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时空浪族 >> 正文  
下 卷 第 九 章  首映典礼            双击滚屏阅读

下 卷 第 九 章  首映典礼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7/26
  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李少杰悄悄回港。他由特别通道离开机场,与接机的何铁翼、谢俊和直抵罗庚才的大宅。
  关上房门后,四人坐在长桌商议。
  罗庚才道:“魏波走了很错的一着棋。”
  何铁翼冷笑道:“他这一着棋只错在没有杀死少杰,现在政府对此非常愤怒,特别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由正哥负责,誓要在各方面打击魏波,只要我们能帮上一点忙,他便完了。”
  谢俊和苦思道:“但有什么方法可抓着他的痛脚呢?”
  罗庚才望向李少杰道:“这里数你的脑筋最灵活,想到了什么方法没有?”
  李少杰从容道:“还记得那烂命成吗?”
  罗庚才哂道:“这家伙在上面终日花天酒地,满袋银纸,哪肯再为我们出力!”
  李少杰淡然道:“只要他感到假若魏波一天还在,他便不会有好日子过,他就要为我们卖力。”
  罗庚才动容道:“好办法,由我那个罩着他的老友找两个人,扮作奉魏波之命去杀他的杀手,应是举手之劳的事,那时烂命成只有来求救于我们。”
  李少杰道:“办妥这件事后,我们便展开全面反击,直至魏波完蛋为止。”
  祈青思走出公司大厦的正门,一辆车悠然在她面前停下,车内的男子轻佻地向她吹着口哨。
  祈青思暗骂一声,看也不看他,沿街往停车场走去。
  那车跟着她缓行。
  祈青思芳心震怒,停了下来往车内望去,一瞧下“啊!”一声叫了起来,乖乖坐进车内去。
  李少杰驱车前行,另一手放到她露在短裙外光致致的玉腿上,轻轻揉捏着。
  祈青思嗔道:“为何回来了都不告诉人家?”
  李少杰微笑道:“因为要进行秘密任务。倩婷的戏刚开拍,便让魏波当我仍留在那里好了。”
  祈青思垂头咬着唇皮道:“倩婷告诉了你吗?”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道:“这样也好!以后我可以专心爱你。”
  祈青思道:“你会否是口不对心呢?”
  李少杰大力捏了她的腿一下,狠狠道:“我就算想不爱你亦办不到,你才是真正的缠人精。”
  祈青思娇呼后凑过来,重重吻了他脸颊,两手移往腿间,抓紧了他作怪的手,制止了愈来愈不规矩的动作。坐直娇躯后欣然道:“倩婷真是个很为人着想,也很特别的女人。她其实很有主见和打算,她有没有告诉你一直想当明星,现在终于心愿得偿,应可弥补离开你的伤痛了。”
  李少杰为之愕然,女人真难理解,明明心中想当明星,偏偏摆出各种伪饰的姿态,使自己还真以为她是为了自己才肯这样做。
  祈青思低声道:“现在你要带人家到哪里去呢?”
  李少杰涌起失落的灰黯情绪,答非所问道:“告诉我,你究竟想当我的女朋友还是妻子?”
  祈青思娇躯一颤,反问道:“你不是决定了不再婚吗?”
  李少杰有点粗暴地道:“先不要理我的问题,只是告诉我你心里的话。”
  祈青思一呆道:“少杰,你好像受了很大刺激的样子,是否因为倩婷……”
  李少杰烦躁地打断她道:“不要再提她,快答我。”
  车子这时驶进隧道,朝新界飞驰而去。
  祈青思强忍着因他前所未有的态度而来的怒火,冷冷道:“你先告诉我,为何想知道答案?”
