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破碎虚空 >> 正文  
第 2 卷 第三章 杭州名妓          双击滚屏阅读

第 2 卷 第三章 杭州名妓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笃!”“笃!”“笃!”三下轻响,把传鹰从龟息大法惊醒过来,这种秘技能把人带进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口鼻呼吸之气停止,改以皮肤吸气,所以当日赫天魔自埋土内,传鹰在地底的河流内,都因土壤内和水的空气而生存。
  当然,要施展这等秘技,除了气功精湛,还要有坚定的意志和心,就像冬眠的动物,将生机调节到似有若无间。
  传鹰是宇内有数的高手,些微异响,也能使他惊醒过来。
  传鹰缓缓运体内真气,张开双眼。
  四周一片漆黑,耳中听到水底内各种奇怪的声音,登时记起自己依韩公度当日的安排,找到大江帮帮主飞鱼恭庆,在他的秘密安排下,藏身在船底这一个密仓,现在传来的讯号,表示船抵杭州。
  传鹰推开关闭密仓的开关,微弱的烛光映照下来。
  传鹰略一提气,整个人弹起,站在一个舱底模样的地方。一个留了八字胡子,年约五十的瘦削男子,正恭候著他。
  传鹰认得他是恭庆的亲信梁湖,这人既精明又仔细,今趟的事就是他一手安排。
  梁湖道:“传大侠,这是杭州西北二十里的一个小码头,根据我们的资料,蒙人的搜索在这并不严密,是下船的好地方。帮主发动了所有人手,调查杭州现时的局面。根据最新得来的消息,於我汉方大为不利,复尊旗、存汉会、铁骑帮和各派众多精兵高手,超过五百人已於过去十日遭蒙人格杀,首级都被挂在当眼处示众。”
  顿了一顿,梁湖现出兴奋的神色,声音也因而提高了一点道:“但人人痛恨的恶魔烈日炎,不知被谁所杀,首级也是高挂於城门之上,实在大快人心。”
  传鹰沉吟不语。
  梁湖又道:“据说大侠直力行曾现身於西湖湖畔,之後便影踪全无,已教蒙人大为头痛。”
  传鹰思索起来。
  梁湖肃立一旁,不敢打扰,他能为这当世的盖代高手出力,大感荣幸。
  传鹰问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梁湖答道:“清晨丑时末,离天亮还有个半时辰,船泊在货仓旁边,对秘密上岸极为有利。”
  传鹰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说了几句多谢的话,上岸而去,岸上这时仍是静悄悄的一片漆黑。
  传鹰展开身法,向著杭州的方向驰去。
  七月八日晚,杭州著名妓院飘香搂。
  华灯初上,热闹更胜平时。
  传鹰来到飘香楼院前,摸了摸怀中陆兰亭写给高典静的私函,大步踏入门中。
  一个中年美妇迎了出来,见传鹰长得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恭敬地道:“大爷请上雅座奉荼。”
  传鹰道:“这里是否有位高典静姑娘。”
  妇人道:“高小姐的确长驻在此奏琴,却非本楼姑娘。”
  传鹰哦了一声,原来是卖艺不卖身的操琴女子,便道:“在下久闻高姑娘琴艺出众,不知可否请她来为我奏琴?”
