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柔情蜜意          双击滚屏阅读

第九十六章 柔情蜜意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夏蕙两只纤细的手,紧紧地抓著江青的肩头,江青的每一句话,却似巨大的动荡,震憾著她的心弦,这震憾之强烈是无与伦比的,至少,它证明了一点,夏蕙自心底热爱的人,并没有变心移恋,那怕是一点点也没有。
  江青又将夏蕙搂入怀中,轻轻拍著她,就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在爱抚著自己的儿女,是如此轻柔、温切,却又如此怜惜、甜馨。
  于是……
  夏蕙又仰起那张美丽的脸庞,主动寻找著江青的嘴唇,深深的吸吮,温柔的挑弄,这滋味,诱人极了,香极了。
  江青如梦呓似的呢喃:“蕙……唔……我爱………”
  夏蕙忽然离开了江青怀抱,独自向里移了一下,两只眸子也在刹那间变为深沈出邃,她凝注著江青,平静得异乎寻常的道:“哥,告诉我,你仍不能去忘怀全玲玲么?”
  江青微微一怔,闭眼沉思了一会,低声道:“蕙,你的意思是……?”
  夏蕙摇头道:“哥,让我想一想。”
  江青又待开口,夏蕙却用手指捂在他嘴唇上,轻轻垂下头,彷佛在思虑著一件极为严重的事,自侧面看去,可以瞧出她的眉儿正微蹙著,神色十分凝重,她不开口,江青也没有讲话,室中的气氛,宛如在瞬息间又转为翳闷。
  良久。
  夏蕙又抬起头来,语声出奇冷静的道:“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也请你自内心里答覆我,不要有丝毫隐瞒,就像你答覆自己的良心一样,好么?”
  江青苦笑了一下,道:“你问吧,随便问,在你面前,我用不著隐讳什么,不过,别问一些令你自己也感到伤心的事。”
  夏蕙顿时又软了下末,但是,她却十分畏怯地鼓足勇气凝注著江青,语声有些微颤的道:“哥,你是否爱著全玲玲?真心的爱?我是说,除了我之外?”
  江青面孔上的肌肉蓦地一跳,他咬著牙道:“这个问题……是的,但我爱她的情感,是与你相等的,决不会超出你之上,我往日曾答应过你这句话,现在仍然如此,蕙,我惭愧极了,一个人的感情与爱,在男女相悦的关系上说,是不可以分割或舍让的,可是……全玲玲实在对我太好,为了我,她几乎牺牲了一切,她那爱,令我无法推拒,不忍推拒,蕙,在很多时候,环境与现实会逼使一个人走上一条他以前所不愿走的路,不论这路是那一种性质的……”
  夏蕙很平静的点头,又道:“哥,一丝一毫也不遗漏的告诉我,她对你可好?”
  江青日不转瞬的瞧著夏蕙,半晌,他开始将自会泽城的初见起,一直说到全玲玲丧父扶柩回到双飞岛庐墓为止,中间的经过点滴不遗的完全述出,江青的语声低沉而带著些许沙哑,但是,内中却包含了无尽的真挚怀便忆。
  夏蕙的双目中又蕴满了盈盈的泪水,她强忍著,幽幽的道:“全玲玲太好了……太好了……与她一比,我却是这般自私,这般狭窄,她陪著你共生死,同患难,为你丢弃一切,处处都为了你著想,而我……我却在那个时候因忌恨而离你远去……啊,我多该死……我多该死啊……”
  江青拉住夏蕙冰凉的柔荑,低沉的道:“蕙,我早已说过不怪你了,你怎么还难过呢?”
  夏蕙抽噎著道:“我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已真笨,怎么糊涂到那种地步,若是万一找不著义父,我死在那里都不知道,我死了没有关系,却害了你……哥……我真笨啊……”
  江青再次为她抹去泪痕,轻柔的道:“蕙,我的妻,你还有话没有问完吗?”
  夏蕙又依到江青怀中,悄然道:。“江……郎……你说,全玲玲曾……曾为你洗涤身上秽物?在你受了毒伤之后?你……你们是否……足否………”
  江青断然道:“没有任何其他行为,仅是如此而已。”
  夏蕙的面孔红得像一朵桃花,她羞涩的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哥,我是说……
  你们……你们都脱了衣服?”
