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导航: 武侠小说全集 >> 柳残阳 >> 如来八法 >> 正文  
第一○一章 烽火再起          双击滚屏阅读

第一○一章 烽火再起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8/7
   凌云山庄。的这条入庄大道,拥满了怒江派的门人弟子及他们的家属,每个人都极欲一睹邪神及长离一枭的庐山真面目,这两个人的名望及声威,早已在他们脑中构成深刻与强烈的印象,好似那仰望中的神灵,那九天深处飘游著的主宰者,自然,他们更忘不了江青,更想瞻望一下这位出自怒江,长自怒江,被怒江的人羞辱,却又回来拯救怒江的;那五年前的丑孩子。
  路上,房屋伫,野地中,隐密处,都有人探首出来瞧视各人的风采,隐约的赞叹与惊讶声起自四周:“啊,那黑袍老人就是邪神?白衫的中年书生是长离一枭?啧啧,真看不出,这都是两甲子来武林中第一把交椅的角色啊!……….”“小玉,看哪,那个穿著宝蓝长衫的美男子就是江青,算起来还是你的师兄哩!多潇酒,比侯英强多了,看他那副窝囊样子………:”“火云邢者就是江青?真了不得,有志气,他才算是当今武林的第一高手,哼,当初我就说嘛,这孩子早晚能出人头地,荣宗耀祖,可叹掌门人那时却是不信…………”“奇怪,他原来的模样不是这样的嘛,怎么现在却变得这等俊逸?又到那伫学了这么一身卓绝武功?看他身边的那些人,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呢!”“哟,江青身旁的那姑娘好美…………”“比小燕还要漂亮…………”“这下我们得救了,金太帮准得吃痹…………
  “江青不忘本,行,全看他的………”“只要他肯一伸手,咱们就稳住了………”于是,一行人马逐渐接近九天神龙华明轩的住宅,江青耳中听著这些纷冗而隐约,几近阿谀的赞美言论,忍不住深深地叹息,也是在这伫,也是这些人,为何在五年前后,态度的改变竟是如此的巨大而极端啊,这就是人性的根本么?抑是美与丑的分野过于接近呢?
  于是,有些人热切的呼著江青的姓名,有的向他展出仰慕的笑意,自然,他们都沾沾自喜的宠幸于得到江青的回答,以江青对自己的额首、摆手、微笑为荣,或者,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忆起他们昔日曾经对眼前这钦慕的人有过嘲弄讽辱的行为。长离一枭暗中摇头不已,邪神看得更加清楚,但是,他却没有任何表示,人生的一切,他看得大多了,也经得大多了,甜的、苦的、欢乐的、悲哀的,任何的滋味;木来嘛,这就是一个充满了虚伪和空幻的世界,所有的,不论是幸与不幸,都仅是如浮云那般飘浮,似流水那般流移不定,痛苦会过去的,荣耀也会过去,悲欢离合,只是人生旅途上一种暂时的境遇而已。
  自然,江青是他视同己出的义子,在观感上,邪神认为,他的义子也应该有他一样淡泊与宽阔的心情,纵使江青的龄只及他的六分之一多一点。
  九天神龙华明轩却没有发觉这些,他一直紧紧不停的在述说著怒江派与金衣帮发生冲突的经过,他所说的,和江青等人在旅途上耳闻的相差无几,大家却沉默的聆听著没有表示什么,于是,华明轩有些惶惑与期待的望者各人,邪神不可察觉的笑了笑,大旋风白孤却忍不住道:“华老师,听说贵派已与金衣帮明伫暗伫干过几次了,是么?”华明轩尴尬的点头道:“是的,不过大家俱非外人,老夫也不怕说出来丢脸.唉,这几次遭遇上的拚斗,失败者俱为敝派,算起来,已有将近十余名弟子伤在金衣帮手中了,他们手段极为毒辣,几次动手,我方非死即残,少有幸者…:……”长离一枭有意无意的笑了一声,道:“那么,贵派少掌门也孥不出一套办法来么?或者,至少他也可以稍为有点作用呀,总不会束手无策吧?
