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
 
2019-07-29 10:30:5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光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自铜刀镇之役,转瞬又已半年。

×      ×      ×

  腊月,初八。
  齐帅终于与宋芝芝成亲。
  红彩帮帮主新婚燕尔,跨凤成龙,当然是一件哄动江湖的大事。
  只见各路英雄,纷纷远道来贺,连好几个县的知县也联袂前来,场面热闹之极。
  由于到贺者太多,礼物一包一盒的堆积如山。
  直到第二天,齐帅和花好月圆几个人在拆看礼物的时候,突然礼物丛中,竟然有一股血腥气味。
  齐帅随即拆开最大的一盒礼物。
  里面赫然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这颗人头,满头白发,脸上纵横交错最少有五六条刀疤,而且不是新伤口,在他未遇害之前,他的脸上就已经刀痕累累了。
  这颗人头,究竟是谁的首级?又是谁送来的?
  直到宋芝芝看见这颗人头之后,真相始皆大白。
  原来这颗人头,就是宋芝芝父亲的首级。
  宋芝芝的父亲,究竟是个什么人?

×      ×      ×

  宋独,就是宋芝芝父亲的名字。
  宋独在七年前,被仇家暗算,双脚尽废,连右手筋脉,都被挑断,成为一个废人。
  不但如此,由于打击太大,宋独竟然疯了,变成一个终日迷迷糊糊的傻汉。
  照理来说,一个既残废,又疯了的宋独,应该没有人加以理会的。
  但黑衣城主却将他掳去,囚禁在黑衣城中。
  这件事,除了宋芝芝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黑衣城主囚禁一个废人,居心何在?
  莫非宋独的心里,有着某种秘密,黑衣城主想从他口中套问出来?
  但,无论怎样,宋独终于还是惨遭毒手。

×      ×      ×

  宋独是宋芝芝的父亲,也就是齐帅的岳丈。
  所以,齐帅在记事册中,添写了一行文字。
  明年端午,誓杀行凶者为岳丈报仇。
  还收到一件贵重的礼物,那就是用玉盒盛装的一把猎刀。
  游疾舞,是猎刀的第一代主人。
  他赞赏齐帅的少年英雄,在他成婚之日,把猎刀交给他,是要他为江湖正义而奋斗。

×      ×      ×

  正月,齐帅苦练刺鲨追魂刀。
  刺鲨追魂刀,是齐帅远在未曾练成九重天拳法前,便已熟习的一种刀法。
  九重天拳法虽然厉害,但若论杀伤力强大,却不如一刀在手。
  何况刺鲨追魂刀,是当今武林最凶悍,也最绝的一种刀法。
  齐帅自从练就九重天拳法之后,一直抑制自己再去使用刺鲨追魂刀。
  因为拳劲虽能置人死命,总可收放自如,但刺鲨追魂刀全套刀法一十三招,招招都是阎王的追魂令,一刀劈下,永无活口。
  齐帅并不是个性格残酷的人。
  所以,他放弃了练习这种刀法很久很久。
  然而,时移势易,他现在面对着的敌人,却是最心狠手辣,最残酷的一种。
  为了红彩帮,为了自己,为了宋芝芝,更为了整个武林安危着想,他终于决定重练刺鲨追魂刀。
  再说他现在也有了一把趁手的猎刀,他当然要追猎黑衣城的仇人。
  对于残酷的敌人,有时候也只有一个办法。
  就是将自己变得比敌人更加残酷。

×      ×      ×

  三月。
  红彩帮与黑衣城若干高手,发生遭遇战。
  结果,红彩帮众被黑衣城高手杀得落花流水,十九个人剩下三个逃回性命。
  从这次遭遇战里,齐帅发觉到黑衣城在这大半年来,不断招兵买马,不少恶人加入了这个原本已十分庞大的组织。
  五月初五之战,将会决定黑衣城与红彩帮之间,谁存谁亡。
  但直到现在,黑衣城主的真正身份,依然像个谜,没有人知道。

×      ×      ×

  五月初五终于来临了。
  西湖,龙舟阁前。
  日出时分。
  是日晨,雾薄风轻,西湖柳岸,景色美绝。
  每年五月,这里就会筑起一座高阁,过了端午之后,又复拆卸,年年如是。
  这一座高阁,就是龙舟阁,它的建设,纯粹是为了让当地乡绅名流,能够舒舒服服地坐着观看龙舟竞渡的。
  现在距离龙舟竞渡的时间,还有好几个钟头,观看龙舟的人现在还在被窝里睡觉。
  谁也想不到,今年的龙舟阁,竟在龙舟还未出动前,便已被弄得天翻地覆。
  在雾里,黑衣城大约出现了三十多个人。
  而红彩帮在齐帅率领之下,人数更少,只有十六个。
  黑衣城和红彩帮都是庞大的组织,如果大家都来一个总动员,只怕人数已足够去组军攻打城池。
  但现在彼此出动的人数都并不多,显见赴会者都是两方的精英分子。
  黑衣城高手,包括下面最惹人注目的几个。
  鬼髯先生骆臻。
  魔刀无影李百箫。
  棍妖胡优悠。
  九指狮王彭广。
  杀人如蚁苏木学。
  当然,还有厉翠青、秦白玉两母子。
  至于黑衣城主,照以往惯例,身穿黑袍,黑布蒙脸,整个人阴阴沉沉的,但从黑布双孔透射出来的目光,却炯炯有神,一眼望去令人不寒而栗。