  江青十分尴尬的呆了一下,呐呐的道:“嗯……是的……”
  “一个女孩子,以她贞洁无瑕的身体赤裸地呈在一个男人面前,哥,你说,她除了决心早已相许,还会有什么原因?除了她已深爱著这个男人,还会有什么力量促使地如此大胆?”夏蕙缓缓的说。
  江青急忙道:“我那时是受了毒伤,满身污秽,她完全是为了替我洗涤身上这些残毒……”
  夏蕙忽然抿著层儿一笑,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哥,我也是女人,我知道,你用不著解释的,全玲玲当时已爱你深切了,否则,她原可差遣下人使女代劳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续走:“经过这些日子的痛苦,我体悟了很多事,也看明了很多事。
  哥,一个人的情感,是不能勉强的,更不能过份压制,假使我坚决。强迫你不和全玲玲好,你为了怕我做出傻事,一定会痛苦的答应我,但是,我却无法逼使你心中忘记她,更无法逼使全玲玲离开你………”
  江青十分难受的道:“蕙,你……”
  夏蕙一摆手,面庞上洋溢出一片前所未见的湛然光彩,镇静的道:“假如这样,你或者强作欢笑,暗自却终日悲郁,使你痛苦,就是我的罪过,就证明我对你的爱不够透澈,也许全玲玲更可能做出令你遗恨终生的事,那么我的罪就更大了,我也会永生受到良心的遣责,永生不得安宁,也即是等于我一手破坏了三俚人一辈子的幸福;我已想透了这一点,义父也约略告诉了我这些道理,全玲玲对我挚爱的人如此,我只孩感激,而不应该再恨她,再嫉她,以前,我只知道她在双飞岛对你好,却不想在这些日子她又几乎为了你失去一切,我与她比,只有愧疚,只有难过,我那一点及得上她?在爱的深度上,我相信我变得不比她浅,但是,在爱的牺牲上,我却比她献出的大少了,太少了……”
  江青这时十分惶惑,又异常感动的搓著手,是的,他原本不敢奢望夏蕙能谅解他这些,在情场上一旦发生了任何的多边关系,便不易被相爱的双方所谅解,但是,在这许多痛苦折磨的日子伫,却使夏蕙悟透了很多道理,更使江青惊喜地发现自己那冤家已主动为他解开了这个结,而这个结原又是几乎解不开的啊世上万物,生息游止,福祸悲喜,临去不定,这两点的极端,本来就只是隔著一条细窄的边缘,来得容易,去得又容易,但这两面的感受,却令人兴起多少深刻而迥异的感触啊!
  江青极难在此时插进嘴去,他在目前,实在不好讲话,谈到这个问题上,你又叫他讲什么好呢?
  夏蕙一直注视著江青,她稍微停息了一下,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缓慢;却清晰有力地道:“哥,要娶全玲玲,就像你要娶我一样,要不,我知道,我们中间一定有一个会因痛苦而死去的。”
  江青静静的不动,忽然,他疯狂的抱紧了夏蕙,如雨点似的吻著她,吻中,泪珠滴洒。
  “蕙,你太好……大好了……我……我实在说不由什么……我实在说不出……”
  夏蕙任由江青吻著,也更以相同,甚至还要热烈的拥吻还报,在唇缝中,在喘息里,她颤抖的低语:“哥……现在,你是我的了,你的人,你的心,完全是我的……”
  江青激动的将夏蕙的脸儿贴在自己颊上,轻轻的道:“谢谢你,蕙,谢谢你,你是善良的人,一直是善良的……”
  夏蕙半睁著眼,喃喃的道:“哥,我更一直爱你,一直没有变的爱你,目前,我们彼此间更没有阻隔,没有间隙,我高兴我使你快乐,使玲姐姐快乐,我更高兴我有勇气扫除我心中的阴影,扯去那一直不敢扯掉,却紧紧地隔在我们中间的纱缦……”
  江青低柔的说道:“蕙,我们一向爱得真挚……”
  夏蕙点头,道:“但是,为了全姐姐,却使我对你感到伤心,使我觉得你在我们中间挂起了一後纱缦,现在,玲姐姐又在冥冥不觉中使我更加爱你,并且使我扯掉了它……”
  江青轻巧的在夏蕙唇上点了一下,欣悦的道:“好妻子,将来让我们找个好地方,一辈子也不分离。”
  夏蕙揉了揉自己那双略显红肿的眼睛,撇著嘴道:“看你那副得意的样子我就有气,害人家哭了那么久,以后,我要和玲姐姐联合起来,好好对付你…”
  江青笑了,轻悄的道:“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了不起罚罚跪,顶顶鸡毛掸……”
  夏蕙纤细的手指在江青额上微微一戮,抿著唇道:“厚脸皮,亏你还说得出口,哼,算来算去,却便宜了你一个,真是的,上天叫我那么傻,如此死心塌地的爱著你,又再叫玲□姐这么傻,也一样死心眼的爱著你,想想也真叫人恨……”
  江青顺势提著夏蕙的玉指,笑道:“恨我同时得到两位美人的垂青,是么?”
