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时空浪族 >> 正文  
下 卷 第 六 章  险死还生            双击滚屏阅读

下 卷 第 六 章  险死还生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李少杰爬上祈青思的床去。
  他筋疲力尽地钻入被窝里,祈青思赤裸的娇体八爪鱼般缠了上来,嗔道:“天都亮了,你才回来。”
  李少杰叹道:“发生了一些事,撞到了魏波,所以才商量到现在,唉!我快累死了。”
  祈青思体谅地道:“好好睡一觉吧!要人家什么时候唤醒你?”
  李少杰道:“九点吧!”才说完,早在祈青思胸脯上沉沉睡去。
  祈青思爱怜地搂着他,芳心一阵战栗,想道:“自己真的爱上这俏郎君了,究竟是什么打动了自己呢?”
  起始时,心内充满矛盾,可是却逐渐给他那毫不在乎、半点都不着紧的姿态所吸引,生似在玩一个饶有趣味、新鲜刺激的游戏。
  到了今天这刻,她知道自己再没有意志退出。
  因为只有在这爱情的游戏里,她才能感受到生命还有她渴望和追求的事物,那就是他的陪伴和爱情。现在她最怕的是李少杰提出结婚的要求,因为那会破坏了一切。
  李少杰一觉醒来,窗外阳光漫天。祈青思身上只有一条短裤,赤裸着上身坐到梳装台前用风筒吹着刚洗过的秀发,玲珑有致的线条诱人至极。
  她见他醒来,笑道:“我是故意吵醒你的,十点了,你还睡得像头猪那样!早餐预备好了,人家在等你呢。”
  李少杰爬了起来,想起昨晚,也不知是最高享受还是痛苦。
  早餐后,两人各自驾车回去上班。
  李少杰在公司旁的多层停车场的特定车位泊好车后,推门下车,刚锁好了门,脚步声在左侧响起。
  他心中涌起不妥的感觉,迅速一瞥,只见两名陌生男子由左侧迫来,其中一人手中还拿着一樽盛满液体的瓶子,正往他泼来。
  李少杰知道不妙,凭着曾是运动健将的身手,两手一按车顶,翻了过去。
  “沙……”
  瓶内的腐蚀性液体洒在他刚才立处和车上,发出可怕的声音、气体和难闻的酸臭味。
  那两名男子一声暴喝,绕往车的另一面,手中亮出了长刀。
  李少杰连惊慌的时间都没有,再一个翻身,回到刚才站立处,和那两人刚隔了一辆车。
  眼角一闪,左方不知由那里又走了两名大汉出来,往他扑至。
  李少杰大喊一声,翻上后面那辆车,由另一侧落下去,接着忘命地由两车间狂奔出去,来到停车场与车位间的行车通道。
  那四人发了狂般往他追来,喊杀连天。
  李少杰那敢停留,没命地沿行车道往下层奔去。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瞬眼间由二楼跑到地下,到了人来人往的大街,只觉浑身酸软无力,但却知道逃过了大难。
  谢俊和听完整件事后,脸色发青,道:“为何这般和生死有关的事,你竟会梦不到。”
  李少杰叹道:“每逢当我太疲倦时,又或多喝了酒,晚上都没有梦的,或者是醒来后记不清楚,昨晚就是因为我太疲倦了。”
  谢俊和道:“倩婷今早没有上班,又没有打电话请假,真使人担心,她待会还要去试镜呢?”
  李少杰“啊”一声叫了起来,拨了家中的电话。
  好一会钟倩婷才来接电话,听到他的声音,忽叫了起来道:“天!十一点了,我从未试过睡到这时间的。”
  李少杰柔声道:“洗澡吧!一小时后我来接你吃午饭和试镜。”
  放下电话后,迎上谢俊和灼灼的锐目,摊手道:“她在我家里,你不是吃醋吧?”
  谢俊和冷哼道:“你好自为之了!”
  李少杰叹道:“你想我怎么样呢?假若我拒绝倩婷,她可能会像戴安般立即辞职,你说吧!我该怎办?”