  闻说少掌门精明强干,才学超人………”长离一枭的话,每句都像一根根的利针,毫不留情的刺入侯英耳中,扎在他的心上,冷酷而尖锐。
  于是,他面色苍白的深垂著头,双手神经质的互相搓揉,强烈的自卑感流露于外,但是,他却不敢抬头直视长离一枭,那怕只是瞄一眼也不敢,假如世上有懦夫,那么,他或者就是了。
  九天神龙华明轩难堪的乾笑两声,语声十分不自然的道:“这个,呢,这个,卫岛主过誉了,英儿实在愚鲁得很,而且,老夫无能,也没有传给他什么惊人的艺业,几次的争战,英儿都没有碰上,嘿嘿,都没有碰上…………”说著,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偷伦瞧了爱女一眼,于是,他忽然悲哀极了,华小燕正感到羞辱的噙著两眶泪水,背著人在悄然擦拭。
  是的,她是会这样的,怒江派的门人弟子,大多知道,在昨夜的遭遇接战中,侯英──他们的少掌门、如何被敌人吓得滚倒地上,全身发抖,又如何听任他的同门哀号而不顾的独自逃去,在刀光剑影中,在血肉横飞下,才能纤毫毕露的揭示出一个人的本性来。因为,那是生死的关头,澈底与本身有看利害的时间,往往就在这种关头,这刹那的时间伫,可以认清一个人的本性──赤裸裸的本性。
  “看情形………”华明轩吸了口气,续道:“金衣帮不会再等待多久,最多就在这两天便会发动攻击.他们所以迟迟未动,据老夫推断,很可能是等待帮中高手齐集,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将吾等击溃!”大家又沉默了一会,江青忽然一笑道:“师父,假如他们来,那么,被一举击溃的必是金衣帮自己!”一句正式的承诺,一种真正的力量,终于由江青首先表露了出来,华明轩欣慰欲狂的返身紧紧扶著江青双肩,颤抖的道:“是的,青儿,是的,假如他们来,一定能消灭他们,为师是说,有为师的首徒伸出援手的话………
  江青望者老人那苍苍白发,重叠的皱纹,凄楚的眼神,不由自心中泛起一股悲凉之感,他低沉而有力的道:“师父,这原是徒弟份内之事,那有什么应不应该之言呢?弟子原本便属怒江一派啊,弟子有生之日,只要师门有所差遣,不论天涯海角,弟子必会全力以赴,誓死不辞的……………”华明轩哽咽著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只能凝望著江青,泪水中,江轰那张俊美的脸庞在蒙胧的扩展著…
  长离一枭深沉的道:“华掌门,其实,毋需阁下担忧,我们早已决定供效驱策,不会袖手旁观的,在任何情形之下,皆是如此。”玉笔圣手曹慕荣赶忙在一旁陪著笑道:“这个自然,只要各位稍肯赐助一臂,则敝派胜券在握矣,不过,嘿嘿,只是偏劳列位了…………”
  邪神看了玉笔圣手一眼,冷冷的道:“现在,老夫认为,已经毋庸再以虚伪的客套充斥门面了!”玉笔圣手闻言之下,不由老脸一热,讪讪的不敢多置一语,九天神龙华明轩急忙向各人使了个眼色,肃立让客。
  于是,邢神微微一晒,缓缓向华明轩的宅门行去,于是,当江青紧跟者欲待起步之际,一声尖锐的呼哨声倏忽晌起!
  邪神漠然转身,眼廉垂阖,形色丝毫不动,江青出身怒江派,是而怒江派的一些规矩法门他都明白,这时,他晓得,呼哨声乃是在传递著十万火急的告警讯号!几乎是一条长长的尾巴,在那声呼哨晌起之后,一声接一声的呼哨,已连续不断的跟著传来,哨音尖长颤抖,有如鬼泣,在不同的方向,不同的处所,此起彼落的响成一片,听得人心烦意乱,惶惑不已。
  长离一枭抿唇微笑,满不在乎的道:“华掌门,来了?”九天神龙华明轩有些紧张的点头道:“来了,他们果然来了…………”玉笔圣手曹慕荣“叮当”一声,一对白玉判官笔早已握在手中,向两旁拥立的怒江派弟子打了个招呼,各人己纷纷抄起兵刃,飞快地奔向哨音传来之处,一些老弱妇孺,亦慌乱无比的搀扶躲藏,意态惶惶。
  江青向邪神靠近一步,道:“爹,我们何时出手?”邢神一抚黑兰髯笑道:“在听到第一声杀喊之时。”此刻,凌云山庄内人影奔走不息,往返调度,刀光闪耀,个个全是一身蓝色劲装,满面紧张之色,为迅速的,偌大一个庄子已在刹那间平静空荡了下来。
  四处传警的呼哨声,稍微停息了片刻,又倏然刺耳的晌了起来,几乎是在哨音晌起的同时,一片震人心弦的杀喊声已自庄东的一丛树林中传至!
