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光神 >> 正文  
第十章 遥世之缘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章 遥世之缘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布幕后是大堂的另一半,尽处有一个漆黑的大铁箱,高八尺阔六尺深十尺,铁箱当中有道三尺阔两尺高的门,紧紧闭上,像个小房子。
  这就是光神居住的神合。
  凌渡宇心中告诉自己,即管要付出生命作代价,他也要把神合打开来,看看光神是否三头六臂。
  头上传来轧轧的声响,一幅白色的大屏幕从神合前降了下来、像电影院里的银幕一样,他们成为了看电影的观众。
  四周的灯光暗下来,仅可视物。
  屏幕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图像和图案,不同的色彩和形象交互变灭,有种夺人心魄的壮丽。
  凌金两人心神全被吸引,一时忘了此行的目的,呆呆地看起来。阿达米亚这时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他笔直走到神合前,把合门打了开来。门内是另一幅黑布幕,阿达米亚钻进了布幕后。
  图象蓦地化成了文宇,道:“见面了,我是光神,你们忠实的仆人。”
  凌金两人哧了一跳,原来这一切都是由光神操纵的。
  光神通过在屏幕上显现文宇,道:“你终于来了。”
  众黑袍人一齐愕然。
  凌渡宇和金统却是大惊失色。
  屏幕的左下方打出了一行较小的字,道:“光神!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凌金两人呆了起来,这又是谁。
  屏幕上又打出一行宇,道:“你的生命能达五百七十二度,比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高出了四百二十二度,加上我们失误的度数,所以我推算出你一定会回来。
  众黑袍人更是惊异。
  凌渡宇完全不知道它在说甚么,但他的直觉却绝不言糊地告诉他,光神知道他来了。
  他望向身旁的金统,后者的手缩进袍服里,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捏着怀内放射麻醉弹的手枪,可以不杀人,还是不杀人妥当点。
  泰臣叫道:“阿达米亚!请你问光神我们何时可以升空。”他还未醒悟到光神的真正意思。
  屏幕的左下方又打出了一行文宇,道:“光神,我们请你在升空的日期上,给我们一个指示。”
  凌渡宇恍然大悟,左下方那行字是阿达米亚的说话。在神合内,不知阿达米亚用什么方法来和光神作出这样“屏幕式对话”,但当然是有一定的理由,不解的地方是既然神合内是光神居住的地方,现在阿达米亚又身在其内,怎会未曾见过光神的真面目。
  难道合内是另一次元的空间?只有通过屏幕才可以显示出那空间的事物?但为何泰臣的叫声阿达米亚又可以听得到。
  屏幕的正中打出了几行字,今次的字是闪动的,分外刺目,道:“愈接近升空的时间,你们的生命能便愈弱,泰臣、马卜和红牛三人均跌至一百度下,没有可能参与这千万地球年计的宇宙飞行。升空取消!”最后四个宇是血红色的,在其他白色的宇体衬托下,更是令人瞩目。
  黑袍人一阵骚动。
  一个人站了起来大叫道:“这是骗局!这是骗局!根本没有光神,全是阿达米亚那小子弄出来的鬼把戏。”他一边嚣叫,一边向神合走去,看他的样子,是要把神合打开来看。
