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成吉思汗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血战擂台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血战擂台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叶克强,也速该,忽忽儿回到自己的帐中,蒙克力与小豪早已等候在帐中。
  “爸,你的伤不要紧吧!”小豪关切的问道。
  看着儿子,叶克强面上不禁浮出一丝笑容,道:“爸爸怎么会有事呢?皮肉之伤,你先睡吧!”
  顿了一顿,他又对蒙力克道:“三弟,我猜这两天肯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你先带领小豪回到弘吉刺部去,以免再发生意外,明天一战,真不知会怎么样?”
  小豪睁大眼睛看着叶克强道:“我要亲眼看见爸爸打败敌人!”
  叶克强心中一酸,不禁心中又在骂那个光明星的外星人李豪政,把他们父子俩弄到这个时代来,还要让自己在这儿吃尽苦头,他摸摸叶英豪的头。微笑说:“面对强大的敌人,最忘分心,如果你有什么事呢,爸爸就静不下心来,这样就等于送死,你不会害老爸吧!”
  叶英豪听了这番话,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是捏捏拳头,看来叶克强勇猛好斗的基因在叶英豪身上有很好的体现,光明星算是选对了人选,只不过他们现在无法找到叶英豪。
  蒙力克焦急地望着叶克强道:“二哥,我想我该留下来,护送小豪的事由统达去办好吗?”
  “这件事很重要,也很难办,我怕统达一人难办,这里有大哥和忽忽儿,应该没有大问题,不要让我分心了。”
  忽忽儿听到叶克强提起她,好象已完全把她当作自己人,不由心花怒放,痴痴地望着叶克强发呆。
  叶克强已感受到了忽忽儿的目光,心中不由暗叫:“这下糟了,这小妞已完全陶醉了,看样子,一时三刻还不容易摆脱她。他此时心中一团乱麻,这种感觉在他没当爸爸时是绝对没有的,特战队的心理训练长达三年,叶克强早已养成遇事冷静分析的能力,可有了儿子以后,他的心理承受力就似乎减了许多,特别当有些事与叶英豪相关的时候。
  也速该低声对叶克强道:“二弟,那他们什么时候走安全呢?”
  “今天晚上就走,他们必定会认为我们今晚研究明天布署,还要养足精神,处理今天比武所受的伤,绝不会想到我们今晚便走,就是发现了我们要走,他们也不会阻拦,因为只有我们才是与影争夺汗的唯一障碍,我们走了,他们正求之不得!”叶克强语不停歇的说。
  也速该点点头道:“二弟,你分析得有道理,只是我们今晚若不能好好休息,明天怎会有精神呢?”
  叶克强道:“我们只需将三弟他们送至三十里外就行了。并且在那儿过夜是安全的,然后三弟带着小豪单骑连夜赶路,统达和三百将士早上过后向弘吉刺部澈回,我和大哥再向回赶,这样他们绝猜不透我们的用意!”
  也速该这时还是没有明白叶克强的意思,三十里路骑马只需半个时辰,那几乎与在这儿不动没有区别。
  叶克强已经看出也速该的疑虑,他又解释到,“我这样做完全是疑兵之计,他们摸不透我们这样做的意图,因为这件事并没有其他意义,让他们有疑心,非要用心智去想这是为什么,那么今晚他们也不能睡好!”
  也速该和其他儿人终于明白了这三十里路的意图,心中佩服不已。叶克强经过此番思虑,心情已完全静了下来,但对明天一战依然心中没有把握。
  忽忽儿还在盯着叶克强发呆,叶克强却佯装没见,对也速该道:“我们走吧!”
