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黄易 >> 诸神之战 >> 正文  
第十七章 黄雀在后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七章 黄雀在后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8
  凌渡宇和卓楚媛隐伏在一块高达两米的巨岩后,轮流监视斜坡下千五米许外倾往一侧的货机。
  在这居高临下的角度,只要有人进入谷地,定瞒不过他们夜视镜后的眼睛。
  凌渡宇已把狙击枪装嵌妥当,严阵以待。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禅坐,他的精神体力完全回复过来,有把握应付任何的危险。
  明月虚悬西方地平上,令四周的星儿黯然失色。
  虽没有听到半点声响,但凌渡宇却感应到庞度已进入山峡,以惊人的高速不住接近。
  经过了整晚吸取月能,他的邪力攀上前所未有的高峰。
  但凌渡宇的心情却是出奇地轻松。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收慑心神,避免庞度知道他在这里。
  只要庞度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凭的是手上这在二千米内不失准绳的先进狙击枪。
  这厉害的武器虽然每趟只能射出一颗子弹,但这种至爆子弹的威力足可把一头大象的头颅炸碎。
  若要放枪,他只须轰掉庞度一条腿,便可大功告成了货机处仍是没有丝毫动静,但凌渡宇敢以颈上人头作赌注,姬翠必正藏身其中,等待庞度投进罗网去。
  一切都似乎是注定了的,包括每一个人扮演的角色。
  在这沙漠深处奇异的舞台上,庞度是蝉、姬翠是捕虫的螳螂,而他和卓楚媛就是在旁虎视眈眈的黄雀。
  凌渡宇脱下夜视镜,举起狙击枪,枪柄紧抵肩胛处。
  卓楚媛的呼吸急促起来。
  她很想问凌渡宇,究竟他要在姬翠动手前或发动攻势后才狙击庞度,但又怕惊扰了他,故不敢发问。
  两点黄芒出现在峡口处,时现时隐,忽高忽低,显力庞度正在石阵中穿插疾行。
  凌渡宇眼睛凑到红外线瞄准器处,十宇线的交叉点随着黄芒移动着。
  瞄准镜出现了读数,显示目标在三千二百一十五米的距离处。
  当距离读数跌至二千五百六十三米时,凌渡宇猛下决心,决定不放过眼前的天大良机,先把庞度解决,再对付姬翠。
  比起月魔的威胁,其他一切都变得无关痛痒。
  二千四百米、二千三百五十米……
  庞度出现在谷口边缘处,毫无戒备地朝货机奔去。
  二千二百二十米。
  十宇线由红变黄,当它转作绿色时,就是狙击枪有效的射距了。二千一百八十三米……
  庞度不往接近。
  就在这令卓楚媛大气都不敢透出半日的最紧张时刻,异响从峡口的空际传过来。
  庞度全身剧震,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侧倒地上,接着滚往一堆板岩的隙缝去。
  凌渡宇失望得差点哭了出来,与卓楚媛抬头朝响声来处瞧去。
  两点绿芒,在黎明前的夜空不住扩大。
  螺旋桨运行的声音清晰传来。
  卓楚媛低呼道:“天!是直升机。”
  两架直升机在山谷上盘旋了片刻,同时缓缓下降,落点分别在货机两侧。
  透过红外线望远镜,凌渡宇可清楚看到每架直升机内部载着六至七名武装大汉,其中尚有个又矮又瘦身穿阿拉伯沙漠民装束的人,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庞度不知又躲到哪里去了。
  凌渡宇放下望远镜,凑到卓楚媛耳旁道:“该是俄国新黑手党的人,也是昨天以火箭炮袭击我们的人。”
  卓楚媛担心道:“那岂非是庞度的同党吗?”
  凌渡宇戴上红外线夜视镜,镇定地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若确是如此,我们真要谢天谢地,只要庞度钻出来和他们打招呼。”
  话犹未已,邪恶的异力填满了整个山谷。
  卓楚媛立时生出轻微头晕欲呕的昏眩感觉,而首当其冲的,当然是两架直升机内的人,其状况更可想而知。
  庞度的力量显然处在颠峰状态,远比当日在监狱时强大。
  直升机内的人东倒西歪,连驾驶员亦翻跌一旁。
  两机同时失去平衡,往下堕去。
  其中一架略倾跌了七、八米,便立即回复平衡,但跌势已成,仍直往地上落下去。
  另一架则没有这运道,被直升机的冲力带动,斜斜往地下投去。
  凌渡宇再提起望远镜,出乎他意料外发觉那直升机之所以能回复平衡,皆因那矮瘦的阿拉伯人,竟能不受邪力影响,坐到了驾驶位置上,操控直升机。
  卓楚媛骇然叫道:“不好!”
