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软件下载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韩羽 >> 双凤追龙 >> 正文  
第十六章 吉人天相百事顾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吉人天相百事顾

作者:韩羽    来源:韩羽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07-23
 
  海南双侣在简青失常露体丢颜之后,便陪她返回故乡丛林中,他们欲使简青是早复原练武。
  那知,情窦初开的简青已经深爱包顺,她虽未因单相思而病,练武时之分心及招式之威,已大打折扣啦!
  简一急得每日念经般叱责啦!
  南宫蕙虽同情简青,却也不便冒犯老公啦!
  半年之期将届,南海双侣又率简青运中原啦!
  这一夜,他们一近七星岩前,便见包顺及方燕已在现场。
  简青立即低头跟去。
  他们一行近,方燕母子立即迎来行礼。
  简一点头道:“开始吧!”
  包顺便先行掠去。
  简青便持剑跟去。
  不久,包顺拱手道:“姑娘请!”
  简青吸气定神,便拔剑攻来。
  包顺高举双臂便旋身翻掌劈出啦!
  他只劈出五成功力,回旋力道却使简青收招飘闪。
  立见她闪身疾攻来三招。
  包顺不管她问避或进攻,他继续施展六个掌式,他的周遭已经形成一个漩涡般的回旋力网啦!
  简青连攻三十六剑之后,不但一直逼近不了,而且招式逐渐似陷人泥泞般,她被迫全力进攻啦!
  她专心一出招,简一欣慰的笑啦!
  不到盏茶时间,简青每攻出一招,便被回旋力道卷乱接下来的招式,她被迫咬牙猛攻啦!
  追虹剑银光大盛啦!
  刷刷剑响个不停啦!
  包顺却仍以五成功力施展招式不已!
  简青狠攻半个时辰之后,仍然逼近不了,她暗急啦!
  简一倏地沉喝道:“停!”
  简青一收招,便惶恐的掠前下跪。
  简一含笑道:“汝已尽力!吾甚欣慰!”
  “谢谢恩师!”
  “退下!”
  “是!”
  包顺立即收招挺立着。
  立见那些潜劲又绕六圈,方始散去。
  简一点头道:“此招何名?”
  包顺答道:“千转万轮掌!”
  “佛家绝技乎?”
  “是的!”
  “果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吾二人可否一试?”
  “这……晚辈怕会失手……”
  “放心!吾二人足以自保!”
  “请!”
  海南双侣立即联袂行去。
  方燕精神大振的注视着。
  不久,简一夫妇一就位,简一便含笑道:“出招吧?”
  包顺立即全力攻出千轮万转掌招。
  地上之石块纷碎,而且是急速的回旋转向简一夫妇二人,立见他们联袂探掌疾劈山三招啦!
  轰声连连,石屑已成石粉散飞而出。
  包顺放心的全力出招啦!
  海南双侣联袂飘闪不已啦!
  他们挥掌连连啦!
  轰声连连,双方皆专心出招着。
  三人方圆半里内之石粒早已成石粉飞光,地上之上亦一层层的化粉飞光,三人移动之处已较地面少一寸余啦!
  双方虽未分胜负,包顺却已经信心大增,因为,他尚未施展出那式杀招,而且,他未感受到压力呀!
  简一夫妇却越感不对劲,因为,包顺的回旋力道经过四周地面之回荡,已经添加一成的威力。
  地面越下陷,回荡力道越强啦!
  二人互视一眼,便轻轻点头。
  倏见简一的左掌向外一竖,南宫意的右掌已经贴上他的掌心,二人之另一掌立即同时疾劈出六记掌力。
  二人贴掌所汇流之功力加上此批掌力立即造成一阵密集爆响,周遭的土屑似被炸药炸开啦!
  土屑纷飞,下陷的范围已经增加一半以上啦!
  简一夫妇立即减轻回荡力道之威胁。
  包顺的招式更险些被震乱哩!
  包顺连晃三下,急忙全力疾劈。
  简一突然收回左掌沉喝道:“杀!”
