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破碎虚空 >> 正文  
第 2 卷 第一章 变天击地          双击滚屏阅读

第 2 卷 第一章 变天击地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大庙内各人依然保持祝夫人离去时的各种姿态,惟一不同的只是这些人均失去了生命,传鹰非常小心地去研究他们每一个人致死的原因。
  祝夫人站在那使鞭的大汉面前。这位深爱自己的大师兄,嘴角溢血,头骨被人抓裂,死状可怖,手中还紧紧抓著鞭把。
  祝夫人心内思潮起伏,回想起当时自己云英未嫁之时,快剑门名震四川,大师兄逆风鞭陆兰亭、二师兄双快剑梁耳、三师兄胖杀手柳原与自己逝世的夫君祝名榭,合称快剑四杰,不幸四人同时爱上自己,最後祝名榭独得美人,其他三杰黯然离开,流落江湖。後来因密函一事,祝名榭惨遭横死,她心下悲痛莫名,只觉人生便像一场永不会醒过来的噩梦。
  传鹰走到她身边,看了陆兰亭的尸体一会,发现他尸体下露出一个包袱,心想他与自己身材相若,不如借他衣服穿上,否则走出这千里冈後自己还赤身裸体,有失体统还是小事,目标明显却相当不妙,恐怕未到长江,己给敌人阉割了来吃。遂不迟疑,把陆兰亭的尸体轻轻抬起,以便解去他身後的包袱。
  祝夫人被传鹰的奇怪动作,吸引得把注意力放回他的身上,她正在极度悲伤中,脑筋麻木非常,虽然眼睁睁看著传鹰的一举一动,却完全不明白传鹰的举动。
  传鹰取出一套灰色的布衣,正欲穿上,衣服中跌下了一封信,传鹰拿起来看,封套上写著“高典静小姐鉴”,旁边附有个地址。传鹰心想这当是私人信件,便把信放在尸体上,穿起衣来。
  祝夫人看到传鹰强健的肌肉,渐渐被衣服覆盖,不禁留恋地瞧著传鹰,暗忖他那赤身裸体的威武形象,不拘俗礼的风流潇洒,自己日後午夜梦回,那相思滋味,实令人生不如死。
  理梦天涯凭角枕,御头时候覆深樽,正添香处忆温存。
  传鹰穿起衣服,另有一番风采。祝夫人深感这人气质独特,异乎常人,传鹰又拿起陆兰亭尸体上的私函,对尸体道:“我借了你一件衣服,好应该为你作一件事。”说完把函件纳入怀内放好。
  祝夫人脑海逐渐平复,想起这些自幼朝夕相对的同门,已天人远隔,对面这冤家,转眼又要分离,人生实在没有味道之至,一时悲从中来,忍不住失声痛哭。
  传鹰大步上前,将她紧紧搂进怀里,让这个青春丰满的肉体,在自己的怀内不断抖动,胸前衣襟尽湿。
  这传鹰很奇怪,对生生死死,从不在意,当年父母相继逝世,他绝无悲戚之意,这并不表示他冷血无情,而是他觉得生也如梦,死也如梦,每一个人都正如一个提灯的盲人,整天以为灯火可以照明他的归途,其实灯笼早给风吹熄了,只可怜他无能知道吧,所以又怎知死者不正在嘲笑生者为他们悲伤的无知。
  。喉内一片死寂,密布死亡的气息,怀内的美女尽管悲恸欲绝,却正发散出生命的光辉,这生与死之间,原本就只隔一线,就这生与死的玄妙,传鹰似乎捕捉到某种超乎物质的真理,一种超越语言的直觉和启示。
  良久,祝夫人从传鹰怀中抬起头来,只见这冤家满面光辉,双目闪动智慧的光芒,沉醉在深思的海洋。突然他眉头一皱,露出痛苦的神态,祝夫人心神大震,轻轻摇撼传鹰。传鹰逐渐平复,缓缓低下头来,怀内俏脸梨花带雨,忍不住低首吻在她樱唇上,祝夫人呻吟一声,未及表示抗议,已迷失在灵欲交接的世界。
  传鹰离开了祝夫人的樱唇,缓缓巡视周遭死亡景象,叹道:“我刚才苦思生死的问题,正要迈向一个解答这千古之谜的答案,忽然觉得这已到了我思想的极限,我正要试图超越,却蓦然头痛欲绝,难道上天一定要我们局限在这生与死的游戏内,任他摆布?”
