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雪映名城          双击滚屏阅读

第八十九章 雪映名城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叶家集东街头,一幢破陋的大杂院,靠里有一间残旧的瓦屋,此刻正自那破陋的门房内泄出一丝黯淡的黄光。
  房间里的陈设是如此破旧而简陋,使人一眼便可看出此屋的主人是如何潦倒与贫困,自然,空气中少不了一股腐霉的气息。
  但是,此刻这隐隐散发著的腐湿空气的破屋中,却掺杂了难以形容的欢愉与兴奋,这欢愉与兴奋,乃是现在坐在一张白木八仙桌傍的三个人所带来的,不错,他们便是江青、长离一枭与绝斧客。
  老人黄为善正陪著三人饮茶,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纤弱多姿的黄倩倩却帮著一个眉目慈祥,头发斑白的老妇人在匆忙的收拾一些残旧的衣物。
  江青毫不嫌弃的端起那粗瓷茶杯喝下一口热茶,笑著道:“老伯,其赏什么都不用收拾,到了杭州以后,全部换新的就得了,只怕伯母有些舍不下呢!”
  老人有些过意不去的道:“恩人……不,贤侄,你看,老朽又忘了,唉,真是老了,贾侄,老朽已实在说不出什么铭感之言,老朽全家这片心,你一定看得明白,看得穿透……
  唉,祖上积了多少阴德呵,会叫老朽一家一再碰上恩……碰上贤侄……”
  江青急得双手乱摇,赶忙道:“老伯,以后千万别再说这“感激”两字,否则小侄真是吃不消了,老伯,初更过后,吾等便起程上路……”
  黄倩倩回过身来。有些怯生生的道:“哥哥,你,你真的没有受伤么?”
  长离一枭呵呵的代答道:“放心吧,小妮子,你这位义兄的功夫你尚没有见过,假如你能亲眼在傍边见上一遭,一辈子都可以放心他在外面揍人了。”
  黄倩倩羞涩的垂下颈项,低声道:“卫伯伯,我不愿哥哥在外面与人争斗,我只愿他能平平安安的过日子,真的,平平安安的过日子…”
  江青尔雅的一笑,含有深意的道:“倩倩,或者,有这么一天的!”
  大口喝乾了杯内之茶,又自己斟满了,绝斧客哈哈大笑道:“江大侠,日后有了黄姑娘这么个妹子,只怕要多坐听些话了。”
  黄倩倩粉面嫣红。却文静而羞涩的不作一声,只管抓抓这,抚抚那,沈默之中,含有无限温柔。
  长离一枭看了一阵,低声对江青道:“小兄弟,是否仍有回转的余地,这妮子的确是个好女孩,温柔得可爱,娴静得迷人。”
  江青玉面倏热,十分慌忙的道:“不,前辈,这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在下一人尚不要紧,岂能再害了人家一生?再使蕙妹妹与玲玲幽幽终日?”
  长离一枭微喟一声,低沈的道:“缘也,命也,只怪这孩子和你相遇晚了……”
  这时,一切都己收拾妥当,长离一枭轻轻颔首,绝斧客离位立起,向各人道声得罪,迳自启门离去。
  黄为善低咳一声,有些见腆的道:“贤侄,老朽之意,想到余杭之后,自己赁所小屋,与倩儿两个做点小生意,让老伴在家照显一切,也可减少对你的拖累……”
  黄为善的老伴儿──徐氏,这时也回过头来,充满喜悦的道:“是呀,老身也是这样想,一家三口老是靠江公子,啊不,江……啊,青儿,也不是办法呢……”
  这二声“青儿”,叫得江青混身一震,打了个寒噤,他哺哺的道:“青儿,青儿……已有多年没有人如此叫过我了……青儿,这是个多么值得回味的称谓……”
  江青忽然有些激动的道:“伯母,你……你能再叫我一声……青儿么?”
  徐氏有点儿怔忡,随即兴奋的道:“江公子,你,你不以老身如此称呼为忤吗?”
  江青缓缓摇头,又摇头,徐氏欣悦的叫:“青儿……”
  长离一枭豁然起身,站到门边,在他站起来的刹那间,江青看到这位冷面辣心,雄霸武林的江湖异才脸庞上有著一层奇特的神色,这神色复杂极了,揉合著感动与叹息,期冀与慰藉,这又是这位江湖雄主极少的几次真正表情流露……
  于是,江青心里有了决定,他口中却故作淡然的道:“前辈,月冷星寒,这时赶路,倒别有一番情调呢!”
