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
 
2019-07-29 10:30:5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舟阁前,高手云集,一时之间却也没有人看得出花蒙蒙的招式,如何由棍法变成了剑法。
  这个时候,黑衣城的五指狮王彭广,正向好好少爷公孙好怒目而视。
  齐帅悄声对公孙好道:“那个左手缺了只大拇指的,大概就是彭广了?”
  公孙好笑笑道:“不错,他就是五指狮王。”
  齐帅道:“他跟你以前有仇吗?”
  公孙好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仇怨谈不上,亲戚关系倒是有一点的。”
  齐帅怔了怔。
  不过,即使他再猜上十年八年,只怕也猜不出公孙好与彭广究竟有什么亲戚关系。
  只听得公孙好淡淡笑道:“我是他老婆的儿子的父亲。”
  齐帅皱着眉,将这种亲戚关系详细分析。
  最后所得的结果是:公孙好给彭广戴了一顶好大的荷叶帽,连儿子都已养下来。
  难怪彭广牙痒痒地瞪着公孙好了,这两人迟早总难免要拼个你死我活,今天也许是个好日子吧?

×      ×      ×

  棍妖。
  无棍不成妖,无棍不成人。
  棍妖经常挂在口边的两句话是“棍在人在,棍失人亡”。
  即使在十五年前,他败在使用狼牙棒高手的那一战,他虽然吃了败仗,手中依然紧紧握着他的第二条生命——两节阴阳棍。
  可是,今天对于棍妖胡优悠来说,显然绝对不是个好日子。
  因为今天他的左右腕骨,都被花蒙蒙的断折短棍击碎。
  胡优悠是棍法中的大行家,一棍在手,所向无敌,岂料遇上了花蒙蒙的棍中剑,竟然败落下来。
  胡优悠曾向花蒙蒙一口气连续击出百多棍,花蒙蒙一直只是稳守,没有反攻。
  直到最后一刹那,花蒙蒙突然大喝一声。
  “撤棍!”
  胡优悠冷笑。
  他心里在想:“要令老子撤棍,简直笑话。”
  但等到他发觉到自己左右腕骨突然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剧烈痛楚之后,他终于知道这并非笑话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花蒙蒙一反击,便将自己的左右腕骨完全击碎,在此情况之下,别说是两节阴阳棍,就算是一条三两重的树枝也拿不起了。
  胡优悠面色惨然,额上斗大汗珠涔涔而下。
  “好快……这是什么棍法?”
  花蒙蒙道:“这是不是棍法的棍法,你不会懂的。”
  不是棍法的棍法。
  胡优悠的确不懂。
  不过,无论他懂也好,不懂也好,他手里的两节阴阳棍已被击落。
  无棍不成妖,无棍不成人。
  棍在人在,棍失人亡。
  胡优悠双手乏力,但牙齿却还是很有力气的。
  他采取了一种十分痛苦的方法,去了结自己的性命。
  他咬舌自尽。

×      ×      ×

  胡优悠刚倒下去,李百箫就立刻冲上来。
  李百箫,外号“魔刀无影”,论名气犹在胡优悠之上。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胡优悠性情古怪暴躁,仇敌满天下,朋友却只有一个。
  这个唯一的朋友,就是李百箫。
  胡优悠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李百箫开口讲话。
  因为,李百箫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总是将他骂个狗血淋头才止。
  但奇怪得很,这两个人虽然一个脾气古怪暴躁,另一个更糟,开口便骂人,但他们却成为一对莫逆之交,硬是要好的好朋友。
  这又是人结人缘的另一个例子?
  李百箫一拔刀,花蒙蒙便已认出那是柄曾经杀人如麻的魔刀,因为只有魔刀,才会在刀身上闪烁着八个血红的篆体文字。
  这八个字是“天下人神皆可曰杀”。
  这柄魔刀,无疑是极为厉害的杀人武器。
  不但杀人,连神都敢杀。
  好狂妄的刀。
  这种刀落在李百箫手里,就像是拘魂令落在索命无常手里一样!
  花蒙蒙终于遇上一个劲敌了。

×      ×      ×

  棍妖虽然被歼灭,但齐帅并未感到多少兴奋。
  因为他突然发觉,那个黑布蒙面的黑衣城主,无论身材与行动举止,似乎都很熟悉,很像一个人……
  而偏偏这位黑衣城主,又绝不可能是他。
  这个“他”究竟是谁?
  为什么令齐帅感到很熟悉?

×      ×      ×

  李百箫果然不愧刀称无影。
  他一冲上来,首先就向胡优悠的心脏刺了一刀。
  胡优悠虽然口里已不能说话,眼里却露出了充满感激的神色。
  李百箫一刀,使胡优悠能够死得痛快些。
  死在快刀之下,当然比嚼舌而死痛快得多。
  人生在世,活得痛快固然是种福气,但若能够在死时死得痛快,也未尝不是另一种福气。
  胡优悠在活着时给李百箫天天骂个狗血淋头。
  直到他活在世上的最后一天,还要吃李百箫的刀子。
  但直到他咽气的最后一刻,他仍觉得有一个李百箫这样的知己朋友,实在死而无憾。
  花蒙蒙到了现在,终于看清楚这位黑道上鼎鼎大名的李百箫真面目。
  李百箫,五十三岁,湖北人氏,他长得不高不矮,也不肥不瘦,从外表看来,他的像貌就和他穿着的衣服一样普通,在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碰见这一类型的人物,这种人既像生意商家,又像教书先生,但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这人竟然就是个杀人越货的江湖大盗。
  花蒙蒙面对棍妖时一无所惧。
  但他忽然有种很奇妙的感觉。
  一种以前从来未曾有过的感觉。
  他想要一柄好剑,来对付李百箫。
  连他自己都不能解释,他以前绝不肯用剑杀人,为什么现在忽然想改变这种思想?
  莫非是他以前的思想,根本就是错误的?
  剑,如果不能用来血洗奸邪,维护正义,那么这种神圣的兵器存在世上又有什么价值?
  花蒙蒙越想越是心胆俱寒,越想越是希望手中能有一柄好剑,来帮助自己对付“魔刀无影”李百箫。

×      ×      ×

  红彩帮中,除了齐帅帮主,与月圆花好三大高手之外,当然还有不少武功高强之辈。
  在这些人之中,花蒙蒙最欣赏的,就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剑客。
  这位剑客在红彩帮里,地位不高不低,是青剑堂的副堂主,他姓谷名雨调,外号自称为“大愚仕”。
  而青剑堂的堂主,就是花蒙蒙。
  谷雨调自号“大愚仕”,其实一点也不愚。
  那是大智若愚的隐喻,他根本自视甚高。
  不过,这人虽然颇有傲气,心地却甚是善良。
  他已看出,花蒙蒙以二根断折短棍,面对着手里有柄魔刀的李百箫,形势并非乐观。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