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破碎虚空 >> 正文  
第 1 卷 第七章 四大弟子          双击滚屏阅读

第 1 卷 第七章 四大弟子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六月十五日亥时,离岳册约定於杭州交与龙尊义之期,尚有一个月。
  千里岗惊雁宫雁翔主殿内,蒙古三大高手之一国师八师巴肃立殿心,面前站著形相衣著打扮完全不同的一女三男。
  八师巴目光炯炯,利刃般巡视眼前所召来四个最杰出的弟子。
  最左的是个赤脚的苦行僧赫天魔。提起赫天魔,在西域可说是无人不知,他本为天竺人,因慕八师巴大名,远赴西藏跟八师巴习艺。此人在拜於八师巴座下之前,已为天竺有数高手,近年更揉合西藏天竺两系秘技,别开蹊径,成为开宗立派的大匠。已达水火不侵,埋地不死的境界。
  赫天魔旁边是一个身穿皮革的女真人,肩上有只形态威猛的秃鹰,并没有带上眼掩,眼光锐利,就像地狱来的魔鸟。这女真人铁颜,是西域最可怕的杀手,擅长追踪暗杀之术,身形瘦削,面上疤痕满布,双目如炬,整个人便像一把利刀,他自创的旋风十八矛,纵横大漠,二十年来未逢敌手,是八师巴座下最著名的弟子之一。
  他身旁的女子美艳绝伦,一双妙目转动间勾魂摄魄,身穿藏族服饰,是以艳名称著的“无想菩萨”白莲珏。此姝随八师巴精研西藏密宗欢喜大法,擅长男女采补之道,杀人於黯然销魂之际。
  最後是个英挺俊拔的白衣文士,貌以中年,乃八师巴唯一的汉人弟子宋天南。此人精於天文地理、五行术数,亦是奇才,因心慕藏密文化,拜於八师巴旗下,二十年精修,是独当一面的不世高手。
  八师巴不惜在千里之外召来这四大高手,可见他非常重视传鹰,亦可看出他对於追杀传鹰,是志在必得。
  八师巴道:“本师召尔等前来,实存有必杀此人之意,万望尔等勿存轻视之心,致招败绩,适才坐禅,本师灵台忽生感应,知道我们的目标已重返地面,故须立即起程。本师默察天象,此行凶险重重,吉中有凶,凶中藏吉。”
  四大高手均知八师巴有通天彻地之能,说话每每深奥难解,故不多问。
  八师巴面容不变,继续道:“见到此人,尔等各施绝技,立加格杀,我只要他的首级,那岳册能否得到手,无甚关系。”
  四大高手不觉惊奇,原来八师巴要针对的,是人而不是物。
  只是这四大高手,如果要不择手段去杀一个人,这个人尽管受庇於鬼神,恐怕也在劫难逃,何况还有这宇内无敌的蒙古国师八师巴呢!