×      ×      ×

  花蒙蒙今天手里的兵器,已并非黄麋腿,而是一根六尺半长的狼牙捧。
  棍妖胡优悠最讨厌的兵器,偏偏就是狼牙棒。
  他几乎一看见有人用狼牙棒,便巴不得走上前,将别人的牙齿满嘴打碎。
  因为这位号称黑道武林第一棍的棍妖胡优悠,曾经在十五年前吃过一次败仗,打败他的人,所用兵器就是狼牙棒。
  幸好那次打败胡优悠的人,并非用饭碗筷子作兵器,否则恐怕世界上能吃碗安乐饭的人就会更少了。
  胡优悠原本打算首先瞧瞧热闹,等到必要时才施展他的妖棍建功的,但现在一看见居然有个年青小伙子手持狼牙棒,不禁无名火起三千丈,大声吆喝:“什么龟儿子,竟敢拿着根狗牙棒在此扬威耀武?”
  连花蒙蒙都不禁为之一呆,心想这个五十来岁的老家伙脾气真暴躁,一见面就冲着自己大呼大喝,倒像古时两军交战之前,总要来一场骂战才够气魄一样。
  在旁的公孙好却答道:“原来是棍妖,这人又妖又古怪,难怪活了五十多岁还娶不着老婆。”
  花蒙蒙恍然大悟,胡优悠曾败在狼牙棒之下的事,天下皆知,偏偏自己手里用的又是狼牙棒,棍妖的心理、大异常人,竟因此而迁怒于天下其他使用狼牙棒的英雄豪杰,未免可笑之极。
  花蒙蒙展颜一笑,客客气气地向胡优悠道:“阁下想必是武林第一棍胡优悠大侠了?”
  胡优悠却有自知之明,冷冷道:“胡某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一天做过侠义之事,胡优悠大侠五个字,烦将全数收回,不必卖弄口乖。”
  花蒙蒙“哦”一声,答道:“在下一时大意,不知道胡老前辈也会在此,否则在下就算用大皮鼓作胆,也是不敢用狼牙棒为兵器的。”
  胡优悠脸色稍宽,道:“可惜现在已经太迟了。”
  花蒙蒙悠悠笑道:“不,还有一个补救办法。”
  胡优悠瞪着他,不知道他闷葫芦里卖什么药。
  花蒙蒙突然左手举起狼牙捧,跟着右掌立刻向狼牙棒削去。
  谁也想不到花蒙蒙会突然有此一着,更想不到他竟然随随便便一掌削去,便将狼牙棒从中间一开为二。
  花蒙蒙将棒头抛掉,手里变成只有一根三尺半长的短棍。
  胡优悠沉喝道:“这算什么意思?”
  花蒙蒙轻搔着鼻子道:“听说胡老前辈每逢遇见使用狼牙棒的武林人物,即猎杀而甘心,在下还想多活几十年,所以现在改行使用短棍,目的是希望你棍下留情,别将五十年前吃的败仗算在我身上。”
  本来,花蒙蒙前面几句话,已令胡优悠听得十分舒服,几乎真有手下留情之意的了,但哪知最后一句话,却激得他暴跳如雷,恨不得将花蒙蒙重打九十九万大棍。
  “龟孙子口没遮拦,吃老子一棍!”
  这一棍变幻无常,威力委实非同小可。
  花蒙蒙手持半截短棍,神态从容,与胡优悠暴跳如雷的情况相比,恰恰完全相反。
  高手相争,越是不容情绪激动,棍妖胡优悠真实功夫绝不在花蒙蒙之下,但现在他的怒火上升,无疑是给了花蒙蒙一个很好的机会。
  胡优悠马步如风,两节阴阳棍,更是劲疾非凡,一晃眼间,便已连续攻出十七棍。
  这人能在武林横行多年,棍上功夫的确有过人之处,这十七棍无论直刺,斜削,横砸,都令人有防不胜防之感,明明看它从左方来,忽然却又由右方绕至,一个闪避不及,立时就是骨折重伤之祸。
  花蒙蒙不再笑了。
  胡忧悠连攻他十七棍,他也回敬了对方十七棍。
  直到第十七棍两棍相碰时,花蒙蒙手里的短棍突然折断,原本已经嫌短的短棍,变得更短了,大概只剩下一尺六寸左右。
  胡优悠号称黑道上第一棍,这个招牌果然不是浪得虚名靠骗得来的。
  现在连花蒙蒙也不能不承认,以棍论棍自己的棍法是绝对比不上胡优悠。
  不过,棍法虽不行,剑法又怎样?
  花蒙蒙的剑法,天下间见过的人只有一个。
  这个人就是他自己。
  花蒙蒙从不用剑与敌人交手,但他却偏偏是个剑中高手。
  他不用剑,并非因为他讨厌剑。
  反之他喜欢剑,欣赏剑,基至将剑视为朋友、知己。
  所以,他尊重世间上每一柄剑,就像他尊重每一个朋友一样。
  如果你尊重你的朋友,你会不会让他浸在一些邪恶之徒的血液里?
  花蒙蒙不会,他永远都不会冒犯自己任何一个朋友,即使是一柄冷冰冰的剑,他都不会冒犯它。
  以剑杀人,原乃天公地道的事。
  但花蒙蒙从不用剑,却懂得怎样用其他武器代替剑,再配合自己的一流剑法去杀人。
  也许你会觉得花蒙蒙这种做法几近荒谬、无聊。
  但,无论怎样,他的剑法的确是一流的。
  现在,花蒙蒙手里的短棍,已变成了一柄剑。
  这是棍与剑的互相结合,也是胡优悠十五年来最头痛的一刹那。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