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秘窟
 
2019-11-30 18:37:21   作者:独抱楼主   来源:独抱楼主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冉与欧嘉佑也急急走到一角,由于两人不便尾随,但又不放心,急急商议对策。
  原处只剩下欧嘉佐、嘉芙兄妹与小珩,嘉芙见欧阳漱石的态度大变,芳心失望无比,此时已在开始啜泣,她的长兄嘉佐,一旁柔声慰藉。
  一角的杨冉与欧嘉佑好似已获得协议,两人装着无心,来寻欧阳漱石兄妹,秘窟之中,走了不远,忽见铜幡毕尉,兀坐地上,铜幡在手,暗夜闪闪有光。
  在毕尉身后,约莫丈计之遥,两个黑影并坐,正是欧阳兄妹,好似正在喁喁密谈。杨冉与欧嘉佑,亟思过去窃听,苦的是这铜幡毕尉,显然是有意为主人们守护,两人不便从他虎视眈眈之下越过,无奈只好席地坐下,竖起耳朵来偷听。
  无奈相隔太远,欧阳兄妹窃窃私语,模糊不辨,更糟的是铜幡毕尉,看透了两人的心理,此时故意找出些话来与两人攀谈,声音宏亮,嗓门特大,更将那似有若无的话声遮没,使得杨冉嘉佑两个,啼笑皆非。
  这且按下不表!
  且说那暗处的欧阳漱石与玲玉姑娘,兄妹两人,正在窃窃私语。欧阳漱石对妹子,须是一切毫不隐瞒,黑暗之中,见她双眼传来询问目光,不等她出言相问,便将出川经过,和盘托出。
  他可是仅能记得自绿厦迷楼中出来的情形,在这以前,仅是猜测。他与忠仆青幡毕封两人,路过巫山,可能是遭到狼群的侵袭,毕封牺牲,而欧阳漱石却幸逃活命,进入了那绿厦迷楼。
  迷楼之中,被十二凶人中的六虺第五,西门媛利用,丧失记忆,更因身上有暗记与一神萧史相同,是以被冒充为萧史,带着了她的西归神剑,离开了绿厦迷楼
  在掩埋了毕封与狼群的骸骨后,带着青铜幡,毫无目的的闯荡江湖,来到鄂北黄陂,遇见了樊江三塔,纠众行凶,打劫铁弓郎宋一江、银琵琶武瑶卿夫妇的财物,以及一对日月双当。
  欧阳漱石仗义出手,糊里糊涂,说出自己是幻人萧史,西归剑出鞘之后,惊走了樊江三塔,更使得宋一江夫妇误会,尽献宝物,悄悄逃命。
  幸好自己在酒楼之上,无意中得逢红判官储天禄说出内情,将银两与日月双当归还,孤身再度上路。
  待要折回到绿厦迷楼,追究自己的身世,江陵附近,又有奇遇。
  在那流水音密林之中,遇见了同病相怜的笛女,夜间听她的叙述,激起了义愤,出手相助,发现那潜伏在林中,对笛女施以苛待的魔影,竟是十二凶人中的五通之一,二通息悉。
  欧阳漱石在无可奈何之下,被迫离开了流水音密林,而且在临走之前,与笛女订了终身,答应尽快探究明白两人的身世,再到密林中来救她出去……
  说到这里,睁着一对大眼睛,怔怔听得出神的玲玉姑娘,急忙跳起,叫道:“唉!哥哥那不行啊!你的婚事,早在幼年之时,即已由爹爹与欧伯伯作主,将嘉芙许配于你,如今老一辈的虽然已死,但信约怎容得你不守……
  况且……况且嘉芙她确是爱着你的……你……你怎能使她失望?”
