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韩羽 >> 双凤追龙 >> 正文  
第七章 腥风血雨动干戈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章 腥风血雨动干戈

作者:韩羽    来源:韩羽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07-23
 
  “桃花惯作迷人事,引入仙家总是它。”
  高山老林,别有洞天,夹岸通植桃花,狐仙之传闻使“桃仙谷”之声名及绮丽色彩,自古迄今不坠。
  上午时分,桃仙谷外热乎乎,谷内却既清香又凉爽,加上阵阵格格女子脆笑声及歌声,颇引人绮绔思。
  只见七位年轻貌美,身材一级棒的马仔一丝不挂的在逐戏要或折花吟唱,充满欢乐之气息。
  女子只要小露些手脚,便会羞赧,此七位马仔全身裸露却毫无羞态,好似原本该如此哩!
  粉面桃花舞春风,哇操!有够迷人!
  倏听呵呵笑声自谷内传出,七位马仔争相娇唤句:“郎哥!”便争先恐后的奔向谷中哩!呵呵笑声之中,一位满头银发,脸色红润,体态魁梧的老者已经张臂笑呵呵的行过来啦!
  他的五官颇为端正,双眼眼神十足,配上红润的脸色及魁梧身材,乃是一位标准男人哩!
  他也是一丝不挂,结实的胸膛高鼓起两团胸肌,配上芒果大的臂儿,充满男性的勉力。
  若非他满头银发,谁也不信他早已年逾六旬。
  他正是横行江湖三十余年的“海狼”。
  他姓海,单名郎,由于他杀遍三山五岳及五湖四海,可谓海陆通吃,所以,他被形容为海狼。
  他以掌力雄猛文有耐力足为特长,和他交手的人郁使未被他劈死,也会被他累死,所以,他被视作恐怖人物J他专门洗劫北方富户及官方银庄,世人只知他捞金甚多,却不知他究竟富到何种地步,他何时会满足?
  三年来,他一直未再现身,世人在放心之余,反而纳闷他为何会失踪,那知,他竟在桃仙谷内大享艳福哩!
  只见一位马仔跑上前卧倒,便滑向海狼。
  叭一声,她一抱住海狼的大腿,便张口凑向他的胯间,只见她一张口便探舌朝海狼的“老枪”舔了一下。
  海狼乐得呵呵一笑啦!
  另一马仔明明领先一步,她在弯腰探手抓向海狼的“老枪”之际,却被另一马仔“盗晶偷桃”,她不由啐句讨厌。
  另外五位马仔便含笑止步。
  这便是海郎的抢宝游戏。
  先沾上他的“老枪”之马仔,便可优先和他快活哩!
  立见她张口含枪细品着。
  海浪呵呵连笑啦!
  另一马仔啐句讨厌,倏地扳着海狼的双臂,便以双膝跪上品萧马仔的双肩,便以双乳贴上海粮的胸膛。
  她扭身以乳厮磨海狼的胸膛啦!
  她的双臂搂上海狼的虎背啦!
  品萧的马仔立即叫道:“春棠,下来嘛!疼死啦!”
  春棠却格格一笑,反而扭臀连连魔乳。
  品萧马仔嗲声道:“郎哥,您做做主嘛!春棠如此胡闹,人家如何侍候郎弟呢?
  郎哥叫她快下来吧!“
  海狼呵呵一笑,握着春棠的蜂臀道:“雪红说得不错!”
  说着,他已抱起春棠的腰肢。
  春棠挺乳道:“亲一下嘛!”
  海狼便在双乳各亲一下。
  “谢谢郎哥!”
  春棠满意的跃开啦!
  雪红嗲声道句:“谢谢郎哥!”便续品萧。
  不久,海狼受用的点头道:“来吧!”
  雪红一松口,便冒身趴跪在地上。
  她一翘起蜂臀,妙处立现。
  海浪轻扣妙处道:“好一个小蜜桃!”
  “痒死啦!郎哥饶了人家嘛!”海狼呵呵一笑,便松手蹲妥马步。
  他一搂纤腰,已疾刺入老枪。
  “喔!妙透啦!够劲呀!”
  她一扭臀,便连连向后顶着。
  海狼畅然猛挺啦!
  春棠上前轻吻海狼的胸肌道:“真迷人!”
