部死于沈小凤的剑下。
  伍维屏这一次重行落入街心,立即被沈小凤卷入凌厉而又绵密的剑幕中,并厉叱一声道:“小狗纳命来!”
  伍维屏在自知在逃生无望的情况之下,已豁出去了。
  由于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因而镇定下来,一把雁翎刀,使得神出鬼没。
  他,使得是家传的“修罗刀法”。由于加四海盟之后,已获传“惊天一剑”中的绝招,因而他的“修罗刀法”中,间或杂以“惊天一剑”中的精妙剑招,虽然有点不伦不类,却更显出其刀法的奇诡,一时之间,居然与沈小凤打成平手。
  就当他们两人杀得如火如荼之间,在四海盟总舵方向的天空中,已出现三枝红色信号火箭。
  一旁掠阵的沈玉璋,入目之下,扬声喝道:“小凤,敌人大批援兵快要来了,早点打发这小狗上路。”
  “好的。”
  沈小凤娇应一声,张口接着厉声沉叱:“撒手!”
  “当”地一声,伍维屏手中的雁翎刀,被震得飞上五丈之外。
  紧接着,一声凄厉惨号,划破这沉寂的夜空,伍维屏那胸膛破裂,鲜血狂喷的尸体,徐徐倒了下去。
  沈小凤右手持剑,左手抓住一颗血淋淋的心脏,半条手臂和整个前胸,都是一片殷红。
  她的脸色一片冷漠,不!在冷漠中,却有一丝似有若无的残酷笑意,口中喃喃自语着,却不知她究竟在说些什么。
  半晌过后,她才将左手中的心脏猛然向地下一甩,但见一片寒芒电闪,那颗心脏已在她那奇快无比的快剑之下,化成片片肉泥,洒满一地。
  沈玉璋,白如玉二人缓步而前,白如玉并柔声说道:“孩子,恭喜你大仇已报,从现在起,你也该将心情放开朗点了。”
  沈小凤凄凉地一笑道:“娘,现在不谈这些……”
  微顿话锋,又脸色一凝道:“娘!爷爷和叔叔伯伯他们是否都来了?”
  沈玉璋抢先答道:“凤儿,他们早已来了。”
  沈小凤沉声接道:“爹,现在我心事已了,咱们趁这机会,扫荡他们的贼穴去……”
  仍然在屋顶上掠阵的石中英连忙接道:“小凤,他们的援兵已经赶来了,恐怕还得在这儿搏杀一场才行……”
  他的话没说完,一阵急劲的衣袂破空之声过处,一道人影,疾如陨星下泻似的射落当场。
  紧接着,人影重闪,又射落十多个年轻剑手,将沈家父女等三人包围起来。
  屋顶上传来石中英的朗笑道:“好啊!这些魔崽仔都自己前来送死……”
  那当先射落沈小凤身前的,就是四海盟的太上护法之一,擅长“九幽寒煞”由班大娘专程请来对付沈小凤的大公主金瑶姑。
  她,目光一扫现场,俏脸本就为之大变,再听到石中英的朗笑,立即右手一扬,一记劈空掌,击向石中英,并截口怒叱道:“狂徒躺下!”
  一声“哗啦”暴响,石中英存身的屋檐上,被击塌一大片,但石中英却已卓立街心,向着脸寒似水的金瑶姑呲牙一笑道:“站着行不行?”
  金瑶姑冷笑一声道:“行!等我收拾这贱婢之后,再来宰你。”
  接着,向沈小凤注目问道:“你就是沈小凤?”
  “不错。”
  “伍少庄主是你杀的?”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不是我杀的,难道还是你杀的!”
  金瑶姑沉声问道:“你的手段为什么要这么残酷!”
  沈小凤俏脸一寒之间,白如玉却向她使了一个制止的眼色,然后向金瑶姑笑问道:“这位姑娘就是四海盟太上护法之一的大公主金姑娘?”
  金瑶姑冷然颔首道:“不错。”
  “金姑娘知道小凤与伍维屏结怨的经过么?”
  “不知道。”
  白如玉轻叹一声道:“这就难怪金姑娘有方才那一问了。”
  金瑶姑一怔道:“此话怎讲?”