  长离一枭明白江青已看出他此时的心情,回头苦笑道:“不错,小兄弟,老夫要说,你真是老夫生平仅遇的好孩子。”
  江青轻轻站起,走到长离一枭身傍,低沈的道:“前辈,在下已有了义父,在下实在爱你,敬你……”
  长离一枭回过脸来,深深凝注在江青面孔之上,他双手按著江青的肩头,良久,良久,方才深挚的道:“老夫明白你的意思,小兄弟,有这几句话,老夫已是太满足了,太欣慰了,老夫永远不会忘记!小兄弟,老夫也和你相识得晚了几天,可是,在往后的时光里,老夫相信在情感上,在心灵上,你会待老夫如兄长,如你真正的兄长。唉,在情感的领城里,天知道老夫是如何寂寞与贫瘠,小兄弟,希望你是老夫真正的亲人……”
  江青静静的,却是诚挚无比的道:“前辈,在下此生此世,都会是你真正的亲人。”
  灯花跳了一下,黄为善站了起来,搓搓手,道:“卫兄,卫兄与贤侄是否须要休憩一下,今个夜里,二位也实在劳顿得不轻,还有一大段路程要赶呢?”
  江青与长离一枭尚未回答,外面已传来一阵低沈的马嘶声,辘辘的车轮声亦渐来渐近,间夹著有力的鞭梢子响。
  长离一枭笑著道:“车来了,黄兄,吾等这就上道,夜已深沈,至于左邻右舍的招呼,依老夫看免了也罢。”
  黄为善笑吟吟的道:“不劳卫兄挂怀,老夫在酒楼回来之时,早已一一打过招呼……”
  他又回头道:“夫人,倩儿,咱们这就走吧……”
  于是,同这残旧的独间瓦屋做了依恋一瞥,黄倩倩轻扶著徐氏,跟在乃父等人后面,行出门外。夜,寒得紧,雪早已停了,但气温却冷得人手足发麻。
  外面绝斧客陆海向长离一枭躬身为礼,他身傍停了一辆双辔篷车,车上是个精壮而憨厚的小伙子,这时正缩著颈子,拢著手直呵白气。
  黄为善与徐氏、黄倩倩二一人进入篷车之内,江青等三人也牵过自己的坐骑,俯身上马,护在蓬车之傍缓缓成行,车轮辗踏著冰碴子,响起了轻微而脆落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是那么单调而孤寂,但是,却又何其安祥与平静。
  此行杭州,得要不少时日,但光阴尽避悠遥,要来的终究会来,路途虽然迢迢,要去的地方也一定能达到,是的,离开杭州,也曾带走了多少惆怅呢!
  冬日出门赶路,是比寻常的季节吃累的,连绵而广亘的冰天雪地,呼啸的寒风,白茫茫的原野,隐在层云后的山峰,都显出几分凄凉与萧瑟。
  饼了一处村庄,又是一处集镇,过了一座城市,又是一所乡集,景色在不停的变幻,地方的言语也一段段的迥异,人们的口音,改得陌生,又变得熟悉了。路,却迤逦的延展于眼前,蜿蜒的,由远而近。
  蹄声得得,皮裘衣衫上沾满雪花,车轮声动,篷布被北风吹得鼓涨,冒著风,顶著雪,有六张带看笑的脸在冷空气中呵慰。
  杭州。
  久违了,这以西湖的娇□而名播天下的美丽城市。
  黄昏里江青与长离一枭、绝斧客三人护著篷车进了城门,恢宏的楼阁房舍仍然依旧,金壁辉煌,画梁雕栋的王公巨贾府第,还是照样峙立在宽敞的街道傍,店□酒楼繁华得紧,在这掌灯时分,并不因为天冷而减少人们的兴趣,摩肩擦踵的行人,在热闹的街道上拥挤著、喧哗著,空气中带著隐隐地热力。绝斧客骑在马上,拉了拉皱在一傍的灰毛大氅,左右顾盼了一阵,抖去胡辫上的水珠,啧啧嘴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此言果然不差,看看这个地方,实在是够迷人的,难怪有些人过不惯深山茅庐的生涯了。”
  江青微微笑道:“这些天来,可把前辈与陆旗主累得够受呢……”
  长离一枭笑呵呵道:“这算什么?马背上的颠簸怎及得上船只的摇晃?陆上的风云却也难较东海的冰飙狂浪,小兄弟,老夫承受得住。”
  路上的行人纷纷让开路途,由这三骑一车经过,进入闹区,车马的速度已缓慢得多,偶尔有些行人好奇的注视上一两眼,却又匆匆移注到另外更俱有吸引力的花花绿绿事物上。
  于是,马车开始转到另外一条路上,这条路比较僻静,朝远处看,有一所高大的骑楼耸立著。
  “嗯,不对,适才只顾说话,把路都弄错了,前辈,咱们还是转回去,在下记得要经过一个城隍庙前……”江青顾盼了一阵,有些尴尬的说。
  长离一枭笑道:“这地方老夫在十多年前来过一次,以后就从来没有机再度涉足,地方太热闹,你又下太熟,自然容易走错路,不过,小兄弟,你是无所谓,老夫若两手空空前往战府,倒是有些窘呢!”