  海狼呵呵一笑,便科顶雪红边所玩春棠的玉乳。
  立见另一马仔走到海狼的左侧便轻抚他的臂肌道:“郎哥,你实在是男人中的男人呀!
  好郎哥!”
  海浪呵呵一笑,便轻捏她的妙处。
  她格格一笑,便以右乳厮磨他的臂肌。
  海狼受用的呵呵连笑啦!
  另一马仔便按着海浪的臀部协助他猛挺着。
  海浪受四妞一贴,大乐啦!立见春棠道:“雪红,够了吧!姐妹们尚在等候哩!”
  雪红疾顶道:“正妙得很!各位姐姐多包涵吧!”
  说着,她又顶又摇啦!
  海狼呵呵笑道:“别急!统统有奖!”
  马仔们欢呼道:“谢谢郎哥!”
  海狼呵呵笑道:“架妥雪红!”
  “遵命!”立见二妞爬入雪红下身,倒仰着。
  另二妞各扶着雪红的胯间便各拉开一腿。
  雪红门户大开啦!
  她浪笑的期待啦!
  海狼吸口气,便连连狠顶着。
  另外二妞见状,便上前抬着雪红的上半身。
  雪红顿成空中飞人啦!
  四妞顺着海狼的猛挺而用力的向后推,记记重击之下,雪红酥酸又麻痒的哎哎浪叫,媚眼亦如丝啦!
  没多久,她哎叫的求饶啦!
  海狼呵呵一笑,便退立于一旁。
  四妞嘻嘻的放下雪红啦!
  雪红哎哎呻吟啦!
  她眉开眼笑的叫好啦!
  海狼征服一女,不由乐道:“全部趴下!”六妞欣然列队趴身翘臀啦!
  海狼上前搂腰便疾挺着。
  小妞浪叫的迎合连连啦!
  不久,海狼立即转抬啦!
  他便似蜂探蜜般在六妞间来回猛挺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晤了一声,便咬牙猛挺。
  那妞便疾旋蜂臀迎合着。
  不久,海狼舒畅的送出纪念品啦!
  他向后一退,便仰躺在地面。
  立即有一扭在乳磨胸。
  另有一妞则吻着他。
  第三妞则温柔的品萧着。
  爽上加爽的海狼终于爽歪歪啦!
  他闭眼享受啦!
  就在此时,一道蓝影自远处乍现,便掠来三十余丈,海狼刚觉有异的睁眼,立见一名青年飞掠而来。
  他抓起一妞。_便抛向青年。
  那妞叫句救命,立即昏去。
  另外二妞骇得向外奔去。
  另外四妞则怔在现场。
  海狼抛妞挺胸起身,立即提聚功力。
  青年料不到会有此变化,他一见海狼已经起身,他别无选择地继续掠去,右掌则朝那妞一挥。
  轰一声,那妞立即粉身碎骨。
  血肉纷飞而出,立即骇坏另外六妞啦!
  她们只尖叫求救,却四肢发软的跑不动啦!
  海狼神色凝重的立即提足功力备战,因为,这位陌生少年一招使震碎一扭,而且未影响速度,实在有够恐怖。
  海狼自认已遇生平劲敌,便全力备战。
  笔者写来够久,事情却发生于刹那间,只见青年劈妞之后,便双臂并举,好似游泳好手欲跃入泳池中。
  却见他在半空中拧腰翻身及推拿,四记掌力便疾卷向海浪,而他也趁隙的疾掠向地面啦!
  海狼岂肯让他落地,立即全力推出一掌。
  他认为此掌必可劈伤对方,因为,对方在半空中难以借力使力,方才已劈一掌,此时又劈四掌,力道必弱。
  他一出掌,便狞笑道:“去死吧!”
  轰一声,海狼神色大变啦!
  他的眼皮连跳啦!
  他突生不祥之感啦!
  他的双掌先麻,双腕接着一疼,两股潜劲更立即通掌入臂,骇得他急忙连退三大步,再甩臂卸劲。
  他尚未卸光潜劲,青年已经落地。
  他更加紧张啦!
  青年旋身震掌,掌影便漫天飘出,回旋潜劲更激荡不已的涌出,海狼骇得连连的后退啦!
  轰轰声中,附近的六妞被潜劲扫飞出去啦!
  惨叫声中,鲜血激喷。
  砰砰声中,她们一落地,便抽搐吐血。
  海狼退得够快,而青年追得更快,潜劲终于遏身了,海狼被逼得匆匆刹身及连连劈掌啦!