  夏蕙“嘤”了一声,低声道:“碎嘴…………”
  江青洒脱的一笑道:“不过,这却得来不易哩,我受了多少难,吃了多少苦,几乎连这条老命也赔上,算算也不太便宜吧”夏蕙不依的倒进江背怀里,两只粉拳轻轻□著江青肩头,故意恨恨的道:“厚皮………厚皮……”忽然──“碰”的一声,外面的门不知被谁推开了,一个苍劲而深沉的嗓音笑著道:“好了,好了,两小口子亲热也亲热够了,我做老子的一直待在外面喝西北风也不是味道啊……”
  苞著就是长离一枭的语音笑道:“连晚辈这等耐心也忍不住了,呵呵,小兄弟,快点偕夏姑娘出来拜见厉前辈,连他老人家也跟著为你把了一下午风………”
  继而又是一个破锣嗓子吼道:“老四,快和三丫头出来,为兄我要好好地打她一顿屁股,这妮子害得我们受罪不轻………”
  江青向夏蕙微微一笑,这才注意到纱窗之前光线晦黯,已是到了该掌灯的黄昏时分了。
  夏蕙羞怯地站起,对著台上铜镜轻抚云鬓,又整了整衣裳,悄然道:“哥,我们出去?”
  江青颔首一洒,轻挽夏蕙推门而出──那间雅致的厅房中,已是灯火齐明,坐了满屋子人,邪神含笑注视著二人,长离一枭欣悦的坐在一傍,红面韦陀战千羽慈祥可亲地来搀扶夏蕙,大旋风白孤却一手拉著祝颐,一面向二人挤眉弄眼。
  夏蕙在战千羽的搀扶,一一拜见了室中各人,又轻轻向战千羽裣衽道:“大哥……都是我不好,请大哥和诸位叔叔们原谅……”
  战千羽呵呵笑道:“罢了,你能回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会加怪于你于夏姑娘,假如万一你出了什么差错,不但四弟承受不起,我们也再没有愉快的日子过了,夏姑娘,以后可万万再不能如此……”“夏蕙愧疚的点头,江青却又将挺立门外的绝斧客陆海及飞闪二雷请进,与夏蕙见了,绝斧客陆海豪迈的笑道:“夏姑娘,真是万幸之至,你总算回来了,呵呵,江大侠在这些日子里,几乎为你失掉了魂魄…”
  夏蕙那姣好的脸蛋儿又是一红,羞溜的垂下颤项,低低的道:“夏蕙不好,有劳陆旗主奔忙……”
  绝斧客双手乱摆,忙道:“不敢,不敢,姑娘能回来,本旗主已感到莫大欣愉……”
  镑人又客套了一番,红面韦陀战千羽回头向邪神道:“仁伯大人,这里的厢房也可以退了,请仁伯大人移玉舍下盘桓一段日子,未知仁伯大人意下如何?”
  邪神笑道:“当然……”
  他又同江青道:“青儿,你陪著蕙儿,咱们这就走……”
  遍鸿楼豪华的大门外,早已备有坐骑相候,由邪神前导,出门上马,一行人兴高彩烈的转回庆春门后街战府而去。
  包鼓三响。
  傍晚的接风宴,一直吃到二鼓才算告终,场面自是热烈无比,每个人的心头都是如此愉快,情绪是这般兴奋,谁说不是呢?那只云山的雁儿终于回来了,终于回到那大家都敬爱的人身边,更使这多月来为她而弥漫的愁云一扫而空。
  现在,人们都去歇息了,都去寻梦了,在裴敏的绣房里,却坐著神绪欣愉的江青、祝颐与正在低声谈笑的云山孤雁夏蕙及那天星麻姑。
  依在夏党身傍的裴敏,这时悄细的道:“蕙姐,你就不知道呀,江哥哥为了你愁得茶饭不思,神魂难安的,除了战大哥及长离一枭卫前辈,谁也不敢和他多说什么,那模样去是可怜兮兮的……”
  夏蕙妩媚的一笑,撇撇声,道:“哼,他害得我也够糁了,饥寒受苦,忍气吞声,什么罪也挨过了,幸亏我记得他平常向我提过义父的居处,要不呀,还不知死在那儿呢……”
  裴敏忽然低笑道:“蕙姐………”
  夏蕙瞧看她,迷惑的道:“干吗?有什么不对么?”