  欧阳漱石痛苦地说道:“妹妹!你知道我是无心,绝非有意,因为那时,我是完全忘记了以往的啊……”
  玲玉姑娘不忍苛责哥哥,大错铸成,如何补救?小姑娘筹思无法,连连叹气。
  欧阳漱石继续叙述。
  道是折回向西,巫峡之中,竟有人来迎接幻人萧史,到那绿厦迷楼之中,去参与六虺大会。
  而在迷楼之中,又被西门媛愚弄,功力受制,竟与那六虺之末,最美丽的靳芷,结了合体之缘。
  这一段叙述,饶是欧阳漱石说得隐约,但玲玉姑娘岂有不懂,处子芳心,怦然大跳,粉颊泛红,秀眉紧皱,幸好是在夜间,她的气恼失态,尚未被惭愧的哥哥发现。
  欧阳漱石继续叙述,绿厦迷楼之中,靳芷多情私放,不知她是何用意,竟将追风宝马、珍珠镂金鞍,与三十六粒密宗绿珠,赠给了自己。
  万山重叠之中,被鹅湖三怪发现,欧阳漱石护宝,功力发出,将鹅湖三怪中的老二乌灵蛇邱大城伤了,吓退群盗。不巧的是,深山迷路,闯到三怪巢穴,中了赤红女冷秋月的巧计,饮下毒水,功力全失。
  鹅湖之中,眼看即将牺牲,幸得银幡毕尊出现施救,虽然侥幸脱险,但毕尊却被赤练女摔死,自己力杀二贼,但忠仆已是回生无望。
  从毕尊口中,迸出一句:“他……他们在……岳……岳
  ……池……等……”欧阳漱石误会,以为是自己的亲人在岳池,赶着来到。
  杨冉兄妹相迎,哥哥包藏祸心,夜间安置在铁屋之中,北海鲨人忽然出现。
  火中相搏欧阳漱石本已绝望待死,不料趁那鲨人发现自己身上那大西王府秘密线索,分神之际,出手点瞎了他的双眼,竟然奇迹似的,制服了北海鲨人,利用他的这一身鲲鱼皮衣,逃出了火网。
  说到这里,果与玲玉料想不错,杨冉设计陷害,小姑娘不由得芳心愤恨,按耐不住,这刻就要立起,去找杨冉理论。
  欧阳漱石拉着她,劝她不必如此,继续告诉她以后的事。
  告诉她自己杀了王彤,弃尸火中,改以王彤面目,混迹在杨家旧庄,夜间穿了鲲鱼皮衣,出来吓人,曾将杨冉吓得昏倒,但却不曾取他的性命。
  欧嘉佐、嘉芙、玲玉来时,欧阳漱石暗中看得清楚,见玲玉要拚命,心下着急,又不好露面,不料毕尉来报,大西王府吃紧,形势急转直下,欧阳漱石不明就里也悄悄跟来此处。
  暗中监视,当杨冉与欧嘉佑俩阴谋下手玲玉时,欧阳漱石扮成北海鲨人,出手将他们击伤惊走,救了妹妹,但因时机未到,仍不出面。
  直到泰山翁仲与石敢当来到,大西王府防守败绩,传粉郎君抱起玲玉来到秘室。
  欧阳漱石出手,杀了石秋雁,救了妹子,来到此处。
  一番叙述完毕,曲曲折折,直听得玲玉姑娘,又是紧张,又是欣喜。
  如今欧阳漱石,虽然藉着自己身上的秘密,找到了大西王府的秘窟入口,但对于王府秘密来源,仍是不甚明白。
  他的妹妹玲玉姑娘,为他叙述,这大西王府秘密的由来。
  远在前朝末年,国步艰难,流寇蜂起。
  其中张献忠最为跋扈,号称黄虎,李自成攻进北京,张献忠却看中了四川天府之国,率众驱马入蜀,在成都僭号,国号大西。