  轰轰声中,掌气四溢。
  六妞被震得当场七孔溢血啦!
  贪金纵欲的她们遭到恶报啦!
  闷哼声中,海狼连退三丈余,方始站稳,海狼又惨叫一声,便被劈飞出去,鲜血连喷之下,划成一道彩虹啦!
  砰一声,他一落地,便连连发抖!
  青年见状,便收招注视他。
  海狼又吐三口血,便挣扎起身道:“汝是谁?”
  “包顺!”
  “吾和汝有何过节?”
  “没有!”
  “既然如此,汝为何下此狠手?”
  “你叫海狼吧?”
  “不错!”
  “你贪金嗜杀吧?”
  “见仁见智!”
  倏听一声冷哼,一人已经掠来。
  他一掠近,倏地扬掌疾劈向海狼。
  砰一声,海狼已吐血飞去。
  他刚一落地,那人便踩在他的身上道:“海狼,八年前,汝如何待吾?吾今日来此实践诺言啦!”
  说着,他的足尖已贯力一踏。
  海狼立即惨叫吐血。
  “嘿嘿!海狼,汝死也不信会如此惨吧?”
  “五……十……笑百步……屠………斗……汝也………不是……善类!”
  来人正是追魂客,只见他边踩边道:“不错!吾原本邪恶,如今,吾已经改邪归正,汝等邪道老魔必会—一作古。”
  海狼疼痛连连,终于嚼舌自尽啦!
  追魂客冷冷一哼,便掠向前方。
  包顺一回头,便见慈母指向谷内,他便掠向谷内。
  不久,他跟入木屋,便见追魂客翻箱倒柜的搜索,他立即道:“大叔究竟在打什么呢?”
  “海狼之银票!”
  包顺便跟着寻找啦!
  没多久,女扮男装的方燕已埋妥尸体,便入内搜索。
  半个时辰之后,追魂客终于在榻下之地下发现二个木箱,他一见满箱的银票,便召来包顺。
  不久,二人已拖出那二箱银票。
  方燕不由瞧得变色啦!
  追魂客道:“取布包走它们吧!”
  不久,他们以被单包妥六大包银票啦!
  追魂客引燃火把子,便纵火焚屋。
  火光乍旺,三人已经出谷啦!
  原来,方燕向无心大师探听之下,明白海狼之凶残及贪金,于是,她们三人在方才入谷超渡海狼啦!
  追魂客一见世顺轻易宰掉海狼,他暗乐啦!
  他决心引导包顺分批宰掉黑道老魔啦!
  当天深夜时分,他们一返家,追魂客放下银标,便直接返房。
  方燕便陪爱子携银票入房。
  不久,她们各自沐浴啦!
  没多久,她们已行功歇息啦!
  天亮不久,她们略漱洗,使入厅用膳。
  膳后,方燕道:“烦汝分配吧!”
  追魂客含笑摇头道:“大夫代为救人吧!”
  “佩服!可否直接使用这些银票?”
  追魂客点头道:“可以!海狼一向小心,他在甲处劫得银标,必会分散于各地兑换,此乃他的一贯作风。”
  “原来如此!吾先赴药铺吧!”
  “吾须再外出探访老魔行踪,告辞!”
  “请!”
  不久,追魂客已经离去。
  包顺问道:“娘,他在忙什么?”
  “他欲利用汝除掉足以威胁他的人!”
  “孩儿可以继续跟他走吗?”
  “可以!汝趁机增加实战经验吧i”
  “是!”
  方燕便欣然离去。
  包顺便返房行功练武。
  半个时辰之后,方燕一返家,便另以大巾包妥那些银票,然后,再搭车前往九江银庄了。
  她一入银庄,便派人清点那些银票。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显些乐昏,因为,那些银票居然多达四千余万两白银,海狼果真名不虚传也!
  她为避免惊动官方,便吩咐掌柜存妥它们。
  不久,她已搭车离城啦!
  她一返家,正好陪爱子用膳。
  膳后,她稍歇便赴药铺诊治病患。
  七夕时分,方燕欣然诊治病,患,因为,九江银庄在前天及昨天共贷出三千余万两白银,借方全是苏杭之商人。
  据商人询问,她预知今日又有贷户登门,她更乐啦!