  另一个黑袍人霍地站了起来,道:“红牛!冷静点。”马卜的声音。
  红牛一把扯去了头罩,露出狰狞的神色和面上的刀疤,咆哮道:“不要阻止我,否则我先杀了你。”手掌一翻,一支黑黝黝重火力大口径的手枪,指着拦路的马卜,暴戾地笑起来道:“我已忍受够了,每个星期都要来看屏幕上这些鬼话。”
  马卜扯去头罩,看着红牛手上的枪道:“这里是光神殿,我们的教规是不准携带任何武器的,红牛你犯规了。”
  红牛仰大大笑道:“鬼话!行动!”最后两个字他是大喝出来,众人齐齐愕然。
  三十多个黑袍人有十多个跳起来,手上都拿着手枪指哧着其他人。
  马卜这时才明白“行动”的意思,是红牛通知他的同谋发动,可惜太迟了,红牛控制了大局。
  凌金两人也在被指哧的人群中,意外横生,令他两人也有点无所适从。
  芬妮扯下头罩,垂下如云的秀发,走到红牛身前道:“红牛!你还记得是谁治好你的爱滋病,你竟然说这是骗局。”
  红牛面上肌肉一齐震动,眼中射出凶厉的光芒,叫道:“我不管!假若不给我把飞船发动,我把你们全部干掉。”最后几句是怒哮出来。
  芬妮哧得退后了几步。
  泰臣也拉下头罩;道:“红牛!你坐下来,让我们和光神再作讨论,只要你答应以后遵守教规,今次的过犯可以不计较。”
  红牛狞笑道:“要我相信你这老狐狸,实在是太难了。”大步向神合走去。
  芬妮尖叫一声,向红牛扑去,想阻止他伤害阿达米亚。
  红牛无情地回身一掌把她推开,芬妮断线风筝般滚倒地上。
  泰臣怒喝一声,手上已多了把手枪,瞄向红牛。
  红牛微微一笑,手中的枪火光并现,泰臣一声惨叫,打着转跌了开去,满手都是鲜血,红牛手上的枪足可击毙大象,看来泰臣持枪的右手是残废了。
  凌金两人留上了心,这著名的凶徒反应奇快,枪法如神,绝非易与之辈。
  红牛一枪震慑全场,不屑地向马卜道:“不是只有我们携枪吧。”
  红牛来到神合前,大叫道:“阿达米亚!列但,给我滚出来。”
  凌渡宇知道红牛不敢直冲进去,是对光神仍有畏惧。显示连他自己也不肯定这是否一个骗局。
  红牛怒吼一声,毅然标前,粗暴地拉开合门,一手扯着封闭神合的布幕,正要发力扯下。
  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红牛的人、其他的教徒、受伤的泰臣、倒在地上的芬妮和混水摸鱼的凌渡宇和金统,一颗心都跳到口腔处,紧张静待谜底的揭晓。
  光神究竟是怎样的?
  每一个人都想知道。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整个人堂,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电光,划破漆黑,使人眼目几乎不能睁,诡异美丽。
  红牛惨叫起来,令人不忍卒听。
  漆黑里,那道电光缠卷着红牛,把他抛往大殿的半空。
  吱吱声起,电光绕着红牛的身体疾走,不一会红牛变成一具闪发着白光的人体,再由白转黑,消失不见。
  由于影像太强烈,红牛体形残留在备人脑海中的余像,仍然缠绕不去,所以当闪电消去时,似乎仍见到红牛发光的身子在空中惨叫挣扎。
  柔和的灯光再次亮起,红牛不留半点痕迹。
  众人口瞪口呆。
  凌渡宇和金统更是心神惊震,这不是人能对抗的力量。
  挡!挡!红牛的同党目睹刚才一幕,心志被夺,有两人手足发软,连枪也拿不着,掉到地上去。
  马卜乘机喝道:“还不放下枪。”
  红牛的同党心胆俱寒,纷纷把枪掉下,马卜重新控制大局。
  泰臣面色苍白得怕人,芬妮为他包扎伤口,马卜向神合叫道:“阿达米亚!请代表我们向光神致歉,并请求他指示我们.有什么办法作补救。”
