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豪意热情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十三章 豪意热情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这是个有着翳厚哀愁与萧索的黄昏。
  气温寒冷得几乎可以凝冻人们的血液,空中彤云密布,浓重而灰黑,北风咆哮的吹拂着。大地是一片黝暗,远近的积雪随风飘舞,宛如是一些穿着白衣的幽灵,光度太黯,景色凄凉。
  在这座依山的小小房舍之前,仍旧与白天的情形一样,没有什麽变动,长离岛的豪士们,早已搭就了一处处的帐篷,七名穿着灰色纯羊毛大氅的长离壮士,正冒着风雪,往来四周巡行警戒。
  室内。
  桌椅早已拼凑在一起,红烛高撑,桌上摆满了热烘烘的大盆菜肴,热烘烘的烧刀子老酒,长离一枭卫西高居首席,右手是江青与全玲玲,长离岛的六旗首要,围坐四周,笑语喧哗,猜拳敬酒,好不热闹。
  全玲玲一直垂着头,眼儿半阖,一身都是素白,发际亦插着一朵白色的小绒花,这一身有着深切哀的白色,衬着她苍白而愁苦的清秀脸蛋,特别有一股凄凉而惹人怜爱的韵致。
  江青一面给心上人挟菜布肴,一边时时在她耳际低语相慰,微红的面庞上,有着玉一般的诚挚光泽。
  长离一口气连乾了叁大林,一傍肃立的飞雷聂栋赶忙马不停蹄的双手连斟,闪雷邢铮却急着奉上一条热腾腾的毛巾,看情形。二人侍候长离一枭,已经不是一个短日子了。
  海天星纪雷在一傍笑道:“岛主豪饮之量,越来越令人羡佩了,这才开始,已经有大半斤烧刀子下肚,不知要有几才能使岛主过瘾哩。”
  长离一枭缓缓露出一个笑容,道:“老夫酒量素来不弱,只是今夕仅可小酌,不能过瘾。”
  纪雷诧异的道:“为何不能过响?大战已息,偃兵息鼓,此行本岛亦曾自携大批谬酿,只要岛主有兴,却是饮之不尽……”
  长离一枭神光闪射的双目向桌上巡扫一遍,深沈的道:“今夕吾等理应欢乐畅饮,然而,吾等虽然得到胜利,但是,我们的敌人中却出了一位英雄,为了这位英雄,吾等在欢乐中应该怀有一半的哀悼,在欣悦中勿忘他的英灵不远。”
  语声甫落,坐在江青身傍的全玲玲,已双肩抽搐,泫然饮泣,江青连忙轻拍着她的肩头,细语相慰,情切殷殷。
  长离一枭大口吞下杯中馀酒,豁然起立,豪气飞扬的道:“大丈夫,生有处,死有地,泰山鸿毛之分,正在於此,什麽是英雄?什麽是豪杰?能看破红尘十丈,功名利禄,即是英雄;能誓死不屈,浩气长存,即为豪杰,现在,老夫正式宣布,与双飞岛任何仇怨,在老夫乾杯之後便化烟云,这杯酒,恭送飞索专诸全兄安抵极乐,瞑目九泉!”
  说罢,在长离一枭仰头乾杯之下,全桌的每一个人,亦同时站起,纷纷饮尽林内之酒,烈酒入肠,仇恨与鲜血消逝了,怨毒与愤怒幻做梦境一场。
  但是,萦绕在心头的愁绪,迷蒙在双眸的泪水,却不是如此简易便能抛舍的啊!
  长离一枭转过头来,望着全玲玲一笑:“全姑娘,你肯恕宥老夫与令尊之战麽?”
  此言一出,室中的每一个人,俱不由为之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凭长离一枭的铁胆傲骨,辈份名气;凭他一方霸主的威严,宅叱江湖的英风,这十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看见或听见这位大名倾天下的巨豪向谁说过“恕宥”二字,甚至连表示过一丝歉意也没有,而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已亲口向这位柔弱的少女,他敌人的女儿,说出“恕宥”这两个字了……
  全玲玲身躯在骤然间颤抖起来,她惊惶而怯悸的站起,嘴角痉挛,良久,才艰涩的道:“卫前辈!我怎能承受你老人家这样说?您对我已经太好了,与家父之争,您乃是光明正大的,何况,更是大部份为了青……前辈,假如我在这两天有什麽失态的地方,也请你老人家原谅我,原谅我是为了家父的新逝……”
  说着,两行晶莹的泪水,又扑簌簌的沿颊淌下,江青赶忙扶着全玲玲坐下,低沈而深刻的道:“玲玲,别伤心,记着我永远在你身傍,记着你流泪时,我会在心中淌血,玲玲,记着我爱得你发狂……”
  全玲玲哽咽着点点头,让江青为她拭去泪水,让江青轻轻搂她入怀,没有任何牵强,没有任何儿女问的羞涩,一切是如此自然,如此祥和,因为,满室之人都知道他们的情意,却明白他们的纯挚。
  长离一枭挟了一大块红烧肉放在全玲玲碗中,爽落的笑道:“全姑娘,你若要再哭,老夫这双自来不知泪水滋味为何的老眼恐怕也要陪着你掉下几滴泪水了,全姑娘,你忍心当着老夫这麽多旗主首要之前,要老夫如此表演麽?”