  倏见一位青年上前低声道:“吾姓封,打扰!”
  方燕一瞥,立即认出对方乃是那位减肥成功之超级肥妹封铃铃,她便含笑道“:”请入内厅稍候吧!“
  封铃铃便点头入内。
  不久,方燕开妥药方,便先行入内厅。
  立见封铃铃摘下面具道:“有事相商!”
  “请说!”
  “吾欲灭百年帮,否出金五百万两,请代为处理!”
  方燕问道:“为何作此决定?”
  “吾返乡途中,遭百年帮正副帮主率千余人截杀,吾负伤返堡,奶奶甚表震怒,因而作此决定。”
  “贵堡可直接下手呀?”
  “不!敝帮现有之人,必须守堡!”
  “可是,吾未曾介入黑白两道呀!”
  “汝人面广,可以暗雇高手,五百万两该已够矣!”
  “休误会!吾不便如此做!”
  封铃铃皱眉忖道:“吾只要百年帮正副帮主的命,如何?”
  “汝何不另找高明!”
  “吾只信任汝!”
  “吾明日回信,如何?”
  “好!请大力相助!”
  说着,他戴妥面具,立即离去。
  方燕便返前厅诊治病患。
  午歇时分,方燕便向无心大师道:“封家堡请吾代为消灭百年帮,至少要除掉正副帮主,吾颇为难!”
  无心大师道:“老油已料及此事!”
  “大师已知此事!”
  “老油已获百年帮截杀封女施主之事,吾由双方之作风研判必有后续状况,今日之事乃意料之中也!”
  “大师有良策?”
  无心大师含笑道:“百年帮只剩下八百余人,他们虽然一直戒备,仍难挡令郎及此地群豪之威!”
  方燕喜道:“各派有意出手?”
  “不错!各派精英集中在此地,主要目的便是除恶!”
  “太好啦!请大师代为安排吧!”
  “行!”
  无心大师便欣然离去。
  当天晚上,便有五百名各派高手化整为零的离去啦!
  翌日上午,封铃铃一来,方燕便陪她入内厅道:“今夜子时下手!”
  “太好啦!请笑纳!”
  “贪财!”
  “客气矣!吾先赴百年帮吧!”
  “请!”
  封铃铃欣然离去啦!
  午后时分,包顺跟着一位丐帮高手离城啦!
  日落之前,他们便已会合群豪。
  他们各自用膳之后,便先行歇息。
  亥中时分,群豪一会合,包顺便戴妥面具及疾掠百年帮的大门,立见十余支镖由上方疾射而来。
  包顺一挥掌,便震碎它们。
  另一批镖刚出现,他已震破大门掠入。
  立见十余人挥力疾掠向包顺。
  包顺一落地,便连连劈掌。
  一阵回旋掌劲立即震飞那批人。
  惨叫声中,他们吐血一落地,便抽搐而亡。
  立见二十余人由上方腾掠而下。
  包顺不客气的扬掌疾劈不已啦!
  轰轰声中伴着惨叫声。
  血肉纷飞之中,只有三人匆匆落地,便逃向后方。
  包顺立见前方大厅烛火通明,厅前站着大批持刀人员,厅内则站着一批人,他立即大步行去。
  立听大厅吼出:“杀!”
  一百余人便掠向包顺。
  包顺吸气止步,便全力劈掌。
  轰轰声中,那批人来得快,迟得更快啦!
  大厅立即又吼道:“杀!”
  另外一百多人立即又喊杀而来啦!
  包顺仍然全力劈杀着。
  他那雄浑的掌力藉助回族方式扫出,所经之处,好似龙卷风般卷起惨叫声及纷飞的血肉。
  没多久,二批人已经全挂啦!
  包顺信心大增,便直接扑杀入人群。
  厅前杀声震天啦!
  惨叫声份外凄厉啦!
  轰响震得青衫人心惊胆颤啦!
  叱喝声中,程挣及段全率厅中之精英上阵啦!
  包顺面对如此强大的压力,便全力劈攻着。
  回旋力道密集搓扫之下,青衫人们已被逼散,包顺趁机一口气的朝量挣攻出六式潜劲啦!
  轰一声,接挽惨叫半声,便粉身碎骨。
  青衫人之信心立碎。
  他们的士气跌停板啦!
  包顺趁机猛攻向殷全啦!