  南宫蕙一收掌便跟着他各按上右腰。
  叭一声,他们已各拔出一把软剑。
  寒光乍现,他们已挥剑疾攻。
  贯足功力的一把利剑配合二人的妙招疾攻盏茶时间之后,便似切同般逐渐砍破包顺的回旋力网。
  包顺被逼加速全力出招啦!
  夜空立即寒光闪烁及土屑纷飞。
  轰响响个不停啦!“简青忍不住向前行啦!
  方燕虽站在原地,掌心却冒汗啦!
  不久,包顺三人已经在坑内拼斗,因为,地面之土局经过他们的震削,已经下陷二尺以上啦!
  包顺虽全力疾劈,回族为道却逐渐缩小,海南双侣的剑身寒气亦首次接近包顺的肌肤啦!
  包顺咬牙全力疾劈啦!
  他的全身飘香啦!
  简一夫妇心知包顺已总动员啦!
  他们继续全力进攻着。
  终于,包顺的右袖被简一的剑尖刺破一个孔啦!
  立听包顺喝道:“小心啦!一!二!三!啊!”
  大吼之下,那记绝招全力劈出啦!
  简一夫妇早已有备,却觉一股窒息力道疾爆而出,他们不约而同的掌剑交加施展出保命绝招啦!
  轰响连连,二人腾掠而出啦!
  两人手中之剑已断!
  两人向外一翻,衣衫亦纷飞!
  两人一落地,便踉跄连晃。
  衣屑纷飞,二人已经裸身露体啦!
  二人无暇分心的立即坐下。
  只见南宫蕙吸一口气,便吐口血。
  简一惊呼句夫人,亦吐血啦!
  二人连晃啦!
  二人以双手按地啦!
  二人冷汗直流啦!
  简青惊啊一声,立即掠去。
  方燕急喝一声站住,便疾掠过去。
  简青一止步,便望向方燕。
  方燕掠近南宫蕙身旁,便倒出一把灵丹道:“张口!”
  南宫蕙便张口。
  方燕探掌按口便送入那把灵丹。
  她一转身,便把剩下的灵丹塞入简一的口中。
  两人一阵急促呼吸,便掌按丹田的行功。
  方燕急忙掠到坑沿。
  立见包顺吁气抱头道:“娘!二位前辈还好吗?”
  “汝准备捐血!”
  “是!”
  包顺一跃出坑,便挽起袖。
  方燕上前道:“汝未负伤吧?”
  “是的!”
  方燕便以指尖划破包顺的左脉。
  鲜血一喷,她便以药瓶装血。
  不久,她将那瓶血灌入南宫蕙的口中。
  她一转身,包顺又递来左腕。
  她立即又以瓶接血。
  不久,她将那瓶血灌入简一的口中。
  她立即道:“汝先返堡歇息,勿泄方才之事。”
  “是!”
  包顺立即离去。
  方燕便自简一夫妇的包袱中取衫遮上他们的身子。
  不久,简一夫妇顺利行功啦!
  不久,他们头上的乌溜溜头发已经斑白啦!
  他们的脸上已出现不少皱纹啦!
  方燕心知他们受重创啦!
  立见简青哭道:“恩师!师母!”
  方燕道:“放心!别哭!别吵他们!”
  她牵走简青啦!
  不久,简青一入八角亭,便抱柱哭啦!
  方燕虽然连劝,简青仍哭个不停哩!
  半个时辰之后,简一呃一声,便张口吐出一股黑血。
  方燕立即掠来。
  简青亦紧跟而来啦!
  简一吐口长气,便掌按南宫蕙的腹部。
  不久,南宫蕙也吐出一股黑血。
  她吁口气,不由苦笑!
  简一却呵呵一笑的起身穿衫哩!
  方燕急忙为他取来长裤。
  她为南官蕙取来长裙,便转身行去。
  不久,简一夫妇走到坑沿,便注视不语。
  良久之后,简一道:“吾醒矣!吾自混沌痴梦醒矣!”
  南宫蕙一转身,便搂他道:“恭喜相公!”
  “谢谢!连累夫人无法青春永驻矣!”
  “相公嫌弃贱妾乎?”
