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寻鼎记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笑击倭士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三十一章 笑击倭士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朱少阳的心里十分着急。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研究两幅画,发现这两幅并没有什么秘密之处。他不禁怀疑努尔哈赤所告诉他的这消息是否确实,但现在又不能去找他,朱少阳的心里也是矛盾之极。
  这天,朱少阳在府中刚吃完早饭,坐在太师椅上,思考着如何去取得另外两幅图。忽然下人来报:“龙太师带着两位倭人来求见。”
  朱少阳一听是龙太师,心中暗忖没有好事,但仍示意让下人领了进来。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龙千山及两位倭人来到了厅中。
  龙千山见了朱少阳,依然微笑着说道:“王爷,一段时间未见,似乎气色不太好,可要保重身体啊!”
  朱少阳听罢,心中暗道:身体不好岂要你来过问,口上却客气地道:“太师,今天真是难得啊!竟然让太师到府中来,真是不知有何要事啊?”说罢,忙让下人沏茶去了。龙千山见朱少阳问道自己登门之事,忙说道:“喔!王爷,老夫今天来是有要事相商的,还是先让老夫向王爷介绍一下两位远方来的客人。”
  说着,便将手引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一位身着和服的年轻男子,说道:“这位是倭国柳丁一派的柳丁一郎,”
  接着又指着另一位稍长的男子,说此人乃倭国第一武士松降太郎。
  朱少阳听罢,知道今天这两人是有番来头的。
  龙千山介绍完两位倭人之后,继续对朱少阳说道:“王爷,柳丁一郎和松隆太郎,这次来本国是奉他们天皇之命来向皇上朝贡的,另外他们此次还想借机来讨教一下中原的武功。”说罢,望了望来少阳。
  朱少阳听了龙千山的这番话,终于明白了这两位倭人来的目的。
  朱少阳转了转话题,说道:“那么皇上又有何意见呢?”
  龙千山忙接口说道:“皇上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另外皇上还让王爷全力操办此事。”朱少阳听到这,心中不由升了一阵怒火,暗骂这皇上到底是个昏君,问也不问我一下,便又推给了我。
  看来,跟这样的皇帝做事,不累死也要被气死。
  算了吧,等应办完了这些事,找到另外两幅画后,打死我也不做这个龟王爷了。朱少阳略微沉思了片刻,缓缓说道:“既然皇上下了令,那么本王使只有全力办好此事了,本王会安排合适的人选来与他们进行比试的,至于地点嘛……”
  朱少阳的话还未说完,柳丁一郎便开口说道:“王爷,据我们所知,王爷本身就是一位武林人士,而且功夫也很高,因此我们很想见识一下王爷的身手,希望王爷能够够答应我们。”
  朱少阳听了柳丁一郎的话后,不觉心里感到惊讶,怎么自己会武功他们会知道的。于是,对柳丁一郎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本王会武功的。”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龙千山说道:“王爷,你会武功之事是老夫告诉他们的,这事朝中官员都知道,再说如果王爷能够代表大明朝与这两位倭人比武,那肯定是一件盛事,王爷,你说是吗?”
  朱少阳见是龙千山告诉他们,知道他还在为上次绑架之事记仇。
  龙千山又说道:“王爷,另外皇上也希望你能参加这次比武,还希望王爷,不要让皇上失望啊!”
  朱少阳听完这些话,知道自己的处境真是进退两难。
  不由看了看龙千山那略显得意之色的表情,他的心中的怒气就象即将暴发的火山似的。但他还是压抑了下去,沉思了一会,对三人说道:“那好!本王就答应与二位作一番比试,时间就在三日之后,地点嘛就还在西效皇庄吧!龙太师,比武场的布置就由你来负责吧!”