  不久,殷全也在轰声中粉身碎骨啦!
  青衣人们散逃向两侧啦!
  早已潜伏于远方的群豪立好射嫖。
  啊叫声中,一百余名青衫人应声倒地啦!
  群豪现身猛杀啦!
  包顺也沿着右方内侧猛劈啦!
  远方的唯一观众瞧得心儿剧跳,她便是封铃铃,她方才掠上堡墙便一直瞧着包顺大开杀戒。
  她不认识包顺。
  她不敢相信世上有此种高手。
  她更对那种招式甚感新奇!
  她的一颗芳心不知不觉的粘在包顺的身上啦!
  又了盏茶时间,拼斗便已经结束啦!
  包顺跟着群豪入内追杀啦!
  丑初时分,群豪开始搜财物及清理现场,大批尸体及碎肉纷纷被化尸粉溶得一于二净啦!
  包顺拎一包银票先行离去啦!
  封铃铃追十余里,便不见包顺,她更佩服啦!
  她一直掠向磐石县城啦!
  上午时分,她一入药铺,便向方燕点头及步入内厅,不久,方燕入内含笑道:“幸不辱命!”
  “谢谢!那位高手是谁?”
  “哪一位高手?”
  “宰跫殷二人之高手?”
  “小犬!”
  “什么?令郎如此高明?”
  “不敢当!”
  “你真神秘!”
  “不敢当!你先歇会,吾今夜在寒舍陪汝再叙!”
  “好!”
  她立即离去啦!
  方燕忖道:“此女除了稍傲,挺适合伴顺儿哩!”
  她微微一笑,便返前厅诊治患者。
  午歇时分,六位长老及无心大师联合来见方燕,方燕便先行礼道:“谢谢六位前辈大力协助。”
  无心大师含笑道:“客气矣!请女施主分配百年帮之财物。”
  方燕道:“由各派均分,吾另赠各派黄金十万两。”
  “这……不敢当!”
  “无妨!此乃封家堡之赏金也!”她便掏出红包逐一送给七人。
  不久,无心大师七人欣然离去啦!
  此役使各派正式和包顺合作,颇益日后之行动,何况另有收入,各派一举两得之下,当然乐啦!
  当天晚上,方燕备香茗及点心不久,封铃铃便来访,方燕一唤出包顺,封铃铃便瞧得芳心剧跳啦!
  因为,包顺既帅又英挺啦!
  方燕含笑道:“顺儿,见见封姑娘!”
  包顺拱手道:“姑娘好!”
  封铃铃脸红的还礼道:“你好!”
  她又羞又怪自己今日为何如此笨拙呢?
  方燕含笑道:“请坐!”二人便各自入座。
  方燕斟茗道:“别客气,请!”
  三人便开始品茗。
  方燕又送上点心道:“尝尝吧!”
  三人便各尝点心。
  不久,方燕含笑道:“百年帮已灭,汝可泄恨了吧?”
  封铃铃点头道:“是的!谢谢!”
  “客气矣!听说贵堡设男人,是吗?”
  “是的!”
  “如何延续下去呢?”
  “代代自外择资质优秀女子入堡。”
  “为何如此做?贵堡以前没男人吗?”
  “有!此乃秘密,盼勿外泄!”
  “行!”
  “敝堡原先男多于女,因上一代有感情纠纷,失意者串通外人袭堡,奶奶因而决定不让男人入堡。”
  “这……因噎废食吧?”
  “堡中挺单纯的!”
  “孤阳不长,孤阴不生,贵堡此举难维持太久。”
  “是吗?”
  “是的!汝打算老死于堡中乎?”
  “这……这………”
  “塾无感情呢?”
  “这……这…”
  “吾不便干涉贵堡之事,不过,若有人欲犯贵堡,仍可收买女子,因为,世间男女,多难逃情财之困诱呀!”
  “这!”
  “汝慢慢分析吧!”
  “好!”
  “奶奶便是令祖乎?”
  “是的!我在堡中一人之下,百人之上。”
  “吾由汝上回之症已知此事,吾因而有方才之建议,三思吧!”
  “好!”
  “贵堡日后若须协助,吾愿代劳!”
  “感激不尽!”
  “吾一向早歇,抱歉!”
  “告辞!”
