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血烟劫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一点灵犀
2019-08-19 22:10:01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杀伐仍未完全停火,仍有人影在奔掠逃窜,仍有人影在追扑腾跃,而时有一声暴烈的叱喝传来,时有一声悠长的号叫扬起,这片刻间,几乎连云也变了色,风也凄凉而哀切了……
  君惟明舐舐唇,喃喃地道:“快结束了,这场争夺战……”
  就在这时,左边那三幢连成一起的楼阁中,忽地有一条黑影亡命般射了出来,慌不择路奔向了这边。黑影之后,却有另一条黑影在追逐着,前奔的这位仁兄大约是惊破了胆,他不朝庄外跑,竟一直往君惟明站着的这幢楼前窜来!
  前面逃命的灰衣人,嗯,是个“独龙教”的角色,他后面,那穷追不舍的杀手,却正是“大金龙”金魁,二人一前一后,眨眼间已到了面前!
  那个“独龙教”的人物,长着一条牯牛似的强健身体。然而,这时他却满脸惊恐惶悚之色,汗似雨下,他喘息如牛般奔到这边,也不等看清楚站在门前的人是谁,这名“独龙教”的朋友已上气不接下气的嘶声狂喊:“老大救我,老大救我,外面追来的是金魁……”
  君惟明微微露齿一笑,悠闲地道:“是么?”
  就这两个字的功夫,“大金龙”金魁已凌空扑落,来势之快,简直无可言喻。只见黑影一闪,那名“独龙教”的仁兄已被逼出七步,现在,惊魂未定的这个“独龙教”人物,也才刚刚看清了他方才求援之人,并不是他们“二十狼”的老大徐凡!
  金魁狂笑一声,身形朝左射出。但是,在射出的一刹又不可思议的突然反弹向右,当人们的瞳孔还不及追摄这位金家家主的快速动作,那个“独龙教”的人物已被震翻半空,连连打着跟斗摔了出去!
  金魁霍然转身,一拱手,笑道:“班门弄斧,见笑见笑!”
  君惟明抱拳道:“‘大金龙’果然技业不凡,当家的,在下开眼了!”
  金魁哈哈大笑着,迈步走了上来。他双手互搓,神色安详而镇定,完全看不出就在刚才,还有那多性命断送在他手上,宛似方始浇过了一盆花或托着鸟笼子散步归来的形态,他笑吟吟地道:“大概差不多了,那边几幢楼宇里有十来个‘大飞帮’的小角色,有着三个‘独龙教’什么‘二十狼’的人物,我与二贵兄一进去便摆平了多半,就剩这一个还跑了出来,这小子一双腿倒还挺滑溜!”
  君惟明低沉地道:“他却不知道今天碰上当家的,不啻是阎王爷的催命帖子到了!”
  金魁双眼一眨,笑吃吃地道:“少兄,他更不知道你早已拿着‘生死簿’,等在这里拦路啦!”
  二人互视大笑,笑声中,金魁道:“少兄,这里面没有问题了吧?”
  君惟明道:“全妥了。”
  金魁“啧”了一声,道:“果如你料,少兄,他们并没有派遣什么厉害人物驻守于此,这场仗,打得稀松平常……”
  君惟明笑了笑,道:“假如以后每一战俱是如此得心应手,我们就要谢天谢地了!”
  金魁摇头道:“只怕这种便宜事不会太多了。”
  君惟明用手一指,道:“他们来了,当家的。”
  金魁侧首望去,可不是,那边,金薇、金尤摩夫妇三人,正分自三个不同的方向流虹似往这里掠了过来!金尤摩夫妇最先到,临上石阶,金尤摩还体贴入微地搀扶着他老婆的粉臂,就好像金丽弱不禁风一样呢。
  金魁嗬嗬一笑,道:“大功告成了?”
  金丽伸手抚着鬓角,娇柔地道:“这还用得着你操心,大哥,你妹子和妹夫也不是省油的灯,几个跳梁小丑如果都摆布不了,我两个只好回家种地了!”
  金尤摩赶忙道:“俺只怕老婆累着了,她又事事非争先抢前不可……”
  金丽一个白眼回敬过去,没好气地道:“你少给我把肉麻当有趣,君公子在这里,你也不怕人家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笑话?”
  金尤摩呆了呆,打着哈哈道:“君公子不会笑话的,老婆,俺们这是恩爱夫妻,相敬如宾。”
  君惟明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
  金尤摩嘿嘿笑了,涎着脸道:“怎么着?老婆,俺说得不错吧?”
  金丽又好气又好笑地跺了跺脚,骂道:“人家是给你面子,真叫皮厚!”