  龙千山见朱少阳答应了比武一事。
  于是也很爽快地答应了朱少阳所提之事。
  此时,在场四人中也许只有他的心情最好了。
  原来,这两位倭人是龙太师与倭国国君联系所派来的。
  自从明英宗年间,倭国国君便派人在明朝海岸境内四处劫掠,并伺机侵略中原领土,他们一直想扩张自己的领土范围,可是被抗倭将领戚继光一举给歼灭,并赶出了中原沿海一带,虽说实力受了损伤,但他们侵略的野心一直未灭。
  他们便联系了太师龙千山,并将之收买作为在朝中的“耳目”。
  当他们知道朝中官员腐败无能,社会形势动荡不安之时,觉得正是进攻之所,可是不知怎的突然又冒出了位镇亲王。
  且据龙太师说他为人十分厉害,在朝中颇有官员钦佩于他,皇上也是十分器重这位所谓的兄弟。
  因此倭国国君十分担心会有所不利。
  再加上龙千山上次拉拢官员,扩大势力未果,龙千山与倭国国君于是商议以朝贡为名,派两位武功高强的倭国武士以比武之时趁机谋害朱少阳,这样就可以顺利的实施进攻计划。再说龙千山从朱少阳的府中出来之后,便将两位‘倭人接到了自己府中设宴招待,席间三人更是畅谈如何要将朱少阳铲除,在酒足饭饱之后,龙千山便去布置起比武台了。龙千山出手果然阔绰,他以二两银子一天的工钱请了要有二百名民工来布置比武台,要知道庄稼人干上一年,也不见得能攒下二两银子。
  如此看来,龙千山不知平时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当然,这比武台的布置三天后,也就能顺利完工了。
  三日后,西郊皇庄内已被龙千山布置好了一切,比武台仿效了擂台的方式,堆起了一个两丈多高的土台,一座椅山,山前设置贵宾席,两端则由禁卫军结成人墙巡罗防守。午时时分,朝中的官员以及万历皇帝都已坐在了贵宾席上,议论声颇为吵杂,大多是谈论这次比武的输赢。
  过了片刻,正主儿都来了,龙千山及两侠倭人步入了场中,接着而入的便是朱少阳了。只见他穿了身白色的紧身练功服,腰佩长剑,气宇轩昂地走到了贵宾席前。在万历皇帝的点头示意下,比武也就在正式开始了。
  这次比武是猛剑清当仲裁,由于孟剑清与朱少阳曾交过手。
  因此孟剑清特意向朱少阳说了些客套话,随着旗牌官的一声“开始”,朱少阳首先跃上了比武台,随之而跃上比武台的正是柳丁一郎。
  柳丁一郎客气地向朱少阳以中原武林的方式抱拳示礼。
  而朱少阳也抱拳还礼。
  这时柳丁一郎说道:“王爷,我们柳丁家族向来以‘忍术’闻名全国,也就是中原武林所谓的轻功和暗器,当然,我们柳丁家族的空手道也是十分厉害的,因此,小人想与王爷在这方面进行比试一番,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朱少阳听了柳丁一郎的介绍后,觉得凭自己古今不同的武术应该可以来应付柳丁一郎所提出的比武方式。
  于是点头说道:“好吧!就按阁下说的方式吧!只是不知阁下想先比试哪样。”柳丁一郎想了想,说道:“先比轻功和暗器吧!咱们双方先由一人发暗器,另一人以轻功进行躲闪,如若被暗器击中,就算一方输了,王爷,你认为怎样?”朱少阳点头答应了。
  并让柳丁一郎先发射暗器。
  柳丁一郎先从怀里掏出了三枚暗器,以“追星赶月”的手法向朱少阳身上射去。所谓追星赶月便是先发射一枚,再发射第二枚,最后再发射第三枚。
  但由于所加的劲道不同,因此反而是最后一枚最快。
  因此对躲闪之人来说有时反应不过来,但朱少阳却施展出飞天步从容不迫地闪射了过去,三枚暗器都钉在了不远的树木上。
  而柳丁一郎一击木中,再次掏出五枚的暗器,闪电般地分上中下三路向朱少阳飞来。朱少阳似乎早有防备,猛吸主口真气,将身形向上拔起,五枚暗器帖着朱少阳的鞋底下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柳丁一郎见朱少的身形在半空,暗讨这正是绝好机会。于是,手一甩,再次五枚暗器向半空的朱少阳射去。
  朱少阳见又有暗器向自己飞来。
  于是使出气为两用之法,将真气再次从气海穴中吸上与丹田之气汇合。
  只见朱少阳的身形在半空中再度拔起,这次竟然比第一次还要跃得高,五枚暗器再度落空了。
  而场下的众人都被朱少阳这不可思议的轻功,惊呆了。
  就连柳丁一郎也都叹为观止。
  朱少阳轻轻地落在比武台上。
  对着发呆的柳丁一郎说道:“承让了,阁下!”