  祝夫人心想这等问题,不要说去找寻答案,只是说出来也教人头痛。
  传鹰望向庙墙那赫天魔逃命时撞穿的破洞,天色渐白,日光从破洞透进来,传鹰轻轻推一推视夫人道:“楚楚,外面有人。”
  祝夫人心下一懔,随传鹰从破洞中走出去,触目一片荒野,数里内杳无人迹。
  传鹰把耳朵贴在地上道:“人在地内。”
  略作估计,往一处泥土挖去,该处泥土松软,很快现出一个人来,面目黝黑,不是赫天魔是谁。
  他脸如金纸,双目紧闭,鼻孔和耳朵紧紧贴合,正是龟息的现象。
  传鹰嘿嘿一笑,心想你这小子当日在崖上乘人之危,以长索偷袭,令我身受重伤,幸好我从战神图录获得启示,利用雷电宇宙能量,迅速复原,现在势易时移,此人反落得如此地步,真应了风水轮流转之语。耳边听到祝夫人道:“传大哥,请你救他一救。”
  传鹰侧头一看,见身边的祝夫人满脸关切,大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便又释然。此人既有恩於她,她求自己出手救人,始是正理,霎时间把所有仇恨恩怨,抛诸脑後,手掌按到赫天魔的天灵盖上,内力源源输入。
  真气输入赫天魔体内,迅速向他四肢散去,这西域人体内真力流转的路线,大异中土的内家身法,传鹰为武学的大师,一时间沉醉在推敲赫天魔的内功心法上。
  赫天魔霍然醒转,他只是把眼张开一线,见那美丽的祝夫人站在一旁,正俯首瞧他,眼中露出焦虑的神色,显然还不知道他已回醒,跟著见到自己今次要追杀的目标,穿上了一身灰衣,左手按在自己的天灵盖,内力源源输入自己的体内,替自己疗伤。
  赫天魔闪过几个念头,他精通一种可以在别人把内力输入自己体内时,将敌人内力吸为己用的奇功,就现在这种情形,如果他要吸取传鹰功力,几乎百分之一百可以成功,他甚至可以利用自己的伤势,令传鹰输入更多内力。
  这样做对他实在有百利而无一害,一方面可以助师尊去此强敌,自己又可以增长功力,而且传鹰精尽力竭而亡,假设自己想得到这身边的美女,自然是少了一个劲敌。不过又恐祝夫人发觉,一时间天人交战。
  祝夫人见赫天魔一声呻吟,霍然睁开双目,露出非常复杂和困惑的神色。
  原来赫天魔挣扎了一轮之後,得出的结论是假设自己竟然恩将仇报,第一个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良知,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张开眼睛,接触到的不是祝夫人的美目,而是传鹰透视人心的眼神,赫天魔心中大凛,震惊得无以复加,他突然明悟到刚才传鹰藉著和自己的真力接触,竟可完全将自己心内的思想交战了然於胸,这个原本是敌人的人,竟已成为最知心的人。
  传鹰微微一笑,所有错综复杂尽在不言中,道:“在下传鹰,未知兄台高姓大名?”
  赫天魔欠身坐起,舒展了一下筋骨,答道:“小弟赫天魔,为蒙古国师八师巴座下四大护法弟子之一,大恩不言谢。”
  传鹰一挥手,不待他说完便道:“赫兄功力已复,我有一事求你。”
  赫天魔道:“传兄之事,无论是甚么,我也答应。”
  传鹰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赫天魔这样说,无疑认定传鹰绝不会要求他做任何不利於八师巴的事,这种信任,才最宝贵。
  传鹰道:“我想请赫兄护送祝夫人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且在那处地方耽上一个月的时间,希望赫兄能慷慨相助。”
  赫天魔反而犹豫了一下,心想如果和这动人心弦的美女朝夕相对,他日情根深种,不能自拔,又势不能夺去传鹰之好,那时如何是好?
