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十一章 沦为凶犯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一章 沦为凶犯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叶克强艰难的睁眼睛,但刺眼的阳光让他又立刻将眼睛闭上,他感到头痛欲裂、口干舌燥,喉咙像有火在烧般,他不由得轻声呻吟:“水……给我水……”
  说完,随即有一清凉的水注入他口中,叶克强一把抢过装水的皮水袋仰头猛灌。半晌。他人下皮水袋,喘着气看着前方,看见索娜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索娜……”叶克强茫然的看着四周,发现自己置身一片草原,“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
  索娜睁着大眼惊讶地问:“神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
  叶克强闻言怔了怔,觉得更痛了。“我是说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索娜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是神带我来的,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我……我带你来的?”叶克强皱着眉头努力想着昨晚的事,可是他人记得赢了坤势之后和索娜饮酒聊天,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他越想越痛,忍不住抱着头呻吟起来。
  “神,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索娜关切的问。
  叶克强咬牙忍着头疼问:“索娜,你能告诉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发生了好多事,神都不记得了吗?”
  叶克强摇摇头,“我想知道我赢了坤势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索娜俏脸一红,低头羞道:“神赢了坤势之后,我就是神的人了,”我们依偎着喝酒谈心,好不快活,这些神都不记得了吗?”
  他点了点头,“这我倒是记得的。”
  索娜羞红着脸继续说:“神还说有机会要让人家恢复自由之身,这神还记得吗?”
  “这些话我还有印象,那然后呢?”叶克强神情急切的问。
  “我们俩越喝越高兴。一直到宴会结束都还舍不得分开,然后神说要立刻送我回塔赤族,让我恢复自由之身。”索娜边说边偎迸叶克强怀中,“当时人家好感动幄。”
  叶克强闻言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我有说过这话吗?我怎么不记得?”
  “神当时一定是喝醉了,所以忘记了。”索娜娇笑一声,“那时我看神也是有点醉样,以为神在说醉话,便开玩笑的答应神,然后神叫我先回自己的帐子里,说你要去办点事,晚点再来接我同回塔赤族。”
  叶克强用力回想,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人家那时只当神是喝醉了,没把神的话当真,所以回到帐子后便睡了,谁知过多久神真的来了。”索娜紧挨着叶克强娇声道:“看到你,我真的好感动,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所以我就和你一同上了马,到了此处时,你说累了,我们便在此休息,直到刚才你醒来。”
  叶克强听完后愣愣的说:“后半段的事,我……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索娜抿嘴一笑,“酒醉后所做的事醒来就忘掉是很正常的,尤其是男人。”
  “不可能……”叶克强回忆昨晚的片段,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喝醉,但若说是吃了麻醉药,那究竟是在何时。如何吃的呢?他曾要电脑扫描过所有食物及饮料均没有被下毒的迹象,难道……自己真的喝醉了吗?
  “神,你在想什么?”索娜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叶克强,“是在想我们的未来吗?”
  叶克强心想若要弄清楚一切必须回弘吉刺部,于是他开口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索娜摇摇头,一脸无辜的说:“昨晚是神带的路,而且夜晚一片漆黑,我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是跟着神走而已。”
  叶克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连在哪个方位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弘吉刺部呢?他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往前走碰碰运气。”
  索娜兴奋地跳起来,“是要到塔赤族吗?”
  叶克强快步的往前走,“不,是回弘吉刺部。”
  “为什么?”索娜秀眉一蹩,嘟起小嘴道:“不是说好要送人家回塔赤族的吗?”
  “下次,下次有机会一定送你回去。”叶克强连忙安抚她,“我现在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发生过什么事我都记不得了,你说我不回弘吉刺部把事情弄清楚行吗?”
  索娜流下两行晶莹的泪水,叶克强虽然觉得她很可怜,可是此刻无暇安慰她,只好装作没看见的迈步向前走。索娜见他越走越远,情急之下也忘了哭,急忙小跑步的跟在他身后。
  蒙古草原的景色千篇一律,无论是朝哪个方向看都是一样的景色,根本分不清楚方向。
  叶克强想起了儿子,心中不禁一痛,低声叹道:“这下又迷失在这片草原上了,小豪,爸爸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你了。”
  索娜喘着气抱怨道:“你别走那么快嘛。害人家都快跟不上。”
  “不走了。”叶克强干脆席地而坐,“我们还有多少饮水和食物?”
