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染指西王府
 
2019-11-30 18:54:13   作者:独抱楼主   来源:独抱楼主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瞥见五通之末,米灵生迎面走出,面色阴晴不定,泰山翁仲大大起疑。
  喝问一声:“米灵生,我女儿在哪里?”
  米灵生怪笑答道:“你女儿的腿生在她自己身上,她爱到哪里便去哪里,干我米老五什么屁事?”
  夺路欲逃,泰山翁仲更是起疑,摆开架式,暴喝道:“不要走,且陪我去找女儿!”
  米灵生作贼心虚,叫道:“老爷没空,对不起!”
  方欲冲出,只见这泰山翁仲支开架式,拦阻出路,巍然有如一座小山,禁不住有点心怯。
  泰山翁仲连连冷笑,一步一步欺身近来,米灵生心怯,连连退后。
  退了几步,泰山翁仲神目如电,业已发现暗处一具少女胴体,赤身流血,不是自己的爱女是谁。
  心中这一惊怒,几乎昏死,伟岸的身体,略一摇晃,米灵生立刻把握机会,抢攻出手,“呼”的一掌,撞来泰山翁仲前胸。
  泰山翁仲功力精湛,米灵生这一掌伤着他,却使他清醒了不少,情知杀女仇敌当前,万万不能放过,努力镇静,咬牙切齿,喝声:“米灵生,你好狠呀!”
  巨灵掌扬起待击,米灵生叫道:“又不是我勉强她,是你女儿自己愿意,偏偏又受不住,死了干我何事?”
  泰山翁仲恨得牙齿咯咯作响,不再答话,蓦然间一掌攻下,米灵生急闪,密窟中层,烫起了一股极大劲风,威势立见。
  米灵生脱身不得,一面闪躲,一面张口呼救,无奈那密窟中层向外层的一门,当泰山翁仲进来之时,已顺手关上,天衣无缝,此时外层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五通之末叫了几声,不见外层同伴们答应,情知救援绝望,泰山翁仲神力盖世,事已至此,必须硬拼,手腕一翻,骈起双指,疾点泰山翁仲胸前大穴。
  泰山翁仲扑掌一扬,掌缘略略还着米灵生手臂少许,米灵生只觉手臂陡地一麻,连忙向旁略一挪动,挥掌发出一股阴柔劲力。
  五通功力非比等闲,这种阴柔劲力十分厉害,疾发而出,竟在指顾之间,化解了泰山翁仲的刚强大力,泰山翁仲急退一步,收回巨掌,怒嘿出声,面上怒气更是炽烈。
  米灵生叫道:“翁仲,我们算了吧!你女儿已死,我们彼此间目前还须好生合作,何必自相残杀!
  我今答应你,找到此间宝藏之后,多分一些与你,充作补偿好否?”
  泰山翁仲咬牙喝道:“我女儿的性命,只有一物可以补偿!”米灵生忙道:“什么东西,你说说看!”
  “就是你米老五的脑袋!”
  此言一出,米灵生吓得疾退二步,泰山翁仲忽然间又有奇怪花样出现。
  但见他高高举起一只手臂,连连舞着圈子,彷佛舞着一支大铁棍一般。
  呼呼声响,步步欺近,来到距离五通之末不过半丈时,蓦地一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直劈而下。
  这一掌,泰山翁仲在砍出之前,已是前后挥了一十二转,一件重物经过一十二转之后,即使不用力道,手一松,向外逸出之势,也必然极为惊人,何况这泰山翁仲一掌砍下之际,还用足了力量,此番来势之猛,实是难以言喻。
  米灵生本以为以自己灵巧身形,必能逃过他这缓慢的攻势,以静制动,此时忽然间横身旁跃。
  忽觉这泰山翁仲手臂圈舞,激起的劲力竟是奇大无比,此番自己待要逃走,却被他那雄浑无比的掌力凝滞,一时难以动弹。
  心中大惊,暗道一声:“不好!”
