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上帝之谜 >> 正文  
第二章 失手遭擒            双击滚屏阅读

第二章 失手遭擒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令人窒息的热浪扑面逼来、火毒的太阳无情地暴晒皮肤灼热火痛。
  这是最炎热的赤道区域。
  凌渡宇却像长年离乡别井的游子,重临家乡,踏足芳切的泥土上。”
  他大左手挽着行李,坐上机场的接驳巴士,抵达通往海关的入口。
  机场设备原始简陋,工作效率散漫不堪,很难联想迄些皮肤漆黑、头发卷弯。厚嘴唇、狮子鼻的非洲人,当与怎能以原始的工具,猎取迅若奔雷的雄狮猛兽。
  他把警觉性提到最高。
  对非洲大多数国家,他不但不是个受欢迎的人物,且是头号的颠覆分子和通缉犯,独裁者恨不得生吐其肉。所以他若要保持肉体的完整,不得不小心行事。
  今次运军火往纳米比亚,假设让南非的情报局得到一点风声,一定会不惜一切来阻止及破坏。
  这个可能性是绝对存在的。
  他取了几支催泪爆雾弹放在衣袋里。
  这些爆雾弹可以在半秒的高速下,把周围三十方尺昏空间,笼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雾里,人吸入后会呕吐之晕眩。黑雾在三秒内,扩展至八十方尺的空间。
  那将提供最有利逃亡的环境。
  海关一切如常。
  一个小时的轮候后,他才脱身往机场迎客的大堂去。
  大堂内满布着人,各地来的游客和商人、本地的刚果黑人,一片热闹。
  斑山鹰说过:会派认识的人来迎接他。
  他锐利的目光四处巡梭,脚步不停地往机场出口处走去,会是谁?
  眼尾人影闪动。
  凌渡宇警觉地回头。
  一位身穿T恤短裤、身材健硕的金发白人男子,从左后侧赶上来。
  他头发非常短,修剪漂亮整齐,面目俊伟,颧骨和下颚特别强横,眼神锐利,典型的硬汉。
  凌渡宇释然,原来是负责“非洲环节”的核心人物之一。
  男子诚恳地道:“龙鹰,我是黑象!”一边大步来到凌渡宇身旁,气势迫人。
  凌渡宇并非首次和他见面,这代号黑象的西森,是组织内专责晴杀行刺的可怕人物,在非洲活动多年,是帮助了深入森林的最佳人选。
  凌渡宇伸手和西森用力握了一下,沉声问道:“怎么了?”
  西森神情一黯道:“形势不很妙,南非知道了军火的事,他们的特务头子马非少将下令不惜一切,夺取军火。来!我们一边走一边说,车子在外面。”
  两人走出机场大堂。
  马路上停了十多辆接客的计程车,还有各式各样其他的车辆。
  西森领路前行,不断拒绝来兜生意的本地人。凌渡宇知道此时不宜说话,紧跟着西森的步伐。
  西森指了指街尾停着的一辆吉普车,回头道:“车在那里!”
  两人继续向吉普车大步走去。
  凌渡宇思潮起伏,南非的特务头子马非少将以精确厉害、辣手无情著称非洲,取回军火一事将波折重重。
  他心中忽地涌起危险来临的感觉…
  他骇然四望。
  一切如常。
  离他们最近的人也在二十码外。
  当他再转过头来时,一切都太迟了。
  西森身体僵硬,整个人凝固在吉普车旁:
  两支手提机枪从吉普车内伸了出来。
  西森低喝道:“走!”
  凌渡宇呆立不动,他虽然可以梆出爆雾弹,但西森的位置正在枪口前,他一有异动,西森将会变成蜂巢。
  不能不投鼠忌器。
  车声和脚步声从四方八面传来。
  吉普车猛地坐起了两个黑种人,以英语喝道:“举起手!”