  “吾敢乎?”
  “呵呵!那就行啦!”
  二人不由相视一笑。
  立见简青含泪行来,南官蕙上前为她拭泪道:“哭什么?”
  “师母输!老!”
  “呵呵!吾没哭呀!笑!笑呀!”
  简青不由一怔!
  简一道:“笑!吾让汝和包顺在一起!”
  简青征一下,喜道:“真的?”
  “呵呵!笑呀!快笑呀!”
  “格格!谢谢!格格!”
  她居然格格连笑啦!
  哇操!爱情的魔力真大呀!
  方燕瞧得泛笑啦!
  简一便牵着二女行向方燕。
  方燕忙拱手道:“恕小大失手误伤二位前辈。”
  简一呵呵笑道:“伤得好!吾解脱矣!”
  “恭喜前辈!”
  “谢谢!吾徒不自量力欲高攀,可否惠全?”
  “小犬大之幸也!”
  “一言为定!”
  “呵呵!谢啦!”
  方燕含笑道:“客气矣!”
  简一向四周一瞥,低声道:“吾在十一年前发现一批巨金,汝雇大船三百艘,吾在三个月内运回巨金!”
  “感激之至!”
  “吾将在福建登岸,汝宜先连络妥官方。”
  “是!”
  “返堡再叙吧!”
  “请!”
  四人便欣然掠去。
  不久,他们一入定邦堡,便住入客房。
  天亮不久,方燕便邀他们陪众人用膳。
  诸女虽诧海南双侣之突然变老,却不便多问。
  膳后,方燕便道出这件喜事。
  诸女欣然同意啦!
  简一宽心的呵呵一笑啦!
  不久,简一和方燕人书房商量着。
  不出半个时辰,包顺已拎包袱跟着简一三人搭车离去。
  简一不但和包顺同车,而且沿途指点他和官方接洽之细节。
  这天下午,他们一近福州巡抚府,包顺便上前报名。
  他自称是包一帖之子包顺,军士急忙趴跪叩头道:“叩见恩人!”
  “不敢当!你是…”
  “小的叫李宗,原是贫户,蒙您们多次协助,如今已自立!”
  “太好啦!巡抚大人在否?”
  “在!”
  “大人姓什么呀?”
  “海!大人一向推崇公子!”
  “太好啦!我想见见海大人!”
  “请稍候!”
  军士便匆匆奔入。
  不久,一位英挺官员已快步出来。
  包顺忙拱手道:“草民包顺参见大人!”
  “不敢当!下官海仁!公子入内再叙吧!”
  “谢谢!请!”
  “请!”
  二人便联袂入内。
  不久,包顺据实道出欲雇船出海运金之事。
  海巡抚立即欣然道:“下官派官船率民船同行!”
  “谢谢!”
  “请公子稍候!明日再启航,如何?”
  “行!谢谢大人!”
  二人又商量不久,包顺便欣然离去。
  不久,他们已陪简一三人人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便直接歇息。
  翌日破晓时分,他们已由海巡抚陪上官船。
  不久,海巡抚一下船,官船已率民船离去啦!
  海巡抚返行,便以急文向大内报备。
  一个半月之后,大内指示他全力配合及勿泄此事。
  他放心的安排啦!
  包顺四人率大批船队出航之后,沿途风平浪静,这天晚上,船队悄悄的泊岸啦!
  一万余人便搬箱跟他们上岸。
  半个时辰之后,简一已率他们人洞。
  他一下令,众人便把大批椰叶送出洞外。
  立见满洞金光闪闪啦!
  简一下令之后,众人便把金砖放上箱再抬上船。
  破晓时分,船队已运走洞内的所有金砖啦!
  简一夫妇放心的歇息啦!
  简青却牵着包顺在船头看日出啦!
  个性直爽又心无杂念的简青在简一夫妇默许之下,她在船队出海时,便每日和包顺共居舱。
  二人每天看日出!
  二人的交谈皆简要又直接!