  柳丁一郎被朱少阳的话给说醒了过来,忙抱拳说道:“王爷的轻功真乃一大绝技,小人十分佩服,下面就请王爷发射暗器吧!”
  朱少阳想了想,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练过发射暗器之术。
  于是说道:“这样吧!暗器本王不想再作比试了,下面就让本王来见识你的空手道吧!”柳丁一郎似乎没想到朱少阳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不禁疑惑地问道:“王爷,难道你要放弃这样的机会?”
  朱少阳坚决地回答道:“阁下不用多说了,咱们还是在拳脚上见真功吧!”柳丁一郎听罢,不禁对朱少阳的这种行为有些钦佩起来。
  但他仍运气贯注全身,准备尽全力击倒朱少阳。
  贵兵席上的龙千山听朱少阳说放弃发射暗器,不禁暗自高兴,心想:“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要,看样子朱少阳啊朱少阳,你可是在自寻死路。”
  而其它的官员见此也是议论纷纷,都弄不懂朱少阳为何要如此做法。
  而这时台上的朱少阳却并没有考虑什么,他知道自己要在下面的比试中打倒对方。因此集中精力来准备应付对方的招式。
  他知道空手道之术比中原武术要来得简练实用,也更尽威力,它不注重招式的变化,而是讲究直接实用,“快、准、狠”便是空手道之术的三大要素,而且它灵活运用了人体的各个部分,将这些都变成了攻击武器的一部分。
  想到这些,他决定利用自己在军中所学的技击之术来应付。
  柳丁一郎的一声怒吼。
  将朱少阳的思绪打断了,他知道柳丁一郎已经主动发起攻击了。
  柳丁一郎疾步向前,来到了朱少阳的面前。
  一个摆拳便向朱少阳的面部打来。
  朱少阳抬起左手挡住了对方的这一拳,随着两人的近身搏战,使得观看之人都十分震惊,朝中的官员都不知道对方施展的是何种武功,而松隆太郎则看得心中大为震惊,他没想到朱少阳也会施展空手道,而且所打出来的比空手道更为厉害,也更为全面,他不由全神贯注地注意起朱少阳的一招一式来。
  而这时台上的柳丁一郎也是十分震惊。
  他的拳路都被朱少阳给封死,对方仿佛都知道他的拳会打向何处。
  于是,他一咬牙,发挥出全身功力,拳脚并用,飞快地打向朱少阳。
  而来少阳在与柳丁一郎的一番交手后,发现这时的空手道还不全面,利用身体的部分也不充分。
  于是信心更加充兄,决定用奇招打败柳丁一郎。
  只见朱少阳在挡住柳丁一郎的一番快而狠的攻击之后,他也开始主动攻击,时而直拳,时而摆拳,时而倒踢,时而时击……这些组合拳脚路数他在军营之时已是十分熟练,如今施展出来,回上所练的内力,那真是劲道十足,打得柳丁一郎只有招架之术,柳丁一郎被朱少限的一番急攻打得晕头转向,在胸部挨了一记肘击之后,又被朱少阳一记转身侧踢给踢下了擂台,倒在地上,半天才爬起来。
  朱少阳获胜后,并没有太多高兴,他反而站在台上沉思了起来。
  原来他是在有些责怪自己刚才出手似乎有些太重了。
  台下观看的万历皇帝及其官员见朱少阳获胜,不禁齐声鼓掌,拍手叫好。只有龙千山在一边愤怒地看着他,恨不得能将他一口给吃了。
  这时,松隆太郎跃上了台来。
  只见他身躯雄伟,身穿一套和服,他先朝朱少阳施了施礼,然后说道:“王爷果然是好武功,在下十分佩服,不知王爷准备如何比试?”
  朱少阳淡淡地说道:“悉听阁下尊便!”
  松隆太郎决定先给对方一点下马威。
  于是哈哈一笑,说道:“在下先献演一点小技,等王爷过目后,任选一项赐教如何?”说完也不等朱少阳同意,就对贵宾席上的龙千山说道:“太师,请叫人把东西抬上来吧!”