  大西王张献忠盛时,势力极大,酷嗜屠杀,所过之处,几无人烟,杀戮之惨,史无前例。
  到后来,满清入关,立定中原,流寇势力渐渐步入式微之途,张献忠情知运数将尽,那一年忽然大兴土木,在川中遂宁,万山之中,建筑了一幢偌大的房屋,便是现在众人处身所在的大西王府了。
  这一座大西王府,实际上却是黄虎的秘藏,张献忠历年搜刮所得,珍奇宝物,何可胜数,其中有一部分,便在这大西王府,地下秘窟之中。只是这座王府,地下秘窟,系由巧匠设计,复杂无比,不得线索,决不能进。
  当时这一秘密,只有两人知道,这两人,一位姓欧,一位姓杨,都是张献忠部下心腹,奉命监造大西王府,功成之后,藏妥实物,并将所有的工匠,悉数杀死灭口。
  欧杨两人,都是身怀绝技的勇将,两人在事成之后,彼此约定,保守秘密,等到张献忠败亡,两人准备将这批重宝,资助南明义军,充作复国资本。
  不料大西王府,竣工不久,两人尚未覆命,张献忠即已横死,养子孙可望,风闻此事,遣人急捕欧杨两人,两人得到风闻,急急逃亡,避入川藏之交,隐姓埋名,侥幸未被发现。
  而在张献忠死后,四大义子,分领其众,孙可望在黔,派刘文秀驻在蜀中,数度来到大西王府之中,探究重宝下落,结果每次都因未得线索,找不到秘窟之门,颓然罢手。欧杨两人,潜伏在川藏边区,后来探悉,张献忠的四大义子之一,李定国心存忠义,拥戴桂王起兵,已经摆脱了孙可望的束缚,自成一军,为复兴大明而努力,两人大喜,间关万里投效。李定国也略略知道这两位将军,即是知道大西王府宝藏秘密的两人,当时义军粮饷奇缺,欧杨两将来到,李定国可是欣喜若狂。
  在李定国的军中,欧杨两将参谒了桂王由榔,且奉命潜回川中,设法取出大西王府秘藏,藉供军需。两人回来之后,川中大西王府,还在孙可望的监视之下,情知欧杨两人,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们采取了守株待兔之法,派遣高手,占据大西王府,以逸待劳。欧杨两位将军,自恃力有未逮,不敢冒险,费尽心机,兀自无可奈何。
  但两人究不愧为有志之士,设计在孙可望的走狗之中,挑起争端,使他们内哄伤亡殆尽。
  正当两人可以掌握大西王府之时,消息传来,李定国失利,被吴三桂穷追入缅,桂王被掳殉国;李定国将军绝望之余,亲率铁骑驰入缅人部落报仇,大杀一阵之后,呕血而死。
  这一消息,恍若晴天霹雳,顿使欧杨两人,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掌握到了宝藏,又谁知天命不佑,这番丧失了呈献宝藏的对象,眼看着狂澜既倒,无法挽回,欧杨两将扼腕唏嘘。
  孙可望的势力,渐渐消失,大西王府的秘密,所幸还没被清廷知悉,欧杨两将,卜居遂宁,看守大西王府,犹希继桂王之后,再能有大明皇族,孤臣孽子,起兵倡义,则这巨额重宝,还可以找到主人!