  另一个高大的黑袍人踏前一步,拉下头罩,露出一头白发,正是泰臣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谪百威——凌渡宇通过催眠从他身上知道飞船一事的老者。
  谪百威道:“阿达米亚!请你告诉光神,深入遥远的大空,探索无尽无穷的可能性,接触天外的文化,是人类最大的梦想和祈求,为了这个目标,我抛弃了一切,若是我们真的不能升空,不如你直接杀了我吧!”他的语气透露出一种深切的感情,使人对他说话的诚意没有丝毫怀疑。
  屏幕亮了起来,在下方阿达米亚把他两人的说话不加修饰地打出来。
  屏幕立即有反应,字行不断打列出来,道:“七个地球年前,我找上了阿达米亚,再由他组织了你们,进行我们的计划,当日你们平均的生命能,也是我所说的‘阿达米亚指数’,在二百点以上,所以我可以带你们回去,恢复你们的伟大和光荣,但计划进行期内,你们不断发生全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故此‘阿达米亚指数’一直下跌,两个月前,当你们的‘指数’跌破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时,我便要求你们给我找来世上最杰出的六个人,让我进行生命能坚持力的试验,但后果你们都知道,他们失败了,失去了生命能,亦失去了人生的意义,结果全自杀了。”
  马卜失去了镇静,狂叫起来道:“我们又不是要作你的试验品,生命能多少有什么关系?你能否解释个中奥妙。”
  屏幕上光神又作反应,道:“那是没有法子作解释的。至少不能通过人类的语言能解说明白,语言代表人类的经验,超越了人类经验的事物,语言是没有意义的。”
  凌渡宇沉吟起来,光神这几句话含意深远,语言是人类经验的反映,例如在我们的字汇里,只有七大类颜色,至调“第八种色”是甚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言可以去形容,就像甜酸苦辣外,没有语言去形容“第五种味道”,因为在我们的味觉经验里,那第五种味道根本不存在。
  所以语言是人类主观的经验,也反应出人类的局限。
  泰臣在马卜身后叫道:“刚才你说我们中有人达到五百七十二度,那是谁?是否阿达米亚?他可以升空吗?”他面上有种绝望的神色,像位千万富豪,刹那间倾家荡产,变作一无所有。
  凌渡宇和金统对望一眼,准备应变,泰臣等人在极度失望里,反应殊难预料。
  屏幕上光神说道:“阿达米亚的生命能源本高达三百二十度,这是我找上了他的原因,可惜这数年来沉醉于人类所谓男女之情,生命能一直下降,远不如前,所以我所指达五百七十二度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你们中的另一位,以你们人类的名宇来说,他叫凌渡宇。”
  泰臣和马卜失声叫道:“甚么?”
  凌波宇向金统打个眼色,站起身来道:“对不起!诸位,估不到本人的生命能、甚么阿达米亚指数,要远远高于各位之上。”一把扯去了头罩。
  泰臣等不能置信地望着他。
  芬妮发出了一声尖叫,道:“捉着他!”她想到现实的问题,他们已失去了光神带来的希望,假设让凌渡宇逃走了,他们会连这世界的虚荣和财富也失去。
  马卜狂叫一声,向凌渡宇扑去。
  其他黑袍人疯狂进击。
  凌渡宇一声长笑,手中的麻醉枪连珠放射,光神教徒纷纷倒地。
  马卜连受打击,精神进入歇斯底里的地步,从怀中抽出手枪,向凌渡宇瞄准。
  光神说得没有错,这班人尔虞我诈,事实上每人都带有武器来集会,你说这算甚么?