  转念一想,这个任务,实再难找适当的人选,试问江湖上有多少人能挡毕夜惊一击之威,况且此人如今动了真怒,适才潜返尽毙庙内之人,若不是自己施展入土藏身之法,必难逃敌手。加上自己四大弟子全军尽墨,八师巴即将亲自出手,传鹰自顾不暇,实是再无他法。
  於是他了解到,传鹰这样做,也是迫得不已的办法,当下答应了传鹰。
  祝夫人拉了传鹰到一边道:“传大哥,你一定要来见我。我身上的密函,先交给你。”
  跟著讲出这密函的来历。
  原来她先夫祝名榭竟是无上宗师令东来的侄孙,三年前接到令东来派人辗转送来的一份密函,其中有幅指示图,说明令东来自困於一个名叫十绝关的神秘地方,潜修天道,并嘱祝名榭於明年乙卯年春,依指示寻来,届时另有指示,岂知此信被毕夜惊所知,故千方百计夺取,祝名榭亦因而送上一命,当非令东来始料所及。
  传鹰道:“此函勿要交我,待我完成任务,他日自来找你,到时再作计较。此行生死未卜,这等函件,焉能随身携带。”
  祝夫人道:“传大哥千万珍重。”
  传鹰仰天一阵大笑,道:“这句话你应当向那八师巴说。”
  这几日被人如猎物一般追逐搜捕,早受够了气,现在应到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八师巴站在一个突出的孤崖上,雄视初阳照射下的千里岗山脉,极目左方,山峦起伏,急流穿奔其间。灵山古刹在急流的一旁,在这个高度看下去,只像一个小锦盒,右边是平原之地,千里岗山脉至此已尽,再去六十里便是人烟稠密的兰陵镇。
  八师巴站在这足有一个时辰,他感到传鹰正朝他奔来,两人终于到了一决雌雄的时间,他多年来虽地位尊崇,胜於帝皇,且绝世天姿,高出众生,使他纵横宇内,未逢敌手,除了有限一两人外,馀子尽不在眼内。兼且多年潜修藏密精神大法,其成就已远超一般人的梦想,遗憾的是仍未能到勘破生死的地步,所以纵使远超常人,亦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之别,便像在一个盲人的世界内,他虽只是一个独眼龙,己可称王称霸。
  他对传鹰有一种非常奇怪的预感,似乎他们之间有一种非常神秘而超乎理解的联系,所以打开始他就从思汉飞手上把追杀传鹰的事接过来。
  他之所以召来四大弟子,其实并不是寄望他们真能杀死传鹰,而是希望通过他们,使他有更多的时间从传鹰的反应来思索,构思下一步的行动。
  对八师巴来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成功和失败,有的只是“经验”,正如聪明和愚蠢、生和死,都只是不同的“经验”,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传鹰这个“经验”,达到对大藏法轮的超悟。
  这时传鹰出现於二十丈下的山路,迅速接近。
  八师巴深情地鸟瞰千里岗山峦全景,山河秀丽,天地悠悠,怆然泪下。转过头来,传鹰已在十丈之内。
  八师巴精神大法全力展开,他并不能预测这将在传鹰身上引发出甚么後果,但他俩必将在精神上紧紧连结在一起,再也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而是携手共同进入一个超越现世精神旅程的伙伴,在另一个层面,既是朋友,也是敌人,既是夫妻,也是父子。
  传鹰离八师巴只有十丈的距离,他在背上抽出厚背刀,感到自己正处于精气神的峰颠状态,自信有把握把这世界上任何人劈得飞离悬崖。他不断加速,直朝八师巴笔直掠去,长刀开始劈出,八师巴只在六尺开外,全身袍服被自己的刀气迫得向後飞扬。
  八师巴宝相庄严,双目神光暴闪,似乎在引颈待割,传鹰一刀如箭在弦,不可不发。
  传鹰大喝一声,惊天动地的一刀,在气势积累得最强劲时,闪电向八师巴劈去,天地蓦生变化。