  不料事隔多年,清廷的统治日渐稳固,桂王死后,大明王朝最后的一线希望断绝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忠义之士,奉着天黄帝裔起兵。欧杨两将在灰心失望之余,原本想去投远在海外的延平郡王郑成功,还未动身,消息传为,郑成功心力交瘁,也已捐躯。
  欧杨两人,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在遂宁安居下来,娶妻治产,不久欧家、杨家夫人均都有孕,等到瓜熟落地,欧家生的是一位千金,杨家则是一位男儿。
  两位义士商议,彼此年事已大,看来王府秘密,已难在两人活着时处理,只好传留后代,两人决心,将一子一女,结为夫妇,两家合成一家,并且改姓欧阳。
  这便是遂宁欧阳家的第一代始祖了,不久欧杨两位老将军,先后捐躯,仅有忠心的毕姓老仆,扶持着孤儿寡妇,等孤儿长大,结为夫妇。
  欧阳家保有大西王府秘密,决定生男育女,秘密传给长子,为了纪念先人,不使欧家杨家绝嗣,次子、三子分别承继欧杨两家香火。
  于是由欧家、杨家合成的欧阳一家,今番又分出欧杨两姓来,当时三兄弟约定,大西王府秘密,由长兄欧阳一家保有,二弟欧家,三弟杨家,决不起意攘夺,相反的还须有责任协助长兄保守大西王府。
  这一批王府重宝,不是三家所能有权动用的,仅能由欧阳家主持,共同保护,等待异日机缘,仍须将出充作反清复明的资本,以了先代的心愿,安慰他们在天的英灵。
  二弟、三弟为了避嫌,特与长兄分家,二弟迁到南充,三弟迁到岳池,便成了现在的川中四家了。
  川中四家,遂宁的欧阳家与毕家,南充的欧家与岳池的杨家,历代相传,一向团结合作,相安无事。
  而欧阳一家,历代都将王府秘密,刻在长子的身上,传留下去,是为进主大西王府,探究重宝的唯一线索。
  在以前,川中欧阳家的,曾因三藩之变,吴三桂自云南起兵,而紧张了一阵,考虑着这是不是一个报效的好机会,结果在不久,吴三桂真面目显露。这位首鼠两端的汉奸,他可不是为的国家民族,而是一味自私,等到他假面具拆穿,自立为王,国号大周时,欧阳家的希望,又再度归于幻灭。
  此后,安静的过着时日,四家都有优秀子女,时相往来,通家之好,也常通婚姻,由于四家,各有独特武功,欧家刀法、杨家枪法、欧阳家的剑术、毕家的青铜幡,渐渐江湖驰名,川中四家为武林侠义所熟知。
  可是人心总是难免存有贪欲的,川中四家传到雍正末年之时,四家在表面上,仍然相处和洽,但暗影却已在悄悄蔓长。
  欧家、杨家已开始联合图谋欧阳一家,他们的理由是,满清入关已久,根基稳固难动摇,大西王府秘密,若思之以为复国资本,已无可能,何不索性公开,由川中四家人来分享此一秘藏重宝。
  王府秘密,掌握在欧阳一家的手里,毕家忠心耿耿,当然不会与欧杨两家合谋,而欧杨两家,也决不愿意公开提出分赃建议,只是在暗中计划,要从欧阳家后人的身上,探出有关大西王府的秘密来。
  到欧阳漱石、玲玉的上一辈时,四家中的暗斗,已日趋激烈,据说欧嘉佐、欧嘉佑的父亲,以及杨冉兄妹的生父,临终之时,都曾遗嘱子女,务必要早早下手,探取大西王府的秘藏。
  而小一辈的,欧家兄妹三人,嘉芙是欧阳漱石的妻子,嘉佐深爱玲玉,都不主张火并,小珩暗恋欧阳漱石,当然也不会下手心上人,只剩下杨冉与欧嘉佑,积极展开图谋。
  四家暗争日烈,欧阳漱石公子终于不耐,愤而出川,挈带了忠仆青幡毕封,远走天涯。
  欧阳漱石一走,欧嘉佑与杨冉失去了图谋的目标,暂时敛旗息鼓,四家相安无事。南充的欧家,岳池的杨家,都派出暗探,注意欧阳漱石的动静。
  他们在南充、岳池都安置着圈套,专等欧阳漱石回来上当,嘉佐、小珩俩略略知道内情,通知玲玉姑娘,玲玉大急,忙请银幡毕尊,首途出川,迎候公子。
  万万料不到,毕尊身死在鹅湖之畔,而欧阳漱石迭逢奇遇,丧失了记忆,仍然是上了杨冉的当,所幸的是吉人天相,化险为夷。
  这番情由,在欧阳玲玉姑娘口中叙述,告知哥哥,欧阳漱石方知端委。
  黑暗之中,身处大西王府地下秘窟,兄妹两人,相对凝望,心中既是凄楚,又是欣慰。
  那旁的铜幡毕尉,虽知大哥三弟,都已殉主而死,但他兀自不曾减了锐气,此番铜幡在手,严防杨冉嘉佑两人,两人无奈,只好讪讪然托故走开。
  杨冉忽然重重叹息了一声,悄声说道:“嘉佑,今日,你我已经处身在大西王府秘窟之中,既入宝山,岂能空手离去?……”
  欧嘉佑更是脸色黯然,幽幽说道:“怕兄你还忘了一层,此番别的不说,单是那面合欢宝镜,你我可是非得到手不可。”
  杨冉默然,他可是知道欧嘉佑话中之意,而今两人,各有心事,杨冉苦恋嘉芙,嘉佑倾心小珩,但这两位美女,全都是一心在欧阳白身上,若是不得合欢宝镜,好事焉能成功。
  蹀躞秘窟之中,外面已无动静,不知那泰山翁仲与石敢当两个大魔头,是否已经离去?