  谢俊和容色稍霁,陪着他叹了一口气道:“怪不得你那么累了,唉!那岂非你不可以和女人睡觉。”
  李少杰道:“不是不可碰女人,而是适可而止,当日和妮妲若不是整夜狂欢,我的梦比平时的还要清晰,不过昨晚,唉!不要提了。”
  此时何铁翼匆匆赶至,一进门便狂怒道:“魏波现在摆明车马和我们对着干了,我定不会放过他。”
  谢俊和拉开椅子,让他坐好,道:“让我们从长计议,动刀动枪终非好事,而且看来他妒忌的是少杰那张俊脸,想在上面画上十来刀。”
  何铁翼决然道:“由今天开始,我派十多名一流功夫的兄弟,二十四小时跟着少杰,看他还怎样下手。”
  李少杰微笑道:“那我岂非变了黑社会大佬,整天有班兄弟跟出跟入,对我的形象似不大好吧!”
  何铁翼道:“今天是你运气好,但谁说得定你下次的运气仍这么好呢?”
  谢俊和道:“我看不如请正式的保镖,他们是正式注册的公司,有枪牌,那就谁都不怕了。”
  何铁翼道:“这是个好办法,但在请到保镖前,我定要派人保护你。”
  谢俊和道:“不用烦了,我们早和保安公司有联络,一个电话便有人来。”
  李少杰道:“就如此办吧!你们两人亦要小心点,魏波这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三人商量一会后,各自办事去了。
  不一会两名西装笔挺,一脸悍狠之气的彪形大汉来到公司,报上姓名,一个叫孙强,另一个叫马力行,他们将负责白天的保安。
  有两个大汉伴着,李少杰胆气大壮,走出公司,到了楼下,另一名保镖早驾车恭候。
  李少杰坐进后座,车子驶出。
  孙强笑道:“李先生放心吧!我们会竭尽全力来保护你。”
  驾车的另一大汉刘汉权肃容道:“李先生是我们的米饭班主,全公司的人都参加了梦想基金,否则阿头怎会立即把我们抽调来给你,我们都是最好的。”
  李少杰哑然失笑道:“那我放心了!”
  较为瘦削的马力行道:“我们通知了警方,稍后他们会为你秘密落案,留个纪录对李先生有利无害。”
  孙强道:“警方上层对这事非常震怒,不但因李先生是真正的热心大慈善家,还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参加了梦想基金,所以由现在开始所有与魏波有关连的人和业务,都会受到监视或扫荡,魏波这次有难了,看他怎样向他的兄弟交代。”
  刘汉权道:“现在江湖和警界谁不知道李先生是正正当当做生意,禁止下面的人有任何暴力行为,人人都赞你是好汉子呢。”
  李少杰被赞得飘飘然时,车子进入刚打开了电闸的大厦的停车场里。
  停车场里除了护卫外,还多了两名一看便知是便衣警察的男子。
  那两人和孙强等非常熟络,招呼后向李少杰客气道:“李先生若有时间,就随我们返回现场一趟,说出当时的情况。”
  另一人道:“我们亦想投资李先生的基金,不知要办什么手续呢?”
  李少杰边行边说,心中安慰,这便是好心有好报,自己本着良心帮助别人,终收到了效果。
  在现场录了口供后,亲来慰问的区域总警司,也是他的基金客户的谭端正驾车把他送往钟倩婷试镜的影楼,在途中道:“魏波给我们揪了回去问话,保证他今晚除了上洗手间外休想踏出问话室半步,哼!这小子不知是不是发了疯,谁敢不尊敬李先生?你那警务人员贷款买楼计划,造福了我们不知多少同僚,很少有钱人有像你那种胸襟的。”
  李少杰谢过后问道:“传闻魏波背后有几个国际级的大毒枭为他撑腰,是否真有这种事?”