  传鹰发现手中没有了刀,他还在向前冲刺,却不是在千里岗的孤崖上,而是在一个布满了人的市集,他继续走著,发觉自己变回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忽然一种令人撕心裂肺的苦痛填满了胸间,使他失声大叫道:“阿杰!”旁人则纷纷喝骂,这小乞儿又发疯了。
  传鹰去到了另一个生命。他记起了自父母死後相依为命的弟弟阿杰,忽地神秘地失踪了,他每日都在找他,亲弟脆弱的心灵,是那样需要自己照顾,在这茫茫天地间,找寻他成为他唯一的目的。
  他继续往前冲去。环境又变,眼前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他策骑一匹健马,迅速地奔驰。他记起了自己乃戈壁烈拿族的战士刹兰俄,三日前自己外出时整个家族的营地被雄霸戈壁的野狼卡沙力的马贼抢掠,所有女人都被强奸了,包括自己年轻的妻子兰玲在内,他的泪哭成了血,他的睡眠成了噩梦,现在踏遍沙漠,就是誓要杀尽野狼卡沙力的马贼。
  前面远方呈现一片绿色,他一拍健马,放蹄疾奔过去,绿色逐渐扩大,变成一个大湖和旁边满布的植物,方圆十里内满是营帐,草原上摆了一个市集,不同族的人在那进行各式各样的交易,以物换物。
  刹兰俄甩蹬下马,缓缓走到湖边,低头喝水,忽闻水响,一个姑娘正在湖中游泳,笑面如花,青春可人,向他送来动人的微笑。刹那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不久以前,曾经历过这段遭遇,可是明明这从未在自己生命发生过。
  他的思想逐渐超越时空,另一个的“他”似乎要呼之欲出,令他头痛欲裂。忽又天旋地转,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赤裸,竟是一个丰满成熟、散发青春魅力的女体,一阵羞涩涌上“她”的心头,记起这是她新婚之夜,上燃点的龙凤宝烛,照亮了自己心爱的丈夫那张兴奋发光的面,她把动人的胴体骄做地挺直,让他恣意轻薄,生命达到最浓烈的境界。
  外边虽仍传来宾客喧闹的声音,这却是另一个温暖和封闭的世界。一切看来是那么不真实,在高挑的情欲底下,她献上了自己,在丈夫破体的刹那,她痛极而叫。
  霎时间,整个灵魂又扯回传鹰的脑海上,传鹰紧闭双目,全身颤抖,感觉八师巴和自己紧紧联结在一起,他似乎听到八师巴在自己内心的至深处呼叫,召唤他去接受这超越时空的经验,探求千古之秘,携手并进。
  他又坐在长街的一角,发现白己变成一个肥大的妇人,在“她”怀中抱紧一个才八个月大的女婴,身旁还有三个由三岁至八岁的儿子,一种伟大的母爱充塞在她的心房内,想起自丈夫去世,自己在三个月後诞下女婴,便四处流浪,带著几个儿女,乞食为生,一股伤悲从中而来,三个儿子不知何事,见母亲痛哭,也齐声痛哭,一时哭声震天。
  他又再次看到八师巴,不是这现在的八师巴,而是前生某一世的八师巴。虽然样子一点不像,但他心中很清楚知道,眼前这白发白须、满面皱纹、风霜栖苦的高龄老者,正是今世容颜俊发、顾盼豪雄的八师巴。
  自己正跪在这前生某一世的八师巴面前,那容老者嗟声喝道:“你走!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儿,念在一场情分,我只断你一手。”泪水从眼角逸出,前生某一世的传鹰眼前人影一闪,手腕给老者硬生生拗断,传鹰一声惨叫,痛昏过去。
  跟著他和八师巴前生千百世的纠缠,逐一在他心灵中展现,他们既曾为仇敌,也曾为兄弟,既是恩怨交织的夫妻,也曾是缱绻多情的男女。不同的生命,发生了截然不同的事物,每一个经验加起上来,令他经历了生命中每一种不同形式,贫贱富贵,生老病死。
  一种明悟占据心头,他忽然知道战神图录是他和八师巴这两个饱经轮回的人千百世追求的目标,且会在这一世完成。战神图录一幅一幅呈现眼前,倏地变成一股无匹的力量,刹那间将传鹰提升上无限的高处,整个人离体而去。