  秘窟之中,诸人仍不敢出去,默坐无言,黑暗之中,不辨昼夜,不知时晷。
  此时四家众人,仍然分成三处,杨冉与欧嘉佑一处,欧阳兄妹与毕尉一处,嘉芙、嘉佐、小珩三人一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欧嘉佑忽然起身,对杨冉悄言说道:“杨兄,我忍不住了,此身既在秘窟之中,可是不能不冒险一试。
  我已决心行动,不知杨兄你意下如何?”
  杨冉立刻表示,愿与欧嘉佑同进退,共患难。
  两人在黑暗中悄悄行动,避开众人,向秘窟内层,摸索前进。
  走不了多远,已到尽头,黑暗中杨冉与嘉佑,在墙上摸索,忽然间杨冉低低惊呼了一声,悄声招呼,说道:“嘉佑,快来这边,你看这是什么?”
  嘉佑连忙过来,伸手一摸,竟然摸着一枚大铁环,分明正是一具门上之物。
  两人心下暗暗狂喜,以为找着了秘窟之门,四只手一齐拉着这巨大的铁环,悄悄用力。
  但欧杨两人,为贪念驱使,须是不顾一切,此番连吃乳的力气都用将出来。
  渐渐地,两人手下,觉得那沉重无比的石门,居然微微有了动静。
  杨冉与欧嘉佑两人,心情紧张,又惊又喜,奋力推开了石门,闪身入内。
  这仿佛是一处空旷的大室,漆黑无比,杨冉与欧嘉佑两个,起初还是互相扶掖而行,走了一段之后,自然而然地开始分开。
  且说杨冉,走着走着,忽见前面,有一种奇异的光芒一闪。
  分明是珠玉闪光,杨冉心中,禁不住砰砰狂跳。
  暗想活该我杨冉走运,这番找着了重宝所在,远处这两点奇光闪跃,分明正是两粒价值连城的宝珠。
  悄悄蹑足走近,仔细一看,果然是两粒宝珠,此时发出一种淡淡的光芒,照见周遭附近,墙壁之上,凹凸分明,竟然是一具奇丑无比的怪脸。
  而这两粒宝珠,正是嵌在这怪脸之上的一对眼睛,此时闪耀着诱人的绿光。
  杨冉忍不住,伸手去摸。
  谁知不摸则已,一碰这两粒宝珠,足下倏然间一沉,杨冉的身子直坠下去。
  暗叫一声:“我命休矣!”奋力上跃,哪里还来得及,只觉得立身之处,竟成了一具极大的空坑。
  更糟的是,有一阵澎湃水声,渐渐响起,顷刻之间,水深及腰
  杨冉大叫:“救命!”亏他尚能略谙水性,一时不致淹死,但已被吓得魂飞魄散。
  悔念立生,高声呼救,黑暗之中,只觉得自己的回音激荡,除此以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杨冉本希望水势能够再涨,一直涨到与大坑坑面平齐,使他可以挣扎着出险,但是,不久他就已觉察到这是绝不可能的了,那水势涨到大坑深度的一半,便已自动停止。
  分明这一处水牢似的大坑,正是大西王府秘窟中的特异建筑,虽然已有许久年代没用,但仍然具有极灵活的效用。杨冉心下大悔,暗骂自己愚蠢,这处王府秘窟,既然关系着许多秘密,当然绝非寻常可比,自己早就该谨慎从事,为何如此糊涂?