  索娜耸耸肩,“我只带了一壶水,刚对全被你喝光了。”
  “那就是没有罗。”叶克强微叹口气,我们必须保留体力,白天气温高,容易消耗体力,我们先休息,晚上再走,你也坐下吧。”
  索娜依言坐下,叶克强闭上眼睛休息。半晌,他听见了令他振奋的声音。
  他霍地站了起来,问道:“你听见了吗?”
  索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听见什么?”
  “马蹄声呀,而且正朝我们这个方向接近。”叶克强语气兴奋的说。
  索娜侧耳努力倾听,果然也听见了马蹄声。“我也听见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那表示我们得救了。我们可以向他们问明方向,不就可以回去了吗?”
  索娜没有作声,只是站在一旁瞅着他看。
  叶克强对电脑下指令:扫描来者何人。
  资料立刻在他脑中出现:二十名骑马男性。携带武器,自西南方接近中,预计五分钟后到达。
  不久,一阵尘烟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人影也越来越清楚,叶克强从他们的服装上认出来人正是弘吉刺部的士兵,心中更加高兴。
  他妈的,运气真好!他立即挥动手臂大叫:“喂——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人马逐渐接近,叶克强笑着朝他们挥手,可是不久之后,叶克强的笑容僵住了,因为他看见领头的士兵竟然举起弓箭直指着他。
  叶克强见状大惊,连忙朝来人吼道:“喂,是我呀,你们的神呀!”
  话还没说完、士兵手中的箭已脱弓射出,直朝他而来。叶克强大骇,抓住索娜往旁边一扑,飞箭正好自他头顶掠过,他登时惊出一身冷汗。
  他再次抬头吼道:“喂!是我呀!你们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几支朝他射来的箭,叶克强知道多说无益,逃命要紧,拉了索娜的手拔腿就跑,几支箭又在他们身边掠过。他记得刚才似乎瞥见一个小树林,便往那个方向奔去。
  士兵们策马疾追,叶克强干脆抱起索娜死命狂奔,但他跑得再快也比不过马匹。就在马匹快追上他时,他已迅速奔进树林,朝他射来的箭全射在树杆上。
  马是不适合在树林里奔驰的,士兵们在树林外下了马,拔出腰刀走进树林搜寻。
  叶克强和索娜躲在一棵大树后观察情况。他想拔出腰刀防身,可是一摸腰际,却发现刀不见了,“奇怪,我的刀呢?”
  索娜喘着气说:“我没看见,是不是刚才逃命时掉了?”
  “我不知道。”叶克强皱眉道:“没了刀…就麻烦多了。”
  索娜待气处稍微平顺后,低声询问,“神,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
  “他们是弘吉刺部的士兵,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们。”叶克强心念电转,立即对电脑下指令:将树林内人类活动情形显示出来。
  整个树林的三口立体图立刻出现在叶克强脑中,士兵们的位置也一一显现出来,他立刻掌握了所有敌人的行踪。
  “他们不知道你是神吗?为何还要迫杀我们?”
  “嘘,噤声,有人接近了。”叶克强在树林立体图中看见有两名士兵分别从左右逐渐接近中,他把索娜身子压低,“你待在这里不要动,也不要发出声音,我马上就回来。”
  叶克强悄悄绕到其中一名士兵身后,出手邮电,右手迅速自背后捂住士兵的嘴巴,左手成手刀砍其后颈,那名士兵立即软倒在地,叶克强将该士兵拖到草丛中里,拿走他的佩刀,伏身等待另一名士兵接近。
  不久,另一名士兵果然出现在前方,眼神锐利的搜寻四周,叶克强待其接近,冷不防地飞身窜起,右脚踢掉士兵手上的刀,他的刀立刻抵住士兵的脖子,语气冰冷的说:“不准发出声音,否则杀了你。”
  士兵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软,可是又不敢叫喊,只好颤抖的点头。
  “很好。”叶克强走到士兵身后,手中的刀依然架在他脖子上,在他耳边低声道:“现在我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懂不懂?”
  士兵连忙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知道……你是神。”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追杀我?”叶克强的语气充满愤怒。
  “请……请神息怒。”士兵怕叶克强一气之下便在自己脖子开个口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难道是撤巴吗?”
  “不,是……是普兰特大臣。”士兵低声回答。
  “普兰特川?!”叶克强大大的吃了一惊,“他为什么派你们追杀我?”