  六月十五日戊时末。
  传鹰从龟息大法中逐渐回复过来、紧闭起的囗鼻,重新开始呼吸,这时他躺在一条溪流的旁边,全身疲倦万分,心胸抑压,皆因从地下河道冲出时,经不住碰撞受了内伤。
  此刻他脑海内慢慢地重演过去发生的事,当他发现了地穴去水道後,把北胜天的宝袋充气,躲进去从去水道冲入地下的河道,经历了不知多远的冲奔,最後宝袋被毁,传鹰不得已运起龟息大法,随水而流,抵达此处。
  传鹰刚要睁开双目时,脑海中出现一个非常鲜明的形象:一位身穿红衣,形相尊贵的喇嘛,目射奇光,正凝视自己,手上握著自己的匕首。
  转眼间,这形象消失了。
  传鹰并不惊异,暗叹自己现在内伤甚重,几乎不能移动,莫说杀敌取胜,简直连走路也有困难,此喇嘛既精通心灵大法,必能追踪前来,不禁大为头痛。
  传鹰睁开一对虎目,一夜星空立时映入眼内。时值夏末,天上青龙七宿角亢氏房心尾箕,在偏南处的夜空,形成一条横跨天际的大龙,其中尤以心宿黄芒大盛。
  传鹰通晓天文,一时看得呆了,深感宇宙无边无际,壮丽感人。
  脑海中不由浮现战神图录第三十八幅,浮雕内刻有一人赤裸而立,画面上星宿密布,左下角有一段说明写道:“天地间一气流行,皆因形相不同,致生千变万用,然若源溯其流,盖归一也。故能守一於中,我与木石何异,星辰与我何异,贯之一之,天地精华,尽为我夺。”
  想著想著,心领神会,直入致虚极守静笃的精神领域,但觉与天上星宿共同在这无边的宇宙一齐运转,天地之精神,实乃我之精神,天地之能量,乃我之能量。
  八师巴和四大高手,在婉蜒千里的山脉疾驰,披星戴月,连夜赶路,天上东方苍龙七宿,恰是横跨天际。
  八师巴忽然停下,面色凝重,四大高手愕然,八师巴行事虽然高深莫测,这样的行藏,仍是大不寻常。
  八师巴闭上双目,缓缓道:“奇怪,我忽然和他失去了感应,难道他已经消失在这世上,却又不是,似乎他与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结合,使我再也不能辨认他。”
  跟著张开双眼,奇光暴射。
  这时师徒五人站立在山峰高处,遥望眼下延绵无限的重山叠岭,在星夜之下,活像条变幻莫测的巨龙。五人各具形相,迎风而立,状若天神。
  宋天南潇洒一笑道:“师尊,天南刚起了一课六壬,午火发用,乃三重克涉害课,三传寅卯辰,若我等向正东而去,必能於明午得遇此人。”
  八师巴淡淡道:“涉害课得三重克,暗喻危难重重,想我自十六岁见成吉思汗,获封西藏之王,被奉为蒙古国师,纵横天下。在武功上,除了蒙赤行与汉人所传的无上宗师令东来之外,馀子碌碌,即使是思汉飞横刀头陀辈,也不放在本师眼内,尝慨叹天下敌手难寻,可是今夜追踪此人,每感若有所失。要知心志如蒙赤行者,坚刚如岩石,难以移动其分毫。但此子之精神灵活变化,有若天马行空,难以测度,乃是平生仅见,得对手如此,亦人生一快事。”说时露出一面欢欣的神色。
  赫天魔平时完全不露喜怒哀乐的脸上,光芒匹射,极为振奋。
  白莲珏目射艳光,向八师巴道:“不如就让莲珏去打第一阵吧。”
  铁颜一扬手中羽毛黑得发亮的异种恶鹫,恶鹫猛拍双翼,闪电似的冲奔上天,在星夜中,一颗黑点在夜空中稍作盘旋,望东飞去。
  铁颜道:“灵鹫必能找到此子,到时采阳补阴,悉从尊便了。”
  传鹰醒来时,是翌日清晨,遍体阳和,功力不但没有衰退,反而更见精进,昨夜的内伤不翼而飞,环顾四周,目下置身一个深谷之中,树木繁茂,四边高山耸立,状若屏障,好一个世外桃源之地。
  远处山壁高处冲下一条长瀑,水声隐约可闻,形成一条蜿蜒而来的溪流,正是这条飞瀑,把他从地底的深处带了出来,此人极为奇怪,劫後馀生,并不觉有何欢喜。
  传鹰施展内视之术,灵台一片清明,对整个环境,竟似能体会於心,心念一动,晓得沿溪而行,将会遇到极美好的事物,便站起身来,这才发觉自己几乎全身赤裸,除了下面紧身短跨外,只剩下几条树藤,把厚背刀和载有岳册的铁盒缚在背上。
  这天下人人争夺的瑰宝,在他背上安然无恙。
  传鹰不忌俗礼,现在虽然赤身裸体,怪模怪样,心下全无不安,顺著溪流向前进发,不久走出溪谷,四周崇山峻岭,也不知身在何处。