  谭端正道:“目前仍只是在怀疑阶段,抓不到他的痛脚,否则早把他关起来了。李先生,有一点你不可不防,在这里我自有办法可保你无事,但既牵涉到国际毒贩,你到外地时切不可疏忽。”
  李少杰衷心感谢道:“幸好总警司提醒,因为我即将要去美国。”
  谭端正笑道:“小意思!这也是我的责任,少杰,叫我正哥吧!我是真心欣赏你,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使人感到你是个很善良的好人。”拍了一拍他肩头,义不容辞地道:“你什么时候去,通知我一声,我可以找国际刑警里的老友照应你,什么人都不用怕。”
  李少杰一呆道:“那岂非由现在起我完全失去了自由?”
  谭端正失笑道:“魏波仍在一天,你就有危险。这或者就是名成利就要付出的代价吧!”
  李少杰望往车窗外,阳光漫天的街道上行人如鲫,以前他正是其中的一个,现在他却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内。
  忽然,他热烈地怀念起以前的生活。
  李少杰在众保镖簇拥下,进入影楼。
  里面静悄无声,十多名工作人员加上何铁翼和七八名手下二十多人,全神贯注地瞪着扮作阿拉伯女郎的钟倩婷,半卧在床上,摆出一个幽怨怀春少女的美妙姿态。
  她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投进那造型去,在热灼的水银射灯下,不含丝毫人世的杂质,美艳至令人惊心动魄。
  李少杰、孙强及马力行亦看呆了眼。
  “好!”
  众人一齐热烈鼓掌。
  钟倩婷这时才看到李少杰。
  跳了起来,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投进他怀里,喜道:“来带我走吗?只是换衫也累死人了。”
  何铁翼兴奋地走来,送上一叠刚冲晒出来的照片,叫道:“我保证她可红过魏波手上的皇牌凌思。只要把这些照片寄过去给诺亚,我才不信他们不心动。”
  李少杰把钟倩婷拉到一旁的沙发坐下,逐张细看她的造型,其中一款三点式泳衣照,钟倩婷整个人闪着亮光,那种揉合着青春和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
  何铁翼坐到他另一边的沙发道:“你看,小婷有最好的开麦拉脸孔,魔鬼般的诱人身材,要什么表倩便什么表倩,还……”
  钟倩婷赧然嗔道:“翼叔!说够了吗?”
  李少杰叹道:“若你不做明星,天下的男人都要狂哭了。”
  李少杰和被他的爱情润泽得媚艳四射的钟倩婷双双回到公司,见到谢俊和,忙把他拉到一旁道:“立即入地产股,下午拍卖的那三幅地都会以底价三倍以上卖出。”
  谢俊和点头后道:“祈青思在办公室内等你。”
  李少杰心知不妙,这三天他给倩婷缠个不亦乐乎,而自己亦迷恋她动人的肉体和娇痴的热情,除了电话外,没有找过祈青思,而她亦没有理他,想不到今天竟找到公司来。
  钟倩婷自回秘书间工作,他则战战兢兢进入办公室里。
  祈青思静静地坐在靠窗那组沙发里,专注地看着外面海港的景色,神态恬静,听到开门声亦不回过头来看他。
  李少杰硬着头皮,来到她身旁坐下。
  祈青思冷冷道:“少杰!我吃醋了!”
  李少杰像犯了错的学生,歉疚不安地搓着手道:“青思,我……”
  祈青思侧过头来,嫣然一笑,伸手抚摸他的脸颊,眼中射出无比深情,轻叹道:
  “刚才我和俊和谈了很久,他把你和你的明日之星的事全说给我听,我听后心中反舒服起来,因为你终是认识她在先。”接着垂下头去轻声道:“她的确惊人地美丽,那批相片送到诺亚后,震动了整个高层,对我们更有信心哩!很多本来谈不拢的事,现在都迎刃而解,他们还定要你带她一起去见他们,顺便签约。”
  李少杰呆了起来,那岂非他除祈青思外,还要带着钟倩婷去见妮妲,怎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呢?
  四角恋爱绝不会是快乐,只是使人筋疲力尽和痛苦。
  祈青思微笑道:“头痛了吧!看你怎样应付妮坦?”