  白如玉苦笑道:“如果金姑娘知道小凤与伍维屏结怨的经过,当不至于说小凤报复的手段过于残酷的了?”
  金瑶姑笑了笑道:“是么!你是什么人?”
  白如玉接道:“我是小凤的母亲白如玉。”
  金瑶姑娇笑道:“哦!原来是名满江湖的‘天香玉风’沈夫人,真是见面更胜闻名。”
  白如玉谦笑道:“金姑娘过奖白如玉深感汗颜。”
  微顿话锋,又注目问道:“金姑娘是否想知道小风与伍维屏结怨的经过?”
  金瑶姑淡然一笑道:“我想,不必多此一举。”
  白如玉轻叹声道:“先事一经提起,徒乱人心意,不说也好,只是金姑娘能否请听我一言?”
  金瑶姑娇笑道:“如果沈夫人是想向我下说词,最好是免了。”
  沈小凤轻叹一声道:“娘!不可与之而与之言,谓之失言,你又何必多费唇舌哩!”
  白如玉苦笑一下道:“孩子,我是看她们姊妹恶迹并不算多,如果能乘机将其渡化,不但可避免一场恶斗,也将是一场莫大的功德。”
  金瑶姑冷笑一声道:“你这番菩萨心肠,还是乘早收拾起来吧!”
  接着,却向沈小凤娇笑道:“沈小凤,听说你的‘大静神功’,已经大成了,现在,咱们好好较量一下,看看究竟是你的‘大静神功’行,还是我的‘九幽寒煞’行?”
  沈小凤猛吸一口清气,冷然接道:“废话免了,请!”
  金瑶姑目注沈小凤长剑上伸缩著有如灵剑的气芒,微微一怔道:“你要用剑?”
  沈小凤哼了一声道:“这是生死之搏,你既然自信你的‘九幽寒煞’,强过我的‘大静神功’,我当然不能舍长取短。”
  “有道理,”金瑶姑冷笑道:“较量神功中,兼使兵刃,可更为刺激。”
  “呛”然一声,她已亮出一把柳叶的长刀,娇叱一声:“恕我有僭了!”
  一道寒芒,挟着刺骨生寒的劲气,向沈小凤拦腰扫了过来。
  金瑶姑的刀招中,蕴含着“九幽寒煞”,影响所及,不但当事人的沈小凤,有姑置身冰窟之中,连那远在二丈之外掠阵的正邪群豪们,亦被那刺骨的寒风,迫得连连后退。
  尤其是金瑶姑带来的那十二剑手,由于功力较低,竟然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武林中人,争的是一口气。
  此刻的沈小凤,明知对方的“九幽寒煞”,对自己的“大静神功”有克制作用,但在一种好胜心支持之下,她却并不以“惊天一剑”中的绝招取胜,而以她家传的“无影剑”对敌。
  “呛”地一声金铁交鸣过处,金瑶姑身形一晃,沈小凤却被震得退了一大步。
  这一招硬拼,已试出金瑶姑的“九幽寒煞”的确有克制“大静神功”的作用。
  试想,沈小凤秉赋异于常人,又经服过她外公的“大还丹”和各种灵药,此刻,她神功大成之后,在当代武林中,已不作第二人想,更有谁能在一招之下,将她震得退后一大步哩!
  因此,她心头一凛之下,已收拾起轻敌之念。
  金瑶姑更是得理不饶人地,一面乘胜追击,一面冷笑道:“沈小凤见面不似闻名,你很使我失望。”
  她的话没说完,沈小凤已展开一串迅雷奔电似的反击,而且也使出了“惊天一剑”中的绝招。
  但她那雷霆万钧的攻势,却被金瑶姑强劲的“九幽寒煞”对消掉了。
  在一串震耳金铁交鸣声中,金瑶姑仍然从容不迫地,固守原地,一面却“格格”地娇笑道:“沈小凤,快将压箱底的本事使出来呀!”
  一旁的石中英扬声喝道:“小凤,你留点精神对付班大娘母子,这妖女由我来收拾。”
  话声中,已挥剑向斗场扑了过来。

相关热词搜索:碧血凤凰

上一篇:第十二章 大静神功竣 凤凰展翅飞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