  马卜正要开枪,一把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马卜刚认出身侧的黑袍人是金统时,他的小腹已受了金统一下膝撞,后脑同时给硬物重击,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金统手中的麻醉枪逢人便射,不一刻,能站立的只剩下他们两人,黑袍人倒满一地。
  凌渡宇和金统自然地转身望向神合,阿达米亚在里面寂然无声,屏幕上一片空白。
  金统怪叫一声,向着神合冲去。
  凌渡宇大惊失色,刚叫出“小心。”金统已冲至神合前六七尺的地方。
  奇异的事发生了。
  金统蓦地全身一震,整个人弹了回来,像是碰上一道无形的力墙。
  金统在地上翻滚。
  凌渡宇一把抱着他。
  金统跳了起来,把背后的全自动机枪转了过来,向着神合,疯狂扫射起来,口中大叫道:“让我杀死你这外星怪物。”
  光神殿中充斥着“轧!轧!”的机枪声,子弹一撞上力墙立时爆炸,密集的火力,造成一幅光雨,煞是好看。
  机枪声停下,枪弹已尽。金统一下子打完了千多发子弹。金统暴跳如雷,从腰间掏出两个烈性手榴弹。凌渡宇飞身向金统扑去,一边叫道:“不要!”金统刚举起手扔出,凌渡宇已扑至把他撞倒,金统失去了准头,手榴弹掷向右边的墙壁。“轰隆!轰隆!”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使整个光神殿充满了火屑、碎石和烟尘。
  碎石打得两人浑身疼痛。这是最强力的榴弹,只一枚足可以把任何屋宇炸毁,何况是两枚。
  烟屑逐渐消去。
  两人一齐从地上抬起头来,入目的情景。令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看见了一直搜寻不获的宇宙飞船。
  爆炸处的墙壁整幅粉碎,露出黑黝黝的钢铁质,那是飞船的船身。
  这确是了不起的构想,把整艘飞船放在五十六层高大厦内的正中。
  滴百威说得不错,光神的确是住在飞船的神合内。
  就在他们的面前。
  金统显然对光神有种深切的痛恨,跳了起来,大叫道!“光神!你给我滚出来,看看你比我们能优胜多少?”
  凌渡宇恍然,金统是为人类的尊严、人类的无奈和自卑,向光神挑战,所以失去了应有的冷静。
  凌渡宇跟在金统背后,两人战战兢兢向伸合走去,身后躺满一地的光神教徒,没有人可以想像光神的下一步行动,因为它根本不是人类。它为甚么要找上列但?为甚么要帮助人类建造飞船?为甚么要恢复人类的高贵和伟大?为甚么要找六个名人来试验?为甚么要掳走卓楚媛等人?为甚么放过凌渡宇?
  没有人知道?
  就像实验室的白老鼠,不知道自己在干甚么一样:。
  凌渡宇和金统安然穿过力墙,来到神合的前面三尺处。
  两人面面相觑,一点不明白光神为甚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金统狂叫一声,一抓向门把拉去,左手掏出仅余的一卜手榴弹,决定一见光神这怪物,立时投弹,好为世除害。
  凌渡宇大感不妥,偏又不知问题所在,所以没有制止金统,兼且金统行动敏捷,他要阻止也赶不及。
  四周光亮起来。
  电光划过空间,直击在金统握紧手上的榴弹,金统惊呼一声,整个人打着转远跌开去,身上满布游走不定的电
  凌渡宇也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流,令人不能呼吸、一股无可抵挡的大力,把他拖得踉跄倒退,一连退了十多步,终于咕咚一声坐倒地上。
  一切回复平静。
  光神殿内一点声息也没有。
  凌渡宇望向金统,后者仰跌地上,胸口不断起伏,只是昏倒了。
  寂静的光神殿内只有凌渡宇孤单一人,面对着光神栖身的神秘大神合。
  凌渡宇下了一个决定,毅然站起身来。
  他缓缓把腰上绑着的子弹带、麻醉枪、榴弹、烟雾弹除了下来,让它们滑到地上,又将背上的全自动机枪解开。“当”一声,机枪被他抛撞往地面,滑行了十多尺,才停了下来。
  凌渡宇完全解除了武装。
  他大步向神合走去。
  全无异样,直到他来到神合紧闭的门前,光神仍没有任何反击。
  凌渡宇深吸了一口气,像平常般把门把扭下,打开,另一只手把掩遮的布幕拉起一半。
  他终于看到内中的情景。
  神合内像个小房间,放了一套残旧的电脑,阿达米亚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望着显象器的屏幕。
  光神在那里?