  封铃铃立即离去。
  方燕道:“汝收拾现场,吾先歇息。”
  包顺便开始忙碌着。
  不久,二人已各在房内歇息。
  翌日上午,方燕携金票入九江银庄,立听掌柜道出昨日又贷出二百余万两白银,她欣然递出银票啦!
  她又吩咐不久,便返药铺诊治患者。
  第三天午后时分,方燕正在诊治患者,倏见平安帮的施家兄弟联袂入内,她心中有数啦!
  她向内厅一指,施家兄弟便先行入内。
  不久,方燕一入内,施家兄弟立即行礼。
  “请坐!”
  “谢谢!请!”三人便分宾主人座。
  方燕含笑道:“二位因百年帮之事而来吧?”
  施百强道:“是的!各派介人此事啦?”
  方燕点头道:“是的!封家保相托,吾才请各派协助!”
  “此举已打破现状,祸福未卜哩!”
  方燕点头道:“吾明白!吾研判黑道势力必垮,贵派尚正派,吾建议贵派及早解散或正正当当的经商!”
  “帮主亦有此意,不守,不少弟兄们放不下身段。”
  “非面对现实不可!”
  “吾会代呈此事,另请大夫赐告一事!”
  “请说!”
  “追魂客正乎?邪乎?”
  “他已改邪归正,贵派放过他吧!”
  “好!另有一事,敝帮可存金入九江银庄否?”
  “欢迎!”
  “请以池百万化名代存此二千万两黄金吧!”
  说着,他已递出一个锦盒。
  方燕一接盒,便清点银票。
  不久,她点头道:“二位可以一个时辰后来此取存单。”
  “行!告辞!”
  二人立即离去。
  方燕便直接搭车离去。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已携返存单。
  她又诊治五名病患,施家兄弟便已入内。
  她递出信封,他们便取信封离去。
  经此一来,方燕已有妙计避免官方知道她太富有,她在第五天上午,另以化名将家中之么房钱存入九江银庄啦!
  她一听银庄在这四天内又贷出五百余万两,她下令冲刺啦!
  九江银庄人员求之不得的忙碌着,因为,贷出越多,便可收入越多的利钱,他们的分红也越多呀!
  他们忙得经常在晚上加班啦!
  各地商人不愿向官方银庄打交道啦!
  他们向九江银庄借钱,利钱一样,却可以省掉公关费用,而且随借随领,根本不会受什么刁难。
  所以,九江银庄人员日夜忙碌啦!
  不到一个月,金多为患的九江银庄已经减肥啦!
  这天晚上,封铃铃陪一名老姐来访,方燕心中有数的迎她们就座之后,便唤出爱子及先行介绍着。
  果见老担注视着包顺。
  双方寒喧不久,老姐道:“汝向铃儿所提之事,吾颇同意,吾欲再进一步请教,故冒昧来访。”
  “客气矣!请说!”
  “本堡有一金矿,迄今只开采五分之一,近日有不少人欲购之,吾有意出售,再迁居此地,欢迎否?”
  “欢迎之至!”
  “此地有现成之庄院否?”
  “没有!倒有一房舍。”
  “吾暂居房舍,他日再建堡吧!”
  “欢迎!”
  “令郎订亲否?”
  “尚未!”
  “吾一向快人快语,铃儿配得上令郎否?”
  方燕点头道:“配!不过,先让他们交往一阵子吧?”
  “好!此事若成,日后盼择一童承续封家香火。”
  “行!”
  “汝果真不逊须眉,佩服!”
  “不敢当!”
  “吾不便多留,告辞!”
  “恭送!”
  四人便向外行去。
  不久,二女一离去,方燕一返厅,便问道:“喜欢她吗?”
  包顺点头道:“喜欢!娘作主吧!”
  “很好!歇息吧!”
  二人便各自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方燕正欲前往药铺,倏见追魂客步入大门,由于他此次外出甚久,方燕便在大厅等候。
  追魂客果真快步入厅道:“夺命神君隐于成都,他已化身为富商,暗中役使开南及扬名二大黑道帮派。”
  方燕问道:“夺命神君强过海浪否?”
  “强!海狼一向单打独斗,夺命神群结合财力及二大帮派,若不及早消灭,他日后可能会并吞帮派,进而称尊黑道。”
  方燕心中一动忖道:“挺有可能的!”
  她立即问道:“他目前尚在成都?”
  “是的!海风庄是他的地盘。”
  “汝有何计划?”