  妇人面现难色道:“公子,对不起,高小姐除非是熟人代约,已不会再应邀而操琴,况且尽管能通过熟人代约,也须排期,不如让我介绍一位弹筝的姑娘与你,她也是技艺精湛的能手。”
  传鹰心想这高典静可算是红极一时了,正自盘算应否把这函件要此妇转交了事。
  一把雄壮的声音响起道:“原来这位兄台亦是知音人士。”
  传鹰转头一看,说话者神态飞扬,身旁站了几个人,一看便知是好手,目光都盯在自己身上。
  中间那高大商贾打扮的汉子向自己抱拳道:“小弟官捷,我左边这两位一位是以诗剑双绝名动江南的郑崖公子,另一位是以侠义称著的马临江大侠,右边这位是当今江湖上的新星白刃天。”
  郑、马两人都向传鹰恭手为礼,他们见传鹰人中之龙,气质尊贵中暗蕴无限潇洒,都起了结交之心。
  白刃天狂傲无比,两眼一翻,一副完全不把传鹰放在眼内的神态。
  传鹰当然更不把白刃天放在心上,他乃是武学的宗匠,只一眼就看出白刃天可进入一级高手之列,而且他身上散发杀气,显然精通先天真气那一类奇功,连忙暗自收束本身的真气,以免白刃天察觉到自己的虚实。
  传鹰答道:“小弟楚行雨,今日得遇众位江湖上赫赫名士,至感荣幸。”
  传鹰说话温文儒雅,令人生出好感。
  官捷道:“相请不如偶遇,我等今日特地来此聆听高小姐天下无双之琴技,楚兄如不嫌弃,请一起凑兴热闹。”
  传鹰正中下怀,岂会推托,几人随即登楼进入官捷的包厢。
  众人坐下闲聊起来,官捷何等样人,巧妙地探查传鹰的家世和来此的目的,传鹰一一应对,官捷也没有对他虚构出来的身世,起了丝毫怀疑。
  郑崖道:“高姑娘早应来了,不知何事延迟。”
  白刃天现出不悦的神色。
  马临江较为忠厚,道:“高姑娘从不爽约,必是因事延误。”
  白刃天一声冷哼。
  官捷眉头一皴,对白刃天的神态颇感不满,但他对这白刃天向有依仗之处,硬生生吞下这口气。
  马、郑两入对白刃天亦极顾忌,不想惹他。
  一个妇人走了入来道:“官爷还望你多包涵,高姑娘今日身子不适,不能前来奏琴。”
  白刃天一掌劈在桌上,硬把那坚硬的酸枝切下一角,霍然站起身来,众人一齐色变,传鹰见那角断处,平滑整洁,暗忖此人果有惊人绝技。
  白刃天盯紧那几乎吓得晕去的妇人道:“如果在一柱香之内,不见高典静,我就拆了你的飘香楼。”
  官捷等人见他动了真怒,不敢上前劝阻。
  传鹰推测高典静有意回避白刃天,因此人狂傲自大,绝非善类,除了凭仗武功外,必还有所恃,否则绝难在这等京城大邑,横行如此,心下登时有了计较。
  蓦然一个身形优美的绝色丽人,手抱古琴,盈盈走人房中,也不望厅房内众人,便把古琴放在厅中已布置好的琴台上,席地坐下,这才抬起头,众人眼前一亮,只见清丽脱俗的脸上,带著无限的哀怨。
  高典静眼光扫射到传鹰的身上,微微停了一停,才转到白刃天身上道:“白爷平日见你儒雅温文,善体人意,原来却是这样火爆的脾气,我等弱女子养命之所,竟也难以保存。”
  她声线极美,语气中暗含深意,软硬兼施,就是白刃天再狂傲,也哑口无言。
  官捷何等圆滑,急忙道:“白刃天思念高小姐,脾气自然变得暴躁。”
  白刃天尴尬一笑道:“白某一时情急,请高小姐原谅。”
  这样低声下气,对他来说是相当难得,可见高典静魅力之大。
  传鹰环顾众人,感到气氛僵硬异常。
  郑崖和马临江二人一副袖手旁观的态度,白刃天愈出洋相,他们两人愈是心喜,无论外貌武功权势,他们都远比不上白刃天,已失去了逐鹿高典静的资格,而且即使白刃天立即退出,他们慑於白刃天淫威的丑态,亦将永远印在高典静芳心上,连他们自己也有自惭形秽的心态。这等心理,微妙非常。
  传鹰观察入微,一下子把握了错综复杂的关系。
  传鹰淡淡笑道:“白兄既然出自真情,何需求谅。”
  众人愕然。
  白刃天面色一变,两眼射出凌厉的凶光,直射传鹰。
  传鹰丝毫不让,眼中神光暴张,像两支利箭反刺入白刃天的眼内。
  他为人洒脱不羁,意之所至,那怕他白刃天。
  众人包括高典静在内,无不心下惊懔,知道这俊伟的青年大不简单。
  首当其冲的白刃天几乎想闭目垂头,奇怪的是刚才狂升的怒火,忽地完全消失无踪。
  这一接触,无论精神气势,白刃天全军覆没。
  官捷立时插口道:“楚兄语出惊人,还请解释一二,否则由我主持公道,罚你三杯。”
  连传鹰也不禁要赞他老练圆滑,只是轻轻一带,立时缓和了剑拔弩张的局面。
  未待传鹰回答,官捷转向高典静道:“我忘了介绍,这位是楚行雨兄,我们刚才在门前偶遇初识,一见如故,知他是慕小姐大名而来,遂邀他上来。”