  光神殿中的大屏幕,便是反映神合内。显象器上的对答。阿达米亚键入间题,光神则在屏幕上回答。
  这就是人与神的对话。
  屏幕上闪动着一行字,道:“你明白了。”
  凌渡宇不自觉地点头,是的!我终于明白了,光神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但却会反击任何敌意的进攻,当凌渡宇抛开了一切的武器后,光神便让他进入神合内。
  凌渡宇沉声向阿达米亚道:“列但先生!这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阿达米亚缓缓转过头来,眼中有种深沉的失望,像一个人完全失去了生存的意志,他深深地望了凌渡宇一眼。低头轻问道:“她怎么了?”
  凌渡宇知道他在问芬妮,道:“她只是中了麻醉弹,没有事的。”
  阿达米亚抬起头来,眼中现出回忆的神情,道:“七年前,那时我是一个被誉为最有前途和出色的电脑专家……垂下头,叹了一口气,续道:“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我在房中的电脑前工作,四周忽地漆黑一片,闪电划过房内的空间,片刻后一切回复正常,但我随电脑内,已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凌渡宇指着神合的电脑,道:“是这部吗?”
  阿达米亚点头道:“是的,他通过屏幕显示的第一句说话,就是‘你是阿达米亚,我是你的仆人,让我们结合起来,回复昔日的伟大!”
  凌渡宇道:“这就是你名宇‘阿达米亚’的来源吗?”
  阿达米亚颓丧地道:“是的!不过一切也没有了,光神说得对,这些年来我自已从没有任何努力,只是坐享和企盼光神带来的成果。”
  凌渡宇道:“为什么你要弄个光神教出来,跟着又销声匿迹!”
  阿达米亚道:“这是光神的指示,它说要精选一班人。建造宇宙飞船,带我们到一个叫‘宇宙的倾斜’的地方。”
  凌渡宇皱眉道:“宇宙的倾斜?”。若光神说要把他们带至仙女座星云,或是天狼星旁的一粒行星,他也绝不会奇怪,但是“宇宙的倾斜”,却令他完全摸不着头脑。阿达米亚续道:“我们遇上泰臣和马卜,他们目睹了光神惊人的能力:它可以治疗任何绝症,让我们看到任何奇景……”
  凌渡宇道:“通过那屏光幕吗?”
  阿达米亚声音忽地急促起来,道:“我要快些说了,总之,我们联合起来,共同奋斗,为了飞往‘宇宙的倾斜’,我们立誓抛弃人间的丑恶,为理想而奋斗,在光神的指示下,我们终于建成了飞船,只是尚欠发动的燃料……岂知……”呼吸沉重。
  凌渡宇讶道:“你怎么样了?”阿达米亚的面白得怕人,两眼射出炽热的光芒,望向神合的顶部,似乎想透视屋顶上那无限的夜空。
  阿达米亚喃喃道:“我要去!我要去……”声音逐渐微弱.眼神转黯,鲜血从嘴角流下来,一侧身,蓬一声倒在神合内。
  显象器上依然闪着“你明白了。”几个字,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凌渡宇有种深沉的悲哀,阿达米亚或是列但,已服毒死了,他完全可以理解他自杀的理由。
  远征太空,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最高梦想,在这事垂手可得之时,忽然失去,那打击不是阿达米亚所能受得起的。
  凌渡宇心中感到一股愤怒儿在电脑前,键入道:”光神!光神!是否你欺骗了他们。”
  显象幕中,一行字打了出来,道:“阿达米亚,你已沉沦了以千亿计的年月,现在应该是醒来的时刻了。”光神以他一贯的方式反应。
  凌渡宇道:“你说的话,我并不能明白,但你为什么叫我作‘阿达米亚’,他不是自杀身亡了吗?”他开始通过键盘、通过电脑和光神直接对话。
  光神道:“你们每一个人,也是阿达米亚,套用你们人类的意思,那是一种伟大生物的名宇。”
  凌渡宇迷惑万分,连忙键入道:“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图。”
  光神道:“人类的生命太短暂,感知的范围只缘于一时一地,自然没有方法明白宇宙的再生和毁灭、阿达米亚的兴起和沉沦。”
  凌渡宇不住摇头,完全迷惑了,但他直觉感到光神对他一点恶意也没有,反而他对光神有种说不出的亲切和倚赖,他一直和光神站在对立的位置,不明白为甚么有这奇怪的感觉。
  凌渡宇道!“你将楚媛他们怎样了?”