  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多时辰,突然心中一动,升起了一种给人监视的感觉,连忙向四周细察,除了万里晴空上有一黑点在盘旋外,再无其他踪迹,这处深山穷谷,行人绝迹。
  又走了一段路,已是午时,太阳照射下来,一片火热,传鹰却是身心舒畅,不徐不疾的漫步而行,远处传来水声淙淙,转过几个树丛,眼前一亮,树木环绕间露出了一个浅潭,水清见底,一位身段极美的姑娘正在水中出浴,浅潭旁的大石上,放著一套瑶族姑娘的衣服。
  出浴的美女背对传鹰,在飞溅的水花中,展露出性感优美的线条,青春在美丽而坚实的肉体散发着,溪水使少女幼嫩的肌肤更为娇滑。
  在这美丽的香背上,传鹰似乎捕捉到某一种难言的真理,就如他昨夜面对那壮丽的星夜,他现在也以一种超然的心态,在这绝艳的背上寻找另一种真理。
  传鹰在十五岁时,以飞燕练剑,他费了相当长的日子,观察燕子飞翔的轨迹,发觉那种弧度的飞行暗合天地至理,乃融会於刀法,十七岁便能从任何角度斩杀闪电掠过的飞燕,甚至舅父抗天手厉灵也甘拜下风。二十岁起,远赴塞外冰寒之地,千里追踪,搏杀了肆虐一时的几股马贼,南北转战,二十七岁刀法大成。今日骤见这出浴姑娘的背部,感受於心,沈思起来。
  那沐浴清泉的姑娘蓦然回首,泛红的脸上若喜若嗔,似乎羞不可仰,又若情深似海,连传鹰心志这样坚定的人也不禁心神一震,几乎要向那姑娘奔去。
  白莲珏的震惊,其实并不亚於传鹰,不过她精擅无想姹女心法,表面仍是不露痕迹;她今日在此沐浴,展露肉体,无一不是巧妙安排,尤其她以背向传鹰,一般人都会生出强烈的好奇心,想一睹芳容,就是那种渴望,会使人露出心灵的空隙,白莲珏便趁回头的刹那,施展出姹女心法,在不同人眼中,幻化出他最理想的美丽形象,乘势入侵他的心灵,俾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密宗无上秘法,白莲珏运用之妙,当世不作第二人想,岂知传鹰心灵稍为一震,便不为所动,怎不教白莲珏惊骇欲绝,几乎想拔脚逃跑。她不知传鹰并不是那么有定力,只不过他忽然勾起刀道的思索,反而助他逃过一劫。
  在传鹰眼中,在这清潭沐浴的瑶族姑娘,骤见自己这几乎赤裸的男子,大惊之下,双手自然地交叉护在身前,把胸前重要的部位遮掩,可是在有意无意间露出了坚挺的胸肌,双肘抬高,更把纤细的蛮腰衬托得不堪一握,又充满跳弹的活力。
  她自腹部以下,都浸在潭水里,阵阵的涟漪中,一双修长的美腿,若隐若现,白莲珏轻轻摆动,整个身体散发原始和野性的魅力,更诱人的是她面上那欲拒还迎的表情,似乎是一个纯洁未经人道的少女,突然给这半裸男子激发起青春,大胆而奔放的热情。
  白莲珏配合整个大自然环境,把媚功发挥到最高境界,一待对方激发起原始情欲,自己便可藉其至亢奋时,盗其真元,这不啻比杀了对方还更残忍。
  传鹰心神完全被白莲珏所吸引,一点也不觉得这少女异乎寻常,只觉整个宇宙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和这诱人的美女,可以畅所欲为,他已感到有股强烈的欲望,要把这少女压在身下,恣意轻薄和占有。
  传鹰在追杀马贼於千里大漠时,也曾逢场作兴,和不少美女有肌肤之亲,可是每一次高潮过後,总有一种无奈的寂寞和孤独,只想一人独眠,这种快乐背後所带来的感受,令传鹰放弃了性欲上的追求,认为那只是刹那欢娱,缺乏一种永恒的价值,不值一哂。近年他转而修习炼精化气之法,收起凡心,但在白莲珏的姹女妙相下,突然把持不住。
  转眼间,一个赤裸的女子肉体和另一个几乎赤裸的男性肉体已紧贴在一起,未几,传鹰深深进入了白莲珏的玉体内,白莲珏心内大喜,急运无上姹女心法,自己便如无边大地,把天上降下的雨露,无穷无尽地容纳。
  传鹰突觉不妥,整个人的精气神,有如一只脱缰的野马,似欲随著自己的渲泄,要离体而去。其实传鹰有这点灵明,远胜白莲珏以往大多数的裙下之臣,那些人在欲海中欲仙欲死,那还记得元阳泄出呢?