  全玲玲慌拭去残馀的泪痕,摇头道:“不,前辈,我不敢,我真的不敢……”
  长离一枭呵呵笑道:“不敢二字,老夫我承当不起,难得你这般买老夫薄面,老夫倒是十分欣慰,来,全姑娘,你已整整两天未进饮食,且先吃下老夫敬你的一块肥肉,这虽不合养生之道,也算是老夫的一番心意。”
  在此等心情之下,莫说一块肉,便是蟠桃会上的琼浆玉液,只怕全玲玲也无法下,但是,当眼前这位待自己如此慈祥和霭的长离岛主之面,当着他期切的目光之下,又怎能拒绝呢?
  於是,含着泪,全玲玲说了一声,举着挟起轻轻在唇间吮了一下………
  长离一枭目注全玲玲扶起自己送上的食物後,忽然低咳了起来,转首向後,以一方丝帕堵住口唇,江青连忙回头探视,当他目光所及,不禁全身一凛,激动得几乎惊呼出声——。
  他看到的情景,是一幅令他永生也无法忘怀的图画,名震遐迩的长离一枭,正藉着转头咳嗽的当儿,在迅速拭去溢出眼眶的泪水,这是一个大丈夫的眼泪,这是一位宅叱武林,傲啸於东海怒浪中的豪士的眼泪啊!
  江青在刹那间所受的感触,几乎与他终生的七情总和相抵,他深刻明白,长离一枭心性是如何坚卓沈忍,能使他伤痛的事情,几乎在这世界上难以寻觅,无论是幻变的江洋,辽阔的长空,凄厉的杀戈。血腥的争斗,生离与死别,得意与失意*都已不能在他世故而深沈的心湖上引起波澜,但是,他为了全玲玲与自己的情感,为了一个弱女的哀愁,竟然流下他从未流过的眼泪,这是什麽原因而使然呢?这除了刻骨铭心,自全身每一滴血,每一股热所发出的爱与关切之外,还会有什麽力量呢?
  江青伸手握住长离一枭那白晰的手掌,语声颤抖低沈得只有对方才能听见:“前辈,在下永生感怀你,汞世忘不了你。”
  长离一枭展现出一个少有的纯真笑容,亦低声道:“小兄弟,老夫真高兴听到您这两句话。”
  说罢,他转过身来,豪迈的大笑道:“难得全姑娘如此赏脸,来,长离岛的兄弟们,随着老夫乾一杯。”
  每一只粗壮的手都举了起来,火辣辣的醇酒倒进喉管,燃起这些豪士们火辣辣的犷野和出自内心的热情,於是,一壶壶的烧刀子往桌上川流不息的送,一盆盆虽不精美,却十分丰富的菜肴往桌上端,空气又暖和了,气氛又轻松了,出自心底,现在人们红通通的脸孔上。
  绝斧客陆海抚着他颔下的胡辫,咧开大嘴笑道:“鸟主,咱们何时返回东海岛上?”
  长离一枭沈思了一下,道:“当大家认为舍得离开江大侠的时候。”
  绝斧客陆海伸了伸舌,又饮了一口酒,道:“那恐怕这一辈子也舍不得了,江大侠,东海的风光好极了,阁下为何不搬到东海去与吾等朝夕相处,也落得与全姑娘做一对神仙眷侣呢!”
  此言一出,全席轰然叫好,海天星纪雷呵呵笑道:“本旗主早有此意,只是江大侠一直未曾表示出来,本旗主人老面皮却嫩,又怕碰钉子,所以才不敢启口相邀。”
  黑煞手仇云额上疤痕红亮亮的,他擦了擦鼻尖上的汗珠,大声道:“本旗主之意,江大侠与全姑娘之婚事,乾脆就在长离岛举行,一来办事方便,人多手多,二来也好让全岛上下瞻仰一下江大侠贤伉俪的英姿!”