  “大臣说神犯了重大罪行,在昨夜畏罪潜逃,于是派出好几路人马四处搜捕神,大臣说女口果神拒捕,便……便格杀毋论。我们知道神武功高强,所以一看见神便先发制人的射箭……”士兵听见叶克强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以为他又要发怒,连忙解释道:“这不关我的事,那是带队长官下令我们这么做的,拜托不要杀我,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叶克强脑中轰轰作响,不能相信耳中听见的事情。他咬牙问道:“普兰特说我犯了什么重大罪行?”
  浑身不停发抖的士兵颤声答道:“这……大臣并没有说,他…他只是要我们抓你而已,请神饶命……饶命……”
  叶克强听见普兰特派人追杀自己,还说格杀毋论,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青天霹雳。他一直以为普兰特和自己是站在同一阵线的,难道普兰特这么轻易就被撒巴收买了吗?普兰特说他犯了重大罪行,他到底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值得派这么多人来追杀他呢?
  突地,叶克强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士兵吓了一跳,试探性的微微侧过头,用眼角余光偷瞄叶克强一眼,发现他双眼茫然的直视前方,口中不知在哺哺念些什么,士兵觉得奇怪,便大着胆子问:“神,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克强没有回答,士兵感觉他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般,便小心地向前移动一小步,半晌,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士兵的胆子又更大了,他再向前走了三步,见叶克强还是没有动作,士兵干脆回过头看着他,发规他依旧是一副失神的样子,根本不理会自己,于是士兵便放胆逃走。
  “不可能……不可能……”叶克强口中仍哺哺念着,他觉得普兰特背叛了自己,这个打击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
  他的脑中出现一大堆问号,可是又都没有答案,由于脑电波杂乱,电脑在他脑中所显示的树林立体图也消失了,因此有大队人马朝他接近,他也未曾发觉。
  “围起来!”十几名士兵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将叶克强团团围住,每名士兵手上都拿着亮兄晃的刀。
  叶克强这才回过神来,忙道:“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为什么要抓我?”
  领头的士兵喝道:“不要和他罗唆,大家上!”
  士兵们一拥而上举刀朝叶克强劈落,他着地一滚避过刀势,顺势拾起刚才掉在地上的刀用力一挥,士兵们连忙闪避。
  叶克强退了儿步,吼道:“各位休要苦苦相逼,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不要听他的!”领头的士兵大喝一声,纵身跃起,双手握刀用力朝叶克强劈过去。
  他连忙法刀格挡,“当”地一声,双刀相交,火花迸出,士兵退了几步,只觉双手虎口发麻,差点握不住刀子。叶克强吃了这一着后感到右臂剧痛,他知道是;旧伤复发,忙忍痛将刀交至左手,咬牙继续抗敌。
  右臂疼痛已十分难受,左手使刀更是不顺,击倒几名士兵后,叶克强已处于劣势,而且这些士兵对于他所教的搏击术也很姻熟,所以都相当难对付,再加上他的刀法不是很好,因此只能且战且走,准备乘隙逃走。
  叶克强飞腿踢中一名士兵胸口,士兵整个人往后飞去,正当他转身准备攻击另一名士兵时,旁边突然有人大吼:“住手!”
  所有人闻声都停了下来,叶克强奇怪的望向声音来处,看见说话的人正是那名领头的士兵。
  他转头朝身后叫道:“把她带过来!”
  随即有一名士兵架着一名女子走了出来,这名女子赫然是索娜。叶克强大吃一惊,脱口叫道:“索娜!”
  “怎么样?神,你认得她吧?”领头士兵把刀架在索娜的脖子上,好笑一声,“你最好束手就擒,否则我立刻杀了你相好的。”
  索娜凄声道:“神,快救救我!”
  “不要伤害她。”叶克强咬咬牙,忿忿的把刀丢到地上,“我听你们的就是了。”
  哼!”算你聪明。把他绑起来!”领头士兵喝令。
  几名士兵上前用草绳将叶克强五花大绑起来,让他手脚动弹不得。
  叶克强苦笑道:“用不着绑成这样吧,我又不会逃。
  士兵们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听见领头士兵又说:“此人武艺高强,再把他绑结实一点。”
  于是士兵们又再上前把他绑得更加结实,这下叶克强真的完全动弹不得了。
  士兵们把索娜也绑了起来,把两人像货物般驮在马背上。接着领头士兵呛喝一声,所有人立即纵马奔出树林,看来是准备回弘吉刺部。
  走了大约一顿饭的时间,被驮在马背上的叶克强往左右看了一下,并没有看见部落的影子,他开始觉得奇怪,昨夜自己和索娜离开弘吉刺部,就算一夜没停的赶路也不可能走到离部落如此远的地方,难道昨晚他们是用飞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行人又走了许久,还是没有看见部落,叶克强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口干舌燥,便向坐在他身前的士兵道:“喂,兵大哥,能不能赏口水来喝喝?”