  电光石火之际,米灵生惊怒出手反攻已是不及,泰山翁仲一掌砍下……
  他本可立将五通之末砍死的,就在掌缘及体之时,忽然又改变了心意,改砍为拂,掌缘轻触,米灵生肩头近颈处穴道之中,“咕咚”栽倒。
  泰山翁仲认为如米灵生如此罪恶滔天之人,不该让他痛快就死,理当使他多受一些痛苦,方能报得了奸杀爱女的深仇大恨。
  此时他记起了在这大西王府,密窟中层之中的那一处“火阱”,石敢当骨肉糜烂,狼奔豕突的情形,在他眼前浮起。
  泰山翁仲决计如法泡制,要使这米灵生饱受那毒火燃烧之苦。
  挟起五通之末,行来火阱之前,铁栅开起,其中空空无人。
  泰山翁仲真是狠,此时还故意解开了米灵生的穴道,一抛入内,米灵生知道不妙,狂叫一声,挣扎着爬起来,转身逃命。
  无奈铁栅已落,栅外泰山翁仲,小山似的巍然矗立,哈哈狂笑。
  火阱之中,毒火顿起,五通之末身上衣衫烧着,拚命大叫:“翁仲救我!”
  泰山翁仲狂笑,心中极是痛快,说道:“米灵生,算你生平蹂躏妇女,今日活该得此报应,你还打算我来救你吗?嘿嘿,老实告诉你,我还嫌你死得太快哩!”
  米灵生满地打滚,企图扑灭满身烈火,但哪里能够,拚命挣扎着来栅前,双手摇那铁栅,分毫不动。
  泰山翁仲冷然注视,只见那火阱中的烈火,渐将这罪恶滔天的五通之末,全身毛烧去,米灵生凄厉嘶叫,最后终被活活烧成焦炭也似。
  翁仲离去,来到密窟外层,一言不发抱起受伤的同伴,带着些干粮饮水进入到密窟中层,十二凶人与四缺奇僧等人,见他满面怒容,威武无比,一时竟不敢出言探究。
  等到他去后,西门媛发现米灵生为何久久不归,又不见那鲁巅冰花翁宜春出现,情知有异,连忙发动寻找。在中层找到翁宜春的裸尸,分明是被米灵生奸死,才知五通之末闯了穷祸。
  急急找时,卒在那火阱之中,发现了他焦烂尸体,但寻那泰山翁仲与石敢当时,却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密窟中层,步步危机,十二凶人虽然愤恨,但却又不敢冒昧行事。
  十二凶人之中,又减一个,西门媛要暗害幻人萧史的计划,无形之中受到了挫折影响,暂时停下,不曾发动。
  且说那大西王府之外,川中四家,欧阳一家庄中,幻人萧史、四通吕梁英、六虺第四况秋莉、六虺之末靳芷以及四家中人,欧阳玲玉、嘉芙、嘉佐、毕尉一共九人,在等着欧阳漱石回来。
  由于杨氏兄妹与嘉佑的死,使得三家中人默默寡欢,幻人萧史与吕梁英时时出动,潜入密窟外层探听一切。
  知道在密窟中的三派,由于探险中层,以及互相火并的结果,刻下已死了大通薄蓝、五通米灵生,以及鲁巅冰花翁宜春,四缺奇僧中的丁驼,受伤的有石敢当,他的同伴泰山翁仲已带着他离开大众。
  薄蓝、米灵生的死,幻人萧史顾念十二凶人同伴之谊,难免悲伤;但当他无意之间,在潜入密窟之时,曾偷听到聂妫、陶妩、龙婉、西门媛与韦佯密议,商量对付自己与吕梁英,却使他又是气愤,又是伤心。
  回到欧阳一家庄上,聚众商议,决定提高警觉,暂时不动,等着欧阳漱石回来再说。
  等着等着,这一日庄客来报,有远客驾到,众人出迎时,来了男女三人,竟是鼎鼎大名的隐魂岛女主散花仙子,与她的夫婿天山大侠孤愤君,及盖世闻名的今世华陀东海老丹童韦修。
  双方相见,欧阳玲玉迎人,孤愤君咦了一声,诧异问道:“欧阳漱石公子怎么还没回来?”