  如今陷身在这处水牢似的陷阱中,杨冉载浮载沉,起初还努力挣扎,后来知道无法,连挣扎也不敢用力,害怕力量用尽,更死得快。
  此时忽觉,随着冒出的潮水,水中仿佛有些东西,碰着自己的足踝,杨冉禁不住伸手去摸。
  这摸不打紧,顿时使杨冉吓得浑身一哆嗦,敢情那摸着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正是一具骷髅……
  杨冉大叫一声,头脑中已感昏晕,努力挣扎,在水坑中苟延活命
  这且按下不表
  且说那欧嘉佑,黑暗之中,起意不良,悄悄甩掉了同伙的杨冉,独自摸索着前进。
  暗想进入石门之后,宝藏必然不远,摆脱了杨冉,自己一人自由行动,敢情正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之事。
  走着走着,仿佛又走到了尽头,欧嘉佑心思灵敏,一阵摸索,居然又给他摸到了一件铁门环。
  欧嘉佑欣喜得心头狂跳,暗想这一扇门,定是宝藏之门,绝无疑问,自己的运气,实是不错,连忙使力,悄悄推动此门。
  这扇门,倒是很容易启开,一推之后,立刻自动悄然阖上。
  这一声轻微的响声,却使得欧嘉佑心中一凛,一种不祥的预兆涌起心间,使得他疾忙去拉那门环。
  一拉之下,那门分毫不动,头顶之上,沙沙之声大作,无数的泥沙撒下,没头没脸,撒欧嘉佑一脸。
  欧嘉佑急急跃开,谁知这顶上的泥沙,却似是雨点一般的遍落,任凭你逃到何处也躲不了。欧嘉佑四处碰壁,已察觉这一处险地,乃是一间四面不通的小小密室,仅有来时的一门,却须自外推开,而今在内,门上滑溜,更无铁环之类,可资拉扯着力之物。
  泥沙松软,纷纷洒下,转瞬之间,已经淹到欧嘉佑的腰际。欧嘉佑可是又惊又怒,暗忖这番难逃大劫,赶紧将身子弓起,一面运功抵挡。
  他可是连叫都叫不出来,在那泥沙中挣扎,渐觉骨软筋酥,支持不住。
  且说在秘窟外层,等了许久,众人之中,欧嘉佐忽然发现,弟弟嘉佑与杨冉两人失踪。
  连忙提醒小珩,两人站起,急急寻找果然是没有,嘉芙、嘉佐关心嘉佑,小珩关心哥哥杨冉,两女急得大叫:“哥哥!哥哥!”
  秘窟之中,空寥回音传来,更是显得阴森无经,恐怖异常。他们的叫声,引来了欧阳兄妹与铜幡毕尉,欧阳漱石当机立断,立刻燃起灯盏,命各人分头在秘窟外层寻找,若遇着有洞开的石门,千万不可擅入,务必赶紧通知。
  不多时,只听到杨小珩的声音,惊惶叫道:“欧阳漱石大哥,在这里了,这里有着一扇开了的石门!快,快来!”
  众人赶来看时,嘉佐、小珩、嘉芙三人关心亲人,方寸已乱,见状便欲冲人。
  欧阳漱石慌忙拦阻。
  此时他十分沉着,吩咐道:“我知这一扇门进去,其中便是所谓的五行陷阱!大家必须跟随着我,千万不可轻举妄动,救人固然重要,但却不能再中陷阱……”
  欧阳漱石束帛溃油,制成火燎,燃起前行引导,众人亦步亦趋,跟随在后。

相关热词搜索:迷魂劫

上一篇:第八章 忙中闲
下一篇:第十章 三十六粒玉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