  高典静嗯的应了一声,眼尾也不望向传鹰,心中却在想:楚行雨?楚是楚襄王,行雨是行云施雨的上下两宇,那有这样的怪名,分明指的是巫山云雨,她人极仔细,想出这是个信手拈来的假名。
  众人眼光再度集中在传鹰身上,待他说出个道理来。白刃天一时发作不得,他岂可不待对方说出原委,而这正是官捷高明的地方,真当得上面面俱圆的赞语。
  传鹰从容不迫,坐在椅上自有一股慑人的气度,悠悠道:“三年前我路过一座高山,忽然游兴大发,深入山中,见到一道令人观止的溪流,由山顶奔流而下,形成一道接一道的大小瀑布,直到山脚,才汇入河。”
  众人一齐讶然,不知他为何说起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可是传鹰用辞精简生动,所以他们一点烦厌的感觉也没有。
  白刃天也留心细听起来。
  高典静一向对身外事漠不关心,不知怎的也很想听他说下去,抬起俏脸,第一次真正打量传鹰。
  传鹰暗忖,你终於有兴趣瞧我了,这女子有种幽静深远的气质,动人心弦,难怪陆兰亭要给她写信,不过现在仍未有交信给她的机会。
  传鹰续道:“瀑布冲下,沿途山石层出不穷,千奇百状,轻重缓急,恰如其分。我沿溪而上,每到一处,必然驻脚细赏,为这天然奇景深深吸引。”
  说到这停了下来,双眼凝视高典静,似乎只想说给她一个人听。
  高典静一触传鹰的目光,芳心忐忑跳跃,垂下头来,心内乱成一片。
  传鹰的声音传来道:“我忽然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自然’。天地间万事万物自有其不变的特性,例如水向下流,所以水由山上冲下,沿途流经之处,无一物的位置形状,不是反映水流的特性。换句话说,假设水流断绝,净是水流所留下的痕迹,一沙一石,莫不反映水流的‘真理’,全属天然,不假人手。”
  众人听到这里,隐约感到传鹰想说甚么,却没有具体的观念。
  高典静有悟於心,沉思起来,她浸淫琴道,对这类较不实质的抽象意念,特别敏锐。
  传鹰微微一笑道:“人之真性情,犹如水流,水过留痕,情过成事,既属真情,当是天然,岂能假人手加以改变。”
  众人恍然。
  这楚行雨思想独特,使人刮目相看。
  白刃天哑口无言。
  就在这时,传鹰听到很多轻微的声响,略一估计,最少有二十个以上的高手,正迅速迫近自己处身的厢房。
  其中有几个人,步声若有若无,足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当来人迫近至三丈许的距离,白刃天才察觉,大喝道:“有人!”
  话犹未已,房门给人一脚踢开,几道寒芒激射而入,分取房内各人,高典静也成目标之一。
  白刃天大喝一声,双掌劈出,把向他刺来的双剑迎住,只见一个红衣美女剑如凤舞於天,洒出一片绿莹莹的光芒,倏然而来,忽然而去,以白刃天的武功,一时间也被攻个措手不及,身子一退,硬生生撞破板墙,跌出了厢房外的长廊,劲风袭体,一片刀光剑影,突袭过来。
  每一个角落也有敌人出现。
  官捷正坐在窗前,见势不对欲跃出窗外,劲气扑面,一把长剑从窗外闪电刺来,官捷侧身一避,一人乘机跃了人来,阴恻恻的道:“叛贼!你也有今日!”官捷心中一懔,竟是向无踪。
  房内两丈许的空间,一片刀光剑影,劲气纵横。
  向传鹰攻来的是一对判官笔,分取咽喉和下阴,手段毒辣之极,毫不留情。
  在外人看来这对判官笔迅疾之极,但在传鹰眼中双笔劲道不足,速度迟缓,兼且来人腰脚配合破绽百出,实在不堪一击。
  他关心的只是那当胸刺向高典静的长枪,他还可以看到面色煞白的高典静,在这生死一刻,仍是那样出奇的平静,一副坦然受死的样子。
  传鹰虎躯横移,从一对判官笔中穿过,同时拍中了使判官笔的老者身上最少八个穴道,闪身到了高典静旁边,左手施展他最擅长的惯技,抄起高典静的小纤腰,只觉入手柔软之极,右手一把捏著枪尖,略一运力,枪把反撞持枪人两边肩井穴,持枪人双手即时软垂无力,魂飞魄散下,向後急退。
  只听哗啦一声,传鹰搂著高典静,冲破屋顶,一飞冲天,竟然离开了屋顶有五丈之高。
  屋顶本埋伏了四个黑衣人,一时间都目定口呆,目送传鹰向远方落下,倏忽隐没在黑暗。
  一声惨叫从屋中传来,郑崖给一个手持双矛的壮汉当场刺毙。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