  尚受创未愈的二阎罗尹生,睁着那一双犹是红肿未退的眼睛,轻啜了一口酒,沈稳的道:“仇旗主此言对极,本岛上下任何一人,只怕都在期待参加江大侠秦晋之礼,而且,文秋尘文居士,亦曾一再言及,邀请江大侠前往东海一游,只待此间事了,江大侠便好歹得走上一遭了。”
  说罢,他转头笑道:“岛主想亦赞同本旗主之心意吧?”
  长离一枭深沈的微微一晒,那抹古怪的笑意在嘴角勾成一个美妙的弧形,他颔首之後,对着各人道:“老夫正在想,岛中的“倚扛小”,正可给江老弟居住。”
  海天星纪雷惊道:“那是长离叁景之一,岛主,你让给江大侠居住以後,再要奕棋品茗,就得换个地方才行了。”
  一直未曾开过口的生死一屠吉长光,此刻大口喝乾了杯中之酒,一抹嘴巴,向纪雷瞥了一眼,道:“纪旗主大约未曾想到,除了倚虹小风景奇绝之外,离开小两百步外的『小凌轩』也不稍差,那虽不在叁景之内,但本旗主却觉得『小凌轩』之灵秀巧致,倒别有一番风味。”
  长离一枭呵呵笑道:“罢了,江大侠自己还不知能否去成,你们倒煞有其事的在准备一切了,不迫,本岛主却真希望能请江老弟前来东海长离居住一个时期。”
  说到这里,他那一双殷切的目光已然投向江青。
  江青感激的道:“前辈,贵岛自前辈以下,对不才如此爱护,不才实在自肺腑感到欣谢,然而在中原故土,不才仍有许多俗事未了,恩恩怨怨,亦未曾全然了结,不才意欲延後一些时间,待此间话事告一段落後,定将专程往东海贵岛一行,拜谒前辈及各位旗主兄台,顺便也好瞻仰长离岛的赫赫风云。”
  黑煞手仇云叫道:“不行,江大侠,尊驾还有什麽事没办?待本旗主令属下弟兄为你办了,尊驾也省得东跑西跑,劳心伤神。”
  江青与全玲玲悄然对瞥了一眼,笑道:“仇旗主盛意,在下心领如受,有些事情,却是必须在下亲自去办才行的,那能一再偏劳贵岛列兄台?仇旗主万请释怀,在下无论如何,一定会到东海贵岛去打扰一时,不到贵岛诸位厌烦之时,决不离去。仇云哇哇叫道:“江大侠要折煞本旗主了,『厌烦』一字如何竟自尊驾口中道出?长离岛自鸟主以下,只怕定要强迫大侠住到两鬓花白才行呢。”
  长离一枭唆了一口酒,沈声道:“小兄弟,你的婚期如何?”
  江青心头怦然一跳,转脸看了着身傍的全玲玲,全玲玲正低垂着头,没有任何表示,不过,她插在鬓的白色小绒花却刺眼的映入江青的瞳孔之内,这朵小花,凄白得令人心酸。
  怔忡了片刻,江青低沈的道:“前辈,全玲玲重孝在身,一时之间,谈到婚事,只怕有所不便,况且,确实日期,也要请义父他老人家与前辈共同作主。”
  长离一枭老怀大慰,秀逸而清朗的面孔上闪耀着欣悦的光彩,因为,江青竟如此尊重於他,非但婚姻大事求其作主,更将他与威震天下,名倾四海的邪神并列一处,怎不令这位“东海尊长离”的霸主高兴呢在一阵豪迈的大笑後,长离一枭道:“此言甚是,不过,得要多久呢?”
  绝斧客陆海在一傍道:“过了七七之期如何?”
  江青两颊有些微红,睨了身傍的人儿一眼,但是,全玲玲却双眸轻闭,眉儿徵蹙,漾着一片轻愁。
  生死一屠吉长光瞪了绝斧客一眼,笑骂道:“老斧头,又不是你自己讨媳妇,这般着急做啥?”
  绝斧客陆海一抚胡辫,还敬道:“本旗主虽然年纪一大把,却有美髯之称,较之你这老杀才一脸横肉高明多多,安知本旗主今生娶不上一房娇娘?”
