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十四章 林中结义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四章 林中结义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又有几支箭向叶克强射来,他连忙纵身闪避,他感觉似乎有许多人正朝此处跑来,情急之下,他爬到一棵树上,隐身在树叶之中。
  叶克强看见一名年龄在三十开外,体格壮硕,满脸胡碴的汉子冲了过来,接着从四面八方冲出许多持着刀棍弓箭的人将他团团围住。
  那汉子大喝一声,拳脚齐出,一下便打翻了不少人。一名持刀的人举刀朝他劈下,汉子一把捉住他持刀的手臂,大吼一声,竟硬生生的将他整条手臂扯了下来,刀。人顿时鲜血狂喷,昏了过去,在树上的叶克强也为那汉子的神力暗暗吃了一惊。
  不过,虽然那名汉子武艺高强,但毕竟猛虎难敌群猴,而且围着他的人都有武器,他只以拳脚相搏,很快地,汉子身上多了许多伤口,衣服上沾满了鲜血,但他还是神勇的抗敌,真是名副其实的浴血奋战。
  叶克强看那名汉子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心中考虑是否要帮忙,最后决定狠心的不予帮忙,因为自己目前的处境危险,他连自身都难保了,哪有余力帮忙他人,而且这些手持武器的人不是来杀他的,如果他贸然去帮那名汉子,岂不增加许多敌人?所以叶克强决定继续观察下去,一旦情势许可,便立即走人。
  此时那名汉子已经露出疲态,他被数名持刀的敌人逼到叶克强躲藏的树下,身上不断添上新的伤口,但他还是力抗群敌,毫不畏惧,叶克强看得好生佩服。
  叶克强看见汉子几次险些丧命,心中忍不住为他加油,由于看得太专心,腰带上的刀缓缓滑落他也没发现。终于,刀完全的滑出腰带,迅速往树下坠落,叶克强见状急忙伸手想抓住,但已经来不及。
  此时刚好有五柄刀朝汉子招呼而来,汉子心中暗叫小命休矣,突然瞥见树上掉了把刀下来,立刻以极快的速度接住刀柄,用力一挥。前方五人立即向后退了开来。这下情势大为逆转,汉子一刀在手,如虎添翼,冲人重围又砍倒了几名敌人。
  汉子乘隙望向树上,看见了叶克强,他朗声道:“谢啦,朋友。”
  叶克强朝汉子苦笑,心中暗道完了,果然立刻有无数支箭从四面八方朝他射来,叶克强只得跳下树,脚一着地便有数人持刀向他攻来。
  “朋友,小心。”汉子冲过来挡在叶克强身前,砍倒了几个人,叶克强了以拳脚打倒两名敌人。
  “朋友,你身手不错嘛。”汉子边打边说道:“刚才谢谢你,可是你把刀给了我,你自己怎么办呢?”
  叶克强不知怎么回答,只好说:“你伤得不轻,又打了这么久,刀给你用没关系,我拳脚功夫还可以,用不着刀子的。”
  汉子接连砍倒了两名敌人,“朋友舍己救人,真是令我感佩,他日我定会重重报答你的。”
  “这以后再说,他们人越来越多,先想办法脱身吧。”叶克强看见不远处的树一拴了一匹马,他向汉子道:“你掩护我,我去抢那匹马。”
  “掩护”用是现代军事术语,汉子当然听不懂,他不解的问:“掩护你?什么意思?”
  叶克强连忙解释道:“就是我帮我挡着敌人,让我去抢那匹马。”
  “奥,原来是这样,没问题。”汉子随即大喝一声,手上的刀快速挥动,舞出了无数刀花,绵密的刀光罩住了自己和叶克强,敌人想要攻击两人,一时间还真不容易。
  两人移到马匹旁,叶克强飞起一脚,踢倒马匹旁的敌人,纵身跃上马,一拉马僵,对汉子吼道:“快上来!”