  光神道:“他们都是优质的人类,很好,不用担心!我原本想他们带到宇宙的倾斜处,但我计算他们的生命能将不胜负荷,所以取消了这个意念,现在我只要求你一个人跟我去。”
  凌渡宇呆了一呆,道:“甚么?”
  光神道:“这样要你下决定,是绝对不公平的,我先给你说出来龙去脉,让你有一个明白,然后你再作失定。以下我说出的事情,由于是远远超出人类的经验,所以我将以高度简化的意念,配合人类流行的观念,加以解说,希望你能有这种理解。”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这便像人类去训练一只狗,无论他怎样解说,狗也只能以它的方式去明白,所以与其向其大说哲理,反不如几个手势那样奏效。
  光神正是要用简单的手势来使他明白。
  光神道:“宇宙是会不断毁灭和再生的。你们所说的爆炸理论更有些微酷似。原因当然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大爆炸理论是解释宇宙中星体诞生的一种理论,说所有天体来自一个宇宙级的物质大爆炸,把物质送往宇宙的角落,所以我们目下观察到的星都是向外方远去,所以科学家又称我们处身的宇宙为‘扩张的宇宙’。
  有些科学家更大胆推论,当物质扩至某一极限时,向心的力量会大过离心的力量,物质会走回头路,至积聚成一点,又再产生另一个大爆炸,生出另一代的宇宙,。
  一张一缩,犹如宇宙的呼吸。
  人的呼吸只须数秒。
  宇宙的呼吸却是以亿计的悠久年月。光神续道:“阿达米亚是宇宙中最灵智的生物,在一次芋宙的毁灭前,他们想到一个方法,渡过难关,跨进新一代宇宙去。这是从未有任何生物能达到的梦想,宇宙毁灭时,任何最强横最长久的生命也会烟消云散。”
  “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创造一种‘工具’,或者是你们习惯说的‘机器’,一种不会被任何力量毁灭的‘能量’,当宇宙的未日来临前,和这‘能量’结合在一起,渡过大难。”
  凌波宇听得目瞪口呆,这是如何伟大的构想,比起人类的无能为力,连地球上的地震天灾也应付不了,人类真是可怜得好笑。
  光神道:“于是,阿达米亚用它的方式,经过以地球年来说二千亿个岁月,那个‘机器’终于大功告成。但最不幸的事这时发生了,基于某一种原因,宇宙的毁灭提早来临。”
  凌渡宇讶道:“机器已制成了,还怕甚么?”
  光神道:“机器虽然制成,还需要以亿计的年月,让阿达米亚和机器合成一体,阿达米亚才能真正的不死不灭。时间已不容许它这样做了。”
  “阿达米亚于是携带了它的‘机器’,来到了‘宇宙倾斜’的地方,在那里,毁灭的力量中包含了再生的力量。”
  凌渡宇愕然不解,但他知道光神正在以一些人类可以明白的意念,来解说人类不能明白的东西,便像向人解说红橙黄绿青蓝紫外第八种颜色究竟是甚么“色”。
  光神续道:“用你们的说话,阿达米亚和它的‘机器’‘携手,在那处,等待宇宙的毁灭,大灾难终于来临,整个宇宙化成灰尽,阿达米亚和它的机器,也化成‘尘土’,激射往宇宙的四面八方。
  凌渡宇大奇道:“这岂非荒谬极点,你刚才又说那机器是种不死不灭的能量体,为何又和阿达米亚一齐灰飞烟灭?”
