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超级战士 >> 正文  
第二十章 活着的神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十章 活着的神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8
  我在外空观察到的情景并没有错,地球的劣况正在改善中。
  但我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很快我会知道。
  缓缓升离维生箱,落到实地上。
  周围是幽灵般耸立的残厦,维生箱将我带到一个广大废墟的核心处,也将我带至重重的围困内。
  幽灵族、魔鬼族和暗影兵团的战士,从每一个角落、每一幢高楼矮厦钻出来,一重又一重地将我围起来。
  所有武器均瞄向全身赤裸的我。
  我卓立不动,冷冷地扫视以千计的战士完成对我的包围。
  在我的指示下,箱盖合上。
  一群男女排众而出,来到我身前十多码外站定,其中包括准慧。
  当中一名身材高大、脸目阴沉、年近五十的男子,正是联邦国的名将暗影兵团的总指挥佛哥儿。
  他左边是魔鬼族的蛇蝎公主梵艳,右边是一个干瘦的老人,但他的身体却给人钢铁的感觉,眼球呈现一种异乎常人的火红色,是典型的幽灵族人。
  我全身赤裸,平静无波地看着他们接近。
  佛哥儿冷哼:“方战你乖巧得很,知道反抗也没有用。”
  我微笑道:“我并不是方战。”
  准慧咬牙切齿地叫:“骗子、魔鬼!”
  佛哥儿大笑:“难道你是单杰吗?”
  我摇摇头道:“我便是我,名字对生命的真正存在又有何意义?”
  梵艳娇笑:“管你是谁,只要你乖乖将梦女交出来,我或者可为你求个人情,让你和我颠鸾倒凤后才快乐地死去。”
  佛哥儿寒声道:“你只能在光荣自杀或受尽虐待而死两项上拣取其一,不要以为我象厉时般好对付,我是绝不会低估你,也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那幽灵族的老人眼中射出奇异的光芒,注定在我身上。
  我知道他已发现了我的异常,那是幽灵族人的直觉,这数千年来幽灵族世世代代在探索死亡的秘密,而我正是他们传说中能超越死亡和时间的“永恒之神”。
  幽灵族数千年来充满卑屈和血泪的历史,在瞬间流过我的心域,没有一点遗漏、没有一点疏忽,没有任何事物可限制我的思索。
  我充满爱意的眼神望向准慧。
  她全身一阵强烈的颤震,强怒道:“你这魔鬼,不要看我。”
  佛哥儿奇怪地望向准慧,眼中闪过警惕的神色。
  他没有一个思想能瞒过我,事实上这里每一个人脑内转动的念头,也瞒不过我,那是如此自然而然,不需象以往的费神猜度,就象伸手可及的果实,任我摘取。
  我柔声向准慧道:“记得我向你说过的话吗?虽然人类不断向外搜寻生命的真义,但最终我们只有回归到自身的心灵里,并首次发现该地方的存在,那是起点,也是终站。”
  准慧全身剧震,连往后退两步,难以置信地瞪着我,泪水不住由眼角泻下,颤声呼道:
  “杰!真的是你吗?”
  佛哥儿暴喝:“不要听他胡诌,他在骗你。”
  准慧摇头泣不成声,她知道我不是在说谎,我眼内的爱绝不会骗她。
  佛哥儿举起右手。
  瞄准我的死光刀、死光枪,架起的死光炮,全部进入准备的状态,一触即发。
  那一直默不作声的幽灵族老人大喝:“且慢!”
  佛哥儿愕然望向他,叫道:“幽灵隐者!”
  幽灵隐者伸手阻止他的说话,笔直大步来到我的身前,火红的瞳仁眨也不眨直望我。
  我微微一笑:“你明白了!”