  李少杰亦冷冷回应道:“因为我再不想在男女的事上纠缠不清,你一是只做我的女朋友,一是永远做我的妻子。假设是后者的话,我会做一个忠诚的丈夫,否则莫怪我会心花花。”
  祈青思蓦地一掌刮来,“啪!”的一声后,李少杰脸上立时多了个掌印。
  车子发出嘎嘎尖叫,“之”字形在马路上乱闯,吓得后面的车连忙响号警告。
  祈青思双手环抱胸前,铁青着俏脸,呼吸剧烈起来。
  李少杰清醒了过来,把车子驶到一个避车处停下来,往余怒未消的祈青思瞧去,苦笑道:“对不起!我说的话太放恣了。”
  委屈的热泪由祈青思眼眶不受控制地狂涌而出,却没有说话。
  李少杰俯身过来,把她紧压座位上,搂个结实,用舌头舔去她脸上的泪珠。祈青思闭上眼睛,任他施为,但亦没有任何反应。最后李少杰找到她的香唇,开始时,她的唇冷若冰雪,但当李少杰的舌头侵进了她的小嘴后,她渐渐生出强烈的反应。
  狂野的热吻后,祈青思叹道:“少杰!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刚才那种语气和说话。”
  李少杰摇头道:“不!你想恨我亦办不到,因为直到此刻,找才真的知道你深爱着我,否则以你的性格,怎会流下泪来。”
  祈青思不依道:“以后都不准你提起这件事。”
  李少杰放下心来,与她再缠绵一番后,才驱车朝上水的方向驶去。
  祈青思轻轻道:“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好吗?你可以去交新女友,我也可以接受别的男人的约会,看看可不可以忘记对方。”
  这回李少杰无名火起,冷然道:“你真心想忘记我,李少杰定会成全你的。”
  车轮与公路面摩擦的声音倏地响起,车子惊险万状地违法掉头,到了另一边的马路,往市区驶回去。
  祈青思闭上俏目,紧咬着嘴唇,再没有作声。
  车子由怒马狂驰,逢车超车的高速逐渐缓慢下来,回复正常的速度。
  八时多一点,李少杰驶进了祈青思在西贡的家。
  车子停定后,两人仍是僵硬坐着,没有人说话,亦没有人下车。
  祈青思呼吸倏地沉重和急速起来,一把推开车门,往屋子狂奔而去。
  看着她动人的背影消失在入门处,心中涌起强烈的痛楚,一拳打在驾驶盘上,才驱车离去。
  他降下车窗,让寒风吹进车内。
  他不想为爱情受苦,因为秋怡已让他受够了。
  李少杰拿起车内的无线电话,拨了戴安的号码,接通后道:“伯母!戴安在吗?”
  戴安的妈咪显是误会了他是另一个人,奇道:“你还未见到她吗?她出门有半个小时了。”
  李少杰愤然挂断线,接着是无比的失落和疲倦。
  秘密部署了三天后,李少杰正式回公司上班。
  新请回来的秘书赵丽青长得相当灵巧美丽,姿色和戴安相当,见到李少杰时俏目射出倾慕的神色。
  李少杰心中警惕,礼貌地和她招呼过后,回到办公室工作。
  按着的两个月,李少杰修心养性,专心在黄金、股票、物业等方面作巨大的投机和投资赚钱,每隔一段时间又把巨额的金钱捐往世界各地的慈善机构,使他们公司的声誉更是如日中天。
  各地的游资纷纷注进他的梦想基金里,使基金攀上全球三甲之位,在财经界成了举足轻重的巨人。
  与祈青思律师楼的接触全由谢俊和及何铁翼进行,李少杰和她再没有见面或说话。
  有关魏波的消息亦不住传来,在警方的压力下,原来追随他的各区黑社会头目,纷纷与他划清界线,势力大不如前。
  何铁翼在此消彼长下,取得另一条主要院线的支持,准备开拍与诺亚合作却以本地影星为主的大制作,这时轮到影界的红人来巴结他了。
  钟倩婷那套全球触目的科幻电影进行得很顺利,消息不停见报,梦想影艺亦成了国际级的影艺公司。
  朱明的地产建筑公司不住扩展,投资伸延至大陆和东南亚其他地方,以低廉的楼价,造福各地市民,赢得了各地政府大力的支持。
  他们的投资策略亦有所增进和改变,成立实验所,聘请世界各地专才进行高科技的发展和研究,向电子电脑业进军。
  一切还是刚开始,但却是很理想的起步。
  这天是在这办公室的最后一日,明天他们会迁进全市设计最先进和最高的梦想大厦,他和谢俊和将占用顶层,天台是可供直升机降落的平台和公司的私人会所,总公司基本职员已增至二百人以上。
  一切都是由那一个梦开始。
  可是他并不快乐,因为他欠了点东西。
  谢俊和这时走进他办公室内,回首往事,唏嘘一番后,道:“忘了倩婷吧!听说她和施力辛这有妇之夫打得火热,妮妲则告诉珍妮要和同学去滑雪,新年都不回香港了。
  只有青思才是真的对你好。唉!或者都是给你逼成那样子,自美国回来后,你便不肯接听她们的电话了。”
  李少杰道:“我过了一段荒唐的日子,现在应是结束的时候了。”
  谢俊和沉吟了一会后道:“烂命成终于中计了,听说才叔的朋友布局骗去了他所有钱,又使人扮作魏波的人追杀他,吓得他逃了回来,要求我们保护他,才叔和他谈过后,他提出要求另一个一千万,说若魏波仍从事贩毒,他有办法可以得到情报,唉!但在这风头火势的时刻,魏波怎敢再碰毒品。”
  李少杰沉声道:“白伟奇的情况如何?”