  众人一听他话中有因,连忙追问。
  老丹童韦修说出经过,众人方知当欧阳漱石与二通息悉在那当阳江古溪源头,与靳芷分手之后,护送妩妥娘返回关外暴风牧场,至时方知妥娘的父母,银戟郎君阮重光夫妇,已经失踪许久。
  三人寻来东海上,遇见了老丹童韦修、哦嵋一鹤方逸尘与华山双燕夫妇,以及他们的爱女南华小姐,七省游龙王仇东。
  王仇东是因为五兕出柙,杀死了终南四剑,掳去了方逸尘大侠的爱子南秀,特来走报求救,待要去那隐魂岛上,讨孤愤君出山,以王者剑镇压五兕。齐巧欧阳漱石等三人也要去隐魂岛寻找岳父岳母,众人结伴同行,到了隐魂岛上,方知华表之后的墓中潜伏怪人,琴音引诱,孤愤君与阮夫人鱼慧先后失陷其中,失去了恩爱伴侣的散花仙子与银戟郎君悒悒寡欢。
  众人商议援救,欧阳漱石、妥娘夜闯墓圹,圹中得有奇遇,白发老人以本身功力救治欧阳漱石重伤,先天真气转移,欧阳漱石功力大进,老人身死,遗命欧阳漱石须找到幻人萧史,一同再核视他的遗体,当可知悉一切因果。
  勾漏五兕偷袭,孤愤君重伤,王仇东丧生,欧阳漱石力毙北怪,圹前激斗,五兕以方南秀生命要挟,终于又让他们逃走。
  群侠会合之后,计议分道扬镳,华山双燕带着儿女回去,阮场主夫妇也带了爱女遄返关外,散花仙子与韦修护持孤愤君前往就医,余下的峨嵋一鹤方逸尘偕同欧阳漱石、二通息悉、十手龙女、黑孩儿、独角蟒等人先来川中。
  约定在孤愤伤势痊愈之后,即行赶来川中会合,不料如今孤愤等三人赶到,而先行的欧阳漱石等人,却不见踪影。
  一番始末说明之后,众人禁不住担心,忖料那峨嵋一鹤、欧阳漱石一行六人,可能是在途中发生了什么意外!
  玲玉、嘉芙悬念欧阳漱石,急忧交并,幻人萧史与六虺之末靳芷极力相劝,道是欧阳漱石吉人天相,以往已屡次逢凶化吉,谅来这一次也必然无妨。
  欧阳庄中此时实力增强,估计若是进入大西王府,凭此实力也足够驱逐十二凶人与四缺奇僧、泰山翁仲、石敢当等人,但幻人萧史说出王府秘密,必须他与欧阳漱石会面,将各人一半的绢册合看方能解决,如今欧阳漱石不来,一切还是只好搁下。
  众人无奈只好等待,欧阳一庄之中,大摆盛筵招待,十分热闹。
  其中玲玉、嘉佐、嘉芙、毕尉作了主人,殷勤招待,强打欢颜,只是悬念欧阳漱石,又悲悼嘉佑与杨氏兄妹之死,难免悲伤。
  五通第四吕梁英,与六虺第四紫衣女郎况秋莉形影不离,十分亲爱,这两人早已在心中爱上了对方,只是未曾吐露,当两人分离时相思难忍,方才发现错误。此番屡经波折重逢,两人业已同意,此后将永不分离,只待此间事了之后,即将缔结良缘,退出江湖,从此归隐村园,安享快乐生涯。
  萧史昔年曾去隐魂岛上,与散花仙子有一面之交,此番相见甚为欢愉,六虺之末,当见着欧家嘉芙姑娘之后,芳心之中起了变化。
  冰雪聪明的她,已经看出嘉芙实是极爱欧阳漱石,知道欧阳漱石又有了妥娘,她当然难免自怨自艾。可是她从众人的叙述之中,知道阮妥娘是一位美丽温柔、天真的女子,估计以后二女共事一夫,尚能和谐;真正使嘉芙担心的不是妥娘,而是美丽能干,锋芒毕露的六虺之末靳芷姑娘。