  裴敏忍住笑,道:“蕙姐,你可是存心要邪神厉老前辈来好好教训江哥哥一顿?”
  夏蕙也有趣的笑了,道:“这倒不是,不过,我当时实在又气又恨、真想一辈子不见他,永远去侍候义父算了,可是……可是”裴敏轻轻的接道:“可是又抛不下,忘不了,是不?”
  夏蕙娇羞的红著脸,却毫不隐讳的点点头。
  天星麻姑钱素在一傍拍手笑道:“哈,这才是两情相悦呀,假如忘得去,抛得下,又不成为情感了。夏姑娘,我看呀,就快些订日子吧,别把公子急坏了……”
  夏蕙脉脉的望了一眼正在与祝颐谈笑的心上人儿,低低的道:“不,现在还不行…………”
  天星麻姑诧异的道:“怎么不行?适才在席上,厉老爷子不是说过要择定一个好日子为你们成亲吗?难道又有什么节外之枝么?”
  夏蕙欲语还休,迟疑半晌,始呐呐的道:“我……我已与青哥讲好了,要等三年之后,一起……”
  天星麻姑怪叫道:“什么,还要再等三年?干吗要等三年?”
  裴敏亦出乎意外的怔了一怔,却又在刹那间恍然大悟,她钦服而真挚的握住夏蕙的双手,深刻的道:“蕙姐,是不是等全姑娘?”
  夏蕙红著脸点点头,裴敏吁了口气,道:“蕙姐,我真佩服你,你太伟大了,胸襟太宽了,你爱江哥哥如此之深,却能退让一步,把江哥哥对你的感情分出一部份给全姑娘……”
  夏蕙轻轻感叹了一声,道:“不,我算什么伟大?更说不上宽怀,拿我与全姑娘比,她的对人容事,所作所为,都比我强得多,我这算什么呢,及不上她那坚贞的情操与高洁的风范于万一,而且,她为青哥牺牲得太多,我却献出得太少了……”
  裴敏知道全玲玲与江青之间所发生的任何事情经过,她叹息一声,没有讲话,神情变得有些严肃。
  天星麻姑虽他大半知道,却为夏蕙不平的道:“这怎么可以嘛?夏姑娘不是太吃亏了?
  哼,男人哪,就是没有几个好心眼的,得陇望蜀,好高骛远………”
  江青忽然朗朗一笑,道:、。
  “钱姑娘,你这利嘴就饶了在下一遭可好?任何事情、在下都会向你解释的,先别生气,行么?”
  钱素咧开嘴巴一笑道:“哈,公子一定做了亏心事了,嘻嘻,今日也向小婢求起饶来了?也罢,待小婢一观全姑娘之后再做定夺!”
  江青奇道:“定夺什么?”
  钱素哼了一声,道:“看看小婢是否为夏姑娘作后盾,向公子你捣蛋!”
  江青与祝颐大笑起来,祝颐道:“钱姑娘,你倒真利害,竟帮著夏姑娘与四弟作对起来了,只是,恐怕你虽有心,夏姑娘却难舍呢…”
  钱素呆了一呆,回头瞧瞧脸蛋上正漾溢著甜蜜微笑的夏蕙,无可奈何的舐舐嘴唇,道:“唉,既是两厢情愿,我也不做那恶人,其实哪,在双飞岛那遭瞧过了全姑娘,可也真美著呢,像小葱似的白净………”
  走时裴敏“噗哧”笑了出来,道:“钱姑娘,你真会见风转舵啊……”
  钱素伸伸舌头,道:“这也不是,我只是免得驼子摔跟斗──两边不够头,要是双方都讨不了好,我可惨了哪!”
  夏蕙又想起在傍晚的席上,邪神笑眯眯的讲话:“老夫看,青儿与蕙丫头就选个日子成了亲吧,呵呵,老夫早就想抱孙子了,活到如今这把年纪,还没抱过自已的亲孙子哩……”
  想到这里,夏蕙只觉得脸上一热,伦偷睨了江青一眼,恰巧碰上江青也向她这边瞧来,夏蕙朝江青浅浅一笑,含羞的别过头去。
  江青柔和的道:“蕙,你在想什么?”
  夏蕙轻轻摇头,道:“没想什么呀!”
  祝颐一拍手,笑道:“想煞,想煞,就是坐在眼前,偎在身边,依旧想得心疼,还是爱得难舍啊,对么?”
  夏蕙啐了一声,将脸儿藏在裴敏怀中,不依的道:“敏妹妹,你看,你那位竟敢当著你的面前这般调侃人家,妹妹,还不为姐姐出气?”