  谢俊和道:“这傻仔还懵然不知已给看穿了,我故意升了他的职,哼!”
  李少杰道:“是时候了,你先着翼叔使人到税局揭露他瞒税的事,乱他心神,当我们第一出戏首映时,我们就利用白伟奇使他重重的摔一跤,各方面的攻势,会使他出现周转的困难,当他被迫要由毒品赚钱时,就是他身败名裂的时刻,把这计划告诉正哥,让警方可配合我们。”
  谢俊和拍桌道:“好计谋,他手上很多钱都不是他的黑钱,一旦出现危机,自会被迫铤而走险。”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扳倒了魏波,秋怡的命运会变成怎样子呢?
  谢俊和离去后,戴安打电话来,他犹豫了半刻后,吩咐赵丽青接通电话。
  戴安幽怨的声音道:“少杰!为何你不守诺言?”
  李少杰平静地道:“谁说我不守诺言,只是你约了男友吧!”
  戴安沉然半刻后,叹道:“原来那个真是你的电话,但你可再找人家嘛。”
  李少杰默不作声。
  戴安激动起来道:“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会寂寞、会痛苦,需要节目和安慰,你可以明白人家吗?”
  李少杰听得哑口无言,自己有关心过她吗?叹道:“算我不对,今晚吃饭好吗?”
  戴安凄然道:“太迟了,我答应了男友的求婚,今天打电话来是想亲口告诉你的。”
  号啕声中挂断了线。
  李少杰心如铅坠,终忍不住拨了个电话给祈青思,报上名字。
  好一会后秘书回话说:“李先生……祈律师说她很忙,没时间听你的电话。”
  他颓然放下电话,发誓以后都不会再找她。
  那晚他喝得酩酊大醉,到了下午才勉强回到新公司去主持乔迁酒会。
  祈青思当然没有来,虽然连港督都来了。
  那晚他随了何铁翼和罗庚才到夜总会胡混,惊动了所有小姐来对他刻意逢迎,可是他却全看不入眼,最后由何铁翼亲自送了醉得不醒人事的他回家去。
  次晨谢俊和的电话吵醒了他,兴奋地道:“我猜想你没有看报纸,让我读给你听!
  ‘昨日凌晨廉署派出大批人员,搜查与影业大亨魏波有关系的寓所和多处公司办事处,并把他带走问话,现时仍被扣留中。’”李少杰意兴索然道:“真是好消息!”
  谢俊和知趣地收了线。
  铃声响了起来,他按着了对讲机,保镖孙强沉声道:“凌思小姐找李先生。”
  李少杰一震下宿醉醒了大半,吩咐让她上来后,匆匆梳洗换衣,才去应门。
  久违了的秋怡玉容消瘦,哀怨的眼色紧罩着她的双眸。
  李少杰压下复杂的情绪道:“进来吧!”
  秋怡随他到沙发坐下,环视四周,道:“这间屋子很舒服。”
  李少杰不耐烦地道:“找我有什么事?”
  秋怡垂下头去,低声道:“不知道,只是想再见你。”
  李少杰平静地道:“你的魏先生被拉了去,你才可以来见我吧!”