  “闭嘴!”士兵回头瞪了他一眼,“再罗唆我就把你丢到地上用马拖回去。”
  叶克强伸伸舌头不敢再出声。此时他心中不禁感叹,昨晚之前他还是高高在上的神,今日却要向这名小兵求情,还得看人脸色。唉!真是造化弄人呀。
  忽然,远方有一骑朝他们奔驰而来,马上骑士大声喊道:“等一下!停下来!”
  领头士兵比了个手势,士兵纷纷拉扯僵绳把马停了下来。
  来人逐渐接近,叶克强吃力的抬头看去。当他看清楚来人竟然是练兵团团长涅汉时,不禁兴奋的叫道:“涅汉,我在这里!快来救我呀!”
  “闭嘴!”坐在他身前的士兵抡拳重重的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敲得他眼冒金星,登时说不出话来。
  涅汉在士兵们前方停下马,领头士兵向他行个礼.“团长好。团长此来有何指示?”
  叶克强用充满深切期盼的眼神望着涅汉,希望他能解救自己,谁知涅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后便转向领头士兵问:“是在哪里捉到他的?”
  领头士兵指着后方,“在那边不远处的树林里捉到他的。这家伙真可恶,还伤了不少弟兄。”
  涅汉点点头,下马朝叶克强走去。
  叶克强神情焦急的看着他,“涅汉,你怎么了?是我呀,你不认得我了吗?”
  “住口!”涅汉怒吼一声,脸上布满愤怒之色,“你不要叫我的名字?你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我真后悔认识你这个畜生!?
  说完便扬手掴了叶克强一个耳光,叶克强又惊又怒,涅汉,你……”
  叶克强心中实在是激愤不已,他想不通怎么连涅汉也这样对待自己,难道一夜之间所有人都背叛他了吗?
  涅汉转身对领头士兵说:“我看这样好了,我和这畜生有些私人恩怨未了,就把他交给我处理吧,你们辛苦了,先回去吧。”
  领头士兵怔了一怔,忙道:“这……这恐怕不太好吧?”
  “奥,我知道你的顾虑。”涅汉伸手揪住叶克强的头发将他的头硬拉起来,叶克强疼得眼泪差点流出来。涅汉怒瞪着叶克强说:“你一定以为之前我和这个畜生私交甚笃,怕我会乘机放了他,对不对?”
  领头士兵没有回答,可是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忽然,涅汉大喝一声,一拳击向叶克强下巴,力道之大让他整个人从马背上飞了起来,重重摔落到地上。叶克强痛得连声哀号,但涅汉似乎还没打过瘾,上前朝他身上连续踢了几脚,好似在泄愤一般。
  “哼!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涅汉边踢边骂,“他做出这种混灭人性、丧尽天良的事,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啃他的骨!我真后悔以前瞎了眼,才会与他相交,想要我放了他?哼!下辈子吧!”
  涅汉一脚揣得比一脚重,叶克强痛苦地蜡缩着身体,领头士兵见状不禁有些心慌,万一叶克强被踹死了,那活捉叶克强的功劳不就全没了。他急忙出言阻止,“团长,请住手,再打下去恐怕会将他打死了。属下怎么敢怀疑团长会放他走呢?只是人是我们捉的,如果就这样交给团长,我怕会对弟兄们交代不过去。
  涅汉闻言大笑,“原来你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
  “属下不敢。”领头士兵嘴上虽如此说,但言下之意确是如此。
  “放心,我涅汉岂是那种会抢人功劳的人。你放心,回去之后我立刻向普兰特大臣及撒巴会禀明你英勇缉凶的事迹,并且保你连升三级。你该知道我和撒巴主祭的关系吧,我说的话他不会不听的。”
  领头士兵闻言大喜,立刻下马行礼,“多谢团长提拔!”