  长离一枭望著邢神,邪神微微颔首,于是,绝斧客陆海已大吼一声,单人匹马扑向庄东林前而去!
  华小燕一声不晌:闷著头随后赶去,侯英却十分为难的看了华明轩一眼,正在犹豫不定,这位怒江派的掌门人已不悦的哼了一声道:“英儿,你的妻子已经去了,你还有什么等待的?”侯英面孔飞红,他低低应了一声,看得出有些虚怯的连忙快跑追上,一面高叫者华小燕等他。
  江青心伫又不禁涌起一丝难言的滋味,红面韦陀也叹息著摇摇头,是的,假如一个帮派的未来继承人竟然如此懦弱无能的话,那么,这个帮派的命运,已是显而易见的可悲了。
  忽然──
  彷佛一阵洪水泛滥,杀喊声混在凄厉的呼哨声伫倏而自四面八方晌起,田野、树林、草丛、石陵,可以隐蔽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刹那间现出无数穿看金色衣衫的人影来,他们的兵刃与衣棠,在阳光下反映著刺目的光彩,每个人才一现身.便似猛虎出押般疯狂的向庄内扑来!
  于是,弓弦声“铮”“铮”不绝,石灰包“噗”“噗”投裂,兵刃交击声掺杂在怒吼声伫,躯体跌落陷阱的沉浊声揉和者惨号的余音,有几处已冒起了熊熊的火苗,烟雾迷漫,人影幌掠,点点闪动的寒光四周游移,点点的鲜血迸溅扬射,一场大杀伐的序幕已经拉开了,而且,可以预料,他闭幕时的境况必然苍凉无比。
  长离一枭目光略一环视,冷然道:“飞雷往南阻敌,闪雷往西阻敌。”飞闪二雷迅速的照者他们岛主所指示的方向去了,邢神颔首一笑道:“老夫在此地等候那铁牌开山吕宁到来,擒贼,先擒其王。”江青忙道:“爹,青儿想前去阻挡一阵……”邪神略一沉吟,道:“好,尚请白贤侄相伴,蕙丫头便陪在老夫身旁。”夏蕙才待表示不愿,江青已猝然电射而起,一个起落,已飞跃出七丈之外,大旋风白孤拚命赶上,边大叫道:“老四,慢点呀……”江青向后一招手,一口气已扑到那庄东的树林之前,林内人影奔掠,杀声震天,早已混战得血肉横飞,但是,四处都是金衫耀目,穿著蓝色劲装的怒江派弟子正节节败退,难以支撑,看情形,金衣帮此次出征,人数之众,像是倾巢而来呢!
  江青目光一掠,发现绝斧客陆海正独力攻拒看一十二名金衫大汉,其中有一个红发老者,武功最为卓越,出手之间,猛捷如风,闪挪游移,宛如行云流水,捉摸不定,他正面与绝斧客拚斗,其他十一名金衣帮大汉则分立四周,寻隙攻击,成为一股极大的牵制力量。
  另外,一个光头老人,正与一位儒生穿著的蓝衣客捉对拚杀,但是,那年约四旬的蓝衫客却已落在下风,出招接式,不仅左支右绌,更有了内力不继之状;穿金衫的光头老人,手中那粗若鸭蛋,遍体黝黑的行者棒越舞越勇,步步进逼,满脸的横肉,织成一片狰猝狞冷酷的笑意。
  江青知道那中年儒生,就是自己的六师叔“芦屋寒士”郑三诗,那光头老者,不问可知,必为金衣帮内三堂紫麟堂主“六指行者”汪明。
  在脑中极快的做了一度思考,绝斧客力战十二名金衣帮高手,丝毫没有落败之状,而芦屋寒士郑三诗却已逐渐不支,落败只是迟早之事了。
  江青一声不晌,似鬼魅般向六指行者汪明悄然掩进,抖手之间,已将冲到身旁的两名金衣帮众劈倒,同一时刻,他已似电光石火般倏而运起食中二指,戮向汪明背脊十二环骨。
  于是──
  彷佛十二股无形的尖锥,自冥渺中突然袭到,是来得如此迅速,如此诡异,锐风起处,有如十二只恶魔的手,骇得汪明大叫一声,拚命转出七步,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九腿十一棒,江青更酒脱的向芦屋寒士微微躬身,道:.“六师叔,请退。”在躬身与说话伫,他的身躯不易察觉的迅捷摆动者,因为摆动得太快,以致使人看来好似没有任何移动一般,然而,就在这幅度极小的闪移中,六指行者的九腿十一棒都落了空!