  人多好办事,虽然叶克强和也速该的人手不多:但忽忽儿手底还是有不少人的,象她这样的公主,气势一定不会小,所以随从自然很多。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叶克强一行已在三十里外扎下营来,此时营中只有忽忽儿一个在生闷气。
  叶克强和也速该去护送蒙力克、小豪回边界弘吉刺部的士兵大本营了,本来忽忽儿也要跟去,可叶克强说金国和影的人会来刺探情报,如若帐中没有代表在,敌人就能猜透他们的去向,所以这个责任比护送小豪更重要。
  忽忽儿没有借口了,她再大方刁蛮,总不能说:我不管,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吧!生了一阵子闷气,这才想起了叶克强的命令,忙令随从在帐旁守卫,另外又挑了两个与叶克强也速该身材相似的随从装扮成他俩的样子,三人在帐棚里装模作样谈起来。可忽忽儿公主哪有心思和那俩随从谈话,一颗心早就跟着叶克强飞到五十里外了。
  五十里外的边界上,叶克强一行已到了特战军营中,小豪聪明得很,只是望着叶克强并不说话。叶克强正在忙于向统达和蒙力克交待怎样故布疑阵。
  也速该走过去摸摸叶英豪的头道:“你回去后,铁木真可有伴了,不过他可没你聪明,你不要欺负他哟。”
  叶英豪对也速该非常钦佩,因此对那未见面的铁木真不禁也有些神往,若依他以往的性格,他才懒得去和那些草原上的孩了打交道,不过,丰儿贴除外。
  离家这么久了,小豪也有点想孝儿贴了。
  这时叶克强对蒙力克交待完毕,转过头对小豪道:“你跟叔叔们走吧!”
  叶英豪眼中闪着泪光道:“爸爸,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
  叶克强道:“放心,为了你,我一定会的!”
  也速该道:“事不宜迟,就赶快上路吧!迟了也许我们的敌人就会追踪而来了!”
  蒙力克抱着小豪上了马,统达也上了马,两人纵马提缰很快就消失在幕色中了。
  叶克强向两人去的方向挥了挥手,蒙力克没有回头,但从蒙力克的肩头上方探出一只小手也挥了挥。
  叶克强心中自嘲道:“血浓于水,看样子小豪和我还是心有灵犀的,光明星基因好象并没有干扰这些人类与生俱来的情感!
  望着两骑远去的背影,叶克强发了一一阵呆,转头对军营中的弘吉刺部的士兵道:“你们十人一组,遇见可疑人等,尽量阻止拖延,并派人回营地报告,如苦无恃异情况,一个时辰后回营地!”
  “是。神!”士兵齐声回答,声音传出老远,看着整齐的士兵,叶克强觉得非常满意。
  也速该看着叶克强有条不紊的安排调令,心中真有一种敬若神人的感觉。
  半个时辰后,有一组士兵回来报告说发现可疑之人,在拦阻拖延未果之下,双方已起了战斗,叶克强和也速该立即赶往出事地点,此时,暮色四瞑,草原上的黄昏特别长,依稀还看得见人物景致,只见这一组弘吉刺部士兵仅剩下三个,可还是兀自顽强的与来人战斗着,来的人穿黑衣,武功高强,只是隔得有点远,看不清切,叶克强和也速该大吼一声,飞驰而至,马未停,人已离鞍而起,如今的叶克强马术已称得上是一流好手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名震草原的神!”
  叶克强一愣,他并不认识对方,他望向也速该,也速该也摇摇头,表示他也不认识。
  叶克强看了看对方一眼,冷笑道:“阁下是谁!为何杀我部下士兵!”
  那黑衣人道:“我俩是大金国右丞相完颜王爷帐下八勇士之龙虎二杰:哈迷量,哈尤量,奉命有事要办,你们部中士兵无故阻止,还杀了我的马!难道不该杀吗?”
  叶克强凌厉的眼神盯着哈迷量、哈尤量道:“完颜烈那点伎俩我懂,不要枉费心机了,我给你二人留下记号,回去告诉他,如果想用武力使我们屈服,明天擂台上见,如若我们有一点事,各部落首领都会猜疑到是完颜烈捣的鬼,那时他的计划自然会一场空!”