  李少杰骇然望向她。
  祈青思平静地道:“奇怪吗?不要怪俊和,是我迫他说出来的,警告他若不从实招来,我会立即袖手不理你们的事。”
  李少杰把她拥入怀里,痛苦地道:“我真的对不起你!”
  祈青思反搂着他,柔声道:“你唯一对不起我的事,就是硬着心肠整整三天都不见人家一面,我祈青思真比不上她吗?还是你认为我更可以忍受那没有你的痛苦。”
  “啪!”门被推了开来。
  李少杰暗叫了一声天呀!却不敢推开愈发把他搂紧的祈青思,暗忖若钟倩婷一怒而去,他们的计划将会受到最严重的挫折,吓得闭上眼睛。
  脚步停了下来,好一会再响起来,到了他们身前,浓香的咖啡传入鼻里,接着是托盘放在几上的声音,钟倩婷挨着他在另一旁坐下来。
  祈青思一阵娇笑,放开了他。
  李少杰睁开眼来,望往左旁的钟倩婷,只见她笑吟吟道:“咖啡是我特别煲的,你们快趁热喝。”
  李少杰如在梦中,傻兮兮拿起一杯,递给眼中闪着疑惑之色的祈青思,心中叫苦,自己应怎样应付跟前情景,先不说自己对她们的爱恋,两女是谁也不可开罪的啊!
  钟倩婷的纤手穿进了李少杰的臂弯里,俯前望往祈青思道:“祈小姐,现在我和你都是他的亲密女友,若迫他在我们之中拣一个,你说少杰会怎么办呢?”
  祈青思失笑道:“我才不会这么差劲,要哀求男人拣自己,你会吗?”
  她做惯律师,词锋自是凌厉之极。
  钟倩婷亦不示弱,在右边更搂紧李少杰的手臂,还把高挺的酥胸紧抵着他。
  李少杰头皮发麻,指头都不敢动半个,当然不敢说话。
  他还可以说什么呢?
  钟倩婷笑道:“祈小姐,你忘了喝咖啡哩!”
  祈青思俏脸一红,狠狠瞪了钟倩婷一眼,喝了一口咖啡后失声笑了起来,横了李少杰一眼道:“你的身体可否变得软一点,像僵尸般硬直。”
  钟倩婷亦笑得花枝乱颤,拿起另一杯咖啡,送到李少杰手上。
  李少杰喝了一口后叹道:“现在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自杀!”
  这次连祈青思亦笑起来,放下咖啡,凑过小嘴在他耳珠重重咬了一口后道:“你滚出去,我要和情敌谈判。”
  钟倩婷亦道:“还不滚蛋!”
  门开,钟倩婷笑吟吟走了出来。
  李少杰忙把她截着,充满惊惶的眼睛紧瞧着她。
  钟倩婷笑道:“看你那样子,怕我们打架吗?才不会哩!快进去见你的祈大律师,她有很多正事和你商讨啊!”
  李少杰拉着欲回到桌子的她焦急地道:“但你们……”
  钟倩婷凑了上来,吻了他一口道:“放心吧!我们要的只是快乐,并不是纠缠不清的多角恋爱,快进去吧!”
  李少杰仍摸不着头脑的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迷迷糊糊中返回办公室内。
  祈青思一本正经地和他讨论与诺亚的联营细节。说了几句后,叉起蛮腰娇嗔道:
  “你究竟是否用心在听?”
  李少杰苦笑道:“你应该体谅我现在的心情。”
  祈青思“噗哧”笑道:“好吧!这是你自讨苦吃,今晚你陪她还是陪我?”
  李少杰一愕道:“当然是陪你。”语气却是软弱无力。
  祈青思道:“若她也要你今晚陪她,李先生怎办好呢?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人,你当然不例外。”
  李少杰叹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对,你打我骂我好了,但请不要离开我。”
  祈青思白了他一眼道:“都是你,累人家要争风吃醋,想不到我也有这一日,好吧!
  不要心烦了,你正处于事业最吃紧的阶段,不容有失,我绝不会增添你麻烦的。”接着垂头低声道:“倩婷真的很爱你,她早有心理准备会遇上这难堪的局面。”
  李少杰问道:“那你呢?”
