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瞬息生死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七十六章 瞬息生死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双面拘魂关絮的武功是十分深博的。而赤眉项康的一身绝学亦精卓无比,二人合手联攻之下,任是飞索专诸如何勇悍,也无法使战局扭转,更何况他原先在力战江青之时,还受过轻微的内伤呢!
  这时,长离一枭卫西似已感到不耐,他在闪电般施出令人咋舌的九肘,十腿,二十七掌後,沉声笑道:“小兄弟,咱们放开手来干,好麽?”
  江青正力斗身形抉若惊鸿的无定飞环李琰玉,闻言之下。急忙探出十九掌,猛然一个大偏身,又是连串的九式双招,高辈答道:“卫前辈,可以用其他方式感化彼等麽?”
  长离一枭冷酷的一笑,避过一溜蓝光,冷冷的道:“除杀之外,没有!”
  江青身形急速游移中,似乎微一犹豫,无定飞环李琰玉又尖笑看攻出十一招!
  於是,他那瘦削的身躯有如空中的一抹淡云。在敌人凌厉得无似复加的十一招中,做看几乎不可能的穿掠,口中却伤感的道:“卫前辈,随你吧!”
  长离一枭蓦然长啸如浪,其声如裂金石,高拔入云!
  随啸辈:山坡上的长离豪士,立时在怒浪旗副旗主“吸鲸客”魏儒,及“四天雷”中之飞雷聂栋、闪雷邢铮叁人率领之下,如潮水般猛街而下!
  竹林前的长离豪士,亦齐齐呐城一声,由海龙旗旗主“生死一屠”吉长光为首当先杀到,但是,出动之人却仅是那近百名长离岛中的五分之一而已!
  飞索专诸全立神色全变,目瞪如铃,愤怒的大叫道:“卫西,你这算不算是一方霸主?
  用这种卑鄙的战策,今後你还有脸去见江湖中的人麽?”
  长离一枭卫西迅速向魔龙子谢志攻出十九掌,又逼退了正待揉身而进的百步弯月,冷冷一笑道:“全大庄主,你能用这种以多凌寡的战策去对付江老弟,难道本岛主便不能用来还治於你麽?”
  双面拘魂关絮的两臂互相环推,力可开山的劈出六掌,大笑道:“没脸见江湖朋友的应是大庄主你,又何必将责任向吾等身上推呢?”
  正在各人说话叫喊的时侯——
  一条高大的人影如飞而落,照面间,已将手执强弩的两名烟霞山庄弟子震翻於地,脚尖倒纵,又反扑向正与铁算盘交手的入云神枪耿忠而去!
  飞索专诸全立心急如焚,手中“引龙索”闪起一溜乌光:索尾利锥倏点关絮、项康二人,索端钢环则猛然罩向那高大人影的双腿!
  这高大人影不是别个,正是那心狠手辣的长离岛海龙旗主——生死一屠吉长光!
  他彷佛背後生有眼睛似的,双臂攸抖,硬生生拔高五尺,却仍旧原式不变的扑向入云神枪耿忠!
  长离一枭看得真切,故意喟然道:“心有馀兮,力不足,奈何,奈何!”
  生死一屠吉长光则适时怒叱一辈,面孔泠厉的呼轰劈出八掌!
  入云神枪本已不是铁算盘焦九的对手,道时突遭猝袭,不禁手忙脚乱,招架无方,铁算盘焦九大吼一声,“哗啦啦”。一阵暴响中,一方二尺宽长的沉重铁算盘已蓦而现出,猛砍敌人双腿!
  入云神枪耿忠惊吼半声,往後急退,但生死一屠吉长光,适於此时涌身上步,又是捷若迅宙的十九掌!
  劲风澎湃中,入云神枪耿忠已然退无可退,他牙根紧咬,手中银枪奋力射向生死一屠吉长光,双腿急起,飞踢铁算盘焦九!
  生死一屠吉长光神色不变,双掌当胸往上一崩,立将射来银枪震飞空中叁丈,同一时间,他的右脚则结结实实的踢在耿忠胸口!