  她知道欧阳漱石与靳芷之间的关系,担心以后靳芷也会加入她与欧阳漱石、妥娘之间,那可是十分可虑。
  是以在最近这一段时日中,靳芷常找机会去与嘉芙亲近,而嘉芙却心有顾忌,故意躲避,不肯与六虺之末亲近。
  这情形使得靳芷心下起了警惕,忖料以后妥娘温婉,对靳姊姊极是敬爱,必不会有任何异议;倒是这位欧嘉芙姑娘,看来她绝难容忍自己介人,若是勉强,难免造成不良后果。
  欧阳漱石深爱靳芷,靳芷也深爱欧阳漱石,但任性爽朗的靳芷更不同于他,知爱情是一种施予,而不是一种获得,必要之时,应当要牺牲自己,成全对方,否则爱之适足以害之,却是不好。
  她不愿使欧阳漱石,以后有三女之间难为夫的情形发生,此时心中警惕,已暗暗另有打算。
  同时,在这一段日子中,当她与幻人萧史重见之后,发现这位自己昔年敬爱的男子,对于自己毫无嫉妒、愤怒、责怪之意,相反地他更是彬彬有礼,如像大哥一般,对自己亲切照拂。
  十二凶人之首,幻人萧史由于他身世不明,是以悒悒无欢,落落寡合,是以常被异性误会,以为他眼高于顶,天下任何女子都难寓目。
  至今靳芷方知,如幻人萧史这等超群拔俗的男子,原来他也有爱恋的对象哪!她不是别人,正是靳芷自己啊!
  正因他深爱着自己,同时深切体会到爱情真谛,不欲勉强,当知靳芷喜爱欧阳漱石时,他宁愿自己引退,促成两人的美满姻缘。
  靳芷终于在这一段时间内明白了一切,对于萧史,她的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惭愧。
  因此她暗暗决意,改变初衷,时时与萧史接近。
  大伙儿在欧阳庄中等待。
  这一日夜里,众人见庄外走来一人,风尘仆仆,满面煞白,缓缓策马,进入庄内。
  认得正是峨嵋大侠,峨嵋一鹤方逸尘。
  老丹童韦修大叫一声,扑上前来迎接,问道:“老方,你怎地这时才来,欧阳公子他们呢?”
  一拉方逸尘的臂膀,峨嵋一鹤突然间呻吟一声,强忍痛楚叫道:“韦兄,天幸你已来此处,快快救我,我的臂骨已折断……”
  一言说毕,支持不住,痛昏在地,原来他断之后,强忍痛苦,跋涉关山,支持着到此,等到见了众人,心神一松,立刻不支。
  众人大惊,慌忙急救。
  老丹童韦修恐叫说道:“老方,你休要惊慌,放着有我韦修在此,即使你周身骨碎,我也要凭藉灵丹妙药为你医好,何况这区区断臂之患……”
  急令众人将峨嵋二鹤扶人静室,囊中取出灵丹相救。
  续骨疗伤,韦修当世名医,不消一个时辰,即已完成。
  峨嵋一鹤悠悠醒转。
  榻中说出一切经过,他与欧阳漱石、息悉、十手龙女一行六人,途经九华,受到漏网的五兕中人挑战,夜行山径,猝逢那魔头九华山魔出现。
  先是黑孩儿被他以无形掌打死,继是独角蟒落崖,十手龙女断指被擒,欧阳漱石奋勇杀了南饕血牙公申屠暴,息悉与自己受伤倒地。
  自己断臂之后,半夜醒觉,不见欧阳漱石、息悉,谅来俱已被俘,估计不敌,扶伤来此通报。
  一番话说出,众人无不吃惊,九华山魔无形毒掌厉害无比,久已绝迹江湖,不料如今重又出现,五兕作了他的走狗,这番擒了欧阳漱石一人,意欲参与大西王府夺宝,如之奈何?