  汉子拉住叶克强的手上了马,他立即策马狂奔,敌人也立刻上马追了过来。
  叶克强策动僵绳加快马的速度,很快地便把敌人抛在身后,敌人见追不上便开始放箭,汉子回身挥刀把箭格开,两人一骑继续向前奔跑,直到完全看不见敌人的影子。
  汉子大声道:“喂,朋在,你骑术不错,已经完全甩掉他们了。”
  “是吗?还是再跑远一点好了。”这两天。叶克强可说被迫杀怕了,所以他又骑了很长一段路程,才钻进一个树林子里休息。
  两人下了马,叶克强全身脱力的靠着树杆坐下来,汉子则坐在他身边,“朋友,真是抱歉,拖累了你。”
  “算了,别说了。”叶克强转头看着汉子,看见他左臂上插了一支箭,他惊叫道:“你中箭了?”
  汉子看了左臂一眼,淡笑道:“小伤,不碍事,没什么关系的。”
  “真的没关系吗?叶克强看那支箭射入汉子手臂的深度,恐怕已经到了骨头,汉子却连哼都不哼一声,真是一条硬汉。
  “没事的,我曾中过十支箭都没死,这一支算什么?”汉子说着便用右手将露在肉外的箭身折断丢到一边,脸上一点疼痛的表情也没有。“对了,我叫蒙力克,还没请教朋友大名。”
  叶克强惊讶于汉子的举动,愣愣的答道:“我叫叶克强。”
  “叶克强?你是汉人吗?”
  “叶克强不知怎么回答,只好含糊的说:“应该算是吧。”
  “汉人怎么会到蒙古来呢?”蒙力好奇的问。
  叶克强轻叹一声说:“这说来就话长了,不提也罢,还是说说你怎么会被追杀吧。”
  “这次我带手下出来做生意,想不到半路上遇到仇家,我的手下全被杀了,要不是叶兄相救,我恐怕也难逃一死。”
  “原来是这样。”叶克强打了个呵欠,“我看这样好了,今晚咱们就在此休息,明天一早便分道扬镰。”
  “不行。”蒙力克忽然起身跪在叶克强身前,“我不能就这样让你走。”
  叶克强见状大惊,“你干什么?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蒙力克不肯起来,望着叶克强一脸正色的说:“你救了我一命,我如果不报答你我还算是人吗?”
  叶克强苦笑道:“这不算什么,不用报答了,你快起来吧。”
  蒙力克还是不肯起来,“叶克强这种施恩不图报的精神,更是令我钦佩万分,不如我在此认叶兄为大哥,咱们结拜成兄弟,好让我能跟随叶兄,学习叶兄高尚的品格,叶兄认为如何?”
  “结拜兄弟?”叶克强双眉微蹩,“好像没这个必要吧?”
  “这么说叶兄是看不起小弟罗?那我就在此长跪不起。”蒙力克神情激动的说。
  叶克强忙道:“我没有看不起你,好啦。结拜就结拜吧。”
  蒙力克闻言大喜,立刻站了起来,拉着叶克强到前主较空旷的地方,要叶克强和他一起跪下,对着天空朗声道:“伟大的天神呀,我蒙力克今天在此和叶克强结为兄弟,我尊他为兄,他敬我为弟,从此同甘共苦,祸福与共。若有违誓言,愿遭五马分尸而死。”
  叶克强听见最后一句,身子不由得震了一震。
  蒙力克说完,转过身抱住叶克强,咧嘴笑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敬爱的大哥。”
  就这样叶克强莫名其妙的认了一个弟弟,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勉强露出个笑容。
  “大哥,你是我这辈子遇到最钦佩的人,体格魁伟,武功高强,品格高尚,大哥,你简直就是神嘛。”
  叶克强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干笑几声。
  蒙力克满脸堆笑道:“大哥,明天一早请你随小弟口山上,我要好好的和你庆祝我们结拜成兄弟。”
  “什么?还要跟你回去。”叶克强本以为和蒙力克结拜后便可和他分道扬镀,想不到反而横生枝节。他忙道:“不用了,我还有要事在身,改日再去找你。”
  “大哥有何要事只需交代小弟一声,小弟马上差人去办,保证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大可积管交代下来吧。”蒙力克豪气的拍拍胸脯。
  叶克强有些为难的说:“这不太好,这事还是我亲自来办比较妥当。”
  蒙力克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大哥的意思就是不肯与我一同回山上是吗?”
  “不是不肯,只是刚好有要事缠身,下回有空一定专程去叨扰你,这样好吗?”
  蒙力克沉着脸不说话,突然把腰刀拔出架在自己身上,“我蒙力克今天受了大哥的救命之恩,却没有办法报答,连邀请大哥跟我回去让我招待几天都做不到,我真是在生为人,不如就在此自我了断,以谢苍天吧!”