  长离一枭扬扬手,晒道:“二位别斗嘴皮子了,老夫看来,全姑娘守孝一年,便可择吉日,与小兄弟枝接连理,未知小兄弟如何?”
  江青一时没有说话,心头却有一丝怅然,是的,一年之期,虽然不长,但也不是一个短暂的时间啊!
  全玲玲处在目前的境地,是十分尴尬的,要知道,一个女孩家,在谈到婚姻大事时,却是羞怯而含蓄的甚至避人入室,不敢朝面,虽然全玲玲是位不让须眉的江汹儿女,不拘小节,但在如此众多的武林豪士之前,当面谈到嫁娶之事,更且徵求到她自己的意见,总是一件十分窘迫之事;再者她重孝在身,又怎能说出任何一句话呢?不论她有多少言语,也只能放在心中。
  江背望了望心上人,低声道:“玲玲,你先进房去歇会儿好吗?这两天来,你也够苦了,可能咱们明日便要上路了呢。”
  全玲玲轻轻点头,因而,长离一枭道:“好,好,全姑娘且请入内憩息,此间话事,自有老夫担待,姑娘与小兄弟之事,老夫自会与江老弟洽商。”
  说到这里,他转首道:“小兄弟,且请护送全姑娘入内。”
  江青答应着离席,亲自扶着全玲玲进室,片刻後,又面色凝重的回到外间,坐在长离一枭身傍。
  长离一枭又喝乾了一杯酒,深沈的道:“小兄弟,一年之期太长,是麽?”
  江甘摇头道:“前玷,於在下私心来说,的确太长,而且玲玲也极须要一个人在她目前心力交瘁之下予以照拂,但是,在亲情上来说,这一年之期又未免太短了。”
  长离一枭双手一拍,道:“正是,小兄弟,老夫真幸而结识於你,又幸而与你交成莫逆,不错,守孝之期,在为人子者来说,以叁年为度,全姑娘是否适才已对你言及?”
  江青沈重的道:“不错,在下也以为如此,玲玲适才流着泪,告诉在下,希望能为她牺牲叁年,容她一尽人子之道,庐墓叁年。”
  全席之人惊道:“庐墓?”
  江青再度点头,缓缓的道:“是的,但是在下心中却非常欣慰,她能如此对待逝去的老父,足证她内心的孝思与善良,在今日人心险诈,恩薄义鲜的世风之下,玲玲犹能如此去做,这说明她是一个少见的好孩子,在下虽然等她叁载,却是一件有意义之事,在下自幼失怙。从来未曾好好孝顺双亲,与玲玲一比,却是微不足道了。”
  长离一枭再度深深点头,深刻的道:“好,好,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真是世间难得的璧人,无论那一方面都令老夫感到欣慰与赞佩,小兄弟,你们都是对的。”
  他说到这里,仰首沈吟了片刻,又道:“那麽,夏蕙夏姑娘你如何打算?”
  江青闻言之下,俊俏的面庞在苍白中又骤然蒙上了一层沈重与灰黯,他垂下头,轻轻的道:“至今尚音讯杳然。”
  长离一枭哦了一声,道:“连一丝蛛丝马迹也没有麽?”
  江青艰辛的道:“只有自一位开设客栈的老人口中,得到一点消息,她的行踪,好似正向大渡口这边而来。”
  长离一枭闪烁着智慧的眸子,道:“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江青想了一下,道:“大约有一个月了,在下一路找寻,得到的却尽是失望……”
  长离一枭探探嘴唇,道:“小兄弟,别愁,吉人自有天相,夏姑娘不是夭折之相,决不致出什度差错,而且,她心中如果确相悦於你,便不会令你伤心,做出愚蠢之事来,老夫对夏姑娘虽然相识不深,亦可看出她是个至情之人。江青轻喟一声,道:“只是,她太任性了。”
  长离一枭呵呵笑道:“小兄弟,青年男女,那有像八十老人那麽木板含蓄的?对了,全姑娘封此事怀有何种看法?”