  金薇这时也来到了一边。她略略有点喘,一张俏脸也白中透了红,衣裳上还沾着几摊血迹,她左手合执那对匕首,匕首的锋刃上,已全叫浓稠的鲜血给染成赤色了……
  金魁心疼地拉过金薇,道:“乖儿,你没事吧?”
  金薇淡淡一笑,稍带疲乏地道:“还好,爹。”
  金魁轻拍女儿香肩,又道:“可有什么人逃了出去?”
  金薇摇摇头,道:“我想没有吧,凡遇上我的全挺了尸,在过来之前,我还特意里外四周巡视了一遍,没见有活口。”
  金魁转过脸,向妹子妹夫道:“你们呢?”
  金丽忙道:“和薇儿一样没见着活的,大哥。”
  金尤摩拍拍铮亮的脑门,道:“便是有那么个三两条漏网之鱼,大哥,只怕他们也还不过老仇与那位洪兄的截杀哪!”
  金魁没好气地道:“如果我们在这里就全清除干净了,不是利落得多?”
  金尤摩嘿嘿一笑,道:“是,大哥说得是……”
  站在旁边的君惟明,抿抿唇,将目光投注金薇脸庞上,金薇也眼波莹莹地回望他,于是,君惟明淡淡笑道:“没带伤吧?”
  金薇摇摇头,觉得满心甜蜜地道:“没有……”
  金魁一见二人这种宛似有情的模样,不由心怀大悦,他欣慰地道:“乖儿,你瞧瞧,君公子比为父的还要关心你呢。”
  想不到父亲竟会突然冒出这么几句话来,便是有情吧,也还不是明说出来的时候啊,何况眼前这般环境,亦不适宜点缀上这么软绵绵、柔生生的意蕴哪……
  金薇的面庞顿时如染红霞,她气又不是,喜又不是,说又不是,嗔又不是,只羞得螓首低垂,连眼也不敢瞟了。
  君惟明同样十分尴尬,但他到底见过大场面,机智十足,反应快,当下微微一笑,道:“当家的太客气,令嫒与在下交相颇得,且又为了在下冒险犯难,自然在下对她就更加关切……”
  金魁手抚下颌,呵呵笑道:“说得好,说得好……”
  金尤摩也在一边凑趣地赔笑着,金丽却靠到侄女儿身边,小声的,促狭地道:“说得好吗?我的乖侄女。”
  金薇羞得粉面酡红,手足失措,她一下子钻进姑姑怀里,不依不饶地呵起金丽痒来,于是,一双佳人嘻嘻哈哈的顿时便缠做了一堆……
  闹了好一阵子,金魁始笑骂道:“看看你们这两个疯丫头,大不大小不小的,一点体统都没有,还不快给我停下来!”
  云鬓蓬松,俏脸如霞,在一阵低细吁喘声中,这姑侄两人才娇笑不绝地放开了手,胖大的金尤摩马上趋前捏起拳头,小心翼翼地轻捶着乃妻肩背,边爱怜地道:“也不嫌乏,刚刚耗了力,就又和薇儿皮……”
  金丽半合眼,享受着丈夫的侍候,佯嗔道:“少啰嗦——唷,轻点嘛!”
  金魁却以一双笑意盈然的目光瞧着女儿,他心中在说:“别急,宝贝,别急,只要你的手段高,功夫够,用不了多少,照样也会有人替你捶背啦……”
  金魁暗忖着,又转眼去瞧君惟明,但是,君惟明却没有看他,正凝注向山道那边——
  跟着过去,金魁这才发觉,嗯,他的手下“肉剑”仇自春与君惟明的得力弟兄洪大贤正双双奔向这边,君惟明平静地道:“看样子,大局定矣!”
  金魁微微颔首,道:“未出所料!”
  很快的,仇自春与洪大贤二人已到近前,两个人神态悠闲,好整以暇,轻松愉快得就宛似赶来赴一场酒宴一样。
  不待君惟明出声,金魁忙道:“怎么样?可有人逃出去?”
  仇自春躬身道:“回老爷,前后有三个穿着灰衣的角色往山道下逃,全让我给了结了,没有一个脱掉!”
  洪大贤一龇牙,接着道:“我根本就没有动过手,因为我一直没有动手的机会,那几个浑小子全让仇老哥一个照面就摆平了。我呢,只好蹲在草丛里嚼着草茎干瞪眼!”
  君惟明笑了笑,道:“以后有你忙不过来的时候,现在你急什么。”
  洪大贤哈哈一笑,问道:“公子,焦白眼呢?”
  君惟明朝楼里一指,道:“里面。”
  洪大贤探头看了看,奇道:“哦?他一个人在里面做啥?”
  君惟明笑了笑,道:“你以为呢?”

相关热词搜索:血烟劫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刀子庄内
上一篇:
第三十五章 入瓮夺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