  她赤裸裸的示爱,他也含笑接受。
  不过,他一直未动她的一根汗毛。
  二人便欣然看日出。
  简一夫妇则在舱内赤裸裸的合体行功,因为,他们沿途行功迄今,头上的白发已经又转黑!
  脸上的皱纹逐渐消失啦!
  他们知道此乃灵药及包顺鲜血之效,便继续行功。
  这天下午,他们已近福州,不过,他们为掩行踪,他们便下令落锚,各船便纷纷停于海面上。
  包顺却搭一小船先行上岸啦!
  他一见海巡抚,便欣然低语着。
  不久,海巡抚一声令下,军士已出去调动马车。
  这些马车早已获微调待命,所以,入夜不久,它们已停在码头。
  大批军士亦立即封锁码头四周。
  船队一泊码头,便铺妥船板。
  一箱箱的金砖便依序滑上岸,再搬上马车。
  一车车的金砖便运入城内之官方银庄。
  深夜时分,银庄之仓已满,余金便送入巡抚府。
  破晓时分,所有的金砖便已经送毕。
  包顺便和银庄掌柜及海巡抚入银庄结帐。
  掌柜早已派人一路清点,所以,当包顺交出清单时,他一见数目符合,立即欣然欲开银票。
  包项低声道:“另立二张一万两金票,请二位笑纳!”
  二人急忙推辞。
  包顺坚持不久,二人欣然致谢啦!
  包顺道:“另立十万及三万两金票各一张,分赠船夫及车夫!”
  海巡抚点头道:“下官代他们向公子申谢!”
  “客气矣!”
  掌柜立即小心的开妥五张银票。
  不久,包顺欣然取走一张五千余万两金票啦!
  他一会见简一三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便分搭二车启程。
  这回,简青不但和包顺同车,而且,靠在包顺的身旁沿途赏景,包顺便沿途客串导游!
  简青虽然不美,却大有来头,加上这批千万嫁装,包顺岂敢怠慢,何况,他也欣赏她的直爽!
  二人不但沿途同车,每夜也同床啦!
  不过,包顺一直没动她。
  行行复行行,他们终于返回定邦堡,简—一下车,便见四位老道士联袂陪方燕站在大门前,他不由一阵激动。
  因为,他认得其中一人乃是他的师侄蓝云,如今,他由对方的打扮,便知道对方已经是昆仑派掌门人啦!
  他明白方燕的用心啦!
  他忍住激动的陪包顺前行啦!
  立见四名老道联袂问讯道:“参见师伯!”
  简一终于忍不住溢泪啦!
  他默默的还礼,因为,他一出声,必是呜咽啦!
  包顺立即行礼道:“参见四位道长!”
  四位老道便含笑答礼。
  方燕便招呼众人入厅。
  归帆及封奶奶便率诸女在厅前迎接。
  不久,双方见过礼,便入厅依序就座。
  包顺立即取出金票概述运金之经过。
  方燕趁机表扬简一啦!
  四位道长纷纷点头表示肯定啦!
  简一明知他们的心意,却仍忍不住心中的激动。
  不久,方燕含笑道:“吾已经以您的名义捐金十万两供昆仑派修殿及增建藏经阁一座!
  简一便含笑点头。
  蓝云道长便行礼申谢道:“请师伯拨驾返昆仑一趟!”
  简一欣然答应啦!
  双方又叙良久,方始移厅取用素膳。
  膳后,四道欣然离去啦!
  方燕入密室凑足六千万两金票,便前往九江城。
  半个时辰后,她已入官方银庄先还六千万两黄金啦!
  她松口气的返堡啦!
  她一返堡,便吩咐包顺及早和简青合体。
  包顺一口答应啦!
  当天晚上戊中时分,他一到简青的房前,他轻轻一推,便见房门未关,他入内一瞧,便见简青在榻上行功。
  他关妥门,简青已收功下榻。
  他便上前关窗。
  他一转身,她便问道:“什么事?”
  “我喜欢你!”
  她喜得双眼一亮道:“我喜欢你!”
  他一搂她,她也抱紧他。
  他一吻她,她怔得睁大双眼啦!
  他吸吮不久,她也跟着吸吮啦!