  传鹰现在仍是处於非常危险的境地,随时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此刻欲罢不能,在白莲珏的全力榨取下,他连推开她也力有不逮。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记起战神图录第一至第三幅图,在第一幅中,战神穿越九天,向一个火球扑下去;第二幅是战神从火球中穿冲而出,化为一阴一阳两股气旋,衍生出大地的树木花果、鱼虫人兽:第三幅画中有一个大圆,一男一女交体相缠,循环不息,下方写著:
  “一阖一开,至阳赫赫,至阴肃肃,生机在息机之中,生气在息气之内。动者固不可自封,不动者亦不可自弃,弥久弥芳,大凡行功到无味时,滋味必从此出,天之为天,非阴极则阳不生,物穷则反,道穷则变,无路可入处,方有入。”
  传鹰在此危急存亡的刹那,忽然将这个第三幅图,从自己的切身处境里,了然明白,进入大欢喜的境界。
  白莲珏只觉刹那间,传鹰整个人的精气神,随著他的渲泄,彻底如狂流入海般,贯注入自己的体内,心下狂喜,忙运起以阴化阳大法,希望能尽为己用,但很快便震骇莫名,原来传鹰元阳泄尽之後,突然间他身体生起至阴之气,至阴之气尽泄,又回复至阳之气,生生不息,自己只是他胯下的健马,专供他策骑之用,尤有甚者,她心下不能升起半点恨意,还充满了无限的爱,陷溺在爱的大海里,身体内真气无增无减。
  久久,传鹰才发出一声长啸,离开了白莲珏的娇躯,知道自己身体内阴阳二气,巳达循环不息之境地,无边广阔,再也分不开是阴是阳,天地不外一太极而已。
  传鹰道心禅境,又精进一层。
  白莲珏躺在清潭边,白晰的娇躯无限诱人,她闭起双目,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闪烁发亮,她知道自己已永远失去作为传鹰对手的资格,而她的失败,亦会让她一生饱受单思之苦,使她沦为被征服者。
  传鹰并不多言,他和这美女,建立起一种超越语言的深入了解,他尽心地看著这眼前动人的肉体,希望能在脑海印下深刻的印象,变成自己精神上的财产。
  八师巴和宋天南,赫天魔及铁颜三人,在离他们十里的一个小山岗上默然肃立。
  八师巴神色不变的道:“莲珏失败了。”
  其他三弟子一齐动容,心想以白莲珏的无上姹女妙法,也无所施其技,此人心志之坚,实有重新估计的必要。
  却不知传鹰虽胜,却是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利用物极必反的原理,不是击败,而是化解了白莲珏的姹女魔功,从而达到体内阴阳互生的领域,功力更上一层楼。八师巴预言传鹰得睹战神图录必成心腹大患,确有先见之明,而他召来四大弟子,也令他稳操胜券。
  八师巴道:“天南阿颜,你两人联手威力,举世无双,可在东头渡桥上击杀此子,天魔你在侧监视,他若能侥幸逃出,即追踪加以搏杀。”
  八师巴决定速战速决,以雷霆万钧之力,一举毙敌,他自重身分,决不肯与他们联手合击,大见宗匠之风。
  东头渡桥是千里岗八大奇景之一,位於千里岗的东端,渡桥长二十五丈,横跨踞虎岭和望月峰两座崇山之腰,下临滚滚冲下的千里岗急流,形势险要,过得此桥,沿山路下行东二十里,可抵达千里岗另一著名奇景“空山灵刹”,也是千里岗急流必经之地,再东行四十馀里,便踏入江西省,杭州在五日马程之内,若由陆路往武昌,沿长江而上,可望缩短两日路程。