  三辆军用吉普车从机场那方向疾驰过来,站满了手持武器的黑人军士。
  街的两端奔来数十名全副武装的黑人军士,迅速接近。
  他们陷于重重围困。
  西林缓缓举起手,回头向凌渡宇露出个苦涩的笑容。
  凌渡宇以苦笑回报,已有数支枪嘴抵着后背。
  他不单只不敢动作,还要使身后的人相信他不会有任何动作。
  蓦地背后膝弯处传来两下剧痛。他不由自主屈辱地跪下。第三下剧痛从后脑传来,刚想到是给枪柄重击时,一阵地转天旋,整个人软弱地扑往地上,他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将脸向上仰起,避去与地面硬碰所引起的鼻折。
  他已无暇察看西林的遭遇。
  耳中传来西森的惨叫,看来他并不会比他的遭遇优胜。
  凌渡宇的手脚被反扭向后,给两个手铐紧锁起来。
  黑布眼罩蒙起他双眼。光明化作悲哀的黑暗。
  四周传来军土的喝叫。
  他却看不见任何东西。
  今次出师未捷,全军尽墨。
  他不能怪西森,他们全是受害者。
  一支大铁棍穿进他反锁的手脚处,一下子把他从地上抽起,棍子和铁铐磨擦,发出吱吱的可怕声响。
  肌肉的狂扯,痛得他闷哼一声。
  这方法虽然原始,却非常有效。在眼罩的黑暗里,身体左右摆摇,全身剧痛,给人像待宰的猪羊般,急速移动,目的地当然是“屠场”。
  这还是他第一次遭人生擒。
  他感到给搬上车,车子开出,从机器马达有力的声音,应是辆军用的装甲车,敌人对他隆而重之,无微不至。
  他回复冷静。
  他伏在冷硬的铁板上,周围最少有四个人的呼吸声。车行的颠簸,非洲的酷热,使他身湿透,换了体质较弱的人,早受不住昏了过去。
  装甲车以高速飞驰,车前传来开路的警号。他很容易勾出电单车前后押送的壮观场面不禁苦笑起来,只不知西森是否躺在身旁?
  装甲车停下。
  前方传来叫喊声和铁闸升起的声音。装甲车行行停停,最后终于停下。
  这是个戒备森严的地方。
  车门打开,凌渡宇给抬起,进入一座建筑物内,背后的铁棍被抽走,让他伏在地上。
  他感到刀锋寒气,心中一凛,刀风割体,幸好不是他的咽喉,只是他身上的衣服,衣裤在刀锋下解体,仅余一条内裤。
  接着是金属探测器的微音,凌渡宇心中稍有快意,他胸前假人皮内的工具,是非金属的物料,所以在这一着上,仍算占了点上风,可惜手脚难动,这优势有等于无。
  周围寂静下来。
  脚步声由远而近。
  旁边传来立正的步声,来人身份当然特别崇高。
  一把沉雄权威的声音,以刚果话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只是只黄皮猪吧!”语调轻视,充分表示出黑种人因民族自卑形成的狂做,凌渡宇精通非洲土语,毫无困难听懂他的言语。
  另一把带有外国口音的声音,以刚果话道:“验明正身,将军可遵照协定来处理。”凌渡宇心中一跳,想起非洲以种疾歧视著名的白人政权南非,那是组织在非洲的死敌,眼于形势险忐。
  将军道:“你是否凌渡宇?答是或不是。”他依然在说刚果话。
  凌渡宇装作听不懂他的话。敌人愈低估他,愈是有利。
  将军改以英语道:“你是否凌渡宇?”
  凌渡宇略仰起面,装出不堪折磨的表情,沙哑声音道:“你……你是谁?”
  一下剧痛从腰肋处传来,又给人踹了结实的一下,将军怒喝道:“你只须答是或不是。”
  凌渡宇痛得伏在地上,颤声道:“是!”他在玩一个敌人低估他的游戏。
  四周哄然大笑,说不尽的轻蔑。
  将军命令道:“除下他的眼罩。”
  外国男子道:“不可以,将军你一定要尊协议行事。”
  将军冷笑道:“怎么不可以,这里我才是主人,货交到你手上便成,要作威作福,滚回你的老巢去。”
  眼罩除下。
  强烈的光线,令凌渡宇习惯了黑暗的眼睛在不堪刺激下紧眯起来,就在那刹那,凌渡宇看到眼前的情景。
  虽然这个低角度看上去一切都变了形,他仍然看到眼前一位全身军服的黑人将军,和他身边气得面色铁青的白人。
  这是一间数百方尺的大房,有道大铁门,西森并不在这里。
  那白人悻导道:“卡斯理将军,这项交易是贵国元首答应的,出了乱子怕你也承担不起。”
  卡斯理将军一边审视凌渡宇,一边道:“拿上校,你们白人自以为不可一世,在我眼中却是猪狗不如,你还是担心怎样拿贵国剥削黑人得到的黄金来提货吧!”