  话音尚未落,叶克强的刀已经出手了,他的刀很快,里面掺合着七星剑法。哈尤量、哈迷量兄弟只觉眼前一花,然后两耳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惨曝一声,哈迷量、哈尤量捂着耳朵便往后退。这两兄弟虽然也算得上彪悍,无奈他们心中明白,他们的武功与叶克强相差太远,斗也白斗,对死的恐惧是人的天性,他们只能向后退,但眼睛依然射着怒火。
  叶克强大喝一声:“站住!”
  哈迷量、哈尤量身子同时一震,哈迷量道:“你还想干什么!”
  “骑上一匹马!回去告诉完颜烈,免得他又派人到处寻找你们!”
  弘吉刺部的士兵牵过一匹马,哈迷量兄弟迟疑着骑上马背,恨恨地盯了叶克强一眼,向他们的大本营驰去。
  也速该哈哈大笑道:“二弟,真痛快!不过草原上有句俗语,是恶狼就应除尽,二弟你为何放了他们!”
  叶克强道:“我只想让完颜烈明白,我们并不好惹,但我并不想惹急他们,兔子急了跳墙,狗急了咬人,不能逼得太紧!”
  叶克强对传令兵下令道:“招集所有士兵来此地集合,然后立即起程回军,并转告蒙力克让他们严加防范,以防有变,我等旬日内必回!”说完和也速该策马狂驰,向忽忽儿所驻营地飞驰。
  嗒塔的马蹄声在深夜的草原上传得特别远,当叶克强和也速该到达忽忽儿的帐前时,忽忽儿早已倚门而立,望眼欲穿了。
  看着忽忽儿那深情的样子,叶克强心中不觉有些感动,草原女子的柔情并不比南方岛国的女子少。但叶克强还是忍住了奔涌的情感,跳下马来,语气冷冷的问道:“你们这边有事吗?”
  忽忽儿接过马疆,吩咐随从系好喂料,这才甜甜地对叶克强笑道:“没有什么事,只有两个身穿黑衣自称什么龙虎八杰的家伙来过,被我轻抽了两鞭子回去了!”
  叶克强和也速该心中暗笑,也速该笑道:“我们忽忽儿的鞭子再轻,也会让那两个家伙难受上一阵子。”
  三人进了帐篷,叶克强将边界上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忽忽儿满以为叶克强会与她商量一下明天的对策,谁知叶克强却说为了明天的战斗,今天必须好好休息,竟和也速该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叶克强躺在帐篷里,但怎么也睡不着,他知道,也许经过明天的一战后,就将永远再见不到小豪。他此时已无暇去报怨那该死的光明星人李豪政,但他还是想起了他的美娟,他时常在深夜里思考,他不知将在这个莫明其妙的时空世界中度过多久,小豪是他唯一的希望,他真想带着小豪一走了之,可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又让他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
  想着想着,叶克强终于睡着了。
  早上,太阳已经升起三竿高的时候,叶克强才醒来,忽忽儿和也速该已经起来了,在特战队的训练中,叶克强已养成了休息时完全放松的习惯,因此。无论前一天多么疲倦,他总能很快的恢复。
  “他们既然能够随便就加赛一场,我们去晚一点,又有何妨!”骑在马上,叶克强微笑着对忽忽儿和也速该说。
  到达擂台边时,就看见影站在擂台边上不安地踱来踱去,完颜烈坐在金龙椅上,不停地拿着杯子转动,显然他们已是等得十分焦急,铁木真也是满头大汗,不知他是否已明白这是一场阴谋,以铁木真的精明,他应该已经猜得出完颜烈的意思。
  完颜烈从龙椅上起来:“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到!”
  叶克强冷笑一声道:“这得问问你,不知你那两个缺耳朵的狗可还好!”
  完颜烈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又不便发作,只得干笑一声道:“神,我总有一天要让你尝尝被咬的滋味!”
  叶克强道:“那好,也许下次我就有狗肉吃了!”