  凌渡宇一瞧后亦大叫不妙,原来直升机朝着货机投去。
  机枪声轰然响起。
  庞度从一块岩石后向堕地的直升机疯狂扫射,显然亦不希望直升机累及货机。
  凌渡宇想起可能在货机内的夏能,断然道:“我去对付庞度,你去救人!”
  两人同时扑下山坡。
  “轰!”
  下堕的直升机油箱中弹,爆成一团烈火,在离地十多米处解体成十多个火球和以千百计的火屑,流星雨般洒向货机尾部的位置。
  另一架直升机则成功降落在离货机五十多米外的旷地处。
  由于庞度分了神,机内的俄罗斯新黑手党分子回过神来,迅速跳出直升机,同时向庞度处还击。
  火与火屑猛撞在货机尾舱处,发出金属撞击的响音。势虽汹,初时却对机身没有任何影响。
  但原来货机下降时损毁了燃料箱,部分燃油泻了出,蓦地机体旁整片板岩地熊熊烈燃起来,直延往机舱处。
  整个山谷被烈焰照得一片血红。
  凌渡宇和卓楚媛这时先后冲至斜坡底,对着机头疾冲过去。
  由直升机窜下来的六个男子,则绕过机尾,借岩石掩护,向庞度发动攻势。
  货机机尾部分陷进烈火内。
  惨叫声起,其中一名俄罗斯人血火并溅,倒地身亡邪力又起。
  除那阿拉伯人外,其他人都脚步不稳,仆跌地上。
  “呵!”
  再有一人在庞度枪嘴下饮恨身亡。
  卓楚媛和凌渡宇已来到机首处。
  “轰轰轰!”
  整艘货机离地弹跳,尾舱处发生强烈爆炸,烈焰冲天,把无数火屑杂物送上天际。
  所有舱窗全部粉碎,泄出烟雾。
  庞度不知是否因记挂货机内的仪器,邪力剧减,机枪声再次响起。
  凌渡宇心切夏能生死,顾不得去杀死庞度与卓楚媛齐朝舱门奔去。
  在这位置,庞度或俄罗斯人都看不见他们。
  “卡唰!”
  舱门倏被推开。
  浓烟喷出。
  一道黑影闪了出来,朝直升机狂奔过去。
  两人尚以为是姬翠,一看下都大感愕然。
  虽在浓烟里看不清楚,又只见到那人背影,但明显地是个高大健硕的金发男子,绝非苗条优美的姬翠。
  卓楚媛举枪欲射,却给凌渡宇按着枪嘴,道:“救人要紧,且你若开枪,庞度就知我们在这里了。”
  机枪声响个不绝里,两人扑入舱门去。
  机内的自动洒水系统开始运作,而浓烟又不住由门窗泄出,舱内的空气仍在可抵受的程度,那当然只是指短时间而言。
  惨叫声从外传至。
  轧轧声响。
  直升机旋叶拨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机舱内的情景令凌渡宇和卓楚媛膛目以对。
  货机的中舱处,放了一个长形的箱子,上盖是透明的塑胶罩子,一端还连着氧气输送管和另一座仪器。
  被他们怀疑的姬翠,与夏能双双躺在箱子里,昏迷不醒,该是给注射了麻醉剂一类的药物。
  卓楚媛迅速找到只能从外开启的开关,打开罩子。
  两人不暇多想,把两人背在肩上,奔出舱外。
  直升机已不见了。
  走了约十来米。
  “轰!”