  凌渡宇恍然大悟,今次要捉拿自己的是南非而不是当地政府。卡斯理方面受不了庞大酬劳的引诱,甘于为虎作伥,擒自己。
  连拿上校冷笑道:“马非少将在来此途中,自会交钱提货。”
  丙然是马非少将!
  可恨西森来不及告诉他任何事情,故此现下对敌我形,一无所知。
  卡斯理将军的军靴重重踏在凌渡宇头上,轻视地道:“本人最痛恨你等无法无天之徒,自以为是,作浪兴波。”
  苞着冷哼连声,狠狠道:“若非还能卖个钱,看我活生生撕开你。”
  这卡斯理的皮肤漆黑得发亮,凌渡宇知道他应属于非洲最强大、分布最广的“苏丹族”。一般人想起苏丹,通常以为指的是埃塞俄比亚、埃及两国毗邻的苏丹共和国。其实“苏丹”是阿拉伯语,意指“黑人”,包括以赤道为中心广泛地域内的黑人种族。
  非洲的种族繁多,最主要首推“苏丹族”,跟着是“班图族”,“哈姆·闪族”等。最神秘的是俾格米人,他们人数少得可怜,居住于刚果河流域的森林内,保持以森林为家的原始生活。
  卡斯理残暴的笑声响起,皮靴不断加强压力。
  凌渡宇暗运内气,在额上边出两滴冷汗,让这凶残的黑人将军以为他正在巨大的痛苦里,事实上这类虐待,比起苦行瑜伽的针木倒吊火烧,乃小巫大巫之别。
  凌渡宇装作软弱地道:“我一切作为,只是不愿见白人在非洲横行,为黑人同志干点事。”
  卡斯理将军狞笑道:“我们何须尔等介人!”却把大脚拿开。
  连拿上校怒喝一声,一脚踢在凌渡宇的大腿侧上,凌渡宇痛得全身颤动,有一半是装出来的,另一半真是疼痛难挡,这高傲的南非上校,将他受到这将军的怨气,尽情发泄在这一脚里。
  卡斯理将军怒叱一声,严厉地道:“连拿上饺,他还不是你的,在没有我同意下,你再轻举亡动,便要对你不客气了
  连拿上校冷然道:“我要为他打麻醉针和装箱了,将军要反对吗?”
  卡斯理显然在盛怒中,种族的对立令两人的关系很恶劣,这样僵待了整整有半分钟,卡斯理让步道:“好!不过一切办妥后,请你滚出去,没有黄金,体想再见他一面!”
  连拿上校一向歧视黑人,那受得他连连顶撞,不过他性格阴沉,硬是按下怒火,一言不发,从公事包取出针筒和药水,从左手处打进凌渡宇体内。
  凌渡宇身后传来打并铁盖的声音,那就是要把他装人的铁箱了,敌人思虑周详,每一步都有细密的计划,但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到达的班机和时间,难道西森一直在他们的监视下?
  麻醉药进入血管内。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即管组织内的人,除了知道他在催眠术和灵学上有研究外,没有人知道他自幼经严格瑜伽和密宗大手印的训练,更不知他有一项超平常人的技能。就是能抗拒药物的作用。那是揉合了苦行瑜伽、意志、禅坐和气功的力量。
  最初练习时,是基于实际的需要,要抗拒毒蛇的毒液和各种毒蚊毒虫的侵害,经过长年累月的对抗,体内生出抗体素,连大部分的药物,在他身上也丝毫不起作用。
  现在这就是他的皇牌,他的问题不是要抗拒麻醉药,而是怎样令人相信麻醉药真的在他身上产生作用。
  他装作无力地垂下头,陷入昏睡里。
  卡斯理的声音道:“他会昏迷之久?”