  不久,他吻上粉颈,她痒得格格一笑。
  他怔了一下,便为她宽衣。
  她两三下便拉掉自己的彩裙啦!
  他立即瞧见一具健美的胴体。
  她的皮肤不但稍粗,而且呈褐色,完全不似封铃铃九女之细皮嫩肉,不过,却有一股健康美。
  包顺便退后宽衣。
  不久,他一脱光,她不由注视着小顺。
  包顺已在和简一共车之途中获悉简青的身世,所以,他也以关心及同情的心态来对待他便又搂吻她。
  他的双手轻抚着背部。
  简青亦轻抚他的背部。
  不久,他搂她上榻,便轻抚的双乳。
  她也好奇的扬他的胸部啦!
  他便吸乳及轻抚妙处。
  她酥痒的扭身格格连笑啦!
  包顺一时没辄啦!
  他只好再搂吻她仍以身子厮磨她。
  她亦边吻边扭身啦!
  良久之后,小顺一沾春潮,他便翻身上马。
  他顶开她的双腿,便徐徐入关。
  她又新奇又好玩的一动也不动啦!
  不久,小顺已经上垒啦!
  他边吻边徐挺着。
  她也边吻边徐挺着。
  包顺终于明白她一直跟着他的动作啦!
  于是,他逐渐加速挺动。
  她果真加速挺动。
  包顺放心的冲刺啦!
  她跟着冲刺啦!
  隆隆炮声密集响着。
  良久之后,包顺政玩“隔山打牛”及指点她配合,过没多久,她便也顺利的迎顶连连啦!
  包顺畅玩啦!
  一套套花招先后上场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包顺已玩遍花招,他一见她笑嘻嘻的未见败象,他便欣然从头再玩啦!
  足足又过一时辰,她才发汗!
  他却已经舒畅连连!
  他未曾玩得如此痛快,便连连冲刺着。
  又过一阵子,他低晤数声,便注入甘泉。
  他爽透的哆喷啦!
  她也哆嗦的满脸笑容啦!
  她未说半句妙,包顺已知她妙透啦!
  良久之后,包顺仰身一躺,爽得吐口长气啦!
  不久,倏听鼾声,简青居然入眠啦!
  包顺见状,便欣赏她的健美胴体。
  她虽无落红,包顺体谅啦!
  他悄悄入内室沐浴之后,方始服丹行功。
  天未亮,他尚在入定,简青已经醒来。
  包顺便收功牵她入内室。
  他指点不久,她已经欣然沐浴。
  不久,他一返房,便听见房门轻响三下。
  他上前启门,便见封铃铃道:“我替青妹打扮!”
  “谢啦!”
  包顺欣然入广场看波斯青年练掌啦!
  立见他们提对熟练的拆招着。
  包顺便来回瞧着。
  封铃铃却边换上新被褥边暗暗咋舌道:“她的耐力真强,难怪哥会有如此满足的神色!
  她不由暗羡着。
  不久,简青裸身入房,封铃铃便牵她入座。
  她便边替简青梳发边打量胴体。
  她暗羡简青的健美啦!
  不久,她替简青配妥衫裙,便联袂入厅。
  没多久,众人欣然共膳。
  膳后,九女便陪简青逛堡内。
  包顺则人密室练掌。
  因为,简一已在途中传授一套身法呀!
  包顺便专心练习着。
  当天晚上,他含笑步入封铃铃的房内,她不但含笑相迎,而且立即搂着他送上悠长的香吻。
  良久之后,她松唇道:“想煞我也!”
  包顺含笑道:“我在此行首次看到如此多的金砖哩!”
  “怎会有巨金呢?”
  “海盗留下的!装金之木箱皆已烂哩!”
  “原来如此!那些海盗白忙一场啦!”
  “是的!他们死于自相残杀,简老替他们收尸哩!”
  “真的呀!人心太贪啦!”
  “是的!”
  “哥喜欢青妹吗?她挺健美的!”
  “我仍一视同仁!她挺令人同情的!”
  他便道出简青的身世!