  江青大笑道:“前辈,这算什么话,前辈与陆旗主一到,只怕战大哥开大门都惟恐迎之不及,那里还会想到这些俗礼上去?前辈,千万别见外啊……”
  长离一枭想了一下,正待说话,突闻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响,自这条街道转角处快步奔来。
  江青双目半阖,冷冷一瞥,只见前路来了十多条大汉,个个体魄修伟,龙行虎步,目光炯然有神,一眼即知是在江湖上打滚的的练家子。
  绝斧客有些奇怪的注视著,低声道:“咦,这些人好似有些气急败坏,不知慌些什么事?”
  十多大汉奔至篷车之前,立时齐齐止步,为首一个四旬漠子,手忙脚乱的整了整他那件银白寿子图丝长袍,踏前两步,向长离一枭及绝斧客二人面上仔细打量了一番,忽然全身一哆嗦的跪了下来。
  随著这衣饰华丽的四旬漠子,后面十多条大汉亦一起“噗通”矮了半截,个个伏在青石板上,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长离一枭回头望了望绝斧客,绝斧客连忙恭声道:“岛主之意?”
  那四旬汉子这时语声微颤的慌忙说道:“本岛“燕子棋”派驻杭州分堂副堂主“铁腿”
  倪忠祥叩拜岛主万福金安,弟子等不知岛主于今晚亲临杭州,未曾率领全堂弟子恭迎城外二十里,疏忽之罪,罪不可赦。”
  长离一枭“哦”了一声,和声道:“不知者不罪,都起来吧吧!”
  铁腿倪忠祥忙谢过,率著众人匆匆站起,一字一躬身排在长离一枭马前,垂手听谕。
  长离一枭道:“倪副堂主,燕子楼杭州堂主是谁?现在何处?”
  铁腿倪忠祥诚惶诚恐的道:“堂主乃“甩箭手”陈景,陈堂主因亦不知岛主今夕莅临,己在昨晨赶到苏州亲自主持其独生爱女出阁之喜……”
  长离一枭颔首微笑道:“好极,告诉堂中管事,拨金百两,算是本岛主及陆旗主的贺礼,呵呵,进城见喜,是一吉兆,倪副堂主,本岛主不想烦及本岛驻扎杭州弟子,是而也没有想到你们会得到消息如此之速,亲来见我……”
  铁腿倪忠祥一见自己岛主今天如此开怀,不由心中松了口大气,毕恭毕敬的道:“启禀岛主,弟子已在本城最宏丽的“聚英客栈”定下院房,并恭请岛主及陆旗主趾临“大成酒楼”陋席奉侍。”
  长离一枭轻轻摇头,沈声道:“罢了,你们这几日多注意江湖上的动态,随时禀报,本岛主的两大护卫若然到此,代属其速往红面韦陀战府相谒,来,见过本岛主身边的火云邪者江大侠。”
  “火云邪者”四字一入耳际,铁腿倪忠祥就彷佛猛然在头顶响起四个巨雷,骇得他长身一揖之下、又待拜倒。
  江青沈和的笑道:“倪兄如此多礼,小可实在担当不起。”
  说著双手抱拳回礼,而就在抱拳的一刹间,一股淡蒙蒙的劲气,已恰好□住倪忠祥的身躯,将他抬出两步之外。
  长离一枭回首望了望停在一边的篷车,低声道:“走吧,小兄弟。”
  于是,车马回圈,得得而去,冷湿的青石板路上,以铁腿倪忠祥为首,十多条大汉恭敬的跪拜伏礼,肃穆庄重。
  于是,雪花又开始飘落了……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