  连拿上校冰冷地道:“对不起!这种特制的药可把狮虎麻醉,是最新的新产品,乃高度机密。”
  凌渡宇心中一震,原来他发觉连拿上校的声音逐渐远去,到最后那一句,已在很遥远的天边传来,麻醉药居然产生作用,连拿上校所言不虚,急忙奋起意志,保持头脑的清明。
  卡斯理似乎愤怒地喝了声:“滚!”
  凌渡子被人抬起,手脚铐镣尽解,放进一个冷硬的铁箱去,铁盖关上,四边传来上锁的声音,凌渡宇一边抗拒麻药,心中默数,总共是六道锁,平均分布在两边。
  所有人退了出去,铁门关上。
  没有人想到他仍在苦苦反抗。
  他不知道马非少将什么时候来,目下是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
  人的身体有两大类运作系统。
  第一类是由我们的自由意志有意识地指挥,例如眼耳口鼻手足呼吸。
  另一类是全身自动的运作,不须经过我们的意识,例如心脏的跳动、血脉的循环,内脏的操作、内分泌等等。
  苦行瑜伽其中一项锻练,是在长期的训练下,可以用意志影响到这类原属不经意识控制的各项活动,从身体的改变,达到精神上的改变。
  凌渡宇十二岁时,便可以控制身体内心的跳动和脉的速度,进入假死的状态,做出一般人不能想像的怪事。
  现在他先把血液的运行减至最慢,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时间绝不可以过长,否则脑部会因缺氧而做成永久性的损害,甚至死亡。
  然后他迅速引发身体的内气。
  人的气有两种:一是口鼻呼吸之气;一是行走于经脉间的内气。
  口鼻呼吸气我们当然知道,内气却非是潜练气功的人是不能觉察的。针灸的整个理论,便是通过金属针刺激穴位,引动内气,使原本因病伤以致闭塞的经脉,重新畅通元阻。所以每每刚施针后,情况迅速好转,但稍后因内气不断,重新闭塞,故要隔上一段时间,再被施针,就是内气通闭的道理。
  胎儿在母体内时,全赖连接母亲的脐带吸取养分,其时胸前的任脉和脊柱的督脉,流转不停,是谓之光大呼吸。一离母体,脐带剪断,由该刻开始,外气由口鼻呼吸进入,是谓后天呼吸。
  先天呼吸一断,任督二脉的内气逐渐式微,二脉逐渐闭塞。所以练气功的人,首要存意于丹田下,一寸三分的地方,那是脐带的大约位置,利用精气神的交融,重新进入胎儿那种知感的精神状态,以后天识想,引发先大内气,重新贯通任督二脉,谓之“转动河车”,吸收先大的真气,驱除百病,进军玄秘的精神层次。
  凌渡宇自幼修行,已属大师级的气功境界。这一凝神运动内气,全身经脉一热,数股内气往麻药进入的方向迫去,试图把这种特强的麻醉药中和,甚至迫出体外,若非这麻药药性如此猛烈,他不用任何意志,身体便可自然徘斥药性的效力。
  强烈的晕眩袭上脑际。凌渡宇咬紧牙根,进入深长细的呼吸,唤起身体全部的抗力,汗珠从毛孔不断泄出,挥发了部分药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晕眩逐渐退减,代之是一种疲弱无力的感觉,他成功地控制了麻药的作用,同时也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他已没有休息的时间了。
  缓缓张开眼睛。他正在一个密封长方形的铁箱里,近面目处开了数十个半寸许直径的小孔,供他呼吸之用。脚底处放的是他的手提行李,凌渡宇心中大喜,只要能逃走,可顺手牵羊,物归原主了。
  三条布带从箱底处伸延出来将他的脚、腰和胸牢牢缚紧,这只是安全带的性质。
  他试着活动身体,发觉左手麻药进入处有点活动不灵,他明白药性还未退尽,会影响他逃走的行动,可是他已没有等待的时间了。
  正要动作,脚步声由远而近,来的最少有十多人。
  凌渡宇暗骂一声,装作昏死过去。
  大门外传来立正和见礼的声音,大门打开,十多人步人来。