  铁算盘焦九略慢一,但他拚左臂力接敌人双腿,右手猝挥,只听那方沉重的铁算盘“碰”然击在入云神枪天灵之上!,。
  於是,半声凄厉的惨号,合迸溅的鲜血,耿忠那瘦长的身躯,软软地倒出七尺之外!
  生死一屠吉长光看也不看,身形猛旋,已扑到彩鹰齐百禄面前,抖掌攻去,丝亳不作任何迟疑!
  长离一枭唇角的冷酷微笑更深沉了,他飘身一掠,蓦而倒射,四肢在瞬息间连成一片,聚成一点,彷佛不分先後,不分方位,以令人目眩神迷的迅速,疾若狂风暴雨般一口气使出五括,十叁指,十九肘,七腿,叁十叁掌!
  有若漫天的浓云突然笼罩下来,又似怒啸的巨浪排山而起,像大海狂涛,又如天吼地摇,声威惊魂夺魄,这是他苦练而成的“七旋合斩”!
  一溜蓝色的紫电倏然冲天飞起,一条人影倒栽於地,罡烈的功妃气狂飙回扫,功力深沉无匹的魔龙子谢志虽然倾力出手相拒,却也来不及将攻来的招式一一挡过,几声若密雷般的闷响中,道位武林叁绝才的后人也在肩头、手臂等处连中叁掌,踉跄退出,一跤坐下!
  百步弯月傅泉却面如金纸,气若游丝般静躺雪地之上,胸前,剌目的猩红血迹殷然一片!
  长离一枭嘿然冷笑,身形如强弩硬矢,激射而进,抖手间。;又是叁招连抉——七肘九腿十八掌,再取魔龙子谢志!
  蓦而——
  一声尖厉至极的锐啸起处,一条毒蛇也似的葛藤杖,如长虹般自斜剌里飞来,直捣长离一枭胸前,杖头颤幌不定,将卫西上盘一十二处重穴包括在内!
  长离一枭卫西微吃一惊,真气急速倒转,身形洒然升空六丈!
  就在他身形适才拔空之际,一道金芒,宛似霞光万道,猛然暴卷向那猝袭者——无定飞环而至!
  江青在无定飞环突然反身猝袭长离一枭时,即刻紧跟而上,金龙夺纵横之上,已使这位鼎鼎大名的双飞之一无法再作任何追击,甚至,亦因此失去了先机!
  於是,金龙夺的豪光盛如旭阳的辉耀,在夜色中,在雪地上,做令人魂落魄散的往返,在金芒中冲突穿掠的那条杖影,则似一只疲惫的老蟒,越来越迟滞不灵了……
  长离一枭睇睹状之下,狂声一笑道:。
  “好,无定飞环,你这叫偷鸡不反蚀一把米,可得将这个背後袭人的教训记住!”
  这时,一声闷哼又起,彩鹰齐百禄似巳受伤,手中的豹头叉亦坠落雪地,面色惨白的急退两步。
  生死一屠吉长光冷哼一声,双掌蓦而幻起,自九个不同的方位,连续向彩鹰齐百禄各自拍出四掌!
  这叁十六掌宛如叁十六柄自四面八方捣落的巨锤,层层,片片,密密,麻麻,连衡成一串串的掌影,交织成一道道的劲网,奇诡凌厉至极!
  这正是生死一屠吉长光名震武林的绝技——“九方四掌”!
  彩鹰齐百禄多肉的面孔此刻已然涨成紫色,他一见对方的掌势,就知道非自己目前功力所能抵档得住,大叫一声。竭力向侧方滚去!
  叁环神指孙望。这时冷森的一笑,右手拇指倏旋,黑芒急闪,一枚大如制钱,周遭突出如削的精致“焦铁”指环,宛若流矢般飞向齐百禄咽喉了!
  彩鹰齐百禄心力交瘁间,双目攸睁,单掌在地上用力一撑,人已霍然飞起,但是,却被生死一屠吉长光发出的狂猛掌风震斜八尺之遥,他双臂倾力一抖,又努力拔升叁丈,眼前黑光突闪,另一枚焦铁指环,又无声无息的射到他面门之前!