  六月十六日酉时,日正西沉。
  传鹰来到索桥前,心灵间惊兆纷现,他感到前後有两股至强至大的力量,正深沉地等待自己踏上索桥,这两股杀气,森严峻险,必为当代高手,推算以自己现时的功力,虽能稳杀其中一人,可是在两大高手夹击之下,自身必然不保,况且敌人选择这样别无退路的险境,自有其理,自己贸然踏入对方布成之局,凶险可知。
  传鹰身穿紧身短裤,裸露出雄壮的上身和大腿,背上缚著厚背刀和载有岳册的铁盒,他身後远处伏著西陲闻名色变的杀手铁颜,前面静待的是汉人高手宋天南,只要他踏上索桥,即加格杀,谁知传鹰心灵已生感应。
  传鹰大喝一声,抽出背上厚背刀,一刀劈在索桥的扶手上,这一刀何等威猛,粗索应声而断,整条索桥却不见任何晃动,首先是因为这一刀速度极快,断索时不发震力,其次这扶手的粗索,只是数十条粗索的其中一条,并不能影响整条索桥的安全。
  闪电间传鹰第二刀猛又劈落。
  索桥另一端一条人形电疾飞来,手中带起一道剑气长虹,踏著索桥上的木板,惊天动地一剑击来。另一边的山岭中,也飞身扑下一人,手持铁矛,一步一步向传鹰走来,看来似乎很慢,转眼已迫入三丈范围,一股杀气疾涌而至。他们当然不可能让传鹰劈断索桥,形成不能联系的局面。
  传鹰夷然不惧,一声长啸,激起强大绝伦的斗志,手中刀光暴射,几乎不分先後地同时击在宋天南刺来的长剑和铁颜的长矛上,硬生生将两人震开。
  宋天南被迫退回索桥的另一端,可是传鹰刀气依然如潮水一阵阵汹涌而来,不得已再往後连退十馀步,站在索桥的中心,剑光遥指传鹰,抵抗他惊人的刀气;铁颜铁矛刺出,矛未至杀气破空而来,只觉敌人的护身真气强大惊人,铁颜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宋天南能化去传鹰部分实力,怎知事实却不然,敌人正在全力对付自己,一声大震,连人带矛给传鹰劈飞至三丈开外处。
  这铁颜一生决战无数,甚是了得,反而激起凶厉之心,持矛摆开架式,准备发动惊天动地的第二击。
  传鹰蹲身坐马,长刀高举过顶,在斜阳下闪烁生辉,暗庆能引出敌人,争回主动,否则以此二人适才显示的实力,在桥上夹击自己,必无幸免。他施展体内阴阳互易之法,先以至阴之力,挡了宋天南一剑,跟著至阴转为至阳,化解了铁颜的矛,阴阳自然流转,一点也没有因真力耗费而出现不继的现象,这全是拜那清潭沐浴的美女所赐,立时派上用场,否则只能落个两败俱伤之局。
  就在此时,传鹰忽然发现了一个令人震骇的现象,灵敏的听觉告诉他,左右两个敌人正用同样的速度和节奏在呼吸。传鹰心念电转,猜到敌人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合击术,除非能迅速杀死其中一人,否则以刚才两人所显示的绝世功力,最後顶多是落得与敌偕亡的结局。目下已势成骑虎,只要稍有避让,敌人会因气机牵引自然出击,加速自己败亡之势。
  宋天南和铁颜开始移动,他两人踏著不同的步伐,宋天南踏下的是索桥木板的声响,铁颜踏下却是石声,每一步踏下刚好是伙伴脚步声的间隙处,做成一种奇异的节奏,配合笼罩传鹰的漫天杀气,像渔翁收紧鱼网般,一步一步向传鹰迫来,换了是一般的高手,在这两人的压力下,早已发起疯来。