  影冷冷一笑道:“神,也速该,你们都是草原上远近闻名的大英雄,到这儿来不是来斗口的吧!是英雄就武功上见高下。”
  “好!爽快,我也速该就喜欢这样的朋友和敌人。”也速该一个纵跃,跳上台去,身法十分矫捷。
  影不由暗暗点头,心中赞道:“草原上的第一好汉果然名不虚传。”微微一笑,影道:“请进招!”
  影就不丁不八地站在那儿,似乎没有寻常剑式的那种起手势,但他的姿势却是最有利于进攻和防守的。
  也速该在剑术上的造诣,可谓是见多识广,但遇上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台下叶克强也吃惊不小,虽然他在剑术上的造诣没有也速该那么精深,但特战队员的那种直觉告诉他,影的剑技已近乎完美,要击败他相当困难。
  正在焦虑之中,也速该已经出手了,在对敌方面,也速该几乎很少抢先出手,但这次,也速该知道自己必须先出手,否则可能没有机会反攻就被对方击倒。
  这个计划是他和叶克强早已商量好的,叶克强剑术没有也速该好,如若他先上场,也许撑不了一招就会伤在影的剑下,所以先由也速该和影对敌,叶克强就可争对影的剑招进行研究,继而找出破绽。
  当然,凭叶克强的剑术造诣,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但李豪政留给他的电脑还是有作用的,虽然那电脑内并没有安装有关剑术、武技的程序,但那玩意可以进行扫描、储存、重放。敌人的剑术再快,电脑也可将它记叙下来,然后进行重新慢放。通过这种方式,叶克强也就可以仔细研究,寻求对策了。
  影的剑术很高明,他的每一剑都包含着进攻和防守,进攻时,他的剑路怪异,几乎能从每一个不可能的方位刺出,腋下、胯中、脖项间,使人防不胜防。防守时,剑的每一部份都能派上用场,不光剑身,剑柄、护手、剑穗都可进行封挡。
  也速该的剑很快,若是一般对手,可能只能招架,但影不但招架住了也速该的攻势,而且还能够有二、三成的反攻,并且反攻的比例越来越大,逐渐由防守转化成进攻,最终占据了上风。
  也速该拼命地支撑,虽然他的额头上已布满了汗珠,虽然他的身子上已经有了几处划伤,但他仍不愿跳下擂台,他希望能够多撑一会儿,让叶克强多揣摩一下。
  影打得不急不燥,这正是一一个超级剑手所必备的独特气质,他的剑和人已成为一体,眼神、意念、呼吸、出手已经融和一致,所以,他的剑稳、准、狠。
  有很多次,也速该能将影的剑路封死,但他为了让叶克强了解影的剑式变化,只是封住了要害部位,他身上的伤大多数都是由于这种原因造成的。
  叶克强强忍着心中的关切,不断地向电脑发送脑电波讯号,电脑不断地对擂台上的打斗进行扫描分析,然后将图象结果输送回大脑,叶克强虽未比武但也是忙得满头大汗。
  忽忽儿看着擂台上的打斗,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了,她看着也速该浑身浴血的样子,心中惊骇得几乎跳起来,侧过头来看看对克强,叶克强却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忽忽儿几乎忍不住要骂叶克强冷血,朋友在上面拼命,他却在台下闭目养神。
  虽然心中有气,但她也明白叶克强所作之事必有道理,但她还是忍不住生气,本来说好的,由也速该第一场上,让叶克强观察分析,可他却闭上眼睛,忽忽儿哪里知道叶克强正在进行高强度的人机对话,满头大汗呢!