  龙千山点了点头,朝台下的一名守卫使了个手势,守卫便向一边跑去。
  不一会儿,台下走出了一列位汉。
  前面两人抬着一口锅炉,炉中燃着熊熊的炽炭,后面是四人抬着一方石磨,那磨盘大小如桌面,是用骡马牵着转的那一种,再后面是四名肩扛长矛的军士,最后面还有四名手挽强弓的健汉。
  松隆太郎见东西抬了进来。
  于是,傲然地说道:“王爷,在下对中原武学心仪已久,故而今天能趁此与王爷讨教,真感三生荣幸,现在抛砖引玉,献演薄技,聊搏一笑,下面就由在下表演单掌碎磨!”他叫人把磨石摆在了台线的正中,还叫了一名旗牌官拔出腰刀,对着磨石砍了两刀,铿然作声,以证明那是货声价实的石磨,然后举起右掌,叱喝一声,猛拍而下。台下观看之人都为之一震,那磨石已裂成了无数拳头大的小块,坍碎在台上。没有人叫好,只有人暗暗心惊。
  朱少阳见松隆太郎表演了这一幕,知道对方是给点下马威给自己看看。
  于是,心生一计,微微一笑,说道:“阁下真是神力惊人,不过这些碎石堆在台上,会影响接下来的比武,还是由本王代为收拾一番吧!”
  松隆太郎见这着没有将朱少阳吓住,。动中十分不服,也不知道朱少阳要要什么花样,口里只好客气地说道:“这种贱事怎可劳动王爷大架!”
  朱少阳笑着说道:“没关系,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说着变腰伸手拾起那些石块,也不用眼睛看,信手乱掷,动作很快,刹那间已丢得干干净净。
  台下立即发出喝彩声。
  原来朱少阳掷出的石块,都落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上,而且还巧妙的垒成一座石塔,底面大,上面尖,十分整齐,仿佛是用手一块一块堆砌起来。
  他拿了最后的一块石头笑着对松隆太郎说道:“塔顶不可无宝为镇,在下以此一捧石珠,权充佛门的舍利子吧!”
  只见朱少阳运起内力,将石块捏碎了,放在掌心一搓,居然搓成六个浑圆如珠的石球,随手一抛,那堆石球平平整整一落在塔顶,下三上二,顶尖安着一颗,这一手更赢得了不少喝彩声,连万历皇帝也是对此赞不绝口。
  松隆太郎见自己安排好的惊人项目,竟替朱少阳作了露脸的机会,气得脸上变了色。他知道朱少阳的内力深厚,运用也十分巧妙,但多少还是沾了自己的光。原来松隆太郎表现的硬功并不是十分十美,一掌碎石,功力运用的尚未均衡,虽然将一块磨石震碎了,但着掌的那一块受力最先,碎得也就厉害一点,石质也已变脆,也就很容易捏碎。
  而朱少阳偏偏将那一块留在最后,这样就很容易搓成石球。
  松隆太郎这一着真是被别人拿了他的矛去捅他的盾,有苦说不出。
  于是,他冷冷一笑说道:“王爷的武功真是已到出神入化之境界了啊!”朱少阳见对方的神情,心知对方是在嘲笑自己,但仍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哪里,哪里,这完全是托阁下之福,如若不是阁下掌下留情,这座塔又怎能功德圆满呢?”松隆太郎见朱少阳得了便宜还卖乖,气得脸色发青,冷嘿了几声,说道:“下面在下还想为王爷表演一段气功,希望王爷能有所指教。”
  只见那两名荷戈的军士将长矛掷下,对地上一插,矛尖刺透木板,直入土中,树立在台上。
  这一举证明了矛尖的钢锐,也证明了那两名军士的臂力之强。
  松隆太郎道声失礼,脱去了外面的和服,里面竟是精赤着上身,露出了胸前健壮的肌肉。
  然后他退后几步,叫那两名军士拔出了长矛,对准他的胸腹上刺去,松隆太郎挺立不动。
  那两名军士却因用力太猛,为他的体内反弹,喀喀两声,白腊润泽的杨木矛杆都折断了,那两人却由于稳不住身形,踉跄地跌下台去。
  松隆太郎傲然面向台下,叫人看着他胸前,居然连个印子都没有,这一手铁布衫的硬功夫倒是真才实学。
  台下的官员虽然不太热烈,但多少也有几个人为他鼓掌叫好了。
  松隆太郎回头一笑说道:“王爷您看如何?”