  裴敏紧搂著夏蕙,瞪著杏眼道:“喂,你胆子倒不小嘛,真敢这么碎声嚼舌的?”
  江青笑著摆摆手,道:“好了,好了,现在咱们谈正经的,我与蕙妹妹的婚期,订在三年之后,什么原因,也用不著再讲了,相信大家都明白,这件事,我已在散席后禀明了义父老人家,他也同意了,这还是蕙妹妹要我向义父请求的……”
  他顿了一顿,又道:“在半月之内,我计划赴滇境一行,这件事,是我的一个心愿主要是回去拜谒恩师,顺便也看看昔日生长的老家………”
  天星麻姑忽然气不过的道。:“公子,小婢反对,你那老鬼师父害得你惨透了,还看他干什么?假如是我,不找他麻烦已算对得起他了!”
  江青闻言之下,依旧毫不以为忤的道:“钱姑娘,别这样说,有道一日为师,终生若父,虽然在下不会这么古板,但是八个响头的拜师礼叩了,总不能一脸不认,流水寻源。树高有根,一个人再怎么样也不能忘本的,是么?”
  钱素眨了一会睛睛,终于沉默著不讲话了,照她的脾气,不讲话就是没有意见了,服了。
  这时,祝颐却道:“那么,四弟准备和那些人到滇境去呢?”
  江青笑道:“义父他老人家要和在下一起去,长离一枭卫老前辈也决定去,还有大哥,二哥……自然,要带著蕙丫头。”
  夏蕙哼了一声,气道:“哼,你越来越欺悔人家,蕙丫头是你叫得的么?…”
  江青急忙作个揖,祝颐已慌著道:“四弟,我呢?我也要去呀,难道叫我一个人在这里守房子不成?”
  江青笑嘻嘻的道:“不,两个人守房子,三哥与裴姑娘。”
  祝颐叫道:“这成什么话?不行,我一定要去,留敏妹妹在这里也一样……”
  裴敏气得嘟起小嘴道:“好呀,你倒推得一乾二净,留我一个人在这里,你真大方,自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江青忙道:“不,就算三哥也去,还有钱……。”
  天星麻姑立时怪叫道:“公子,你别作梦,小婢是一定要去的,别朝小婢身上计算,我看呀,乾脆一起去得了。”
  江青笑著摇摇头,却正色道:“三哥,你与裴姑娘一定不能离开,府内须人留住不说,关于三哥及裴姑娘的婚事,只怕也快到日子了。”
  祝颐一怔,随即道:“这话怎说?”
  江青道:“记得在三月之前,愚弟救治了裴姑娘令尊之后,他已亲允婚事……”
  祝颐颔首道:“这个我已知道,你回来时已经说了。”
  江青又道:“当时,裴教主并言回坛整顿安抚一番后,即时前来杭州,言下大有亲自主持裴姑娘婚礼之意,这个机会是十分难得的。三哥,这几个月裴教主皆未莅临,可见他一定为了教中诸事而忙著,但依愚弟推断,裴教主前来之期不会太久了,假如他来之时,却见不著一个人,而我们此去滇境,少则两月,多达数年,你们万一错过了朝不上面,岂不是自白遭到耽搁?更恐裴教主心中不快。”
  祝颐若有所思,沉吟起来,裴敏也觉得不错,抿著嘴唇没有出声,半晌,祝颐道:“假如在你们走后,裴老伯来了,愚兄该怎么办呢?这场面却有些窘啊!”
  江青笑道:“丑媳妇终必要见公婆面,三哥,你就鼓起胆子见一见吧,多说好听的,多顺从一点,包管没事,自然,裴姑娘更得在傍边多多出力。”
  裴敏红著脸道:“只怕爹爹一巴掌打过来哩……”
  江青莞尔道:“一定不会,事到如今,裴老伯也生不起气了,只怕他疼你还来不及呢,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掌中珠啊!”
  祝颐又想了一会,慢吞吞的道:“也罢,那就只有去下成了,不过,四弟,你们可得早些回来,以免为兄一个人筹划不来。”
  江青颔首道:“放心,长离岛派驻中原各地之手下眼线众多,只要裴教主一到,就会有人飞骑通报吾等,那时,愚弟即刻放下一切事情,快马加鞭赶回,与三哥共筹婚礼。”
  裴敏早红著面孔拉著夏蕙坐到床上,装做听不见,天星麻姑却一个劲的咧著嘴笑,江青与祝颐起身,向室中佳人道了晚安,相偕离去。
  于是,夜深沉,步履声轻悄的远了,有雾,薄薄的弥布在四周,像个梦,但是,却朦胧得出奇地美。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