  这位武林双鹰之一,门齿已深深咬入下唇中,他不闪不避,左臂用力向外一格,那枚焦铁指环,立时“噗”的一声,嵌入他左臂肌肉之内!
  於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另一片雄浑的功气又猛卷而至!
  彩鹰齐百禄面孔扭曲,额际青筋暴露,倾出全身之力,尽量推出四掌,趁与敌人功力接触之後的弹力,猝然突飞四丈,他憋住一口真气,拚命向叁环神指孙望扑落!
  生死一屠吉长光蓦而大喝道:“好朋友,还想做困兽之斗麽?”
  话声中,身形一斜,双掌反抛,又是疾若电光石火般的十七掌,连串溜泻而出!
  彩鹰齐百禄这时早已豁出去了,他大吼一声,身形在空中奇妙的一闪,并不与生死一屠做正面较斗,双掌聚足十成功力,在空中颤成无数的迷幻掌彤,彷若千百柄锋利的削刀,突然罩向叁环神指孙望!
  道正是他所扛长的“茁仞才”中精绝之看:“陡壁如削”叁骤神指孙望不闪不躲,嘿然吐气,推掌迎上,同时,又有一点黑色精芒,挟在劲风之中,悄然急射而上!
  於是——
  “轰”然巨响中,又跟一连串的劈啪之声,叁环神指孙望双目木讷,满身鲜血的痴立当地,他从头至脚,几乎有十多处数尺许长的伤口,而且皮肉翻卷,像煞利刃所砍!
  彩鹰齐百禄却似空中的一块殒石,在打了两转後,沉重的掉落地下,满嘴血迹之外,眉心赫然嵌看一枚黑色指环!
  生死一屠吉长光急步掠至,哽伤的道:“孙护旗,支持住,支持住——”叁环神指转动那双神光涣散的瞳孔,断续的道:“不……不行了……唉……本……护旗……末曾判明……
  敌人……那招的……妙处,那……那原是同归……於尽的……一……一招啊……”
  长离一枭飘然赶到,见状之下,双目倏睁,他强忍悲痛,悠悠的道:“孙护旗,去吧,安静的去吧,长离岛必然会将你的遗骸存入『大英堂』!”
  叁环神指孙望嘴角浮出一丝安慰的笑容,喉头一窒,终於缓缓倒下。
  生死一屠吉长光裂帛似的悲号一辈,蓦而如疯虎般冲向正在与黑煞手仇云、二阎罗尹生等拚斗的怒鹰於朴而去!
  长离一枭黯然垂苜,默默无言,忽然,他又缓缓抬起头来,目光中煞气慑人,一步步行向飞索专诸全立而去。,此刻,飞索专诸全立虽然仍与他面前的对手——双面拘魂关絮、赤眉项康二人维持平手之局,但是,已经十分艰辛了。
  长离一枭缓缓行近,一言不发,抖手间已向飞索专诸攻出凌厉无匹的十九掌!
  飞索专诸全立在猝不及防之下,几乎被险险击中,他低叱一声,倾力向左跃出叁步,双面拘魂关絮却掠身而出,口中恭谨的道:“岛主欲教训这姓全的麽?”
  言语轻藐,丝毫未将这位双飞后人置於眼中!
  长离一枭先不回答,又是疾若怒浪般连出八腿十七掌,沉响道:“不错!”
  双面拘魂关絮与赤眉项康二人深知自己岛主的习性,二人躬身为礼,又另外杀向敌人去了。
  长离一枭在刹那间展开了他五十年来所浸淫的一身超绝武功,毫不保留的攻向敌人,每一出手抬脚,掌指所在,聚满了其威猛浑厚的“混元真气”,劲力之强,足以开山裂石,声威之厉,天云为之色变!
