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剑闪江断流
 
2019-07-29 10:30:56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就在谷雨调稍微迟疑之际,李百箫魔刀已经出手。
  魔刀可怕之处,不单在一个快字。
  最可怕的,就是这刀每一出击,都影踪神出鬼没,你根本不容易预料得到它将会从什么角度向自己劈下。
  魔刀无影,果然刀刀无影,也刀刀致命。
  花蒙蒙从来未见过这样心悸的刀法。
  如果站在这里的不是花蒙蒙,而是另外一个人,恐怕早已给李百箫劈了好几百刀。
  但,即使是花蒙蒙,也并不能讨好了多少。
  他手上那根只剩下一尺六寸长的短棍,突然再次被魔刀削断,竟然只剩下了八寸。
  李百箫在刀声霍霍之中,不断冷笑。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刀光之中,闪出一道碧绿的剑影。
  谷雨调来了。
  他大喝一声,道:“花堂主退后,让我来对付这只魔鬼。”
  谷雨调的剑法怎样,花蒙蒙知道得很清楚。
  谷雨调的确在剑上颇有功夫,但能够对付李百箫吗?
  李百箫眼看已操胜券,忽然半途杀出个程咬金,不禁怒火中烧。
  谷雨调一上来,便采取先声夺人的攻势,向李百箫刺出九剑。
  这九招剑法,有虚之,有实之,或则虚者实之,或则实者虚之,同时在虚虚实实之间,还加上了一两招拼命的打法。
  这九招剑法一使出,全场各人的眼睛皆为之一亮。
  好剑法,真帅!
  但李百箫却连一刀都没有反击过。
  直到谷雨调正想施展第十招剑法的时候,突然小腹爆裂!
  他简直不能相信那是事实。
  李百箫右手持魔刀,左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向自己的小腹使劲插去。
  魔爪功虽名闻天下,却也没有这种来去形同鬼魅魔爪,穿腹扯肠的阴毒招数。
  谷雨调的肠脏,竟然被李百箫一爪扯出。
  谷雨调没有想到恶心,也没有感到后悔,他只是感到一阵极度的空虚与惆怅。
  没有任何人能在肠脏被扯出之后,还能再活下去。
  谷雨调忽然大笑。
  他在笑自己,原来苦练了三十多年的武功,竟是这样的不济事,既然如此草包,该死,该死了!
  然后,他就在大笑声中死去,他俯身躺在地上的时候,眼睛仍是张得大大的。

×      ×      ×

  李百箫冷冷瞪着花蒙蒙:“他是为了你而死的,你敢无动于衷吗?”
  花蒙蒙当然不能无动于衷。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他绝不让谷副堂主白白死去,所以,他冲上前。
  但齐帅却在这个时候,一手把他拉住。
  花蒙蒙冷冷喝道:“别阻止我,就算要杀头一千次,我都要跟这冷血妖魔拼命。”
  齐帅板起了脸,道:“你要替谷雨调报仇,我不反对,但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从今后起,红彩帮永远再也没有你这一号人物。”
  花蒙蒙面色耸然,恭声道:“请帮主吩咐。”
  齐帅神色稍宽,忽然从左手背后抽出一柄长剑。
  “拿着它,这是命令!”
  花蒙蒙眼中大亮,这柄长剑,竟是他平时最珍藏,爱逾性命的寒星宝剑。
  这柄剑他一向收藏得很秘密,怎么这个时候竟会在齐帮主的手里?
  齐帅淡淡地说道:“别以为你练剑这件事很秘密,要瞒过别人容易,想瞒过柳二哥,却是万难。”
  花蒙蒙目光一转,向柳月圆望去。
  柳月圆冷冷的道:“这柄剑是我偷的,你要找我算帐,最好莫忘了充分利用这柄寒星剑的威力。”
  花蒙蒙恭恭敬敬地从帮主手里接过寒星剑。
  他喃喃地仰天笑道:“李百箫,今天若不将你毙在剑下,花某誓不为人。”
  然后,他整个人就像一只巨鹰般从地上扑起。
  他已有绝对的信心去杀李百箫。
  他相信只须第一剑,便能将李百箫的心脏刺成粉碎。
  所以,他扑起后所挥出的一剑,已是他全部所学的精萃所在。
  除了虚无飘缈的鬼神之外,天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避开这一剑。