  整艘货机发生一连串的强烈爆炸,立时地动山摇,把他们震倒地上。
  机枪声倏地敛去。
  除了机身燃烧的声音外,再无其他任何杂音。
  冰寒的邪力,再次涌起。
  庞度显因失去货机,激起了凶性,誓要杀尽坏他好辜的人。
  卓楚媛对庞度的邪力已有应付的经验,伏在地上咬牙苦忍,手仍没有离开机枪。
  凌渡宇凑到她耳旁道:“你在这里守着他们,我去干掉庞度。”
  卓楚媛勉力点头。
  至于俄罗斯新黑手党方面,这时只剩下尤里卡、拿诺辛基和拿拿族的大巫师古塔尔三人。
  但在庞度的邪术施为下,尤里卡和拿诺辛基都只能抱着头跌坐石后,失去了战斗的力量。
  山区外的地平,露出了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天色渐明。
  凌渡宇这时攀上一块巨石之顶,利用石顶凹凸不平处藏起身体,探首前望。
  在三百米许外,古塔尔拔出佩刀,高举头上,躲在一块岩石后,脸上现出吃力的神色,胸口急促起伏,正苦抗庞度的异力。
  尤里卡和拿诺辛基两人则在地上呻吟挣扎,无法爬起来,机枪均掉在一旁。
  凌渡宇目光越过三人,投在五百米外一堆位于一道斜坡顶的乱石处。
  庞度就在乱石之后。
  凌渡宇把狙击枪置在石上,脱去夜视镜,眼睛凑到瞄准镜处。
  庞度现身的一刻,将是他丧命之时。
  这宇宙再没有任何力量可改变他的决定。
  蓦地一声怪叫,古塔尔扑出石外,狂舞刀子,同时以没有人听得懂的拿拿族土语呱呱高呼。
  凌渡宇差点要闭上眼睛,不忍见古塔尔被庞度枪嘴轰得血肉横飞的场面。
  邪力倏消。
  古塔尔一声呼喊,带刀冲上斜坡。
  尤里卡和拿诺辛基两人停止了呻吟翻滚,一时仍未能回复力气。
  凌渡宇因不用分神去对抗庞度的邪力,整个人轻松起来,更是全神贯注,静候下手的时机。过不要看古塔尔一把年纪,脚步却极快,转眼已赶到乱石处。
  裹地人影一闪,庞度不知由哪里钻出来,以迅疾无伦的手法,一手捏着了古塔尔的咽喉,把他整个人离地提起,举在斜坡顶处。
  “当啷!”
  古塔尔手中长刀掉下,滚落岩坡,发出一连串杂乱的响音。
  从凌渡宇的角度看去,庞度整个人都给古塔尔遮挡着,使他不敢发射。
  尤里卡和拿诺辛基先后爬起来,捡拾弃在地上的轻机枪。
  庞度的枪口从古塔尔肋下探出来,就那样毫不费力地提着古塔尔,走下斜坡,后者手足仍在划动,显示庞度并不急于捏碎他的喉骨。
  庞度落到斜坡底时,尤里卡和拿诺辛基同时擎枪扑出。
  异寒再起。
  庞度枪嘴火光迸闪。
  拿诺辛基浑身血溅,打着转跌倒一旁。
  尤里卡则及时躲回石后去。
  就在此时,庞度剧震了上下,枪嘴指向凌渡宇的方向。
  凌渡宇知他对自己生出感应,心知不妙时,机枪声轰然响起。
  凌渡宇置身的岩石中弹,激涌起无数碎石。
  凌渡宇躲过一轮扫射,探头外望,只见庞度以古塔尔为护身符,迅速往左旁一块岩石掠去。
  猛一咬牙,凌渡宇连瞄准的时间也欠奉,扳掣发枪。
  庞度一声修@,与古塔尔同时滚倒地上,两人身后的地面石碎激溅。
  凌渡宇心叫不妙,这一枪显然没有命中庞度要窖,子弹只是贯穿他的身体,在他身后的地面爆炸开来。
  庞度放开古塔尔,迅速滚到石后,又弹起来,朝峡口方向狂奔而去。
  古塔尔变成一摊烂泥般扑伏地上。
  凌渡宇抛掉狙击枪,把挂在背上的机枪移到胸前,下巨石,正要趁庞度受伤追捕他,突然枪声轰鸣。
  凌渡宇骇然避往一旁。
  尤里卡一边对他发射,一边往峡口逸去,使凌渡宇失良机,又是无可奈何。
  天终于亮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