  传鹰大喝一声,想从噩梦中挣扎醒来,双目却不能睁开。他惊骇大叫,声音转化为一条大龙,而自己正跨龙而行,向著一团大火球冲去,他竟已变成了战神。
  思想的领域是那样无边无际,在刹那间可超越亿万里外,感应到不同的时空、不同层次的奇异事物,转瞬间战神乘大龙冲抵火球,高度的热能将他化成无数的微点,分解为另一股存在的能量,和火球每一点都紧紧结合起来。
  以前那广阔无边的思想,现在收缩为只限於某一层次内的活动,从无限转变为有限,没有了战神,没有了大龙,“轰”一声大响,整个火球爆炸开来,全速向各方面喷发,传鹰也随之爆炸开来,变成千千万万股力量的其中一股,化为其中的一个小火球,向外冲射出去。
  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年代,传鹰浑浑沌沌,又是一声巨响,小火球再次爆炸,弹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圆球,在虚空内环烧最大火球行走,传鹰再次解体,随小火球和分解出来的球体的运行,形成种种不同的力量,只觉最小的一点,藏有最大的一点,每一点也是一个极,一个独立的宇宙。
  就在那时间,他感觉到八师巴,也感觉到自己,自己便是八师巴,八师巴便是自己,是最小的一点,也是最大的一点。
  传鹰缓缓睁开双目,三尺外八师巴盘膝坐地,脸上泪痕斑斑,目射奇光,正凝视自己,同时发觉自己身体出奇的虚弱,面上湿漉漉的,也是一脸泪痕。
  月亮高挂在八师巴身後,月色洒遍孤崖,整个天地沉寂无声,只有在百丈下的急流,传来流水的声响。
  八师巴道:“谢谢!”
  传鹰道:“何去何从!”
  八师巴道:“我们虽有福缘以窥天地之秘,日後将有路径可寻,返本归原。但还需无数的艰苦力行。中国古藉每言天地之始,在于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之连锁效应,又曰物物一太极,你我均有一太极在心中。这一太极,包含了无极之智慧在内,故我佛有言,人皆有佛性,便是指此。我俩今日机缘巧合,将保存在太极内的智慧和记忆引发,重历宇宙之始,可是这只如看戏,看戏时无论怎样颠倒投入,出来时还不过是本来的那个人,不过脑海多了一个经验。当然我们这个经验非同小可,他日有成,必基根於此。”
  八师巴面上放光,站起身来,在月色下直如神人,宝相庄严,续道:“传小弟你我此叙,乃千百世之福缘,今晚我即赶返西藏,觅地修行,他日有成,自当见告。”
  传鹰也站直身子,仿如再世为人,原来全身已被冷汗湿透,本来以他这等武功通灵之士,纵使大热天时,也不致流汗,刚才的经历,实耗用了他大宗的能量。
  八师巴走了几步,见传鹰不作一语,回转头来道:“若非你得见战神图录,我们必无此奇遇,但一利一弊,令次也将惹来世俗烦恼,尤其你击伤毕夜惊,此人回报思汉飞,思汉飞必将不择手段置你於死,也是相当头痛。况且如果惹出了蒙赤行,以你目前的成就,虽可一拼,却胜算不高。”
  传鹰道:“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八师巴大笑而去,声音远远传来道:“成又如何,败又如何。”回音在空山来回激荡。
  目送八师巴远去的背影,传鹰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八师巴要收就收,要放就放,世情於他没半分牵挂,自己肩上的包袱便沉重得多,眼前最少有三件事等待他去完成。
  首先是要把岳册送到杭州交予龙尊义,其次是祝夫人楚楚的约会,还有要送给高典静的信。甚么时候才可以像八师巴那样飘然引退呢?
  无论如何,生命的步伐,到此踏上一个全新的阶段。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