  幽灵隐者一震:“我不明白。”
  微笑里,我的心灵延伸过去,将他包容在内。幽灵隐者全身抖震起来,闭上眼睛。
  我让他徘徊在历史的长河里,看到一切生命的失落,看到各类型的生命在虚广的空间内作永无休止的流浪,起始生灭、循环往返。
  让他看到人类虽不住往外探索,事实上却从没有超越这在浩瀚无匹的宇宙内有若微尘的星系,但同时漠视了心内的岛宇宙。
  让他从毁灭中看到新生,死睡中警觉到苏醒。
  幽灵隐者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向后跌退两步,猛睁一对红目。
  所有人紧张起来。
  幽灵隐者举起双手,制止所有妄动。
  他显然在这支联合部队里有崇高的地位,佛哥儿这霸道强横的人也不敢拂逆他。
  幽灵隐者一阵哆嗦,颤巍巍地道:“你成为永恒之神。”
  所有幽灵族的战士一齐目瞪口呆。
  佛哥儿脸色一变:“没有可能的,他若无适当的设备,将梦女加温至分子变异的超高热,绝不能释放她蕴藏的精神热能,而且直接去吸收这超高热能,他会化成飞灰。”
  幽灵隐者回复了镇定和自信,缓缓转身,向佛哥儿道:“佛哥儿,你虽然是可敬的战士,但毕竟是来自城市的人,不会明白人神间的奥义,我们曾因为你的强大,将超越生死的秘密告诉你,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但关系人类梦想的使命是由宇宙注定的,非人力所能强求。”
  他缓缓转过身来,眼中闪动泪光,举起双手,向我跪下:“我以幽灵族最高长老、战士的身份和荣誉,明证你就是我们幽灵族期待了三千多年的永恒之神,人类卑微的生命,将因你在将来某一日而完全改变过去,成为活着的神。”
  “噗噗噗……”
  周围的幽灵族战士纷纷跪下。
  梵艳瞪大美目盯着我,喃喃道:“难道是真的!”
  魔鬼族和暗影兵团的战士虽没有跪下,但武器都软垂下去,急速喘气,他们面对的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从未在大地上出现过的“神”。
  佛哥儿怒喝:“不要信他,他只是骗你们,打开那箱子一看,保证梦女仍在那里。”
  我的思感切进箱子的分子结构,影响着它,使它的分子活动不断增速,由固体化作气体,合成金属造成能抵抗氢聚变的坚箱,在数千对眼睛前化作袅袅上升的蒸气。
  我淡淡道:“没有箱子,哪来‘打开’?”
  佛哥儿脸上血色一下退尽,怒喝:“你在变魔术。”死光刀扬起。
  “咯嚓咯嚓!”
  附近十多名魔鬼战士的死光武器,一齐指向他,他的暗影兵团部下没有一人站在他那边。
  我的思感往上空延伸,进入厚云堆去。
  原本只露出一小片天空的云堆,迅速往四外移散,湛蓝的天空以高速扩展,阳光全无拘束地洒射下来,驱赶缠绵地球数千年的阴影和苦寒,不一会整个废墟在日照下闪耀着生气、温暖和阳光。
  站或跪的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天空神迹般洒下的阳光,流下无法制止的热泪,愈来愈多坚强的战士跪往地上,没有跪下的只是感动得呆了。
  我的心灵延伸开去,抚慰他们因在恶劣环境里生存太久而形成的冰冷心灵。
  佛哥儿双腿一软,坐倒地上,口中喃喃道:“永恒之神!永恒之神!”
  梵艳缓缓跪倒,娇艳的神态被庄严替代。
  我望向呆立的准慧,柔声说:“慧!你过来!”