  飞索专诸全立换上这个新的敌手,不但没有丝毫轻松之感,攻拒之间,更较适才不易施展,他倾心倾力的发挥“引龙索”上的奇绝招式,再在呼吸之间,身手回旋如电,每在交互错掠之中,索影漫天而起,全立已经使出了他自有生以来的最大力量。
  这时,在另一面——生死一屠吉长光宛似疯狂一般,悍不顾死的步步逼向怒鹰於朴,掌势沉如山岳,连绵不绝,怒鹰于朴功力高强,本可抵挡不败,但是,再加上一个长离岛扬波旗旗主——二阎罗尹生,场面就完全不同了。
  在生死一屠反扑怒鹰之际,黑煞手与尹生二人巳互换了对手,由黑煞手对付游魂叟,尹生协助生死一屠挟击怒鹰于朴。
  生死一屠与二阎罗两人。全是长离岛的旗主,一身技业,足以惊鬼泣神,怒鹰于朴虽为六十年来武林之中的有数人物,但在这两位长离岛一流高手合攻之下,巳是招架不灵,步步危机!
  二阎罗尹生连出二十七掌,十七腿,沉声道:“吉旗主,不留活口麽?”
  生死一屠吉长光硬接了怒鹰七掌:大声辈道:“斩草除根!”
  二阎罗尹生蓦而怒喝一声,胖大的身躯急速挺进,呼轰四掌中,跟又是不要命的连冲九招十四式!
  怒鹰于朴目皆裂,厉叱声中,猛然倒旋而出,双臂一张,倏升九尺,“凌云十六式”
  中,最狠辣的叁式“凌空俯地”“云中搏禽”,“一手穿云”急展而出,声威厉烈。慑人至极!
  生死一屠吉长光不退反进,掌势起处,又是那震惊天下的“九方四掌”!
  二阎罗尹生冷冷一哂,双掌分开,斜指左右,又迅速合拢推出,一片狂飙,随双掌合拢之力、急涌而出!
  不断的巨响蓦起,怒鹰于朴满口鲜血的飞出叁丈,生死一屠亦面色惨白,摇摇欲坠,二阎罗尹生掌力未与对方接实,因此仅仅退出一步而已。
  生死一屠厉叱一声,长身跟进,抖掌之间,又是聚成一排的十六掌!
  二阎罗尹生深恐同伴有失,拧身欺近四尺,“双抛手”,猛击敌人两肋,出招迅捷无比!
  怒鹰于朴已然感到五内如焚,口乾舌焦,他踉跄退出五步,右掌急拒生死一屠吉长光,左掌猛砍二阎罗尹生、招式一出,又竭力向後纵身跃出!
  生死一屠吉长光似乎杀红了眼。,根本不理会敌人劈至胸前的一掌,双掌猛往下崩,两脚则猝然飞起,踢向对方前胸!
  二阎罗尹生亦不甘落後,身形攸伏,如流矢般射入怒鹰洪门之内,右掌曲如鸡心,急点敌人“中府”“灵门”“天府”“夹白”四穴,左掌却箕张如爪,扣向对方大腿筋脉!
  怒鹰于朴嘶哑的厉吼一声,下身硬生生突收半尺,双掌挟雷霆万钧之势,猛然劈向生死一屠吉长光!
  於是——
  一声“轰”然大震起处。积雪飞扬,生死一屠蓦然弹高两丈,热血沥沥洒洒,怒鹰于朴却陷入雪地半尺。面色如蜡,双目怒瞪不瞑!
  原来,他虽然已将生死一屠吉长光震起两丈,但吉长光掌势反震之力,亦使他内腑受创甚钜,何况,他能躲避下身的筋脉被制,却避不过二阎罗点向重穴的右手!
  二阎罗尹生的手法是狠辣的,他便是点上其他穴道亦能使人受伤不浅,更匪言这四处人身重穴了!
  怒鹰于朴——这位震慑武林一时的江湖雄才,甚至没有哼出半声,便在这两位长离豪士的手下命归黄泉!真是生来何其有威,去时多少凄凉啊!
  生死一屠吉长光脚步不稳的在地上打了个踉跄,二阎罗尹生急步过去将他扶住,沉声道:“吉旗主,请即退去调息一下。”
  生死一屠强自憋住一口气,闭目调息片刻,断然说道:“无妨,不杀尽这般狗贼,本旗主决不退出,尹旗主,咱们继续行动!”
  二阎罗尹生与生死一屠情交莫逆知道他这位挚友性烈如火,为人执拗,一经决定之事,决然无法更改,只有略略摇头;低声道:“那麽,吉旗主,请与本旗主偕同行动!”
