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破碎虚空 >> 正文  
第 1 卷 第八章 灵山古刹          双击滚屏阅读

第 1 卷 第八章 灵山古刹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传鹰跌下深涧的急流中,随水向下流冲奔,勉强提起一口真气护身,以免撞上石头时受伤,这处比之地底急流,便如小巫见大巫,但今次传鹰跌下急流之前,接二连三受伤,一口真气运转困难,不要说遇上刚才那些高手,只要来十数个普通蒙古兵,自己便难免受辱被擒。幸好天色渐暗下来,这可能是唯一有利的条件,若能运气调息,默运从战神图录领悟而来的方法,捱到天明,到时将再有可拚之力,问题只是追杀自己的人,是再也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了。这人心志坚毅,反而因此激起死求生的意念,决意与敌人周旋到底。
  夜幕,传鹰给冲到草丛处,被横伸出来的矮树一阻,速度登时缓了下来,传鹰乘机抓紧树桠,往岸上移去,待爬得上岸,浑身疼痛,不能动弹,就在此时,天际一阵闷雷,电光交闪,一场大雨轰轰地洒下来,竟是一场大豪雨,传鹰大叫不好,连忙向高地爬去,要知这等豪雨,必使溪流急涨,洪水冲下,受伤的传鹰不待敌手动手,便已一命呜呼了。
  赫天魔从後随急流冲来,他浑身铜皮铁骨,不怕湍流尖石,可是流水转急,眨眼间把他冲过了传鹰上岸处,赫天魔在定上的功夫极是高深,立即醒觉,可是大自然的力量岂能轻侮,一瞬间赫天魔被急流带下了五六里,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攀上了一棵大树伸出来的横枝,始爬上岸去。
  赫天魔功力深厚,才爬上岸,调息了半柱香的工夫,回复功力,连忙展开身法,逆流沿岸奔上,走了里许,前面现出一座大刹,隐约露出火光,这时雷雨交加,天地黑漆一片,电光交映下,才能瞥见高山峻岭、树摇草动。
  赫天魔心中一动,暗忖如此豪雨之夜,要在这等深山找一个人,无疑大海捞针,不如躲在这古刹之内,来个守株待兔,碰巧敌人受伤之後,不知自己跟踪,说不定也因避雨疗伤,进入此寺,至不济也可等雨停之後,才出外追踪,何愁敌人逃出罗网,遂转身向古刹走去。
  电光闪现中,古刹气象肃森,门上有块横匾,写著“空山灵寺”四字,知是这千里岗八大奇景之一,不过现在野草蔓生,久已荒废,殿门虚掩,里面透出火光。
  赫天魔推门而入,门内是个天井,过了天井,是大雄宝殿,火光便是由殿中射出。赫天魔毫不犹豫,直向大雄宝殿走去。
  雷雨交加下,古刹进口的天井几成泽国,赫天魔赤脚涉水而过,大步走入大雄宝殿内,看到了一幅极为诡异的情景,在这日久失修的大雄宝殿宽大的空间内,殿心处放有一张长案,案上放了个高约二尺的神主牌,前面供奉了一排正熊熊烧著的香烛,烛光把整个大殿掩映在闪跳的火光里,赫天魔运功一看,见到神牌上写上“先夫祝名榭”几个金漆宇。
  七个身穿白衣的人,团团围著长案,另外一位身材较娇小的,却席地而坐。戴著斗篷低垂著头,照身形看来该是个女子,其他七个白衣人,年龄参差,最老的有五十来岁,最年轻的约二十,几个面向赫天魔人来的方向的白衣人,都用眼紧盯赫天魔,看来有点紧张。
  在大殿的四周散立著三个人,一个是身形颀长的文士,背插长剑,另一个是商贾模样的胖子,手中长刀已经出鞘,还有一位是颇具气度的大汉,腰上缠著一条黑幽幽的长鞭。
  五十来岁长胡子的白衣人道:“朋友看来是过路人,今晚这处乃江湖人生死约会之地,朋友请立刻上路。”
  此人似是白衣人之首,语气间很客气,可能是因对头难缠,不想节外生枝。
  赫天魔面无表情的道:“荒山暴雨,只求方尺避雨之地,阁下的事,本人绝不过问。”
  另一个年约二十的白衣男子,年少气盛,忍不住暴喝道:“朋友如果爱惜生命,须立即离去。”
  殿内众人除了那低垂臻首的白衣女子外,都表露出不友善的神色,只有那腰缠长鞭的大汉皱了一下眉头,赫天魔看在眼内,知道这以这人眼力最高。
  赫天魔岂会吃这一套,大模厮样走向一无人的角落。
  劲风霍然从後扑来,赫天魔向後迅速移动数尺,身体奇怪地高速左右摆动了几下,胁下已挟著背後偷袭的两枝长剑,两个偷袭的白衣人,更给他以背撞得倒飞出去。接著一阵兵器出鞘之声,除了那坐在地上的女子外,剩下的五个白衣人已把赫天魔围了起来,而文士、贾商和大汉却仍是袖手於远处观看。
  一把柔美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先生执意留此,我们不能勉强,还望今夜之事,所见所闻,代为守秘,我们便感激不尽。”