  出身富裕的封铃铃不由同情简青。
  “哥原谅我!我不该嫉妒青妹!”
  “她比不上你们!善待她吧!”
  “好!哥去陪她吧!”
  “无妨!孩子们好吧?”
  “挺好的!邦儿已在自行行功啦!”
  包顺大喜道:“辛苦你啦!”
  他立即由樱唇向下吻!
  不久,她被剥光啦!
  她兴奋的春潮滚滚啦!
  包顺便欣然宽衣。
  不久,他抱着她边走边玩啦!
  她新奇的耸道:“真妙!”
  “穿心魔教我的!”
  “好坏!你专学这些怪招!”
  他微微一笑,便边走边用力连顶。
  她欣然加速耸动啦!
  二人便畅玩这招“周游列国”。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上榻畅玩各种花招。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舒畅的呻吟着。
  他君临天下的冲刺着。
  终于,他注入甘泉啦!
  “哥!我爱你!”
  “好妹子!”
  二人缠绵连连啦!
  自那夜起,包顺每隔一夜,便陪简青畅玩,简青不但更熟练的迎合,而且迷上这种快活啦!
  其余九女在获悉简青的身世之后,她们虽然每个月只能快活一或二次,也不会再计较啦!
  包顺见状,每次皆使她们美爽爽啦!
  一个多月之后,包顺及方燕率着十女陪同海南双侣搭车离城,他们准备要前往昆仑山啦!
  他们顺便沿途畅览名胜啦!
  行行复行行,他们终于抵达昆仑派,立见蓝云道长率所有的道士及俗家弟子列队恭迎啦!
  大殿更是钟鼓交呜着。
  简一欣然上前行礼啦!
  不久,他们跟着蓝云道长步出山门。
  简一暗暗激动不已着。
  他和善的沿途答礼着。
  他一人大殿,便趴跪膜拜着。
  不久,他率众上香着。
  接着,他和蓝云道长便入殿内向昆仑派历代掌门人牌位上香膜拜,他忍不住轻位掉泪啦!
  他似浪子返乡般激动啦!
  良久之后,蓝云道长便邀他返殿。
  殿前已列队站妥各代弟子。
  长老更陪包顺诸人列立于殿内。
  简一见状,便心知有事。
  蓝云道长便请简一上前长跪。
  接着,蓝云道长先上过香,再宣布简一为昆仑派首位俗家长老,简一激动的鼻头频酸啦!
  他依律行过礼之后,便接受各代弟子之礼。
  他答礼之际,泪水忍不住滴落啦!
  礼成之后,蓝云道长便陪他们前往工地瞧着。
  包顺早已获慈母的指示,他立即捐出一张十万两金票,蓝云道长便立即行礼申谢连连啦!
  简一欣慰的笑啦!
  不久,他们受邀入内取用素宴啦!
  膳后,他们便出去畅游昆仑山。
  简一则留下回忆往事。
  三天之后,他们尚在游昆仑山,倏见一名昆仑派弟子陪一名中年叫化匆匆掠来,方燕不由暗暗担心!
  因为,她研判定邦堡或银庄出事啦!
  那知,叫化掠到包顺面前,便递来一函道:“公子!
  波斯王国邀您去一趟,邀函在此!“
  方燕暗暗松口气啦!
  包顺阅函之后,便把函交给慈母。
  方燕阅函道:“去吧!事后直接返堡吧!”
  “好!”
  包顺立即行礼掠去。
  不久,他返昆仑派拿起行李,便向简一及蓝云道长道别,没多久,他已沿途飞掠不已啦!
  午后时分,他已经进入波斯王宫。
  新王含笑道:“来得真快!”
  “是的!出了何事?”
  “记得!又有狼啦!”
  新王含笑摇头道:“狼谷左侧二里处有一座古城!”
  “哇操!古城?”
  “是的!此城因两只羊角斗而亡,牧羊者依俗礼掘坑欲埋羊尸,却发现一个通道,因而一个通道,因而发现此城!”
  “哇操!挺巧合的!”
  “是的!我已入过此城!我更查过古册,它便是六百余年前之楼兰古城,它可能被一场风暴沙所埋!”