×      ×      ×

  花蒙蒙这一剑刚刺出,人群里便响起一阵赞叹之声。
  没有人能想象得到,花蒙蒙的剑法,竟已练到了炉火纯青,精妙绝伦的地步。
  连李百箫都不禁为之脸如土色。
  但花蒙蒙也同时为之神色大变。
  因为李百箫的魔刀,亦在这个时候猝然出击。
  百分之一百的出击。
  完全不设防守的一刀。
  剑绝。
  刀更绝。
  如果李百箫只想守护或是闪避,他必死。
  无论他向任何方向闪避,或尽任何方法守护,他都必死。
  可是,李百箫不愧是魔道中之刀王,他已看出了这一点,所以,他拼着一死,也要在不设防守的恶劣情势下,全力出击,一刀刺向花蒙蒙的前额。
  他估计花蒙蒙一定会退后收剑。
  只要花蒙蒙稍退半步,李百箫就可以连消带打,抢得先机将花蒙蒙杀败。
  每一个人都几乎在肯定地猜想:“花蒙蒙必退。”
  因为如果他不退,就会在前额上立刻开了一个大洞。
  但柳月圆却立刻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下去……
  任何人处于花蒙蒙这种情势下,都必会收剑后退。
  但花蒙蒙却并不如此。
  因为他知道,魔刀无影的厉害。
  如果他后退,无疑暂可保存性命,但恐怕今生今世,永远都难再有机会杀李百箫了。
  因为现在他攻出的一剑,已是他毕生在剑法上最大的一注本钱。
  如果连这一注本钱都不能将李百箫买下,将来死的只会是自己。
  而绝不会是李百箫。
  何况这是他毕生第一次用剑去诛灭奸邪。
  他又怎能让自己的朋友面目无光,狼狈落败?
  剑,就是花蒙蒙的朋友。
  一个永远值得自己信任尊重的朋友。
  更何况谷雨调刚刚为了自己而死,他若后退,如何对得起这位泉下亡魂。
  所以,花蒙蒙绝不退后。
  他宁愿在前额上被刺穿一千个大洞,也绝不后退。
  李百箫终于佩服花蒙蒙的勇气。
  他惨笑一声,说道:“好剑法,好勇敢。”
  他说这六个字的时候,他的心脏已完全被寒星剑刺得稀烂,而他手里的魔刀,也不再在手里了。
  魔刀不在李百箫手里。
  魔刀插在花蒙蒙前额上,几乎直至柄没。
  花蒙蒙没有怨恨自己,更没有怨恨柳月圆。
  因为如果不是柳月圆把寒星剑偷出来,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领略到剑刃奸徒的痛快滋味。

×      ×      ×

  终于,李百箫死了。
  花蒙蒙也死了。
  决斗并不因此停止,也许这仅是开始的一幕而已。
  俗谚说得好:“曹操也有知心友,关公也有对头人。”
  好人有好朋友,坏人,也有他的好朋友。
  所以胡优悠死了,李百箫立刻就要替他报仇。
  现在,李百箫死了,他也有一个好朋友要替他报仇。
  这个人就是苏木学。
  苏木学是一个少说话,也少做事的中年人。
  平时,很难得听见他讲几句话,也难得看他做点什么事情,除了吃饭自己动手之外,连洗澡都要找两三个大姑娘来服侍他。
  照理,一个气派这么大的人,必然是非富则贵的了。但事实上这个人一点也没有钱,出身更是寒酸无比,据说他父亲是个叫化,而他的母亲也是个女叫化。
  苏木学虽然少说话,也少做事,但却有一多。
  杀人杀得多。
  他曾说过:“杀人和捏死一只蚂蚁,都是同一样的事情,半点分别也没有。”
  所以,他的外号就叫“杀人如蚁”!
  李百箫是给花蒙蒙一剑穿心杀死的。
  但花蒙蒙也已死在李百箫魔刀之下。
  苏木学要替李百箫报仇,当然不会向一个死人打主意。
  他冷冷望着柳月圆。
  这笔账,他居然算到柳月圆头上。
  因为如果不是柳月圆将寒星剑弄出来,李百箫就不必致死。
  柳月圆当然明白苏木学的心意,于是,他站了出来,道:“你就是杀人如蚁苏木学?”
  苏木学连头都懒得点一下,右手却缓缓从衣袖中摸出一根尖尖长长,锋锐无比的钢锥。
  这种钢锥,杀伤力之强,犹在刀剑之上。
  但柳月圆一点也不吃亏,因为,他所用的月圆铁笔,杀伤力又在这一根钢锥之上。
  苏木学忽然说了两个字:“动手。”
  跟着,只听“嗤”的一声,锐风响起,苏木学伸锥如剑,急点柳月圆左右“肩井穴”。
  他说动手就动手,劲力深厚势疾绝伦,对手若是反应稍慢一点,此刻大概已变成一个废人。
  但柳月圆乃何等人物,岂会一招便让苏木学得手?
  就在钢锥距离他穴道不及五寸的时候,月圆铁笔已向钢锥尖端部位激射而至。
  只听得“当”一声响,铁笔钢锥交击,爆出几颗火花,柳月圆与苏木学皆倒退两步。
  但顷刻之间,两人又拼在一起。

相关热词搜索:龙舟阁风云

上一篇:第一章 枪挑天变色
下一篇:最后一页