  生死一屠吉长光哑声大笑道:“老尹,你还怕本旗主被这般狗贼宰了不成?”
  说罢,咳了两声,奋力杀去:二阎罗尹生叹了一声,急忙跟环护左右。
  这时,烟霞山庄方面,已处於绝对不利之势,四十名庄友经过激战之下,伤亡,剩下不足二十馀人,虽然,长离岛方面亦受损不轻,但却士气如虹,越战越勇!
  江青与无定飞环李琰玉之战,已超过了五百招以上,看情形,二人在一时半刻之间,仍然无法分出胜负!
  无定飞环李琰玉功力深厚无匹,所学又极为广博,她已将今昔所习的得意武功,全部施出,但是,却仅只能维持一个不败的局面而已!
  扬外的战况,她仍然看得十分清楚,而长离岛方面采取的各个击破战策,她亦已洞澈於心,但是,明知道了却无力加以竭阻,不等於不知道一样麽?以她的对手——江青的一身超绝武功来说,她是决然无法再抽身兼顾别人的,而且,李琰玉十分明白,江青目前的身手虽然凌厉精博,却好似仍然有所保留,末竟全力一般,就好像她直到目前为止,倘保留她最後的看家绝技,“无定飞环”一样!
  於是,她紧咬牙关,银色面具後的双眸,透出火一般的炙烈愤怒,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手中粗重逾桓的葛藤杖上下翻飞,时圈,时点,时挑,时劈,进如神龙舒卷,退似灵蛇闪掣,轻灵得像空中的一丝云彩。又沉重得有若万钧的山岳,。妯已将手中的兵器与心相连,可以随意纵驰左右,但是她的对手……
  江青瘦削的身形,如一条有形无实的幽灵,在冥淼中任意来去,在不可察觉的凌厉杖影中上下穿走,而每每於千钧一发的空隙里,做最为狠辣威猛的攻击,在不足方寸的空间,有瞬息万变的招式。每一点,每一丝都足可制敌死命,每一条脉络的移动都蕴含无比的真力,任何一处关节的曲折都洋溢浩瀚的罡劲,金龙夺的光彩眩目夺神,啸声如浪。搅人魂魄,招式的诡异精卓,更是惊世骇俗,令人不寒而栗!
  那边——
  长离一枭卫西与飞索专诸全立之战,亦已进入白热化,长离一枭唇角那抹冷酷而古怪的微笑依旧,只是其中孕青的杀机仿佛更浓厚了,他淋利尽致的施展他的不世绝学“七旋斩”,一招一式,俱含有那无坚不摧的混元真气,掌指腿出,锐风疾厉,大有断石裂碑之功,更狠的,尚在他那连续不断,游移难测的快迅攻势,往往在人出手拆解之前,便已变化改易,令人防不胜防,躲不及躲!
  飞索专诸全立力战数拨强敌,早且内力不继,何况他功力之间,本功不及长离一枭,此刻在敌人倾力硬攻之下,更是捉襟见肘。首尾难兼,“引龙索”虽然仍旧神鬼不测的盘旋伸缩,但动作迟滞,已走强弩之未了!
  比时,生死一屠则加入海天星纪雷身旁,对那“玉哪吒”金羽展开殊死之战,玉哪吒一身武学,虽已登堂入室,但对付一个海天星纪雷已有些承受不住,更何况再加上生死一屠吉长光?
  他一刻便出本门嫡传的“无剑法”,加杂摧山掌授与的“一峰指”,一会又以“万仞掌”融汇於游魂叟传给的“舞鹤剑”内,交相施展,剑气弥漫中,掌影千百,身形闪掠间,绝招攸出,但却步步後退,受制於面前两名功绝一时的长离高手的恢宏威力之下!
  生死一屠吉长光那两道煞气腾腾的浓眉,往上耸吊,一大一小的双目满布红丝,铁掌翻飞间,不离敌人要害重穴!
  海天星纪雷仍是稳扎稳打,闪跃如风,配合生死一屠的攻势,步步紧逼,不容敌人有丝毫喘息之机!