  “擒贼擒王,由令郎劈杀夺命神君。”
  “夺命神君身旁有高手否?”
  “有!八名高手,吾可以先挡一阵。”
  “何时下手?”
  “越早越佳!”
  “好!小大单独随汝前往成都,盼汝妥加指点小犬。”
  “放心,吾已可掌握夺命神君之作息,他每隔三夜必于上半夜御一女,届时八大护卫皆须回避。”
  “切勿泄底!”
  “吾明白!吾已备妥二幅面具。”
  “好!吾入房告知小犬。”
  说着,她立即返房。
  她略吩咐过包顺,便直接离去。
  追魂客便取面具入房交给包顺。
  不到半个时辰,二名中年人已由此地后门悄悄出去!!
  不出半个时辰,追魂客已陪包顺搭上江船驰往成都,;魂客不租二间船舱,而且陪包顺赏景。
  首次欣赏三峡奇景的包顺,不由大感新奇。
  追魂客便含笑客串向导。
  翌日黄昏时分,他们一入成都城,便行向南门。
  不久,他们已经接近一大片竹林,追魂客小心观察不久,便引导包顺进入竹林之中哩!
  役多久,他们已瞧见一座华丽庄院,追魂客便带着包顾小心的在庄外绕一大圈。
  接着,他们掠墙而入。
  他们便利用院内之花木掩护的行去。
  不久,他们听见女子之娇喘声,追魂客便示意止步。
  他略一观察,便指向右前方。
  二人沿有前方而行不久,便闪入一间华丽房中,追魂客立即传音道:“汝在门后准备出手、吾先搜索一番。”
  包顺便站于门后。
  追魂客便徐徐启柜搜着。
  不久,那女子呻吟道:“哥,上来吧!人家熬不住啦!”
  “是吗?”
  “嗯!人家的浪液快淹出池外啦!”
  “呵呵!太夸张了吧?”
  “哥搔到人家的浪处呀!”
  “再磨一阵子吧!”
  “好吧!”
  只见一位瘦高老者一丝不挂的仰躺在大池中,另有一位冶艳少女则一丝不挂的以双乳磨着老者之胸膛!老者则以右膝顶磨着她的妙处哩!
  池中之水随着哗啦连响啦!良久之后,老者伸直右腿道:“上来吧!”
  “谢谢哥!”少女迫不及待的张腿一挺,老枪已滑入妙处。
  她贴身连顶啦!
  池中水似波涛汹涌般激荡啦!
  老者淫笑的捏臀掐背啦!
  少女边浪笑边磨挺啦!
  良久之后,老者一拍臀,少女便坐起上身套顶下体。
  脆响声中,波浪更急啦!
  老者捏揉着少女的双乳啦!
  那两粒花生米般乳头迅即肿成葡萄啦!
  又过了良久,少女喘道:“人家不行啦!”
  老者呵呵一笑,便抱她起身。
  不久,她趴在池旁翘起圆臀啦!
  老者站妥马步,便挥戈疾顶。
  “哎呀!妙哥哥!”她摇臀连连啦!
  她浪叫不已啦!
  浴室热闹纷纷啦!
  此时的追魂客在书房内眉开眼笑啦!
  因为,他已搜出大批的银票及珍宝啦!
  他不客气的取巾包妥它们。
  不久,他拎二个大包袱先行离去啦!
  他把包袱藏入竹林中,便又潜回庄中。
  立听少女哎哎连叫,老者也门哼连连追魂客一见浴室门半掩,他不由暗喜道:“天赐良机也!”
  他立即入房召出包顺。
  不久,包顺一近浴室门,便疾闪而入及疾劈出双掌。
  正在飘飘欲仙的老者刚觉有异,潜劲已经逼近,他尚未想妥闪避或还手,全身已经剧疼他刚啊一声,全身已经裂开。
  轰一声,他和少女皆被劈碎啦!
  浴池当场也破啦!
  水一溢出,立呈鲜红。
  包顺一出浴室,便轻轻点头。
  追魂客微微一笑,便拎二包珍宝先行外出。
  包顺跟行不久,立见追魂客已经引燃火苗。
  火光一冒出,二人已掠向前方。
  不久,追魂客指点包顺取出二包银票,二人便匆匆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疾掠于荒野啦!
  ---------------
  海天风云阁 扫校
 
 
 
  • 下一个文章:

  • 上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