  芦屋寒士暗中吸了一口冷气,跃出寻丈之外,回头叫道:“青儿,怒江派的人都瞎了眼,不抱金玉藏破絮!”江青恭谨的道:“六师叔,过誉了!”“六师叔”三个字出口,他已再度闪开了六指行者的十七棒,“过誉了”三个字尚在舌尖打转,他却已经还攻了十掌二十一腿!,六指行者汪明额际青筋暴现,棒舞如飞,呼呼轰轰,一条条的黑芒,像煞一缕缕女巫的长发,又似满天翔舞的乌龙,纵横交错,好不惊人!
  江青毫不在意的左挪右闪,进退自如,间歇中来一两下狠招,就凭这两下狠招,已逼得六指行者束手束脚,不易施展了。
  周围的战斗,依旧不停的在进行著,地上,已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尸体,殷红的血迹与□坜的肚肠五脏,酒落得处处都是,红得扎眼,红得嗯心,但是,没有人理会这些,也无暇理会这些,每个人的眼睛伫都喷著火,每个人的脑海伫却是一片空白,双方所能想的.所能体会的,只有杀,杀.杀!
  穿蓝色劲装的怒江派弟子,已逐渐被金衣帮所属逼到一隅,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圈子,而只要怒江派被围的各人被敌方冲破一个缺口,那么,金衣帮方面便可一涌而入庄内,将他们各个击破。
  怒江派方面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各人俱是咬紧牙关,浴血苦战,双目怒瞪著,手臂猛挥著,血光涌现,便有人倒下,分不清是那一边的,不晓得是谁的血,总之,明白了有了结果,知道了必是失去一个敌人──或是朋友。
  杀喊与惨叫混杂,怒吼和厉叱揉掺,金衣帮的包围圈更小了,金色的光辉灿闪,已有三五个金衣帮众冲入庄内,开始放火烧物………
  江青凌厉的攻了敌人七招,冷冷的道:“汪明,喝令你的手下停止进犯行动,否则,悔之晚矣!”六指行者汪明运棒如风,无休无止,他微带喘息的厉声道:“好朋友,阁下艺业高超,气宇不凡,这淌浑水,还是不沾的好,嘿嘿,形势已摆在眼前,识时务者才是俊杰!”、江青又闪让了对方三腿六棒,淡淡的道:“汪明,你忘记在下后面那句话了。”六指行者攻势倏转狂猛,大笑道:“阁下功夫亦不过如此,假如再不风转舵,呵呵,即可明白谁将悔之晚矣!”江青身形一偏,猝然拔升空中五丈,声如金铁,毫无情感的大叫道:,“陆旗主,记得义父所说的“鱼眼么”?”。
  绝斧客陆海豁然大笑,银练短斧倏而收回,在手臂上一盘一绕,又猝然向斜刺伫飞出,那沉重的短斧,所出手的路子是如此奇妙而不可思议,“喀嚓”一声,一枚斗大头颅已挟著满天热血飞至半空!
  在这被斩的金衣高手旁边,他的三名同伴,欲待救援已是不及,正自惊得一楞,那柄银练短斧已似活蛇般在空中伸缩两次,“呼”的砍向另一名大汉!
  于是,那红发老者怒火填膺,大吼一声。掌腿齐出,疯狂的扑向绝斧客而来!江青在空中优美的滑了一个半弧,遥遥一掌劈向六指行者,身形一斜,似天际流虹般落到红发老者身侧,左掌倏抓老者后颈,右掌竖立如刀,幻妙的一闪之下,已猛然劈飞了一名金衣大汉!
  满口的鲜血尚未自那名翻跌出去的金衣大汉口中喷出,另外三名金衣帮所属亦已遭到了相同的命运,惨嗥者摔出寻丈之外!
  红发老者始才险极的躲过了江青的一抓,绝斧客陆海已乘这瞬息之机又连环出手,斩死了两名金衣大汉!红发老者气得目欲喷火,裂石断流的大叫一声:“卑鄙!”一个大旋身,漫天掌影已罩向绝斧客而去!
  江青微微一笑,正待迎向已躲开他那一掌,又自冲来的六指行者,林荫深处却有一个混身浴血的蓝衣青年,抱著一个似是受丁伤的少女,亡命般向这边奔来!
  紧随者,一名身材魁梧,有如半截铁塔似的金衣大汉,自后狂笑著追来,边讽辱的叫道:“侯少掌门。阁下身为一派之主,却只会抱著老婆逃命么?哈哈哈……”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凌妙颜 编辑校对:凌妙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