  叶克强大惊,急忙出手阻止,可是蒙力克的脖子已经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鲜血缓缓流出,可见他不是说着玩的。
  “你何必这样呢?事情没这么严重,快把刀放下。”
  蒙力克语气坚定他说:“只要大哥不随我回去,我就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叶克强见蒙力克说着又把刀往脖子划去,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好啦,我随你去便是了。”
  蒙力克大喜,立刻把刀放下朝他行个礼,“多谢大哥成全。”
  叶克强无奈的挥挥手,遇到这个莽夫他也只能投降了。“先把你脖子上的血止住吧。”
  “是,多谢大哥关心。”蒙力克用手掌胡乱将脖子上的血抹去,好像伤口根本不存在似的。
  “好了,时候不早了,快点休息吧。”叶克强背靠着树杆闭上眼睛。
  “是。”蒙力克就地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叶克强这一觉睡得非常沉,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当他醒来时,发现天已大亮,连忙转头望向四周,并没有看见蒙力克的身影,他心下暗喜,如果现在偷偷溜走,就可以摆脱那个莽夫的纠缠了。
  可惜这个想法还没付诸行动,他就听见了蒙力克的声音。
  “大哥,你醒啦。”蒙力克牵着马从树林中走出来,从马上解下一个皮水袋递给叶克强,“我到附近找了些水,大哥你喝吧。”
  他接过皮水袋仰头灌了几口水,舒畅的吐了一口气,“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蒙力克抬头看天,“差不多是中午时分了。”
  “中午?!”叶克强十分惊讶,“我睡了那么久吗?”
  “是呀,我一早起来,看见大哥睡得很熟,不敢吵醒你。”蒙力克边说边从马背上取下两支野兔,“大哥,你一定饿了吧,我打了两支野兔,咱们烤来吃吧。”
  经蒙力克一说,叶克强这才想起自己已有许久未曾迸食,肚子马上就叫了起来。“好,我来生火。”
  “不用,大哥只要坐着等着吃就行了,我来动手即可。”蒙力克手脚极为俐落,不一会儿便生好了火,将野兔剥好皮串在树枝上放在火上烤。
  不久,阵阵烤肉香传了出来,叶克强只觉唾液分泌增加,肠胃纠结翻搅不已,很是难受。
  “好了,差不多可以吃了。”蒙力克扯下一支兔腿递给他,“大哥,这兔腿肉比较多,你吃吧。”
  叶克强二话不说,接过兔腿便狼吞虎咽起来,吃了片刻,发觉蒙力克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不觉有些尴,便道:“你也吃一些吧。”
  “好。”蒙力克也大快朵颐起来,不多时,两人便将兔肉全部解决。
  正当两人躺在地上打着饱嗝之际,突然从远方传来马蹄声,蒙力克大惊,迅速跳起身,“一定是我的仇家追来了,他们定是看见烤野兔冒出的烟才发现我们在这里的。”
  “先别慌。”叶克强镇定的对项上电脑下指令:扫描接近的人马情况。
  电脑立即显现资料:南方及北方各有一组人马接近,均为男性,携带武器,南方人马共十三骑,北方人马有十二骑,约十分钟后到达此处。
  叶克强双眉紧蹙,“南北方各有一批人马接近,两方人数均有十几人,很快就会到了。我们没时间逃了。”
  “大哥听力真是惊人,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人是从哪个方向接近,大哥却连有多少人也听出。”蒙力克的语气里充满了佩服。
  叶克强左右张望,“敌人接近了,该怎么办呢?”
  蒙力克横眉一竖,大声道:“怕什么,大不了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叶克强眼眼睛突然一亮,往棵树走过去,回身朝蒙力克招招手,“快,过来帮忙。”
  蒙力克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走了过去。“大哥有什么吩咐?”
  叶克强指着树下的黑褐色草类,“快把这些草类摘下来串在树枝上,然后放在刚才烤兔内的架子上烤。”
  蒙力克不解的看着他,“大哥,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情烤东西吃。”
  “别罗唆,照做就是了。”叶克强边说边动手,“动作快点,快来不及了。”
  蒙力克虽然觉得纳闷,但还是照他的话做,摘了许多黑褐色的草类,然后用树枝串成一串放在火上烤。
  很快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蒙力克深深吸子一口,“大哥,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吃东西吗?”