  秋怡咬牙切齿道:“他不是人,最好永远把他关起来。”
  李少杰愕然望向她。
  秋怡苦笑道:“你以为我快乐吗?一点自由都没有,不但成了他泄欲的工具,还要在他迫令下奉迎他要巴结的人,少杰!我错了。”
  李少杰怒发冲冠,喝道:“错了!你和魏波串谋陷害我,迫我签字离婚后,又着财务公司的吸血鬼来对付我,幸好我福大命大,活到今天,你仍敢来说错了,你连说这话的资格也没有。”
  秋怡俏目泪花乱转,惶然摇头道:“这些事我真的不知道。”
  李少杰火上添油,拍桌大骂道:“不知道?那天坐在车内让魏波摸着大腿,看着他对我威迫利诱那个人是你的替身吗?不是你说要我放过你吗?但谁来放过我呢?”
  秋怡泪流满脸凄然道:“那时我是身不由己,魏波签了我五年死约,我……”
  李少杰见她哭得像个泪人儿,心中一软道:“罢了!那全是过去了的事,你想离开魏波吗?”
  秋怡抹去热泪,摇头道:“魏波心狠手辣,若我走了,他会对付我家人的。”
  李少杰沉吟片晌,道:“这确是个头痛的问题,你有三位姐姐两个哥哥,总不能破坏他们和平的生活。但要对付魏波,我还是有办法的。”
  秋怡战战兢兢地道:“你还恼我吗?”
  李少杰坦白地道:“爱爱恨恨,都是昨天的事了,我们再没有重新结合的可能,不过我怎忍心不理你,说吧!要我怎样帮你。”
  秋怡摇头凄惶地道:“我不知道,少杰!我不会怪你不肯和我复合,我是应受这惩罚的!”
  李少杰移身过去,搂着她香肩道:“算了!以前的事不要再提了,只要把魏波关起来,你可改投梦想影艺,未来的前途仍是一片光明的。”
  秋怡低声道:“魏波很厉害哩!你真能对付他吗?”
  李少杰冷哼道:“你太看高他了,现在的他在我眼中算是老几,若我不是奉公守法,他早没命了,你当他自己不知道吗?他只能把气出在你身上。”
  秋怡道:“若不用非常手段,怎能对付他呢?”
  李少杰自信地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计。”
  秋怡投入他怀里道:“少杰你真的变了,我真是有眼无珠,白白放过了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李少杰苦笑自嘲道:“最好的男人?有这回事吗?”
  秋怡急道:“起码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你更好。”
  搂着她丰满动人的肉体,李少杰忍不住升起了原始野性的欲火。
  秋怡“啊”一声后羞然道:“少杰!若你对我还有兴趣,可以立即要我,事后我绝不会藉此缠你。”
  李少杰暗骂自己不争气,扶着她站了起来道:“快回去吧!这次廉署的行动其实不会有什么实质的后果,只是挫他气焰,增添他的困扰,最迟今晚便要放他出来,目前你莫要惹起他的疑心。”
  秋怡喜道:“原来真是你整他的。”
  李少杰傲然道:“是又怎样?他奈何得了我吗?”
  秋怡用尽所有气力把他搂紧,吐气如兰道:“真的不想在我身上发泄一番吗?”
  李少杰克制着肉体的冲动,拥着她到了大门处,道:“你若还听我的话,立即回去,待将来魏波的事结束后,你会有新的生活。但不要再想我和以前的事了。”
  硬着心肠把她送了出去。
  不知为何秋怡走后,他反而轻松起来,忙赶回新公司去。
  才踏进写字楼,秘书赵丽青兴奋地向他请安后道:“我从未见这么美好的写字楼,就像家里那么舒适写意,教人不愿离开,以后午餐还可到天台去吃,听说公司订了两架直升机,可以让我坐吗?”
  李少杰看到她天真可人的样子,打趣道:“你若欢喜,还可以住在这里。”
  赵丽青欣然横了他一眼道:“何先生和钟倩婷到了,在会客厅等你。”
  李少杰这才记起钟倩婷回港宣传她的新片和参加在这里与美国同时举行的全球首映礼,心脏跳了起来,朝会客厅走去。
  钟倩婷出落得比以前更美丽,艳光照人,见到李少杰,不理旁边的谢俊和与何铁翼,小鸟般投进他怀里。
  谢俊和向何铁翼打个眼色,悄悄退了出去,还关上了门,吩咐不准任何人进去。
  钟倩婷对他的态度没有半点改变,送上香唇主动地狂吻着他,娇躯扭动摩擦,使他被秋怡挑起了的欲火又再爆发起来。
  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只以最狂野的原始动作表达和发泄他们积压的热情和纠缠不清的恩怨爱恨。
  暴风雨过后,钟倩婷边穿衣边道:“若我下次回来时青思仍不肯睬你,我会留在你身旁,永不再离开。嘻!我昨晚见过她,亲口向她发出这警告。”
  想起她和男人鬼混的事,李少杰妒恨道:“你舍得撇下新男友吗?”