  传鹰岩石般坚定,强壮的肌肉显示出无限的力量,在太阳馀晖下闪耀生光,长刀高举过头,强大的杀气横亘在桥头。
  当迫近传鹰一丈内时,两人绝无先後地同时暴喝,声音便如一人所发。铁颜铁矛由下飙上,直取传鹰咽喉:宋天南剑化青光,飞身跃起,向传鹰头顶插下。
  传鹰大喝一声,矛剑及身时,跃上半空,背向铁颜。铁颜长矛闪电击中他背上铁盒,传鹰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借那一矛之力,一刀向宋天南击去,刀剑相交,长剑寸寸碎断。
  宋天南知道传鹰以绝世奇功,将铁颜毕生功力所聚的一击,转嫁到他身上,加上传鹰本人的盖世神功,自已不啻同时受两大高手的联攻,大骇之下,运起八师巴所传逃命之法,整个人蜷伏如龟,肩上血光一现下,宋天南有如一个大球向後滚去,一路口中鲜血狂喷,勉强借这龟缩大法,化去那必杀一刀,拾回性命,不过说到要再动手克敌,却是休提。
  铁颜一矛刺在传鹰背上的铁盒,心中狂喜,满以为自己这疾比迅雷的一击,无论敌人有何种功力护体,也将立毙当场,岂知一矛刺上铁盒,惊觉矛尖所触处不但没有丝毫铁质的感觉,反而软如棉花,自己全力的一击,被传鹰以阴柔之力化去,彷如泥牛入海,铁颜大喝一声,第二矛紧接刺出。
  传鹰以至阴至柔之力,吸取了铁颜无坚不摧的一矛,再将其一矛之力,转化为至刚至阳之力,运刀将宋天南杀得重伤落荒而逃。但他虽能转化了铁颜一矛,却仍未能化去铁颜那一矛的杀意,即时受了内伤,幸好当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化去了瘀滞,内伤大为减轻,不过对生死决战,却有决定的影响。这时铁颜的第二矛攻至。
  铁颜只见敌人的刀势在自己矛尖前极小的空间内迅速移动,一下子刀背撞上自己的矛尖,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向前一带,几乎要冲落索桥下的急流,大惊之下,硬是抽矛後退,同一时间,传鹰长笑一声,跃出索桥,快箭似的投向索桥下的急流。
  传鹰下坠了十馀丈,突然一条长达二十丈的长索从宋天南那边岸上凌空飞来,直往传鹰脚上卷去。这时传鹰头下脚上,仰头一望,对岸一个苦行僧模样的天竺人,正挥舞这条长索,急忙缩脚,打了个筋斗,变成头上脚下。
  长索灵蛇般一收一放,整条长索贯满真力,箭也似的向急堕的传鹰刺来,这时传鹰又下坠了丈馀,那索桥已显得很遥远,传鹰大喝一声,长刀闪电劈在长索尖上,全身一震,鲜血狂喷而出,直朝桥下急流堕去,没顶不见。
  赫天魔在传鹰一刀击在索尖时,胸前如受雷击,霍然向後疾退五步,也张口喷了一口鲜血,他仗著自己在实地运功蓄力而发的优势,占了点便宜。他身为天竺的武学宗匠,不屑与人联手对付传鹰,所以待传鹰跳落深涧时,才以运索秘技,务求一举在半空毙敌,岂知敌人功力高绝,虽身在半空难以借力,仍能击索伤敌,心中骇然,不过他心志坚强,丝毫不感气馁。
  赫天魔长啸一声,跃出高崖,也投往那五十丈下的急流,衔尾追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