  江青脸庞有点发热,低声道:“不怕前辈见笑,玲玲……她非常想与蕙妹长期聚守,一点也不为此事感到扭,但愿蕙妹也能与她相同。”
  长离一枭长笑道:“自然,你是希望如此的。果真这般,则齐人之福可享矣,也罢,老夫将即时遣人沿大江南北寻访夏姑娘踪迹。”
  江青正待起立致谢,长离一枭微微摆手,正色道:“在昼间,老夫已与本岛各旗首要们做了具体之决定,全立遗体,由海天星纪旗主暨老夫两前卫率领岛上兄弟十二名专程护送至双飞乌烟霞山庄;百步弯月傅泉及万兆扬二人,伤势已有起色,经随行大夫相告,他二人如不再经重大刺激,将不会有什麽意外变化……”
  说到这里,他喝了一口酒,又道:“此二人一身武学十分精纯,几可与本岛各位正副旗主相媲美,只是奈何他们却找错了对手,不过,二人之忠肝义胆,仍令老夫钦佩,他们亦将在纪旗主护送下,一并返回烟霞山庄。”
  江青深有同感的颔首道:“前辈,其他伤残敌俘是否也一并送回?”
  “自然毫不留难,小兄弟,长离岛与敌争斗以来,倘是首次这般仁慈,老夫不用赘言,你也会明白老夫所以如此仁慈的原因。”长离一枭道:
  江青就席抱拿道:“老前辈,大德不言谢。”
  长离一枭环顾席上各人一眼,大笑道:“罢了,你现在便如此护着全姑娘的娘家人了?”
  江青有些尴尬的红着脸,长离一枭又止笑道:“小兄弟,老夫之意,全姑娘亦随其父灵柩同返烟霞山庄,而且,你本人最好不要随同露面。”
  江青沈思了片刻,毅然颔首道:“前辈此言极是,在下便是如此做,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但也没有第二个法子了。”
  长离一枭环顾左右,沈稳的道:“不过,小兄弟你於这叁年之中,仍可随时前往探访全姑娘,当然去探访时隐秘一点比较好,这叁年中,烟霞山庄左近,将日夜有长离所属监视双飞岛行动,并保护全姑娘之安全。”
  江青想要开口说话,长离一枭却摆摆手,低啜了一口酒,眉目间十分开展润朗,又古怪的一笑道:“小兄弟,一切就如此大致决定了,现在,老夫倒想听听你有什度计划?下一站准备到那里去?”
  江青坦诚的道:“在下想再尽力探访蕙妹一个时期,然後,回返杭州一转,好使战大哥他们放心,事後,便回滇境一行,拜谒我那恩师……”
  长离一枭道:“你打算以多少时间寻找夏蕙姑娘?假如一时之间寻访不着又待如何?你都考虑到了麽?”
  江青不由微微一怔,怅然道:“前辈,在下再找她一月,找不找得着,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唉!她这不止是折磨自己,更使在下心力交瘁……”
  长离一枭又沈吟了片刻,道:“小兄弟,假如老夫在中土伴你叁年,你欢迎麽?”
  江青感激而兴奋的道:“真的?与前辈长相聚守,正乃在下心中至愿,只是有心而已,未敢出诸请求,但是,前辈岛上之事,在这叁年之中,又交待何人处理呢?”
  看了看自己属下的六旗首要,长离一枭大笑道:“自有文秋尘文居士与六旗旗主协面办理,他们各人智力才能之总合,不知要强过老夫若干倍了。”
  “不过……”长离一枭略微一顿又接道:“在这叁年之中,最後的几个月老夫却须返回东海一次,大小事情也得做一次查核,更要准备一件大事。”
  江青问道:“那一件事?”
  长离一枭微笑不答,目光倏转冷峻,沈声道:“烈火旗陆旗主随行,二护卫於一月後至杭州战府相寻,烟霞山庄善後之事,由红旗主布置一切,所有人马於半月内回转东海,暂请怒浪旗主仇云调度指挥。各旗主辅助回岛後,由文秋尘居士筹幄大小事件,然後再经各位旗主商议决定,万一有任何特别意外,可通令本岛在中原各地之眼线,告诉本岛主知晓。此次战役,本岛伤者须尽力妥为医治,死者骨灰一律奉入大英堂,凡各离岛从战之人,一律赐给纯银五百两,丝帛十匹,伤亡者倍予之,一切事情,要谨慎小心,现在,你们还有问题麽?”
  长离岛的六位旗主轰然应喏,海天星纪雷整容恭声道:“尚乞岛主与江大侠贤伉俪早日返回东海,再且,本岛上下都极愿参予江大侠好合之礼。”
  长离一枭轻笑道:“放心,至少,长离岛的叁流以上首要都得到齐。”
  江青急忙起立,举杯奉敬席上各人。
  长离一枭呵呵乐道:“大家快饮快用,江老弟也好早些与全姑娘一叙别情……”
  笑声中,无数只酒碗被无数双手举起,倒进了每一张已透着红光的脸庞口中。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