  虽然这方面高手如云,估计九华山魔无形毒掌虽然厉害,但这方面有隐魂岛的散花仙子、天山孤愤大侠,加上幻人萧史、四通吕梁英,谅来也足可与人抗衡,一争长短。
  所虑的是,欧阳漱石等人落在他手中,难免被这老魔要挟,确是可虑。
  众人焦急商议,幻人萧史说出九华山魔再度出现,目的确在染指大西王府重宝,如他不得绢册,绝不能进入密窟,好在尚有半本绢册正在萧史身边,如今为了救欧阳漱石等三人,说不得只好牺牲,以绢册交换三人活命。
  萧史因为估计,欧阳漱石与自己大有渊源,是以一心悬念他的安危,不惜如此牺牲,更因息悉是自己老友,十手龙女是散花仙子的亲信,三人性命要紧,目前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在座诸人,俱非贪财之徒,全都赞成。
  商议已定,大队出发,准备去找着九华山魔谈判,以半本绢册交换欧阳漱石、息悉、十手龙女的活命,大西王府的宝藏,说不得只好放弃了。
  众人先来到密窟外层,高声呼唤,密窟中的十二凶人,聂妫、陶妩、龙婉、西门媛、韦佯,以及四缺奇僧中三个,甲瘫、乙瞎、丙喑闻声出来。
  只因对方人多势众,十二凶人中的五个,与三个青僧,相顾失色。
  但群侠却不为己甚,此番幻人萧史,当众说明一切,告诉他们昔年叱咤江湖,以无形毒掌闻名的九华山魔再度出山,刻下已俘虏了欧阳漱石、二通息悉、十手龙女,又得勾漏五兕相助,意欲染指此间大西王府密窟之中的重宝。
  九华山魔的大名使得密窟中出来的人面面相觑,出声不得。
  幻人萧史续言,王府密窟进入不易,必须要由萧史与欧阳漱石两人身畔,每人一半的绢册合拢,方可明白一切进入。
  如今为了要救欧阳漱石等三人,群侠已经决议放弃一切,将绢册交出,交换三人活命。
  一番话说毕,十二凶人中五个,三名青僧自忖不是九华山魔的敌手,又不能阻止群侠的行动,看来染指宝藏已是无望,全都面现失望之色。
  六虺之末靳芷见状,怀中取出那三十六粒密宗佛眼绿珠,对甲瘫、乙瞎、丙喑三僧说道:“三位大师方外之人,何苦来趟这一场浑水,三十六粒佛眼绿珠,谨以奉璧,还希三位大师,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小小的袋子一抛,甲瘫接在手中,起开一看,正是自己师门重宝,慌忙合掌道谢。
  说道:“女檀越金玉良言,贫僧师兄弟敢不凛遵,十分感谢,谨此告别。”
  进入密窟,抬出丁驼遗体离去。
  此间聂妫等五个,兀自恋恋,舍不得放弃重宝离开。
  幻人萧史对他们犹存有情谊,说道:“五位弟妹,我们这就要去找九华山魔了……”
  一言未毕,身后突起一声:“不劳寻找,我来也……”
  声音不大,但却清晰传来每个人的耳中,震得耳鼓隐隐发痛。众侠吃惊转身,只见三人一字排开,左首一人身躯伟岸,镣铐披体,正是勾漏五兕之首,东囚兽天子党山其人!
  右首一个面目阴鸷,手持夺命双环,乃是五兕之中最工心计的西鬼狼心伯勾一炜。
  两人之中,一位儒服秀士年少英俊,双目朗然,赤手空拳,笑吟吟的睥睨众人,雍容华穆,气概俨然,先声夺人。
  识得正是那九华山魔驾到。
  众人相顾失色,立起戒备。
  九华山魔朗朗一笑,温和有礼,抱拳一揖,笑着道:“好热闹,原来角逐大西王府秘藏的,竟有如此多人,我生平最不爱冷静,此番到此,有诸位凑兴,实是痛快,哈哈……”
  将后一摆,说道:“诸位先请,我们且先进入密窟外层,再来展开龙争虎斗不迟……”
  隐魂岛女主人,散花仙子叫道:“老魔头,欧阳漱石、二通息悉、十手龙女他们三人何在?”