  “不,这些是要请即将到来的客人吃的。记着,待会儿敌人来到的时候,我们不要反抗,立刻投降,知道吗?”
  “投降?!我这辈子从没向人投降过,要我投降,倒不如教我死了算了,不行,我办不到!”蒙力克大声的咆哮。
  “你听我的就是了。”叶克强听见马蹄声已在近处,敌人马上就要到了。“硬拼咱们毫无胜算,记住要立刻投降。”
  蒙力克不解的问:“为什么要投降?大不了一死,为何一一,”
  “闭嘴!”叶克强截口道:“你若不听我的,从今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兄弟!”
  蒙力克一怔,半晌后才低声说:“我听大哥的就是了。”
  不久,两个方向的敌人都已经来到,首先发现他们的敌人大声叫嚷:“找到了,他们在这里!”
  人马立刻蜂拥而至,有许多敌人吆喝道:“快!杀了他们!”
  蒙力克想冲上前去,叶克强拉住她,大声的说:“不要杀我们!我们投降了,拜托,不要杀我们!”
  他硬拉着蒙力克跪下,装出一脸卑微的表情。
  那些围过来的人本想一刀杀了他们,见状都吃了一惊,其中一人叫道:“他们是假装的,不要中计,快杀了他们!”
  “不是!我们是真的投降,不信的话可以把我们绑起来。”叶克强大声的说。
  一名瘦长汉子将一捆绳索丢到叶克强身前,指着蒙力克说:“你先把他绑起来。”
  叶克强拿起绳索往蒙力克身上缠去,蒙力克叫道:“大哥,你……”
  叶克强低声道:“不要说话,乖乖的让我绑就是了。”
  蒙力克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叶克强绑起手脚,接着叶克强也把自己的脚绑起来,“行了,你们来帮我把手绑起来吧。”
  瘦长汉子带了几名弟兄拿着刀围在两人身旁,仔细检查蒙力克被绑着的手脚部问题后,指着叶克强呛喝道:“把他的双手也给我绑起来。”
  几个人上前将叶克强双手绑住,瘦长汉子走到蒙力克身前,一脚将他踢倒在地,大笑道:“你不是很勇猛吗?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哈哈哈……”
  蒙力克怒吼道:“混帐!有种把我放开来。看我不杀了你才怪!”
  “蒙力克,住嘴!”叶克强开口斥责,“各位大哥,他性子比较直,说话口元遮拦,请各位大哥原谅。”
  “哼,没用的东西!”瘦长汉子朝蒙力克吐了口唾沫,转身对众人朗声道:“各位弟兄,我们今天把头子的仇家活捉了,一会儿把他们带回去献给头子,头子一定很高兴,会大大的重赏我们的。”
  众人大声欢呼,瘦长汉子忽然吸吸鼻子,“什么味道?好香呀。”
  他循着香味走去,看见架在火上烤着的草类,笑道:“这两个家伙死到临头,还有心情烤薄西吃,正好,老子肚子也饿了,弟兄们,咱们一起吃了吧!”
  众人追逐蒙力克两人追了一天一夜,早就饿扁了,闻言纷纷争先恐后的抢串在树枝上的划类,抢到后便坐在火堆边大快朵颐。
  “大哥,”蒙力克咬着牙道:“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受这种屈辱。”
  叶克强注意敌人们的行动,“别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久,瘦长汉子吃完了,起身道:“各位吃快点,吃完了咱们就该上路了……啊……”
  瘦长汉子突觉腹痛如绞,他弯下了身子,冷汗直从额头冒出,他痛苦的叫道:“不……不要吃,东……东西有毒……”
  此言一出,众人大吃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几乎把放在火上烤着的草类吃光了,霎时所有人都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哀号。
  “你……你们竟然下……下毒……”瘦长汉子勉强挣扎爬起来,举起刀冲向叶克强和蒙力克,“我要杀了你们!”
  叶克强及蒙力克分别朝左右滚开,瘦长汉子一砍不中,仆倒在两人中央,就此不动了。
  蒙力克望着叶克强问:“他怎么了?”