  “风暴沙?”
  “是的!它来无影,去无踪,却会造成各种无法估计的伤害,此便是吾国分散居住之道理!”
  “原来如此!古城内有尸骨吗?”
  “有!至少三百人!”
  包顺道:“真可怜!”
  “是的!我目前已派人搬出古城内之五百余件古宝,它们多保持完整,吾打算让你带他们返堡!”
  “不!留在贵国吧?”
  “不妥!吾国习俗,不取此种物品!”
  “好吧!”
  “我们研判古城周围一定还有不少的建筑物及古宝,我目前正派人在四周挖寻!”
  “有理!”
  “我有一个主意,中原人一向爱古宝,我同意中原人入古城,不过,每人须买三张吾国之毯!”
  “行!我会带人来此,多织些毯吧!”
  “谢谢!吾国之毯原本卖给邦国,他们因为三年收成不好而不买,我只好采取这个方式。”
  “放心!顺便卖些玛瑙、翡翠、钻、玉……吧!”
  新王双目一亮道:“好呀!”
  立见老王含笑行入,二人便起身相迎。
  老王笑呵呵的道:“坐!”
  三人便含笑入座。
  新王便道出包顺允带人来此购物之事。
  老王含笑道:“吾国并不穷,可是,若不卖毯,子民便无心工作,所以,吾才麻烦你帮这个忙!”
  包顺含笑道:“没问题!”
  三人便欢叙着。
  不久,三人便搭车离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进入古城。
  包顺走了一遍之后,含笑道:“此城必会吸引大批中原人,届时,恐怕没地方可供他们食宿哩!”
  新王含笑道:“马车可送走多余的人!”
  包顺道:“若来得及,多盖些房子吧!”
  “没问题!”
  三人便又搭车返王宫。
  他们一返王宫,便欣然用膳。
  膳后,包顺便去拜访涵月之双亲。
  他们聊了良久,包顺方始出来。
  立见韩聪站在远方,包顺便含笑迎去。
  双方便欣然行礼!
  韩聪问道:“公子因古宝而来吧?”
  “是的!新王欲把古宝赠我哩!”
  “吾知此事,公子若赠给皇上,皇上必会大悦!”
  “这……我打算以它们吸引游客来游古城及买毯哩!”
  “不妥!古城已埋地下数百年,随时会塌陷,若出人命,反而不妙,公子何不买起毯再予以转售呢?”
  “哇操!好点子!”
  韩聪低声道:“此举可避免此地壮大!”
  “是吗?”
  “中原人出手大方呀!”
  “哇操!有些道理!”
  “皇上不欲此地与汉人接触太频!”
  “原来如此!我会善后!”
  “谢谢公子!”
  他立即行礼离去。
  包顺一返寝殿,便沐浴思忖着。
  不久,他已有腹案,便安心的服丹行功。
  翌日上午,他一人殿,便见新王和老王在欢叙,他上前行过礼,新王便含笑招呼他人座。
  包顺道:“我昨日发现古城有塌陷之现象哩!”
  新王及老王不由一怔!
  包顺便瞎扯一通。
  老王和新王相信啦!
  包顺又道:“中原人若死在古城,不好哩!”
  新王急道:“毯呢?”
  “我全部买走!”
  “这……太麻烦你吧?”
  “不会!你们知道我有好多店呀!”
  “嗯!好!就卖给你2”
  “行!我会告诉元帅,他会让车入城!”
  “好!届时就接回那三千人吧!”
  “好呀!三年快到了呀!”
  “哈哈!是的!”
  包顺道:“我打算把古宝送给皇上!”
  “这……它们很值钱呀!”
  “没关系!皇上会赏我!”
  “好吧!我派人送入边关吧!”
  “好!我会请元帅送它们入官!”
  “好!”
  三人又叙不久,包顺便欣然离去。
  一个时辰之后,他已会见元帅。
  他一吩咐,元帅欣然遵办啦!