  “没什么,大家互相关照嘛。”涅汉拍拍领头士兵的肩膀,“你们就先回去休息吧,把这该死的畜生交给我就行了。”
  涅汉说着回身又蹋了叶克强两脚,并朝他吐了口唾沫。领头士兵见他对叶克强似乎恨之人骨,当下便不再怀疑。“那这贼人就是劳团长处理,我们先回部落了。”
  涅汉点点头,“放心交给我好了。”
  领头士兵上了马正要策动僵绳时,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开口说道:“对了,团长,差点忘了我们还逮捕了一名和他在一起的女子,要一并交给你吗?”
  “不用了。”涅汉又踹了叶克强一脚,“你们先把她带回去关起来,待我将这厮带回后再一起审问。”
  “是!”领头士兵已远去,立即屈膝跪在叶克强身前,“神,请原谅我刚才的所作所为,我是不得已的,请神原谅!”
  “你他妈……出手也……也太重了吧。”叶克强边呻吟边骂道,“还不快……快把我解开。”
  “是。”涅汉拔出腰刀割断他身上的绳子,让他重获自由。
  “哎哟一一一”叶克强本想好好舒展一下筋骨,可是他一动立刻全身疼痛,忍不住哀号起来。
  涅汉关心的问:“神,你没事吧?”
  叶克强怒视着他,“我把你绑起来狠打一顿,看你会不会没事!”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是为了救你才演这曲戏的……”
  “我猜到了,可是你他妈演得也太逼真了吧。”叶克强揉着疼痛的下巴及脸颊,“这笔帐以后再跟你算,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普兰特为什么派人追杀我?”
  涅汉低声道:“其实不只普兰特大臣派人追杀你,现在全部落的人都想杀你而后快。”
  叶克强闻言大惊,“为什么?”
  “今天一大早坤势的妻子向普兰特大臣报案,说坤势和他们八岁的女儿被人杀死了。”
  叶克强一怔,“坤势死了?谁杀的?”
  “你。”
  叶克强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坤势和他女儿是你杀的。”
  “胡说八道!”叶克强大吼,“我他妈为什么要杀他们?”
  “神,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完。”涅汉先安抚他的情绪,这刁继续道:“坤势的妻子来报案后,普兰特大臣就随她到现场查看,发现坤势及他女儿的死状甚惨,凶手似乎是在泄恨,坤势身上被砍了无数刀,他的女儿则先被强奸然后再被勒死。”
  叶克强听得全身冒冷汗,“你是说八岁的小女孩被……奸杀?”
  “是的。”凶手相当残忍,简直没有人性。”涅汉语气里充满了愤恨,“然后大臣发现坤势背后插了一把刀。”
  叶克强全身一震,颤声问道:“难……难道是我的刀?”
  “没错。”涅汉叹了一口气,“那把龙头刀是汗赐给你的,整体部落除了你之外无人拥有。”
  叶克强整颗心顿时凉了下来,“所以他们认定我就是凶手?”
  涅汉元奈的点点头,“大臣及多位参加宴会的贵族都证明你昨晚和坤势起了冲突,他们认为你怀恨在心,所以趁夜杀了坤势,他的女儿刚好也在旁边,所以也一起被杀了。”
  “一派胡言!”叶克强虽然心慌意乱,但还是不失冷静的问:“若人真是我杀的,那坤势的妻子为什么没事呢?”
  “她刚好回娘家,今晨才回来,所以逃过了一劫。”
  “他妈的。”叶克强咬牙骂了一句,忽然想起一件事,“撒已呢?他有什么表示?”
  “坤势是撤已的族弟,他自然是严厉遣责你的禽兽行为,要普兰特大臣下令追捕你,并要部落百姓不要再相信你。”说到这里,涅汉叹一声,“唉!现在整个部落的人都相当恨你,每个人都想亲手杀了你。”
  叶克强握紧拳头,恨声道:“一定是撒已设计陷害我的。”
  “不会吧。”涅汉看着叶克强道:“坤势是他的族弟,撒巴怎么可能下得了毒手。”
  “不是他会是谁呢?”叶克强看着涅汉的表情,有些绝望的问:“难道连你也怀疑我?认为人真是我杀的?”
  涅汉低头沉默不语。
  叶克强仰天大叫,他不相信自己竟会卷入杀人事件中,糟糕的是他连自己昨晚做了些什么事都槁不清楚,更无法接受在一夕之间,他竟从众人景仰的神沦为人人得而诛之的杀人凶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