  叶克强用双脚碰了碰瘦长汉子的身体,看他没有反应,便大着胆子将他身子翻过来。只见瘦长汉子双眼圆睁,嘴唇发紫,脸色惨白,嘴角还流着白沫,“我看他是死了。”
  过不了多久,其他痛得在地上打滚的人也一个个口吐白沫痛苦而死,成了荒野中的挺尸。
  当最后一声的哀号消失时,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一阵冷风吹来,增加了几许诡异的气氛,蒙力克机伶伶的打了个冷颤,“大……大哥,你是何时下毒的,我怎么都没发觉?”
  “我没有下毒,那些草类本身就有毒性。”叶克强移动身子,用被反绑的手拿起瘦长汉子的刀,对蒙力克说:“把手伸过来,我帮你把绳子割断。”
  两人便互相帮对方把绳子割断,蒙力克揉了揉被绑痛的双手,“大哥,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那些草类有毒呢?”
  叶克强在特战训练时就有专门辨认有毒植物的课程,但这个原因当然不能对蒙力克说。于是他随口说:“是我父亲教我的。”
  “原来是这样。”蒙力克突然一拍脑袋。“啊,我想起来了,有…次我骑马到树林里。我的马吃了树下不知什么东西,结果就中毒死了,现在想来马吃的应该就是这种毒草。”
  叶克强笑道:“把生活中的一些经验学习起来,以后一定会大有用处的。”“大哥教训得是。”蒙力克抬头看看天色,“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出发了,骑快一点的话应该在傍晚以前就能看到了。”
  “嗯,咱们走吧。”两人便骑着敌人留下来的马飞奔而去。
  蒙力克骑着马大声道:“大哥,我越来越佩服你,你神机妙算,不费一点力气就除掉了那群人,大哥的机智真是令我望尘莫及呀。”
  “斗智总比斗力好。”叶克强笑道:“不过刚才也有一点在赌命,如果他们不吃那些毒草,哪咱们就玩完了。”
  “赌命有什么关系,那才刺激呀。”蒙力克仰天大笑几声,“不过不管如何,大哥机智武艺过人,简直就是神嘛,以后小弟一定要向你好好学习。”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被叫做神了,但叶克强心里还是有些得意,不过他口中仍谦虚的说:“哪儿的话,你过奖了。”
  “对了,说到神,我听说弘吉刺部有一位神,他非常厉害,反弘吉刺部治理得井然有序,而且让部落越来越强大,不知那位神和大哥比起来如何,大哥见过那位神吗?”
  叶克强本想承认自己就是那位神,不过想想又觉得尚不了解蒙力克的底细,不宜太早暴露身分,便道,“我听过这个人,不过没有机会见到他。对了,谈了这么久,你还没介绍过自己呢。”
  “奥,真是抱歉,竟然忘了介绍自己了。我住在普鲁汉山上,手下有五。六十人,靠打劫为生。”
  “打劫?!”叶克强惊讶不已,“你们是强盗?”
  “也可以这么说啦。”蒙力克抬头望着天,“不过现在在蒙古谁不是强盗,大部落并吞小部落,那不也是强盗行为吗?我们只是打劫一些过路的商队,而且除非必要绝不杀人,我们不会留一些食物。饮水和马匹让那些商队可以回家去,比较起来,我觉得那些部落倒比较像强盗。”
  叶克强想不到蒙力克会说出如此语意深长的话来,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不过在知道蒙力克是强盗首领,他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两人又策马奔驰了许久,眼看太阳就要下山,蒙力克高兴的叫道:“大哥,快到了,就在前面。”
  与蒙力克的高兴相比,叶克强的心情显得沉重。他跟着蒙力克骑向一个山头,远远的看见许多蒙古包,他心中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终于,两人接近了蒙古包,已经听得见有人在大声吃喝了。
  “首领回来了!”
  “快出来迎接首领,快!”
  一群人自蒙古包中涌了出来站成一排准备迎接蒙力克回来。
  蒙力克大笑道:“大哥,我们到了,我的手下都出来迎接我们了,哈哈哈……”
  叶克强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越靠近蒙盲包他越看清那些准备迎接蒙力克的人的脸孔,糟糕的是,他看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而站在群中央的正是一一一统达。
  完了,原来蒙力克和统达等人竟是一伙的,这下子他岂不是自投罗网了吗?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