  赫天魔儿那女子抬头说话,露出了一张极端秀美的俏脸,雪白的肌肤,在火光电闪下,有种不属於这世间的美态,赫天魔一时呆了,忘了答话。
  女子见赫天魔凝视自己的双眼精芒暴射,眼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坦诚,所以虽然被盯视,心中却没法升起一丝怒气。
  那老者乾咳一声,赫天魔蓦然惊醒,游目四顾,只见殿内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女子身上,彷佛她身上有摄取眼光的磁力。
  赫天魔道:“守秘一事,定当遵从。”
  说完也不打话,将双剑交回白衣老者,走到一角,盘膝坐下,运起天视地听神功,方圆十丈内每一下雨点声,每一下身体移动的声音,甚至蛇虫爬行、空中飞鸟振翼,全在他听觉的监视下,惟一的困扰,就是脑海中不时重现那女子说话的情形。
  七个白衣人回复先前的位置和姿态,刚才的短兵相接,彷似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雷雨交击的声音下,赫天魔听到一阵轻微步声以惊人的高速由远而近,到了大雄宝殿神像後的入口,停了下来。这人轻功之高,赫天魔也觉心下骇然,暗忖自己也不外如是。这人停下来後便一无声息,只见厅内各人还是似在梦中,不由为那女子担心。
  赫天魔暗中伸指一弹,一缕指风,击在佛像後的木柱,发出“噗”的一声。
  众人一齐惊觉,老者大喝一声:“谁!”
  长笑响起,一个面目深沉的老人,鬼魅似地疾冲而来,七名白衣人,七把长剑,构成一个联合的剑网,向他卷去,这七人显然练就了联击之术。
  黑衣老者嘿嘿一笑,空手迎上,两枝剑当空刺来,老者两手闪电间分别拍在刺来的剑背上,持剑的两人全身一震,身形一滞,幸好这时另外四把长剑从另四个不同的角度刺来,老者急忙应付,双手幻出满天掌形,同时双脚连环踢出,刺来的几剑,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给他震开。
  赫天魔一看便叫糟,因为这几人构成的剑阵虽然精妙绝伦,暗合五行生克之理,可惜功力和老者相差太远,老者利用他们的长剑,不断传出他惊人的内力,把他们震得血气浮动,看来落败是迟早的事,其他那三人各提兵器在手,在旁虎视眈眈,也是看出形势不妙。
  赫天魔心想若亲自出手,亦没有必胜把握。女子则仍是安静垂著头,斗篷翻下,露出雪白动人的粉颈,似乎众人的成败与她完全没有相干。
  老者一阵长笑,战局大变,庙内爪影满空,白衣人长剑纷纷脱手,老者有心卖弄立威,将夺来的长剑纷纷向上掷去,转眼间大雄宝殿上的正梁处,一排整整齐齐的插了七柄长剑,白衣人倒了一地,都被点中穴道。
  那胖子和那中年文士同时出手,别看那胖子身形肥胖,行动起来却是灵活如猫,一把刀毒蛇似地从左侧攻向黑衣老者,中年文士闪到黑衣老者的背後偏右处,刚好是如果黑衣老者望往胖子时,眼角的馀光便不能顾及他的死角位置。
  两人虽然以前从未试过联手,不过同属高手,故打开始便能配合。
  一剑一刀,同时发动,黑衣老者被笼罩在刀光剑影下,刀剑卷起的劲气,在大殿内做成无数气旋,即使远处一角的赫天魔,一头长发亦随风而舞,案上的烛火,受不住劲风的吹袭,顿然熄灭,大殿顿成黑暗世界。
  在漆黑,只听到一连串清脆的响声,赫天魔猜是老者以手指弹在刀剑上的声音,此人在如此黑暗的雨夜,居然能准确地弹中四面八方击来的利器,确是绝艺惊人。中年文士和胖子嘿嘿痛呼,处在下风。
  突然间一声暴喝,大殿的空间生起强烈的呼啸声,这时电光忽闪,赫天魔霎时间看到一直未出手的大汉,腰上缠著的长鞭在手上展开,把黑衣老者迫在一角。中年文士和胖子分别躺在墙边,脸容灰白,都受了严重的内伤。
  那白衣女子依然坐在案前,在电光下俏脸更是秀美绝伦,态度安详,赫天魔从中感觉到那是一种下了必死决心後的安静,带著一种难言的凄美,其他七个白衣人横七竖八、东倒西歪躺了一地,没有丝毫动静。
  闪电後一下暴响,整个大殿回复黑暗。鞭风呼呼,恶斗的两人都是闷声不响,这中年大汉的功力比适才的中年文士和胖子显然高出甚多。突然间两声轻喝,鞭声完全静止,只有铺天盖地的雨声和山风的呼叫混杂在一起。
  这时电光连闪,在被照得煞白的大殿内,中年大汉和黑衣老者相距刚好是那条两丈许长鞭的距离,中年大汉依然手执长鞭,但鞭尖已到了黑衣老者手中。中年大汉面色忽红忽白,处於下风。
  一阵雷响後,大殿又回复黑暗,大汉的呼吸愈来愈重,突然间大汉闷哼一声,然後是背脊撞在墙上的声音和倒地声。
  一把低沉乾涩的声音响起道:“逆风鞭陆兰亭!”