  朱少阳见松隆太郎又露了这一手,知道他想露脸,这一手功夫以前他在军营里就练过,更别说他以他现在的内力修为了,于是笑着说道:“这一手本王也可勉强一试!”松隆太郎似乎有些不相信,说道:“王爷也要照办一次?”
  朱少阳又道:“阁下一共带个四个人上来,两个人表演过了,剩余的两个当然也要表演一下了,本王即使拼了命,也得奉陪一下!”
  松隆太郎冷笑说道:“在下本无此意,但王爷既然有意一现神功,那在下自己想一饱眼福了!”
  朱少阳往台沿一站,并不脱衣服,运气贯劲全身,潇洒地一扬手笑道:“来吧!”松隆太郎见此说道:“在下所以要脱掉衣服,是为了证明在下里面并没有穿护心甲之类……”
  朱少阳微微笑道:“彼此习俗不同。本王认为人前裸体是很不礼貌的,所以不敢学此,不过回头阁下可以搜查,本王里面绝对没有穿着护身衣甲之类的护具。”松隆太郎冷笑道:“不必了,王爷说的话,在下一定信得过。”
  这时,台下人听说朱少阳也要进行类似的表演,不禁替朱少阳暗地里捏了把汗。两名军士早已摆好了姿势,朱少阳使了个手势,他们便手挺长矛真冲了过来。这时朱少阳也是挺立不动,那两名军士则跟前面两人相同,由于用力过猛,矛杆折断,都跌下了台去。
  上下的人都为之一怔,没想到朱少阳也能办到,台下的官员见此,真是掌声雷动。而松隆太郎也是客气地说道:“王爷武功果然厉害。”
  朱少阳则笑说道:“刚才这些展示的不过是些换打的武功,现在该咱们两人进行一番正式比试了,阁下是吗?”
  松隆太郎说道:“在下先前展示末技,就是告诉王爷,在下对兵刃一无所惧,因此王爷不管用什么兵刃赐教,在下悉以一双肉掌奉陪!”
  朱少阳想了想笑道:“那么本王也以空手奉陪好了!”
  松隆太郎并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从刚赐的几番比试中他就知道眼前的朱少阳不可小视,不仅功力深厚,而且所学颇杂也很精,于是说道:“那好,王爷咱们就在双掌之上见高低吧。”
  随着话音刚落,松隆太郎便施展了一套八卦掌向朱少阳攻来。
  而朱少阳也早有防备,一式“风起云涌”封住了攻来的掌影,随即便施展出震天掌来应付对方的八卦掌,八卦掌乃是中原武林的普通常法。
  但由松隆太郎使来,却是颇有威为,虽然变化不多,但很实用,再加上松隆太郎的一身铁布衫,朱少阳反而并没有占得太多便宜,虽然震天掌招式精妙,变化很多,但有时打在对方身上,不为所动,这样下去,可对朱少阳颇为不利。
  朱少阳见此,于是施展了绝技“元武罡术”,将自己的内力也提高至十二层。这一下,松隆太郎就有些挨不住了。
  于是他突然变招,便出“百幻掌法”企图来化解朱少阳这些攻势。
  但是“元武罡术”毕竟是采取天下各派的武功精化所采集的,有些招式都没有见过的,因此千变万化。
  这不,在朱少阳连施了两招“推云望月”和“九指连环”之后。
  松隆太郎被掌劲逼得给退到了台沿边,而朱少阳并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掌“双龙出海”挟集十二成功力又向松隆太郎攻去。
  松隆太郎见此,咬紧牙关,运起全身功力,抵了过去“轰”的一声,四掌相接,双方旗鼓相当。
  但朱少阳使出气为两用,将功力又提高了九层,松隆太郎再也抵挡不住了,一个踉跄跌到了台下。
  孟剑清见此,宣布了朱少阳获得此次比武的胜利,一时台上,掌声雷动,而龙千山则气得直咬牙,没想到又被朱少阳给逃过一劫。
  他看着朱少阳,心里又在思考着如何除去这个心腹之患。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