  钟倩婷坐到他腿上,为他结领带,笑道:“人家只是贪玩吧!你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世界应是如此公平的吧!你真狠心,原来你除我的电话外,连妮妲的电话亦不肯听,拍完戏后妮妲带我去玩了几天,那小家伙比我还风流。”
  李少杰苦笑道:“最不风流的是我吧!是了,青思对你的警告有什么反应?”
  钟倩婷醋意大发道:“忍不住了吧!我偏不告诉你,记着!你绝不能因我做了明星而不理我,这是你答应的。”
  对着如花玉人,李少杰再没有半点怨气,只怪自己不够开放,道:“住在哪里,不若搬来我家里住几天吧!”
  钟倩婷摇头道:“人家想得要命呢。但却不敢这样做,我还要赶回美国开第二部戏,电影很好玩哩!而且所有人都很疼我。”
  李少杰道:“有我在后面为你撑腰,谁敢不疼你。”笑道:“何时回去?”
  钟倩婷神色一黯道:“明天早机,由现在开始,我不准你离开我半步,直至我上机。”
  当晚的首映礼取得空前的成功,获得所有人的赞赏,至此所有人都知道魏波在影坛的地位大势已去,以后是梦想影艺的天下了。
  钟倩婷一跃而成国际艳星,前途无可限量。
  首映礼后,何铁翼在总公司天台的会所举行只招待自己人的祝捷酒会,气氛融洽热烈。
  半途中祈青思意外地姗姗而来,她容光如昔。衣着比平时性感了少许,一现身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李少杰被谢俊和推了上去,可是她冷冷看他一眼后傲然道:“我这次来是为了倩婷,李先生不要误会了。”
  气得李少杰推开谢俊和,走到一角喝闷酒。
  不一会后换上便服的钟倩婷笑嘻嘻地硬拉着祈青思来到他身旁,笑道:“一个是我最爱的男人,一位是我最亲密的好友,可怜我却要撮合这对错贴了的门神,你说我是否前世欠了你们点什么呢?”
  祈青思转身欲走,又给钟倩婷硬扯了回来,严重警告道:“这是最后一个机会,明天我便离去,再回来时我便不会做这蠢事了。”
  祈青思嗔道:“那就让了他给你吧!”
  钟倩婷恶狠狠地道:“你给我乖乖站在这里,横竖你不会反对我作他的情妇,我才不想这么快没自由哩!”笑着走了开去。
  李少杰和祈青思呆站在一起。
  祈青思低骂道:“小心眼的男人!”
  李少杰勃然大怒道:“你说什么?”
  祈青思不理他,径自走往摆满食物的长餐桌,拿起小片糕点,送进口里去。
  李少杰追到她背后道:“我怎样小心眼?”
  祈青思“噗嗤”一笑,差点把糕点喷了出来,回身盯着他道:“还不小心眼吗?人家不接你一个电话,难道不可以再打来吗?累得我推了所有约会,呆等了你几天。”
  李少杰呆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她。
  祈青思伸指戳在他胸膛上,娇憨地道:“算你吧!没有出去花天酒地,到夜总会亦没有和投怀送抱的女人鬼混。”
  李少杰愕然道:“你怎会知道?”
  祈青思道:“你以为身旁的人只对你一人忠心吗?告诉你,他们全给我收买了,每天都向我通风报讯,所以嫁了你后亦不担心你敢作怪。”
  李少杰像傻子般搔头道:“我有说过娶你吗?”
  祈青思绷起俏脸,但旋又忍不住笑道:“不娶就拉倒。”接着挽起他的手臂朝钟倩婷走去,道:“我们再不要骗自己了,我和你都学不到妮妲和倩婷的本领,可以和人鬼混还乐此不疲,我们只可以乖乖和静静地享受无风无浪的爱情生活,好了!我投降了,你亦应投降了,你的白旗在那里?”
  李少杰苦笑道:“早在心头那残破的阵地扯了起来。”
  祈青思俏脸一红道:“那还不带我和倩婷回家?”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