  不久,他便飞掠向京城。
  他一向奉行皇上,波斯老王、新王及慈母的吩咐,可是,他此次破天荒的体认该修正这种作法。
  因为,新王和韩聪的想法及作法居然不同,他发现他已经夹在二位巨人之间啦!
  他若不面面俱到,必会得罪一方哩!
  所以,他原本要返堡,如今先往京城。
  因为,他要先向皇上报备。
  他一路全力飞掠,午后时分便已入京城,他研判皇上可能在歇息,于是,他先进入一家酒楼用膳。
  膳后,他便入上房歇息。
  六个多时辰之后,他吩咐小二送来浴具,便开始沐浴。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容光焕发的入宫啦!
  由于他不请自来,军士便抄近路入内宫禀报。
  所以,包顺一抵达御书房前,内待便已迎他入内。
  不久,皇上含笑出来啦!
  包顺忙上前叩头道:“参见皇上!”
  “平身!赐座!”
  “谢皇上!”
  包顺便危襟正坐着。
  皇上含笑道:“汝赴南洋运回巨金啦!”
  “是的!它们已遭海盗藏三十余年,简老前辈便将它们视同女弟子嫁妆般送给草民。
  皇上含笑道:“汝果真是大福之人!”
  “谢谢皇上金口!”
  “哈哈!汝此次怎会如此客套?”
  “草民先前无知放肆,请皇上恕罪!”
  “恕汝无罪!”
  “谢谢皇上!”
  “汝怎会突然入宫?”
  “波斯新王在国内地下发现一座七八百年前之古城,特函邀草民前往心欣赏,不知韩大人是否已函奏此事?”
  “朕尚未见奏招,该古城何名?”
  “楼兰古城!”
  皇上双目一亮道:“朕间过此城之史轶,该城文明进化甚早,城内理该有不少古宝及文化遗迹!”
  “皇上英明!波斯人已清理出五百余种古宝,波斯新王清草民代为处理古宝,草民特来请示!”
  “波斯新王为何不收存古宝?”
  “波斯人不取地下之文物!”
  皇上点头道:“该国确有些习俗,他必然欲赠宝予汝吧?”
  “皇上英明!草民不明事理,原先欲收下,幸经韩大人提醒,草民特地前来请示,请皇上赐告!”
  “汝可以存于城内,供吸引游客呀!”
  “草民冒昧认为不妥,此种古宝该由专家评赏,或者比对史迹,总之,大内适宜保持此批古宝!”
  皇上含笑道:“难得汝有此心意,朕就告知一二吧!
  吾中原渊源流长,开发甚早,乃是文明民族。
  “不过,西方亦有一文明民族,楼兰古城源自此支民族,大内若能考据此种古宝,便可比较二文明民族之优劣。”
  包顺喜道:“太好啦广皇上含笑道:”汝如此识大体,朕必有赐赏!““不敢当!草民另报告一事。”
  “说吧!”
  “波斯新王原先欲开放楼兰古城供中原人欣赏,俾促销该国之毯,因为,原先买主已暂停买毯。
  “草民为避免波及他事,有意买下那批毯,再运返磐石县城出售,请皇上赐准一次,好吗?”
  皇上含笑点头道:“准!”
  “谢谢皇上!”
  “汝如此虑及大内立场,朕甚慰!”
  “全仗韩大人及时提醒!”
  皇上点头道:“吾国乃是礼义之邦,不喜动干戈,所以,朕一直不愿邦国强化军力,汝明白了吧?”
  “明白!”
  “很好!那批波斯青年练武进境如何?”
  “尚可!新王已决定运毯入中原之后,便召回那三千人。”
  “很好!朕该赐赏!”
  “不敢当!”
  “朕自有打算!汝何时返堡?”
  “皇上若无指示,草民欲立即返堡。”
  “好!汝先返堡吧!”
  “遵旨!”
  包顺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他已在山区飞掠着。
  入夜不久,他便已经返堡啦!
  他一见亲人尚未返堡,便直接返房沐浴。
  浴后,他匆匆外出用膳,便返堡瞧着子女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返房歇息。
  ---------------
  海天风云阁 扫校
 
 
 
  • 下一个文章:

  • 上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