  四周静极了,影和也速该的衣袂飘动声却显得洛外的响,他们的剑并没有过多的接触,此时也速该已经完全落于守势,但也速该并不是完全防守,他采取了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一个像也速该这样的高手拼起命来,自然非同小可,所以影的剑法虽然凌厉,但一时三刻却置不了也速该死命。
  也速该浑身已湿透,显然他的体力已透支了,影也不轻松,额头上已现出细细的汗珠。
  忽听台下一声长啸响起,也速该似乎受了什么暗示,他的剑法忽然加快,影被逼得后退了两步,也速该却不迫击,而是趁此机会,一个倒跃跳下台来。这突然的变化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照理说,草原之人就是战死,也不服输的,更何况象也速该这样的大英雄。
  影很诧异地望着台下的也速该和叶克强,他已经听出刚才台下的那声长啸是叶克强发出的,他已隐约猜出这可能是叶克强的计谋。弘吉刺部之神的足智多谋,在全蒙古早已传开,影不由心中暗自嫡咕。
  也速该身上至少已经被划开了十七条口子,好在口子不深,但都有血渗出,将他身上都染红了。叶克强看着也速该身上的伤口,忽的眉头皱了皱,按照电脑分析结果,也速该的伤势应该更重一些,看样子影的剑法还有保留,显然在他的心目中,弘吉刺部的神——叶克强才是最强的敌人。
  叶克强还在思考着,忽忽儿的手下已经在替也速该包扎伤口。影站在擂台上,冷冷的盯着叶克强等人,那神情似乎有些不屑,叶克强其实早已看见,他知道这是影的心理战术,他想激怒自己,表面虽然不屑,但在影的内心却一定非常重视自已,这一点可以从他方才的保留上看出。
  影的确是个可怕的敌手,这一点可以从他的对敌经验上体现出来,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种人都能选择最佳的方式向敌人进行全面施压。
  叶克强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他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剑术分析上了。
  忽忽儿忍不住了,她一甩手,就跃上了擂台,等也速该惊呼出民叶克强发觉时,忽忽儿已立在台上了。
  影摆摆手中的剑道:“原来是忽忽儿公主,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上来做什么?”
  “下来,忽忽儿!”
  “还没打呢!怎么能认输!”话还未落,忽忽手中的长鞭便抽向了影!”
  按照擂台规定,此时叶克强不能跃上台去阻止打斗,否则就算叶克强这一组输了,叶克强在下面干急却没有丝毫办法。
  影并没有还击,只是一味的闪避,他的剑还插在鞘中,看样子,影并不想伤害忽忽儿。忽忽儿的皮鞭破空劈啪作响,但就是沾不着影的半点衣角。
  忽忽儿的脸胀得通红,皮鞭的速度更加快了。
  忽然,影出剑了,看不清影的出手,只见剑光一闪,影的剑已削断了忽忽儿的皮鞭。影缓缓的将剑插入鞘中道:“忽忽儿公主,请恕在下无礼!”
  忽忽儿怔在当场,努力的不使自己的眼泪流下来,本打算在心上人面前露一手,不想却是这么一个难堪的场面。终于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一跺脚,忽忽儿向台下一跃,就要向场外奔去。
  叶克强一把拉住忽忽儿,微笑着道:“谢谢你,刚才你们的过招给我赢得了不少的时间,你现在看我如何给你出气!大哥需要人照顾,你就跟在他左右吧。”
  忽忽儿满腔的怒火、委屈如遇春风细雨般一下全没了。若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忽忽儿铁定的要扑入叶克强的怀中。
  叶克强上了擂台,朝影拱了拱手:“阁下身手的确不凡,如不是你们居心叵测,我倒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影依旧微微一笑,他那瘦长的身影竟有种说不出的萧瑟味道:“神过奖了,神的武功,我早就听闻了,但一直无缘见识,此时有机会我自当多向神学习学习!”
  咳!咳!擂台边上传来几声不耐烦的咳声,显然完颜烈已经等急了,在催促影快点动手。
  叶克强道:“你我也不必再多客套了,免得你的主子又不高兴了!”
  影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有某种不可言状的痛苦。他缓缓抽出了剑,剑齐眉平举,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叶克强。
  叶克强刚才通过电脑分析,依照影的剑技和速度,自己绝对没有击倒对方的可能。看来只有用智计来获胜了。
  叶克强也不动,他双手持剑,也摆了一个很奇特的剑式,也速该看着两人的起手势,心中不由赞叹,忽忽儿却紧张的连气都喘不过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叶克强。
  终于,影动了。剑光闪电般刺向叶克强的咽喉。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