  祈青思眼中射出幽怨之色,瞅他一眼后垂下俏脸道:“只听你对人说话那么不检点,早知你风流自赏,受不住女人的诱惑。只不过想不到会遇上这么强的对手,这么懂得争取心目中的男人。当日见到关妙芝,我一点不害怕,因为我知她争不过我的。”
  李少杰哑口无言。
  祈青思狠狠踢了他一脚,嗔道:“世界末日并没有这么快到来,不要那样子哭丧着脸,有胆同时爱上三个女人,便要挺起胸膛面对那后果。唔!我走了!横竖再说正事你都听不入耳的了。”
  李少杰慌忙随她由沙发站起来,一把拦着她道:“青思!求求你说清楚点吧!”
  祈青思道:“我们早有协议,不会把刚才密谈的话告诉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今晚到我家来吃饭吧!”
  转身盈盈去了。
  “笃笃!”叩门声后,钟倩婷走了进来,若无其事道:“七点了!我们走吧!人家肚子饿了。”
  李少杰心中唤了句皇天打救后,试探地道:“倩婷你四天没有回家了,不怕爸妈挂心吗?”钟倩婷把他由椅里拉了起来道:“放心吧!快点!我还要去买泳衣和替换的衣物。”
  李少杰愕然道:“泳衣?”
  钟倩婷笑道:“没有泳衣,怎到祈青思的泳池游泳?”
  两女娇笑着在池中戏水,怎么看也不像情敌,只像一对好姊妹。
  李少杰坐在泳池边,盖着一条厚暖的大毛巾,双足濯在水里,也不知是何滋味。
  现实愈来愈像梦境了。
  两女争先恐后爬上池来,各取了一条大毛巾,盖在美丽的娇躯上,坐到他两边来。
  出水芙蓉的惊人美态,忙得他的眼都看累了。
  祈青思娇笑道:“倩婷的身材真是世界第一流,难得她长得那么高,配外国高大的英俊小生亦很合衬。不若出本全裸的写真集吧!包保轰动全球。”
  钟倩婷挑战道:“你若肯陪我一起拍写真,我定奉陪。”
  祈青思笑骂道:“去你的!我又不是明星。”
  李少杰心中一动道:“不若由你们给梦想基金作个宣传广告,就是若参加了梦想基金,就会得到像你们那样的美女。”
  祈青思笑道:“千万别做这傻事,否则所有已婚男人都为了怕被扭耳朵,连参加了的亦要立即退出啦!”
  钟倩婷叹道:“生命真美好,这几天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刻。”
  祈青思哂道:“清醒时有少杰陪你,晚上又可作明星梦,当然快乐哩!”
  钟倩婷恼道:“人家是为了少杰,才肯做明星的,你当我真的希罕吗?”
  李少杰听到两女间充满竞争的醋味儿,又不知她们葫芦里究竟所卖何药,那敢插嘴,唯有闷声不响,呆在中间。
  祈青思亲热地搂着李少杰的脖子,半挨在他身上,探过头来朝钟倩婷笑道:“不要嘴硬,你若不爱当明星,拍照时怎会那么投入。”
  钟倩婷娇嗔道:“我若不当明星,怎能和你争!”
  这时电话铃响,李少杰乘机脱身出来,走到遮阳伞下的椅子坐下,拿起话筒。
  何铁翼的声音传来道:“今次魏波真的棋差一着,全城属于他那字头的大佬因受不住警方的压力,群起迫他不准再碰你,看来以后他只能和我们文比了。现在江湖中人都说你当运,魏波派出那四人全是金牌好手,怎知你仍能避过。”
  李少杰想起当时的狼狈相,苦笑一下道:“后天便开幕了,事情进行得怎样了?”
  何铁翼冷笑道:“现在肯来投靠的只是些还未红的小明星和失意的导演,大部分人对魏波仍有顾忌,不过若你到美国一行取得成功,形势将大大不同,现在全看你了。”
  李少杰不解道:“他们难道不知我们实力雄厚吗?就算戏不卖座,或卖不到外埠的市场去,他们亦会有钱收的呀!”