  看青形,这位“後起之秀”玉哪吒金羽,只恐最多也支持不上二十招了!
  雪地上洒沆了斑斑鲜血,猩虹得刺目,躺满了惨怖的体,狰伫得吓人。空气中有寒瑟,寒琵里含蕴杀伐。
  全玲玲一直蜷缩在雪地之上,惊惧无比的注视江青与无定飞环之战,江青一直不肯离开全玲玲一丈之外,与无定飞环的拚斗亦是如此,因为,在这个距离中,江青有绝对把握能保护到全玲玲,无论任何敌人,要接近这一丈之内,那麽,他必得先在江青的金龙夺下溅血五步!
  而那位无定飞环的孙女儿——金昭,此刻却怔怔立於一隅,她的武功虽然不弱,却无法在这场俱是武林顶尖高手的激战中有所施展,更何况道时正有六名灰衣劲牧的长离豪士在遥遥的监视她。
  二阎罗尹生重又回到黑煞手仇灵那边,找他与黑煞手互相换过的对手——游魂叟邓斌,再度施以猛烈的攻击!
  而这时,对游魂叟邓斌动手的,除了黑煞手仇云、二阎罗尹生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怒浪旗副旗主“吸鲸客”魏儒!
  长离岛的两位旗主,与一位副旗主,叁人联手之力,其威势是可想而知的,游魂叟邓斌武功虽然强极一时,却也束手无策,左右支绌!
  长离一枭在激斗中冷森森的一笑道:“全立,记得长离雄风!”
  飞索专诸全立冷汗盈盈,竭力招架,大骂道:“呸,卫西,双飞叁绝掌后人誓不饶你!”
  长离一枭又出七腿十八掌,狂笑道:“至於现在吗,老夫留要看看是谁须要求饶?”
  这时,双面拘魂关絮双手血淋淋的卓立一旁,他目光半敛,沉声说道:“岛主。这姓全的过於窝囊,还是由本旗主成全於他便了!”
  长离一枭大旋身,反击十九掌,沉泠的道:“全立为一庄之主,自应死得其所,死得其人,由本岛主亲自下手,也可使他光彩一番!”
  飞索专诸全立疯狂的连攻二十一索,喘声骂道:“卫西,你这是痴人说梦!”
  长离一枭儒衫飘飘,左十掌,右十掌,前六指,後九肘,身形在轻微而疾速的移功中,连绵的招式一气呵成!
  飞索专诸全立手中“引龙索”绕身盘旋,索端索尾的钢环尖锥寒芒闪泛,幻成了一幅迷乱而奇异的光影。
  二人在惊雷迅电中,巳急若飞鸿般相互交手五十馀招,飞索专诸全立却身不由主的被逼退六步之多!
  蓦然——一声惨叫自侧旁不远处传来,一名叁绝掌再传弟子,被四天雷中之飞雷聂栋一掌击毙!
  叁绝掌的六名再传弟子,除了玉哪吒金羽尚在做最後挣扎之外,其他五人已去其二,仅有另外叁人,犹在浴血苦战!
  长髯垂腹的魔龙子谢志,这时已能勉强站起,适才,当他受创倒地之後,长离诸人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乘隙下手,谢志连与江青、长离一枭对敌,真力耗损之钜自不待言,而内外创仁亦自十分不轻!
  他倾力舒动了一下筋骨。苍白的面孔起了一丝痉挛,目光向惨厉的斗场中缓缓移功,终於,他嘴角紧抿,悄然无声的向正在力斗飞索专诸全立的长离一枭逼近!
  就在他隔看长离一枭不足寻丈之遥时,唇蓄两撇鼠须的铁算盘焦九冷笑横身拦在面前,呲牙一笑道:“谢老儿,现在你可以站起来了是不?长离岛诸人还算遵从江湖道?”
  魔龙子谢志眼皮一眨,微拂长髯,籍看这个微小宝作,他已在暗中将体内波动的真力做了一次适当的调运。
  另外叁名灰衣大汉手提腰刀,迅速站到魔龙子谢志身後,随时准备出手!