  光神并不理他,续道:“宇宙毁灭后,开始再生的过程。‘阿达米亚的机器’重新在宇宙的核心处结合和成形,它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寻找‘阿达米亚’的种子碎片,和它结合在一起,应付第二个将要到来的毁灭。”
  凌渡宇有点明白了,不由大口地呼吸起来。
  光神道:“机器于是在广阔无涯的宇宙进行搜索,经过了无千无万的年代,终于在七年前,发现地球上有阿达米亚生命种子衍化出的生命形式,那就是你们人类,阿达米亚的估计没有错,宇宙的倾斜中含有再生的力量,所以它虽然被毁灭了,却变成了种子。唯一的问题,就是阿达米亚和机器一齐在宇宙的倾斜处,宇宙的大灾难来临时,阿达米亚化成的种子,也含有机器的成分,这也是人类最大的败笔。”
  凌渡宇目瞪口呆,事实上他从没有想过这问题,但细心一想,人类真是像一副机器,其实整个机器文明,人类都在模仿他自己,电脑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光神道:“你明白了,我便是那机器,你现在遇到的,只是由真的机器所发出的一组讯息,因为我的能量太庞大。降到地球上,会把你们的太阳系彻底毁灭,所以只能派出一组讯息,通过闪电来获取活动的能量。”
  凌渡宇几乎是呻吟出来道:“我的天!你只是一副机器。”事实上,他现在的而且确对着一副机器“说话”。
  光神道:“是的!不过我和你们地球的机器不同,是会发梦的。”
  凌渡宇两眼一翻,呻吟道:”好了!现在我明白了,你要怎样?”
  光神道:“我想邀请你乘坐这艘太空船,抵达我本体存身的星际空间,以我庞大的能量,千百倍地增强你的生命能,然后,完成我们合体的美梦,达至永生不死的境地。”
  凌渡宇叫道:“为什么你不强掳我往天外,以你的力量,应是毫无困难的。”
  光神道:“不可以,你一定要保持积极乐观,生命能才可以保持强大,假设迫你的话,生命能减退,旅程中你会抵受不了而死去,当日我想把你和文西两人一同掳来,但发觉你的生命能,竟能抵抗我的力量,若我硬要把你‘摄’来,你将会死去,这也是我放过你的原因,那天我引发了你的生命能,使你经验到深心中最渴求的事物,你仍能借助意志,逃了出去,所以我才特意借空间的转移,放你逃走。”
  凌渡宇道:“假设我不答应随你走,你会怎么做?”
  光神道:“和阿达米亚结合,是我唯一存在的目的和理由,我会回到我本体的栖息的空间,一面静待回来的时刻,另一方面继续搜寻其他的种子。”
  凌渡宇心中一叹,这是副忠心的机器,在宇宙中静待主人的再生和复活,便像主人死后,每天仍到码头等候主人下班乘船回来,悲壮动人。
  光神期待地望着他。
  凌渡宇闭上双目,好一会才睁开道:“那六个人为甚么要自杀?”
  光神道:“我引发了他们的生命能,使他们看到阿达米亚的伟大本质和人类文萌的失误,当重新回复人类的形式时,他们都受不了那转变,自杀死了。这是我不能预计的奇怪行为,就像泰臣红牛等人的争权夺利,都不是我所认识的。”
  凌渡宇记起那天,看到那形象后,觉得美丽的芬妮也是丑陋不堪、不忍卒睹,当下对光神说的多了几分明白、
  光神催促道:“我等待你的决定。”
  凌渡宇毅然道:“不!我不能随你去!”
  显像器忽地变成空白,四周陷入绝对的黑暗里,一道电光划过漆黑的夜空。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光神。灯光复明,凌渡宇呆坐在神合内,列但的尸体侧倒地上,显象器的屏幕闪动着一幅地图,指示通往囚禁卓楚媛等人的通道。凌渡宇收摄心神,退出神合外。金统从地上挣扎起来,道:“甚么了!你的面色那么苍白。”凌渡宇晒道:“你的面色难道很好吗?”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你的好朋友。”
  金统踉跄地跟在他背后,进:“到那里去?”凌渡宇停了下来,抬头望向上方,喃喃道:“到那里去?”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