  另一把沙哑的声音道:“毕夜惊名震黑白两道,果是名不虚传。”
  赫天魔一听逆风鞭陆兰亭的声音,知道他受了重伤,再也不能动手。这毕夜惊武功绝世,在短时间内殿内众人不是受伤便是穴道被制,也不知他下一步的行动,是否要对付那白衣丽人。
  大殿烛火再起,那白衣美人站在案前,手中拿著火摺,眼光一瞬不瞬的瞪视黑衣老者,使人禁不住奇怪外表这样柔弱的一个俏佳人,眼神中竟可透出如此坚决的意志,予人一种非常强烈的对比。
  毕夜惊面无表情的道:“拿来!”
  女子道:“信函在案上的神牌内,我方既一败涂地,自然遵守诺言。”
  她娇美的声音娓娓动听,像在闲话家常,一点也不似面对生死强仇大敌。
  毕夜惊嘿嘿一声道:“长案雕工精巧,必非此荒弃了的废庙之物,居然从别处移放在此,定是包藏祸心,别怪老夫手下无情,尽送尔等归天。”说到这,眼神扫过赫天魔脸上。
  赫天魔如给电光扫过,心下一懔,暗忖这老家伙眼神好凌厉,不知他要如何处置自己这局外人。
  毕夜惊其实心下亦暗自嘀咕,他眼力高超,甫进殿便知赫天魔是个难惹的高手,见他一直毫无动静,心想只要他不阻碍自己取得函件,实无谓节外生枝。
  那白衣女子道:“毕夜惊你既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如我们来个赌约,假设这长案毫无阴谋,你再给我们三年时间,以决雌雄。”
  毕夜惊一阵狂笑道:“老夫何人,岂会受你所胁?区区长案,焉能阻我。”
  说完直向案前迫去,他故意一步一步走,到女子身前三尺寸停止,冷厉的眼神紧盯在女子的俏脸上。他全身功力提起,只要女子有任何异动,即加以扑杀。他纵横江湖多年,深知阴谋技俩,层出不穷,所以凡事绝不掉以轻心,这亦是他虽然仇家遍布天下,依然屹立不倒的原因。
  女子在毕夜惊的杀气迫压下,如入冰窖,全身发冷,意志和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其实假若不是毕夜惊收敛起了大部分的功力,只是他身上所发出的杀气,全力施为下,白衣女子早倒地七孔流血而亡。
  这时厅内各人均受重伤,无力理会,只有赫天魔有能力可以出手。
  毕夜惊说:“祝夫人你青春少艾,尚有大好光阴,那函件不过身外之物,我即使得到,亦未必能有多大作为,一个不好,反招杀身之祸。况且你今次约我前来的信中,言明若贵方败北,须交出信件,尔等言而无信,岂能立足江湖,我看快剑门不如从此除名吧!”
  这毕夜惊老谋深算,心中暗忌赫天魔,所以句句话都合情合理,软硬兼施,硬使跃跃欲试的赫天魔感到难以仗义出手。
  这时,殿外风雨交加,强风卷进大殿,烛火跳动不停,大雄宝殿忽暗忽明,一个面目阴沉的老者,紧迫在一位绝色佳人面前,红颜白发,形成一个极尽诡异的场面。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