  卡斯理将军道:“马非少将,货物在这里,请查收。”语气比对连拿上校客气得多。这马非少将凶名震慑非洲,连这粗人也畏怯起来。
  箱内的凌渡宇的心直往下沉,他组织不少的精英,便是折在这人手里。
  凌渡宇感到两道凌厉的目光从箱头的小孔直视下来,马非少将正在查收他这件货物。
  一把沙哑低沉、毫无感情的声音道:“抬往车上。”
  整个铁箱给人抬起,开始运送的旅程。
  凌渡宇又给放进车箱,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应是早先的军用装甲车。
  装甲车以高速驰出,估计是把他运往机场。
  这是他最后的逃走机会了,否则一到南非,插翼难飞。
  车内的呼吸声,显示有四个守卫。
  他缓缓把右手脱出安全带,移往胸前的人造皮肤。略一搓揉,整块植有假胸毛的皮肤脱了下来。他将皮肤反转,上面插了各式各样的管状或针状物体。
  他靠手指的触觉,抽出了一条小圆管,将圆管一端伸出眼前的小孔外,一捏管尾,一股无色无臭的麻醉气,霎时弥漫车内。这麻醉气来得快去得快,非常容易消散,但药性浓烈,只要吸入少许,任何壮健如牛的大汉,也要昏睡上十五分钟以上。
  凌渡宇紧团呼吸,四周传来倒地的声肴,解决了车箱内的守卫。
  凌渡宇不敢尽疑,忙从人造皮肤里投抽出了另一支长长的圆管,这便是他现在的救星:
  镭射切割器了。一按动,切割器射出一束高热的蓝光,射在他头顶处的铁上,铁质立时熔解,他的手不断移动,铁箱近头的一端露出了个可容头部穿过的圆洞。
  凌渡宇欢呼一声,用切割器割断身上的安全带,整个人从圆洞爬了出去,他并没有忘记把脚部的行李箱一并带走。
  四个白人守卫在装甲车内东倒西歪。
  凌渡宇走近车尾,从气窗向外窥看。
  这是条荒僻的道路,两旁尽是林木。装甲车后紧跟着辆押运的吉普车,有四名持枪的黑人士兵在车上。
  凌渡宇轻轻拉下车尾的开关把手,却不推开。
  他还要等待机会。
  黄昏时分,天色昏暗,这是对他有利的条件。
  耳际传来飞机升降的声若,飞机场已经在望,不禁心焦如焚。
  装甲车突然来个急弯,凌渡宇欢呼一声,打开车门整个人跃出,他跃出时反手把门拍上,所以当他一个筋斗滚人路旁的林木时,车门恰好关上。这时后面的吉普车才转入弯路,错过了刚才那一场好戏。
  凌渡宇抱着手提行李箱,滚人路旁,一弹站起身子,这时他的左手仍有些微的酸麻感。
  鸟脱囚笼,心情的美难以形容。
  车声忽地从装甲车驰出的方向传来,凌渡宇心下骇然。难道这么快已发觉自己已逃走?
  一辆军用的大货车在弯路转了过来,车内只有一名黑人司机。
  凌渡宇大喜,趁货车转弯时速度减慢,一支箭般标出路心,一扑便附在车尾的横栏上。
  军用货车转入直路,速度开始增加。
  凌渡宇用于拉开车后的大布篷,里面黑压压放满了一包包布袋,却没有人。凌渡宇暗天助我也,跳了进去。
  在大货车的篷帐内,凌渡宇感到无限轻松,一摸身后挨着峋布袋,原来都是衣服,一阵阵汗臭传人鼻孔,全是脏衣,比起适才的待遇,这不啻是天堂。
  凌渡宇这时身上只有一条内裤,连忙拿起手提箱。电子感应锁安然无恙,敌人仍未有打开手提箱的机会。
  凌腰宇揭起箱盖,内里的电脑和其他一切依然故我。凌渡宇取出一套衣服换上,又在夹层处取出一套工具,开始装扮起来,他甚至把眼套上的一块蓝色的镜片,改变了眼睛的颜色,又戴上假发和胡子,不一会便摇身变为一位弯腰弓背、五十多岁的白种老人。
  这时车外人声渐密,不一会军车停了下来,凌渡宇往外一看,原来进入了市区,这刻在红绿灯前停了下来。
  凌渡宇觑准时机,在第二盏红绿灯前,跳下车来,混入了街上的人群里。
  心中却在苦苦思索那天空姐艾蓉仙给他的字条上的地址。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