  九华山魔目中奇光一瞬,注视着散花仙子,深深一瞥,看得这位天仙似的美女,不禁低下头去。
  一旁她的丈夫天山大侠孤愤君,登时大怒,暴喝一声:“九华山魔!放尊重一些!”
  魔头眼光移到孤愤君身上,孤愤君拔出王者剑在手,立刻准备。
  九华山魔冷冷问道:“孤愤,她是你的什么人?我看她一眼,你凭什么干涉?”
  “她是我的妻子!你敢无礼,我天山孤愤君与你一拚性命!”九华山魔哈哈大笑,狂妄说道:“久闻隐魂岛女主姿容绝世,有如姑射仙子,今日一见,果然不错,人言不虚。
  我自丧偶之后,一直想物色淑女为配,如此仙容,也足够可配得上我了。
  只是,可惜啊可惜,我竟坐失良机,迟了一步,名花有主,嫁了你这伧夫,我非处女不御,不便违背习惯。唉唉!罢了罢了!看来我只有另外再找!”
  如此狂妄,是可忍孰不可忍,散花仙子柳眉一竖,喝声:“你敢放肆!”
  抖手散出暗器,疾射九华山魔,九华山魔朗朗一笑,袍袖展处,暗器如泥牛入海,入他的儒服大袖之中,但见他慢条斯理,取出来托在手掌之中,细细赏鉴。
  笑道久闻散花仙子的暗器,叫做散花钿,充作纪念,因为这是美人之赠啊!”
  瞧他色迷迷的,装出一付多情模样,将散花钿嗅了一阵,珍重收起。
  天山大侠孤愤君怒恼难遏,王者剑扬起,凌空一击,发出异声。九华山魔忽然问道:“伧夫,你手中拿的是否王者剑?”
  “正是,老魔头你敢来与我一拼?”
  九华山魔微笑摇头,说道:“伧夫,你虽然本领不济,但勇气倒是不错,可惜你的年纪太大,否则我倒有意收你为徒。
  也罢,稍停你只须将王者剑献出,我就破例饶你一次,看在你如花似玉的夫人面上,你们可以离去……”
  天山大侠孤愤君气得说不出话来,大叫一声,几乎昏晕。
  喝道:“老魔!光在口舌上逞能,算是什么英雄,你我何不一拼?”
  九华山魔微哂说:“孤愤,你估计能挡我无形掌吗?”
  此言一出,孤愤不由得一窒,果然以他那至阳至刚.的功力,估计也难抵挡老魔诡异阴毒奇功。
  九华山魔俊目一瞬,说道:“不瞒诸位说,我今来此,志欲得到全部大西王府秘藏不说,除此以外,我还要找一位妻子,一位徒弟。难得你们都在此处,可说是俊彦毕集,等我来找找看!”
  眼光掠过幻人萧史,低喂一声:“幻人萧史名不虚传,果是人中之龙,可惜与天山孤愤一般,年岁不合理想。”
  萧史涵养极佳,微微一笑,却不动怒……
  老魔头眼光扫过,喃喃自语:“峨嵋一鹤也不行,韦修太老,其他的更不行,咦,这位是谁?”
  眼光停在四通吕梁英脸上,似是极为欣赏。
  吕梁英冷冷一哼,喝道:“我是你爷爷,你不认得吗?”
  手一抬,两支短剑电射而出,疾刺九华山魔……
  四通吕梁英袖内一双短剑,系以极细之练系在腕上,发出伤人百无一失,功力湛深,已到收发自若,得心应手的地步。
  生平以此一对利器闯荡江湖,逢着强敌时猝然出手,不知多少黑白两道高手,在他这一对短剑之下,饮恨落败。
  可是在这一次,却发生了例外。光芒一闪,电射而出,飞向九华山魔前胸,一字排开的三人,东囚、西鬼不由得后退一步,唯独那九华山魔神色自若,夷然不动。
  朗朗一笑,竟然伸出一对手来,接取四通吕梁英的神物利器。

相关热词搜索:迷魂劫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藏娇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