  准慧欢呼一声,向我奔来,直冲入我的怀抱,狂呼:“单杰单杰!我爱你,我爱你多于任何权位和名利,可惜要直至你被那魔鬼元帅和马竭能将你变成超级战士后,才知道自己是如此地深爱你。”在狂喜里她失声痛哭,泪水滴在肌肤上。
  我伸出双手紧拥她不盈一握的蛮腰,心中填满两性间的爱恋,对生命的深情。
  破阳刀和能源带冰雪般溶解和化气,我再不需要它们。
  仇恨是没有意义的事。
  探索宇宙只是在刚开始的阶段,终有一天当我掌握了宇宙的秘密时,我会使所有死去的生命复活过来。
  往虚空去的无尽之旅,是基于爱而出发,并不是要去争取,或是征服。
  我搂着准慧往上升去。
  到了高空上,折北而去,目的地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城市邦托乌。
  那里有很多人为不同的理由等待我,包括元帅、思丝、梦女教和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
  准慧安详地将俏脸贴在我宽阔的裸胸上。
  下面黄沙滚滚,是无际无边的沙漠。
  我的心灵在时空里旅航着,看到沙漠前身那葱绿的原野,长草波浪般起伏。
  往下飞去,我的意念已有足够的能量使我做出任何行动,至乎改变这物质的世界,虽然我仍在学习,但现在已是很好的起步。
  准慧奇怪地瞅我一眼,不明白我为何向这枯干的地方飞下去。
  我带着她降到沙漠上,指着地上说:“看!”
  准慧惊叫:“噢!竟是一株美丽的小花,怎么能在这地方长出来?”
  我在小花前跪下,伸出指尖,轻触花瓣,心中充盈爱意。
  当指尖碰上花朵时,异感传来。
  我感受到久被岁月埋藏在地下的生命种子,正争先恐后破土而出,在这看似生命匮乏的地面,生命的力量膨湃不休。
  我的思感顺着大地延伸,接触到大地上另一个伟大的心灵达加西。
  我通过心灵向他呼唤:“我知道你还未死,看到地球的变化,我知道你仍存在。”
  达加西在地深处叹道:“生命是不会死亡的,只是暂时静默下来,只要机会一来,又会坚强地活过来,就象藏在泥土下的生命种子,人们恐惧死亡,只是由于对生命的不了解。”
  我说:“看来我并不能对你做成伤害。”
  达加西道:“我差一点给你彻底毁去,幸好部分的我遁入地核内,在那里我重新得到力量,有幸目睹你成神的伟大发生。”
  我欣喜地问:“你对我有何忠告?”
  达加西回应道:“你是属于宇宙的,这世界再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你登上新建成的‘破阳号’,前往探索宇宙神秘莫测的终极,接触其他伟大的生命,带着你所爱的人,让她们分享你永恒的生命,只有在你翼护下,她们才能参与这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旅程。”
  我微笑地思索。
  想到身旁的准慧,在邦托乌的思丝、艾美娜、小姐、丁娜和梦女,甚至凤玲美,我会使活着的人永远活下去,死去的人重新活过来。
  我道:“那我不是要放弃我深爱的人类兄弟吗?”
  达加西道:“你忘记了我吗?我会将地球重新变成美丽的乐土,让清新的空气、壮丽的山川、美丽的湖泊、如茵的草地、蔚蓝的海洋,重新在这里出现,人类的文明因你的来临,在历史的长河里首次现出曙光,当你掌握到宇宙的秘密后,人类将通过你学晓宇宙之道,真正地享受和拥有尊贵的生命。”
  达加西续道:“你将成为人类的典范,每一个人都会以你作奋斗的目标,开展他们的故事,文明的进程会因你而彻底改变方向,你忘记了小姐、蓝云他们吗?他们也是高贵的人类,当人们逐渐因你的远去而淡忘你伟大的事迹时,他们会走出来提醒这些善忘的人。最后还有我,你的出现已使我由对人的失望,转为充满憧憬,再见了,终有一天我们会在宇宙的某一角落再次相遇。”
  我搂着准慧冲天飞起,朝阳在东方挥射动人心魄的霞彩。
  准慧在耳边呢喃:“杰!你在想什么?”
  我微笑道:“我在想,当人们找寻到内心的岛宇宙时,亦同时找到了通向外在宇宙的大门。” 
    (完)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