  铁算盘焦九哼了一声,道:“阁下行功一直在本方所属注意之下,嘿嘿,据本副旗主看来,阁下非但不感怀本岛未乘人於危之恩,大约更想来一次突袭之战吧?”
  魔龙子谢志老奸巨滑的露齿一笑,就在他的笑容适才展露的刹那间,他运足全身功力,双臂暴涨两倍,恍若巨类撼山般猝然连出二十一掌,掌掌相连,劲气弥漫,自四面八方向焦九轰击而去!
  这正是他苦修数十年的魔龙掌法中最为精辣的绝:“龙风云”!
  铁算盘焦九估不到敌人在受创之後,仍能发挥出如此威力恢宏的掌法,惊怒之下,欲待闪避巳是不及!
  他细目攸睁,大吼一声,“哗啦啦”一阵暴响中,枯瘦的身躯蓦而向前欺入,手中沉重的铁算盘急劈敌人双腿胫骨!
  於是,一阵“劈啪”闷响倏起,尚加杂剌耳的骨骼碎裂声。两条人影,一往下俯,一往後仰!
  那後仰的人影快要沾地之时,双掌又沉重的倒翻而出。叁柄砍来的腰刀被震飞两丈,叁条灰衣大汉满口鲜血的仆倒於地!
  这後仰的人影,正是魔龙子谢志,他适才用那招“龙风云”,连连有六掌沉实地在铁算盘焦九身上,但是,他自己却也在伤後行功迟滞的牵制之下子被猛冲而入的铁算盘焦九难生生劈断了两条腿骨!
  这时,他一屁股重又跌坐地上,满脸冷汗如注,全身虚乏脱力,两条折断的腿骨更是剧痛如炙,难以忍受,在身躯的轻微抽搐下,齐腹的长髯更是簌簌地抖个不停!
  忽然,一条人影疾若闪电般扑至,目光一瞥之下,不由惨厉的狂笑道:“好,好,谢志,你好辣的手段,又是四名长离英豪的鲜血被你吞噬,本旗主会要你即刻知道流长离之血的仇人是如何下场!”
  这人面孔上鲜明的线条扭曲得深刻而痛苦,额角青筋暴现,目中煞气隐射,他正是长离岛旭阳旗旗主——双面拘魂关絮!
  红眉横额的赤眉项庚这时亦已掠身赶至,轻轻俯身探视留在地上的铁算盘焦九,沉声的叹息道:“脊骨全折,内脏尽碎。好毒,关旗圭,焦副位主他去了……”
  双面拘魂关絮冷厉的一哼,猝然向坐在地下的魔龙子谢志拍出十七掌!
  魔龙子谢志瞪目咧嘴,沙哑的怒吼一声,又是一招如魔龙翻复九天的“龙风云”!
  双面拘魂倏而盘膝坐於地下,双掌奇异的振动翻飞,硬生生的将敌人发出掌势一一拆解!
  他趁魔龙子谢志喘息缓手的空隙,又是雷轰电闪的二十九掌十一肘,招式才出,右掌当胸问心,左掌用力一碰右肘,宛若西天忽起的金蛇光辉,破中直入!
  魔龙子谢志早成强弩之末,如何尚能承受关絮这狠绝一时的掌式?他刃拼出全力招架之下,终不免被双面拘魂关絮最後发出的一招“鸿起西天”劈中前胸!
  於是——
  一口炙热的鲜血狂喷而出,黏血丝的胸骨戳破肌肤,穿出体外。谢志那庞大的身躯。亦横飞叁丈,又沉重的跌落地下!
  双面拘魂关絮则凝眸不动,目眶中热泪盈溢,嘴皮嗡合,似在祈告什麽……
  赤眉项康自铁算盘焦九冰凉紧握的手中,扳开他的五指,将那柄沉重的铁算盘拿出,艳红的双眉闪泛极度的哀愁,他缓步行至关絮身侧,道:“旗主、去者已去,悲痛何益?可幸焦副旗主大仇已报,现在,还有更多的仇人等我们收拾!”
  双面拘魂关絮长叹一声,霍然站起,深沉的道:“副旗主,咱们干!”
  说罢,二人又迅速向人群中杀去!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