  何铁翼道:“我们有财力洒金钱,魏波也有这能力,况且最当红的几个大牌明星和导演都排满了期,就算有心,一时亦抽不出档期,不过若我们有能力打入国际市场,那就不用我们去求人而是别人来求我们,魏波以外的所有公司那时都乐于和我们合作了。”
  又谈了一会,才收了线。
  李少杰刚站起来,手提电话再响起来。
  他拿起话筒,道:“谁!”
  话筒传来低微的抽咽声,李少杰心中泛起抖颤,道:“是你吗?”
  秋怡的声音响起道:“是我!少杰我对不起你,但现在悔之已晚。”
  李少杰涌起强烈的怨恨,愤然掷下话筒。
  两女骇然望着他。
  李少杰沉着脸到两人身旁坐下,两女挨了过来,他叹了一口气后道:“你们两人已成了我和魏波斗争的成败关键,所以我求你们帮我,假若没有了你们,不但我的影艺事业会一败涂地,我也再没有了斗争的意志。”
  钟倩婷投入他怀里,低呼道:“少杰!我爱你,愿为你做任何事。”
  李少杰抚着她的香肩,望向祈青思。
  祈青思咬着下唇,沉吟了一会后,把头枕往他肩上,叹息道:“不知是否前世欠了你的债,你是第一个令我心软的男人,我虽很妒忌倩婷,可恨又自问离不开你,少杰,人家怎么办才好呢?”
  钟倩婷由他胸膛仰起俏脸柔声道:“哪个有本事的男人外面没有女人呢?我们既不是他的妻子,便一齐当他的女朋友吧!”
  祈青思讶道:“你真能和另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吗?这对我来说是太难接受了。”
  钟倩婷道:“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再婚吗?异日就算少杰真的娶我,你仍可作他的情妇呀,这总好过他再惹上别的女人,我真的很崇拜你呢!”
  祈青思失笑道:“你不觉得这样给他占尽便宜,对我们很不公平吗?”
  李少杰这时连大气也不敢透出一口,更不敢插嘴。
  钟倩婷坐了起来,轻轻道:“其实你也想嫁少杰的,不若由你作他妻子,我做他情妇吧!说到底还是我横刀夺爱,只因我情不自禁,完全没法控制自己。”
  祈青思白了李少杰一眼,再向钟倩婷道:“这时代竟仍有你这种女人,真宠坏了男人,好吧!谁做情妇和妻子暂且放在一旁,我们先做他的伙伴和女友,好好和魏波斗上一场,起码生活得多姿多彩,不像以前那么沉闷。而且倩婷你是那么惹人怜爱,看到你那批照片时,我也又妒忌又喜爱你哩!”
  钟倩婷欣然道:“我最担心的事终于解决了,少杰没了你,进军国际影业的事将受到重大挫折,等若我害了他。嘻!不若我们立即上床做爱吧。”
  李少杰和祈青思面面相觑。
  祈青思粉脸通红,娇嗔道:“我才没有你那么开放,不成!绝对不成!”
  钟倩婷笑着站了起来,来到祈青思身旁,把她拉起来道:“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的,最紧要是开心和快乐。大律师去吧!我只是说笑。我已很多天没有回家了,找个人开车送我回去吧!”吻了李少杰后,才笑嘻嘻走了。
  李少杰睡醒过来,想起昨夜的荒唐事,真像发了一场大梦。
  秋怡为何打电话给他呢?是否因见他现在名成利就,想离开魏波要他覆水重收。
  这是绝不可能的。
  祈青思亦醒了过来,凑到他耳旁道:“我从没有想过肯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你的。”
  李少杰小心地问道:“后悔了吗?”
  祈青思缠紧了他,轻轻道:“我现在只感到很慵懒,懒得不想去思索任何事情。唉!
  你对我的吸引力愈来愈大了,每天你都加深了一点点,而且你有一种不大真实的奇异特质,使人感到和你一起时,像发梦般不会斤斤计较,唉!你这害人精。”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